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空速星痕》->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绝杀残忍的报复

    摩尔叹息一声,道:“看来,天痕是不想让别人来打搅他报仇了。由得他吧,这个仇,由他来报最恰当不过。”

    光明没好气地道:“就你会宠着这小子。不过,这么看来,他恐怕真的得到了魔神殿中的能量,否则怎么可能一下变得如此强大,先前那金色的光芒,连我都产生了恐惧的感觉。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到消息的,竟然这么快就赶过来。”

    摩尔嘿嘿一笑,道:“这消息自然是我说的。老大,你用不着旁敲侧击了吧。我告诉留守在明黄星上的空间系弟子,天痕一出关就让他赶过来,自己的仇当然是自己报更好些。”

    光明见摩尔没有丝毫隐瞒地说了出来,倒也不好怪他什么,一时间陷入无语之中。此时,心情最复杂的当属百合了,百合咬了咬自己的下唇,看着已经完全在金色光芒包裹中的行星,她知道,天痕并没有领自己的情,自己的打算能够成功么?天痕啊天痕,你为什么总是带给我那么多惊讶。看来,不论何时,我的能力都永远及不上你。

    行星上,天痕满意地看着空中那金色的光幕,微微一笑,道:“一切都将结束了。爸、妈,养父,养母,达蒙老师,雪恩老师,莲娜,你们的仇,今天我要替你们报了。冥教用卑鄙的手段害死了你们,那么,我就让他们用灭族来偿还吧。”他虽然是微笑着说出这句话,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异常地阴森,那庞大的杀机,令下方千米处的植物们都在簌簌发抖着。

    “普——照——。”简单的两个字,却是君临的加强版,庞大的精神力直接注入到这颗星球表面。精神力瞬间覆盖,在天痕借帝王花气息而产生的强大能力作用下,所有有毒植物都快速地生长起来,天痕的精神力赋予了它们真正的生命,剧毒藤蔓快速地移动着,整颗星球在这一刻仿佛都动了起来。天痕依旧漂浮在半空之中,他的精神力已经蔓延到了星球的每一个角落处。半晌后,他淡然一笑,自言自语地道:“人还真不少啊!这些,恐怕就是冥教全部的力量了吧。一共一百七十三万六千四百二十一人。好,也省得我麻烦了。”

    此时,原本严阵以待准备做垂死挣扎的冥教所属都被植物们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那些被他们利用的植物在快速的生长中将他们一个个缠绕控制住,就连试图起飞的飞船也在植物的阻挡下失去了起飞的动力,一时间,整颗星球都变成了植物的海洋,别说恶魔族真正内部成员只有一百多万,就算此时星球上有一百亿人,也无法逃脱植物们的控制。植物上所附有的剧毒使这些冥教成员们根本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很清楚。只要沾染上一滴植物内部的汁液,最后的结局只有死亡,到了这时候,他们心中依旧存在着一丝侥幸,希冀着他们的教主能够给他们带来最后一丝生机。

    冥教教主平静地坐在基地中的密室内。从成功到失败,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从天堂到地狱竟然是如此之快,地面上,两名娇媚的姬妾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她们是在冥教教主的愤怒中被杀死的,冥教教主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算尽机关,最后竟然如此轻易地就毁灭在银河联盟议会的突袭之下,所有的布置在这一刻完全成为了泡影,一切都没有用了。他很清楚,行星外面有超过十万艘战舰正虎视眈眈地守护着这颗星球,连逃跑的机会也不存在,作为一个在幕后操纵一切的黑手,当手里没有一张可用之牌的时候,他再也没有任何凭借。死亡,正一步步向他走来,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教主,不好了。”撒旦夺门而入,剧烈的喘息中可以清晰地捕捉到他眼中的惊慌。

    教主目光落在自己最得力的手下脸上,淡然道:“来了么?”

    撒旦吞咽一口吐沫,道:“冰河舰队已经全军覆没,连神级战舰都被对方俘虏了。不知道为什么星球表面被一层金色的能量所覆盖,使我们的飞船根本不可能离开,不过,倒也将外面那些银河联盟议会的战舰阻挡在外。最可怕的是,所有的植物都暴动了,那些植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具有了极强的攻击性,几乎将我们所有手下都困住了,您也知道,那些植物的腐蚀性剧毒连合金都挡不住,现在该怎么办?”

    教主静静地坐在那里,“怎么办?你以为,如果我知道怎么办,我还会坐在这里么?我还是小看了议会,小看了圣盟,虽然我也猜测过他们早晚会来寻找我们的存在,但没想到,却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看来,那些恶魔族并没有再向议会发动攻击,撒旦,你知道么,一切都结束了,哈哈,一切都结束了。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既然你不知道,那么,就让我来告诉你吧。”淡淡的金光凝聚成一个高大的身躯,出现在撒旦与教主中央,完全在金色甲胄中的人,带给他们的,是无比强大的威压。

    看着面前全身笼罩在金色铠甲中,散发着无法抗衡强大能量的人,撒旦和教主全都有些发呆,那巨大的威压使他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教主心中一动,道:“你好,强大的存在,布置外面那金色的光幕想必是出自阁下之手,我们冥教一向最尊敬势力强大的人,不知道,我们是否有合作的可能呢?”他隐隐感觉到,面前这个金甲人并没有真正人类的气息,作为一个卑鄙的小人,他绝不会放过一丝脱身的机会。

    “你现在还心存侥幸么?一切都太晚了。对于你和整个脚盆族来说,任何生存的可能都不付存在。当初,你有没有给过我父母机会?我最亲的人,一个又一个地死在你们冥教手中。我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恨过一个民族。而你和你们脚盆族正好有着这个荣幸。你先看看,我到底是谁吧。”抬起手,缓缓摘下头上的魔神之盔,天痕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当撒旦和教主看到天痕那英俊的面庞时,最后的一丝希望顿时破灭,撒旦狂吼一声,拼尽全力向天痕扑来。妄图凭借自己达到审判者的能力偷袭天痕。可惜,他现在面对的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而是真正掌握了秩序的神,——魔神。

    天痕的手,紧紧地掐住了撒旦的喉咙,他的精神力将撒旦强横的身体牢牢锁紧,此时。撒旦已经没有了一丝挣扎的力量。天痕脸上流露出一丝和煦的微笑,“放心吧,我不会那么容易杀了你们。痛快地死,对于你们来说简直就是最大的解脱,我怎么会让你们那么容易就解脱呢?你说是不是。”天痕连看都不看教主,左手捏着撒旦的喉咙将他提了起来,他知道,以撒旦的身体强度。这样的窒息对于他来说并不能构成生命的威胁。

    一道乳白色的光华注入到撒旦体内,撒旦全身一阵痉挛,泛出死灰色的眼睛中流露出惊恐的光芒,天痕依旧微笑着,“放心。这光不会杀了你,也不会破坏你的身体机能,它只是让你所有的感官都呈上百倍的增强,对一切都变得非常敏感,这才好玩儿,不是么?你被脚盆族所用,我想,我的新生父母应该就是死在你手上的吧,那好,我就让你品尝一下痛苦的滋味,我想,这也是死在你手中所有冤魂共同的愿望。”一边说着,他右手探出,拇指和食指微微一动,两道金色的光芒如同镊子一般捏住撒旦身上的一片鳞片,用力地一扯,顿时让鳞片与撒旦的身体脱离。

    “啊——”非人的惨叫从撒旦口中发出,连天痕都惊讶于他强横的身体,被捏着脖子都能发出这么刺耳的惨叫声,确实厉害。右手手指连颤,一片片墨绿色的带着腥臭血液的鳞片满屋飞散,撒旦的惨叫越来越强烈,身体如同触电般剧烈地颤抖着,百倍的敏感,鳞片与血肉相连,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恐怕只有撒旦自己才知道吧。

    手上的光芒越动越快,但撒旦的惨叫声却变得越来越弱了,他的身体不停地抽搐,每当他的心脏无法坚持那强刺激即将停止跳动的时候,天痕就会给他注入一股强大的生命力,使他恢复过来,让惨叫重新变得高昂。如此七次,再强横的身体也坚持不住,手中的撒旦,已经如同烂泥一般,他的声带已经喊破了,只能发出一些如同抽气般沙哑的声音。

    左手一甩,撒旦的身体被扔到一旁,与墙壁碰撞后倒在地上,剧烈地抽搐着,虽然身体已经完全因为剧痛而无法控制,但偏偏他的神志却比什么时候都清醒。以天痕的精神力,自己可以轻易地达到这一点。

    虽然没有沾染上一丝撒旦肮脏的血液,但天痕还是下意识地甩了甩手,脸上流露出嫌恶的神色,“你只不过是帮凶,上天有好生之德,就到这里吧。等待你的死亡。”金光一闪,撒旦的四肢同时与身体分家,奇特的是,在肢体折断的地方,都被一层金光所覆盖,使他不至于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

    天痕的脸转向呆坐在那里的教主,脸上的笑容与眼中冰冷的目光形成鲜明的对比,“那么,下一个该轮到你了,是不是?我想,你研究了这么长时间的生化科技,一定也用在了自己身上,你可以反抗,我看看,你能支持多久。不要试图自杀,你刚才已经试过了,但是,在我的精神力领域中,没有我的允许,什么也发生不了。”

    教主缓缓站了起来,撒旦所经历的一切,完全清晰地看在他眼中,他的嘴角在抽搐,声音沙哑着道:“我从来没有想到,人类竟然也可以这么残忍。”

    “残忍么?和你比起来,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从你第一次残害别人的时候开始,你应该就已经想到自己今天的结局,你应该也能用生化的能力变出防护自己的鳞片吧,不过你放心,同样的办法,我绝不会用在你身上,对待教主,怎么也要用上一些特殊的方法,不是么?”

    冥教教主看着天痕,他的身体在颤抖,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恐惧,他万万没有想到,让自己这么害怕的居然会是一个人类。“啊——,我跟你拼了。”双拳骤然向天痕击出,两团墨绿色的光芒不分先后地骤然向天痕轰去。

    天痕眼中流露出惊讶的光芒,他倒没有想到,冥教教主的实力竟然丝毫不在撒旦之下。

    金光一闪,墨绿色的光团消失了,天痕依旧站在原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教主扭曲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恶毒的笑容,“小子,你还是太嫩了,你想折磨我么?哈哈,那是不可能的,伟大的冥教虽然暂时灭亡了,但真正的黑暗一定还会重现。”

    他笑了,天痕同样也笑,“你太执着了,我不是告诉过你,在我的精神领域中,没有我的同意什么事情也发生不了么?你偏偏不信,那我也没有办法。我知道,你刚才吞下了一颗最毒的毒药,不过,以你的体魄来说,最起码也需要一分钟这毒药才能发挥作用。不错,真的不错,一直用毒来害人的你居然想死在自己制造的剧毒之下,这个想法值得赞赏。可以理解,但却不能接受,你的死法,只有我才有权来决定。”

    在教主脸色大变之中,天痕已经出现在他面前,金色的光芒缠绕上他的身体,审判者的能力在天痕面前只是小孩子的玩意儿而已,他微笑地看着已经动弹不得的教主,道:“放心,我已经帮你延缓了剧毒发作的时间,没有五个小时,你绝对死不了。恩,里面腐蚀着,外面再受此皮肉之苦,我也勉强可以接受了。”

    白色的光芒像先前对付撒旦那样渗入了教主的身体,只不过,这一次渗入的却要多得多。

    微微一笑,天痕右手一转,一根长约七寸由金色能量凝结而成的针出现在他手上。眼中金光一闪,教主的双臂不受控制地抬了起来,就像一个僵尸似的。天痕看着教主那似乎要突出来的眼睛,皱眉道:“看着我干什么,我会被你看脏的,眼睛就不要了吧。哦,看样子你是同意的。”金光连闪,两缕黑色的血液从教主眼中流淌而下,他瞎了,对于自己最仇恨的敌人,天痕的手段绝不比冥教教主差什么。

    撒旦痛苦的时候可以喊叫出声,但是,冥教教主此时身体却被完全封印,剧烈的痛苦使他极度痉挛着,却无论如何也喊叫不出一个字。

    天痕看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捏起他一根手指,金针一点一点地从指甲下方刺入,他的手很稳,刺入的速度极慢,却始终在前进着,“小脚盆,这种感觉很不错吧,我想确实是不错的,否则,你怎么会因为兴奋而颤抖得如此厉害呢?我想,一根手指刺上三下也就差不多了,然后我们再来一个针刺百脉,那里神经末梢的感触应该是最强烈的。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和撒旦一样,我还舍不得让你就这么死,我要让你看到自己的种族是如何毁灭的,与你的族人们一同葬送在这颗你选定的坟地星球上,怎么样?我也算是成全了你吧。哦,你是在问我,你都没眼睛该怎么看么?这就是你们小脚盆的愚蠢了。没有了眼睛,还可以用心眼来看。放心,我的精神力会帮助你的。”

    一道道血丝不断从教主的身上流淌而出,金色的针看上去如此绚丽,但却是最残酷的刑罚,天痕每一针刺下去,脸上的冷厉之色就会强盛几分。他的针,几乎刺遍了冥教教主每一个敏感的地方。撒旦的痛苦只持续了十分钟,而冥教教主的针刺之刑却足足持续了三个小时。此时,他的肉体虽然还在天痕的生命能支持下活着。但是他的精神却已经完全崩溃了。身体间歇性痉挛着,腥臭的液体不断从口中涌出。

    金针轻挑,天痕挑断了教主最后一条经脉。轻吁一声,“就到这里,就到这里吧。好了,你等着,一会儿,你就会看到我向你承诺的一切。”金光一闪,金针没入了教主的下体,再次给他带来剧烈的痉挛。天痕的身形消失了。

    “哇——”雪梅再次吐出一口酸水,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先前,天痕让她们在外面等候,自己一个人就进去了,里面传来的惨叫声听得众女心惊肉跳。梅丽丝和罗迦还好一些,她们毕竟属于黑暗势力,而紫幻、蓝蓝和雪梅却听得心头一阵悸动。惨叫声突然停止了,里面陷入了一片寂静,半天都没有响动传出来,雪梅担心天痕的安危,梅丽丝一没拉住,被她冲进了房间。当雪梅看到里面发生的一切时,当场就晕了过去,还是梅丽丝把她拉了出来,用自己的精神能量使她清醒,雪梅这一醒过来,二话不说,立刻开始大吐特吐,直到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

    淡淡的金光笼罩在雪梅的身体上,柔和而温暖的能量滋润着她的身体,天痕略带责备的声音响起,“好些了么?不是说过不要进去么?你怎么不听话呢?”

    雪梅抬头看向天痕,脸上又是一阵发白,“痕,刚才,刚才那还是你么?”

    天痕目光一冷,淡然道:“那是复仇的我。”仰头望天,“爸、妈,虽然在我的印象中连你们的影子都没有,但是,你们的儿子已经替你们报仇了,你们的在天之灵安息吧。养父、养母,你们虽然不是我的亲生父母,但是,你们教养我长大,教导我做人,但是,却因为我的原因连累你们横死,天痕已经替你们报仇了,为了纪念你们的英灵,我将永远不改名字,今后,我的孩子中也将始终有一名以天为姓。达蒙老师、雪恩老师,我替你们报仇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让你们受到了牵连,你们的英灵安息吧,脚盆族将以全族的性命为代价给你们陪葬。”

    听天痕说到自己哥哥的名字,雪梅身体微微一震,苍白的俏脸恢复了一丝血色,低着头道:“对不起天痕,我不应该质疑你的。你做的对,对付这种丧尽天良的恶魔,就应该用这样的手段。”

    回过头,天痕向雪梅温柔地一笑,“只要你能理解,一切就都不再重要。好了,我们也该走了,事情已经完结,我不愿意在这里多待一秒钟。”金光一闪,天痕的身体跨空而去。就在他离开的同时,蓝蓝五女清晰地看到,两行泪珠在空中飘荡,金光掩映之下,那泪光虽然灿烂生辉,却显得如此凄凉和悲伤。

    蓝蓝飞身而起,向天痕追去,“快来,他现在需要我们。”

    罗迦第二个飞起,“是啊!自从当初他的养父母死亡后,天痕大哥从来没有真正开心过。”

    紫幻、梅丽丝和雪梅同时追了上去,紫幻喃喃地道:“我们是他的妻子,只有我们的爱,才能温暖他冰冷的心。”

    围绕着行星的金色光幕依旧维持着,光明大长老看向百合,微微皱眉道:“议长,已经几个小时了,我们就这样等下去么?”

    百合有些无奈地道:“不这样等下去我们又能做什么呢?天痕决定的事,恐怕谁也无法改变。等吧,以他的实力,消灭冥教并不是什么难事。咦,他来了。”

    金光一闪,天痕出现在摩尔面前,看着自己的爷爷,他强忍着不让泪水滑落。摩尔双手抓住天痕的魔神肩铠。“孩子,你做到了么?”

    天痕点了点头。甩掉眼中的泪水,“爷爷,该得到惩罚的人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现在,只差最后一步。”说到这里,他转向一旁的百合,“百合议长。请你下达命令,让所有这次出击的联合军团立刻撤离,返回地球。”

    百合心跳突然漏了一拍,“你要干什么?”

    天痕平静地道:“我懒的一个个去杀那些脚盆族人。因为我不想脏了自己的手。我要将这颗星球摧毁,消灭脚盆族的一切痕迹,对于这种卑劣的民族,这应该是最好的办法。”

    百合吓了一跳,声音高昂了几分,“什么?你要摧毁这颗星球?不行,从外表就可以看的出,这颗星球上生机盎然,你知道这样会连累多少无辜的生命么?”

    天痕淡然道:“我做什么还不需要向你解释,刚才你也说了,我决定的事,谁也无法更改。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你不在乎舰队受到宇宙风暴影响,大可以不退。”

    百合脸色大变,沉声:“天痕,不要逼我向你动手。”

    天痕冷然道:“你?就凭你没有完全觉醒的力量,再多一个团也不是我地对手。”

    百合吃惊地道:“你知道……”

    天痕道:“如果你不想和我成为敌人,就照我的话去做,这次的事算我欠你一个人情,等我做完了该做的事,有话对你说。”

    百合犹豫地看向一旁的光明,她实在不愿意改变自己的立场,正在这时,蓝蓝五女也已经从星球上飞了出来,她们刚好听到百合与天痕地对话。蓝蓝飘身到百合旁边,低声道:“百合,别固执了,天痕是对的。这颗星球上所有的植物都含有剧毒,冥教正是看中这一点,才将总部设立在这里的。摧毁这样一个星球,对宇宙的生物来说只是好事,否则,如果它们进化到一定程度,谁有说得准会不会再出现一个恶魔族呢?”

    蓝蓝的话相当于给了百合一个台阶,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声波在庞大能量的传送下蔓延到每一艘联合军团的战舰控制室中,“我是上议长百合,所有战斗单位听我命令,立刻撤离,全速返航。”

    在百合的命令下,所有战舰重新整合阵形,快速地集结着。百合飘飞到天痕面前,犹豫了一下,才道:“我在帅舰上等你。”说完,在白光的包裹中飘然而去。

    光明大长老此时也不知该和天痕说些什么,带领着除摩尔外的其他审判者返回了自己的战舰,随军团一同撤离。

    摩尔拍拍天痕的肩膀,哈哈笑道:“不愧是我的孙子,这一手绝,放手去做吧。爷爷永远支持你。我先走了,宇宙风暴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属于联合军团的人都走了,二十分钟后,十万余艘战舰纷纷通过加速跃入异空间中消失不见,太空中,惟有天痕和自己的五位妻子漂浮在那里。

    紫幻飞到天痕身旁,拉住他的大手,轻声道:“让一切都结束吧,希望你心中的悲伤也能随着这些的结束而消失,我们永远都站在你这一边。”

    天痕本有些僵硬的面庞流露出淡淡的微笑,紧了紧掌中的柔胰,低声道:“谢谢。人,不会永远沉浸在悲伤之中,为了你们,我更不会。是啊!结束的也该结束了。”松开握住紫幻的手,虚空一抓,金色的魔神剑跳入掌中,“以魔神的名义,审——判——。”

    绚丽的金色光芒暴涨,在魔神剑上凝结,天痕大喝一声,掌中剑飘然前挥,光斩刹那间消失,没入了那巨大的行星之中。

    “我们走……”六道身影直接跨入虚空而去。

    教主和撒旦的身体依旧在抽搐着,突然,他们神志一清,脑海中出现了一幕奇异的景象,整颗星球都在他们的意识之内,他们看到了什么,啊!那是岩浆的喷发。大地上,出现了一道道恐怖的裂痕,整颗星球都在分裂,脚盆族的生命一个又一个地被吞噬着,他们似乎听到了族人们的哀号声,结束了,是的,一切都结束了,脚盆族结束了。

    当整颗行星完全爆炸之时,带走了一切的生命,在身与心交缠的痛苦中,教主和撒旦与脚盆族一起,结束了他们罪恶的一生。

    第一军团在帅舰的带领下平稳地飞行在异空间之中,当那颗行星爆炸的时候,他们早已经远离风暴的中心,主控制室内,所有工作人员都已经进入了养生仓,神级战舰交由主控电脑控制,百合一个人孤独的身影站在那里,通过前方巨大的屏幕看着外面异空间扭曲的光芒。她的心很平静,自从上次因为商界反对大迁徙时下令进行秘密屠杀之时,她知道,自己已经变了,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愚昧善良的百合,为了更大的目标,有时必须要牺牲一些,否则,牺牲的东西就会更多。

    现在,连百合自己都在怀疑,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如果现在自己不是上议长,或许,天痕身边的女人就会多一个吧。如果当初不是因为自己有着那虚无缥缈的目标,或许,天痕身边只会有自己一个人。

    但是,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太晚了,就算塞里对药物的研究再精深,他也不可能制造出后悔药给自己吃。算了,过去的都已经过去,再多想,也只能途增烦恼而已。

    光影闪烁中,主控制室内多了六个人。

上一页 《空速星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