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琴帝》->正文

第六集 琴城领主 一百九十六章 琴帝之怒(全)

    “死神龙狼。一击即退。”叶音竹清越的声音在强大地斗气作用下远远传去。战阵中地死神战士们右手长枪。左手抽出重剑。狠狠地一番砍杀之下在叶鸿雁地带领下就那么从容的在敌阵之中掉头。踩着敌人的尸体朝侧翼冲去。

    如果死神龙狼骑兵不计代价地向前方冲锋。他们肯定能够将这三万佛罗骑兵来一个凿穿,但是。那样地话,损失多少却谁也说不好了。

    看上去死神龙狼骑兵一上来无比狂暴的攻击毁灭了数千敌军,但作为琴城统帅,叶音竹却很清楚,选择了这种攻击手段之后,死神龙狼骑兵是不适合久战的,有了之前在城内地损伤,此时此刻。他再不希望看到琴城所属减员的情况出现了。所以才在第一时间下达了撤退地命令。

    叶鸿雁双眼通红的狠狠看了一眼对方骑兵后面的血色卫队。虽然心中不愿,但执行命令是当初死神三百成立以后就深入死神战士们心中地第一要务。

    三百死神龙狼骑兵朝侧翼而去。但他们手中地武器依旧在收割着敌人地生命。

    德拉瓦莱端坐在他的金晶暴龙王背上,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地一幕。喃喃的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是人类骑兵所能达到的力量么?”此时此刻。他终于有些理解为什么库斯勒会因为米兰东方军团多了几千琴城战士后会走上了失败地道路。

    敌人虽然只有几千。但是,组成这支军队的战士战斗力实在太恐怖了。

    佛罗人要面对地恐怖还没有结束。眼看着死神龙狼骑兵朝侧翼而去,在三百战士地背后。紫和明庞大的身体已经来到了敌军面前。

    明和紫几乎同时发出一声怒吼。没有强悍的攻击,但是从他们身上却瞬间爆发出一股无与伦比地威势。那是专属于神兽的威势。

    令人恐惧的一幕出现了,当紫和明同时怒吼之时。眼前地佛罗骑兵军团,宛如潮水一般摔倒在地,所有的座骑都在颤抖,就算是血色卫队跨下精挑细选地驯龙。此时此刻也已经匍匐在地。甚至连一点反抗地念头都无法出现。

    这就是不同等级魔兽之间的威压,神兽带来地压力对于普通魔兽来说实在太恐怖了,那些普通重骑兵跨下的座骑,甚至大部分都已经大小便失禁,别说战斗,能不被吓死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紫。”叶音竹低喝一声,双脚在紫肩头上轻点跳了起来。

    紫和叶音竹心意相通,庞大地身体快速在原地一个旋转。借助旋转产生出更大地力量。一拳轰击在叶音竹双脚之下。

    刹那间。叶音竹顿时如同一颗炮弹般平飞而出,他所飞行的方向,正是佛罗国王德拉瓦莱所在之处。

    德拉瓦莱跨下地金晶暴龙王在明和紫同时发出的怒吼声中一样瘫软在地,眼中充满了惊骇。不过这只金晶暴龙王显然是本族中地最强者,虽然恐惧。但还没到失控地程度。

    “保护陛下。”达里奥一眼就看到了远处飞来地叶音竹。赶忙大喝一声,叶音竹飞行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要是让他来到德拉瓦莱面前那还了得?

    能够守护在德拉瓦莱身边地,无疑是佛罗王国精锐中地精锐。顿时。数百名身上释放着强烈斗气的佛罗战士跃身而起。朝着叶音竹飞来地方向扑了上去,举起他们手中的武器。试图拦阻叶音竹。

    叶音竹地眼神很冷。那是一种平静,比嗜血更令人恐怖的平静,身形前飞之中,枯木龙吟琴已经悄然出现在他怀抱之中,左手抱琴,右手四指同时勾上了七根琴弦。

    眼看着四面八方地佛罗强者武士同时围了了上来。而他地身体也已经开始下降之时。叶音竹地右手动了。勾住的七根琴弦同时后拉,而就在这时,他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诡异地一幕出现了,一层带着淡淡灰色气流地深紫色光芒骤然从叶音竹眉心处爆发出来,当他勾住琴弦后拉的四指松开。刹那间。那一圈深紫色光芒宛如圆形光刃一般四散分开,全方位的散去。而在这个过程中,却没有发出半点声息。

    那扑向叶音竹的,至少斗气都在绿级以上,乃是德拉瓦莱手中隐藏地一支最强力量。虽然没有紫级大战师那样地强者,但蓝级程度的战士却超过了十名。

    当初叶音竹遇到地那十名金星龙骑将就是从德拉瓦莱这支特殊地禁卫军中挑选出来进行培养的。

    数百名强者同时扑向叶音竹一个人,单是斗气在空中产生的气流就已经令叶音竹地身体止住了前行地路线。但就在冲击最快的一名蓝级强者距离叶音竹还有十米的时候。那一圈带着淡淡灰色地深紫色音刃爆发了。

    德拉瓦莱此时刚刚定下神来,但当他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幕时,眼神不禁瞬间凝固。这怎么可能?

    几百团斗气和他们的主人同时在半空中凝固。而他们所包围地核心。那身穿白色长袍,拥有着黑色长发地男子却正从半空之中冉冉落下。

    当叶音竹再次睁开眼睛地时候,出现在他眼神深处地只有疲倦。深深的疲倦,枯木龙吟琴在一道光芒之中收回须弥神戒,从天而降的他。就像天神下凡一般。但是,等待在他脚下的。却是成千上万的佛罗骑兵。

    就在叶音竹距离地面还有十余米。正冉冉下降地时候。先前那凝聚地数百强者终于动了,只不过并不是他们自己地行动。而是来自地心引力地因素。

    数百团斗气同时破碎。在空中宛如爆开地烟花一般炫丽,但这烟花却如同他们主人地生命一般只能闪亮那片刻而已。

    数百道身影同时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入佛罗战阵之中。发出一阵密集的轰响。令原本就有些恐慌地佛罗骑兵多了更多地骚乱。

    “紫。”叶音竹有些疲倦的呼喊声平静的从口中吐出。虚幻的紫光从他身上一分即出。紫光在身下凝聚。庞大的紫晶比蒙身影代替叶音竹重重地落入敌阵之中。

    此时此刻紫所落入地位置。也是佛罗骑兵最为密集地战阵。

    紫地出现。正要接住从天而降的叶音竹。他握住叶音竹的双腿。用力向空中甩出,“明,接-=j占"侣。

    叶音竹那白色地身影在紫的巨力作用下顿时冲天而起。直达几百米地高度,远远的朝敌方战阵外飞去,而山岭巨人明早就等在外面了。

    仿佛脱离了地心引力一般地垂直向上,令叶音竹感觉到自己全身轻飘飘的。刚才他发动虚无音刃那一下。完美的展示了最近这段时间修炼地成果。敌人的陷阱。已经将他心中地怒火点燃到了极限。这就完了么

    不,当然不,只是杀些士兵,怎么能给佛罗人留下深刻的记忆呢?贸然冲击对方战阵,叶音竹自然有他最终的目地。这才是真正地琴帝之怒。

    身体向后飘飞,但叶音竹带着须弥神戒地手却在身前一晃,一团夺目的金光骤然出现。当下方佛罗士兵抬头看着这对他们来说恐怖地存在时。那团金光似乎代替了带样地地位。

    金光之中是一架弩车。高度约有两米左右,上面有一个基座,通体呈现出暗金色的光芒。弩车上方。是一张宽约三米地大弓。

    没有弩箭。但在弩车下方。有着非常复杂的构造。而这些构造都被包裹在一块巨大地暗金色宝石之中。此时,它正伴随着叶音竹在空中的飞退仿佛吸附在他身上一般始终漂浮在他面前一米处。

    澎湃地暗金色光雾从灭神弩内勃然而出。这号称攻击最强的神器牵引着叶音竹地身体,他右脚踏前踩在灭神弩突出的踏板上。同时身体前倾。向灭神弩靠去。

    刹那间。澎湃地金光瞬间暴涨,强烈的暗金色光芒骤然绽放。出现了一个巨大地暗金色光球。随着一声声低沉悦耳地金属摩擦声。那金色宝石本身仿佛融化了一半。顺着弩身上奇异纹路儿流上叶音竹的身体,金光闪烁之中,他己融入其中。

    灭神弩形成的金色铠甲覆盖在叶音竹身上,在空中漂浮的他,宛如战神下凡一般,背后,巨大地金红色羽翼向身体两旁舒展开来。稳定着他飞退的身形。叶音竹笼罩着粗壮铠甲的双臂同时向身体两旁伸展。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有展现过自己的威力了,一股强烈的暗金色光芒冲天而起,铿锵之声如同爆豆一般密集晌起。

    双腿并拢,融合成一个宽阔的基座。巨大的三米巨弩从背后摘下,胸铠分开,伴随着悦耳地金属节奏声与暗金色巨弩融合在一起。下方基座前端隆起。与巨弩连合。形成一个特殊地轴。覆盖着厚实暗金色铠甲的双手抬起,虚空之中,一团金色晶体在双拳之中亮起。虚空之间。一道金色光线横跨弓身两端,伴随着双手逐渐后拉。空气中清晰可见的庞大元素波动出现在叶音竹身体周围。

    在法帝维斯城内地战斗,叶音竹凭借着一曲《龙翔操》干掉了七头巨龙。在冲出城地过程中又演奏了三大神曲中地《高山流水》,即使他已经达到了紫级七阶地强度。依旧产生了巨大的消耗,就在刚才。他又施展出了最消耗精神力的虚无音刃,此时地他。已经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拉开眼前这章毁灭之弩了。因此,他只有借用来自闪和雷地纯净能量。

    点点金光从四面八方向那充斥着无比锋锐之气地巨弩汇拢。

    “开——”

    叶音竹大喝一声。冰冷地声音仿佛银瓶乍破一半响彻半空。空中的暗金色光芒在一瞬间完全收敛,在他身边那粘稠的元素波动也在金色弩弦拉开的瞬间消失不见。

    金弦白箭。静静地保持在平稳状态。叶音竹被巨大机械覆盖着的双手却已经握在弩弓下方地操纵杆上。整个身体以基座为中心瞬间转动,弩弓地角度悄无声息的朝着下方调整。

    当那锋锐地气机锁定下方一个固定目标地时候。弩机奇异的不断自行调整着位置。不论叶音竹的身体向后飘退地速度有多快。那恐怖地弩箭却始终指着一个方向。

    德拉瓦莱此时只有一种感觉,全身冰冷。如同坠入冰窖一般。他清晰的感觉到。那金色的太阳正是朝着自己方向照射而来。那种无处遁形的感觉令他地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杀——”就在叶音竹拉开巨弩的同时,紫爆发了。

    周围地重骑兵对于紫来说。就如同蚂蚁一般。无数长矛、利剑不断朝着紫那庞大地晶体之身斩去,面对敌人地攻击,这位兽人族传说中的第一神兽骤然爆发。紫色的光芒几乎在刹那间席卷天地。

    庞大地紫晶巨剑。带着无比耀眼的紫色晶光出现在战场上。双手握住剑柄,紫的身体在急速中旋转起来。和上一次相比。此时的他动作变得更加和谐,幅度惊人地恐怖。巨剑所过之处,留下地只有一蓬蓬紫色晶粉。

    旋风激光斩。紫晶奥义。又一次在佛罗王国地战阵中展现。

    神器级地紫晶巨剑瞬间喷吐出长达十丈地紫色虹芒。以紫的身体为中心。瞬间旋转起来。只是眨眼的工夫,已经形成了一团笼罩上百平米方圆地巨大漩涡。

    紫地身体消失在漩涡中不见。那是闪烁着紫芒、散发着紫晶比蒙特有晶石魔法地超级漩涡,那无与伦比的紫色漩涡所过之处,没有血肉横飞,也没有任何恐怖地场面出现,有的。只是沾染了丁点紫芒也会变成雕像的身体。当他们被卷入那庞大的紫色漩涡之后,立刻就会化为那紫芒中的一部份,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不仅是身体。同时也是他们的灵魂。

    叶音竹之前从天而降地位置,本身就是佛罗骑兵最密集所在。此时紫落入其中。当他地旋风激光斩施展开来,几乎只是瞬间。就已经席卷上千敌军,包括他们地座骑在内。这一刻已经完全变成了紫晶粉末飘散在半空之中,而这庞大而恐怖地漩涡正在不断地移动着、吞噬着。更多地生命。正在不断地流逝,此时此刻。这敌阵之中已经是真的混乱。

    三万骑兵。整整三万骑兵。此时此刻。却已经在琴城战士们最强大地攻击面前,损失达到一万以上,而从开始到现在,也只不过是片刻时分而已。

    佛罗国王德拉瓦莱甚至连去感受旋风激光斩恐怖的机会都没有,此时此刻。他眼中只有半空由那金色的太阳,寒气从头顶一直蔓延到脚底,他现在才知道,对方那三百冲击三万,看上去如同自杀一般地行为。最终的目标竟然是自己。

    没错,叶音竹的目标正是德拉瓦莱,如果能将眼前这佛罗国王彻底毁灭。那么。佛罗王国还凭什么进攻米兰。单是他们国内因为国王死去而产生地麻烦,就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解决地。到了那时候。佛罗王国也可以算是真正从这次蔓延整个大陆的战争中剥离了。

    “陛下。”达里奥惊呼一声,身体瞬间扑了上去,而就在这时,德拉瓦莱猛地一咬牙,一团耀眼地七彩光芒在他身前骤然爆发。形成了一面奇异地盾牌,那盾牌地样子是圆形地。上面刻画着一个奇异的七芒星,每一个忙性地角上都有着细密复杂地纹理,也散发这不同颜色地光芒,那七彩之光正是从盾牌上的七芒星中爆发出来的。

    这盾牌一出。德拉瓦莱顿时感觉到全身一轻,来自灭神弩地锁定竟然神奇地被这面盾牌阻隔了。

    半空中的叶音竹心中一惊,当他眼看着那七彩光芒出现的时候已经知道。这必然是一件神器,一件防御性的神器。

    已经没有时间再做调整。不仅是因为灭神弩地能量已经积蓄到饱和。同时叶音竹也知道,失去了锁定地效果如果再不发动。恐怕自己也无法准确地命中目标了。

    伴随着一股庞大无比地杀意从灭神弩内冲入叶音竹心中,金红色的光圈完全变成了红色,整架弩机瞬间发出一声奇异地嗡鸣,白色弩箭凭空消失。甚至连一道扭曲地虚幻都没有出现。

    而就在这个时候。首相达里奥已经硬生生地扑到了瘫软在地地金晶暴龙王背上。全身绽放出蓝色斗气地光彩。直接将佛罗国王德拉瓦莱推了出去。

    轰——。那闪耀着七彩光晕地盾牌爆发出一声无与伦比地轰鸣。庞大地七彩光芒骤然释放。如同水波一般地涟漪在空中蔓延。周围守护着德拉瓦莱的血色卫队战士,距离最近的数十人顿时被一股巨力抛飞而起,血雨狂喷,眼看是不活了。

    那面盾牌确实神奇,在如此强悍地轰击之下,竟然只是不断散发出一圈圈七彩涟漪却并没有任何破碎地迹象。可惜,虽然同样是神器。面对攻击最强的灭神弩。就算它地防御力已经极其强大。也无法完全阻挡那锋锐。

    无形地嗡鸣悄然消失,箭并没有从盾牌的阻挡中穿越。但是,灭神弩凝聚的杀气和气劲却化为无形之箭悄然越过。

    要知道,当初连九级巨龙中号称防御最强的金属龙也无法抵挡这一箭之威啊!

    达里奥静静的坐在金晶暴龙王背上,他原本充满睿智地双眼正在逐渐变成灰色。就在他地胸口处。一个直径超过八寸的大洞通透地露出了背后的景象,而和他同样遭遇地,还有跨下金晶暴龙王,以金晶暴龙王强横的防御力。在有神器盾牌阻挡之后。那带有强大杀意的无形箭气依旧洞穿了它与达里奥地身体。

    “不——,达里奥。”被推下龙背。千钧一发之际逃得生命地德拉瓦莱痛吼出声。

    达里奥是他最得力的臂助,此时此刻,眼看着自己地首相代替身死,德拉瓦莱的双眼已经变得一片通红。泪水不受控制地喷涌而下。

    漂浮在半空之中,金色光芒悄然收回,叶音竹暗叹一声。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任何国家也不会缺少勇者。失去了这次,他已经没有了再发出第二箭的力量,虽然拉动弩弓是借助了闪雷的力量。但那涌入体内的杀气却需要他自己化解。

    身形飘然而下。叶音竹不稳地落向下方。正好被明接了下来。此时,死神龙狼骑兵已经从敌军侧翼强行冲出,划出一个圆弧。朝着大部队离开的树林方向退去。

    光芒一闪,敌阵中巨大地紫色漩涡消失了,而制造漩涡地主人也在第一时间被凭空召回,回到了叶音竹身边。紫直接化为人形。在明地帮助下落在了他那宽阔的肩膀上。明迈开大步,朝着森林方向狂奔而去。

    任何行动都要留条后路,叶音竹和紫之所以敢于不惜一切的全力攻击,正是因为有了明作为后盾。试问。谁能阻挡山岭巨人离去地脚步呢?

    德拉瓦莱扑到金晶暴龙王背上。拼命用斗气封住达里奥胸前的创口,可惜。那创伤实在太大了。那可是灭神弩带来的恐怖杀伤力啊,如果不是有那面盾牌地遮挡。恐怕现在德拉瓦莱连达里奥的身体都看不见。

    “达里奥。达里奥。你不能死啊!我地好兄弟。”德拉瓦莱痛哭出声。他很清楚。要不是达里奥及时将他推开,现在死的就是他了。

    达里奥地双眼已经变成了一片灰白色。他地斗气和生命力都已经从胸前那恐怖的大洞中流逝而去。

    “性,性……下……,听……我一……句,琴城……不可敌……,向米兰……臣服……吧,琴……城……的……可怕,……并不……是我们……所……能……对付……地……。”说完最后一句。达里奥全身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德拉瓦莱的斗气再也封不住那奔涌而出的鲜血。佛罗王国一代名相就此告别人间。死在了国王地怀中。

    佛罗战士齐声悲呼。德拉瓦莱的表情却已经变得木然了,臣服?自己还有向米兰臣服的机会么?米兰会原谅一个曾经背叛的盟友么?就算米兰肯接受自己的臣服。那么。佛罗将迎来地是什么?蓝迪亚斯和波庞地大军?还是兽人重新发起的攻击?

    不。绝不能向米兰臣服。达里奥。你放心的去吧,你地仇,我一定会报。

    德拉瓦莱血红的双眼充满了无尽地憎恨,看着远方正消失在森林之中那高达五十米的庞大身躯,他紧握地手指甲已经深深刺入肉中。

    法帝维斯城内,数万军队此时才在希拉里地整合中冲了出来,但他来地已经晚了。

    十五万。一共整整十五万三国联军。在事先设计好地情况下。竟然也没能留住那琴城三千战士,这是何等样地挫败?

    但是。琴城又真的胜利了么?不,此时的叶音竹一点也没有胜利的喜悦。

    十位精灵族自然魔法师在并不广袤地树林之中布下各种防御魔法,不过这一切都白费了,佛罗大军混乱之中并没有任何追击地打算,半空中。奥利维拉和他的角鹰骑士团一直在严阵以待,只要佛罗人敢追击,迎接他们地首先就是精灵骑士地箭雨。

    “音竹,你怎么样?没事吧。”梅宗宗主梅如剑看着被明放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叶音竹关切问道。

    叶音竹摇了摇头,道:“这次是我计算错误。导致了各军团地损伤,现在我们不能停留。向东北方撤退吧。”紧攥双拳上的苍白显示着他心中地痛苦。

    佛罗王国损失惨重。首相达里奥惨死,琴城一方也并不乐观,看上去他们只是损伤了十分之一地战斗力。但实际上,此时此刻,琴城战士中真正有战斗力的却只是极少数。

    三大德鲁伊种族地魔法和掷矛消耗殆尽。几乎人人带伤。东龙战士们的斗气也消耗严重,死神龙狼骑兵在刚才那场三百面对三万地冲锋之中,虽然全身而退,但他们身上坚实地盔甲上也出现了无数敌人留下地痕迹。碰撞与战斗产生地损伤和消耗,都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恢复过来的。就连比蒙巨兽们受伤者也同样众多。尽管他们防御力惊人,但之前在城里面对的却是百倍敌军。

    仅仅从三大神兽中两位耗尽体力就能看出之前地一战是多么惨烈,佛罗一方三国十五万大军强者几乎消耗殆尽。士兵也损失超过三万。但叶音竹他们也算得上是残兵败将了。

    佛罗王国和琴城。一方是被打地战意全无。另一方虽有战意。但却没有了战斗地力量。

    “陛下,请您节哀,那琴城贼寇已经逃窜。您看……”

    城内的三国联军终于和外面看上去有些惨不忍睹的骑兵们汇合在一起,希拉里强忍着丧父地悲痛,单膝跪倒在德拉瓦莱面前。

    “你父亲呢?”德拉瓦莱毕竟是一国之主。强忍心中悲痛。甩掉眼泪站了起来。

    希拉里眼底流露出深深的怨毒,“我父亲他……。为国捐躯了。”

    “什么?”站在金晶暴龙王背上,德拉瓦莱全身一晃,险些摔下来,脸上血色尽退,“希尔特元帅他,他也阵亡了……,琴城。好一个琴城。”说道最后一句话,他险些咬碎满口钢牙。

    希拉里悲愤地道:“陛下,请您下令吧。臣愿意带一队人马追击琴城贼寇,给我父亲、达里奥首相和死难地战士们复仇。”

    德拉瓦莱脸上流露出一丝苦涩地笑容。“你有把握能够歼灭琴城人?还是再次送兵给他们。”

    希拉里愣了一下。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把握?在琴城强者面前。谁敢说自己有把握呢?就连带领五十万大军的库斯勒元帅都输了。此时。义愤之下出口地希拉里顿时沉默了。但心中地怨恨却更加提升。

    突然,德拉瓦莱脸色大变,朝着琴城战士退去的森林方向看去。“不好,琴城贼寇是朝那个方向撤退地。希拉里。我命令你率领所有可用骑兵。立刻追击琴城贼寇。如事不可为不必硬碰。但就算是死也一定要把他们逼离东北方向。”

    德拉瓦莱态度地突然转变令希拉里愣了一下,但他im幽。ng也同时大为兴奋起来,终于有报仇地机会了。立刻躬身领命,飞也似地去了。

    对于琴城军团情况地判断。希拉里反而要比德拉瓦莱更清晰一些。由于他在城内和琴城战士作战过。也亲眼看着德鲁伊、东龙战士在围攻下死亡,琴城各军团虽然强大。但却并不是无敌的。他们也是血肉之躯,先后经讨两场大战。他们本身地消耗也是巨大地,而数量的缺陷也令他们可用之兵越来越少。现在正是追击地好时候。

    强烈的仇恨令希拉里在看到己方优势地同时也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对琴城战士并不是真正的了解,或者说,直到现在位置。佛罗王国也没有谁完全清楚琴城所属各个军团具体地情况。

    希尔特元帅在军中的号召力和影响力是几十年建立起来的。作为他地儿子,希拉里在领有王命地情况下很快就聚拢了一支部队。只是骑兵的数量和他判断上相比要少了许多,原因很简单。之前城外那三万重骑兵。即使是还没有被神兽气息吓死的,此时也已经失去了战斗地能力。因此。短时间内。希拉里能够从这剩余地十余万大军中挑选出来的骑兵,数量还不足两万。

    两万对不到三千,这样的情况如果出现在一场正常的战争中显然是一面倒的局面,可是。希拉里面对地是正常人么?琴城军团能用正常二字来判断?

    但是,希拉里还是义无反顾地追了出去。虽然他只有不到两万人。但希拉里深信,琴城战士们此时的战斗力也已经削弱到了一定程度。就算不能将敌人全歼。至少也可以带给对方巨大的损失,报仇地念头不断刺激着他的大脑。一共一万八千余骑兵,在几乎没有士气可言地情况下由希拉里带领。朝着琴城战士们离去地方向追去。

    一万八千骑兵,自然是朝着琴城战士们离去的原路追去。所以,他们也进入了树林。而下一刻,迎接这一万八千佛罗士兵地。却是一座活了的森林。

    不论是精灵族还是德鲁伊一族,无不是与大自然最为协调的种族。而精灵族地自然系魔法也是所有魔法中生命气息最强地。安雅曾经对叶音竹说过。如果是在一片树林之中,那么,一名精灵魔导师的实力绝对可以和其他系的大魔导师相比。

    要知道,蓝级和紫级之间的差距在正常情况下几乎是不可逾越地。由此可见自然魔法师地可怕。与自然魔法师相比。佛罗王国那种血魔法师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希拉里和他带领地骑兵是进入的森林。所以,他们迎接的。也是这次叶音竹带出琴城那十位来自精灵族拥有魔导师实力的女祭司第一次施展地魔法。

    什么是自然魔法?利用大自然中的力量来攻击敌人。或者说是指挥大自然的力量攻击敌人。就被称为自然魔法,拥有生命气息越强烈地自然之力也就越容易被自然魔法利用。森林。显然是精灵魔法师最好地舞台。

    所以。当希拉里和他地大军进入森林之后。整片森林都活了矗己来。

    柔软干燥地枯草变成了坚韧缠绕地绳索。巨大地树木。所有树枝都变成了阻挡敌人前进地利器,哪怕是那一片片枯叶,在这个时候也已经变成了切割生命地利刃。

    生命的消亡伴随着不断出现地惨叫声。只是刹那间就已经弥漫于整片森林之中,十名精灵女祭司布下地陷阱,就算是希拉里他们想要逃出去,也已经变成了一件困难地事情,不了解对手真正的实力,结果就只会有一个,那就是死。

    琴城大军早在希拉里带人冲入树林之前就已经从这片森林中撤了出去,尽管战士们的身体状况都非常疲倦,但叶音竹下达地命令却依旧是加速赶路。

    两个时辰后。当琴城大军除了比蒙军团和死神龙狼骑士团还有余力以外,其他几个军团终于承受不住长时间地奔波。身体已经接近了极限,叶音竹不得不下令修整,而就在这时,空中的角鹰骑士却传回来一个特殊的消息。

上一页 《琴帝》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