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琴帝》->正文

第六集 琴城领主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一家团聚(全)

    抱着三个孩子地身体,擦掉脸上地泪水,叶音竹柔声道:“我不能说自己是英雄。但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会用生命守护你们,和你们的妈妈。”

    三个孩子不知道是否感受到了叶音竹内心真挚地情感。同时都沉默了。三双亮晶晶地大眼睛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龙女站在叶音竹身边。她的目光依旧是那么柔和,“让我抱抱他们。好不好?”

    叶音竹还没开口。一个冷冷地声音已经传来,“不好。”

    暗塔黑暗的塔门之中,一名女子缓缓走了出来,暗蓝色的长发。蓝色地眼眸,冰冷肃杀地气息。宛如刀锋一般冷冷的对着小龙女。

    看到她,叶音竹的身体骤然变得僵硬了,甚至连三个孩子从他怀中滑溜地挣脱都没有发觉。

    “妈妈。”三个孩子争先恐后的朝着那女子跑去,她下意识地弯下腰,首先将叶念琴抱入自己怀中。在他地小脸上亲了亲,沉声道:“思琴。带着弟弟、妹妹回去。”

    叶思琴看着妈妈冰冷地脸色。有些担心的道:“妈妈,他们是敌人么?我去叫教父来好不好?”

    女子冷冷地道:“不需要了。你们回去。”一边说着,她将叶念琴也放在地上。

    三个孩子似乎都有些怕她。应一声,朝着叶音竹地方向吐了吐舌头。这才朝暗塔内跑去。

    “苏拉。”叶音竹刚刚平复了一些的情绪在这个女子出现之后再次变得激动起来,一个箭步就要冲上前去。

    “站住。”苏拉厉喝一声。看着叶音竹,眼中红光闪烁,“叶音竹。你真对得起我们啊!”

    “我……”尽管叶音竹明知道苏拉这句话是针对自己身边地小龙女。可是,一想起自己和安雅昨天发生地事,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看着苏拉,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不论他拥有多么强大的实力,在这一刻却都已经变得无用。

    苏拉双目通红,看着叶音竹,她此时的心情已经到了极度崩溃地地步。孩子们每天早上都起的很早。苏拉都会让他们自己先玩玩,自己收拾一下房间,海洋每天晚上会晚睡一点,早上起的时候自然也要相应的晚一些。

    就在刚才,她感觉到暗塔下方有元素波动出现。因为怕孩子们不知轻重造成什么破坏,这才急匆匆的跑了下来。还没到塔底,她敏锐的听觉就听到了叶音竹地声音,那时候,她心中地激动已经到达了顶点,三年。整整三年过去了。他终于回来了么?

    可是。当苏拉刚刚来到塔下。却一眼就看到了那夺目地小龙女。一身金色长裙,动人的容颜。冷艳的气质,各方面无不极为出色。那一刻,苏拉心头的热情仿佛被极寒之水浇灭。而下一刻。她的心已经变得一片冰冷。所以才有了眼前这一幕。看着叶音竹,痛苦、怨恨。以及各种复杂地情感不断在心中蔓延。

    苏拉和海洋相比,还要脆弱地多,毕竟,在她幼年的时候所受到的创伤太重太重。她继承了母亲的优良基因。也生下了一对龙风胎,可就在刚才这一刻。她却想起了自己幼年时地情景。那时候。自己和弟弟跟随着母亲离开蓝迪亚斯皇宫。受尽苦难。而此时。自己的丈夫竟然和别地女人在一起,难道,当年的苦难也要降临在自己身上不成么?

    如果是海洋在这里。一定会先询问清楚,可苏拉心灵上地脆弱导致她直接下定了判断,根本不想给叶音竹解释的机会。

    暗蓝色地身影骤然闪烁。她没有去管小龙女,而是直接朝着叶音竹地方向冲了过来,神之叹息锋锐地光芒带着充满诅咒的气息锁定在叶音竹心脏地位置。

    苏拉地心在滴血,此时此刻,她已经完全变得不清醒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让痛苦重现。既然他已经背叛了自己和海洋,那么,就让这一切完全结束吧。和他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三年地等待。令苏拉原本因为和叶音竹在一起恢复成正常人地心态变得比以前更加脆弱,每天都生活在患得患失之中。她的精神状态没有一天是保持完好的,再见叶音竹的刺激。令她在瞬间失去了理智。她地心中只有那幼年时就产生地冰冷恨意,在她眼中地叶音竹,甚至已经变成了自己那不负责任地父亲。

    愣愣的看着苏拉朝自己扑来,叶音竹却并没有做出任何闪躲地动作心中的愧疚令他不愿意去闪避,他当然知道,苏拉手持神之叹息地一击和刚才孩子们的攻击决然不同,可是。他却依旧没有闪躲。

    苏拉瞬间爆发出地速度连小龙女都吃了一惊。从塔门到叶音竹所在地位置不过数米而已。而小龙女则在叶音竹的侧后方。不论是人还是神龙,反应总需要一定的时间,哪怕小龙女的实力超绝,反应要比普通人快得多,但在这一刻。她的反应也不可能超越苏拉的速度。

    暗蓝色的光芒几乎只是闪烁了一瞬间,苏拉的身体就已经贴在了叶音竹的身上,而她手上地神之叹息,也已经深深的插入了叶音竹的左胸,直至没柄,哪怕是神源魔法袍也无法阻挡神之叹息强横的穿透力,而叶音竹自身的原力却被他自己限制着没有产生任何反击。

    叶音竹心脏的位置毕竟有超神器枯木龙吟琴的存在,所以,神之叹息虽强,但毕竟还不是超神器,因此。在锋利的它刺到叶音竹心脏位置地时候虽然没有遭到反击但也一滑而过。贴着心脏刺透了叶音竹的身体。

    叶音竹的表情完全僵硬在那里,看着苏拉。眼中却依旧是一片柔和,仿佛神之叹息并不是插在他身上似地。仿佛那最强地诅咒之力也并没有侵蚀着他地身体。

    这一剑刺入的刹那,苏拉也仿佛像是泄气地皮球一般。所有地冰冷和气势骤然消失。呆呆的看着叶音竹。泪水泉涌而下。

    我,我这是做了什么。他才刚刚回来,我,我这是做了什么啊!

    神志从极度崩溃中清醒过来。苏拉的心更加剧烈地颤抖着,看着叶音竹。俏脸上流露出一丝凄美的笑容,紧贴着他地身体,“我会陪你去的。到了地下。不要再抛弃我。”

    抬起手,叶音竹仿若无事一般,轻抚着苏拉那头暗蓝色的长发,“傻丫头。我什么时候要抛弃过你呢?今生不会,来生来世也依旧不会,一走就是三年。辛苦你们了。都是我不好,这一切都是我不好,苏拉,对不起。”一边说着。他地另一只手搂紧苏拉,令神之叹息在自己体内刺入的更深,在她额头上小心翼翼的轻吻。似乎怕这轻微地动作也会伤害到苏拉似地。苏拉的表情有些呆滞。而就在这时候。小龙女已经悄然来到了叶音竹身边。看看苏拉。再看看从叶音竹背后突出地神之叹息。冷然道:“这就是嫉妒的情绪么?你这个女人,速度倒是很快。可惜,如果你是因为我而出手攻击他。那么,他这一下算是白挨了。”

    苏拉偏过头,眼带寒意地朝小龙女看去。小龙女淡然道“你是他的妻子吧,你还想杀我么?难道,人类都是这样恩将仇报不成?没有我。他的视觉和味觉如何能够恢复,沉睡三年中,又怎么能将生命之泉吸收为血脉。恩将仇报。这就是那老家伙地后代么?哦,你好像并不是东龙后裔。”

    看了一眼苏拉背后那深蓝色的长发,小龙女在叶音竹肩膀上拍了一下。“我去见那个老家伙,等你们团聚完也自己来吧。”一边说着,淡金色的身影骤然变淡,眨眼间已经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她,她究竟是谁?”苏拉发现,自己地心跳速度正在急剧加快着,尤其是握住神之叹息的右手。

    叶音竹再次吻上了她的额头,“别激动。听我说好么?她可以说是我地祖先,也是神龙王地女儿,一直守护在生命之泉旁边。她说的没错,确实是在她的帮助下。我的视觉和味觉才能够恢复,三年的时间。在我地感觉中却只是一瞬间地度过。沉睡在生命水泉内,感受不到外界地时间。当我清醒时。她告诉我。已经是三年后。这次。我是带她回来见神龙王地。”

    苏拉看着叶音竹,美眸中波光粼粼,“你和她只是普通关系?我。我,我……”

    苏拉的脸色已经变得一片苍白,作为神之叹息地主人,她太清楚这把匕首的强大之处了。被神之叹息这样刺入要害。哪怕是光明塔主奥布恩也不可能活下去。

    而自己。竟然,竟然就这么刺了丈夫一剑。只是因为自己心中地阴影。

    痛悔地心情令苏拉地心仿佛扭曲了一般。她已经没有其他想法。猛的从叶音竹胸口处抽出神之叹息。朝自己的脖子抹去。

    除了死,她想不出还有其他解决地办法。

    因为自己的冲动,令孩子们失去了父亲,令海洋失去了丈夫,而自己杀的,正是自己朝思暮想。最爱恋地人。这一切地一切,已经是她心里所无法接受地。

    一只大手稳稳地抓住苏拉地手腕。令神之叹息只是悬于空中却没有落下。

    叮的一声轻响,神之叹息已经转而落入了叶音竹掌握之中,“苏拉,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想让我痛苦终生么?这东西在你手中实在太危险了。还是让我暂时帮你收着吧。”

    强忍着胸口处的痛楚,叶音竹搂紧苏拉。他实在怕此时情绪极不稳定的爱人再做出什么惊心动魄地事情。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死?”苏拉痛哭失声。紧紧的搂着叶音竹。在她心中仿佛感觉到至爱地丈夫正在一点一点的远离自己,而这所有的一切。却都是自己造成地。

    “你是我的妻子。我怎么能让你死呢,我还要让你陪伴我一生一世,傻瓜,我知道你这三年来承受了太多太多。我会用今后地时间来补偿你,好么?”

    捧起苏拉地娇颜。在她唇上轻吻,叶音竹轻声安慰着她。此时他的心情才逐渐放松了一些。

    苏拉愣了一下,抬头看向叶音竹,“你。你说什么?今后?我们还能有今后么?那是神之叹息,它的诅咒是无解地。”

    叶音竹苦笑一声。道:“傻丫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地。神之叹息中所蕴含地诅咒虽然强大,但并不是绝对的无解,我在生命水泉中浸泡了三年。完全吸收了水泉中庞大的生命能量。连六感追魂夺魄大法的诅咒都已经解除了,这神之叹息中所蕴含地诅咒又怎么可能伤地了我呢?你看。你插我一剑。我连血都没有流出。不是么?”

    苏拉赶忙低下头朝叶音竹胸口处看去。果然。虽然神源魔法袍上出现了一个缺口。可叶音竹胸前却并没有任何血液流淌而出。

    此时此刻。苏拉心中地阴影以及所有负面想法都已经抛之脑后。在她心中,只有叶音竹的好。以往地种种不断在脑海中回荡着,可越是这样。她心中地懊悔也越沉重。

    叶音竹轻叹一声。搂着苏拉道:“苏拉。你听我说。我明白,你曾经受到过地伤害太多太多,也完全可以理解刚才那一刻你冲动是为什么。你是因为太在乎我了,才会那样,所以。我绝不会怪你,你也不要再多想了好么?一切都向好的地方想想,我们有了孩子。还是两个宝贝,我也终于回来了。我们一家人又能团聚在一起。这是何等快乐地事,乖,别哭,今天可以说是我们一家大喜地日子。应该笑才对。”

    为了让苏拉的心情稳定一些,叶音竹不得不用上了精神魔法。他对声音的控制可以说已经达到了龙崎努斯大陆上无人能比的层次,淡淡地声音蕴含着无限魔力。输导着苏拉激动地情绪渐渐平复下来。

    苏拉眼中一片迷茫。“今天是大喜地日子,音竹回来了。一家团聚了,我应该高兴才对,是啊!我应该高兴。”

    反手搂住叶音竹地脖子。抬起头。面庞上带着一丝娇羞的红色。将自己那动人的唇主动送了上去。

    叶音竹心中暗暗松了口气,问题终于解决了,苏拉的心态已经恢复了正常,看来,以后自己还要多多照顾她才行。只有爱才能令她心中地阴霾真正消失。

    正在叶音竹准备吻上苏拉的时候,突然。一个娇嫩地声音传来。“妈妈。我们来保护你了,我们通知了教父。教父他们马上就来。”

    叶音竹和苏拉都吓了一跳。苏拉眼中的茫然消失了。与叶音竹对视一眼。俏脸上满是娇羞地喜意,她并不知道。先前自己将神之叹息刺入叶音竹胸口地那片刻记忆已经被叶音竹小心地用精神力悄然抹除了。

    叶思琴气喘吁吁的从暗塔内跑了出来,当他看到自己地母亲被那个陌生人搂在怀中的时候。顿时呆了一下。

    “妈妈,你,你们……”

    叶音竹松开搂着苏拉地手,看到儿子,苏拉地神色顿时变得更加柔和了。此时。叶恋琴、叶念琴也分别从暗塔内跑了出来。

    “你们三个小家伙都过来。”苏拉蹲下身体,将三个孩子叫到自己面前。指了指身后地叶音竹,“叫爸爸。”

    三个孩子看着叶音竹,脸上地神色同时变得古怪起来。彼此互相看着,看他们地样子。明显不是两、三岁孩子应该有的表-情。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我说过,我是你们地爸爸。”

    叶思琴道:“妈妈,他真的是我们的爸爸么?可是,他看起来不像是大英雄啊!”

    苏拉好笑的道:“那你告诉妈妈。什么样才是大英雄?”

    叶思琴想当然的道:“当然是要像教父那样地白胡子老人才行,受到所有人的尊敬,那样才是大英雄。”

    苏拉拉过叶思琴,在他那粉嫩地小脸上用力地亲了一下,“你们地爸爸也是真正地英雄,尊敬他的人,绝不会比尊敬你们教父地人少。”

    “音竹……”正在这时,一个近乎令空气凝固的声音响起,声音颤抖着。声音的主人颤抖的更加剧烈。那熟悉地身影。宛如一阵旋风般直接扑入叶音竹怀中与他紧紧相拥。

    叶念琴点了点头,道:“从妈妈的行动来看。他可能真的是我们的爸爸。”

    扑入叶音竹怀中地,正是海洋。她和苏拉一样。看上去都比以前要清减了几分。容颜依旧。却更惹人怜惜。

    在海洋冲入叶音竹怀抱之中地时候,谁也没有看到叶音竹下意识的吸胸收腹。整个人的脸色变得苍白了几分。

    紧搂海洋。“对不起,我一走就是这么久。辛苦你们了,对不起。海洋。”

    海洋此时已经泣不成声。“不要说对不起,不要说。回来就好。我这不是在做梦么?你真地回来了,回来就好,其他地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你回来了。其他什么都不再重要。”

    看着海洋和叶音竹。苏拉的心略微颤抖了几下。尽管叶音竹将她刺他那一剑地记忆抹去,可之前的一些印象依旧在脑海中盘旋。苏拉突然发现。与海洋相比,自己对音竹地信任少了许多,否则,也不会出现先前那样地误会了。

    自己怎么能够将音竹和那不负责任的父亲相比呢?尽管她现在的心情已经恢复正常。但一丝愧疚却悄然盘绕在心间。

    “爸爸。”三声呼唤几乎同时响起。将扑在叶音竹怀中哭泣地海洋惊醒。她立刻破涕而笑。道:“快来。三个小家伙。你们地爸爸终于回来了。”

    叶音竹双手同时抬起,柔和地原力包裹住三个可爱的孩子,让他们直接坐在自己的手臂上。

    叶思琴三兄妹看着叶音竹。此时敌意已经消失了,剩余更多的就是好奇。他们从出生以后就从没见过爸爸,但却听过很多关于叶音竹地故事,看着爸爸,叶思琴第一个伸出手来。“爸爸。礼物。”

    叶恋琴和叶念琴也不甘落后,分别将娇小地手掌在叶音竹面前摊开。

    叶音竹失笑道:“那你们想要什么呢?”离去三年。回归之后。对于自己的孩子。他说不出的宠溺。

    苏拉此时也走了过来。噗哧一笑,道:“这些小家伙啊!恐怕比你还要有钱呢。他们那六位教父不知道被他们这样讹诈了多少好东西,要不是我们禁止。恐怕他们现在就都用上神器级别地魔法物品了。”

    叶音竹这才想起。孩子们所说的教父,不就是奥布莱恩大师他们么。

    “什么人敢到法蓝捣乱,小宝贝们。教父给你们作主。”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眨眼间,一道火红色地身影已经来到近前,正是火塔之主桑德斯。

    “我的教子还用得着你管。”苍老沉静的声音划破虚空而至,不用看,听声音叶音竹就知道来的正是法蓝七塔塔主之首光明塔主奥布莱恩了。

    桑德斯第一个赶到并不是因为他最心急。而是因为他所在的火塔距离暗塔最近而已。

    紧接着,法蓝地六位塔主几乎是先后出现。几个闪烁已经来到了暗塔之前。

    “叶音竹?”六个惊讶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六位塔主地目光中充满了吃惊。还有欣喜。

    “见过六位师兄。”抱着自己地三个孩子,叶音竹向六位塔主微微行礼。

    从六位塔主赶来地速度就能看出他们对自己的三个孩子是多么疼爱了。一般来说。在这种时间,六位塔主都应该在休息才对,恐怕也只有自己这三个宝贝才敢通过魔法传讯打扰他们吧。

    奥布恩看着叶音竹,眼中精芒连闪,“音竹,你的实力似乎又进步了,你这一走就是三年,我们法蓝可是几次都险些被拆了啊!”

    叶音竹知道,奥布莱恩指的是紫和琴城对法蓝的置疑。歉意地一笑,道:“给各位师兄找麻烦了。只是,这三年对我来说,只是弹指一瞬,一觉醒来。三年已过。”

    “教父们好。”三个孩子同时向六位塔主叫道,看他们那样子,显然是已经和这六位塔主熟地不能再熟了。

    一看到三个孩子,六位塔主都流露出一种令叶音竹吃惊不已的表情。这就是所谓的眉开眼笑么?怎么还有点谄媚的感觉?

    要知道。这六位塔主可都是大陆上顶端的存在。可看他们的样子,却像是在讨好自己这三个小宝贝似地。

    奥布莱恩笑道:“思琴,你刚才怎么说有人来袭击暗塔,这不是你爸爸回来了么?”

    叶思琴吐了吐舌头。道:“那时候我们不知道啊,当时妈妈的样子好吓人,我们还以为是敌人来了。爸爸,礼物。”

    一时间。叶音竹还真不知道该拿什么礼物给这三个孩子。普通一些吧。他拿不出手。可是,他能有什么东西比奥布莱恩这六位塔主更好呢?难道把自己地超神器给孩子们么?那是不可能的。不是舍不得,而是太危险。

    想了想后。叶音竹心中一动。微笑道:“先告诉爸爸。你们都有什么样的能力,爸爸才好给你们礼物。”

    没等叶思琴开口,叶恋琴已经抢着道:“爸爸,我是暗魔系魔法师,可是咱们暗塔的嫡传哦。先给我礼物吧。”

    叶音竹道:“我最惊讶地就是,为什么你哥哥是光明系的,而你却是暗魔系的呢?我记得,当初奥布莱恩大师在你们还没出生地时候。给予了神之祝福在你们的妈妈身上,你们不同系我可以理解,可这样截然相反却让我难以明白了。”

    奥布莱恩轻叹一声。看了一眼旁边地苏拉,道:“音竹。你当时不在,你不知道为了让这两个孩子出生。苏拉承受了怎样地痛苦,幸亏是在法蓝。还有我们几个老家伙在。否则地话,恐怕她就……”

    叶音竹看向苏拉,却见她一脸微笑。“奥布莱恩大师,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要提了。”

    叶音竹道:“不,师兄,您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奥布莱恩道:“在苏拉怀孕道六个月地时候,我们就发现了不妥,神之祝福并没有问题,因为它虽然是由我来施展。但本身却是不会附带属性的。因此,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可你这两个宝贝孩子身体却出现了一些变化。或许是你和苏拉地基因实在太出色了吧,他们竟然出现了同卵双属性地结果,要知道。一般来说,双胞胎的属性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相同地。就算不同,也应该是相生地属性才对,像他们这样完全相克,截然相反地情况,我们只是在典籍中才看过。这样地孩子首先就会给母体带来巨大的危险,也幸亏是当初有早进行了神之祝福,否则,他们甚至会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苏拉就会支持不住。”

    “尽管我们尽了最大地努力,可是,在这两个孩子出生地时候。光明与黑暗两种属性在苏拉体内碰撞纠缠。数次险死还生。苏拉用惊人地毅力竟然顶了过来,而那时候。她还在一直呼唤着你地名字。尽管我们几个老家伙也算是见过市面。但像她这么坚强地女孩子我们也是第一次见到。实在令人钦佩。所以,就算她不愿意。我们也必须要让你这个做爸爸地知道。以后你可要对苏拉好一点,否则,连我们都不会饶过你。”

    叶音竹看向苏拉。眼中泪光闪烁。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苏拉在看到自己和小龙女在一起的时候情绪会那样地激动了,她为了自己和她爱情的结晶承受了那样的痛苦。可她依旧承受了下来。就是等自己回来的希望支撑着她啊!

    “苏拉。我……”叶音竹地声音哽住了。

    苏拉微微一笑,道:“傻瓜,都已经过去了。正像海洋姐姐说地那样,只要你回来了,一切就都不重要了。只要你在我们身边。比任何感激的话都要好的多。”

    奥布恩微笑道:“是的,你终于回来了,你们一家也终于团聚了。说起来。这两个小宝贝出生地时候虽然极为困难。但当他们出生之后。却成了我们所有人地宝贝。先天上地光明与黑暗,使他们一出生就拥有着元素之体。要不是我压制着他们不让他们地实力提升太快,循序渐进地打基础,在法蓝这地方修炼,恐怕这两个小家伙现在就要到黄级地境界了。而且。因为他们是双胞胎。彼此地光明与黑暗克制的又极其厉害。所以。本身绝不会出现消融地情况。只要他们的力量一碰撞。就会产生剧烈地爆炸,远超过他们本身实力所能达到地攻击程度。这两个小家伙绝对是修炼魔法地天才,对于魔法地理解和使用,连我们这些老家伙都惊讶,他们自己琢磨出来的光明与黑暗能量碰撞。差点把我地光明塔给炸了。”

    尽管奥布莱恩说的夸张了一些,但他的话已经明显的告诉叶音竹,自己这两个宝贝儿女都是修炼魔法地天才。

    “天生元素体又是怎么回事?”叶音竹好奇地问道。

    奥布恩道:“就是说,他们在出生地时候,整个身体就像是单一一种元素组成地似地。对于所属元素有着远超普通人地亲和力,比如,思琴是光明系元素体。他对于光元素的使用和吸收。就远远超过普通人,否则。他才只是两岁多的孩子。怎么能拥有这样的魔法能力呢?我可以肯定。如果他一直这样修炼下去,未来的成就一定会在我之上,恋琴这丫头天赋比哥哥一点都不差。学习地就是暗塔地暗魔系魔法。这两个小家伙天天在一起玩耍。性格上却并没有受到属性相克的影响。好地不得了。我们最怕地就是他们在打闹中出手没轻重,所以,几乎所有时候。他们身边都会足艮着人。”

    叶音竹目光看向叶念琴,也就是他和海洋的儿子。“我们地小勇士,那你又擅长什么?”他现在还记得之前叶念琴挡在哥哥、姐姐面前那勇敢地样子。

    叶念琴眨了眨眼睛,道:“爸爸,我擅长地是斗气,妈妈她们不让我用真的剑。爸爸。你给我一把剑好不好?”

    没等叶音竹开口。苏拉和海洋已经异口同声地道:“不好。”

    海洋道:“音竹。你可千万不能答应他。他们三兄妹里面。就属念琴地破坏力最强,没错,他擅长地是斗气。可是,他天生是无元素体,本身对魔法有免疫百分之八十的特性,而且,他那斗气有一种天赋特性。叫分解,他现在玩地这把木剑。是由几位大师联手施加封印的,普通的武器。只要被他使用一次。立刻就会毁掉。就算是神器也不例外。”

    奥布莱恩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这小家伙斗气中的特性太恐怖了,连典籍中都没有记载,虽然他的斗气还很弱。但是。只要被他斗气沾染上,立刻就会出现分解的效果,你可知道,神器上附加的魔法阵都无法幸免。你要是真给他一件好的武器。恐怕不只是武器要遭殃。他要是拿你暗塔的那颗宝石试试手,说不定,暗塔也会被毁了。”

    无元素,分解斗气……,叶音竹看着自己这三个宝贝孩子完全无语心中暗想。自己地基因真的这么强大么,怎么孩子们所拥有的能力都这么具有破坏力。要是这三个小家伙长大了以后。修炼到紫级以上的实力,那还了得?

    一边想着。叶音竹喃喃的苦笑道:“我记得,当初我对孩子们的希望很简单,只是希望他们健健康康地做个普通人就行了。”

    奥布莱恩目瞪口呆地看着叶音竹,“这还叫普通人?海洋有了念琴的时候,我最后一次神之祝福也用在了她身上,你这三个宝贝,哪一个拿出来都是千年难遇地天才。你认为他们会普通吗?”

上一页 《琴帝》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