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琴帝》->正文

第六集 琴城领主 第二百九十三章 礼物(全)

    他几位塔主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魂塔之主麦克米兰“这几个小家伙在法蓝现在可是大大的有名,音竹,你既然回来了,那么,我们求你件事。无论如何也要让这三个小家伙留在法蓝,否则的话,他们在外面一旦步入歧途,破坏性恐怕比深渊位面也不会差多少。”

    叶音竹眉头微皱,道:“这我恐怕不能答应您。他们是我的孩子,我不希望孩子失去自由。不过,您也可以放心,如果将来他们真的做出什么危害大陆的事,那么,我会亲手惩罚他们。”

    奥布莱恩道:“音竹,你不要误会。我们绝对没有其他意思。你走了三年,这三个孩子也都两岁多了。现在在法蓝,他们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身上笼罩的光环太多太多。麦克米兰说他们是大大的有名绝不夸张。”

    海洋哼了一声,道:“不是大大的有名,而是恶名昭彰吧。大师,您不用替他们掩饰。这三个小家伙干了什么我们还能不知道么?和七塔下属法师较量魔法,限制人家只能使用橙级,然后他们用光明、黑暗爆炸术炸的人家魔法师狼狈不堪。还有念琴,和法蓝骑士较量武技,人家以为他是小孩子也不在意,他就拿自己的斗气把人家那些魔法装备都摸了一遍,他们身边至少跟着四头黄金比蒙,再加上你们总是护着他们,弄的法蓝现在谁看到他们不跑?”

    三个孩子听着海洋的话,也不敢再要礼物了,都吐了吐舌头往叶音绣怀里扎,也不敢吭声。

    叶音竹呵呵一笑,道:“你们真的那么厉害么?不过。海洋,你可不要指望我来管教他们。我可是舍不得。”好不容易才回来,这是自己的孩子,他是绝对做不了严父的。

    海洋苦笑道:“现在谁拿他们也没办法。六位大师太护着他们了。这其实对他们地成长并没有什么好处。”

    叶音竹道:“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以后我们看的紧一些就是了。”

    奥布莱恩道:“音竹,你好不容易才回来,你们一家也应该团聚团聚,我们就不打扰了。等你休息两天,我们再一起讨论一下现在的形势吧。”

    叶音竹点了点头,将孩子交给海洋和苏拉。道:“我必须要先去神龙王那里一趟,将此行的情况向他交代清楚。明天我再找各位师兄。”

    回到暗塔,叶音竹没有和妻子们亲热,直接开启了暗塔与封印之地连接的通道,进入道封印之地内部。

    当通道关闭,他来到那空旷的广场时,脸色已经变得极为苍白,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处,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要知道。叶音绣的血液可是生命之水凝聚而成,其中包含着极为浓郁的神龙血脉。所拥有地生命能量之庞大,是难以想象的。他吐出的这一口鲜血,要比那天赋予永恒之树的总量还多的多。顿时,庞大的生命能量骤然升腾而起,弥漫在这广阔的空间之中。

    洞顶,神龙王的身体骤然亮了起来,那些庞大的生命能像是遇到了宣泄口一样飞速而去,融入到那金光之中。

    吐出这口鲜血,叶音竹脸色明显变得好看了许多,微微有些喘息。站在哪里不断调节着自己的身体。

    尽管他体内拥有着极为庞大地生命力,但是,神之叹息毕竟是最霸道的神器,其中所蕴含地诅咒虽然拿叶音竹没什么办法。但想要将这诅咒驱除也需要他静心疗伤才行。

    身体的恢复能力令伤口很快愈合,而在之前说话的过程中,叶音竹也将神之叹息中的诅咒凝聚在一起。但为了不让苏拉再出现情绪波动,也不让海洋知道苏拉曾经刺了自己一剑,所以他一直压制着这诅咒,直到此时才将诅咒通过鲜血带出体外。

    尽管叶音竹受到了一定的创伤,但这样的情况已经足够恐怖了,要知道,就算是法蓝七塔其他塔主受到这样的伤势,也是致命的,而对于他来说却只是吐出了一口鲜血而已。

    三年的时间,叶音竹的实力提升了两阶,但生命之水替换了他原本地血液却要比提升的这两阶实力更加宝贵。现在的他,就算是想死,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解释清楚了?”小龙女清冷地声音在叶音竹背后响起

    淡的金光包裹中,她缓缓出现在叶音竹身后。

    生命能量在体内自行运转,叶音竹微微一笑,道:“一家人,有什么解释不清楚的呢?已经没事了。刚才谢谢你帮我解释。”

    小龙女冷声道:“我不是帮你解释,只是说出事实而已。”

    “音竹,连我都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成功了。”神龙王苍老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在整个空间中悠然回荡。

    “成功?”叶音竹一时间没明白神龙王地意思。

    小龙女冷然道:“他说的是,你成功的通过了我的考验。”

    叶音竹这才恍然大悟,苦笑道:“成功是成功了,不过,您所说地这小小考验还真是‘小’啊!”

    神龙王淡然一笑,道:“破而后立,本身考验只是让你承受痛苦而已,并不是要击败她。所以,你击败她通过的并不是我的考验,而是她地考验。”

    叶音竹愣了一下,道:“这有什么区别么?”

    —

    小龙女极度冰冷的声音骤然变得尖锐起来,“老头子,你的废话太多了。”

    或许是神龙王心中愧疚太深,对于小龙女的不客气他并没有丝毫愤怒,只是微笑道:“或许真的是我说的太多了。你们年轻人的事与我无关。音绣,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么,你做好要到深渊位面的准备了么?”

    叶音竹眼中闪过一丝不舍,“神龙王,深渊位面我随时都可以去。只是,我离家三年,我想和自己的家人团聚几天再到深渊位面去,可以么?”

    神龙王道:“我已经等待了一万年,也不在乎再多等一段时间。你刚刚回来,也确实需要调整一下。什么时候你觉得自己可以了,就来这里。龙女,这些天你就留在这里吧。陪陪我。我已经告诉法蓝那几个塔主,这段时间不会有人打扰我们。”

    小龙女没有吭声,但叶音竹却分明看到,她眼中闪过一丝激动的情绪。她的气息也明显不像以前那么稳定。

    父女毕竟是父女,不论怎么说,他们身上都流淌着同样的血脉。

    没有立刻离开,叶音竹在原地坐了下来,静静的修炼着他的原力,他不希望自己受伤影响到与家人的团聚,而且,他心中想好给孩子们的礼物,也要在自己身体完好的情况下才能送出去。

    小龙女在叶音竹身旁不远处也坐了下来,她没有开口,闭上眼睛做出修炼状,但空气中的精神波动却告诉叶音竹,此时的小龙女应该是在和神龙王交流着,至于他们在说什么,显然不是自己应该知道的。

    一个时辰后,叶音竹悄悄的离开了封印之地,返回暗塔而去,而也就在这时候,他并没有发现,小龙女的神情已经变得比之前平和了很多,而在他离开的时候,小龙女看向他的目光明显不像以前那样冰冷,甚至还多出了几分柔和。

    当叶音竹回到暗塔的时候,暗塔中已经又多了两个人,叶重和梅英,别说法蓝六塔的塔主们宠爱孩子,他们这做爷爷、***也是宠爱的不得了,一脸笑意的正和孩子们玩着。

    “爸、妈,我回来了。”

    叶音竹的出现,顿时令暗塔内的空气短暂的凝固了一下。叶重抬起腿,一脚就向叶音竹踢去,口中怒喝道:“你这臭小子,还知道回来啊!”

    他嘴上虽然这样说着,踢出的一脚也份外有力,可面对着叶音竹的表情却在挤眉弄眼,似乎要告诉他什么。

    叶音竹何等聪明,一下就明白了父亲的意思,父亲这一脚,明显是给自己老婆们看的。

    儿子一走就是这么长时间,让两个儿媳妇独自承受生育、养育孩子的过程,现在儿子回来了,他这个做公公的总要有所表示。

    当然,叶重这一脚看上去踢的很重,还带着斗气的光芒,可到了叶音绣身上的时候,就是外强中干了。

    不过,叶重这戏份也没能演下去,当他那一脚还没到叶音竹身上的时候,梅英已经一个箭步窜到了叶音竹面前,同样怒声相向,只不过是面对自己丈夫的。叶重这一脚自然是无法再踢下去。你干什么,音竹好不容易才回来,你现在还要教训儿把他踢坏了,我就跟你拼了。”

    叶重一向是有些惧内的,看着梅英顿时无语,嘀咕了一句慈母多败儿,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梅英这才转身抱住儿子,难免又是一阵唏嘘,此时一家团聚,叶音绣也终于有时间将自己此行的遭遇详细的说了一遍,当然,他和小龙女那一战只是简单的带过,并没有把自己身受重创的事说出来。他可不希望家人担心。

    听了叶音竹的讲述,再加上之前在暗塔前发生的一切,不论是苏拉还是海洋,对自己的丈夫都已经理解。

    “爸爸,我们的礼物呢?”不论天赋多好,叶思琴三个孩子依旧是孩子,他们都还不到三岁,对礼物这两个字可是认得很清楚。

    叶音竹失笑道:“小家伙,放心吧,少不了你们的。”

    一听说要有礼物拿了,三个孩子立刻都凑了过来,围在叶音竹身边,叶音竹是手上抱一个,两条腿上各坐一个,看着这神似自己和妻子们的孩子,他心中除了温暖以外已经再没有了其他东西。

    苏拉道:“音竹,你不要太宠他们了。现在宠爱他们的人已经太多了。”

    叶音竹微笑道:“没关系,宝贝们来到这个世界上两年多都没见过爸爸,我还不容易回来了,总要给他们一些礼物才对。从谁先开始呢?念琴,你最小,就从你开始吧。”

    叶音竹怀里抱着唯一的女儿叶恋琴,看着坐在左腿上的小儿子。

    叶念琴顿时精神起来,“爸爸。我要剑。我要好剑。”

    叶音竹微笑道:“你还这么小。暴力倾向不能太严重,剑爸爸现在还不能给你。不过。爸爸却可以给你一件最适合你的东西。”

    一听没有剑。叶念琴脸上的神色顿时垮了下来,撅起小嘴,不满地看着叶音竹。

    柔和地光芒从叶音竹身上释放而出,水波荡漾之间,三个孩子地身体同时从他怀抱中漂浮起来,悬浮在半空之中。

    紧接着。叶音绣的身体轻转一周,身上地神源魔法袍已经落在了手上,之前他早有准备,在神源魔法袍内还穿了一件白色地普通魔法袍。

    神源魔法袍递到了叶念琴手中。纯净的原力直接输入其中,只见白光收敛,一会儿的工夫。神源魔法袍就已经缩小到刚好能将叶念琴套进去的程度,叶音竹抬手一招,漂浮在空中的叶念琴就已经来到了他面前,他亲手将神源魔法袍套在了念琴身上。

    海洋和苏拉同时惊呼一声,他们当然知道神源魔法袍有多么珍贵,海洋赶忙道:“音竹,这怎么行,神源魔法袍对你也很重要。怎么能给念琴?”

    叶音竹微笑道:“没关系,我现在的实力已经用不上神源魔法袍了。而念琴地斗气与我的原力有些类似。都属于无元素。他如果是正常修炼的话。很容易会受到元素属性的干扰。而有了神源魔法袍,就不需要有这样地担心了。只是我们这个小勇士穿着魔法袍就显得有些怪异了。”

    叶音竹这三个宝贝孩子无疑都很聪明,本来叶念琴见叶音竹要给自己的只是一件看上去很普通的魔法袍,心中大为不满。可看着两位妈妈这么紧张,那魔法袍又会自行缩小,再加上叶音竹说地话,他顿时高兴起来,抓紧身上的神源魔法袍躲到叶音竹身后,说什么也不肯脱下来。

    叶音竹把念琴召回到自己面前,正色道:“念琴。你知道为什么爸爸肯把这件比神器还要强大的神源魔法袍送给你么?”

    念琴毕竟还小,看着叶音竹有些严肃的面庞心中不禁有些害怕,怯怯的道:“不知道。”

    叶音竹微笑道:“是因为你的勇敢。今天,你在面对爸爸的时候。能够勇敢的挡在身为魔法师地哥哥、姐姐们面前,你已经让爸爸看到了你的勇敢。作为小勇士,你有拥有这件神源魔法袍地资格。爸爸答应你。等你地实力达到蓝级,或者是到了十六岁地时候,爸爸就送一柄适合你的剑,怎么样?”

    念琴心中最希望的显然就是得到一柄适合自己的剑,闻言大喜道:“爸爸说的是真的么?不许耍赖哦。蓝级,我一定会早日达到蓝级的。”

    —

    叶音竹看着他。微笑道:“我本以为你会希望自己快快长大。早日达到十六岁呢。”

    叶念琴傲然道:“要是十六岁还只是蓝级,我就不是勇士了。”

    听了他那小大人似地话,叶音竹和海洋对视一眼,不禁都笑了。要知道。当初叶音绣十六岁地时候,也只不过是相当于黄级的实力,尽管他是魔武双修。看样子。自己这个宝贝地小儿子是要突破自己所创造地奇迹了。

    “不过。爸爸,你真的有适合我的武器么?”叶念琴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叶音竹,“教父他们拿了很多武器给我试,连神器都试过了,可是,到了我的手中,只要斗气一进入,那些武器就都没威力了。”

    叶音竹微笑道:“怎么?你不信么?”手上光芒一闪,一枚闪耀着淡淡光泽地乳白色戒指已经出现在他掌心之中。“我的小勇士,看好了。”

    原力注入,尽管叶音竹已经抹去了诺克希之剑上属于自己地印记,但他毕竟曾经是这柄剑的主人,再加上他的实力足够强大,龙魂戒光芒大放,眨眼间已经变回了诺克希之剑的形态。

    晶莹的外表,龙头吞口,柔和地光芒以及那完美地样式,顿时看的小叶念琴有些发呆。

    叶音竹的手掌从诺克希之剑上抹过,原力注入其中,将剑身表面的一层杂质消除,诺克希之剑顿时变得更加闪亮。

    倒转剑柄,叶音竹将诺克希之剑递入到叶念琴手中,“试试它是不是你希望得到地东西。”

    孩子都是喜欢漂亮事物的,诺克希之剑的外表已经征服了叶念琴,拿到手中,他虽然还只有两岁多,但力量已经不弱了,立刻将自己地斗气注入其中。

    顿时,白光氤氲而出,不但没有丝毫被分解地意思,诺克希之剑反而变得更加锋锐,光芒闪烁之间,诺克希之剑竟然发出一声嘹亮的龙吟,那是兴奋的鸣叫,紧接着,没等叶音竹反应过来,白光突然倒卷而回,直接缠绕在了叶念琴手腕之上。

    原本的龙魂戒,竟然变成了一枚龙形手镯,依附在了叶念琴纤细的右手手腕处。

    “认主……”叶音竹呆呆的看着叶念琴手上的龙魂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怎么也没想到,诺克希之剑竟然会这样自行认主。

    而就在刚才,叶念琴那分明不强的斗气注入到诺克希之剑内的时候,诺克希之剑的气息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乳白色的剑身在那一刻完全变得透明了,虽然也同时抽干了叶念琴的全部斗气,但完全可以看得出,这柄剑在叶念琴手中,才展现出了它真正的威力。

    怎么会这样?

    连血液都不需要,诺克希之剑就自行认主了,这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诺克希之剑对叶念琴达到了完全认可的程度,它不可能是认可叶念琴本人,一定是叶念琴那神奇的无属性分解斗气得到了它的认可,那种特殊的斗气与诺克希之剑配合在一起所产生的效果感觉上似乎已经不再是神器的范畴。

    天啊,我这儿子究竟是应该称作天才还是怪物?

    “好棒哦,真的是适合我的剑,爸爸你看,它都变成手镯了。”叶念琴显摆的在叶音竹面前比划着自己的小手,而叶音竹则是一脸的苦笑。

    他之所以不肯将诺克希之剑直接给叶念琴,倒不是怕他破坏什么,而是怕这柄剑过于锋锐伤到了他自己,但现在诺克希之剑已经认主,明显不会再出现伤到主人的可能。而且,看诺克希之剑的意思,是怎么也不愿意离开叶念琴了。

    叶念琴一边说着,还一边把龙魂镯在自己小脸上磨蹭着,那欣喜的样子更加惹人怜爱。

    叶音竹轻叹一声,道:“看来,你果然是和它有缘。这柄诺克希之剑,是神圣巨龙诺克希的角雕琢而成,本身极为锋锐。而神圣巨龙又是全属性的龙族,龙族的王者。所以,它本身的材质就决定了不会受到你分解斗气的影响,所以我才认为它是适合你的。既然它现在也选择了你,爸爸可以将它现在就给你,但是,你必须要答应爸爸几个条件。”爸爸你说。”叶念琴本以为叶音竹还要将剑要回去,然肯现在就把诺克希之剑给自己,顿时大喜过望,在他心中,什么条件也不如这柄剑来的重要。

    叶音竹正色道:“首先,你要答应爸爸,不论将来你变得怎样强大,都绝不能欺凌弱小、滥杀无辜,你能做到么?”

    或许是感受到了叶音竹脸色的凝重,叶念琴挺起胸膛,道:“爸爸,我能。我还会保护弱小呢。妈妈说过,做人要做一个好人,强大的力量不是用来杀人的,而是用来保护自己和帮助别人的。念琴知道。”

    叶音竹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道:“妈妈说的很对。如果你能做到这些,爸爸就不需要再提其他的条件了。”心中暗想,虽然自己这几个孩子现在看来调皮了一些,但他们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啊,本性纯良。

    此时,叶思琴和叶恋琴见弟弟得到了好东西早就忍不住了,漂浮在空中同时向叶音竹道:“爸爸,我们也要礼物。”

    叶音竹微笑着将他们搂回怀中,“放心,少不了你们的。爸爸问你们一个问题,如果有一份你们三个人都很希望得到的礼物。应该给谁呢?思琴是哥哥,你先说。”

    叶思琴毫不犹豫的道:“当然是给弟弟,弟弟最小。妈妈说过,做哥哥的要让着弟弟,我和恋琴都比他大,如果是我们都想要的东西,我想,我会先给弟弟。”

    叶音竹的目光转向叶恋琴,道:“恋琴,你呢?”

    叶恋琴向叶音竹吐了吐舌头。道:“当然是给弟弟了,弟弟最乖了,他说他是战士,要永远保护我们呢。”

    “不,应该给姐姐。”叶念琴一边兴高采烈的把玩着龙魂镯一边说道。

    “哦?为什么呢?”叶音竹问道。

    叶念琴挺起胸膛,做出一副男子汉的样子,“因为我和哥哥都是男孩子,姐姐是女孩子,我们男孩子当然要让着女孩子了。”

    叶音竹心中最后地一点担忧也在这一刻变得荡然无存,尽管他们还只是孩子。但所谓三岁看老,本性、兄弟姐妹间的感情,这些最重要的东西都没问题,其他的一切就由它去吧。

    “你们说的都很对。思琴,你要记住,你是大哥,责任也最大,不论什么时候都要照顾好弟弟、妹妹。这是爸爸送你的礼物。”

    一边说着,叶音竹抬起自己的右手,水波荡漾。原力从他体内流淌而出,在掌心处开始凝聚释放。渐渐的成为一团透明的光球。紧接着,叶音竹深吸口气,原力瞬间出现了变化,那透明的光球渐渐变成了金色,浓郁地光元素充斥其中。

    金光凝聚,叶音竹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柔和起来,体内的原力源源不绝输出,最开始只是能量体的圆球渐渐变成了固体,而它本身的体积却在飞快的缩小着,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变成了指尖大小的圆形珠子。

    淡淡的水波并没有停止输出,强横的能量波动每一次闪烁,都会令空气近乎凝固地波动着。一道道如丝如缕的能量开始在那金色小球上跳跃着,金光中地能量波动也变得忽明忽暗。不断出现着奇异的变化。

    最后,当一切完成的时候,叶音竹用原力刺破自己的指尖。将一滴鲜血小心翼翼的滴入其中。顿时,金光骤然大盛,庞大的生命气息一下子就充斥在暗塔内蓬勃释放。

    叶音竹双手轻拉,从那颗金色珠子中拉出了两条金色丝线缓缓延伸,最后交融在一起,变成一条项链。然后再小心翼翼的戴在了叶思琴的脖子上。

    叶思琴不解的看着叶音竹,“爸爸,你在变戏法么?”

    叶音竹微笑道:“不,这不是戏法,这是能量的变换。等你长大后,拥有和爸爸一样地能力就会明白了。你能感受到它带来的感觉么?”

    叶思琴握住金色珠子一边把玩着一边道:“它好像会不断的吸收光元素,然后再传入我的身体,而且,它似乎还拥有一种特别温暖地感觉,让我不会冷。”

    叶音竹笑了,“那不是不会冷的能量,那叫生命能。它会不断用生命力潜移默化的影响你,同时,这股生命能也会一直保护着你,如果你受伤了,它会帮助你更快地恢复。同时,作为魔法师,你的身体要比战士脆弱。这颗珠子每天可以释放一次防御屏障,只要对方的攻击力没有

    爸的力量,就无法对你产生伤害。它既然是你的,好不好?”

    “好。”叶思琴顿时大为高兴。他自然能够感觉到这颗珠子对他的好处,先前对弟弟的一点羡慕也变得荡然无存。其实,叶音竹并没有将这颗珠子的全部功效说出来。除了保护自身和增强生命力之外,它还有着辅助修炼的效果。原力凝结成固体,其中包含的能量何等强大,再加上叶音竹的压缩以及他用原力在其上刻画的魔法阵,最后以神龙血脉令其成型。这已经是一件神器,而且是专属于叶思琴,最适合他,量身定做的神器。

    叶恋琴得到的和叶思琴一样,只不过变成了恋琴珠,属性也从光明变成了黑暗。这一对光与暗的双生子,也从此拥有了保护他们一生的宝物。他们此时还不知道,这被后世称为光暗神珠的宝贝,除了本身所拥有的能力以外,最大的好处是它的可进化性,它们会根据两个孩子实力的提升而逐步提升,同时,也只有叶思琴和叶恋琴才能够使用它们。

    —

    完成两个珠子的凝聚,叶音竹明显流露出了疲倦之色,他体内的原力消耗高达九成,要知道,他现在已经不是次神级四阶,而是次神级五阶的实力。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在帮助安雅将多于的阴属性生命之火吸入自己体内之后,竟然引发了他自身生命力辅助的变化。阴阳调和之下,令他在生命水泉中就已经达到四阶顶峰的实力再做突破,直接进入到了次神级五阶的境界。

    天色此时已经大亮,叶重站起身,道:“一大早听说你回来了我们就赶了过来,现在也该回去补觉了。”

    一边说着,他向梅英使了个眼色。

    梅英这次倒是明白过来,站起身,关切的向儿子道:“音竹,你远道回来,先休息休息,可别太累着了。我们先走了。思琴、恋琴、念琴,走,跟爷爷、奶奶玩去。让奶奶看看你们新得的宝物是不是好用。”

    父母离去,为的是要给叶音竹和两位妻子相处的时间,为了叶音竹和孩子们,苏拉和海洋承受的一切都看在他们眼中。

    叶重和梅英带着三个孩子走了,热闹的暗塔顿时变得安静下来,海洋坐在叶音竹身边,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傻瓜,你为什么要耗费那么多能量。元素实体化的消耗太大了。”

    叶音竹微笑道:“我这么久才回来,亏欠你们和孩子的太多,能够弥补一些,我心里才会舒服点。”

    苏拉来到叶音竹另一边,握住他的手,道:“你要不要先睡一会儿?”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一大早,我就把你们都吵醒了,我们一起睡会儿吧。好么?”

    海洋和苏拉俏脸同时一红,却都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其实,因为孩子们每天都会早起,她们早已经习惯了这种作息时间。

    搂着两位妻子回到卧室,脱掉外衣,三人同时钻进温暖的被子里,但叶音竹却并没有任何一点不规矩的动作,只是静静的搂着两位妻子。整个人一动不动的闭着眼睛。

    海洋有些担心的问道:“音竹,你怎么了?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么?”

    叶音竹轻轻的摇了摇头,泪水却夺眶而出,哽咽着道:“谢谢,谢谢你们。只有把你们搂在怀中的时候,我才能真切的感觉到幸福。你们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了。”

    “傻瓜,夫妻本是一体,你说这些干什么?”海洋的声音同样变得哽咽起来,三年的等待,那是怎样的煎熬,而今天,夫妻终于团聚。

    泪水,成为了夫妻重聚的主旋律,叶音竹并没有和妻子们亲热,只是紧紧的搂着他们,疲倦与激动并存,此时的他,心中只有珍惜,只是希望静静的和妻子们在一起,感受那温馨的气氛,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对于叶音竹来说,悠闲的生活本就是奢侈的,自从成为琴城领主之后,哪怕是和苏拉海洋结婚之时,他也没有太多的时间休息,不是努力的修炼,就是为了琴城的生存、壮大而努力。

上一页 《琴帝》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