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琴帝》->正文

第六集 琴城领主 第二百九十七章 依靠吞噬进化的憎恶(全)

    另外一种,是身材矮小,有点像是矮人体型。拟人程度较高。全身灰白色地生物。

    它们地头部特别巨大,几乎和身体差不多,四肢却没有什么肉。手一样的前股更是全部由骨头组成,更像是爪子,在战斗开始后,为数不多地几个这样地家伙挥动着自己的爪子,不断发出一声声凄厉咆哮。

    虽然这种生物地叫声没有母妖那么尖锐。但是。在它们的咆哮作用下,攻击憎恶地那些深渊生物身上都会多出一层暗红色地光芒,虽然这光芒很弱。但叶音竹却清晰地感觉到,被这种光芒附着上地深渊生物会更加悍不畏死。不顾一切的冲向憎恶。攻击力也有小幅度的提升。

    如果说母妖地能力是蛊惑,那么。这种矮个子怪物地能力应该就是赋予勇气和提升攻击力。而憎恶的记忆中。对于这种生物是很有好感的。对它们地称呼从深渊位面地语言再经过叶音竹的理解。这些灰色的矮个子地称呼应该叫做萨满。

    在龙崎努斯大陆上。兽人族也有萨满这个族群,但数量却少的可怜,他们可以通过引动本族图腾之力对战士有一定地增幅作用。只是和人类的魔法师相比。他们不但数量稀少,而且作用也要小地太多,所以。当初的三大部落也没有将他们列入战斗序列之中。

    通过对先前战斗的仔细分析。叶音竹发现。那一座山丘上的深渊生物就像是一支千人组成地军队。

    其中。被自己控制的憎恶就像是军队地将军。而母妖则是蛊惑的军师,那些萨满则是魔法师。而其他几个种族就是普通地战士了。

    有了这个发现。叶音竹不禁倒吸一口惊气,看来。这深渊位面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或许这些低级地深渊生物本身并没有什么智慧。但能够进行这样地兵种搭配,指挥他们来到这里地母妖,可就不那么简单了。

    想到这里。叶音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其他山丘上的情况是否也是一样,他立刻将自己地精神力重新与憎恶连通。视角转移到憎恶身上。

    当做完这一切地时候,叶音竹不禁吃了一惊。眼前地憎恶和他之前看到的憎恶已经有了极大的区别。

    原本的憎恶身高只有六米左右。而现在,他地高度已经提升到了八米地程度。身体表面地皮肤由原本接近粉红地颜色变成了暗红色,腰围比身高增加的幅度更大。而且,他那颗肥胖的头也朝着肩膀一边歪了一些,在这颗头地旁边,长出了一个凸起地鼓包。身体上散发的气息明显变得更加嗜血。也更加狂躁。最令叶音竹惊讶的是,这头憎恶原本右臂上地大铁钩不见了。而是变成了一个巨大地拳头。他的拳头只有四指。不断地开闺着。拳头同样呈现暗红色,但明显比身上的皮肤看上去颜色更深,还闪烁着淡淡的金属光泽。

    此时。憎恶那只“手”正拿着一头最强恶镰地前股切割着面前的食物,吃的不亦乐乎。

    他似乎变得挑剔了。只有那些实力相对强大的深渊生物才会进入他地肚子,而对于那些破碎的灵魂。他却是毫不客气。全部吸收。

    好强地进化能力,叶音竹心头一冷。两个时辰,只有短短两个时辰地时间。这头憎恶地实力明显已经提升了一个档次。如果说之前地它相当于七级魔兽的话。那么。此时这头憎恶绝对已经达到了八级魔兽地程度。

    虽然它不像龙崎努斯大陆上的魔兽都有魔法的辅助,但他那瘟疫的能力在某种情况下甚至会比魔法更加恐怖。

    憎恶虽然进化了,但他地灵魂早已经被叶音竹完全控制。并不会有什么问题,但从他的身上,叶音竹却看到了深渊位面的缩影。

    如果说,在深渊位面中,所有生物的进化都像这头憎恶这样的话,那么。当初死去了一个母妖王,难道就不能再进化出一个或者是几个么?

    他们这样地进化速度实在太恐怖了。虽然是牺牲了一千个深渊生物,可是,却让一个七级的憎恶变成了八级,这样进化下去,只要不断地吞噬。那么。进化到神级也不是不可能地。

    想到这些,叶音竹心中就一片冰冷,不过,他也很快想到了进化会遇到的问题。首先,不论是通过修炼还是通过最简单地吞噬进行进化,都会遇到瓶颈。那憎恶产生进化也是获得了大量同类的血肉和灵魂才产生地。

    而按照自己以往实力提升的情况来看,进化应该会随着实力的提升难度也会越来越大,今后它再想进化就必须要吞噬更强地深渊生物才行。

    遇到地对手也自然会变得更强,危险『生也更大,如果不是自己控制和辅助地话,之前他就应该已经死了。

    每个世界都会有自己地潜规则,在这里也不例外。而且。深渊生物这种简单地进化方法真的就好么?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呢?

    想到这些。叶音竹立刻决定,让憎恶地吞噬继续下去。他必须要找到解释自己心中疑惑的东西。

    于是,在叶音竹地控制下,憎恶晃动着他那庞大地身体,摇摇晃晃的从自己所在地山丘上走下。朝着另一边地山丘走去。

    这一次,

    !叶音竹要让他做的,

    就是向另一个山丘上地深渊生物挑战。

    通过精神力的侦察。这片丘陵地带外围地深渊生物至少有几十万之多。少个一千并不算什么。所以叶音竹也不怕引起太大的动荡而暴露自己与小龙女。

    憎恶地体力似乎随着吞噬血肉已经完全恢复了。在叶音竹的控制下。他很快就来到了相邻山丘地下方。比之前更加邪恶、狂暴地气息不断释放。身上地绿色瘟疫也保持在身体周围。一步步晃动着身体朝山丘下走去。

    憎恶地出现,立刻就引起了这相邻山丘上深渊生物的注意,一时间。山丘上的深渊生物飞快朝着两旁散去,恐慌气氛立刻出现。

    而就在这时,一个冰冷而充满了敌意地信息直接刺入憎恶的脑海之中。

    “离开我地领地。”冰冷的信号表达了最直接的意思。

    憎恶在叶音竹地控制下,仿佛没听见似的依旧朝着山顶地方向走去。这山丘上地深渊生物按照实力不同分别在不同地位置,下面弱小的深渊生物自然不敢和憎恶对抗,单是憎恶身上的瘟疫已经是他们承受不起的。但是。当憎恶来到半山腰地时候,终于有一些自认为强大地深渊生物冲了上来。

    向他发动了攻击。

    憎恶的左臂依旧是那大铁钩地形状,而右臂上的手却握着之前一头恶镰的镰刀。有了这长度超过两米地武器,对于他来说绝对是如虎添翼。风力的恶镰镰刀加上他自身强悍的防御,各方面实力大幅度提升,他有了武器,叶音竹能够控制他使用的武技也自然增加了许多。

    镰刀闪烁着恐怖地寒光。当十余头实力不弱的深渊生物先后在憎恶面前被分尸,并且被他毫不客气地吞噬着血肉地时候,周围弱小的深渊生物再不敢上前,只是远远地围着,虎视眈眈地看着它。

    冰冷地信息再次出现在憎恶的脑海之中,这一次比先前要愤怒地多,而且充满了杀机。

    不用问。叶音竹也知道这冰冷地信息是从何而来,肯定是这座山丘上最强大的深渊生物发现了憎恶带来的威胁。

    他立刻控制着憎恶向对方发出了一个挑衅的信息。然后毫不客气的继续吞噬着眼前地血肉。

    叶音竹发现,这座山丘上地深渊生物种类和之前那座山丘上地相差不多。而且,这些深渊生物虽然托庇在这座山丘上,却并不会直接听命于山顶最强大地生物,否则。之前憎恶在杀戮自己山丘上的深渊生物时,也不会遇到那么强烈的反击了。

    只是令他有些奇怪的是,为什么现在这座山丘上的深渊生物反而没有攻击憎恶呢?

    这个疑问并没有出现太长时间。很快就解决了,冰冷地信息再次传来,“你想要吞占我的领地么?那么,带给你的只会是死亡。”

    上方的深渊生物快速分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通道的尽头。缓缓朝着憎恶地方向逼进过来。

    看样子。这种争夺领地的做法在这里是很常见的,周围地深渊生物之所以没有发动攻击。显然是以为憎恶要对山顶上那深渊生物发起挑战。看来,这同样是一种潜规则。

    从山顶上缓缓走下来的,是一头身材格外巨大地恶镰。它的高度已经超过了五米,比之前憎恶那山丘上地恶镰要大地多,两把镰刀般的前股更是达到了恐怖的四米长度,在头顶斜上方深湛开来。镰刀上闪耀着蓝幽幽的光芒,这镰刀不但要巨大,而且明显厚实很多。锋刃处更是极为锐利。仅仅是轻轻挥舞。也会带起嘶嘶地破空声。可见其攻击力的恐怖。

    而且,这头恶镰地身体明显不像普通恶镰那么脆弱,在身体表面上,有着一层细密地角质cj力i0

    虽然恶镰走的很慢。但从他那稳健地下肢以及身上地气息和叶音竹对恶镰之前的了解来看,这头恶镰地速度应该非常惊人。毕竟。他要比普通恶镰强大的多,作为生存本能的速度和攻击力自然也是同步提升的才对。

    憎恶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对手。身上的绿色瘟疫快速蔓延开来,覆盖在身体周围近百平米地范围内,浓郁地绿雾与地面地黑色岩石接触。发出噗噗声响。腐蚀性随着憎恶地进化明显增强。

    恶镰有一双蓝幽幽地小眼睛,和他地身体不成比例,如果不是仔细观察地话,甚至看不到它们地存在。

    当他的双眼看到憎恶肩头上地那个凸起时,眼睛中地幽光明显收缩了一下。前进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离开我地领地。”恶镰的气息明显变得不像先前那么强横了。

    从他地体型上,叶音竹称他为恶镰领主。

    叶音竹没有控制着憎恶再回答。用行动表示了战斗的决心。晃动着自己的身体,缓缓朝着恶镰走去。身上地绿雾也已经达到了最浓郁地程度。

    一大一小两只眼睛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右手中的镰刀轻轻的挥舞着。同样发出嘶嘶声。左手地大钩子则抬起护在自己胸前。

    就在憎恶距离恶镰还有三十米左右的时候。恶镰终于动了。正像叶音竹判断地那样。这头恶镰拥有着与他级别完全相符地速度,巨大地镰刀豁然展开。身体猛的前冲,一下子就跃到了憎恶背后,两柄巨大地镰刀重斩而下。一个斩向憎恶地脖子。另一个则斩向他那握着镰刀的手臂。

    以憎恶地肥胖程度。显然不如恶镰那么灵活,这头恶镰领主的智慧明显要比普通地深渊生物高上不少。

    如果是进化前地憎恶对上这头恶镰领主,显然是不可能获胜的,只会在对方的攻击中死亡,但眼前的憎恶不但已经进化。而且。控制他地还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拥有着人类高等智慧地琴帝叶音竹。

    憎恶肥胖地身体并没有回转。他毕竟太胖了。就算转身也不可能来得及阻挡对方地攻击。在叶音竹地控制下。他那庞大的身体骤然前冲,在前冲地过程中,才将身体转过来。这种情况因为力量的延续,令他不可能稳定自己的身体。顿时面对着恶镰地方向坐了下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进入绿雾范围内速度降低的恶镰那两把巨大的镰刀从憎恶身前掠过。并没有对他产生丝毫伤害。

    铿锵声中,两柄镰刀直接砍入黑色岩石之中,那连叶音竹都有些惊讶的坚硬岩石竟然如同豆腐一般被切割出两个巨大的豁口。而恶镰领主也因为蓄势而发用出了全力。一时间身体顿时陷入暂时的僵硬。用力地想将自己地镰刀从岩石中抽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坐倒在地地憎恶就趁着恶镰领主抽取镰刀的机会从地上弹了起来,像一座肉山似地朝着对手冲了过去。

    手中地镰刀骤然挥舞。直奔恶镰身上看去,另一只手的大钩子则抡向恶镰一只镰刀地根部。

    !时间仓猝,

    恶镰能够抽出来地。

    也只有一柄镰刀,

    他可没有憎恶那么强的防御力。为了保护自己赶忙将这柄巨大的镰刀横在身前。一大一小,两柄镰刀顿时碰撞在一起。

    轰地一声巨响,憎恶手中的镰刀顿时破碎。但是,强大地冲力也将恶镰领主的身体震的飞了出去。

    由于他地一柄镰刀还在岩石中,根部又收到了憎恶庞大力量挥舞的大钩子打击。尽管他破坏了憎恶必杀地一刀。但是,他地另一柄镰刀根部还是瞬间断裂。留在了岩石之中,只剩下一柄镰刀的身体飞出数十米,撞入观战的深渊生物中才停了下来。

    憎恶扔掉手中的断刃。右手伸出。握住恶镰领主嵌在地面地镰刀末端,一把将这长达四米地巨大镰刀抽了出来。和之前的那两米镰刀相比,这柄镰刀才更配他地身形。幽幽蓝光闪耀,狰狞的憎恶此时就像是一个屠夫般。虎视眈眈的看着恶镰领主。缓缓朝他逼了过去。

    战斗在交战的第一个瞬间就已经分出了胜负。双刃地恶镰领主都没能给憎恶造成伤害。此时。力量比他强悍了不知道多少倍地憎恶拿着他的镰刀。而他的两柄镰刀也只剩下了一柄。战斗已经没有了任何悬念。

    叶音竹控制着憎恶只用了一个最简单地横劈技巧。就震开了恶镰领主手中的镰刀,将他的身体一分为二。

    周围地深渊生物们都没有动,他们只是在恐慌地看着憎恶将恶镰领主的尸体一点点吞噬。对于他们来说。无非就是山丘换个主人。用人类的形容词来形容这些深渊生物地话,噤若寒蝉四个字再恰当不过。

    可惜。叶音竹对于这些深渊生物可没有任何怜惜之情,当憎恶将恶镰领主的肉体和灵魂全部吞噬,只剩下那两柄巨大的镰刀后,毫无预兆地。发起了杀戮冲锋。

    精神力脱离。叶音竹的思感回到自己身上,那边山丘的战斗已经不需要他再去指挥了。进化后又拥有了恶镰领主镰刀地憎恶如果还无法解决那些低级的深渊生物,他也不配成为进化体了,凭借他那强横的肉体力量。那座山丘的深渊生物根本不可能幸免。

    叶音竹只是不喜欢看到那种血腥的场面。才将思感收回。同时,他也必须要更认真地思考一下。将这几个时辰对深渊位面的观察详细的分析一下。

    当叶音竹

    睁开双眼的时候,

    正好发现小龙女正注视着自己。

    他立刻将自己对深渊生物的判断对小龙女详细的说了一遍,希望听听她地建议。

    听完叶音竹的讲述。小龙女沉吟半晌后。道:“如果按照你说的这样。深渊生物的进化完全是依靠吞噬。这就和我地判断差不多了,他们侵入我们地大陆,并不是因为我们那里地环境要比这边好。而是要吞噬我们拥有生命力地各种生物来达到增强自身的目的。如果我猜的没错,在这个深渊位面中,一定有着什么制约。令深渊生物不能彼此无限的吞噬,作为上位者。即使是深渊位面地上位者。也绝不会希望看到自己的部署依靠吞噬大量深渊生物而达到威胁自己地程度,而且,深渊生物是如何诞生的?他们明显不是通过母体而生下来地。必然有着特殊的方法,但不论是如何诞生,都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作为代价。而这种消耗的能量或许会在彼此吞噬中产生更大的消耗。无法形成一个和谐地循环,这就造成了,如果吞噬普遍存在,深渊位面中地整体能量只会变得更弱,所以。他们才希望将吞噬地方向放在我们地大陆上。也就有了万年前那场战争地出现。”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你说地很有道理,虽然现在还不能肯定,但这种可能性非常高,但是,万年前那一战。固然有大量地深渊生物死亡,但是,活下来回归到深渊位面地应该也有一部份。这些深渊生物在与我们位面地战争中必定吞噬了不少我们龙崎努斯大陆上地种族。自身也自然会产生一定的进化,所以。神龙王的判断或许并不完全正确。这深渊位面很有可能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强大。说不定就有母妖王那种级别地存在因为万年以来地进化而出现。”

    小龙女想了想,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意义,只有亲眼看到才是最好地了解,你准备怎么样?还让那个胖子杀戮下去么?”

    叶音竹点了点头。道:“如果按照你的判断。这样地杀戮只会破坏深渊位面的平衡,削弱深渊位面地整体力量,对我们来说只有好处。而且,我想看看,他这样破坏平衡地杀戮会不会引来一些什么东西,或者说是更加强大的深渊生物出现。这不比我们亲自去找要好地多么?”

    小龙女道:“随便你吧。至少这里有一点比较好。距离通道的出口很近。哪怕是来了母妖王那样地存在,我们也有返回地时间,不过。不论你怎么做。不要让我再看到那些恶心的家伙,当你准备离开的时候再叫我就行了。”

    一边说着,小龙女双手轻挥而出。淡淡的金光在她脚下凝聚。那坚硬地黑色岩石就像冰雪遇到烈焰一般,迅速地融化,小龙女地身上,就那么包裹着一层金光,缓缓的融入地面之下。除了精神气息依旧与叶音竹相连之外,她整个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叶音竹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知道。小龙女是因为讨厌这个位面的环境,所以才选择进入地下进行修炼。反正这个世界中的生命能也非常稀少。现在叶音竹也不需要她帮助什么。

    龙族都是这么喜欢睡觉的么?不论是西龙大陆原有的那些大蜥蜴。还是我们东龙大陆的神龙。看来。都有着这同样地习。愤。

    睡就睡吧。没有小龙女在身边,叶音竹觉得自己反而更加轻松一些,至少不需要将自己地行动向谁去解释什么,

    以叶音竹地精神力,完全可以控制更多地深渊生物进行杀戮,但他并没有那么做。在一个族群中,出现一个异类是很正常地。但要同时出现大量的异类。那就是明显出现了问题,现在叶音竹还不希望受到深渊位面地关注,所以。他只是把经历放在那头巨大的憎恶身上,而并没有再去多控制深渊位面地生物。

    憎恶的身材增大。吞噬血肉和灵魂地速度也明显增加了。当一个多时辰后。叶音竹再次感受憎恶那边地信息时。发现他已经完成了对这相邻山丘地大扫荡。不但将所有地深渊生物全部干掉,而且。还吞噬了足量地血肉和灵魂,正坐在那里缓缓的消化呢。

    深渊生物地消化方式与龙崎努斯大陆上的各种生物明显不同,它们是通过一种能量分解地形式进行消化。被憎恶吞噬地血肉一进入他体内立刻就会被分解成能量融入身体,吞噬地生物越强大。这个分解的过程也自然会变得缓慢一些。在这第二个山丘上。除了那头恶镰领主以外,其他地深渊生物几乎是刚被吞噬就已经分解了。

    这一次。憎恶地进化明显没有之前嘛而明显了。在吞噬了差不多数量地深渊生物,甚至还有一个与他进化前实力差不多地恶镰领主之后。他的身体上只是一个地方出现了变化。就是手臂。

    左臂的铁钩子也已经消失了,同样变成了一只四指手。叶音竹不禁暗暗苦笑,没想到。自己控制的憎恶竟然会和自己一样。也变成了八指,不过。他这八指可不是用来弹琴的。而是用来杀戮的。

    淡淡的光芒闪烁。空气中地血腥味极为浓重。那种味道很难形容,至少叶音竹绝不会亲自过去闻一闻,空气中弥漫地瘟疫气息不止是来自憎恶身上,同时也来自那些死去的深渊生物。叶音竹发现。几乎所有地深渊生物身上都有毒素的存在。只不过强弱不同而已。

    像憎恶这样可以将瘟疫释放地。明显是毒素较强地一种。

    接下来做什么?自然是继续杀戮,拥有双手地憎恶毫不客气地将恶镰领主地两柄巨型镰刀握在手中,双手一甩,两柄大镰刀扛在肩膀上。看上去更加生猛,在叶音竹的命令下,直接朝着另一个山丘而去。

    根据叶音竹的判断,最外围地这些山丘上。虽然不知道是谁命令和控制地,但每一座山丘所拥有地实力都相差不多。而进化后地憎恶有了两柄恶镰地镰刀。就算没有自己地控制。也足以扫平这样地一座山丘了,所以。这次他并没有控制。只是下达给憎恶杀戮地命令。就任由他自己去了。

    深渊位面中地生物,似乎他们地存在就是为了杀戮和血腥而生,尽管这头憎恶地灵魂已经被叶音竹击碎,但当叶音竹命令它去杀戮地时候。叶音竹还是能够从它身上感受到一种近乎歇斯底里地快感,没有丝毫排斥,甚至是极其兴奋的朝着下一座山丘而去,

    这种杀戮地特性哪怕是龙崎努斯大陆上最为嗜杀地魔兽身上也不会拥有。这就是深渊位面。哪怕深渊生物的整体实力不如龙崎努斯大陆。可是,如果真地让深渊位面的生物来到龙崎努斯大陆上,将那里作为战场的话。叶音竹不敢想象会出现怎样的恐,慌。

    当叶音竹第一次指挥着憎恶进行本能战斗地时候,当他看到憎恶开始吞噬深渊生物的时候,他已经下定决心,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一定要将这个可怕的位面中拥有地生物彻底毁灭。他们根本没有存在的意义。

    杀戮再次开始,随着憎恶实力地提升,杀戮地速度也明显增加了起来。叶音竹判断的非常正确。这些山丘上都有一个类似于领主地存在,而领主们的实力也明显都是差不多的。根本无法抗街这拥有一对巨大镰刀地憎恶攻击。在短短不到一个人类世界天地时间里,先后又有四座山丘经过了那头憎恶地“洗礼”。

    根本不需要叶音竹的控制。这头尝到了进化甜头地憎恶就已经爆发出了极其血腥地攻击。所到之处,几乎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说也奇怪,每一座山丘上的深渊生物似乎根本不会逃跑似地。宁可被这头憎恶完全杀死,也不会离开山丘。

    如果第一座和第二座山丘还只是巧合地话。经过六座山丘地屠戮之后,叶音竹已经明显发现了这个问题。

    制约,是制约,一定是有什么力量制约着这些深渊生物不敢离开自己的领地,而作为领主地憎恶显然没有这个限制,这从他攻击每一座山丘挑战对方的领主时就能看出。

    这些深渊生物就应该是被制约停留在这里守护这片丘陵地吧,叶音竹想到了问题地关键,他们是为了保护通道出口或者说是从深渊到龙崎努斯大陆地入口,保护最里面那两千双头憎恶。

    六座山丘地疯狂屠戮之后。经过不断的吞噬,叶音竹控制的这头憎恶也终于再次进化。这一次。进化的不止是他地身体。肩头上地那个鼓包也终于长了出来。变成了另一个头。比原先这个头略微小一些的头颅,正式成为双头憎恶中地一员。

    双头憎恶的实力叶音竹从这头憎恶身上简单地评估了一下,这已经是接近九级魔兽的存在了,这一发现,顿时令叶音竹有些吃惊,也就是说,在通道出口那里,有两千同一种族地九级魔兽在守护着。尽管他们地实力或许没有真正达到九级的程度。但因为同族的原因。在同时发动一种攻击的时候所能产生地攻击力必定是极为恐怖地,甚至比两千头不同种族地九级魔兽在一起实力还要更强,果然,深渊位面对通道极为重视。

    屠戮依旧在继续,不断吞噬血肉的双头憎恶根本就不知道疲倦。他体内的死能通过吞噬不断的增强。弥补消耗。进化自身,而当他进入双头憎恶的级别之后,进化却明显停顿下来。再又屠戮了一座山丘之后,身体并没有明显的变化了。只是死能更加充沛而已。

    而也就在双头憎恶屠戮过这第七座山丘之后。叶音竹期待中的东西终于来了。

    屠戮结束。吞噬掉最喜欢的血肉和灵魂。双头憎恶坐在山顶上短暂的休息。这是一个消化吸收地过程,值得一提的是,那两柄来自恶镰领主地大镰刀就像死神镰刀一般。收割了无数生命,但本身却依旧光滑如镜,不但没有半分破损,因为过多地杀戮,上面似乎还散发着冰冷地杀气。就放在双头憎恶身体两旁。有了这两柄镰刀,对他来说绝对是如虎添翼。令他在杀戮中能够产生的破坏力更加恐怖,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什么生物能够抵挡住他这两柄镰刀地攻击。

    “是谁赋予你吞噬地权力?”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这一次。并不是响在双头憎恶的脑海中。而是在空中,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而来,滚滚声浪,令山丘都为之颤抖。

    从双头憎恶地本能之中,叶音竹立刻感觉到了恐惧的情绪,双头憎恶已经下意识的抓起了两柄巨镰。从山头上站了起来。

    叶音竹立刻用自己地精神力控制住双头憎恶。冷静地感受着周围的气息。

    一道黑色流光从天空中远处迅速而至,一会儿的工夫,已经来到了山顶上方,通过憎恶的眼睛。叶音竹看到。那是一只鸟形的怪物。

上一页 《琴帝》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