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琴帝》->正文

第六集 琴城领主 第三百零七章 神秘的死能(全)

    龙女被叶音竹拉着,缓缓将自己的生命能注入到叶音的目光有些怪异,但却不是以往的那种冰冷,纯净的生命能辅助叶音竹修补着体内的经脉,他的脸色已经看上去好了一些。

    “对不起,我没能帮上忙。”小龙女淡淡的说道。

    叶音竹淡然一笑,道:“没什么,你也是为了不暴露我们的身份。你这样做是对的。那个魔王萨琳娜的实力果然强大。小龙女,你有战胜她的把握么?”

    小龙女愣了一下,道:“如果是在龙崎努斯,我有七成把握获胜,但是在这里的话,最多只有四成。她的亡灵魔法很强大,而且,她可以在这里得到补充,甚至临时吞噬手下来恢复自己的消耗,但我却不行。”

    “临时吞噬手下?这样也可以么?”叶音竹看着小龙女,眼中流露出几分思索的光芒。

    小龙女点了点头,道:“应该是可以的。在我被三妖王抓走的时候,听她说,女巫修炼到一定程度之后,在吞噬深渊生物的时候是不需要耗费时间的,可以瞬间补充自己的魔力,然后再施展更强大的魔法。我想那萨琳娜既然是深渊魔王,应该会具有这样的实力吧。”

    叶音竹颔首道:“或许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些深渊魔王就更难对付了。任何强者都有自己的弱点,只是想要找到她们的弱点实在太难。”

    小龙女道:“弱点?女巫既然是类似于魔法师的存在,那么,她们的肉体能力算不算弱点?”

    叶音竹道:“到了萨琳娜那个级别,就算是魔法师。肉体也应该没有什么缺陷了,她的魔法几乎可以不间断地发出,哪怕是近身,也不会有物理攻击伤害她的机会。”

    小龙女眼中闪过一丝深邃的光芒,“不一定。不论怎么说,她都是以魔法形式而存在的。肉体的缺陷只能被掩盖却不会消失。如果你能够造势,令她的魔法出现片刻地间断,再以物理攻击而上,或许就能够重创她。”

    叶音竹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小龙女的分析很透彻,只是,她的语气却过于肯定了些。或许,这是因为她的性格原因吧。

    “我们要加速离开这里才行。虽然我利用分神震散了萨琳娜地精神探查,但她那样的实力很有可能会再次发现我们。”

    小龙女道:“我们现在去哪里?”

    叶音竹道:“我们该是回去的时候了。有了这次对黑妖国的探查,虽然对于整个深渊位面的情况掌握的还不算全面。但我们需要知道地东西也基本都有了。高斯巴和哈瓦娜的记忆对我们地帮助很大。再探查下去。应该也不会有更多的发现,而且被发现身份的可能性也会增加。”

    小龙女显然没想到叶音竹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决定返回龙崎努斯。他们来到深渊位面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和开始地预测有了很大的出入。

    “好吧,既然你认为足够了,那我们就回去好了。”

    叶音竹带着小龙女找到一处僻静的地方,飞快地刻画出传送法阵。两人在紫光之中悄然消失,没有给深渊魔王萨琳娜有任何寻找到他们的机会。

    当两人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他们当初刚刚降临深渊位面时的那片丘陵之中。周围很静。

    空气也依旧是那么的浑浊。

    叶音竹明显松了口气,并没有急着离开,让小龙女给自己护法,盘膝坐在地上开始冥想,恢复自己的身体和法力。同时,他也利用冥想这段时间来整理脑海中的思绪,让自己的思路变得更加清晰,也把这次的收获完整的排列,回去以后好进行针对性的行动。

    叶音竹和小龙女是离开了,但他们的出现,却在整个黑妖国掀起了一片风暴。

    黑妖国国主萨琳娜震怒,引起了整个深渊位面的动荡。蓝巫国首当其冲,黑妖国的报复已经悄悄展开。而整个深渊位面的格局似乎也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

    一片淡淡的黑雾飘然出现在丘陵上方,双头憎恶们冰冷的目光并没有发现它的存在。当雾气距离憎恶们守护着的洞穴只剩下不到千米的距离时骤然加速,宛如一道黑色的气箭般眨眼消失。

    这个过程不可能被所有双头憎恶忽略,但

    想要探查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也就只能不了

    浑浊的空气消失了,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明亮起来,清新的气息,充满了各种元素的跳跃。当叶音绣和小龙女的身影在闪亮的金色魔纹中出现的一刹那,他们都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洗涤着自己的身体。

    “还是龙崎努斯的气息最为舒服。”小龙女长出口气,脸上竟然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叶音竹同样报以微笑,尽管他在深渊位面生存并不是问题,但那恶劣的环境又怎么可能与龙崎努斯相比呢?

    “孩子们,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低沉而苍老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穹顶上那金黄色的庞大身躯也在同一时间亮了起来。

    “您好,神龙王,是的,我们完成任务回来了。”叶音竹微微鞠躬,算是向神龙王行礼了。而小龙女却冷哼一声,什么都没有说。

    “音竹,告诉我,你们都看到了什么。”神龙王并没有在意小龙女的态度,苍老的声音中充满了兴奋和急切。对他来说,万年孤寂的等待之后,终于要有机会完成自己最后的心愿,他的心情又怎么能平静呢?

    叶音竹点了点头,当下,详细的将自己和小龙女在深渊位面的所见所闻,以及所做的一切说了一遍。

    神龙王一直在仔细的聆听着他的讲述,并没有插言,直到叶音竹说完,他那苍老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对于毁灭深渊位面,你有几分把握?”神龙王沉声问道。

    叶音竹沉声道:“按照实力对比来看,如果我们能够克制深渊位面恶劣的条件和深渊生物身体普遍携带的病毒、瘟疫,彻底毁灭这个位面的机会很高。只要我们能够击杀四大深渊魔王,并且将深渊四国的根本之地深渊彻底破坏。那么,深渊位面中的深渊生物就算不是全部清洗掉,他们也必将走入最后的衰败。直至彻底灭亡。”

    神龙王沉声道:“我知道了。你们辛苦了,先去休息吧。环境和瘟疫的问题,我要想想。”

    ……

    暗塔。

    此时已经是夜晚,海洋和孩子们都已经睡了,只有苏拉坐在床上怎么也无法进入梦乡。

    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在她脑海之中始终盘旋着一种挥之不去的特殊感觉,仿佛有什么冰冷的东西不断从自己内心中冒出似的。这种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自从上次叶音竹回来以后,她就始终承受着这种冰冷的折磨。

    我这究竟是怎么了?苏拉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难道,是当初斯隆老师留在我身体里的邪恶念头么?不,不会的。魂魄回归之后,以前我从没有这种感觉。可为什么自从上次音竹回来以后,这种冰冷的感觉却始终盘旋在我心头呢?

    每当那冰冷感觉出现的时候,苏拉都会感到异常的难过,冰冷、杀戮等种种负面情绪就会冲击着她的心。上次叶音竹回来以后,为她专门弹奏了几次培源静心曲才将这种感觉压了下去。可是,音竹离开了之后,这种冰冷却又悄悄的出现了。

    深吸口气,苏拉强行将自己体内的负面情绪压下去,看着身边熟睡的孩子,心中不禁涌起强烈的思念。

    音竹,你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你知道我有多么想念你么?

    对于苏拉来说,除了照顾孩子和必要的修炼以外,她剩余的时间几乎都沉寂在回忆之中。

    她想起了曾经自己装扮乞丐第一次见到叶音竹时他那傻乎乎的样子,想起了自己和叶音竹共处一室同为学员的情景,还有冰森的冒险,各种生死危机,以及音竹孤身前往蓝迪亚斯首都,在自己父亲和斯隆的面前将自己救回来的景象。

    这一切的一切化为无数画面,不断在她脑海中闪过。

    每当心中那种冰冷的负面情绪出现的时候,苏拉都会回想自己和音绣的过去,只有这样,才会让她的心逐渐温暖起来。可以说,叶音竹和孩子,是她心中最大的牵挂,也正是因为他们,苏拉才能一直压制着心中那似乎在不断增强的冰冷。

    天又是如此,内心的冰冷在回忆中逐渐淡化,苏拉微挂着泪珠,轻声的自言自语着,“傻瓜,你真的好傻。

    为什么要用那样的方法来救我,你知道我看到你失明的时候,我的心有多么痛苦么?”

    “你也好傻,都过去了那么久,你还没有忘记么?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那样的情况出现了,也不会让你在承受那样的痛苦,好么?”

    在震惊中,苏拉发现自己有些冰冷的身体融入了一个温暖甚至有些灼热的怀抱之中。

    短暂的吃惊刹那间化为狂喜,内心中的最后一点冰冷也被彻底融化,她猛的转过身,就那么在床上反搂着那朝思暮想的人儿,献上了自己近乎狂热的唇。

    没有比这更熟悉的气息了,也只有他才会让自己的心变暖,苏拉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紧紧的拥抱着那修长魁伟的身躯,仿佛一松手他就会远离似的。哪怕这只是梦,她也绝不愿意醒来。

    叶音竹悄然回归暗塔,因为是夜晚,本来他不想打扰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们,但他刚一回来就发现苏拉并没有睡着,当他看到苏拉脸上那晶莹的泪痕时,心中不禁怜意大盛,这才轻轻的环抱上了她的娇躯。

    只是他没想到苏拉的反应会这么激烈。

    搂着心爱的妻子,心中充实的感觉和完全放松的心情令叶音竹内心的火热瞬间点燃,在深渊位面,他无时无刻都要保持冷静和警惕,终于回家了。他再不需要警惕什么。

    温暖的被窝,光滑柔嫩的娇躯,对妻子地至爱,令两人很快就沉浸在动人的情欲之中。

    为了不吵醒海洋和孩子们,他们都刻意压抑着自己,不发出声音。但这样的感觉却分外刺激。

    苏拉宛如一条美女蛇一般在叶音竹怀中激烈的扭动着,低低的呻吟声宛如娇啼不断的将叶音竹地欲火点然到更高的山峰。

    灵欲合一,令他们彼此的爱意升腾到了巅峰,同时也是内心所有负面情绪的发泄。当最后关头。那生命精华凶猛冲击着宛如一叶小舟般地苏拉时,极乐中,她一口咬在叶音竹肩膀肉厚的地方,娇躯剧烈的痉挛着。

    良久,良久,高潮的余韵才渐渐散去……

    苏拉宛如八爪鱼一般紧紧的缠绕在叶音竹身上。轻声道:“我是在做梦么?如果这是梦,我希望它永远不会醒来。”

    “傻丫头。你怎么了?为什么在哭泣。”叶音绣轻轻的抚摸着苏拉蓝色地长发和光滑的背脊。

    苏拉轻轻地摇了摇头,“那种冰冷的感觉又出现了。没有你在身边,我睡不着。或许,是因为太想你了吧。”

    叶音竹眉头微皱,上次苏拉就曾经和他提过那种感觉。尽管他把苏拉刺杀自己的记忆抹去了,但他还是感觉到有些不对。

    不论苏拉的心曾经受过怎样的伤害,她都不可能只是因为看到自己和一个女人回来就突下杀手。

    她是自己地妻子。深爱着自己啊!只是,他仔细检查过苏拉的身体,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后来因为要急于前往深渊位面,他也来不及深究。

    此时,听到苏拉说那种冰冷的感觉又出现了,直觉告诉叶音竹,苏拉心中地冰冷和当初对自己的刺杀有着密切的关系。可这究竟是从何而来呢?

    是斯隆留下的问题?不,这不可能。自己和斯隆一样,都是菲尔杰克逊大师的弟子,斯隆会的,菲尔杰克逊也同样教给了自己,如果是斯隆做了手脚,自己不会探查不出。但如果不是斯隆,那又是什么呢?以自己的实力,难道还无法找出问题所在么?

    “别担心,会好的。”叶音绣轻声安慰着苏拉。他虽然很想找出问题的所在,但却绝不愿意苏拉再承受这样的痛苦。

    他隐隐猜到,苏拉内心世界的变化应该是受到了一种邪恶的诅咒,而这种诅咒的来历他虽然不清楚,但却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的。

    刚刚从深渊位面归来,叶音竹要做的事情还很多,他虽然极为关心自己的妻子究竟是为什么中了这样的诅咒,但在面临众多事务要处理的情况下,他没有时间来进行仔细调查。

    也只能先帮苏拉将这诅咒驱除。

    样会令所有线索消失,但也是没办法的事。

    紧搂着苏拉柔软的娇躯,叶音竹眼中光芒一闪,纯净的原力通过他与苏拉彼此肌肤之间的接触缓缓的传入苏拉体内。

    叶音竹的原力是无属性的,尽管和苏拉修炼的斗气并非同源,但也不会有任何冲突,得到原力的注入,苏拉只觉得自己沉浸在一股温暖的包围之中,仿佛浸泡在温热的水中,说不出的舒服。

    原力逐渐增加,很快就蔓延到苏拉全身每一个位置,苏拉的身体情况也完全展现在叶音竹的精神世界之中。

    苏拉对叶音竹根本不会有什么抵触,她的精神之海自然敞开,让叶音绣的精神力对身体进行完整的扫描。

    叶音竹很快就在苏拉的精神之海中找到了那冰冷的来源,他吃惊的发现,那负面情绪的来历竟然出自苏拉的灵魂烙印,也就是精神之海中最重要的位置。

    如果是其他人遇到这种情况,就算发现了这诅咒的存在也不会有任何办法。毕竟,灵魂烙印对于一个人来说实在太重要了,哪怕是稍微受到一点损伤,也有可能会让苏拉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那诅咒的能量像是一律灰色的气流,盘旋在苏拉的灵魂烙印之上,附着的极为紧密,想要用精神力直接将其驱除几乎是不可能的。

    叶音竹小心的谈插着这个诅咒的效果,诅咒里蕴含的能量有些怪异,如果在前往深渊位面之前,叶音竹或许也无法理解它的效果,但此时他却吃惊的发现,这诅咒所拥有的气息竟然和自己在深渊位面那些深渊生物们身上的死能有些类似。

    苏拉的精神之海中怎么会出现死能?死能在龙崎努斯大陆根本就不应该存在才对。

    一丝疑惑出现在叶音竹心中,苏拉显然并不知道这些,当初她攻击自己恐怕就和这精神之海中的死能有着极大的关系。

    死能从何而来?一丝阴影出现在叶音竹心头,但不管怎么说,他也不能冒险让这丝死能形成的诅咒留在苏拉的灵魂烙印上,谁知道它会对苏拉产生怎样的影响?

    想到这里,叶音竹将心中的疑惑缓缓压下,低下头,吻上苏拉的唇,同时咬破自己舌尖,将一滴血液渡入苏拉口中。

    顿时,苏拉只觉得一股灼热的气流从叶音竹口中传入自己体内,之前包裹着身体那如同温水一般的液体骤然变得滚烫起来,嘤咛一声,更紧的抱住叶音竹,随着肌肤的滚烫,娇躯轻轻的在叶音竹怀中扭动着。

    烫慰的感觉刺激着叶音竹身体的感官,但在这时候他却不敢让自己的欲念有任何升腾。

    运用原力和精神力小心的控制着自己渡入苏拉体内的蓬勃生命力,先在苏拉体内旋转一周后,这才小心翼翼的进入她的精神之海。

    对于任何诅咒,尤其是死能形成的诅咒,最好也是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就是用庞大的生命力将其洗涤。

    这样不但不会伤害到苏拉,也能最彻底的将这诅咒驱除。

    为了不让生命力过于充沛而对苏拉身体产生影响像安雅那些险些遇难,叶音竹对生命能的控制极为小心。

    悄悄的吞噬着诅咒的能量,却并没有在苏拉体内留下过多。

    苏拉的精神之海在生命力的滋润下很快恢复了正常,滚烫的娇躯也在叶音竹怀中变得安稳下来,渐渐的陷入沉睡之中。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像今天睡的这样沉了,在叶音竹的怀抱里,发自身心的安稳令她的身体得到了最好的休息。那冰冷的诅咒也终于被彻底铲除。

    搂着苏拉静下来的娇躯,叶音竹小心翼翼的将多于的生命能吸回自己体内,眼中光芒流转,陷入了一阵思索之中。

    夜晚过去,黎明的曙光再次降临法蓝的时候,欢喜的气氛充斥在整座暗塔之中,叶音竹归来,海洋和苏拉极为兴奋,她们都知道,这次音绣归来之后,就不会再离开她们的身边了,哪怕是再去深渊位面,也将是随同大军前往,那时候,她们也会成为他身边的助力,而不是像之前那样苦苦的等待。

    样兴奋的还有法蓝的六位塔主,他们也没想到叶音竹就归来。立刻聚集在一起,为叶音绣接风的同时,召开法蓝高层会议。

    叶音竹将自己在深渊位面的遭遇以及所有的发现同样向六位塔主们讲述了一遍,并且将龙崎努斯大陆与深渊大陆彼此之间的优劣进行了详细的分析。使六位塔主对于深渊位面能够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光明塔主奥布莱恩脸上流露着难以掩饰的喜色,“这么说,只要我们能够解决战士和魔法师在深渊位面对环境的适应问题,以及对深渊位面各种毒素的抵御,这场圣战我们就有很大的把握能够获得胜利了。”

    法蓝背负这个封印已经整整一万年,一万年来,无数法蓝的魔法师们都在为了巩固封印阻挡深渊位面的入侵而付出努力。此时的每一位塔主都知道,如果能够彻底解决深渊位面这个巨大的威胁,他们的名字必将被载入史册,成为法蓝有史以来功绩最为卓著的塔主。

    毁灭深渊位面或许会对现在的龙崎努斯大陆各族造成不小的损失,但只要能够成功,未来的龙崎努斯大陆各族就再不需要担心这个威胁的出现。可以说是功在未来。哪怕是消耗现在几代人的力量来完成这个伟大的圣战,在他们认为也是绝对值得的。

    魂塔塔主麦克米兰道:“音竹,你辛苦了。你带回来的这些消息正是时候。这样一来,我们对于圣战的准备也可以进行的更加充分。有一点属于我们地优势你没说,那就是我们在暗,他们在明。深渊位面并不知道我们要向他们发动攻击。因此就不会有更多的准备。尽管战场会在更适合他们战斗的环境下,但只要我们做好准备,以你所说的那四个深渊为目标,这场圣战的获胜把握将是极大的。”

    对于六位塔主来说,叶音竹带回来地消息里最重要的就是发现了深渊位面的根本之地,深渊所在。

    将一个种族彻底毁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深渊生物中不乏强者。但如果是毁灭那四个深渊地话,就变得容易的多了。在战争进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完全可以利用己方的一些强者强行去将其破坏。没有了本源。深渊位面的毁灭只是时间问题。

    叶音竹微笑道:“探查已经结束了,我会尽快将地图完整的画出来交给各位塔主。至于圣战如何进行,还要麻烦各位多尽心了。我和琴城战士会全力支持你们。随时听候各位师兄地调遣。”

    听叶音竹说道这里,六位塔主的神色突然变得有些怪异,面面相觑之下,脸上大都流露出了几分尴尬。

    叶音竹有些疑惑地问道:“怎么?有什么不妥么?”

    奥布莱恩轻叹一声。道:“音绣,你认为这场圣战应该如何进行。”

    叶音竹毫不犹豫的道:“自然是应该由法蓝率领各族联军杀入深渊位面。在建立我们的根据地之后,逐步蚕食深渊位面的深渊生物。只要不让死去的深渊生物被吞噬,将它们地尸体和灵魂尽可能的毁灭,就能一点一滴的削弱他们地实力,直到令他们灭亡。”

    奥布莱恩苦笑道:“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并不是这么容易啊!确实,你说的对,在我们龙崎努斯大陆上。也只有法蓝能够有这个号召力,也没有任何国家敢违背法蓝的意愿。但他们是不是尽心尽力,就不好说了。”

    叶音竹心中一动,道:“师兄,你的意思是,有的国家或者种族并不想……”

    奥布莱恩缓缓点了点头,道:“上次一战,整个大陆的局势虽然未变,各国也依旧存在,但却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原本的均衡已经因为那一战而破坏。而破坏大陆均衡之势的可以说是法蓝,但也可以说是你的琴城。”

    叶音竹似乎明白奥布莱恩的意思了,“您是指蓝迪亚斯一方的几国不愿意为圣战出力么?”

    奥布莱恩反问道:“如果你是蓝迪亚斯帝国的君主,你会愿意么?圣战不论胜负,有了琴城支持的米兰帝国一方,无疑对蓝迪亚斯有着压倒性的优势。更何况琴城背后还有整个兽人族的支持,不是我妄自菲薄,就算是法蓝完整的站在蓝迪亚斯背后,也未必能够保持均衡。更何况,在圣战之中,法蓝必定是主力,

    自然是最大的,圣战一旦结束,你说会发生怎样的情

    叶音竹神色不变,从他的表情上丝毫看不出他内心的变化,他只是淡淡的道:“师兄,这是您的意思,还是蓝迪亚斯帝国马西莫的意思?”

    奥布莱恩摇了摇头,道:“这自然不是我的意思。坦白说,我现在已经看开了,只要圣战能够胜利,可以说法蓝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今后哪怕法蓝并不存在我也没有任何遗憾。所以,我才不希望这场圣战开始之前我们自己先出现不和谐的声音。蓝迪亚斯表面自然不会不答应参与圣战,可他们真的会全力以赴么?”

    叶音竹缓缓的点了点头,道:“您说得对。不论圣战的胜负,米兰帝国都不会轻易放过蓝迪亚斯。更不会放过佛罗王国。圣战的结束或许会令大陆暂时平静,但这个平静会持续多长时间就很难说了。一旦战争开始,我可以肯定蓝迪亚斯必败无疑。如果我是马西莫,在这种情况下,参与圣战的时候必定会留有余力,不会全力以赴。而在因果关系的作用下,米兰帝国为了防备蓝迪亚斯,很有可能也会这样做。引起的连锁反应就造成圣战无法集中我们龙崎努斯大陆全部的力量。这就是您的担心吧。”

    奥布莱恩点了点头,道:“是的,我确实很担心。但这还只是我担心的一部份。另一件事更加重要。那就是对这场圣战的指挥。法蓝虽然拥有着足够的地位和权威,但是,如果这场圣战是由我们几个老家伙来指挥的话,哪怕是获得了最后的胜利,恐怕我们龙崎努斯各族各国的损失也会大幅度增加。

    不怕你笑话,你看,我们这些老家伙有谁是适合当统帅的么?”

    叶音竹愣了一下,这个问题他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在他看来,法蓝的实力极其强大,这些大师们应该在军事方面也有一定的造诣才对。此时听奥布莱恩提醒他才想起,这些大师的一生精力都致力于修炼魔法之中,他们在军事方面能有什么样的才能就不好说了。

    明白了奥布莱恩的担心,叶音竹道:“统帅的人选也并不难以选择。像米兰帝国的西多夫元帅,奥利维拉元帅,甚至是蓝迪亚斯的克鲁兹元帅,都可以成为联军统帅,他们的军事才能造诣极高。有法蓝在背后撑腰,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这一次,六位塔主几乎同时摇头,火塔之主桑德斯道:“音竹,你说的虽然没错,我们也相信他们有这样的能力,尤其是西多夫元帅,更是大陆第一名帅。可是,再加上奥布莱恩的第一个担心,就不能这样决定了。如果我们任命西多夫为联军元帅的话,那么,蓝迪亚斯一方的各国会怎么想?他们会不会担心自己国家的军队被西多夫元帅派出去当炮灰?”

    叶音竹顿时明白过来,并不是西多夫的威望不够,而是想要找出一位能够制衡双方又绝对公平的统帅让双方都能够安心实在太难了。

    见叶音竹陷入思考之中,奥布莱恩沉声道:“自从三年前你离开之后,我们就在考虑这个问题了。经过我们与米兰帝国和蓝迪亚斯帝国的协商,这个问题只有一个解决办法。由两大帝国为首的双方势力推举出一位双方都能认同的统帅。同时还要尽可能的和各族有着和谐的关系。又能得到法蓝的信任。”

    看着奥布莱恩灼灼的目光,叶音竹心中一动,失声道:“师兄,您说的不会是我吧。”

    除了和蓝迪亚斯以外,叶音竹与米兰帝国、兽人族、精灵族、矮人族、地精部落的关系都极为良好,琴城还有骨龙、龙族共计千余。如果说从整个大陆找出一个最接近奥布莱恩所说的人,那么也就只有他了。在统帅能力上,虽然叶音竹的底子不如几位名帅,但他善用奇兵,只要能有其他统帅的辅助,足以担当这大任。

    六位塔主同时点了点头,奥布莱恩道:“经过我们仔细的商量后,你就是这个合适的人选。”

上一页 《琴帝》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