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琴帝》->正文

第六集 琴城领主 第三百零八章 蓝迪亚斯城中的相遇(全)

    叶音竹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他也愿意坐上这个位置,面,不仅是替龙崎努斯大陆铲除后顾之忧,同时也是替他的祖先报仇,作为东龙后裔,龙的传人,能够担任这场圣战的统帅可以说是他的梦想。

    但他是不能主动提出的,此时由六位塔主同时认可,叶音竹眼中的光芒顿时变得凌厉起来,熊熊壮志在胸中燃烧,双拳下意识的攥紧。

    “可是,各位师兄,难道蓝迪亚斯帝国就不怕我对他们不公平了么?按照他们的理解,事实上也确实是,我和米兰帝国的关系很好,和蓝迪亚斯却并不和谐。”

    奥布莱恩微微一笑,道:“可你不要忘了,你还有一个身份,你是马西莫的女婿。有着这层血亲的关系在,一切并不是不能调和的。而且,提名你成为统帅的人中,就包括了马西莫在内。不过,马西莫却有一个条件,只有你答应了这个条件,他才肯让蓝迪亚斯帝国一方的势力全力支持你发动这场圣战,并且听你全权调动。”

    “什么条件?”叶音竹眼中光芒闪烁,越是激动,他的大脑中思路反而越清晰,他虽然不知道马西莫要提出的这个条件是什么,但想来这个条件也必定十分苛刻,对整个蓝迪亚斯的未来都有着极大的益处。

    奥布莱恩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个条件是什么,马西莫传来的消息说,要让你亲自前往蓝迪亚斯首都,他要当面向你提出这个条件。”

    ……

    “不行,绝对不行。”苏拉断然说道。眼中冷光闪烁。甚至流露出几分煞气。

    叶音竹搂着苏拉的肩头,“傻丫头,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当初我不也独自前往过蓝迪亚斯城,并且将你接回来了么?”他将奥布莱恩地话转告该苏拉,立刻就得到了苏拉激烈的反应。

    苏拉用力的摇着头。道:“不,音竹,你不明白他的。他那个人,一切都以国家的利益为先。

    只要对蓝迪亚斯帝国有利,不论做什么卑鄙的事他都不会有丝毫地犹豫。现在你的存在,可以说是令蓝迪亚斯帝国完全被米兰帝国压制的根本原因。如果他要对你不利怎么办?蓝迪亚斯毕竟是大陆强国,就算你实力再强,也不可能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和整个国家对抗啊!”

    一旁地海洋也点了点头,道:“我也不赞成你去。音竹。为了我们和孩子,你也不能冒险。”

    叶音竹搂着苏拉坐了下来。“蓝迪亚斯城我是肯定要去的,不论你父亲提出怎样的条件,我都要先听听才行。我希望能够坐上联军统帅这个位置,希望亲手带领着大陆联军为我们东龙的祖先复仇。这个机会我不能放过。同时,也只有这样。才能令大陆各国暂时抛弃成见,共同发动这场圣战。”

    苏拉目光灼灼的看着叶音竹,“如果你非要去的话。那好,我和你一起去。就算死,我们夫妻也死在一起。”

    叶音竹微笑点头,道:“好,我不但带你去,海洋也一起去,我不会在和你们分离地。我们的孩子就让奥布莱恩大师他们先帮着带几天就是了。”

    海洋和苏拉同时一愣,她们都没想到叶音竹居然会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心情同时放松了几分,但看着叶音竹地眼神也多了几分诧异。

    “你们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我会这么痛快的答应。其实很简单,因为此行蓝迪亚斯帝国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危险。你们啊,本都冰雪聪明,只是因为这是出在我身上的事才扰乱了你们的思路。你们仔细想象,马西莫大帝是向法蓝提出让我亲自前往蓝迪亚斯城听取他条件的,如果他真做出什么伤害我地事,法蓝会放过他么?如果我出事了,琴城以及兽人族会放过蓝迪亚斯帝国么?除非他想将蓝迪亚斯帝国毁灭,否则,他绝不会动我一根寒毛,甚至会尽力保护我们一家的安全才对。我这位岳父可是一代枭雄,绝不会做出错误判断的。”

    听了叶音竹地解释,苏拉脸上的担忧才逐渐散去,不管怎么说,只要叶音竹肯带着她,她多少也就放心了。

    叶音竹把自己从深渊位面带回来的问题暂时留给了几位塔主和神龙王去思考,小龙女也留在了封印那里陪伴神龙王,

    海洋和苏拉两人通过设置在法蓝的传送门,直接前往城。

    叶音竹并没有将神之叹息还给苏拉,他怕苏拉体内出现的诅咒就是这柄禁忌神器带去地。何况,有他在,苏拉也没什么出手的机会。

    蓝迪亚斯城依旧是那么繁华,战争的失败并没有影响到这座蓝迪亚斯帝国的首都之城。

    传送门是设置在蓝迪亚斯城城外军营中的,叶音竹三人通过传送门出现在蓝迪亚斯军营后并没有停留,利用夜幕隐藏了自己的身形,夫妻三人悄悄的进入城中。

    看着周围的一切,苏拉脸上的神色很丰富,显然是回忆起了自己的童年。

    苏拉和海洋的容貌都太容易引人觊觎,所以她们脸上都罩了一层薄纱,遮盖住自己的绝世娇颜。

    走在蓝迪亚斯城中,叶音竹难得的有心情放松的时间,也不急于去见马西莫大帝,陪着两位妻子在城中缓缓走着。

    “音竹。”苏拉轻唤一声。

    叶音竹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不远处,一对小乞丐正坐在一家酒店门口祈祷着。两个小乞丐的身上都很脏,衣服也非常单薄,很多地方都露出了皮肤,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过往的行人和酒店中走出的客人。

    这一对小乞丐一男一女,女的要大些,看上去十一二岁的样子,男孩儿大概只有七、八岁的样子。

    不需要苏拉说,叶音竹也能明白她的心情,带着二女缓缓上前,走到两名小乞丐处停了下来。

    “大爷,赏几个铜币吧。我们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小女孩儿哀求着向叶音竹拜了下来。

    没等叶音竹开口,海洋已经走到一旁的酒店买了几个包子拿了过来,递给叶音竹。

    叶音竹蹲下身子,将包子递给小女孩儿,微笑道:“快吃吧。”

    这一刻,在他脑海中浮现的,是当初自己第一次见到苏拉时的情景,那次的赠予,最后换来的是一个老婆。可以说,叶音竹对乞丐只有可怜。

    小女孩儿眨了眨眼睛,接过雪白的包子立刻就递给了身边的小男孩儿,“弟,快吃吧。谢谢大爷,谢谢大姐姐。”

    苏拉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的眼睛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变得模糊了。要是当年自己和弟弟也能遇到向叶音竹这样的好人,或许,弟弟就不会死了。

    叶音竹轻轻的摸了摸小女孩儿的头,他没有给他们金币,因为他知道,像这么小的孩子,根本就不可能守得住金币。倒不如给他们一些吃的更加实际。

    “你们的父母呢?”海洋柔声问道。

    小女孩儿摇了摇头,眼圈一红,“爸爸死在战场上了,妈妈也走了。就只剩下我和弟弟。”

    叶音竹身体略微僵硬了一下,战争总是要死人的,可是,战争中最无辜的恐怕就是平民了,还有死去战士的亲人。

    圣战在几年内就要开始了,又有多少战士将会死在那片战场上,甚至可能有很多人的尸体都无法返回龙崎努斯。这场圣战究竟应不应该发生呢?

    神龙王说过,他的能量可以一直维持着封印,甚至有可能永远都不会被破坏。这场圣战究竟有没有必要呢?自从成为神龙王的代言人后,叶音绣第一次置疑自己的想法。

    苏拉握住叶音竹的手,“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叶音竹苦笑道:“我在想,如果圣战开始,那些死去的战士亲属们会怎么样。”

    苏拉和海洋同时沉默了,而面前的两个孩子则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们,小男孩儿正在飞快的将包子塞入自己口中,但却并没有全吃掉,把最后两个塞给了姐姐。

    海洋握住叶音竹的另一只手,“别多想了,该发生的总是要发生。如果我们不解决了深渊位面,或许,多年以后,就是深渊位面来向我们攻击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绝对的。神龙王的封印远不如我们将深远恶魔们彻底铲除要保险。我们要做的事或许会让一代人甚至是几代人痛苦,但却是为了造福大陆的子子孙孙,为了大陆千万年以后的延续。”

    第三百零八章蓝迪亚斯城中的相遇(中)

    音竹的心志一向很坚定,海洋说的他自然也想到了,得不发,别说这件事并不是他一个人能够作主的,哪怕就是他作主,他也同样会这样选择。

    正在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要到的钱呢?”一个衣着破烂,看上去二十几岁的乞丐从不远处跑了过来,几步就来到两个孩子面前,一把抓过姐姐刚刚拿入手中还来不及咬一口的包子塞到自己嘴里,低声喝骂着。

    小乞丐里的姐姐怯生生的道:“风哥,我们今天还没要到钱。就这位好心的大爷给了我们几个包子。你要就拿去吧。”

    ‘风哥’翻了个白眼,瞥了叶音竹三人一眼,似乎当他们根本不存在似的,一脚将小女孩儿踢倒在地,“没钱?你们干什么吃的。看来,不把你弟弟腿卸下一条来让他当个残疾,是不会有人给钱了。像这些有钱的大爷,怜悯心还不够啊!”一边说着,他还翻着白眼贪婪的看着苏拉优美的曲线。似乎是专门说给他们听的。

    “不,不要啊,风哥,我会努力要钱的,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弟弟。”小女孩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声泪俱下的哀求着。

    苏拉脸色一变,就要发作,却被叶音竹拦住了,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冷意,叶音竹道:“你说要将这个孩子的腿卸掉?这样才更容易祈祷,是么?”

    ‘风哥’翻了个白眼。“怎么样,关你什么事?你要是可怜他们,那好啊。把他们带走吧。不过,他们可一直都是吃我的住我地。一个人,怎么也花了我二十多个金币。拿一百个金币来,他们就是你的人了。”

    叶音竹脸上笑容依旧,“一百个金币,我有。”一边说着。像是变魔术一般。手中多了个钱袋。

    钱袋打开,里面一个金币都没有,却是满满的一袋子红宝石币。

    眩目地宝光顿时令那个‘风哥’的白眼都消失了。无法抑制的贪婪不断从眼中射出。

    要知道,这些红宝石币随便一个都相当于一百个金币的价值。

    ‘风哥’一边吞咽着唾液。一边说道:“不,我刚才说错了。不是一百个金币,是一百个红宝石币才对。我看你这一袋也没有一百个,我就便宜你了,都拿来,你就可以带他们走了。”

    一边说着。他已经向叶音绣伸出了自己那肮脏的手。

    出人意料的是。叶音绣并没有嫌弃他地肮脏,只不过钱袋却凭空消失了。他地一只手,捏住了风哥朊脏的手指。

    “钱我有,别说是一百个红宝石币,就算是一万个,我也拿得出来。可是。我有说过要给你么?”叶音绣的声音已经逐渐变冷。哪怕没有苏拉在身边,以他的性格,也绝不会放过眼前这个人渣。

    “妈地。放开我的手,不然,我让我兄弟砍死你。”风哥此时还没有意识到他即将面临的将是什么。

    叶音竹淡然一笑,道:“我都不嫌你脏,不过你放心,我没有那种特殊的爱好。苏拉、海洋,你们先带孩子们到一边去。再给他们买点吃的吧。”

    二女默默的点了点头,她们都是当妈妈地人了,对照顾孩子自然有一套。一人拉着一个,一边安慰着两个小乞丐。一边带着他们到一边去买吃地。

    他们刚刚走过叶音竹和那个‘风哥’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两个小乞丐忍不住想回头,却被苏拉和海洋搂住了。

    “不要看,有些人,根本就不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走吧,阿姨给你们买好吃地,以后再也没有人会欺负你们了。”

    叶音竹杀了那个乞丐么?当然没有。有的时候,杀一个人并不是最大的惩罚。

    那声惨叫是因为手指的折断而发出的,那个风哥发现,自己地身体竟然动不了了,但是,身体地感官却成倍的增强。

    叶音竹随手就捏断了他右手食指第一截指骨。这只是个开始。

    叶音竹是什么实力,捏碎一个普通人的骨头和捏碎豆腐并没有什么区别。

    他地动作并不快,一点一点的捏着风哥的骨头,从手指到手臂,让他的骨头寸寸断裂。

    哪怕是最好的骨科

    也不可能治疗这样的伤势。

    凄厉的惨叫声几乎传遍了整座蓝迪亚斯城,当那‘风哥’从手指到整条手臂全部变成了碎骨头软软垂下来的时候,他叫的声音已经不像是人声了。

    叶音竹脸上微笑依旧,更加残酷的事他都不知道见过多少了,更何况眼前根本连一滴血都没有出现。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残疾了更好乞讨是吧。我这是在成全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而且我还会给你留一只手吃饭。不过,你的两条腿似乎没什么用了。”

    一边说着,叶音竹的脚已经缓缓提起,再慢慢的朝着‘风哥’的腿落下,极度的恐惧不断侵蚀着这个乞丐的心,他的心情此时已经不是用懊悔和痛苦所能形容的。

    “住手。”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出现,声音中充满了愤怒。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在蓝迪亚斯城做出如此残忍的事。”一个娇小的身影飞快的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残忍?对待恶人,叶音竹从来没觉得自己残忍过,但他的脚还是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这个声音有些熟悉。

    人还未到,叶音竹就能感到对方强烈的怒气,配上那娇小的身材显得有些怪异。

    她像是母鸡保护小鸡一般将那刚刚被叶音竹折磨的乞丐挡在身后,强行挤入叶音竹和他之间。

    身体难免的碰到叶音竹,一双想要推开他的小手带给叶音竹几分滑腻的感觉。

    熟人,果然是熟人,叶音竹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到她。这突然出现的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蓝迪亚斯帝国军务大臣克雷斯波的女儿,马西莫大帝的干女儿克蕾娜。

    “好久不见了,克蕾娜。”叶音竹有些低沉的声音在克蕾娜耳边响起。

    克蕾娜愣了一下,她之前就在附近闲逛,突然听到那样凄厉的惨叫声,立刻跑了过来,围观的人不少,但却没有一个敢于上前阻止的。克蕾娜心地善良,顿时义愤填膺的冲了出来。

    因为叶音竹是背对着她的方向,再加上那惨叫声吸引了她大多数注意力,所以她并没有注意到眼前的男人是谁。

    此时,听到那极为熟悉,或者说是早已烙印在她内心深处的声音,克蕾娜的身体顿时颤抖了一下,美眸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正好对上那张英俊而优雅的面庞。

    怎么会是他?克蕾娜万万想不到这个在蓝迪亚斯城大街上制造如此残忍事端的竟然会是这个人。

    在她心中,这个男人是那样的高大、英俊,万人之上,哪怕是面对一个国家,他也从未惧怕。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欺负一个普通人,还使用那样残忍的手段。

    一刹那间,连克蕾娜自己都不明白是因为什么,泪水已经顺着她的眼角处滑落。

    “你……,怎么回事你……”

    听着克蕾娜颤抖的声音,看着她那充满失望,甚至是绝望的眼眸,叶音绣也是一愣。眉头微皱道:“你认识这个乞丐?”

    克蕾娜用力的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他,可你怎么能做出如此残忍的事,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哪怕他是一个乞丐,也有生存的权力。”

    叶音竹淡淡的看了一眼被克蕾娜挡在身后的‘风哥’,淡然道:“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今天就放过他。不过,克蕾娜小姐请你记住,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没有生存权力的。”

    说完这句话,叶音竹转身而去,朝着自己妻子们的方向走了。

    两个小乞丐的遭遇令叶音竹心中杀机充盈,克蕾娜的出现只是让他略微冷静了几分,对于这个善良的女孩儿他还是很有好感的,反正那个‘风哥’的右臂也被自己废了,想来以后也无法像以前那样作恶,算是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克蕾娜呆呆的看着叶音竹渐渐远离的身影,她的心顿时陷入极度的失落之中,一步跨出就想追上去,可她也只是踏出了这一步。

    “谢谢,谢谢小姐救命之恩。”‘风哥’强忍着手臂传来的剧痛,朝着克蕾娜拜了下去。

    一个人陷入绝望的时候,他的心往往是最脆弱的,就己要被眼前这个英俊的青年杀死的时候,克蕾娜的突然出现令这个为恶多年的‘风哥’心中产生出一种极为特殊的情绪。他没有叶音竹见识过那样多的绝色美女,此时此刻,在他眼中,克蕾娜就像是女神一般,克蕾娜的美和善良震慑着他的心,他突然发现,在她面前,那种自惭形秽的感觉甚至要比叶音竹捏段他手臂的时候还要痛苦。

    克蕾娜回过神来,转到他这边搀扶着他那条完整的手臂帮他站了起来,歉然道:“对不起,我那位朋友平时不是这样的。这样吧,我赔你点钱,你赶快去看看,或许,你的手臂……”

    说到这里,克蕾娜看着‘风哥’那条软的像面条一样垂在身边的手臂实在说不下去了,她当然看得出,这位风哥的整条手臂的骨骼都已经被捏碎,根本没有治愈的可能。

    ‘风哥’的脸色一片苍白,剧烈的痛苦折磨的他险些吐出血来,用力的摇了摇头,“不,或许这是我的报应吧。尊敬的小姐,谢谢你救了我。但是,你的朋友并没有错。”对上克蕾娜那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风哥心中突然有种强烈的冲动,他毫不掩饰的将自己的恶行说了出来,尽管这让他更加自惭形秽,可也有种释放一切的快感。

    听着他的话,克蕾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知道,自己是错怪叶音绣了,深深的看了面前的‘风哥’一眼。苦笑道:“你肯说出自己做错地事,就证明你有悔改的念头。希望你以后能做个好人吧。”说完,她将一个钱袋塞给了他后,立刻朝着叶音竹之前离去的方向追去。

    “小姐,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风哥’有些冲动的呐喊一声。

    “我叫克蕾娜。”克蕾娜没有回头,但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克蕾娜好后悔。

    她并不是后悔之前阻止了叶音竹,能让一个恶人醒悟,绝对是令她高兴地,但是。她却冤枉了自己心中一直惦记着的那个人,她很明白被人冤枉,受委屈的那种感觉是多么难受。她痛恨着自己为什么不相信他,是啊,以他的人品,又怎么可能做出恶事呢?

    但是。不论克蕾娜怎样寻找,却都没有找到叶音竹地踪影。她这份痛苦,也只能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才有机会去解释。

    十分钟后,一个乞丐出现在了医馆。

    “请帮我截断这条手臂。”‘风哥’的眼神很坚定。此时,在他脑海之中。只是浮现着那女神的容颜和无数过往自己所做的恶事。

    医馆的医生本来看他一副潦倒的样子就皱起了眉头,但是当风哥拿出一枚红宝石币地时候,医生立刻就变了另一副神色。

    “您确定。真的要截断这条手臂么?这会让您大量出血。”

    “是地,我确定。”

    半个时辰后,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医馆内响起。‘风哥’要求医生不给他使用麻药,他要记住今天这最痛苦的一刻,从而永远记住这一天。当他脸色惨白的躺在医馆病床上看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时,他发誓,从今天开始,他将是一个崭新地人。断去的手臂就相当是和以前做个了结吧。

    他并不恨叶音竹,尽管那个青年出手极其狠辣,令他品尝了从未有过的痛苦,但是,也正是因为他带给自己地痛苦,才让自己见到了女神。克蕾娜,我心目中的女神,我一定会听你的,做一个好人,我只是希望,有一天我能够守护在你身边,每时每刻都默默的看着你,就足够了。

    叶音竹自然不知道在自己走后发生了这些事,他和海洋、苏拉先带着两个小乞丐找地方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把他们暂时安顿在一家旅馆,这才朝着蓝迪亚斯皇宫而去。此时虽然已经夜幕降临,但时间还并不算太晚。叶音绣还是决定早点了结这边的事,好继续忙碌其他必须要做的。

    本来海洋想要留下来照顾两个孩子,但叶音竹还是否定了她的想法,这里毕竟是蓝迪亚斯城,尽管叶音竹几乎有着九成把握马西莫大帝不会对他们不利,但还是小心一些好。苏拉和海洋只有在他身边,才是绝对安全的。而两个孩子根本不可能得到蓝迪亚斯的重视,马西莫一代帝王也不可能用他们来威胁自己。

    蓝迪亚斯帝国皇宫门口来了三个人,尚未接近皇宫,他们

    逻的皇宫侍卫拦了下来。

    “什么人,皇宫禁地不得靠近。”二十柄长矛整齐划一的横起,森冷的矛尖指着叶音竹夫妻三人的身体。

    苏拉上前一步,抬起自己的右手,掌心中已经多了一枚徽章。尽管她并不喜欢自己在蓝迪亚斯帝国这个身份,但现在利用一下身份确实能够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徽章是由秘银打造而成,上面有一只由珍贵的黑曜石镶嵌而成的凤凰图案,做出展翅高飞的样子。

    “参见鸾凤公主。”皇宫侍卫大吃一惊,立刻收矛下跪,拜倒在苏拉面前。

    苏拉淡然道:“回报陛下,就说我回来了,还带来了他想见的人。”

    “是,公主殿下。”一名侍卫赶忙向皇宫内跑去,其他的侍卫们则簇拥着叶音竹三人朝皇宫走去。

    苏拉歉然道:“音竹,对不起,我虽然是公主的身份,但也不能带陌生人随意进出皇宫,所以只能等一下了。”

    叶音竹拉住苏拉的手,“傻瓜,等等怕什么,还需要道歉么?”

    旁边跟随着的皇宫侍卫们不禁大跌眼镜,一个个吃惊的看着叶音绣,在联想着这个男人的身份。

    鸾凤公主号称蓝迪亚斯帝国第一美女,他们早就听说过,但鸾凤公主那冰山美人的称号甚至比她那第一美女还要出名。

    此时,如果不是苏拉手中的那枚徽章不可能假造,他们真的要怀疑眼前这个面罩薄纱,声音温柔的少妇是不是真的鸾凤公主了。

    叶音竹自然不会去管这些侍卫怎么看自己,两只手分别拉着自己的两个娇妻,周围簇拥着他们的人就像不存在一般,享受着这种温馨的气氛。

    他们并没有在皇宫门前等待太长时间,一会儿的工夫,皇宫宫门大开,两排整整一百名装备齐全的蓝迪亚斯皇室黑甲武士整齐的排列,在他们的簇拥下,由六十四名专门训练的皇家轿夫抬着马西莫。莫拉蒂那巨大的黑凤辇朝皇宫正门而来。

    马西莫亲自驾到,所有皇宫门前的守卫高呼万岁的同时拜倒在地,还站着的就只有叶音竹夫妻三人。

    黑凤辇在距离皇宫大门还有三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这像是一座笑醒宫殿般的辇驾平稳的落在地面上,门开,身材高大的马西莫大帝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马西莫,叶音竹明显感觉到苏拉在自己掌心中的小手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和几年前见到的蓝迪亚斯大帝相比,现在的马西莫似乎变了很多,首先,他老了。

    按理来说,作为一位帝王,在各方面都有着最好的条件,三年的时间不应该有太大的变化,但是,马西莫真的老了,三年的时间过去,他竟然已经是满头华发,尽管脸上的威严依旧,皱褶也并不多。但从他那双威棱四射的眼眸中,却能清晰的捕捉到那丝疲惫。

    马西莫大帝的腰杆还是挺得笔直,走下黑凤辇,挥退身边的侍卫,大步朝着叶音竹三人的方向走来。他的目光先是从叶音竹身上掠过,再落到苏拉身上,垂在身体两边的手明显颤抖了一下。

    “凤凰,你回来了。”马西莫眼中的威仪渐渐消失,温和的目光是他身边所有侍卫从未见过的。

    苏拉淡淡的点了点头,算是还礼了。

    马西莫的目光这才重新回到叶音竹身上,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琴帝,请随我上黑凤辇吧。我们到皇宫详谈。”

    叶音竹向马西莫略微弯腰,算是行礼了,毕竟,不论怎么说马西莫也是苏拉的亲生父亲,他的岳父。“您好。”

    夫妻三人与马西莫一同登上了黑凤辇,叶音竹的精神力在先前这段时间已经将周围方圆千米内的范围扫描了一遍,他惊讶的发现,除了马西莫大帝本人之外,竟然连一名紫级强者都没有发现。他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马西莫不论从任何角度来说,都绝不会与自己为敌。

    黑凤辇确实很大,里面的面积足有上百平方米,除了一张暖榻以外,还有一张玉石雕琢而成的桌子,上面摆放着新鲜水果和点心。桌子周围放着四张同样材质的椅子。这就是帝王享受。

    马西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后,率先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叶音竹三人也分别坐下。

上一页 《琴帝》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