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琴帝》->正文

第六集 琴城领主 第三百零九章 送个国家给你要不要?(全)

    “这位就是海洋小姐吧。西多夫元帅的孙女?”马西纱的海洋。

    海洋微微颔首,“您好,陛下。我是海洋。”

    马西莫的目光又恢复了原本的威严,“西多夫元帅一向是我最敬佩的人之一。麻烦小姐带我向他问好。”

    海洋再次点头,“谢谢您,陛下。”

    马西莫突然变得沉默了,他的目光看上去有些散乱,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似的。使得黑凤辇中的气氛有些沉闷。

    还是叶音竹打破了这份沉默,微笑道:“三年不见,陛下还好么?”

    问出这句话叶音竹就有些后悔了,经历那样一场失败的战争,统治蓝迪亚斯的马西莫又怎么好的了,而这一切又都是自己造成的。

    果然,马西莫看了他一眼,眼中的落寞更增几分,“你认为我能好的了么?蓝迪亚斯虽元气未伤,但却大势已去。我虽子女众多,但却无一能替我分忧。只知争权夺利,一旦我离开这个世界,恐怕蓝迪亚斯大厦将倾。虽然我从来不愿承认我是一个失败的帝王,但我却不得不承认,我真的输了。但我并不是输给米兰的西尔维奥,而是输给了你,琴帝叶音竹。”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或许是因为他言语中的伤感,坐在叶音绣身边的苏拉也不禁缓缓抬头,目光中的冰冷似乎消失了几分,却依旧不愿开口。

    马西莫淡然一笑,道:“我这一生,很少佩服人,西尔维奥也不在此列。作为帝王来说,他虽算是不错,但却没有雄心壮志,对于帝王心术的应用远不如我。米兰帝国最令我佩服的。是那统帅的双子星。米兰之盾马尔蒂尼与米兰之矛西多夫两位元帅。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能令米兰帝国保持着第一国力,北阻兽人大军。南与我方对峙。虽然作为敌对方。不知道你们是否相信,当我得到马尔蒂尼元帅身死的消息时曽悲怮良久。我多么希望他能够是我蓝迪亚斯的一员。在军事才能方面。蓝迪亚斯也只有克鲁兹与克雷斯波两兄弟能与他们相比,但却依旧有着不可逾越的差距。”

    顿了顿,马西莫地目光突然变得明亮起来,看着叶音竹道:“但他们却都不是我最佩服地人。唯一令我自叹弗如的。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并不是法蓝地塔主们,而是你。琴帝叶音绣。”

    “我?”叶音竹有些惊讶,他没想到马西莫居然会对自己如此推崇。

    “是地,就是你。虽然你出身于东龙八宗,但却可以说是白手起家。在你第一次崭露头角的时候,就破坏了我和兽人族地计划。力阻兽人劫掠军团。让世人认识到了神音师的神奇。后来。你逐渐建立琴城,实力不断增强。但琴城毕竟地处偏僻,不论是我还是其他国家,都没有注意到你的存在。直到战争开始之后,我才知道忽略了你是件多么愚蠢的事。仅仅三千精锐。就帮助米兰帝国消除了危险最大地东线战争,打的佛罗王国毫无还手之力且国力大损。从那一刻起,你和你地琴城就已经屹立于龙崎努斯大陆。成为大陆上的势力之一。”

    “在我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和发展方向,作为一名出色的帝王,就很难成为一名出色地统帅,作为一名出色的统帅也很难成为至高强者。可是,在你身上,这样地情况却发生了变化。你不但拥有着强大地实力,同时也是一名极为出色地统帅,最重要的,是在你身上出现的凝聚力。尽管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但是,能够将精灵族、矮人族、地精部落、兽人族四大神兽团结在自己身边,以自己为核心,这样的凝聚力是我也不具有地。我一直想问你,你是怎样做到的?威逼利诱么?不,你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叶音竹轻叹一声,道:“陛下,您是一位出色地帝王,但是,过于功利却蒙蔽了您的眼睛。其实我做的并不多,只是真诚二字而已。想别人全心待你,首先要全心待人。”

    马西莫愣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经过这么多,你现在整个大陆上的地位已经决不在我和西尔维奥之下。法蓝的支持,兽人族的支持,再加上琴城本身所拥有的力.

    的能力让我敬佩,所以,我才向法蓝提出,想我蓝迪亚斯全力支持此次圣战,那么,统帅非你莫属。”

    叶音竹并没有谦虚推诿,注视着马西莫,沉声道:“陛下,我们这次来,就是想听听您的条件。奥布莱恩大师告诉我,蓝迪亚斯全力支持圣战有一个条件。”

    马西莫并没有直接回答叶音竹的问题,“你们的孩子还好么?我这个做外公的三年来还没有见过他们。听说,他们是一对龙凤胎。以你们的出色,孩子也一定很出色吧。”

    听马西莫提到孩子,叶音竹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自己那三个古灵精怪的宝贝们,微笑道:“孩子很好。我和苏拉的两个孩子叫叶思琴和叶恋琴。说也奇怪,思琴是天生的光明之体,而恋琴却是天生的黑暗之体。

    对于魔法,他们很有悟性。”

    马西莫脸上流露出慈祥的微笑,似乎是在幻象自己外孙的样子,“你们的孩子,又怎么可能不出色呢,能得到你的赞许,他们一定非常棒。”

    一直没有开口的苏拉突然说道:“你不用装,身为蓝迪亚斯帝王,我不信你在法蓝没有眼线。思琴和恋琴这两个小魔头在法蓝发生的事你会不知道?”

    马西莫眼中光芒一闪,看着苏拉苦笑道:“你终于肯对我说话了么?”

    苏拉淡然道:“我欠你的都已经还清了,我和你之间也没有任何关系。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的条件是和我的孩子们有关,我是绝不会答应的。你就不用痴心妄想了。”

    马西莫的身体略微颤动了一下,看着苏拉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怪异,感受到他情绪上的波动,叶音竹心中一动,难道马西莫想要提出的条件真的和自己的孩子们有关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又怎么可能答应?难道,真要在圣战开始之前,龙崎努斯自己再发动一场战争来平定后方?

    自从战争结束,叶音竹正式加入法蓝之后,他就已经不再认为蓝迪亚斯帝国以及他的盟国还是威胁。

    米兰一方占据着绝对的优势,琴城也已经发展起来,再加上法蓝和兽人族的支持,就算荡平南方四国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但这样一来,首先就是生灵涂炭,同时,龙崎努斯也必将元气大伤。

    那时候再想发动圣战,可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这时,黑凤辇在轻微的震动中停了下来,马西莫道:“走吧,到皇宫中再说。”

    一行四人下了黑凤辇,在众多护卫的跟随下进入了皇宫的最深处。

    对于这里苏拉自然是很熟悉的,她有些惊讶的发现,马西莫带着他们来到的,竟然是他作为帝王的寝宫。

    寝宫很大,但里面的布置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奢华,每一件装饰虽然都十分精致,但数量却不多。

    如果和米兰帝国相比,马西莫大帝的这座寝宫绝对算得上是简朴了。

    挥退所有侍从,马西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你们都做吧。我知道你们来的目的,还要等一个见证人。等他来了之后,我们也可以开始谈了。”

    见证人?叶音竹虽然有些不明白马西莫的意思,但他也并不着急,点了点头,带着两位妻子坐了下来。

    他们并没有等待太长的时间,一会儿的工夫,在宫廷侍卫的引领下,蓝迪亚斯帝国军务大臣克雷斯波来到了寝宫外求见。

    “让他进来。”马西莫声音传出。

    克雷斯波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走进来,一进门就看到了叶音竹三人,但他脸上却并没有流露出半分惊讶,显然是早就知道了马西莫叫自己来要见的人。

    从这位军务大臣的样子来看,应该是叶音竹三人来到皇宫之后马西莫才叫人去命他前来的。他也应该就是马西莫所说的见证人了。

    “参见公主殿下,参见驸马。”克雷斯波躬身向叶音竹夫妻行礼。

    苏拉拉着叶音竹闪到一边,“我早已经不是什么公主,克雷斯波大人不用这么客气。”

    雷斯波看了马西莫一眼,得到他眼神的示意后这才退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陛下,您有什么条件,现在可以说了。在可能的范围下,我想,我会尽量满足您。当然,我的条件是蓝迪亚斯全力支持此次圣战,不得有任何保留。”

    马西莫道:“音竹,不论怎么说你娶了苏拉,我就这样称呼你吧。”

    叶音竹点了点头。事实摆在那里,不论怎样他也是苏拉的父亲。

    马西莫道:“如果你是蓝迪亚斯的帝王,你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来保我蓝迪亚斯平安,且永远的传承下去不被吞并?”

    叶音竹皱眉道:“陛下,这似乎并不是我应该考虑的问题。”

    马西莫淡然道:“恐怕你也无法轻易说出那样的方法吧。有琴城、法蓝、米兰帝国在,蓝迪亚斯只会在压制下逐渐走向衰落。哪怕是法蓝有意偏袒维持平衡,这样的趋势也不可避免。毕竟,只要这场圣战胜利了,琴城在大陆上的地位就会再次增加,甚至凌驾于法蓝之上。而琴城与米兰帝国一直都是亲密的合作关系,而蓝迪亚斯又有什么呢?我在的时候,我相信自己还有把握保住蓝迪亚斯。但是,我年纪已经不小了,等我百年之后,不论是我那些败家子哪一个继承了皇位,恐怕蓝迪亚斯也将走向灭亡。这些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叶音竹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马西莫说的是事实。经历了那样的战争,处于敌对双方,米兰帝国不打击蓝迪亚斯是不可能的。而米兰帝国没有了北方的威胁,不论是兵力、国力还是盟友方面,都不是现在的蓝迪亚斯所能相比的。

    苏拉突然开口道:“那你想怎么样?”

    马西莫看着苏拉,眼中流露出一丝浓浓的悲伤,“凤凰。你那些兄弟姐妹们什么样子,我想你很清楚。尽管你始终不愿意承认自己地身份。但是。在我心中,你却是唯一一个孝顺的孩子。”

    “我?孝顺?你不需要用这些话来惹我同情。我再强调一遍。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苏拉地声音突然提高,冰冷中带着几分颤抖。

    马西莫低下头,看着地面,“是的。我没有当你父亲地资格。是我,害了你母亲一生,还有你的弟弟……”

    “闭嘴,你不配提他们。”苏拉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注视着马西莫。眼中流露出极其激动地情绪。“我们忍饥挨饿的时候你在哪里?弟弟死的时候你在哪里?你知道么?母亲为了用自己辛苦赚的钱来为弟弟买几枚水果被小偷掰断手指也不肯放开钱袋。我们承受过什么你都知道么?哪怕是在我回到皇宫之后,你那些禽兽儿子竟然还想要强奸才刚过十岁不久的我。你什么时候履行过一个父亲地责任?在你心中。只有权力。只有欲望。你不配提妈妈和弟弟,他们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脸上地面纱已经被泪水打湿,眼看苏拉情绪极不稳定,叶音竹赶忙将她拉入自己怀中。用温暖的胸膛安慰着他。

    马西莫地身体同样在颤抖,两行泪水顺着面庞流淌而下。“是地。我不配。除了权力和蓝迪亚斯,我从未在乎过其他什么,否则。我又怎么会有今天?我甚至没有权力去怪你的兄弟姐妹们,毕竟,是我没有教好他们,我从来就没有关心过他们。”

    “直到你后来从暗塔回来,我才知道自己亲情上是多么的失败。还记得么,你对我说过什么。你说,你会替我做三件事。之后,我们就不再有任何关系。那一刻,我的心承受着巨大的震撼。你地经历我都知道,我从未想过你会原谅我或者会为我做什么。

    在我看来。你们这些孩子都只是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但你不是。尽管我感受到你对我深深地恨意,可是。你却依旧决定要替我做三件事,这意味着什么我再明白不过。因为你心中怎样都还有我这个父亲的存在。血浓于水,不论怎么说,你身上都流淌着我的血液。”

    听着马西莫地话,苏拉在叶音竹怀中放声痛哭,再也不肯抬起头来。而叶音绣的目光则只有无奈,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而且,苏拉这样的哭泣对她的身体只会有好处,她早就该充分的发泄出自己心中的悲伤了。

    转过身,背对着叶音竹夫妻三人,马西

    的擦拭着自己的泪水。他说的没错,在他这些子女孝心的也只有苏拉。哪怕苏拉从未叫过他一声爸爸。

    擦干泪水,马西莫才重新转过身,向叶音竹道:“我仔细思考了很久,蓝迪亚斯全力支持圣战不难。但我必须要保证我的国家延续下去,保证蓝迪亚斯的兴旺。而这却并不是我的力量所能做到的。或许你和法蓝可以保证在多长时间内米兰帝国能够不向我国发动攻击,并且保证在战争中对我蓝迪亚斯军队的调动绝对公平。但是,这些都不足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蓝迪亚斯现在缺少的并不是你们的保证,而是出于自身的问题。我所要提出的条件,就是给我一个继承人。”

    马西莫似乎已经将自己心中的悲伤抹去,在说这几句话的时候斩钉截铁,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叶音竹完全相信,如果自己不答应这个条件,以马西莫的性格,绝对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陛下,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什么叫给您一个继承人?”叶音竹沉声问道。

    马西莫道:“我百年之后,蓝迪亚斯需要一名出色的君主,带领帝国走出困境,让蓝迪亚斯的人民不至于承受痛苦和奴役。

    而这个人,我只能向你要。”

    “我?”叶音竹皱眉看着马西莫。

    马西莫道:“有两种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第一种是我传位给凤凰,你为摄政王,大权独揽。有克雷斯波在这里见证,再加上我的命令,我可以保证,在蓝迪亚斯绝没有任何反对的声音出现。以你在大陆上的地位和苏拉的关系,蓝迪亚斯只会变得更加繁荣昌盛,我也可以完全放心了。”

    叶音竹吃惊的看着马西莫,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位大帝居然会提出这样的条件。马西莫的意思已经摆的很明显,送你一个国家,你要不要?

    叶音竹何等聪明,在短暂的吃惊之后他立刻就冷静下来,心中不禁对马西莫大为敬佩。

    蓝迪亚斯或许并不是没有出色的皇家子弟来继承他的王位,但是,不论是谁继承,都无法解决蓝迪亚斯与米兰帝国之间的矛盾。而苏拉不同,她是自己的妻子,同时也是马西莫嫡亲的女儿,公主的身份。尽管她是女孩子,但是,在她背后有自己的存在。马西莫让苏拉继承这个皇位,就是要利用自己的身份来保证蓝迪亚斯帝国的延续,难道有自己在,米兰还会对蓝迪亚斯不利么?双方鼎立的局面必将保持。甚至琴城还会因为自己的原因向蓝迪亚斯一方倾斜。

    表面看去,马西莫似乎是送了一个国家给叶音竹,尽管这是无奈之举,但对于蓝迪亚斯这个国家来说,这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而且,不论怎么说,真正继承皇位的也还是他莫拉蒂家族的人。最为重要的是,马西莫早就看出,叶音竹并没有野心,他深爱苏拉,也绝不会贪图苏拉的皇位。

    在今天提出这个条件之前,这三年以来,马西莫不知道多少次深谋远虑,仔细思考过这件事。才有了今天的决定。

    “你要让我继承你的皇位?”苏拉梨花带雨的俏脸抬起,她心中的震惊更在叶音竹之上。虽然对于权力她更不在意。但马西莫的话还是令她有种奇异的感觉。

    哪个子女不希望得到父母的重视,而在皇家,还有什么比传位更加重要的么?马西莫对苏拉的心思摸的很准确。表面看上去冰冷的她,其实有一颗温暖的心,她虽然憎恨自己的父亲,但是,在她心中还是将他当成父亲看待的。

    马西莫微微一笑,道:“只要你肯接受,这就是爸爸送给你的嫁妆。作为娘家人,你的婚礼我已经没能在你身边。而我所拥有的一切中最珍贵的,也只有这皇位了。我承认,我将皇位传给你,是要利用音绣在大陆上的地位保证蓝迪亚斯未来的安全。但是,凤凰,你相信么,你是爸爸最爱的女儿。尽管我知道我欠你们的用什么也无法补偿,但是,我真的很想听你叫我一声爸爸。如果还有来生,我宁愿不要所有的权力地位,只是默默的陪伴在你母亲身边,爱她一生,用下一辈子的时间来补偿她这一辈子所受到的伤害。”

    水再次流淌,苏拉的嘴唇嗡动了一下,但她还是没有字。

    皇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亲情。除了音竹与孩子以外,马西莫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亲。

    在苏拉复活后,叶音竹曾经告诉过她,当初在蓝迪亚斯城外,马西莫为了她愿意放过他。尽管这位大帝的功利之心从未降低过,但他对苏拉的爱却也是真实的。

    叶音竹此时的心情放松了很多,他自然看得出苏拉心情上的变化,尽管她在哭泣,但她内心中积郁的悲伤却在悄然散去。

    他也不是不知道马西莫大帝提出的这个条件是为了利用自己。

    可是,这对自己又有什么坏处呢?准确的说,应该是只有好处才对。蓝迪亚斯毕竟是大陆上仅次于米兰的大帝国。

    如果这份力量在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那么,整个龙崎努斯大陆就再没有什么不同的声音。蓝迪亚斯固然得以保全。但对于大陆来说也是件好事。

    以自己和米兰帝国之间的关系,战争就再不可能爆发。

    轻轻的摇了摇头,叶音竹苦笑道:“对不起,陛下,我想我不能答应您。”

    马西莫一愣,道:“为什么?送你一个国家你也不要么?我虽然是利用你,但是,这对你来说却并没有任何坏处。我只是希望蓝迪亚斯能够延续,而并没有其他目的。”

    叶音竹轻搂着苏拉,道:“我明白,这对我们来说或许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式。但苏拉是我的妻子啊,难道您想让我天天看着妻子为了国家的事务而忙碌么?苏拉受了那么多苦,等到圣战结束之后,我只想带着她和海洋找一个环境优美的地方隐居,偶尔在大陆上游历,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权力对于我们来说,只不过是浮云而已。就算是一个国家的统治权,也同样如此。”

    马西莫呆呆的看着叶音竹,“看来,我们真地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现在有些不明白,你究竟是怎样达到现在这样地位的。难道。就是你说的真诚么?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认为你是个没有担待的男人。可现在我却有点羡慕你。”

    叶音竹莞尔一笑,道:“陛下,您刚才说了,还有另外一个解决方法。不知道是什么。”

    马西莫道:“另外一个解决方法就容易地多。而且也不会影响到你们夫妻逍遥。你们不是有了一对双胞胎么。就让男孩儿来继承我的皇位吧。他身上同样流淌着我莫拉蒂家族的血脉,我也可以向公众以及大臣们交代了。”说到这里。他明显流露出几分心灰意懒的感觉。

    让我们的孩子继承蓝迪亚斯皇位?叶音竹呆了一下。叶思琴地小脸顿时在他脑海中浮现。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对苏拉道:“还记得么,我说过,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够过上平静地生活,只要健康就好。可现在看来。恐怕他们是平凡不了了。”

    苏拉道:“难道你要答应?”

    叶音竹摇了摇头,看着马西莫大帝道:“您地意思我明白。让我答应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有两个条件。第一。在孩子十六岁之前,必须留在我们身边接受教育。或者说是留在法蓝。但您可以宣布已经选他为继承人。第二,如果未来思琴不希望成为蓝迪亚斯的帝王,您不能勉强他。我们也绝不会勉强他。那时候如何保存您的蓝迪亚斯,我们再行商量。”

    经过之前的种种,不论是叶音竹还是苏拉,他们的心都已经软了,马西莫大帝英雄迟暮地样子给他们带来了众多感慨。

    之前在街上救下那两个小乞丐,让叶音竹对战争充满了厌倦的情绪,尤其是人类之间的战争,他也不想再看到人类两大帝国开战地景象。

    克雷斯波忍不住道:“琴帝大人,您这样的条件相当于没有答应陛下。只是给了我们十几年的喘息时间而已。如果这次圣战之中我方损失过大的话,这十几年甚至不够我们恢复元气的。”

    叶音竹淡然道:“克雷斯波大人,我只能说,这是我的底线。同时,就算将来思琴继承了蓝迪亚斯的皇位,他也必须有两个姓。而不能只用莫拉蒂。”

    克雷斯波微怒道:“琴帝大人,您的条件太苛刻了。这让陛下怎么”

    马西莫挥了挥手,阻止克雷斯波说下去,目光灼灼的盯视着叶音绣,道:“你的条件我可以接受,不过我有一个附加条件。如果,当你们的儿子年满十六岁来到蓝迪亚斯后不愿意接任帝王之位,那么,他也必须在蓝迪亚斯帝国任职十年。这样,他怎么也会与蓝迪亚斯产生一些感情,对于帝国未来也是有好处的。我的这个条件不过分吧。我这个做外公的,总不会害自己的孙子。在蓝迪亚斯锻炼十年对他也并没有什么坏处。”

    马西莫的声音虽然还能保持平静,但谁都能听得出在他声音中所蕴含的那分恳求。

    叶音竹缓缓点头,道:“好,我答应您。”

    马西莫仿佛松了口气似的,“你们吃过晚饭了么?我命人开席。”

    苏拉摇了摇头,深深的看了马西莫一眼,“不用了,我们还有事情。还请你遵守承诺,支持音绣发动这次的圣战。音绣,我们走吧。”

    马西莫抬起手,似乎想叫住苏拉,但他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深深的叹息一声,亲自将叶音竹三人送到寝宫门口。

    双方都没有获取任何的凭证,这些条件看上去只是口头达成而已,但马西莫却完全可以肯定,叶音竹既然答应了自己,就绝不会再反悔。

    目送着三人的身影在宫廷侍卫的带领下渐渐消失,马西莫轻叹一声,喃喃的道:“凤凰,谢谢你。你又一次帮了爸爸。尽管你依旧不愿意叫我一声父亲,但我也可以满足了。”

    此时的克雷斯波脸上已经没有了半分之前的义愤填膺,微笑道:“陛下,这下您也终于可以松口气了。琴帝看在公主殿下的份上答应了您。蓝迪亚斯的未来终究不会在黑暗。只是,您可以肯定您那未曾谋面的外孙就会答应么?”

    马西莫淡然一笑,“那时候他才十六岁,如果我连一个十六岁的孩子都说服不了,那么,我这几十年的帝王也白做了。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思琴这孩子在各方面表现的都极为出色,在叶音竹的三个孩子中,他不但年纪最大,也很有长兄之风,尽管现在还不到四岁,但各方面的能力都已经得到了法蓝塔主们的一致推荐。他不仅是叶音竹的儿子,他的教父更是光明塔主奥布莱恩。

    有了这些光环在身上,我到要看看,未来的米兰帝国还怎么和我争。有了血缘关系在,血浓于水的情况下,叶音竹很可能会逐渐从米兰一方向我们倾斜。如果真的是那样,或许,我没有完成的统一大业就会在思琴手上完成。这才是我最想看到的。”

    克雷斯波微笑道:“我立刻就去发布叶思琴成为蓝迪亚斯帝国太子的消息。米兰帝国得到这个消息后,不知道西尔维奥会怎么想,如果米兰和琴城因此产生几分隔阂,才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不过,陛下我们真的要全力支持这场圣战么?”

    马西莫坚定的点了点头,“这是我答应叶音竹的,我们不但要全力支持,而且是不计伤亡的支持。在这场圣战中,我们必须要赢的琴城、法蓝,甚至是兽人族的好感。既然我的计划要在今后几十年来完成,那么,我就要先为思琴铺平道路。”

    出了蓝迪亚斯皇宫,苏拉突然停下脚步,“对不起,音竹。”

    叶音竹微笑道:“为什么说对不起?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啊!”

    苏拉低下头,“看着他那苍老的样子,我真的不忍心拒绝。要不,回去以后我叮嘱思琴,不让他在十六岁的时候答应继承皇位?”

    叶音竹微笑摇头,道:“不用了,孩子的路,就让他自己选择吧。我们不应该强加给他什么。如果他愿意,当上这个蓝迪亚斯帝国的君主又如何呢?”

    苏拉苦笑道:“我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再清楚不过。你刚刚答应,恐怕消息马上就会传遍整个大陆。如果他不利用这一点来让蓝迪亚斯获得利益,那么,他就不是马西莫大帝了。”

上一页 《琴帝》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