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琴帝》->正文

第六集 琴城领主 第三百一十二章 收徒传艺(全)

    到那八根嫩生生的手指,这一刻,睿琴在叶音竹心中大幅增加,心中对他的喜爱也更多了。

    睿琴毕竟还是个孩子,自然不会注意到叶音竹情绪上的变化,此时他的心神都放在面前这张九德兼备的古琴上。小手抬起抚在琴弦上,开始了他的表演。

    嗡——,当第一声琴音响起的时候,奇异的一幕发生了,琴音竟然不是睿琴弹动而响起的一声,而是两声。听起来,两声嗡鸣似乎是一样的,但也多少有些区别。

    睿琴先是愣了一下,但他还是继续的弹了下去。

    令在场所有人吃惊的不是睿琴超强的记忆力和学习能力,而是从大圣遗音琴中传出,那宛如二重奏一般的琴音。

    每当睿琴弹响一个音符,大圣遗音琴就会自行响起一个音符,自成曲调,与睿琴的弹奏交映生辉。

    重奏似的琴曲带着优雅的情调在这座寝宫中回荡。

    刚开始的时候,大圣遗音琴本身发出的琴声似乎是在模仿睿琴的弹奏,但随着琴曲的深入,它本身传出的琴曲却变得更加和谐轻快,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舒缓,柔和的曲调抒发着动人的情怀,正如之前睿琴所感受到的情绪那样,这首琴曲正是在示爱。

    睿琴的小手有些忙乱了,刚开始他还能跟得上,但随着琴音的节奏逐渐加快,美妙的旋律盘旋而出时,他再弹奏的曲调虽然错误不多。但却怎么都像是混合在曼妙琴曲中地杂音,只会破坏气氛,却一点也没有了应该的优雅。

    睿琴的眼神第一次显得有些慌乱了。当他跟随着大圣遗音琴弹奏到整首琴曲地一半时,终于无法再弹奏下去,双手离开琴弦,怔怔的注视着那自行颤抖的七根通透丝弦,眼中流露着思索的光芒。小小的额头上竟然已经是微微见汗。看上去更加惹人怜爱。

    叶音竹始终没有出声,静静地感受着睿琴地情绪变化,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沉稳,并且进入思考状态,叶音竹不禁暗暗点头。这孩子真是太聪明了。

    没有了睿琴弹奏的杂音,琴曲的美妙更加动人。每一个倾听者都不自觉的被带入琴曲的情绪之中,苏拉、海洋地俏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意。在这琴曲之中,她们似乎又回想起了自己与音竹过往地一切美好时光。

    而站在她们身边的香鸾。却已经痴了。

    琴音在袅袅余韵中收歇,七根琴弦最后地同步颤抖散发出一个极其动人的散音,仿佛正是那深爱的情感悠远流长,生生世世的延续。

    睿琴回过身,抬头看向近在咫尺的叶音竹。小脸有些红,并不是因为羞涩,而是兴奋。“老师,您真是太伟大了,您是怎么做到地。我现在才明白之前您做了什么。您竟然把琴曲留在了琴中。那么,它岂不是只要触动琴弦就可以奏响么?”

    叶音竹微微颔首,道:“我有很多必须要去做的事。所以不能留下来亲自教导你。这张大圣遗音琴我就送给你。

    什么时候你能做到弹奏的琴曲与我留在古琴中的乐曲完全相合,没有一丝差别,那么,在古琴的造诣上。你也算是入门了。我想。你应该明白我地意思吧。”

    睿琴点了点头。道:“您说的完全相合不只是音调上,还有情绪上。如果我也能拥有了这样的情绪,完美地弹奏,那么,就可以算是入门了。对吧。”

    叶音竹点头道:“正是如此。本来。我是不应该留下这首琴曲在古琴中的,你年纪还小。这感情方面的情绪恐怕会很难理解。但这首古琴曲中运用的各种指法和弹奏方法却是最均衡,也是最全面地,适合你这初学者学习。如果你无法做到情绪融入琴曲之中,也不用刻意苛求,你还小,无法理解感情方面地事也很正常。但你一定要做到整首琴曲完全掌握,不只是音调也合拍,同时,你要仔细注意琴弦地颤抖,真正的学会,并不只是琴曲,而且连琴弦的颤抖也要和我留在古琴中的一模一样,你明白了么?”

    睿琴若有所思的道:“老师,这应该是对古琴地控制力吧。”

    叶音竹微笑点头,“每当你弹奏一遍,它都会潜移默化地改变你,辅助你的精神。你年纪这么小就已经如此聪明,精神力远超常人,曲帮助你锻炼精神力,让你更好地掌握它,才不至于出现什么问题。”

    睿琴有些兴奋的转过身,抚摸着大圣遗音琴,就像是得到了最好的玩具一般,他重新回转过来的时候,小脸上竟然流露出成年人才应该有的郑重,“老师,我向您保证,我一定会珍爱这张古琴,就像爱惜我自己的生命一样。琴在人在,琴亡人亡。”

    看着睿琴认真的样子,叶音竹心中产生出一种特殊的感动,或许,那应该称作是欣慰吧。

    向他缓缓点了点头,摸摸他的头,“以你的悟性,具体的修炼方法我不需要多说,你只要记住我之前说的那句话就足够了。让自己在弹琴的时候进入那个境界,你会成功的。”

    睿琴伸出两只小手,握住叶音竹的一只大手,“舍琴之外再无他物。”

    叶音竹对睿琴的教导可以说并不复杂,但所需要的悟性就算是大多成年人都不太可能拥有。他之前所做的一切看似简单,但那留音于古琴之中的做法,却对他的精神力产生了大量的消耗。

    乃是叶音竹自己发明出来的存音法,原本是为了作用在琴帝号航空母舰上的。

    —

    因为他不可能一直都在航空母舰之中,用这种方法在航空母舰内先留存一些琴曲,当琴帝十二乐坊发动神音攻击的时候,就可以有乐曲来辅助。

    而就在刚才叶音竹将琴曲留存在大圣遗音琴中却要更加复杂,因为他不但把琴曲留了下来,还在琴曲中留下了自己的情绪和精神烙印的痕迹。

    这就变得极其困难。

    别说是香鸾无法理解,就算是一直跟随叶音竹的海洋也只是一知半解。绝对是叶音绣在琴艺方面的巅峰之作。

    叶音竹所说的考验其实本来就没什么,考验是否通过还不是他说了算么?

    在他将琴曲留存在大圣遗音琴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准备收睿琴为徒了。

    站起身,叶音竹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自己这个开山大弟子一眼,朝西尔维奥道:“叔叔,我们要走了。之前议定的事就麻烦您多多费心。睿琴这孩子天赋异禀,如果可以的话,在他小的时候,不要让他接触太多的权力世界吧。他还是个孩子,应该有属于孩子的童年。至于琴,也不需要过于执着,随他自己的喜好就是了。”

    在叶音竹看来,睿琴作为米兰帝国太子,根本就不可能将心力全部放在学琴上,索性就顺其自然,他如果能够在五年之内做到之前自己所说的一切,打下基础的话,那么就有再学下去的意义。

    否则,就只是当作一种兴趣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毕竟,在所有乐器中,琴德最佳,用来陶冶情操再好不过。

    西尔维奥、香鸾抱着睿琴,还有弗格森院长与西多夫元帅,一直将叶音绣夫妻三人送出宫门才停下脚步。

    并不是叶音竹不近人情,不想留下来与他们多亲近一段时间,实在是他自身时间紧张。

    还有许多事情等待着他去做。

    米兰和蓝迪亚斯两大帝国的支持已经确定,那么,圣战的发动时间也就可以提到日程上。

    而作为未来的统帅,叶音竹最担心的还是深渊位面的那几项制约。

    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将这些问题彻底解决,才能带领龙崎努斯大陆联军深入深渊位面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彻底断去龙崎努斯的后顾之忧,也为自己的祖先复仇。

    目送着叶音竹夫妻三人消失的身影,睿琴眼中流露出浓浓的不舍,喃喃的自言自语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老师。老师的琴艺造诣恐怕是我一生都无法企及的吧。姐姐,我现在才相信,你对老师的描述没有半点的夸张。老师他真的很强大,就像无底深潭一般令人无法看透。”

    香鸾轻叹一声,“他真的无法看透么?当初的他,是何等的单纯。只是被世事所逼,才不得不让自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我很明白他为什么会说不让你过多的接触权势。”

    尔维奥大帝面带微笑,道:“睿琴,或许你在自身的远追不上你的老师,但是,在某些方面,你的天赋甚至要比你的老师更加出色。不需要妄自菲薄。琴城与我们米兰是盟友。你总会再见到他的。”

    睿琴轻叹一声,道:“只是我心里有点不舒服。第一次见到老师,我就利用了他。这似乎不太好。不知道为什么,当老师教我弹琴的时候,我总是有种特殊的感觉。仿佛自己不应该把功利放在与老师之间的关系中似的。我能感觉的出,老师很喜欢我,尤其是看到我的手以后。虽然老师对我的喜爱或许不能和他的孩子相比,但有了这师徒的关系,我想,未来老师至少不会去支持蓝迪亚斯对米兰不利。”

    香鸾和西尔维奥对视一眼,父女二人的神色都变得有些怪异,香鸾亲了亲睿琴的小脸,“放心吧。就算你算计了他,哪怕你不是他的徒弟,他也永远都会因为你而不会伤害到米兰的。”

    睿琴有些疑惑的看着香鸾,“姐姐,为什么你说的如此肯定?”

    一旁的西尔维奥微微一笑,道:“聪明人不止是马西莫,在布局方面,他终究还是比我慢了一步。也没有我选择的那样主动。”

    这一次,连西多夫元帅和弗格森院长的目光都变得疑惑了,但西尔维奥大帝却已经回身向寝宫内走去,显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而就算睿琴再聪明。他毕竟还是个孩子。有些事情。是他现在还无法明白地。

    “姐姐。你知道么?老师留在琴中地那首琴曲里,除了对两位师母地倾慕之情以外,似乎还有一些其他地感情成分在内,其中的一部分情绪,似乎是落在你身上的。”

    “姐姐。你怎么哭了?”

    “没什么。姐姐眼中进了沙子……”

    ……

    离开了米兰。叶音绣带着两位妻子直接返回琴城。有传送门就是方便,龙崎努斯大陆虽然广阔。但只要是拥有传送门的地方,只不过是转瞬即至而已。普通人还要受到魔法力的限制。像叶音绣这样次神级地强者。对于这点消耗是完全可以忽略地。

    回到琴城。叶音绣第一时间下达命令。着急包括紫在内地琴城所有高层议事。

    叶音竹依旧要住在自己地临时领主府。如果是以前,他回来后即使召开这样的全体会议,也会先去找到安雅来负责召集。

    可自从发生了上次地事情后,他实在有些无法单独面对安雅,尤其是这次他又是带着两位妻子回来的。在潜意识中。他还是有些躲避地心里。所以才直接向部署下令。

    第一个来到领主府地是地精部落大长老古鲁。古鲁长老一脸地疲惫。乘坐着专属于他地地精撕裂者来到领主府。在洞外下了地精撕裂者,大步走了进来。

    “琴帝大人。您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担心您这一走就又是三年呢。”见到叶音绣。古鲁长老明显精神了几分。大步走了上来。

    叶音竹微笑着握住古鲁长老地手。这位地精长老的身材才刚到他腰间。但叶音绣却表现的很尊敬。亲自将古鲁长老请到了座位上。但他的手却一直握住古鲁那像是鸟爪一般的手。

    古鲁长老脸上先是流露出一丝惊讶。紧接着,感激之色溢于言表。

    “琴帝大人。您别消耗地太大,我地身体还撑得住。”

    叶音竹向古鲁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古鲁长老毕竟和琴城其他各族高层不同。其他各族高层多多少少都有属于自己的能力。而且大多极为强大。不论是东龙八宗地各宗宗主、长老,还是矮人族地族长、长老以及精灵女王安雅。无不是紫级以上地强者。所以。就算他们再忙碌。身体也能进行自动调节。

    而地精除了聪明地头脑以外,对于各方面修炼都是很不擅长地,几年地忙碌下来,年纪本就不小地古鲁明显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叶音竹刚一看到他的时候。就吃惊地感觉到这位地精大长老身上的生命气息已经虚弱到了即将崩溃地边缘,只是有一种比较特殊地能量在维持着他地生命而已。

    对于各种科技的研究绞尽脑汁。古鲁身为地精部落地大长老。他所耗费地心力无疑是巨大地,这么多年下来,

    接近了油尽灯枯,如果不是因为地精部落在琴城中欣展,得到了各族尊敬。使地精一族达到了前所未有地辉煌,令这位长老虽然身体虚弱但精神却始终保持在最佳状态。恐怕他早就撑不住了。

    所以。叶音绣才在刚一见到他,就立刻拉住了古鲁长老的手。对于他和琴城来说,古鲁长老不仅仅是一名出色地设计者。一名最优秀地地精。

    同时,他还是一位可敬的长者。琴城能有今天,与地精部落的帮助是分不开的。正是因为有了地精部落和精灵族。琴城才能得到矮人族地支持,也正是因为有了地精部落的各种设计。琴城才有了自保的能力。

    叶音竹对古鲁地尊敬绝不次于对东龙八宗的长辈们。

    温暖而柔和地能量从叶音竹地手中缓缓传入古鲁体内,叶音竹做的很小心,因为古鲁的身体比他想象中还要脆弱地多。体内的生命力已经近乎枯竭。如果一次性注入的生命能太庞大,很有可能会立刻令这位长老地身体崩溃。

    在叶音竹小心翼翼的控制下,从他体内输出地生命能就像是一颗种子般逐渐在古鲁长老体内生根发芽。

    古鲁长老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感觉到身体这样舒服了,暖融融的,全身都仿佛浸泡在一池温泉中似的。身体地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快地鸣唱。柔和的生命能在叶音绣的原力包裹下悄然注入到他身体的每一部分,然后在缓缓挥发出生命能中蕴含的生命力。一点一滴地滋润着古鲁长老地身体。

    当叶音竹放开古鲁长老的手时,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此时,琴城各族地高层都已经在这临时领主府中聚齐,但在海洋和苏拉的示意下,他们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唯恐影响到叶音竹。

    —

    叶音竹目光从各族高层身上扫过,只见安雅、东龙八宗包括自己奶奶在内的三位太上长老,以及矮人族的鲁特滋族长和鲁西诺长老,甚至是以紫为首的四大神兽,竟然都已经到齐了。

    叶音竹向他们比出一个噤声的手势,没有开口,而是盘膝坐在桌案之后,凭空召唤出了神器飞瀑连珠琴,双手八指略微调音之后开始了他的弹奏。

    这首琴曲是在座每一个人都十分熟悉的,正是《培源静心曲》。虽然将九德兼备的大圣遗音琴给了睿琴,但以叶音竹现在的实力,使用哪张古琴,都一样能够将这首琴曲发挥到极致。

    聆听着熟悉的乐曲,在场的琴城各族高层们脸上都不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一个个毫不客气的找地方坐了下来,盘膝进入冥想状态。要知道,在这《培源静心曲》中进行修炼,可要比平时修炼的速度快的多。

    现在的叶音竹早已不同以前,别说听他弹琴,连见到他的次数都已经很少了,这样的好机会在场的众人怎么会放过。

    对于自己人叶音竹自然不会吝惜,乳白色的柔和光环飘然散开,将每个人的身体都笼罩在内,情绪完全融入到琴曲之中,静静的弹奏着。

    正像之前他对睿琴所说的那样,想要真正的学会古琴,在弹奏它的时候,就要将它当成自己身体的一部份,舍琴之外再无他物说的简单,但真正做起来却是何等的困难。

    能够瞬间将心中杂念完全抛却进入状态,在整个大陆上,恐怕也只有修炼赤子琴心出身的叶音竹一人耳。

    《培源静心曲》的作用,就是帮助古鲁长老吸收叶音竹输入他体内的生命能。

    自从生命水泉沉睡三年之后,现在的叶音竹,就像是一个活着的生命水泉,他的血液中所蕴含的生命力霸道到连安雅这样强大的精灵女王都无法吸收,可见他的生命能有多么恐怖了。

    所以,尽管只是单纯的输入一些能量给古鲁长老,也对他的身体有着巨大的改善。

    伴随着《培源静心曲》帮助古鲁长老缓缓消化着生命能,他自身的生机渐渐恢复,脸上灰白的气色渐渐恢复,不断的下意识进行着深呼吸。

    淡淡的光芒闪烁,叶音竹脸上流露出一丝柔和的神光,他一直弹奏了三遍《培源静心曲》才停了下来。

    主府内一片寂静,苏拉和海洋站在叶音竹身边面带微听叶音竹弹琴的次数自然是最多的,但每一次听他弹琴,却依旧会有那种无比舒适的感觉。尤其是这《培源静心曲》更是如此。

    “呜——”古鲁长老长出口气,缓缓睁开双眼,尽管他的面庞看上去还是那么苍老,但眼神却明显发生了变化,原本浑浊的双眼重放光明,闪烁着淡淡的光彩,气色红润,仿佛像是一下子年轻了许多,精气神完全变得不同了。

    “多谢琴帝大人。”古鲁长老向着叶音竹深深一揖,眼中流露出强烈的感激。他对于自己的生命其实看的并不重,也知道自己的情况不好,随时都有可能离开这个世界。

    叶音竹相当于是延续了他的生命,生命虽然无所谓,但从古鲁的角度来看,能够多活几年,也就能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各种研究中去。

    他之所以能一直撑住,就是心中憋着股劲,他一直在想,就算死,也要等到这新琴帝号建造出来,看到它的升空,看到它发威时的样子,自己才舍得死。

    此时叶音竹又给了他第二次生命,没有了死亡的威胁,这位地精部落的大长老顿时心情大好,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他的名字本就会因为琴帝号而载入地精部落的史册,而现在又有了更多的时间,天知道这位长老还能够研究出什么东西。

    “长老何必客气,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其实应该怪我,没有看出您身体的状态不好,以后我会每隔五年对您的身体进行一次检查,如果正常的话,就算您再活一百年也不会有问题。”

    叶音竹不是神,他不可能彻底改变一个人的生命,让其无限延长。就算是神,恐怕也无法做到。但他所拥有的庞大生命能帮助垂死之人延年益寿却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此时,冥想中的众人先后睁开双眼,都面带笑容地注视着叶音竹扶住古鲁长老,纷纷起身,向老古鲁表示恭喜。

    “各位好。客气的话音绣就不多说了。刚回来就将大家召集来。实在是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和大家商议。”叶音竹甚至没有和众人分别打招呼就直接进入了主题。

    叶音竹一开口,众人的目光就都集中到了他身上,叶音竹让大家先坐下。然后一个人走到大厅中央。沉声道:“我刚刚从深渊位面回转。下面我先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深渊位面的情况,深渊位面和我们预想之中还是有着不小的差别,有些情况比我们预料中要好,但有些情况却比我们预料中还要严重,我和小龙女一同进入深渊位面后,发现……”

    这已经是叶音竹几天内第三次重复对深渊位面地介绍了,对于自己人,他介绍的更加详细,没有放过每一点细节。从自己和小龙女进入深渊位面一直说到两人归来,复述的整个过程足足用去了近两个时辰地时间。

    其中,对深渊位面的环境,深渊位面的种族以及各种族的能力进行了详细的解说。

    尽可能的让在场的琴城高层们对于深渊位面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

    听了叶音竹的话,众人脸上地神色各不相同。

    东龙八宗的三位太上长老脸上都流露着毅然决然的神色,就像叶音绣立志要毁灭深渊位面一样。为了替自己的祖先复仇。东龙八宗不论面对什么困难都绝不会退缩。

    矮人族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矮人族的战士数量只有三千,在战场上地作用还不如留在后方进行铸造,他们是不会直接参战地,而矮人族的大师们也显然提不出什么有用办法来解决叶音竹所面临的问题。

    紫和其他几位神兽则陷入了思考之中。但大都皱着眉头。兽人族最擅长的是战斗,而不是智谋。就像叶音竹和紫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他为大脑紫为利剑。两人才有着最完美地配合。

    只有古鲁长老和安雅在若有所思地思考,当然,因为种族的不同,他们思考地方向也各不相同。

    叶音竹接过苏拉递来的水喝了一口,润润有些干涩的喉咙,“情况就是这样,面临的几个难题我刚才也已经说了。法蓝那边也正在研究如何解决。但根据我的推断,法蓝很难做出有成效的建议。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说说。”

    古鲁长老或

    为生命力大幅度恢复导致脑筋也变得比以往更加清晰“我先说吧。”

    叶音竹点了点头,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古鲁长老道:“进入深渊位面后,我们面临的问题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深渊位面的各种毒素,另一个是环境对于战士们的影响。如何帮助魔法师以及一些特殊战士在深渊位面恢复非火、暗、空间、精神四系以外的魔法元素我没办法。改变深渊位面的环境也几乎不可能。但抗毒这一点,就交给我们地精部落吧。只要有足够的工匠配合,我就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叶音竹眼睛一亮,要知道,深渊位面最大的威胁之一就是深渊生物自身散发的毒素和深渊位面本身所具有的毒素,如果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可以说面临的难题就化解了一半以上。

    “长老,您准备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叶音竹惊喜的问道。

    古鲁长老从容的道:“其实,从表面看毒素似乎是无孔不入的很难克制。但实际上,我们只需要从自身进行隔绝,不给毒素入侵的机会,再强的毒也不会有什么效果。当然,我的方法只能对付一般意义上的毒素,对于拥有剧烈腐蚀性,或者是穿透性的剧毒也只能起到一定的削减作用,而不能完全化解。”

    感受着众人集中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古鲁长老傲然道:“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具体的方案和研究,但只要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肯定能拿出有效的办法解决问题。对于毒素来说,身体的防御最容易解决,只需要使用一些皮革质地的穿着就可以有效的预防毒素的入侵。而中毒大多数是因为呼吸吸入所致,所以,我们的研究将着重放在过滤呼吸的空气方面。如,重装甲战士就可以在铠甲内部附加上一层皮革或者类皮革类的中衣,虽然透气性会差一些,但阻挡毒素就会很有效果。在头盔中,我们再加入一些对空气的特殊过滤装置,对毒素的预防就能起到相当好的作用了。”

    “好,长老果然不愧是地精部落第一智者。等今天的会议结束后麻烦您和地精部落的大师们尽快开始研究,只要有了方案我们立刻投入准备阶段。我会将方案直接交给法蓝,只要有效,法蓝完全可以调动各国的工匠一起进行制造。”

    叶音竹也没想到刚一回来就能得到一个这么好的消息,顿时精神大振,解决了毒素的问题,至少龙崎努斯的战士们就能拥有在龙崎努斯大陆上一半以上的战斗力。

    —

    古鲁长老点了点头,眉头却皱了起来,“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可以阻挡毒素的入侵,但是,当每一场战斗结束后,战士们外在的装备上一定会附加大量的毒素,这就需要用水或者其他方法来进行驱除,毕竟战士不可能永远穿着装备。而且他们也需要休息。这驱除毒素最好的方法显然是用水来冲洗,在经过一定的消毒处理。最好的情况,就是光系和水系的魔法师一同进行。水系冲洗,光系进行消毒。

    这样我们的准备才能做到完美无缺。”

    听古鲁长老这么一说,叶音竹不禁再次陷入沉思之中,水和光,这两种元素都是那个世界不曾拥有的。

    也就是说,就算身穿地精部落研究出来的装备,在那边也不可能进行持久作战。

    而深渊大陆的面积何等辽阔,这场战争绝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结束的。这就对补给造成了极大的问题。

    哪怕是用传送门进行传送,也不可能将每一名参与过战争的战士都送回到龙崎努斯大陆进行消毒吧。

    战士们又决不可能抛弃,先不提感情上,以深渊生物的吞噬特性,让他们吞噬大量的人类战士,还不知道会进化到什么程度。

    想到这里,叶音竹之前的好心情顿时被破坏了不少,脸上喜色收敛,重新陷入了思考之中。

    就在这时候,一个天籁般的声音突然响起,“音竹,你不用为难了,其他的问题,就都交给我来解决吧。”

上一页 《琴帝》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