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一集 光明之子 第一章 侍从骑士考核

    奥丁镇位于圣殿联盟南部边境,三千余户,在皓月城所属中算是较大的一座城镇。

    朝阳初升,用光明与温暖柔和地抚触大地,也仿佛是在唤醒着生命。此时,奥丁镇中心地带,一座相对较大,占地面积约上千平米的两层建筑中,正进行着一场考核。

    “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成为骑士。”一个浑厚有力,带着几分金属般铿锵的声音响起。

    “守护人类、守护善良、守护圣殿、守护亲人。”回答的声音整齐而稚嫩,很显然,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回答这个问题了。

    这座二层建筑是奥丁镇的骑士圣殿子殿,简称奥丁子殿,专门负责在奥丁镇上挑选那些有可能成为骑士的孩子进行培养,今天站在这里的三十多个孩子,都将进行骑士最初级的称号骑士侍从的考核。只有成为一级骑士侍从,他们才能继续在这里学习、修炼。

    浑厚声音的主人,是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中年壮汉。他叫巴尔扎,是奥丁子殿的骑士侍从总教官,据说,当年他只差一点,就能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了。

    “告诉我,骑士的准则是什么?”巴尔扎目光严厉的注视着眼前这些普遍在八到十岁都住在奥丁镇上的孩子们。

    回答依旧整齐划一,“谦卑、诚实、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执着、仁爱、正义。”

    巴尔扎略带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你们在这里已经修炼了一年,今天是接受考核的时候了。骑士侍从一级到十级,相对应的灵力是十到一百。今天你们的任务,就是达到灵力十以上,成为一名一级骑士侍从。所有成功通过考核的人,将继续留在这里修炼三年,然后前往皓月城参加准骑士的考核。只有当你们成为一名像我这样的准骑士时,才真正算是骑士圣殿的一份子。现在开始,蒋虎。”

    “是。”一名身材较为高大的少年走了出来,同时取下了自己背后的木剑。

    所有少年的配备都一样,每人一柄长三尺、宽三寸、厚两寸的木剑。而骑士侍从考核也很简单,巴尔扎面前有一个看似木墩的东西,木墩后连接着一个石槽,石槽内有石珠。击打木墩,石珠就会振动,按照振动时弹起的高度评测出灵力多少。可以算是评测灵力最原始的工具了。不过,在灵力一百以内,还算准确。

    灵力是圣魔大陆评定所有职业强弱的通用数值,无论是骑士、魔法师还是其他任何职业,强弱都是用灵力来进行评定的。一般来说,十点灵力,相当于是一名正常成年男子的力量。

    “啊——”蒋虎大喝一声,双手握着木剑,抡圆了狠狠的砸在木墩上。

    “砰。”石珠跳动而起。

    巴尔扎满意的点了点头,手上拿着名册进行记录,同时说道:“蒋虎,灵力十三,通过。下一个,……”

    这种考核进行的速度很快,一会儿的工夫,已经是一半人完成了,通过的差不多有一半左右。

    “龙皓晨。”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巴尔扎下意识的抬起头,目光锁定在一个身材有些瘦弱的少年身上。

    这名少年和其他人比起来明显有些营养不良,身形瘦弱,可是,他却有着一张令人惊叹的面庞。

    自然成型的柔顺眉毛,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挺直的鼻梁,白皙的肌肤、薄厚适中的嘴唇。哪怕他看上去只有八、九岁而已,可却漂亮的足以令女人也要疯狂嫉妒。尤其是他虽然是黑发,却有着一双澄澈碧蓝的眼眸。如果换上一身女装,那也绝对是倾国倾城之色。

    龙皓晨走到巴尔扎面前,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先取下木剑,而是右手握拳放在心脏的位置,弯腰躬身,行礼道:“教官。”

    巴尔扎原本严肃的目光明显变得柔和了几分,点了点头,道:“开始吧。”

    “是。”

    摘下木剑,龙皓晨深吸口气,猛然将巨剑抡起,全力以赴的砸向木墩。

    噗的一声,石珠弹跳。但是,它却明显没有超过十的刻度。

    巴尔扎一下就皱起了眉头,“灵力九,未通过。”从木剑反弹的程度他能看出,龙皓晨确实已经全力以赴了,可是,他却依旧没能通过考核,成为一名侍从骑士。

    龙皓晨俊秀的面庞一下就变得通红,看着巴尔扎,有些激动的道:“教官,我、我……”

    巴尔扎略微叹了口气,道:“下去吧。”

    龙皓晨急切的道:“教官,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能通过的。”

    巴尔扎眉头微皱,道:“但是,这对其他没有通过的人不公平。”

    龙皓晨顿时沉默了,可在他眼中,却仿佛多了一种特质。巴尔扎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在这一刻,这位侍从骑士教官不禁愣了一下,那是什么?执着?骑士十大守则中的执着么?骑士的十大守则也是骑士的十大精神,哪怕是一些真正的骑士身上,都未必能看到其中一种闪耀,可眼前这孩子……

    也就在这一刻,龙皓晨已经转过身,面对所有在场的少年们,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用极为恳切的声音向这些一起训练了一年的伙伴们道:“请求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一边说着,他竟然拜了下去。

    巴尔扎呆住了,少年们也都呆住了,对于他们这些普遍只有八、九岁,最大不过十一岁的孩子们来说,他们根本不明白龙皓晨为何如此执着。在绝大多数少年们看来,成不成为侍从骑士根本没什么关系。

    巴尔扎眼中渐渐多了些什么,如果换了别的孩子,或许他会以为这个孩子急功近利或者是怯懦什么的,但对龙皓晨却不会。因为,这个俊秀的少年虽然看起来瘦弱,但在过去一年的训练中,他却是最刻苦的一个。不但很好的完成了每天必须的训练,每天清晨他都会提前来一个时辰,再晚走一个时辰。

    巴尔扎身为一名十级准骑士,在这奥丁镇他已经当了十年教官,但龙皓晨却是他所见过的最勤奋的学员。这个少年从来都不需要督促,不但每天训练的刻苦,而且待人非常温和,对每个人都很好,当这些和他一起训练的小伙伴们请他帮忙的时候他从不拒绝。

    这也是为什么轮到龙皓晨考核的时候,巴尔扎的眼神会变得柔和的原因。而龙皓晨没能通过考核也让他吃了一惊。如此勤奋的孩子依旧没有通过考核,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资质实在是太差了。

    “教官,就让他重新考核一次吧。”开口的是第一个通过考核也是这群孩子里年纪最大的蒋虎。

    “是啊!教官,再给皓晨一次机会吧。”

    “教官,皓晨每天训练都很努力,让他再试试吧。”

    一时间,为龙皓晨求情的声音几乎从每一名少年口中响起。这是带人为善积蓄而来的人缘,更何况他们只是一群孩子,还远远涉及不到利益关系。

    巴尔扎沉声道:“安静。”宽阔的厅堂内顿时静了下来。

    巴尔扎道:“好,我就给他一次机会,但是,为了公平起见,龙皓晨,你要先在一对一的对决中战胜蒋虎,才能获得这次机会。你们所有失败的人也是一样,谁能战胜蒋虎,我都给他重新考核的机会,仅限于三天内。”

    龙皓晨大喜,先是再次向伙伴们谢过之后,然后才转向巴尔扎,“谢谢您教官。”

    看着他那宛如绝色少女一般的面庞上充满阳光和纯净的笑容时,哪怕巴尔扎是个男人都不禁微微一怔。没有理会龙皓晨,他反而是看向蒋虎,淡淡的道:“全力以赴,否则的话,我取消你侍从骑士的称号,明白了么?”

    “是。”蒋虎答应一声,抽出了背后的木剑,其他少年向四周散开,让出一片空地。

    “皓晨,小心了,我不会手下留情的。”蒋虎木剑收在身前,向龙皓晨行了一个骑士礼。

    龙皓晨同样还礼,“蒋大哥,请。”

    蒋虎低喝一声,一个进步前冲,手中木剑直奔龙皓晨劈去,目标是他的左肩。

    龙皓晨显得很安静,看上去,他的动作像是慢了一拍似的,直到蒋虎手中木剑劈出一半的距离他才动了。手中木剑上撩,正好扫中蒋虎剑刃最下方的位置。

    “咄”的一声轻响,蒋虎在灵力明显大于龙皓晨的情况下,他这一剑竟然被荡开了。

    看到这一剑,巴尔扎教官眼底顿时闪过一丝惊讶。

    蒋虎木剑虽然被荡开,但他的反应很快,借势身体一个旋转,以腰背之力带动手臂,手中木剑盘旋一周,横斩而出。

    蒋虎的应变很精彩,以他这个年纪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已经相当不错了。但是,龙皓晨的应对却更令人吃惊。

    在一剑荡开蒋虎的攻击时,他就已经向前进步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本就贴近,他这一进步,人就已经来到了蒋虎身边。而这个时候,正是蒋虎身体旋转的时刻。

    他怎么进攻?巴尔扎心中也出现了疑问,木剑长三尺,而龙皓晨已经贴身,是绝对施展不开的。

    但是,在这个时候,龙皓晨的攻击已经用出了。他用的是剑柄。

    身子向下一矮,同时剑柄上顶,正好顶在蒋虎肋下,这一击龙皓晨甚至没有发力,但蒋虎的身体却已经跌退了出去,他横扫的木剑也正好从龙皓晨头顶掠过。

    “停。”巴尔扎喝道。

    巴尔扎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沉声道:“失去平衡、招式用老,蒋虎,你输了。如果龙皓晨的剑柄用力大一点,你就已经躺在地上了。”

    蒋虎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皓晨,你真狡猾。”

    龙皓晨收剑而立,有些歉然的看向好不容易才站稳的蒋虎。

    巴尔扎向龙皓晨点了点头,道:“你可以进行第二次考核尝试了。”

    重新回到木桩前,龙皓晨脸上神色明显变得凝重起来,这样的神色出现在他这样的少年脸上实在是给人一种异常的感受。

    双手紧握木剑,龙皓晨眼中的执着明显变得强盛起来,似乎在他身上,有着一层若隐若现的光晕产生。尤其是他的眼神,那澄澈的碧蓝色双眸中,目光是那样的坚定。

    骤然间,龙皓晨猛的一个旋身,带着他那份远超同龄人的执着挥出了手中的木剑。

    砰——,石珠弹跳,而龙皓晨自身也因为反震力向后跌退一步,手中木剑险些掉落,能够清楚的看到,他双手虎口的位置已经渗出了丝丝鲜血。

    “灵力十一,通过。”巴尔扎带着震惊的声音响起。从灵力九到灵力十一,听上去只是数字上二的差距。可是,在前一次考核中,龙皓晨分明已经用了全力啊!此时能够产生这么大的增幅,意味着他将自己的潜力激发到了极限。

    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巴尔扎回复了正常,让龙皓晨自己去医务室包扎一下,然后继续接下来的考核。

    “考核结束,所有未通过的,明天就不用再来了。通过者,明天将分配新的教官。现在解散,领取培元液后就可以回家了。”

    “谢谢教官。”少年们异口同声的大喊着。

    “龙皓晨,你留一下。”

    少年们在欢呼声中离开,无论是否通过考核的都是一样。在这个年纪,他们很容易找到快乐与幸福感。

    奥丁子殿宽阔的大厅内只剩下龙皓晨和巴尔扎教官两人。

    “皓晨,告诉我,为什么在和蒋虎的战斗中你选择那样的攻击方式?”巴尔扎严肃的问道。

    龙皓晨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因为我的力量不如蒋虎大哥,只能寻找他的破绽。您教导过我们,砍劈时,力量最大的是剑尖位置,越靠近剑柄,力量就越小。然后在他二次攻击的时候,我观察到他腰部是重心所在,所以我贴身近前,让他的力量就无法完全发挥,破掉重心,他就没办法持续攻击了。”

    巴尔扎眼中满是惊讶,“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你通过观察得知的?”他从没教过这些孩子们实战,因为在他们这个年纪,最重要的是打基础,还不到练习实战的时候。可龙皓晨在战斗中的冷静和对时机的准确把握,实在是令他震撼。

    “好了,你也回家吧。”巴尔扎摆了摆手,他隐约感觉到,这个孩子有着一种其他少年所没有的潜质。

    “教官,我这周的培元液……”漂亮的小脸上流露出几分腼腆,龙皓晨试探着问道。

    “哦,去领吧。”

    “教官再见。”龙皓晨兴高采烈的走了。

    目送着他雀跃而去的背影,巴尔扎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笑容,“这孩子,天性纯良又肯努力,似乎还很有战斗天赋。真是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啊!”

    “你知道为什么他能轻易找到对手的破绽吗?”正在这时,一个清朗悦耳的声音在巴尔扎身边响起。因为这声音来的毫无预兆,顿时吓了巴尔扎一跳。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巴尔扎身边已经多了一名中年人,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一身简单朴素的长袍,可是,他却有着一双璀璨如星辰般的眼眸。在他眼眸深处,正流露着怅然和回忆的光芒,甚至,还有着一丝痛苦。

    “大人,我不知道。”巴尔扎看到是这个中年人,赶忙向他行礼。这个中年人是几天前刚刚来到奥丁子殿的,他也无法肯定这中年人的身份和修为,只知道是来自皓月城骑士分殿的大人物。

    中年人收回目光,淡淡的道:“因为,他有着异于常人的精神力。否则,你认为他为什么能激发出那样的潜力?”

    龙皓晨很开心,珍而重之的握着手中的小玻璃瓶,兴高采烈的朝着家的方向跑去。

    对于其他孩子来说,这瓶子里的液体只是难喝的药水,可对他来说,却是加入骑士圣殿的原因。

    一边走着,他一边自言自语着道:“蒋虎大哥说的没错,这培元液真是好东西,妈妈自从每周喝一瓶之后身体就好多了呢。妈妈,对不起,你虽然教过我男人膝下有黄金,可是,如果我今天不能通过考核,就没办法再带回培元液给你喝了。我不要失去你,为了妈妈,我什么都愿意做。”

    如果巴尔扎听到龙皓晨这番话,一定会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培元液是骑士圣殿下发的一种药剂,对十五岁以下的孩子有固本培元的效果,用来辅助他们修炼,打好身体的基础。龙皓晨今天险些没能通过考核,那是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喝过培元液啊!全都留给了他的母亲。而在一年前,他还只是一个十分瘦弱的小男孩儿,一年后的今天,他却通过自己一年以来的不懈努力,在那份让母亲能喝到培元液的执着支撑下硬是突破了灵力十点的关口。

    对于一个只有九岁的孩子来说,这中间的难度甚至还要超越准骑士考核成为骑士的关卡。这是何等的天赋和努力才能做到的啊!

    阳光洒落在龙皓晨身上,闪耀着金子般的光泽,一如他那颗金子般的心。

    龙皓晨的家位于奥丁镇西侧偏僻的角落,甚至还要过一条小河才能到达。很快,他就从河上的独木桥走了过去。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延着一条小路直接走进了奥丁镇西边的一片森林之中。

    他每次将培元液给母亲喝之前,都要先去采一些野菜,然后将药液混合在味道浓重的野菜汤之中,这样母亲就喝不出其中的味道了。他可不想让妈妈知道这些,龙皓晨还清楚的记得,巴尔扎教官教导过他们,男子汉就应该承担一切。

    走进树林,他很快就忙碌起来,这些年,龙皓晨和母亲相依为命,哪怕是在奥丁镇,他们家都是最穷苦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很多同龄孩子每天还只知道玩耍的时候,他却能帮妈妈分担一些了。母子虽然只是依靠他妈妈白玥每日给人裁剪一些衣服的微薄收入过活,但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快乐。

    一会儿的工夫,地面上就堆积了不少野菜,这些龙皓晨太熟悉了,虽然只是野菜,但味道却并不差。从小到大,他可是没少吃这些东西。

    正在龙皓晨准备收拾一下自己采摘的野菜回家之时,突然间,噗的一声轻响却吓了他一跳。这片森林可并不太平,偶尔也会有一些野兽出没。

    龙皓晨抬头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隐约看到有一个娇小的身影似乎跌倒了似的。在好奇心的催使下他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只是走了几步就看清那跌倒树林中的根本不是什么野兽,竟是一个小女孩儿。

    小女孩儿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样子,身形十分纤弱,有着一头淡紫色的短发。身上的布衣有多处破损,至少有六、七处地方都有血迹渗出。虽是摔倒在地,但她还保持着清醒,正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看那样子却十分困难似的。

    龙皓晨快步上前,一把扶住她,惊讶的道:“你怎么了?”

    小女孩儿似乎也是一惊,身体下意识的动了动,侧头向他看去。此时,龙皓晨才看清这小女孩儿的样子。

    漂亮的小脸蛋上沾染了不少泥土,嘴角处,还挂着一缕血丝,尽管她的样子十分狼狈,但却依旧很容易给人惊艳的感觉。但她的美却和龙皓晨不同。龙皓晨的眼眉部分十分柔和,很容易给人亲近的感觉。而这个女孩儿年龄虽小,可眼眉之间却充满了倔强和冰冷,骤然与她目光对视,龙皓晨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看到龙皓晨,小女孩儿似乎也是吃了一惊,但不知道是不是龙皓晨的亲和力足够强大,很快她就平静了下来。

    “你没事吧?”龙皓晨再次问道。

    小女孩儿勉强抬起一只手,在地上写了一行字,“我不能说话,有坏人追我,马上就会赶到。姐姐,救我。”

    看着她前面写的话,龙皓晨吓了一跳,可看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他脑门上不禁冒起几道黑线。

    “我是哥哥,不是姐姐。”很是郁闷的辩解了一句后,在恻隐之心的驱使下,他将小女孩儿抱了起来。怎么说他也通过侍从骑士的考核,力量已经于成年人不相上下,这小女孩儿的体重又格外的轻,抱着根本感觉不到什么重量。

    抱起她后,龙皓晨回到自己采摘好的野菜旁用一根草绳将野菜捆好拎起。那小女孩儿却在这时焦急的拉扯着他的衣襟。

    龙皓晨愣了一下,赶忙将她放在地上,小女孩儿飞快的在土地上写道:“我感觉到他们的气息了,他们马上就要来了,他们能嗅出我的味道,你快走吧,不然来不及了。”

    龙皓晨眉头微皱,坚决的摇了摇头,道:“不行,我是男子汉,我要保护你。”尽管他只有九岁,可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却是令他那漂亮的小脸蛋上多出了几分坚毅。

    “味道么?”龙皓晨眼神微动,飞快的在自己的那些野菜中取出几株用手揉碎,然后快速的抹在小女孩儿和自己身上,然后抱着她跑向一旁的灌木丛,将她小心的放在灌木丛中,然后自己再趴上去,用双肘支撑着身体,没有碰到小女孩儿,却用身体将她完全遮挡住了。

    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做这些的时候,被他护着的女孩儿始终都用一种奇异的目光注视着他,却很安静的没有任何动作。

    龙皓晨刚刚藏好,就听外面嗖嗖嗖一连串的破空声响起,从灌木的缝隙处偷偷向外看去,他看到了一群黑衣人。这些黑衣人的身材都十分高大,隐约中还有一股淡淡的腥气传来。其中几人正用力的吸着气。

    “味道到这里怎么断了?难道那小丫头让人救走了不成?”沙哑难听的声音在树林中回荡。

    借着树影间洒落的阳光,龙皓晨看清了其中一个黑衣人的相貌,他险些惊呼出来。因为那个人脸上竟然长满了黑毛,黄色的眼睛看上去分外狞恶,就是他的鼻子在不断抽动,闻着气味儿。

    也就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树林中响起,“到此为止吧,你们既然追来了,就不用回去了。”

    一道晶莹剔透的亮光在空中悄然出现,带着一抹优美的弧线就像闪电般在树林中迅速的闪烁了几下。那追过来的七、八名黑衣人身体全都僵硬在那里,下一刻就全都倒在了地上。

    龙皓晨只觉得眼前一花,一名蒙面白衣人突然出现在前方不远处,紧接着,震撼的一幕出现在他视野之中。也未见那白衣人如何动作,从他胸口位置,万千点亮光喷薄而出。刹那间,仿佛整片森林都被因为这光芒亮了起来。晃的龙皓晨有些睁不开眼睛。

    等到他再看清眼前的一切时,却骇然发现,原本那些倒在地上的黑衣人已经全都不见了,只剩余那白衣人静静的站在那里。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几乎只是龙皓晨眼前一花,一切就已尘埃落定,仿佛之前那些相貌狞恶的人从来都没出现过似的。

    白衣人缓缓转身,看向龙皓晨和哑女所在的方向,淡淡的道:“出来吧。”

    龙皓晨心头一紧,很显然,对方已经发现自己了。同时,他也看到了那白衣人的双眼。那是一双没有任何感**彩的眼眸,他的双眸是黑色的,但瞳孔却似乎是灰色,一头黑色及肩长发简单的束起在脑后,简单的白色劲装并没有任何装饰。

    白衣人的强大令龙皓晨内心颤栗,他毕竟还只有九岁,但是,当他低头看到身下那小哑女苍白的面庞时,顿时一股热血上涌化为勇气。

    先向那小女孩儿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出声,然后双手用力撑地,从灌木丛中跳了出来。同时抽出了背后的木剑。

    白衣人站在那里没有动,可就算是这样,龙皓晨也可以本能的感应到眼前这个人比自己所见过最厉害的野兽还要危险的多。

    龙皓晨没有吭声,只是双手握紧木剑,牢牢的盯视着眼前的白衣人。他现在只是希望眼前的白衣人没有发现那个小哑女才好。

    “我们该回去了。”白衣人的声音没有任何感**彩,简单的几个字,却让龙皓晨感受到宛如冰雪浸体般的寒意。

    也就在这个时候,嗖的一声,一道娇小的身影出现在龙皓晨身前,他吃惊的发现,那自己根本没有看清速度奇快的身影竟然正是之前被自己保护着的小哑女。

    她的速度好快啊!龙皓晨呆了呆。

    小哑女张开双臂,用她那瘦弱的小小身躯挡在龙皓晨身前,目光坚定而倔强的盯视着面前的白衣人,用力的向他摇了摇头。

    白衣人那毫无感**彩的眼神似乎动了动,下一刻,他的身体也动了,就像一道优雅的白光闪烁了一下。而就在龙皓晨身前的小哑女居然也动了起来,速度也同样是飞快无比。

    龙皓晨的观察力是要远远超过同龄人的,但他也只能看清小哑女手中似乎多了一柄短小的匕首,身体在前冲的时候做出了几个毫无规则的腾挪动作,就像是一只凶悍的小老虎。单是那份速度,恐怕就要灵力二十以上才能拥有吧?

    可惜,小哑女显然与那白衣人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巨大差距,只不过是一次呼吸的时间,一切就都安静了下来。

    小哑女手中的匕首不见了,她整个人也被那白衣人夹在腋下,而白衣人是如何做到的,龙皓晨根本没有看清楚。

    “放开她。”龙皓晨大喊一声,用一个十分标准的骑士跨步,手中木剑就朝着白衣人劈去。在这个时候,他根本就忘记了眼前这个人有多么恐怖,心中只想着要救下那小哑女。

    巨力传来,龙皓晨连带着他的木剑瞬间滚倒,意识瞬间陷入了黑暗。而白衣人只不过是抬了抬手而已。

    被夹在腋下的小哑女剧烈的挣扎起来,白衣人突然一惊,因为他赫然感觉到自己腋下的小女孩儿全身开始散发出灼热的温度,一层暗红色的光芒也开始从她皮肤下浮现出来。

    “安静点,我不会伤害他。”白衣人的声音中终于多了几分属于人类的情绪,似乎是无奈。

    小哑女这才停止挣扎,抬头看向白衣人。

    白衣人向她点了点头,一步跨出,就来到了已经龙皓晨身前,蹲下身体,用单手在龙皓晨身上摸索起来,就连他那张漂亮的小脸蛋都没有放过。

    片刻之后,白衣人缓缓皱了皱眉,“资质中上,但骨骼发育不足,他的气质和资质都更适合做一名骑士。”一边说着,他已经放开了小哑女。

    小哑女向他快速的比了几个手势。

    白衣人道:“他未来的成就?不好说。从资质上来看,能够成为一名大地骑士就顶天了。但是,他才只不过八、九岁的年纪就能拥有骑士十大守则中怜悯、英勇、执着、牺牲这四种气质,未来成就不可限量。一名优秀的骑士,尤其是守护骑士,往往对心性的要求比资质更高。”

    小哑女指指自己身上,再指指龙皓晨,接着又比划了几个手势。

    白衣人点了点头,道:“好吧,他刚才的勇气确实足以得到这份奖励。”

    一团白光从白衣人胸口处悄然亮起,隐约中能够看出那白光呈献为一个小火炉的形状,炉中有着淡淡的青色火焰闪耀。

    白衣人的右手伸出食、中二指,在那青色火焰上轻轻一抹然后飞快的落在龙皓晨身上,用一个抹字诀,带起一道道青色光焰。

    片刻之后,青光与白光共同收敛,没入白衣人体内,他的眼神却分明显得有些疲惫。

    “好了,我以灵炉之力帮他梳理了十二正经,燃尽了十二正经中的杂质,至少让他的潜力提升一个档次。你这次的试炼也结束了,我们回去吧。”

    一边说着,白衣人缓缓站起身,向小哑女招了招手。

    可小哑女却快步走到龙皓晨面前,从自己手上摘下一枚蓝色为底有着金色勿忘我纹路的戒指戴在了龙皓晨左手中指上。说也奇怪,那小小的戒指才一到龙皓晨手指上,就自行扩大了几分,完全与他的手指贴合。

    “采儿,你……”白衣人低声惊呼。但他迎来的,却是小哑女执着倔强的目光。她又将龙皓晨之前采摘的野菜整理好放在他身边,这才回到白衣人身边。

    白衣人眉头紧皱,足足沉默半晌后,才缓缓点了点头,拉起小哑女的手,腾身而起,消失在树林深处。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