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一集 光明之子 第二章 神秘的新教官

    “嗯……”龙皓晨缓缓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眨了眨眼睛,那长长的足以让任何女孩子羡慕嫉妒的眼睫毛扑闪了两下,才渐渐回过神来。

    猛的一翻身,从地上坐了起来,“我没事?”看着自己毫发无损的身体,不禁松了口气。

    周围一片寂静,树林中只有一些虫鸣鸟叫的声音。

    低下头,龙皓晨一眼就看到整齐摆放在自己身边的野菜,愣了一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难道我刚才睡着了,一切都只是梦境?

    咦,这是什么?他一眼就看到揉着头的手上多了一枚戒指。蓝色的戒指散发着光润的色泽,并不是金属光泽,而是一种瓷器如玉的润泽。淡金色的勿忘我花纹环绕一圈,一颗只有米粒大小的透明宝石镶嵌在上面,宝石是完全镶嵌在戒指里的,用手触摸只能摸到戒指光滑的表面。

    戒指内圈则是金色的,贴近手指的地方略微有些凸起,带在手上竟是没有任何感觉。

    龙皓晨呆了呆,他立刻意识到,在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可也正因如此,在他脑海中充满了疑问。

    那小哑女和白衣人是什么关系?还有,那白衣人究竟如何让那些相貌狞恶的追杀者消失的。这枚戒指又是谁给自己的?

    对于只有九岁的龙皓晨来说,这些问题明显有些复杂,而且,他根本得不到答案。

    翻身站起,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之前那些追杀者消失的地方。他顿时发现了几分不对。

    快步上前,龙皓晨看到,那片原本长满青草的地面上,所有的青草都消失了,变成了一片土地,而且土地还明显下陷了几分,最外围的青草还留下了一些焦黑的痕迹。与那失去了青草的土地同色。

    “算了,不想了,我还是赶快回家给妈妈煮野菜汤吧。”龙皓晨摸摸怀中,培元液还在,他顿时踏实了许多。拣起旁边的木剑就向家走去。

    可是,木剑才刚一入手他却停下了脚步,因为,他发现了一个神奇的现象。自己的木剑似乎变轻了,轻如无物就像是一片羽毛似的。

    要知道,他手中的木剑虽然不是真正骑士所用的重剑又是木头所制,但也是实实在在的硬木,本身足有七、八斤重。在他最早加入奥丁子殿的时候,足足练习了一个多月才能用双手稳定的使用这柄剑的。

    木剑变轻了?不对,它还是原来的样子啊!难道是我的力量变大了不成?

    一边想着,龙皓晨双手握剑,作出一个向前冲刺的动作,手中木剑前劈。顿时,呜呜声响起,这一剑的力度着实是把他自己吓了一跳。而他的双手却相当稳定。他分明感觉到,自己四肢百骸之中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似的。蹦跳几下,仿佛自己的身体也和木剑一样变轻了。

    这起码是要灵力二十才能有的力量吧?龙皓晨脑海中不禁再次想起小哑女带着几分冷漠和倔强的面庞,口中喃喃的道:“这些是你带给我的么?明天到子殿再去试试我的灵力有多少。反正那评测灵力的木桩始终都是在的。”

    少年的心不会太复杂,虽然今天发生的事带给了龙皓晨一些困扰,但他一想到妈妈又能喝到培元液滋补身体,也就将这一切抛在脑后了。毕竟,小哑女只不过是个过客,他只是暗暗为她祈祷,希望她平安就好。

    小小的院落,两间茅草房,几根挂着瓜藤的架子,一些晒着的菜干,这就是龙皓晨的家。

    “妈妈,我回来了。”

    茅屋门开,一名荆钗布衣的女子从茅屋中走了出来。看着从外面兴冲冲跑回来的龙皓晨,顿时流露出一丝微笑。

    她就是龙皓晨的母亲白玥,龙皓晨的相貌几乎和她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尽管白玥穿着朴素,又经历了不少风霜,但那绝色姿容却依旧能带给任何人强烈的震撼。她唯一和龙皓晨不同的,就是眼睛的颜色,她的双眸是黑色的,而龙皓晨却是澄澈的碧蓝。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份美丽,才让他们母子二人生活更加困难。

    因为这份美,独自带着儿子的白玥不知道遭到过多少次骚扰,尽管她都一一解决了,但那样又怎能生活?

    无奈之下,哪怕是来到了这奥丁镇上,她也只好将家建在这最偏僻的角落。平日的生活依靠也就是帮一家全是女人的洗衣店洗洗衣服赚点微薄的收入而已。

    “晨晨,回来了,今天的考试怎么样?”白玥微笑的将兴冲冲跑进来的儿子搂入怀中。她的身材十分高挑,只有九岁的龙皓晨才只不过到她胸口位置而已。

    感受着妈妈身上的柔软和清新味道,龙皓晨兴高采烈的道:“妈妈,我考过了呢。”

    白玥微微一笑,道:“我就知道晨晨是最棒的。快去洗洗吧,妈妈给你做午饭去。”

    龙皓晨从母亲怀中跳出,“还是我去做吧。我采了些野菜回来,熬汤给您喝。”

    一边说着,他直奔旁边小一些的茅屋走去。走到茅屋门口处,他还忍不住回头看向母亲,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妈妈今天好像很高兴似的。要知道,平日里妈妈是很少开口的,更不用说对他的称赞了。平日里更多的时候他都是看到妈妈在一个人发呆。只有面对自己的时候才会流露出少许温柔,但也很少说话。

    白玥一直目送着儿子走进了厨房,喃喃地道:“晨晨,真是苦了你了。可是……”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她眼中流露出几分挣扎之色,但终究还是抑制住了内心的冲动。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龙皓晨起床后吃过母亲做的早饭,就前往奥丁子殿而去。

    昨夜睡熟后,他的梦境中又出现了白天发生的一幕幕,仿佛还梦到了那小哑女将戒指戴在他手上的一幕。以至于他早上起来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去证实一下自己的灵力达到了多少。

    因为来的特别早,龙皓晨进入奥丁子殿的时候,其他人还都没来。奥丁子殿又没什么珍贵的东西,根本不需要有人看守。更何况身为准骑士的巴尔扎教官就住在后面。

    快步走到昨天考核时的木墩前,龙皓晨摘下背上的木剑,他今天刻意早点来就是要证明一下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检验灵力。

    木剑缓缓举起,龙皓晨集中精神,双脚一前一后战力,用力的深吸口气,手中木剑全力下劈。

    噗——,咔嚓……,砰——

    噗——,咔嚓……,砰——

    三个不同的声音几乎是接踵出现,但其中的分别也格外明显。第一声自然是木剑砍在木桩上发出的,而第二声却是木剑折断的声音。是的,那木剑竟然承受不住龙皓晨的砍劈,从中间折断了。幸好没有完全折断,这才没弹飞伤到他自己。

    而最后一个声音,则是石珠落回发出的碰撞声。还保持着砍劈动作的龙皓晨清楚的看到,之前它弹起的最高位置赫然到了二十五的刻度。

    这是真的么?是真的,木剑折断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巴尔扎曾经对他们说过,他们所用的木剑最高承受力就是灵力二十。

    虽然龙皓晨对于成为骑士还没有太多的概念,但一夜之间从一级侍从骑士晋级到二级侍从骑士,也依旧令他产生出震惊级别的惊喜。

    “嗯?”一声轻哼将龙皓晨惊醒,下意识的回头看去,顿时吃惊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身后已经多了一名中年人。

    龙皓晨虽然被吓了一跳,但却并不害怕。好奇的打量起面前的中年人。

    中年人身材高大修长,黑发黑眸,相貌堂堂,双眼尤其明亮。不能用英俊来形容他,威严更适合一些。简单的布衣,冷峻的面庞,从他身上,龙皓晨能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就像是巍峨的看不到峰顶的崇山峻岭。

    短暂的惊讶流露后,中年人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眉头微皱,也看向了龙皓晨。

    “你是谁?”龙皓晨好奇的问道。

    中年人淡淡的道:“你昨日已经通过了侍从骑士考核,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新教官。你可以叫我星宇老师。”

    龙皓晨迟疑道:“可是,我从没见过您。”

    星宇淡淡的道:“你叫龙皓晨,今年九岁,你母亲名叫白玥。我说的对吗?”

    龙皓晨点了点头。

    星宇的目光突然变得沉凝了几分,“等巴尔扎来了再说吧。”一边说着,他也没有再多言什么,只是朝着一个方向,嘴唇略微嗡动了几下。

    只是一会儿的工夫,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龙皓晨就看到巴尔扎快步跑了过来,而且脸上还带着强烈的震惊与恭敬之色。

    “教官好。”龙皓晨看到巴尔扎,立刻向他行了一个骑士礼。

    但出奇的是,巴尔扎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回礼,而是快步走到星宇面前,恭敬的道:“大人。”

    星宇点了点头,“告诉他我是他的新教官。”

    “是。”巴尔扎赶忙向龙皓晨道:“星宇大人来自于皓月城骑士分殿,从今天开始,未来三年他就是你的骑士教官。你一切都要听星宇大人指点。星宇大人可是一位真正的骑士。”

    “哦。”龙皓晨乖乖的答应了一声,其实,他还根本不知道准骑士和真正骑士有什么差别。但既然是新教官,自己跟着新教官修炼就是了。

    “星宇老师。”一边想着,他乖乖的向星宇问好。与同龄人比起来,他的心志确实要成熟、稳重的多。

    “嗯,我们走吧。”星宇一边说着,很自然的拉起龙皓晨的手向外走去。只是在迈步之前,他的目光很隐晦的从龙皓晨那漂亮的小脸上掠过,眼底闪过一丝怅然。

    星宇的手很大,手指修长手掌宽厚,几乎是将龙皓晨的手包覆在了里面。温暖、安全,这就是龙皓晨全部的感觉。

    “星宇老师,我们不在这里修炼么?”出了奥丁子殿,龙皓晨忍不住问道。

    星宇道:“这里不适合。”

    感受到星宇语气中的冷硬,龙皓晨很识趣的没有再多问什么。

    巴尔扎目送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带着几分吃惊的自言自语道:“这位大人不知道究竟什么身份,刚才那就是传音么?起码要大地骑士才有这样的能力吧。不,或许是辉耀骑士?天啊!”

    星宇带着龙皓晨走出了奥丁镇,刚一出小镇,突然间,龙皓晨只觉得一股温暖、浑厚的庞大能量从龙星宇手中传来,下一刻,宛如腾云驾雾一般的奇异一幕出现了。

    星宇脚尖每次在地面轻点,都会带着他至少向前飘出十丈开外,只是几次呼吸的工夫,奥丁镇就已经被他们远远甩在了身后。

    这样的速度对于龙皓晨来说,简直就像是风驰电掣一般,他所能做的就只有紧紧握住星宇的手,生怕自己会跌落出去。

    很快,他们就穿过了昨天龙皓晨采摘野菜的森林,顺着森林后方攀上了一座山峰。这里龙皓晨都很熟悉,毕竟他是在这边长大的。这座山被奥丁镇的人们称作奥丁山。但因为在山里以及之前他们穿过的森林中经常会有野兽出没,甚至还曾有魔兽出现,因此,很少有人来这边。他也是半年前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曾经到过一次奥丁山脚下。在那里他看到了一只叫不出名的野兽,吓得赶快溜了,从那以后,龙皓晨就再没深入过森林,更不用说进入奥丁山了。

    “老师,这边有野兽,可能还有魔兽。”龙皓晨好心的提醒道。

    星宇却像是根本没听到他的话,速度反而更加快了几分,直接带着他登上了奥丁山。哪怕是在爬山的过程中,他的速度也没有减慢。周围景物迅速从两侧掠过,劲风将龙皓晨的头发都吹的散乱了。

    奥丁山并不算很高,只有大约两百余丈的样子,只是一会儿的工夫他们就来到了山顶。

    三间小木屋出现在星宇的视线中,没有院子,只有孤零零的三间木屋,而且看那木材的崭新程度,分明是刚刚建造好不久。

    一直来到木屋前星宇才停了下来,带着龙皓晨走进了中央最大的那间。

    推门而入,木屋中一股淡淡的木料味道传来,并不难闻,反而带着几分淡淡的香气。中央这间木屋最大,但房间内却只有最简单的摆设,一张连被褥都没有的木床,一张木桌,两把木椅。就这么简单,甚至比龙皓晨家里都要朴素。

    “坐吧。”星宇指了指椅子,自己也拉开一张坐了下来。

    龙皓晨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他虽然年纪小,见识也不多,但也能感觉到自己的老师很强大。在紧张之中,多少也带着几分兴奋。

    “先说说你昨天遇到了什么?为什么灵力会提升一倍。”星宇淡淡的问道,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话语中却带给龙皓晨几分无形的压力。

    “昨天是这样的……”龙皓晨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事情需要隐瞒,就将昨天发生的一切讲述了一遍。

    听着他的话,星宇在整个过程中只是眉头略微皱起过一次,其他也并没有什么表示。

    “……,老师,您说那个小姑娘会不会有事啊?”龙皓晨讲完后忍不住问道。

    星宇摇了摇头,道:“不会有事,她和那白衣人应该是一起的,都属于刺客圣殿。”

    “刺客圣殿?”龙皓晨眼中充满了好奇。

    星宇拉起他那带着戒指的手,自言自语的道:“这难道是一枚空间戒指?”一边说着,他的手指似乎突然闪亮了一下,指尖碰触到那勿忘我戒指,顿时引起一圈淡蓝色的光晕。

    一抹惊讶从星宇眼中闪过,向龙皓晨道:“你的运气很不错,这应该是那小姑娘留给你的。价值不菲,勿忘我?这小姑娘有点意思。”

    龙皓晨挠了挠头,漂亮的小脸上始终带着疑惑,他并不怎么明白老师的话。

    “老师,您知不知道那白衣人是用的什么方法让那些相貌狰狞的坏人消失的?”

    星宇淡然一笑,“因为他杀了那些人,并使用刺客圣殿专属的千击灵炉将他们绞杀成齑粉,再以千击灵炉附带的青焰燃烧成灰烬,不留一丝痕迹。你身上的灵力增幅,也是那千击灵炉的作用。是他帮你疏通了十二正经,燃尽了正经中的杂质,可以说彻底改变了你的身体。这可是一份不小的恩惠,你要牢记。以后如有机会必须还给对方,不能欠下如此人情,除非……”

    除非什么他并没有说下去,龙皓晨也没在意,因为在星宇老师的话中,他找到了更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老师,您说的千击灵炉是什么?就是那些白光么?”

    星宇点了点头,道:“可以这么说。灵炉简单的讲就是灵力的熔炉,但却千变万化,每一种灵炉都是专属的存在。现在你还不到需要学习关于灵炉知识的程度,我只能告诉你,灵炉稀有,拥有灵炉的人未必能够成为强者,但没有灵炉的人,就一定无法站上巅峰。”

    “哦。”听了他的话,在龙皓晨心中顿时多了几分憧憬,要是以后自己也能有一个灵炉,会是什么样的呢?看看手中的勿忘我戒指,他不禁又想起了那天的小女孩儿。

    星宇道:“我已经让巴尔扎通知了你家里,每周允许你回家一次,其余时间都要住在这里随我修炼。”

    龙皓晨一惊,有些急切的问道:“老师,那培元液还能发给我么?”

    星宇点了点头,道:“每次你回家之前我会发给你。如果你表现的好,我甚至还会给你几种更好的药物,对任何人身体都有很大好处。反之,如果你在修炼中无法完成我的要求,那么,我会将你赶下山,你也就不再是骑士圣殿的侍从骑士,更不用想得到培元液。明白了么?”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星宇眼底闪过一丝深意,甚至带着一份淡淡的歉疚,但他掩饰的很好,龙皓晨根本看不出来。

    此时的小皓晨听了星宇的话,立刻连连点头,眼中满是坚定和执着的目光,为了妈妈的身体,自己也一定要努力完成好老师教导的修炼。而且老师教自己也是为自己好啊!

    星宇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从今天开始,每天上午我教导你各种知识,下午和晚上指导你修炼。我教你的知识你必须牢记,如有一丝遗忘,我就扣你一周的培元液。”他显然知道龙皓晨的死穴在什么地方,只是简单的一句提醒就令这小家伙吓得连连点头。

    星宇道:“说说你对圣殿联盟的认识。”

    龙皓晨道:“巴尔扎教官教过我们,圣殿联盟是由骑士圣殿、战士圣殿、刺客圣殿、魔法圣殿、牧师圣殿和灵魂圣殿组成的联盟。六大圣殿联手,守护着我们人类最后的领土。”

    星宇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对,但这只是最基础的说法。一万三千年前的远古时期,我们人类从远古洪荒种族手中渐渐得到了对圣魔大陆的控制权,洪荒种族逐渐衰亡。接下来,大陆上先后出现了数十个人类国家,统治着大陆,让我们人类成为了圣魔大陆的主宰。各国努力发展工农业,教导人们知识,在那段时间,是我们人类发展最快的。人们安居乐业,大陆一片繁荣。”

    “和平日久,战争开始出现,原本的数十个国家在战争中不断吞并,渐渐形成了三个大国三足鼎立的局面。三个大国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维持着平衡的局势,一直持续了数千年的时光。我们称这七千年为我们人类的辉煌年代。”

    “直到六千年前,辉煌年代却因为魔族的到来而毁灭了。”说到这里,星宇眼中流露出发自内心的痛恨和憎恶。

    “日月同现,九星连珠,一道仿佛将天空斩开般的巨大时空裂缝出现在大陆东方上空。七十二根魔神柱从天而降,带来了瘟疫般的恶魔气息。”

    “在七十二魔神柱最初降临的一百天,所有生物,无论是野兽、魔兽还是我们人类。一旦沾染上这七十二根魔神柱上散发的气息,立刻就会产生巨大的变异,变异成魔族生物。听从魔神柱所在魔神的指挥。短短一百天的时间,七十二魔神柱就为魔族增添了数百万大军。幸好魔神柱散发出的恶魔气息只是持续了那一百天而已,否则的话,我们人类恐怕已经灭绝了。”

    龙皓晨只是一个少年,对他来说,现在他还感受不到太多的责任,听着星宇的讲述,就像是在听故事一样。不过他可没忘记星宇之前的威胁,一边听着一边将这些牢记在自己心中。

    “七十二根魔神柱,每一根都有一名真正的恶魔守护,他们称自己为七十二柱魔神。按照实力排名。他们带领着感染之后的魔族大军向我们人类发起了毁灭式的攻击。从七十二根魔神柱降临的那一天起,我们人类也随之进入了黑暗年代。直到现在。”

    “六千年的相互倾轧,人类所有的国家都已经毁灭了,尽管我们在辉煌年代积蓄了巨大的财富和力量,但面对强势的魔族却依旧一直处于下风。甚至险些被真正的毁灭。直到我们人类强者自行组织的六大圣殿在三千年前出现,才算勉强稳定住阵脚,阻挡住魔族前进的脚步。但是,我们圣殿联盟在大陆上也只是占据了不到四分之一的面积而已。”

    说到这里,星宇的声音明显变得激昂起来,他的双眸之中也散发出璀璨夺目的光彩,“所以,今天我要教导你的第一课就是让你牢记魔族带给我们的痛苦与耻辱,身为一名骑士,我们要守护自己的家园,守护我们的亲人,守护人类。这些每天都让你们背诵的话语并非虚妄。必须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才能保护我们必须守护的人们。”

    “魔族,已经杀死了我们成千上万的同胞,让我们同胞的鲜血染红大地,三千年来,我们六大圣殿从未敢有半分懈怠,为了人类的繁衍与传承,为了有一天能够夺回我们失去的一切,将那些残忍、恶毒的魔族赶走付出一切努力,直到最后一滴生命的燃尽。”

    “龙皓晨,你要牢记,魔族是我们有着血海深仇的仇敌。”

    星宇的声音充满了感染力,哪怕是只有九岁的龙皓晨都因为他的话语而有些热血沸腾起来。

    “魔族是我们有着血海深仇的仇敌。”龙皓晨语气坚定的重复着星宇所说的。

    星宇点了点头,“我们所付出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将他们赶出我们的家园,夺回我们失去的一切,守护我们的亲人。试问,如果有一天,我们没能挡住魔族入侵的脚步,当他们来到奥丁镇会发生什么?你的朋友们,还有你的妈妈,他们将面临怎样的灾难?”

    龙皓晨机灵灵打了个冷战,眼底的执着变得越发强盛起来。

    看着他的样子,星宇眼中流露出几分满意的神色,他自然看得出,这个小家伙已经将自己所说的牢记在心了。

    “今天要教你的历史知识就这么多。明天开始,我给你讲述六大圣殿的起源。接下来我教你我们人类的文字以及一些和魔族相关的知识。”

    整整一上午的时间,龙皓晨都沉浸在星宇所讲述的各种故事之中。和以前的巴尔扎总教官相比,这位新老师带给他太多不同的东西了。各种引经据典,简单直接的讲述,仿佛无穷尽的知识面。只是一个上午的时间,龙皓晨就已经觉得自己大脑中丰富了许多知识。这让龙皓晨一下就喜欢上了这位星宇老师。

    “明天早上,我会考你今天所教的一切。好了,我们吃饭。饭后你可以休息半个时辰。”

    说着,星宇就像是变魔术一般,各种食物在几秒钟的时间内都摆上了木桌。

    略带灼热的能量从星宇手中涌起,在龙皓晨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些食物顿时散发出腾腾热气和浓香。

    一大盆晶莹剔透颗颗饱满的白米饭,两荤两素四个份量很大的菜肴,还有一盆令龙皓晨瞬间就吞咽口水的香浓鸡汤。因为家中的拮据,从小到大,他还从未吃过这么好的食物,只是看看,龙皓晨的眼睛就有些直了。

    星宇将两双碗筷取出,“吃吧。吃完了你可以休息一会儿。”

    龙皓晨突然快速站起身走到星宇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你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岂能轻易给人下跪?”星宇怒声斥道。

    龙皓晨低着头,嗫嚅道:“老师,我、我……”

    “你什么你,一点小恩小惠你就要给人跪下,难道我教的是一个磕头虫么?”星宇的声音更加严厉了几分。

    龙皓晨低声道:“老师,我是想说,能不能我每天少吃点,然后每周回家的时候给妈妈带一点。妈妈也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星宇猛的一呆,原本的怒气在顷刻间荡然无存,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呆滞了,甚至给人一种僵硬的感觉。龙皓晨因为低着头,并没有看到,此时自己这位神秘的新老师,嘴唇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双眼中也多了一些晶莹的东西。

    缓缓站起身,星宇推开门走了出去,但他的声音却传了回来,“起来吃饭。我答应你,只要你跟随我努力修炼,能够达到我的要求,以后每天我让人送一份饭菜给你母亲。”

    “谢谢老师。”龙皓晨大喜过望,跪着转过身朝着门外的方向砰砰砰的磕了几个响头后这才站起身,向那诱人的饭菜开动起来。

    星宇站在门外,仰头望天,似乎在努力抑制着什么,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道:“谦卑、诚实、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执着、仁爱、正义,他还缺少什么呢?真的是天生的骑士么?”

    等他再回到木屋的时候,小皓晨已经吃完了午饭,但每一样饭菜都留下了未动过的一半,还盛好了一碗饭放在星宇那边。见他回来,赶忙站起身,恭敬的看着他。

    “隔壁的房间是你的,去休息一会儿。到时间我会叫你。”

    “是。”龙皓晨只觉得星宇老师是上天对自己的恩赐,兴高采烈的去休息了。

    半个时辰后,星宇叫出了龙皓晨。

    “下午一直到晚上都将是你的修炼时间。这个给你。”星宇将一对碧绿的竹剑递给了龙皓晨。

    这对竹剑比原本龙皓晨所用的木剑轻了许多,一手一柄,虽然轻若无物但却能感受到其中的坚韧。

    星宇拉着他的手臂再次腾身而起,朝着山峰下飞跃而去,只是一会儿的工夫,他就带着龙皓晨来到了半山腰的位置。

    指了指前方一块儿大石头,星宇道:“这是一个天然枭蚁的巢穴。里面有成千上万的枭蚁。这种昆虫虽然还算不上是魔兽,但却具有很强的攻击性,尤其是对于入侵者。记住,用你的竹剑保护自己。”

    只是简单的一句交代,还没等龙皓晨明白是怎么回事,星宇已经一脚踢开前方大石,在龙皓晨的惊呼声中,将他送入了大石下漆黑的洞穴。

    一股柔和的力量托着龙皓晨的身体向下坠落,一直下坠了五米左右,他才脚踏实地。

    头顶上的大石已经重新归位,周围伸手不见五指,只是在大石盖上前他隐约看到周围大约有十平米左右的空间。

    也就在这个时候,嗡的一声,龙皓晨只觉得周围似乎多了无数密密麻麻的东西,从四面八方朝自己飞来。

    此时他才明白星宇老师是什么意思,下意识的挥舞起了手中的一双竹剑。

    可是,他在奥丁子殿学到的只是一些最基础的砍、劈、刺等技巧。面对那不知道有多少数量的疯狂枭蚁,几乎是一瞬间身体就有多处被叮咬了。

    剧烈的疼痛从全身各处传来,令小皓晨顿时惨叫出声,手中的竹剑也顿时变得散乱了。

    “这是你的修炼方法之一,也是对你最初的考核,如果连这一关你都顶不住,你明天就可以下山了。”

    星宇的声音传入龙皓晨耳中,令他惊慌失措的情绪略微稳定了几分,但身上传来的疼痛却更加剧烈了,他身上的衣服根本挡不住枭蚁的叮咬,手中竹剑哪怕只是散乱的挥动也能清楚的感觉到击中了大量的物体。

    “我能顶住。”龙皓晨大喊一声,想到妈妈,想到星宇今天对他说的话,勇气顿时冲破了恐惧的束缚,拼命的挥动着手中的竹剑,驱赶着不断攻击他的枭蚁。

    “现在的你虽然看不见,但失去的只是视觉。你却还有听觉、嗅觉、触觉、感觉甚至是味觉。用你一切能帮助你自己的能力去感受周围的一切……”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