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一集 光明之子 第五章 骑士圣山

    柜台后的少女赶忙低声道:“小弟弟,你赶快走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别理他们,这些冒险者过的都是刀头舔血的生活,压力之下,往往会有些不好的表现。不过他们应该不敢对你怎样的,毕竟这里是公会。”

    在说出这番话之后,少女突然发现,面前这个少年清澈的眼眸中多了一种叫坚定的东西。

    “他不该污辱我妈妈。”一边说着,龙皓晨从怀中摸出一样东西递给那少女后,转身朝着那络腮胡走了过去。

    十岁的龙皓晨,身高还不及那络腮胡壮汉的胸口,但他的步伐却极为稳定。

    “呦、呦、呦,大家快看看,这小雏儿还生气了呢。啧啧,看看这漂亮的小脸蛋啊!这嫩的水汪汪的。就算真是个小鸡崽儿,送到花街柳巷去,那也是一等一的娈童。”

    络腮胡手里有一柄双刃战斧,此时,他将战斧撑在地上,身体倚靠着,一脸戏谑的看着龙皓晨。

    龙皓晨走到络腮胡面前一丈外停下脚步,他的脸色很平静,腰杆挺的笔直,左手握拳放在右胸上,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下一刻,他掏出一只白手套抛向对方,同时抽出背后双剑,剑尖向下,沉声道:“阁下辱及我母亲,我,龙皓晨,以骑士圣殿准骑士的身份向你挑战。不死不休。”

    龙皓晨的声音很清脆,周围的人都能清楚的听到,一时间,原本哄笑喧闹的冒险者们都静了下来。络腮胡也是一愣。

    不过,转瞬间那络腮胡就反应了过来,“哈哈,笑死我了。你们快看啊!这小杂种一定是故事听多了,还学骑士挑战,还准骑士呢。你的奶毛长齐了没有?我就答应你挑战,来啊!来咬我啊!哈哈哈哈。”

    龙皓晨抬起右手剑,冷冷的指向外面,“请。”他虽然是第一次来冒险者公会,但也知道不能在这里动手,哪怕是骑士的正式挑战。

    说完这句话,他已经率先走了出去。

    络腮胡斧战士毫不犹豫的就跟了出去,跟着看热闹的还有一大群人。唯有那坐在柜台后的少女正呆呆的看着手中徽章。“一级准骑士,难道他真的是准骑士?”

    走出冒险者公会,温暖的阳光也没有化解龙皓晨心中的阴郁。此时此刻,星宇的教导在他心中回荡。不必和你的敌人多说什么,用手中的剑和敌人的鲜血来洗刷耻辱。

    络腮胡也走了出来,扛起自己那柄双刃战斧,抬手指着龙皓晨,“来啊!小杂种,让爷爷教训你。等爷爷干翻你,我也不杀你,直接给你卖到花街柳巷去得了,还能赚几个金币花花……”

    就在旁边再次响起一片哄笑的时候,龙皓晨动了。

    冲锋,急促的步伐瞬间响起,龙皓晨在一瞬间就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而且两旁的人能清楚的看到,他手中一双精铁剑上都多了一抹白色。

    纯白之刃,确实是骑士圣殿低等骑士经常使用的纯白之刃。

    刹那间,哄笑声嘎然而止,龙皓晨已经到了对方近前。

    络腮胡看到龙皓晨的冲锋也是吃了一惊,纯白之刃他也认识,一时间脸色顿时变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小孩子竟然真是骑士圣殿的人,得罪六大圣殿之首的骑士圣殿,他这种普通的冒险者还怎么混?不管了,先干掉这小子,大不了立刻跑路就是了。

    一边想着,络腮胡恶向胆边生,双手抡起双刃斧,一记重斩迎向了冲过来的龙皓晨。他是战士职业二阶三级战士。灵力超过一百二十。这一记跨步重斩也是有木有样、威势十足。

    但是,龙皓晨一年来几乎每周在回家的路上都要面对魔兽,实战经验一点都不少。关键是在这个时候,他依旧保持着冷静。

    右脚重跺地面,之前面对李馨时中断冲锋的技巧再次用了出来,而且,这一次他还衔接上了另一个技能。

    双剑上架,在双刃斧落下前的一瞬间完成了神御格挡。

    这要多么准确的判断力才能做到啊!没有异于常人的精神力,龙皓晨是决不可能完成这种衔接。

    咣当一声巨响,双刃战斧狠狠的砍在架起的双剑交叉处。

    很多人都忍不住闭了下眼睛,龙皓晨的身形和络腮胡的对比实在是太强烈了,在很多人看来,他都是在仓促下不得不选择这样的封挡。可他这么小的年纪,能有多少灵力,而且络腮胡这一击重斩和纯白之刃一样,也有增加攻击力效果,还是重武器。观战的冒险者们仿佛已经看到了剑断人亡的场面。

    但是,龙皓晨手中的精铁剑并没有折断,在络腮胡骇然的情绪中,双刃战斧应声荡起,胸前空门大开。

    龙皓晨的神御格挡连三阶骑士李馨都破不了,又岂是他这么个二阶战士所能攻破的?

    此时此刻,龙皓晨身上似乎多了一抹亮光,手中交叉着的双剑几乎是顺势就完成了一个交叉十字斩。

    噗噗两声,两柄铁剑不分先后的砍在了络腮胡胸前的皮甲之上,铁剑无锋,但皮甲后却瞬间传出了骨骼碎裂的声音。

    络腮胡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龙皓晨的神御格挡还不算精深,他无法借到李馨的灵力,但这络腮胡灵力修为只是比他略高,正好被龙皓晨的神御格挡借用了二十点灵力,再加上纯白之刃的增幅和龙皓晨自身超过一百点的灵力,这一击的威力甚至已经超过了络腮胡自己的全力一击。又岂是他身上那普通皮甲所能抵挡的。

    “老三。”两声惊呼响起,人群中两名大汉就冲了出来,很明显跟络腮胡是一伙的。冒险者是很危险的职业,一般都是组队。

    不过,他们冲出来的还是晚了。

    噗——,交叉十字斩之后,龙皓晨右手剑毫不犹豫的接了一记突刺,铁剑的锋锐瞬间穿透络腮胡咽喉后又闪电般的收了回来。

    “混蛋。”那冲出的两名壮汉直奔龙皓晨冲了过来。

    “住手。”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淡金色光芒就在龙皓晨身后冲天而起,硬生生的将两名冲过来的冒险者震退。

    李馨一脸寒意的站在那里,手中双剑在身体两侧分开,淡金色灵力光晕在身体两侧升腾,彰显着他三阶骑士的实力。

    “啊,是地狱玫瑰……”人群中,顿时有人惊呼出声。

    “你们想找死的话,我不介意送你们去与刚死的那个会合。”李馨冰冷的声音充斥着凌厉的杀机。

    那两名壮汉也都是战士,一个手持重剑,一个手持刺剑和盾牌。看着李馨,脸上都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芒。他们自然知道自己并不占理,龙皓晨是在决斗中击杀的络腮胡,就算是城防军都不能干涉。

    手持重剑的战士怒喝道:“我三弟只不过开了几句玩笑,这小子就下杀手,这就是你们骑士的仁爱么?”

    这两名战士一个是三阶二级战师,另一个则是二阶八级战士,两人加在一起自然不怕李馨。可他们却不能不顾忌李馨背后的骑士圣殿。

    李馨不屑的哼了一声,“你们眼睛瞎了么?我弟弟可是惩戒骑士,不是守护骑士。惩戒骑士的准则就是除恶即为扬善,以我弟弟的脾气,如果不是你们那同伴说了极其恶心的话,他又怎会下杀手?不服气,你们就一起上吧。”

    一边说着,李馨双手长剑在空中幻化出一连串奇异的轨迹,淡金色光明能量从她体内喷薄而出。

    “希律律。”一声长嘶声中,那奇异扭曲的轨迹中,一只高大健壮,背生双翼的骏马走了出来。

    这匹骏马通体呈献为极其罕见的粉红色,身长约八尺,高六尺,背后双翼还不算宽阔,似乎无法带着它飞行,头顶上有一小块儿凸起。它的双眼是玫瑰红色的,只是刚一出现,一股浓郁的能量气息就从它身上爆发出来。玫瑰色双眸中散发着威严气息。

    李馨脚尖点地,腾身而起,落在马背之上,看着对面两名骑士,眼中充满了轻蔑和不屑。

    李馨那地狱玫瑰的绰号就是从她这匹坐骑而来,这是一匹未成年的玫瑰独角兽,哪怕是尚处于未成年状态,也是真正的五级初阶魔兽。有了它,别说是三阶战士,就算是四阶,遇到她都要绕着走。本来同阶战士就不是骑士的对手。

    “她是从骑士圣山归来的骑士?”手持盾牌的战士惊呼出声,两人对视一眼,都没敢再多说什么,飞快的扛起同伴尸体落荒而去。

    旁边的冒险者不少人都在低声议论着,“这几个家伙一看就是外来的,连皓月分殿第一天才地狱玫瑰都不认识。活该他们吃亏。而且她还是……”

    “姐姐。”龙皓晨之前一直站在李馨身边,杀过人后,他的脸色并没有过多的变化。

    李馨从玫瑰独角兽背上跳下来,微笑道:“傻小子,你跑冒险者公会来干什么?”原来,她之前听龙皓晨打听冒险者公会,不放心他一个人来到这龙蛇混杂的地方,就跟了过来,正好赶上刚才这一幕。

    龙皓晨道:“老师说让我要接一个二级的任务。”

    李馨有些无语的道:“你这老师还真放心你呢。走吧,我跟你一起去。”

    再次进入冒险者公会,那些冒险者们看着龙皓晨的目光就都变了,先不说他身边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姐姐,但是他刚才数招之下就秒杀了那名斧战士时所展现出的实力绝对是准骑士啊!

    这些人虽然不认识神御格挡,但总看得出龙皓晨的年纪,这么小就是准骑士了,骑士圣殿还不跟宝贝似的保护着他?哪还有人敢造次。

    “骑士、骑士大人,还给您徽章。”之前在柜台后的少女在他们刚一回到冒险者公会内就走了上来,恭敬的将徽章还给了龙皓晨。刚才在看到这徽章后她也跑出去观战了,所有一切尽收眼底,此时看着龙皓晨的目光更多是好奇之色。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龙皓晨挑选了一个在皓月城北百里外皓月沼泽猎杀十只二级中阶魔兽的任务。

    “弟弟,我跟你去吧,要不我不放心。皓月沼泽虽然没什么高级魔兽,但三级还是有的,甚至还曾出现过四级的。而且,我跟你去也能快一点。”

    “姐姐,这不好吧。老师是让我独自完成任务的。”

    “有什么不好的,是你独自完成任务啊!你的任务魔兽自己杀,我只负责保护你不被其他魔兽偷袭。就这么定了,走吧。”

    一边说着,李馨就拉着龙皓晨出了冒险者公会,直接上了她那匹玫瑰独角兽,出城而去。

    这还是龙皓晨第一次骑乘坐骑,心中大感新奇。

    坐在玫瑰独角兽背上极为平稳,李馨在他身后。他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玫瑰清香,也不知道是自己这位姐姐还是玫瑰独角兽身上散发出来的。

    很快两人就出了城,令龙皓晨惊讶的是,在他们出城的时候,李馨不但没有停马,反而是那些守城的士兵向她行礼。

    出了皓月城,玫瑰独角兽这才放开速度,令龙皓晨震撼的一幕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红色光芒从玫瑰独角兽身上释放开来,周围的温度明显上升了几分,速度陡增,但有那淡红色光幕的保护他却感受不到任何风的吹袭,玫瑰独角兽背上双翼不时张开,令奔行变得更加平稳,速度之快,就像是在御空飞行一般。

    “好快啊!姐姐,你的坐骑太棒了。要怎样才能拥有这样的坐骑啊!”龙皓晨毕竟还是个孩子,如此新奇的感觉又怎能不让他兴奋呢?

    李馨微笑道:“只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告诉你。”

    龙皓晨道:“姐姐你问。”

    李馨道:“你以前是不是杀过人?不然的话,为什么杀了那斧战士后,我看你全无反应似的。我永远都忘不了第一次杀人之后的痛苦,我可是足足吐了三天三夜啊!”

    龙皓晨挠了挠头,道:“我以前没杀过人,但却杀过魔兽。老师说过,对待敌人就要像对待魔兽一般,不能有丝毫手下留情。在未曾确定对方已经死亡之前,绝不能松懈。既然他是魔兽,我为什么要不舒服呢?我杀过的魔兽可不少呢。而且完成最后一击之后我就没再看过他的样子。”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因为在枭蚁地穴的苦修,早已让恐惧这种情绪很大程度的远离了。

    李馨一脸无奈的道:“真不知道该说你是内心纯净无瑕还是说你冷血了。不过,你的老师说的对,除恶务尽。”

    龙皓晨急于知道如何能拥有玫瑰独角兽这么好的坐骑,赶忙追问道:“姐姐,如何获得这玫瑰独角兽啊!”

    李馨道:“别急,其实,就算我不告诉你,你以后也一定会知道的。因为你和我一样,也有前往骑士圣山选择坐骑的资格。”

    “骑士圣山是什么地方?”龙皓晨好奇的问道。

    “在我们骑士圣殿中,绝大多数骑士都只能通过选择骏马或者驯服野外魔兽来充当自己的坐骑。但有一些却是例外,就是各个分殿之中最有天赋的年轻骑士。凡是在二十岁之前能够通过骑士考核成为一名三阶一级以上骑士的人,都有资格在所在分殿的推荐下前往骑士圣山。你才十岁就准骑士了,二十岁之前成为骑士毫无问题。”

    “骑士圣山是我们骑士圣殿专门饲养各种强大魔兽的地方。在骑士圣山之中,有我们圣殿先辈在三千年前布下的巨型法阵。对魔兽生长有极大的好处,而且会降低它们的野性。令驯服变得容易许多。年轻的骑士在那里只要能够得到其中之一的认可,就可以将其带走,成为自己的坐骑。这也是我们骑士圣殿最好的福利之一,就像魔法圣殿会发给精英成员魔法装备一样。可以说,我们骑士圣殿的最高层,无一不是从骑士圣山走下来的强者。”

    龙皓晨碧蓝色的大眼睛顿时亮了起来,“那骑士圣山上的魔兽要是都被驯服完了呢?”

    李馨失笑道:“哪有那么容易啊!在咱们整个骑士圣殿,每年能有几十名二十岁以下的骑士就很不错了。少的时候连十名都没有。而且,骑士圣山之上有一座大召唤阵,似乎能够连通一个特殊的地方,每隔一段时间进行一次魔兽召唤。因此,骑士圣山上的魔兽是不虞匮乏的。据说,圣山之上,连九级魔兽都有呢。要是能拥有九级魔兽坐骑,几乎是相当于开启了至少达到七阶职业的通道。”

    龙皓晨问道:“姐姐,那你的玫瑰独角兽是几级魔兽?”

    李馨很是自豪的道:“我的玫瑰目前是五级初阶魔兽,但它还在成长期,等它成年了,至少能达到七级初阶,相当于六阶职业的存在呢。姐姐将来至少也能成为一名六阶辉耀骑士呢,你可要努力哦。”

    “好,我就先以登上圣山为目标努力吧。”

    接下来的任务就简单了,有李馨这个曾经登上骑士圣山的真正骑士保护,猎杀十只二级中阶魔兽对已经是准骑士并且拥有神御格挡的龙皓晨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只不过半天的时间就完成了任务,交上十颗魔兽晶核得到二十五枚金币奖励和冒险者证书上第一个任务完成登记。

    有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缘分是非常奇妙的事,李馨非常喜欢这个新认的弟弟,不但跟随他一起完成了任务,更是一直将他送回距离皓月城两百余里的奥丁镇外,两人这才依依惜别。

    天近傍晚,龙皓晨看着夕阳余晖染红的远处天际,脸上不禁流露出几分得意的微笑,“老师给我两天的时间去完成此行任务,我只用了一天就做好了。先回家看看妈妈,明天一早再回山顶给老师个惊喜。”

    一边想着,他兴高采烈的朝着家的方向而去,不过,此时他满脑子却都是那如同红云漂荡一般的玫瑰独角兽身影,要是以后自己也能有这样一只魔兽作为坐骑那该多好啊!龙皓晨很清楚,如果在进行准骑士考核的时候李馨骑上她的独角兽,恐怕自己一击都接不住吧。

    带着羡慕的情绪,很快,他就看到了自家的茅屋。为了给妈妈个惊喜,他轻手轻脚的推开院门,但是,当他一步跨入院子时,整个人却都僵住了。

    碧蓝色的双眸瞬间陷入呆滞,甚至连整个人的身体都禁不住颤抖起来。

    精神力异于常人令龙皓晨拥有着比同龄人沉稳冷静的多的心态,可此时此刻,他却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前的一幕,对他来说实在是太不可思议。

    白玥就在院子中,但是,她却坐在一个男人腿上,而这个男人,却是龙皓晨生命中地位仅次于妈妈,只是一年时间就让他从侍从骑士提升到准骑士的老师,星宇。

    “你、你们……”龙皓晨站在那里,已经说不出话来,在这一瞬间,他大脑一片空白。

    “晨晨。”白玥挣扎着想从星宇怀中坐起来,却被星宇一把抱住,一层淡淡的白光闪过,白玥似乎已经无法动弹了,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星宇站起身,将白玥放在一旁,就那么冷冷的注视着龙皓晨。

    “为什么?为什么要欺负我妈妈?”龙皓晨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呐喊出声。铿锵声中,他已经将一双精铁剑抽了出来。双眼都变得一片通红。

    星宇手腕一翻,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右手中已经多了一柄竹剑,左手背在身后,剑尖斜指地面,淡淡的道:“动手吧。”

    龙皓晨原本兴奋的心情此时已经荡然无存,绝望、痛苦、怨恨,种种负面情绪正在疯狂上涌。

    “啊!”龙皓晨大叫一声,朝着星宇发起了冲锋。这一次,他根本没有任何技巧可言,双剑同时抡起,拼尽全力向星宇斩去。

    他并不知道星宇的实力达到了什么程度,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自己绝不会是老师的对手。可是,老师欺负了妈妈,他心中最爱的两个人竟然产生了这样的事情,他此时哪还有半分理智。

    砰——

    星宇手中竹剑横扫,龙皓晨就像是撞上了一座大山一般,整个人倒飞而出,跌在院子中。

    “我就是这么教你的?无论面对任何敌人,哪怕是面对我,也要保持冷静。”星宇淡淡的说道。

    龙皓晨在这个时候哪还听得进去他的教训,身体在地上一滚就已经再次爬起,此时此刻,他心中有着一种被背叛的愤怒,全身的血液仿佛都燃烧了一般。毫不犹豫的再次发起了冲锋。

    纯白之刃、突刺。配合着冲锋,他发动了自己最强的攻击。

    可是,依旧没用。

    星宇用的,是和龙皓晨同等层次的灵力,他手中又只是竹剑,但就是这一柄细细的竹剑,却轻而易举的挑在龙皓晨一双铁剑力量最薄弱的位置。

    竹剑连点,先后扫在龙皓晨双手之上,铁剑落地,发出噗噗两声,龙皓晨也是向后跌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啊——”他没有罢休,痛苦是执着的源泉,哪怕没有了武器,龙皓晨也犹如一头疯虎般再次冲向了星宇。

    星宇眉头微皱,竹剑前点,直奔龙皓晨胸前刺去。但是,龙皓晨却连躲都不躲,直接朝着剑锋撞了上去。

    星宇一惊,虽然只是竹剑,但也同样锋锐,没有任何防具护体的龙皓晨要是撞上,不死也要重伤。竹剑下意识的一收,龙皓晨就已经撞击在了他身上。

    毫不犹豫的,龙皓晨一口咬在了星宇的手臂上。

    以星宇的修为,想要震开他再容易不过了,可是他却没有动,任由龙皓晨的牙齿狠狠的咬入自己的肌肉之中,只是眉头微微皱起而已。

    感受着星宇身上那最为熟悉的气息,龙皓晨哭了,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他猛然松开嘴,看着星宇手臂上位咬的血肉模糊的地方,嘶声呐喊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杀了我。”

    “因为我是你爸爸。”

    简单的一句话,却令龙皓晨的满脸悲愤瞬间固化,整个人也保持着前一刻的动作,双眼直直的看着星宇。

    “你、你说什么?”龙皓晨眼中的呆滞渐渐化为了不可思议。

    龙星宇轻叹一声,上前一步,一把将他拉入自己怀中,紧紧的搂住他,“我说,我是你爸爸,你从未见过的爸爸。星宇是我的名字,你跟我的姓,我们都姓龙。”说着,他手上射出一道白光,解开了白玥身上的禁制。

    白玥快速的扑上来,将龙皓晨从龙星宇怀中拉入自己怀中,怒视着他,“你疯了?你刚才吓死我了。”

    龙星宇苦笑道:“我只是想试试皓晨能否在战斗中随时都保持冷静,可看起来,你是他最大的软肋。”

    “妈妈,他、他真的是?”龙皓晨此时已经反应过来,所有负面情绪全部转化为了震惊,瞪着碧绿的大眼睛看着母亲。

    白玥温柔的点了点头,“对不起,晨晨。妈妈一直没有告诉你,一年前,你爸爸找到了我们。他希望你能成为像他一样强大的骑士,才让我和他一起隐瞒他回来的消息。”

    龙星宇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还是被他发现了。我是怕,你知道我是你爸爸之后,就不会那么努力刻苦了,我也怕自己狠不下心来训练你。”

    龙皓晨呆滞的看着面前的父母,爸爸这个词汇,在他的生命中实在是太过陌生。从有记忆以来,他身边就只有妈妈。

    白玥轻轻的抚摸着儿子的头,泪水忍不住流了出来,“对不起,晨晨。以前妈妈一直没有告诉过你。十年前,妈妈遇到了一件特别痛苦的事情,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爸爸,所以一个人背井离乡来到了这里。那时候,我才发现已经有了你。不要怪你爸爸,都是我不好,让他苦苦的寻找了九年时间才找到我们母子。你要恨就恨妈妈吧。”

    龙星宇眼神复杂的来到他们母子身边,柔声道:“玥,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所有的痛苦都已经离我们远去。不要再想那些痛苦的记忆了,好么?”

    白玥泪眼朦胧的轻轻颔首,哽咽道:“一年前我就答应过你了,为了你、为了皓晨,我都会从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中挣脱出来。以后在我的生命中只有你们。这些年,皓晨跟我吃了不少苦。坦白说,我真的不想让他和你一样成为骑士,我只想他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

    龙星宇眉头顿时皱紧,眼中闪过极为复杂的神色,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拳,内心仿佛在极度挣扎一般。

    龙皓晨此时也渐渐回醒过来,看看母亲,再看看父亲,眼中渐渐流露出火热的情绪。

    “不,妈妈,我要成为骑士。做一名强大的骑士。”

    龙星宇一怔,在刚才那一瞬间,他真的犹豫了,犹豫自己这么做对不对。他很清楚,无论是对白玥还是对龙皓晨来说,平平安安的过一生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龙星宇苦笑道:“你愿意认我这个不负责任的爸爸么?”

    “不,不是你不负责任,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好。”白玥刚刚止住的泪水顿时再次流了出来。

    “爸爸。”从母亲怀中挣脱出来,龙皓晨猛的扑入龙星宇怀中。在这一瞬间,他只觉得一种巨大的幸福扑面而来。

    他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十岁的孩子。虽然他一直没对白玥说过,可是,每当他看着奥丁镇那些小伙伴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他又怎能不羡慕呢?

    此时此刻,爸爸回来了,而且这么多年的分离也并不是爸爸的原因,自己的爸爸更是要比所有小伙伴的都强大,是一位强大的骑士,龙皓晨心中并没有什么抵触,之前的愤怒全都转化成为了喜悦。

    听到这一声呼唤,龙星宇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激动,整个人站在那里都显得有些呆滞,然后才用他那坚定的手臂,缓缓将妻子和儿子搂入自己怀中。无论是白玥还是龙皓晨都没有发现,此时的他,似乎依旧在压抑着某种情绪。

    一天的奔波再加上回家后的大喜大悲,龙皓晨早早的就去休息了,这也是他一年来第一次没有用打坐来度过夜晚,真正的沉沉睡去。

    龙星宇搂着白玥坐在儿子身边,“玥。”

    白玥轻轻的点了点头,闭着双眸,“你不用说了。晨晨和你一样,注定不是能够安于平静的人,你们天生就是要做大事的。既然他已经选择了,我只能支持他。我只有一个要求,要他好好活着,无论你教他什么,一定要以保护自己的能力为主,好么?”

    “嗯,我答应你。”龙星宇轻轻的点了点头,抚摸着白玥的长发。

    第二天一早,龙星宇带着白玥和龙皓晨一起返回了山顶木屋。身份已经暴露了,也不再需要掩饰什么。

    白玥去收拾龙皓晨的房间了,龙星宇将儿子叫到自己面前。

    “皓晨,虽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但是,你也同样作出了继续随我修炼的选择。既然如此,我对你的要求就只会比以前更严格。你现在还有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

    龙皓晨毫不犹豫的道:“爸爸,我明白的,你对我的严格都是为了我好。这次我去皓月城就有特别明显的感觉。爸爸,您是不是比辉耀骑士更加高阶的骑士啊?”

    龙星宇愣了一下,犹豫片刻后,向龙皓晨点了下头。

    “哇,太棒了。”龙皓晨兴奋的跳了起来,“爸爸,我以后也一定要做一个像你一样伟大的骑士。”

    龙星宇微笑道:“你怎么知道爸爸是一名伟大的骑士。”

    龙皓晨固执的道:“一定是的。”

    龙星宇道:“好了,爸爸伟大与否你以后会知道。但如果你想要成为一名伟大的骑士,那就不能有半分懈怠。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去枭蚁地穴了。修炼方式将全部改变。”

    “不用去了?”尽管已经连续去了一年,但对那充满黑暗的世界,龙皓晨还是有不小的阴影。

    龙星宇点了点头,道:“过去的一年,你的修炼主要是锻炼反应能力激发自身精神力增长以及改善身体。每天你浸泡的温泉药液主要也是这个作用。现在你的身体外灵力已经提升到一百以上,该是开始修炼内灵力的时候了。”

    “内灵力?”龙皓晨疑惑的看着父亲,在过去一年中,龙星宇给他讲述的几乎全都是关于历史、骑士技能以及各种其他知识,并没有说过关于灵力的问题。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