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二集 修罗之徒 第十三章 龙皓晨的坐骑伙伴

    除了夜华和守护老者之外,鬼影、鬼武父子竟然也在。

    鬼武被星耀独角兽吓得传送出来后,心中就是一片不安,尤其是在听父亲说与夜华的赌约后,不安就变得更加强烈了。赶忙将自己见到龙皓晨的所见所闻说了出来。

    鬼影也是大吃一惊,要是那龙皓晨得到了星耀独角兽这样的坐骑,自己的儿子万万不是对手。于是乎,这父子二人所幸留下来,就在圣山外修炼,等待着龙皓晨出来,看看他究竟获得了什么坐骑。

    这一等就是二十多天,眼看着时间将尽龙皓晨还没有出现,鬼影这几天脸上一直堆满了笑容,不时去撩拨心急如焚的夜华几句。

    此时,看到龙皓晨真的是空手而归,鬼影不(禁)宽心大放,哈哈一笑,向夜华道:“夜华兄,别忘了我们的赌约。猎魔团选拔赛,我等着你们。武儿,我们走吧。”一边说着,他故意让鬼武召唤出赤甲地龙,带着一脸不屑与高傲的鬼武疾驰而去。

    龙皓晨温润如玉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怒意,冷冷的目送着鬼影父子离去,这份耻辱他已铭记在心。

    “没有任何收获么?”夜华有些苦涩的道。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徒弟竟然步了自己的后尘,甚至还不如自己。

    龙皓晨低下头,道:“对不起老师,让您失望了。”

    那护山老者疑惑的道:“你天赋这么好,怎么会没有任何收获?难道那些魔兽都是瞎子么?真是奇怪。”

    龙皓晨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横穿了整座圣山,遇到了许多魔兽,但却没有一个愿意和我亲近的。”

    老者叹息一声,道:“你也不用太在意。那些没有强大坐骑的战士也同样能够成为一代强者。坐骑虽然对我们骑士作用很大,但也并不是代表着一切。你现在如何选择?要么以后自己去狩猎魔兽,要么,在我这里碰碰运气。不过,你要知道,利用传送法阵引来坐骑,必须要在引动的过程中先缔结契约,只有和你缔结了契约的魔兽才会被传送过来。我们骑士虽然可以更换坐骑,但想要违背平等契约的话,就必须要坐骑伙伴死亡才可以。这一点你的老师和我都可以为你出手,可一旦你这么做了,必定会在你心中留下(阴)影,对你未来的修炼会很不利。”

    龙皓晨毫不犹豫的道:“前辈,我愿意在您这里碰碰运气。”

    老者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不过你也不要报有太大的希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说到这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往事,独目中流(露)出一丝怅然。

    一块金色令牌出现在老者手中,只见他大袖一挥,一层金色光幕已经将他们三人笼罩在内。光幕上空,六个奇异的符号先后出现,周围的空间瞬间变得扭曲起来。

    龙皓晨隐约明白,这是老者借助法阵之力,然后通过特殊的方式在骑士圣山内任意传送。看来,他们之所以能够发现有外来者进入,也与这法阵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金光闪耀,强光刺激的龙皓晨不(禁)闭上双眸,他惊讶的发现,在这传送过程中,自己胸口内的漏斗旋涡突然剧烈的旋转起来,速度至少是平时的十倍。

    不过,这个过程也只是持续了十秒左右,旋涡旋转速度骤然降低,恢复原状。龙皓晨睁开双眼,周围的景物已经变了样子。

    这竟然是一处洞(穴)之中,洞壁上,镶嵌着一块块淡金色宝石。淡淡的金光照亮这里的一切。

    洞(穴)内的光元素并不浓郁,远比不上骑士圣山之中,最多也就是比外界略强一点而已。

    这个洞(穴)十分巨大,抬头向上看去,顶部距离地面至少有二十丈开外,整个洞窟是不规则的圆形,放眼望去,直径起码要超过百丈,简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一般。

    但这里却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存在。

    龙皓晨低头向地面看去,他惊讶的发现,地面上有着一个个梯形的格子,这些格子紧密相连,组成一个个巨大的圆环向这地下广场中心收拢。每一个格子之中,都有着一个他根本不认识的符号。此时这些符号却是暗淡无光的。

    “不用看了,别说你看不懂,我们这些老家伙也一样看不懂。这是上古精灵文。一个已经灭绝了的古老种族的文字。我们骑士圣殿的先祖不知是如何发现它的玄妙,我们骑士圣山这庞大的法阵,很多地方都是借助了上古精灵咒语的神奇才能完成。这里,是传送法阵之一,通过此处,能够瞬间与其他平行空间相连,法阵运行一次要消耗相当庞大的能量,因此,你的时间只有一刻钟。如果一刻钟内,你还不能找到与你亲近的气息完成契约。那么,你这一次恐怕就真的要空手而归了。”

    老者的声音中多少有些惋惜,像龙皓晨这样的天赋,他也是生平仅见。这样优秀的年轻人如果不能拥有一匹强大的坐骑,实在是太可惜了。

    “谢谢前辈。”龙皓晨恭敬的向老者行礼。

    老者点了点头,道:“你走到传送大阵中央坐下,我发动大阵后,你自会有所感受。”

    “是。”

    龙皓晨按照老者所说,大步走到这地下广场中心位置。在这里,是一个直径大约三丈的圆圈,中央是一个最大的符号。

    这个符号看上去有些像“如”字,但却是扭曲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当龙皓晨看到这个巨大字符的时候,他胸口内的圣引灵炉略微跳动了一下。

    盘膝坐下,龙皓晨屏除杂念,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夜华的紧张一点也不次于龙皓晨,他那攥紧的双拳上青筋暴(露),连指甲刺入掌心都不自觉。

    老者缓缓举起手中的金色令牌,夜华清楚的看到,只是刹那间,老者那握住令牌的右手就变成了通透的灿金色,仿佛他的手掌化为了宝石一般。

    光耀之体,七阶圣殿骑士的标志,将自身化为光元素的一部分,修为强大的圣殿骑士甚至可以让全身都化为光耀之体。在这种状态下,他们可以让自身输出的神圣光明属(性)灵力瞬间提升一倍。虽然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但无论攻击还是防御都提升一倍,这是什么概念?

    很快,夜华就发现,变成光耀之体的不只是老者的手,他头上稀稀拉拉的几根白发竟然也全都变成了金色,紧接着,他的头部就变得通透起来,浩瀚如海的庞大神圣气息宛如爆发式的绽放而出,压迫的夜华飞速后退,一直贴到最外围的石壁处才稳定住身形。

    “完整版光耀之体?”夜华险些惊呼出声。

    这光耀之体只要是七阶的圣殿骑士就能使用,但修为越高,光耀之体在身体上覆盖的范围也就越大。唯有整个身体完全变成光明水晶般的样子,才能称之为完整版光耀之体,这可是九级圣殿骑士的象征啊!也就是说,眼前这位独目老者,要么是更加强大的八阶圣骑士,要么至少也是九级的巅峰圣殿骑士。这样的存在,如果放在外面,至少也能成为骑士圣殿一方主殿的殿主。

    光耀之体覆盖面积的大小并不会影响它的作用,最高都只能提升一倍的攻击力。但是,修为越高,光耀之体持续的时间也就越长。

    老者低喝一声,经过光耀之体提升后的庞大光明灵力骤然注入到那金色令牌之中,顿时,一圈浓郁的金色光晕瞬间扩散。

    金光所过之处,地面上那一个个梯形格子内的上古精灵文就像是被点燃了一般,纷纷闪亮起来,顿时,整个洞窟内开始出现了强烈而奇异的魔法波动。

    夜华倚靠在墙边,看着眼前瑰丽的一幕双眼一瞬不瞬,那奇异的感受似乎令他摸到了突破三千灵力的大门。

    嗡——

    当所有上古精灵文符号全部被点燃的下一瞬间,万千道光纹就从这些上古精灵符号中荡漾而起,强烈的金光令整个洞窟变得无比闪亮。

    龙皓晨只觉得身体一震,似乎有无数庞大的光明能量贯穿了自己的身体一般,与此同时,他胸口内的圣引灵炉也随之剧烈的波动起来。外界浓厚的光元素在圣引灵炉的牵引下,穿过龙皓晨身体之时竟是被悄然留住了一部分,促进他那漏斗状旋涡盘旋起来。

    万千道金色光纹在向上飞腾的过程中开始朝着一个方向旋转起来,看上去,就像是一圈巨大的金色龙卷风一般,但这里却没有半分的气流波动,有的只是那庞大到令人充满恐惧的光元素。

    嗡——

    又是一声剧烈的嗡鸣,光纹在洞窟顶点汇集,一个巨大的圆形金色旋涡呈现在那里,与此同时,就从这旋涡之中,一道金光从天而降,将端坐于传送大阵中央的龙皓晨笼罩在内。

    独目老者的声音在龙皓晨耳中响起,“挑选开始了,会有无数魔兽的气息出现在你感知之中,从这些气息里,寻找对你产生亲近情绪的使用平等契约。记住,一定要寻找对你最亲近的气息,否则,契约将无法成功,自然也无法将其带到我们这个世界中来。”

    龙皓晨能够清楚的听到独目老者所说的一切,但他却没有回答,因为此时他已经沉浸在一种奇异的感受之中。

    当那金色光柱落下的一瞬间,龙皓晨只觉得自己灵魂似乎已经离体,进入到了一个奇异的世界之中。

    这是一个有着亿万光点的世界,这些光点汇聚成一片片光云在他周围飘动。而此时的他,似乎就是这个世界的中心。只要是他目光所及之处,那片光云中就会有无数光点涌出气息任由他检阅。

    可是,光点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五光十色,每一个光点的气息都不相同,一刻钟,他牢牢的记得,自己只有一刻钟的时间。挑选的机会也只有这一次。

    不敢多做思考,更不敢浪费任何时间,龙皓晨随便选择了一片光云后,就飞快的过滤着那些光点传来的气息。

    他并不知道,这每一片光云就是一个平行空间,而那些光点,就是平行空间中魔兽们散发出的气息。他所在的这座上古大阵,正是与平行空间沟通的强大存在。也是骑士圣山所有传送大阵的核心。

    冰冷、恐惧、抗拒、愤怒……,他感受到各种各样的情绪传来,每一种情绪似乎都会对他的精神力产生一定冲击。只不过冲击却并不强烈而已。凭借着强大的精神力,他的感知速度极快,几乎是每一瞬间,都会有数十个光点传来的气息被他过滤掉。

    先天精神力异常的好处在此时彰显无疑,换一个人来,恐怕连他挑选的十分之一都到不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龙皓晨的心情也变得越来越焦急,令他能感受到亲热的气息太少了,绝大部分光点传递给他的都是恐惧。似乎它们在惧怕着他。

    一刻钟就快要到了,龙皓晨分明感觉到眼前的一切渐渐开始变得虚幻起来。

    不、不,我一定要寻找到我的伙伴。龙皓晨心中不甘的怒吼着。感知顿时又清晰了几分。

    洞窟内。老者一直在观察着龙皓晨,之所以只有一刻钟的挑选时间,那是因为这是龙皓晨自身灵力所能承受的极限。之所以只有大骑士才能来到这里承受法阵的威能,就是因为必须要这个级别的灵力才能承受住消耗。而且,必须是要二十岁以下年轻人才可以。一旦年龄超过,法阵瞬间就会反噬。

    此时,一刻钟的时间已经到了,但龙皓晨身上散发出的金光却并没有完全消退,他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但却依旧咬牙支撑着。

    好强大的意志力。老者暗暗惊叹。他很清楚,虽然身在法阵中的人感受不到自身灵力的消耗,可只要身体承受不住了,自然就会从传送法阵中脱离出来。唯有强大的意志力催生自身潜力,才能多停留一会儿。

    “找到了。”就在龙皓晨眼前变得虚幻,令他的意志有些模糊之时,下意识的转移了一下视线,落到另一片光云之上。一股强烈的亲切感和喜悦感瞬间传入他灵魂深处。

    没有半分犹豫,龙皓晨瞬间发动了平等契约的印记。这个印记夜华早就交给他了,完全是用精神力进行沟通和烙印的。只要对方同意,就能成功,对方不同意,也不会产生反噬。是一种最平和的魔法契约。时间紧迫,他现在甚至连兴奋的时间都没有。

    光华闪耀,沟通瞬间完成,那股充满了亲切和喜悦的气息似乎比他更着急似的,双方契约在下一瞬间就已达成。

    光点渐渐的消失了,大片的光云也随之淡化,所有的一切重新变回了金色。炽烈的金光中,龙皓晨只觉得自己面前多了什么。而这多出来的气息对他充满了亲切感。

    “他成功了。”独目老者惊喜的低呼道。光耀之体渐渐恢复正常,这漫天的金色光纹也随之消失。

    老者的额头已经见汗,显然,支撑这庞大的传送法阵,对他来说也是极大的负荷。

    一听说成了,夜华第一时间冲了过来,来到老者身边,朝着中心位置看去。

    伴随着金光淡化,龙皓晨的身影渐渐出现在他们眼前,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并没有其他变化。

    灵魂回归,龙皓晨第一个感觉就是空虚,由内而外的空虚。体内内灵力近乎消耗殆尽,原本缓慢旋转着的漏斗旋涡近乎停滞,就连圣引灵炉的光芒都暗淡了许多。幸好,作为骑士,他还有外灵力的存在。虽然感觉体内空虚,却并不影响他正常行动。

    下意识的,龙皓晨将目光投向自己身前的气息,耗费这么大心力,来到骑士圣山已经一个月的时间了,为的不就是它么?

    可是,当龙皓晨看到自己面前与他缔结平等契约的伙伴时,他顿时呆住了,不远处的夜华和独目老者也都呆住了。

    他们的呆滞并不是因为龙皓晨召唤来的这只魔兽伙伴太过强大,而是因为,它实在是……

    那是一只身长大约一米多一点的蜥蜴,身上覆盖着一层单薄的黑色鳞片,鳞片的形状有些奇异,上面有些像梯形,两侧却以弧线向下收拢,最终汇聚在一起,有些像重骑士手中的塔盾。

    头部和普通蜥蜴没有什么区别,一双红色的小眼睛正眨巴眨巴的看着龙皓晨,说不出的亲近。宛如蛇信一般的舌头吞吐不定,在龙皓晨脚下似乎在感受着他的气息。

    如果只是这样,龙皓晨还不至于呆滞,最多就是召唤了一只两级的地火蜥而已。可是,这只蜥蜴身上,却纵横交错,至少有着十数道伤痕,流淌着暗红色的鲜血,而且,脖子处还有一个很大的鼓包凸起,那凸起处几乎和它脖子差不多粗。再配上它那一身伤痕,用丑陋来形容都能算得上是恭维了。

    龙皓晨万万没想到,自己费劲千辛万苦,最终召唤来的,竟是一只看上去残疾,甚至是有些恶性变异的二级地火蜥。自从他开始修炼以来,一切都可以算得上是顺风顺水,这是他所承受的第一次打击。

    “呜呜——”地火蜥似乎很享受龙皓晨身上的气息,在他身上蹭啊蹭的,一双红色的小眼睛满是亲近。

    一抹苦笑出现在龙皓晨面庞上,通过平等契约,他能够感受到这只地火蜥的实力,就是两级中阶左右的修为。

    星耀独角兽之王,你是骗我的么?你说过,就算是你,都没有资格与我这光明之体缔结契约,可是,眼前这又算什么呢?两级的地火蜥。

    夜华默默的走到龙皓晨身边,一把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淡淡的道:“你所承受的挫折与我当年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圣山找不到称心如意的坐骑伙伴,以后就依靠猎杀来寻找。如果你能达到神印骑士那样的级别,就算是降服一头巨龙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铿的一声,夜华抽出背后重剑,一抹凌厉的杀气油然而生。

    那地火蜥仿佛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虽然满身伤痕,却是身形一闪,就躲到了龙皓晨背后,只露出一个带着鼓包的脑袋,有些恐惧的看着夜华。

    “老师,您干什么。”当的一声,龙皓晨只来得及抽出重剑,用剑柄挡住了夜华下劈的重剑。

    夜华愣了一下,“傻小子,难道你还准备将这个小残废带走不成?要知道,如果不杀了已经与你缔结契约的它,你以后永远也无法与魔兽缔结平等契约了。”

    龙皓晨眼中有不甘、有无奈,甚至还有一丝愤怒。可是,却没有半分杀意。

    “老师,还记得您对我说过您与您那撼岳雕伙伴的故事么?在您最困难的时候,它选择了您。您将它当成亲人看待。我又何尝不是在最后时刻才召唤出这个小家伙呢?尽管,它并不强大,甚至身有残疾,但它终究是与我缔结了契约的伙伴。”

    “我们是伙伴,我就要保护它的安全,哪怕是这一生我都没有真正的坐骑,我也不能因为嫌弃它而就此将它舍弃。不是为了什么怕留下阴影。在缔结契约的那一刻,它就已经是我的亲人了。”

    一边说着,龙皓晨缓缓蹲下身体,轻轻触摸着地火蜥的头部。它的鳞甲摸上去竟然有种丝绸般的顺滑感,并不坚硬。

    地火蜥没有动,就像是变成了雕塑一般,用一双红色的小眼睛怔怔的注视着龙皓晨。

    “放心吧小家伙,我不会抛弃你的。我也不会让你为我去战斗,只希望你做我的朋友,好么?”

    地火蜥的眼眸重新恢复了身材,舌头轻探,在龙皓晨的手上舔了舔。

    夜华收回重剑,种种一叹,“你这孩子,就是太过心软,太重感情了。”

    龙皓晨有些歉然的看了老师一眼,道:“老师,您放心吧,我一定努力修炼,就算没有坐骑伙伴的帮助,也一定不会输给那鬼武的。老师,我内灵力消耗殆尽,您能否帮我的伙伴治疗一下身上的伤势。”

    夜华还能说什么,只得默默的点了点头,道:“好吧。”

    正在他手上金光闪耀,要释放出恢复技能时,半晌没有吭声的独目老者却沉声喝道:“等一下。”

    “嗯?”龙皓晨和夜华同时向他看去。

    独目老者沉声道:“如果你们不想它死,就不要为它治疗。”

    龙皓晨站起身,疑惑的问道:“前辈,这是为什么?”

    老者的独目认真的看着他,微笑道:“你很好,真的很好。在你身上,我看到了骑士准则中的怜悯与仁爱。可惜,虽然你心地善良,并不嫌弃这小家伙,但你恐怕还是不能将它带走。因为,它拥有的是黑暗体质。一旦用光明属性技能治疗,只会对它造成伤害。”

    “黑暗体质?”龙皓晨惊讶的道。

    老者点了点头,道:“通过传送法阵召唤的魔兽中,有一些是来自于类似深渊这种层面的。它们无论自身是什么属性,先天都会带有一些黑暗体质。所有黑暗体质的魔兽,只要出了这座洞窟,立刻就会被这里的光明大阵绞杀,而在这里,是不能通过契约将它送回原有之地的,任何法阵类魔法都无法在这里起作用。虽然我很奇怪这么一只黑暗体质的魔兽为什么会对你产生亲近并且缔结契约,但我不得不说,来到这里,几乎算是它自寻死路了。”

    “什么?”龙皓晨大吃一惊,而那地火蜥也似乎听懂了他的话似的,紧贴着龙皓晨的身体簌簌发抖,一双红色的小眼睛中充满了恐惧。

    老者淡淡的道:“放弃它吧。这并不是你愿意的,也不会影响你以后的修炼。哪怕通过捕猎获取魔兽,也要比这只变种地火蜥强得多了。”

    龙皓晨低下头,看向地火蜥那双眼睛。他和它有契约,所以他能感觉得到地火蜥此时的情绪。

    这小家伙仿佛是听懂了他们的交谈似的,在它的情绪中,充满了恐惧、孤寂、痛苦和不甘。

    龙皓晨当然想要一个强大的坐骑伙伴,可感受着地火蜥的情绪变化,他却想起了当初在奥丁山上父母同时离去时的自己。那时的自己,不也一样有类似的感觉么?它是我的伙伴啊!我怎能就这样抛下它?

    “前辈,真的就没有办法了么?我不能抛下它。”龙皓晨一弯腰,丝毫不避讳这地火蜥身上的肮脏和流淌的暗红色血液,将它抱了起来。

    被龙皓晨抱住的地火蜥,情绪明显平稳了许多,将头紧紧的贴在他怀中一动不动。就像是孩子找到了亲人似的,两只不算粗壮的前爪扒在龙皓晨肩头,爪子紧紧的扣住它的衣服。

    老者迟疑了一下,轻叹道:“你这孩子倒是心好。办法也不是没有,但是,对你自身却会有极大的伤害。”

    龙皓晨抱着大约只有五十斤重的地火蜥,感受着它的心跳,抿了抿嘴唇,道:“请前辈指点。”

    老者沉声道:“想要让它活着离开这里,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改变它的体质。将黑暗改变成光明,方能平安离去。”

    夜华吃惊的道:“前辈,这似乎不可能吧。黑暗体质怎么能转化为光明?”

    老者道:“我们当然不行,但他却有可能。凭借平等契约的存在,这只地火蜥对他传来的能量接受度就高得多。但是,却需要这孩子用自身充满光明属性的血液融入到这地火蜥体内,彻底洗掉它的黑暗体质才行。”

    夜华倒吸一口凉气,冰冷的面庞上流露出几分不解,“这要多少血液才能做到?”

    老者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要看地火蜥对他的血液接受程度,也要看他血液中蕴含光明能量的强度。但无论能否成功,都会令这孩子精元大损。为了这样一只二级魔兽,在我看来,真的不值得。”

    “皓晨。”夜华转向龙皓晨,刚想说什么,却史无前例的被他打断了。

    “老师,您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契约已经缔结,这是我与它的缘分,如果只是因为它弱小就抛弃它,甚至危及它的生命,那我怎还配做一名守护骑士?”龙皓晨一边坚决的说着一边搂紧怀中的地火蜥,微微躬身,向老者行礼,道:“还请前辈指点我要如何做。”

    老者叹息一声,道:“你这孩子的心性真是难得,虽然这次你没有得到强大的坐骑伙伴,但未来成就同样不可限量。方法很简单,引动你们的平等契约,然后将你的鲜血滴入它身上的契约符文之中。”

    “多谢前辈。”龙皓晨答应一声,缓缓蹲下身体,将地火蜥放到地面上。

    地火蜥抬着头,看着龙皓晨,口中不断发出着“呜呜”的声音。

    “不要怕,我会尽我所能救你的。你已经是我的伙伴,如果我连你都不能守护,还算什么守护骑士?”

    龙皓晨盘膝在地火蜥面前坐下,意念一动,已经引动了双方的平等契约。

    平等契约又叫平等召唤契约,主要还是以人类为主导的,发动契约,也就相当于向魔兽发出召唤。

    一点紫色光芒从龙皓晨额头上亮起,紫光渐渐扩大,化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紫色光点在他额头上若隐若现。

    目老者有些惊讶的向夜华道:“真奇怪,他们的契约符文似乎十分复杂。”

    人类与越是强大的魔兽缔结契约,形成在各自身上的契约符文就会越复杂。

    夜华疑惑的道:“没有啊!不就是简单的一个光点么?”

    老者摇摇头,道:“不,不是那么简单,符文被那紫光所遮掩了,虽然我看不清究竟是什么,但肯定不是那么简单。你看那地火蜥。”

    伴随着龙皓晨引动契约,他额头上出现了契约符文,在地火蜥身上也同样出现了。

    一般来说,无论是人类还是魔兽,契约符文都会出现在头部,可这只地火蜥却并非如此。一个足有直径尺余的紫色光纹从它背部缓缓浮现而出,几乎覆盖了它整个后背,氤氲紫光就像是一层雾气覆盖在那里,虽然相比龙皓晨头部的符文要扩大了许多倍,但在那紫色雾气的笼罩下却依旧看不清是什么样子。

    龙皓晨向地火蜥柔声道:“小家伙,别害怕。我会用我血液中的光明属性改变你的体质。不知道会不会很痛苦,但你一定要忍耐,好么?”

    那地火蜥听了他的话竟然十分通灵的向他点了点头,一双红色眼眸中充满了感激和亲切。

    龙皓晨抬起双手,左手食指轻弹,顿时,一道淡金色光芒在他指尖上亮起,长约两寸的金光在他指尖处光芒吞吐。灵力外放,这是四阶大骑士的象征。三阶骑士虽然也能通过光斩剑这样的技能外放灵力,但与四阶大骑士不通过技能就可以外放灵力显然不是一个层次。

    金光一闪,龙皓晨割破了自己右手手腕,顿时,鲜血奔涌而出,几乎是转瞬就化为一道血线流淌而下,落入地火蜥背部那硕大的符文之中。

    “呜——”伴随着一声惨叫,地火蜥猛的仰起头,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它的四只爪子用力的抓在地面上的上古精灵符文之中,强行稳定着不让自己的身体移动。

    老者独目再次流露出惊讶之色,“这只地火蜥还真是通灵,看起来,它应该不是表面那么简单才对。”

    夜华苦笑道:“希望如此吧。”他真的很想阻止龙皓晨这么做,一只两级的地火蜥,真的不值得啊!更何况,半年后就是猎魔团选拔赛了。龙皓晨在这个时候精元大损,半年后都不知道能否恢复过来。可是,他真的能阻止自己这个弟子么?他不能,龙皓晨这份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在他看来,比起那道猎魔团首席都更加珍贵。

    龙皓晨的血液滴落在地火蜥背后的符文中,瞬间就消融其中,一圈圈淡金色的光晕随之从那紫色符文处扩散开来,覆盖到地火蜥全身。

    每一圈金色光晕流淌过去,地火蜥的身体都会像是触电一般剧烈的颤动着。但它却依旧没有动。

    也同样伴随着那一层层金色光晕流淌,浓郁的黑暗气息伴随着凶厉之气从地火蜥身上逐步溃散。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