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十二章 盲女采儿

    猎魔团选拔赛骑士圣殿初赛第一场,身为九十七号的龙皓晨对阵二十九号青年骑士伴随着裁判一声宣布,这场比赛已经正式开始。

    身穿银色铠甲的二十九号骑士听到裁判开始声响起后,毫不犹豫的站在原地,手中画出一道道金光,召唤自己的坐骑。

    能够参加猎魔团选拔赛的骑士,必然是二十岁以前就能突破三阶的,所以,他们也都有前往骑士圣山的经历。

    而另一边的龙皓晨却做出了出乎所有人预料的行动。他宛如钉子般站在那里,并没有召唤坐骑,左手盾牌护在胸前,右手重剑斜指地面。围绕着他身体周围,一圈金色光雾升腾而起,光雾袅袅婷婷向上攀升,看起来份外奇异。

    守护骑士、惩戒骑士通用技能,蓄势。

    看到这个技能,哪怕是主席台上的大人物们,都不禁发出一连串的轻咦声。因为,蓄势这个技能并不属于四阶范畴,是五阶大地骑士或者天空骑士才能学习的。

    伴随着身体周围的光雾升腾,龙皓晨手中的光耀之盾和光剑都亮了起来,浓郁的灵力波动持续攀升,在那金色光雾的掩映下,他整个人就像是金子铸造的一般。

    参赛者休息区内,夜华眼中也是流露出一丝惊异,这个技能他可没教给过龙皓晨。准确的说,就算是身为大地骑士的他,也并不会这个技能。

    蓄势不是任何骑士都能掌握的普通技能,而是骑士圣殿的秘技之一。

    此时,龙皓晨的对手已经召唤出了自己的坐骑,一匹通体雪白,四蹄如雪的骏马。这是四级魔兽雪灵马。

    雪灵马本身最大的特点就是速度快,奔跑如飞,并且具有两个冰属性的天赋技能。在四级魔兽中,属于高阶的存在了。

    二十九号一看龙皓晨这边身体周围光雾升腾也是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技能?他根本就不认识龙皓晨此时所用的能力。

    蓄势技能在骑士秘技中,属于较为鸡肋的一种,因此,就算是骑士积攒够一定的功勋,也很少有人会选择学习这个技能。

    面对自己不认识的技能,这位二十九号自然十分谨慎,弹身而起,跨上雪灵马,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朝着龙皓晨冲过去。雪灵马四蹄翻飞,朝着侧面绕去。

    龙皓晨仿佛根本就没注意他似的,站在那里依旧是一动不动,甚至连转身的动作都没有,只是身上的金光依旧在持续增强。

    只是几次呼吸的时间,二十九号就已经绕到了龙皓晨侧面,眼看对手甚至都不曾移动,一种强烈的不安瞬间从心中升起。终于选择了冲锋。雪灵马脚下仿佛散发出一层淡淡的白雾,速度骤然大增,就像是一道白光般,从侧面直奔龙皓晨冲去。

    二十九号手中重剑扬起,信念光环、守护恩赐先后施加在自己身上,同时他手中的重剑也亮了起来。金光闪耀,剑锋上灵力吞吐不定,彰显着他四阶的修为。

    眼看着,他距离龙皓晨只有不到十米了,跨下雪灵马突然向侧面偏转,在距离龙皓晨还有五米的为之,就改变了方向,他手中重剑凌空斩出,一道光刃从剑锋上激发,正是光斩剑,直奔龙皓晨身侧劈去。

    因为不知道龙皓晨使用的是什么技能,出于谨慎考虑,这位二十九号骑士先发起了一次试探进攻。

    不过,就算是试探进攻他也将自己的优势尽可能发挥出来,雪灵马脚下雾气奔涌,同时朝着龙皓晨飘去,这是雪灵马的天赋技能,冰雾。有降低对手速度,同时降低对手攻击的作用。如果遇到修为更低的对手,甚至可以将对方冻僵。

    也就在这个时候,之前一直静立不动的龙皓晨终于有了动作。半转身,横盾。

    当的一声,光斩剑狠狠的劈在龙皓晨手中光耀之盾上,一层金光也在瞬间闪耀在龙皓晨身上。

    神御格挡。

    几乎只是下一秒,龙皓晨那已经完全渲染成灿金色的光剑就斩了出去。同样也是光斩剑。

    同样的技能,在不同的人手中用出来,效果却是完全不同的。

    二十九号骑士劈出的光斩剑只是呈现为淡金色,这也是一般光斩剑所能发挥出的正常颜色。可龙皓晨这一剑斩出的,却是灿金色。灿金色的光刃更是比之前对手的光斩剑大出一倍有余。

    身前冰雾就像是被从中刨开一般,顺着龙皓晨身体两侧划开,灿金色光刃计算的角度妙到毫颠,正好是雪灵马必经之路。

    二十九号大惊失色,身形向下一伏,就朝着那灿金色光刃挡去。对于骑士来说,坐骑伙伴就是他们的第二生命。眼看龙皓晨的光斩剑远不是他认知的那样,他怎会感觉不到危机呢?

    砰——

    盾牌连带着二十九号的手臂,狠狠的砸在雪灵马颈侧,雪灵马悲鸣一声,原本前冲的身体一歪,顿时像侧面掀倒。

    二十九号这一挡已经是全力以赴了,他也不愧为能够参加猎魔团选拔赛的精英,关键时刻还来得及用出一个圣光沁盾。

    但是,龙皓晨这一剑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已经完全超出了光斩剑的范畴,圣光沁盾瞬间破灭,二十九号的盾牌本身也出现了大片龟裂。连带着他自己也是一口鲜血喷出。

    冲锋。

    龙皓晨充分展示出什么叫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精髓,全力冲锋,宛如一道金色闪电般冲向对手。

    雪灵马确实神骏,在眼前这种情况下,依旧在勉强稳定着自己的身体,踉跄着向前抢出几步。虽然身体已经倾斜了,但终究没有直接倒下去。

    可惜,在这个时候,龙皓晨却到了。

    盾挡冲撞。

    二十九号手中的重剑劈出,试图抵挡龙皓晨,可是,刚才那一下他已经受伤了,持有盾牌的左臂更是完全麻木,大幅度影响了他攻击力的发挥。

    铿的一声,重剑被光耀之盾挡的扬起,紧接着,光耀之盾就狠狠的撞在了雪灵马侧面。

    砰——

    雪灵马连带着二十九号骑士轰然倒地,因为冲势,甚至还向前划出数米。

    龙皓晨借助冲撞的反冲力,脚下一停,改变方向,身形闪烁间就来到了对手面前,重剑前指,点在对方胸铠之上。

    二十九号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呆滞了,雪灵马倒地再加上之前的撞击,受了一些轻伤。更重要的是,它的主人已经没有半分反抗之力了。

    二十九号之所以呆滞,是因为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如此快速的就败了。而且对手还是一个看上去明显比自己小上很多的少年。更令他无法接受的是,对方甚至连坐骑都没有召唤出,这场比赛就已经结束。

    “第一场,九十七号胜。二十九号,出局。”裁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两人身前,沉声做出了裁决。

    龙皓晨收剑而立,向二十九号和裁判分别行了一个骑士礼后,这才向休息区走去。

    这场比赛从开始到结束,前后一共还不到一分钟。很多观战的参赛骑士们甚至都没看清发生了什么,比赛就已经完结了。容貌俊美看上去年龄却很小的龙皓晨完胜。

    当龙皓晨走回休息区时,那些骑士们注视着他的目光已经有了明显变化。

    主席台上端坐着的十几人中,坐在最中央的一名老者点了点头,“这孩子不错。只是不知道他的坐骑是什么。”

    在他身边的另一名老者道:“他手上似乎带着传承之环。看来,这一届的选拔赛有看头了。那几个五阶的小家伙还没出场,却已经让我们看到了蓄势和神御格挡。有点意思。”

    央的老者微微一笑,道:“技能不是关键,关键在冷静。从比赛开始那一刻,九十七号这孩子就已经在算计对手了。那二十九号估计连蓄势技能都不认识,否则他也不会没在第一时间发起攻击。蓄势这个技能,积攒灵力的时间越长,威力也就越大。不过却只有一击之力而已,还必须是在结束蓄势的三秒内用出,否则之前积蓄的灵力就白费了。”

    他身边的老者微笑道:“是啊!这孩子甚至还借助了神御格挡带来的光之复仇,令蓄势后的光斩剑威力再提升一个台阶那一剑,已经到了大地骑士四、五级的攻击力了。看他的样子肯定不到二十岁,我似乎已经看到五年后咱们骑士圣殿参加选拔赛的领袖人物了。去问问,那孩子是来自哪座城市的。”

    他们后面一排坐着的人中,一位中年人恭声应和后悄然离去。

    “皓晨,你太棒了。”李馨眼看龙皓晨旗开得胜,甚至比她自己获得了胜利更加高兴,一把抱住他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弄了龙皓晨一个大红脸。

    夜华面无表情的道:“你暴露的太早了。就算不使用神御格挡,那个二十九号应该也不是你的对手,他的修为不会超过四级大骑士。”

    龙皓晨苦笑道:“老师,我忘了告诉您,皓月有点事,回它自己的空间去了。”

    “啊?”夜华心中一惊,“皓月不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它怎么反而走了?它不是一直都很黏你的么?”

    龙皓晨道:“就是为了我跟您提过的那个石球,它似乎很看重那石球中的东西,带回自己空间去了。”

    夜华眉头紧皱,“难怪你会这样选择了,你是在迷惑对手,让他们不知道你真正修为如何,在后面的比赛中还要提防你随时释放出的坐骑。这样也好,没有坐骑,也能更好的锻炼你自身能力。不过,后面的比赛恐怕就有些艰难了。初赛甚至比决赛更加残酷,接下来每一场你的对手都会变得更强。甚至有可能面对五阶的对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龙皓晨坚定的点了点头,“老师,我一定会进入前十的。”

    夜华道:“好了,你先回去修炼吧。”

    龙皓晨本来还想看过李馨的比赛再走,闻言顿时有些发愣。

    夜华淡淡的道:“接下来的比赛不用看了。实战经验是要自己在实战中获得,只是看,没什么用。而且,今天才只是第一天而已。你也不用担心馨儿,她有玫瑰独角兽,如果连第一场都撑不过去,我看纳兰胖子也可以退位了。”

    就在他们说话的工夫,场中已经开始了第二场比赛。正像夜华说的那样,因为第一天比赛极多,所以衔接十分紧密。裁判还是之前的裁判。

    龙皓晨歉然的看了李馨一眼后,这才离开座位,径自返回酒店去了。

    走出圣盟大试炼场,龙皓晨长出口气,虽然他刚才看似胜的很容易,可实际上,他心中也十分紧张。这一战,不但让他通过了第一轮,同时也给他建立了一定的信心。

    今天有些阴天,天空阴沉沉的,似乎随时都有下雨的可能。龙皓晨看了一眼天色,就朝着自己住的酒店走去。

    林鑫给他的丹药效果极好,那种每天能够提升十点内灵力的丹药他已经吃了四颗,果然如丹药介绍上所说,在他每天的修炼中,对内灵力提升有极好的作用。

    可是,对于龙皓晨来说,丹药提升的却并不是十点内灵力,而是更多。至于多多少他不知道,但服用这种丹药后进行修炼,比他平时修炼所提升的内灵力至少增加了一倍以上。

    就是这么几天的时间,再加上之前击杀碧绿双刀魔激发的潜能,龙皓晨的内灵力已经突破了一千七百五十大关,他可以肯定,自己目前是地地道道的九级大骑士了。

    每一等阶到了最后一级的时候,灵力跨越度都是最大的,像四阶大骑士,前面九级提升时都只需要一百五十点灵力,可到了最后从九级突破到大地骑士境界,却需要整整二百五十点灵力增幅。

    夜华给龙皓晨制定了目标,他自己也同样给自己制定了目标。他的目标就是要努力冲进决赛的前十,而不是初赛前十。

    不过,龙皓晨自己也觉得有些可惜,如果有皓月在的话,他有信心在决赛中取得好成绩。但现在他却只能依靠自己了。

    一边向酒店走,龙皓晨一边思考着自己接下来比赛该使用什么战术。正在这时,他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笃、笃、笃、笃、笃……”

    下意识的抬头看去,龙皓晨看到了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名少女。

    少女有一头紫色长发,简单的扎在脑后,脸上带着一方黑巾,遮盖住了自身的相貌。她的双眼是露在外面的,却呈现灰白色,没有丝毫神彩。那笃笃的怪异声音,正是她手中一根青竹杖在地面上连续轻点所发出的。

    少女的身材比龙皓晨要矮小一些,甚至显得有些瘦弱,一边用青竹杖向前试探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前行。看她那样子,似乎十分吃力似的。

    “小妹妹,你要去哪里,我帮你吧。”龙皓晨快走几步,来到那少女身边,有些关切的问道。眼看着少女无神的双眸时,龙皓晨就是心中一酸。一个人如果失去了眼睛,那么,对她来说,世界就只有一种颜色。这是多么悲惨的一件事啊!看着少女的样子,顿时激起了龙皓晨的恻隐之心。

    龙皓晨一边说着,剑交左手,用右手已经扶住了少女的青竹杖少女脚下一停,突然间,站在她身边的龙皓晨只觉得一股发自内心的寒意从心底升起,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松开了手中的青竹杖。

    “不用。”少女的声音有些冷,不是夜华那种冷。夜华是外冷内热。可这少女带给龙皓晨的感觉却是一种近乎死寂的冰冷。仿佛整个人都没有半分生机似的。

    “让我帮帮你吧,我送你回家。”龙皓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柔和一些。

    “我说了,不用。”少女冷冷的说道,这才继续向前走去。

    龙皓晨站在原地,看着少女逐渐远去的身影,心中突然有几分压抑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给这少女帮上忙,还是其他的什么。

    轻轻的摇了摇头,龙皓晨心中暗叹一声,手上勿忘我戒指上蓝光闪烁,将光耀之盾的光剑收入其中,大步朝着自己的酒店走去。

    就在他收起武器的那一瞬间,前方艰难前行的少女脚下突然一顿,猛然回过身来。

    女轻唤一声,在她的声音中,冰冷似乎弱化了几分。

    龙皓晨跟她是一个方向,正好要从她身边经过,听她呼唤,顿时停下了脚步。

    少女抬起自己的右手,递向龙皓晨,“麻烦你送我一下可以么?”

    龙皓晨被少女前后的变化弄的有些发愣,下意识的答应道:边说着,他抬起左手,握住少女那十分纤细白皙的小手。

    少女的手很软,柔软的就像水嫩的豆腐一般,五指修长白皙,仿佛美玉雕琢一般。握在掌中,顿时有种温润感传来,那种舒适是龙皓晨以前从未感受过的。

    少女反握住龙皓晨的手,她那柔软细嫩的手指从龙皓晨左手中指上的勿忘我戒指上轻轻擦过。

    龙皓晨的脸有些红,他已经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握着少女柔嫩的小手,心跳不自觉的加快起来。

    少女带着面纱,看不到她脸上神色,但在她触摸到勿忘我戒指那一瞬间,她的另一只手下意识攥紧,纤柔的身体略微绷紧了一下。

    龙皓晨因为心中多了那份异样,感知直线下降,居然没有发现少女情绪上的细微变化。

    “你住在什么地方?”龙皓晨勉强平抑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向少女问道。

    少女道:“向前七十六丈,右转三十八丈,再左转二十三丈,就到了。”

    龙皓晨心中一动,他并不是因为少女对距离准确的把握而惊讶,而是更有了怜惜的感觉。她对距离判断如此精准,可想而知要付出多少努力?这一刻,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狠狠的触动了。

    下意识的,他握紧少女的手,慢慢的向前行去。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向前走着,速度很慢,但不知道为什么,龙皓晨心中却觉得有些温馨,这是他第一次牵着一个女孩儿的手在走,尽管他是为了帮助她,可他却有种想要一直这样走下去的感觉。

    少女的气息很冷,但她却很安静,安安稳稳的,在龙皓晨的引领下亦步亦趋,紫色长发伴随着轻风吹拂,龙皓晨仿佛感受到几分温婉。

    “你、你叫什么名字?”少女突然问道。

    “啊?”龙皓晨吓了一跳,赶忙将自己落在少女脸上的目光挪开,尽管他知道这少女看不见,但此时却依旧有些羞窘。

    “我叫龙皓晨。你呢?”

    “我叫采儿。”少女轻声说道,她的声音轻的只有龙皓晨一个人能够听到。

    “很好听得名字。采儿,你的家就在圣城么?”

    采儿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住在联盟东面的一座城市。不在这里。这次是来办些事的。”

    龙皓晨眉头微皱,道:“那你的家里人呢?他们怎么能放心你自己一个人出来?”

    采儿淡淡的道:“我能照顾自己。”

    看着她那双没有半分神彩的眼眸,龙皓晨只觉得咽喉里仿佛哽住了什么,一下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了?”采儿半晌没有听到龙皓晨的声音,有些讶异的转向他的方向。

    龙皓晨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什么。”他险些冲口而出,说出要照顾她的话,可他终究还是忍住了,因为现在的他并没有这样的能力,更没有这样的资格,而且也太过冒昧了。但他却发自内心的心疼眼前这个失去了视觉的采儿姑娘。

    采儿停下脚步,令心情有些压抑的龙皓晨随之停了下来。

    “怎么了?”龙皓晨看向她。

    采儿道:“我到了。”

    龙皓晨一惊,这才发现,原本应该是自己带着采儿走,可现在却似乎变成了她在带着自己走。

    “对不起,我……”龙皓晨窘迫的说道。

    采儿轻轻的摇了摇头,将手从他的手中轻轻抽出,“谢谢你。”

    龙皓晨抬头看了看,这也是一家酒店,而且距离他住的那家很近。

    “我送你进去吧。”龙皓晨说道。

    采儿又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可以的。”

    龙皓晨挠挠头,“再见。你小心一些。”虽然明知道采儿看不见,但他还是向她挥了挥手,这才朝着自己住的酒店离开了。

    采儿没有直接返回酒店,而就是静静的站在那里,面对着龙皓晨离开的方向,她那隐藏在面纱下的唇角处勾勒出一道浅浅的弧线。

    “真的是他。这个傻瓜。是啊!好几年了,他又怎么会认得出我呢。当初的我失去了味觉与说话的能力,现在的我却失去了视觉。龙皓晨,龙皓晨!”她确定自己记牢了这个名字后,将之前被龙皓晨牵着的手缓缓握紧,青竹杖点地,回酒店去了。

    龙皓晨回到房间,但之前那失明少女的样子却在他脑海中久久徘徊。哪怕是盘膝坐下,他也半晌未能进入入定状态。

    “看来,我选择守护骑士真的是对的,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需要守护。”龙皓晨轻叹一声,吃下一颗林鑫给他的药,平复心神,缓缓进入修炼状态之中。

    猎魔团选拔赛初赛第一天就这么开始了。当龙皓晨返回酒店休息的时候,更多的参赛选手还在如火如荼的比赛着。

    只是这第一天的比赛,就要有一半的人离开这里,被淘汰出局。

    魔法圣殿试炼场,林鑫优哉游哉的坐在休息席位上看着场中的比赛。他一点都不紧张,坐在那里观察着周围的参赛者们。

    他所在的地方,是选手席的第一排,在他身边却只有两个人,一男一女。

    “两位,你们对丹药有兴趣吗?”林鑫微笑着向身边这一男一女问道。

    两名年轻魔法师带着疑惑的神情看向他,眼神中略微有些戒备。

    林鑫微微一笑,道:“二位,认识一下,我叫林鑫,来自艾美城。说起来,我们大家都是五阶的,交个朋友吧。反正以我们的实力,进入前十那是毫无问题的。我除了是魔法师外,还是一名魔药师,你们看,这是我炼制的丹药。”

    一边说着,林鑫从怀里摸出一个水晶瓶晃了晃,在他眼底,却已是充满了狡黠之色。心中暗暗的念叨了一句,哥有药,天下无敌啊!

    牧师圣殿试炼场。

    马仙手中重量级法杖一记横扫千军,狠狠的将对手砸飞了出去,紧接着一道圣光之锤飞出,悬浮在对手头顶。

    “认输吧。”

    他的对手是一名脸色已经十分苍白的青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司马仙,“你、你究竟是牧师还是战士?裁判,这不公平。”

    无论是牧师休息区还是牧师圣殿试炼场主席台上那些大人物们,此时脸上都流露着匪夷所思的神色。

    “不认输我就砸了。”圣光之锤略微下沉。

    “我、我认输……”

    司马仙手中法杖收回,在地面上重重一顿,发出咚的一声闷响,连裁判的脸色都是一变。司马仙却摸着自己的大光头头也不回的走向休息区。

    战士圣殿试炼场。

    陈晨一脸苦涩的站在那里,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刚才所面对的一切。虽然他对自己能否出线并不抱有太大希望。可第一轮就如此惨败,他心中又怎能好受的了。更为重要的是,他败在了一名盾战士手中。

    并不是他破不了对方的防御,而是对方以攻对攻,一共只用了三招就将他打到认输。

    陈晨对面的盾战士是一名少女。身高大约在一米七左右,黑色长发梳理成整齐的马尾,身材修长。眉宇间英气逼人。

    如果只是看外表,谁也想不到这看上去身材修长的少女会是一名战士,可是,在她身边,却有一面足有一米八高,宽度达到一米二,宛如床板般的超大号塔盾。这就是她唯一的武器,这看上去绝对不会低于五百斤的重家伙,就在刚才面对陈晨的时候在她手中如臂使指,上下翻飞。

    战士圣殿试炼场主席台上,一位身材雄壮的老者目瞪口呆的道:“这丫头是盾战士还是狂战士?哦,不,我怎么觉得她更像斧战士,你们看到没有,刚才那塔盾硬是被她用出了重斧的感觉。这是谁调教出来的小怪物?”

    猎魔团选拔赛第一天的初赛一直进行到傍晚才全部结束,最后一个结束比赛的并不是人数最多的战士圣殿,反而是魔法圣殿。

    第一轮淘汰赛结束后,各大圣殿那些能坐上主席台的评委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看法,那就是,怪物届届有,今年特别多。只不过是一天的比赛,就出现了许多奇葩人物。

    据说,灵魂圣殿那边,居然有一名不过是四阶的召唤师,不知道使用什么方法召唤出了一只高达八级的地狱三头犬,直接把他的对手吓的昏倒。

    不过,参赛的六大圣殿精英们此时可没有心情去探查这些消息,一个个全都抓紧时间返回住处休息,初赛的残酷不只是淘汰赛赛制。更重要的是连续比赛。无论你第一天比赛是什么时候结束的,第二天都要继续比赛。这对参赛者的恢复能力也是极大的考验。

    淡金色的气流缓慢的旋转着,核心处乳白色的三脚灵炉散发出的白色光芒却变得越来越强。

    如丝如缕的淡金色内灵力不断从四肢百骸处汇总到胸口漏斗状漩涡处,再随着漩涡的盘旋扩散回全身。映衬着所有的经脉全都呈现出淡金色的光泽。

    龙皓晨从昨天上午回来后,已经默默的修炼了一天的时间,处于修炼状态中时,他始终在吸收天地灵气补充自身,对于食物的需求很低,只是昨天晚上去吃了一点东西而已。除了那短暂的时间外,他几乎已经修炼了一天一夜。

    在药物的刺激下,他内灵力增长的速度连龙皓晨自己都有些震撼的感觉。只不过是一天的时间,他的内灵力就提升了至少二十点以上。按照这样的速度,最多再有十天,他就有冲击第五阶的机会。当然,五阶会有瓶颈出现,突破瓶颈需要多长时间就很难说了。

    从最初修炼到现在,凭借着光明之子体质,龙皓晨还从未遇到过真正的瓶颈。

    “皓晨,该出发了。”敲门声响起,外面传来李馨的声音。

    金光收敛,胸口处白光隐没,龙皓晨从修炼状态中清醒过来,“来了。”

    打开门,龙皓晨首先看到的就是李馨脸上兴奋的笑容。

    “姐,你昨天赢了吧。”龙皓晨立刻就猜到了她兴奋的原因。

    李馨点了点头,“赢了,还算轻松,只是没你那么快就是了。佳璐也通过了第一轮,可惜,陈思和陈晨却都……”

    龙皓晨一惊,“陈大哥和陈二哥都输了?”

    李馨轻叹一声,道:“战士圣殿那边比我们这边竞争还要激烈。能够前来参赛的几乎都是四阶以上强者,想要从中突围谈何容易。走吧,去吃点东西,今天第二轮比赛我们还要一起加油哦。过了这轮,就只剩下三十多人了。每一轮比赛都会更加困难,弟弟,你可不能大意。你一定能闯入前十的。”

    简单的吃过饭和夜华汇合后,三人再次来到了圣盟大试炼场。

    夜华看着眼中神光湛然的龙皓晨,心中暗暗点头,这孩子昨天回去后一定一直在修炼,否则也不会如此神完气足。希望今天运气还能像昨天那么好,能够早一点出战。

    经过第一天的比赛,今天再次进入试炼场的骑士瞬间减少了一半,人数虽然少了,但气氛却明显变得更加紧张了些。经过昨天的比赛,这些参赛的青年精英们都看到了比赛的残酷,一个个摩拳擦掌的同时也在谨慎的观察周围的潜在对手。毕竟,谁也不知道抽签结果会是什么。

    龙皓晨昨天是第一个出场的,因此,参赛骑士们对他关注的自然也相对多一些。而龙皓晨也同样在观察,他观察的却只是一个人。

    一进入休息区,龙皓晨就看到了这名骑士。那是一位看上去二十多岁的青年。这名青年身材高大,身高至少有一米九开外,肩宽背阔,一头金色短发在头顶宛如钢针般竖立。英俊的相貌充满阳刚气质,脸上线条如同刀削斧凿一般。

    他没有穿甲胄,而是一身黑色劲装,进入休息区后,直接在第一排中央的位置坐了下来。

    好沉稳的气度。龙皓晨心中暗暗凛然。这名青年看上去虽然只有二十多岁,但却给他一种沉稳如山,厚重如岳的感觉。尤其是他那沉凝的眼神,竟是看不到半分情绪。坐下后腰板挺得笔直,却是纹丝不动。就像是静止在了那里似的。

    “老师,那个人是谁?”龙皓晨向身边的夜华低声问道。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