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十三章 惊天一剑

    看到那个年轻人,夜华脸上也是一片凛然之色,“我不认识,但他肯定是五阶的。按照选拔赛规矩,能够坐在第一排的,只有五阶参赛者。这次咱们骑士圣殿一共有四名五阶。他应该是其中之一,他们这些五阶的前两轮轮空。其他三个都没来,他却来观战了。这个人很可怕,你最好祈祷在比赛中不要遇到他。”

    听着老师的话,龙皓晨的眼神却渐渐的变了,变得锋锐如刀,平时他的眼神都很温和,只有在握住武器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变化。但此时,他心中的执着却被激发了出来。坚定、锋利,刹那间,龙皓晨整个人就像一柄出鞘的利剑般。

    “老师,我想挑战他。”龙皓晨沉声说道。

    夜华一愣。正想说什么时,那端坐的黑衣青年却似乎感受到了龙皓晨的目光,缓缓回过头来。当他看到龙皓晨时,眼中明显流露出几分惊讶。不知道是讶异龙皓晨的年龄还是那俊美的相貌。头微微扬起,深邃的眼神中骤然迸发出一股强大的战意。

    龙皓晨站在那里没动,但他的眼神中却没有半分怯懦,两人目光在空中碰撞,仿佛要激起火花一般。

    黑衣青年嘴角处渐渐勾勒起一道弧线,朝着龙皓晨的方向嘴唇动了动。然后就回过身去。

    “他在说什么?”李馨疑惑的问道。

    龙皓晨沉声道:“他说,他等着我的挑战。”

    深吸口气,龙皓晨缓缓坐下,这一刻,他只觉得内心中仿佛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一般。这是战意,在来到圣城之后,他第一次被激发出如此强烈的战意。他的精神力先天异于常人,感知极强,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个黑衣青年很强,非常强,带给他的感觉甚至比夜华还要强大。可越是有这种压力压迫在心中,龙皓晨内心的战意反而变得越发强烈起来。

    这时,主席台上传来和昨天一样的雄浑声音。

    “经过一天的比赛,现在剩余的选手只有一半。昨天的比赛中,有一些选手并不是输在实力上,而是输给了自己。大意、马虎,这种态度如果放在战场上,那他们就不只是输掉,而是永远的将自己留在那里。所以,我希望你们能记住那些失败者的教训。没有人会可怜失败者,只有人会为成功者欢呼。第二天比赛继续,依旧是淘汰赛制,开始吧。”

    巨大的金色光球重新在穹顶处缓缓出现,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凝固起来,数字飞快的变化着。所有参赛者的心情也在随之波动。

    很快,两个数字出现在空中。两名骑士随即出现在战场上,新的比拼开始了。

    今天龙皓晨就没有昨天那么幸运了,接连三场,都没有出现他和李馨的号码。

    龙皓晨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上闪烁着若隐若现的金光。

    坐在他不远处的鬼武不屑的撇了撇嘴,“临阵磨枪有什么用,竟然在这里冥想,他就不怕走火入魔,内灵力溃散么?”

    鬼影冷冷的瞥了儿子一眼,“我现在已经开始祈祷你最好不要碰上他了。”

    鬼武愣了一下,“爸,你怎能长他人威风,灭自己的志气。他虽然实力不错,但毕竟没有坐骑,我可不是昨天那个笨蛋。”

    鬼影脸上神色却变得越发难看了,“你的天赋虽然不错,却太浮躁了,都怪我,从小太宠着你。没有人的成功是幸运得来的。在如此纷乱的环境下,就算我让你冥想,你能入定吗?”

    鬼武一滞,是啊!这比赛场地气氛如此热烈,更是压力十足,自己怎么可能静得下心来。可是,那小子却做到了。

    鬼影的目光落在龙皓晨手上,昨日一战,他清楚的看到龙皓晨用出了蓄势和神御格挡这两大秘技。传承之戒,这年轻人一定另有来历,以夜华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拥有传承之戒。神御格挡这样的技能,恐怕连夜华自己都不会吧。

    事实上,龙皓晨能够小小年纪就拥有这样的修为,除了天赋异禀之外,依靠的就是他远超常人的努力和毅力。一个人有天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拥有天赋的同时他还有执着的坚持。

    简单来说,龙皓晨自从跟随父亲正式修炼到现在这五年来,几乎没有真正睡过觉,全都以修炼代替。可以说,他这五年根本就没有真正休息过。无论是父亲的要求还是后来夜华这位修罗老师的要求,他全都能够完成。地狱式的训练造就了他坚韧的意志力。自身天赋也在这份坚忍中被渐渐开发出来。

    “九十八号,四十六号,出场。”伴随着金色光幕的变化,新的一场比赛即将展开。

    李馨精神一振,站起身,深吸口气,大踏步的走向场地,今天她出场的时间可要比龙皓晨早了些。

    一直在那里默默修炼的龙皓晨听到九十八这个数字时,缓缓睁开了双眼,结束自己短时间冥想。

    李馨的对手,是一名身材壮硕的骑士,正像比赛开始时主席台上传来的声音所说,初赛进入第二天,已经没有人会因为对手的外表而大意。尽管对手是女骑士,那名壮硕的四十六号青年骑士还是一脸的谨慎。

    伴随着裁判一声比赛开始,双方同时召唤出自己的坐骑。

    玫瑰独角兽,无论出现在什么地方都能成为视线的焦点,不止是因为它的强大,也是因为它的亮丽。

    玫瑰红色渲染之下,李馨本就漂亮的脸蛋更显动人。纵身上马,双剑在身体两侧斜指地面。浓郁的淡金色光明内灵力与玫瑰独角兽身上散发出的火红色光芒迅速融为一体。

    “嗯?”看到骑乘上玫瑰独角兽的李馨,龙皓晨口中发出一声轻咦。

    夜华疑惑的看向龙皓晨,“怎么了?”他知道自己这弟子的变态,尤其是那惊人的感知,在实战中总能让他观察到普通人观察不到的地方。

    龙皓晨低声道:“姐姐的玫瑰好像进化了。”

    夜华心中一惊,“你是说,六级?”

    龙皓晨轻轻的点了点头。眼中流露出兴奋的神采,玫瑰进化到六级初阶,这就意味着,李馨冲入前十的可能性大增。

    夜华同样也是流露出一丝惊喜,昨天龙皓晨走的早,但他却看完了所有比赛,期间虽然也出现过一些潜力强大的魔兽坐骑,但却都处于幼生期,还没有一只魔兽坐骑能够突破到六级以上。六级魔兽,意味着相当于人类五阶的强者啊!

    李馨的对手四十六号,看到红光闪耀的玫瑰独角兽脸色也是一变。他的魔兽伙伴赫然是一只巨熊,冰霜之熊,成年后能成为六级魔兽,但现在这只冰熊明显距离成年还有不小的距离,身高不过一米五左右,看上去十分袖珍、可爱。最多也就是四级中阶左右的样子。

    “冲——”李馨娇喝一声,手中双剑横起,跨下玫瑰独角兽已经如同一道红色闪电般朝着四十六号发起了冲锋。

    四十六号低喝一声,快速跨前一步,左手盾牌上已是白光闪耀,圣光沁盾释放。他那只冰霜之熊很是乖巧的隐藏在他备后,一道蓝光闪耀,小型冰墙术已经在四十六号身前竖起。

    狂奔而来的李馨,双剑已经高高举起,淡金色光芒喷吐,看那样子,大有毕其功于一役的气势。

    四十六号脸色顿时紧张起来,一道道金色光芒不断从身上涌出,凭借守护骑士各种技能为自己增幅。他很清楚,面对玫瑰独角兽,在速度上他根本没有半分机会,如果不能挡住李馨的第一拨攻击,那么,他就将彻底失去机会。

    三道粗壮的冰棱从地下钻起,试图阻挡玫瑰独角兽冲锋的步伐。但是,在这个时候,魔兽的差距就显现出来。

    玫瑰脚踏红云,面对地下凸起的冰刺,四蹄翻飞,竟是没有半分停留,那些冰刺全都是才刚刚钻出地面,就被它身上散发出的炽热火元素溶化了,根本没能起到半分作用。

    就在四十六号集中全力准备抵挡李馨这势不可挡的一击时,突然间,玫瑰身形一偏,从他侧面急掠而过。

    “这……”四十六号吃了一惊,他完全不明白李馨这是要做什么,他那只冰霜之熊却很是乖巧,身形一闪,就躲到另一边去了,不给李馨攻击它的机会。

    玫瑰远远的奔了出去,身上的红芒却在持续增强,渲染着李馨散发出的灵力渐渐变成了金红色。

    休息区的龙皓晨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重新闭上双眼,心中暗想,姐姐,你也变得狡猾了啊!这场比赛他已经不需要再看了,重新开始冥想。

    联法。

    就在这一冲一绕的过程中,李馨完成了她自身与玫瑰的联法。当初,正是凭借这种状态,她给与了碧绿双刀魔致命一击,毫无疑问,在这种状态下的她才是最强的。尤其是在玫瑰进化之后,联法的威力大幅度增强。

    夜华脸上也难得的流露出一丝微笑,馨儿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狡猾了,不但给自己争取时间完成联法,还压制的对手全力以赴耗费灵力进行防御。到了这时候,比赛已经没有了悬念。

    玫瑰独角兽再次风驰电掣冲回来的时候,四十六号欲哭无泪的发现,自己第一轮使用的所有防御技能,都已经结束了。之前的灵力都已白白消耗。

    数十枚冰锥激射而出,冰霜之熊有些愤怒的向戏耍它和伙伴的李馨挥舞着自己的熊掌。

    可惜,这些冰锥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才一进入李馨和玫瑰独角兽散发出的金红色光芒范围内,就自行汽化消失了。

    突刺、十字斩、闪电刺、光斩剑……

    惩戒骑士强横的攻击力瞬间爆发,一套连续技,杀的四十六号节节败退。联法状态下的李馨,修为已经超越五阶,而且是光、火双属性,攻击力何等强横。虽然这位四十六号本身的修为还要比李馨高一些,却是毫无办法。

    惩戒骑士在比赛中本就是有优势的,联法下的李馨更是给人一种纵横无敌的感觉。连破对手防御。当她手中双剑分别指在冰霜之熊和四十六号面前的时候,玫瑰冲势嘎然而止。

    有些羡慕的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玫瑰独角兽,四十六号很是无奈的道:“我输了,不过却是输给了你的坐骑。”

    李馨向他点了点头,收回双剑,行了个骑士礼后,转身而去。

    这是一场经典的坐骑压制战,玫瑰独角兽无论是速度、攻击还是防御,都远超冰霜之熊。李馨完全是利用了玫瑰的优势完克对手。

    “九十七号,九十九号,出战。”李馨才刚刚走出试炼场地,就听到了这两个号码。她心头一震,惊讶的向休息区中的龙皓晨看去。

    夜华嘴角处流露出一丝不太好看的微笑,冷冷的目光瞬间看向侧面的鬼影。鬼武是紧邻龙皓晨和李馨报到的,毫无疑问,这九十九号正是他啊!

    鬼影看向夜华,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输,记得用我给你的东西。”

    “我一定会赢的。”鬼武脸色有些狰狞的看着不远处睁开双眼缓缓站起,却根本没向他看来一眼的龙皓晨。

    龙皓晨看向夜华,夜华向他点了下头。他没有对老师保证什么,但却让夜华看到了他充满战意的双眸。

    从勿忘我戒指中召唤出自己的光耀之盾和光剑,龙皓晨大踏步走入试炼场,在一侧站定。

    鬼武的速度甚至比他还要快上几分,率先进入的试炼场。抿紧嘴唇,瞪视着龙皓晨。

    “比赛开始。”伴随着裁判一声令下,龙皓晨依旧和上一场一样,身体周围一圈光雾闪耀,蓄势。

    鬼武却冷笑一声,迅速召唤出了自己的赤甲地龙。左手是一面有着暗红色纹路的金色圆盾,右手中正是那天对付司马仙的长矛。

    想要破蓄势这个技能,最好的办法就是在第一时间发起攻击,令对方无法完成蓄势。但鬼武却作出了另一种选择,骑乘着他的赤甲地龙朝着场地边缘距离龙皓晨最远的地方跑去。

    蓄势其实是一个压缩灵力的过程,压缩后的灵力能够迸发出强大的攻击力,当然,对自身灵力消耗也是使用同样技能的数倍。而之所以说这个技能有些鸡肋,就是因为压缩后的灵力很不稳定,一旦结束蓄势,三秒内必须将灵力释放,否则,之前压缩的灵力就会溃散,不但无法起到效果,还会将之前蓄势的灵力全都消耗掉。

    整个试炼场宽阔达两百米,鬼武退到边缘,距离龙皓晨的直线距离已经拉开到了一百三十米左右。三秒时间,他能横跨一百三十米?我让你蓄势,白白浪费灵力而已。

    鬼武嘴角处噙着一抹冷笑,左手上的圆盾盾面按在赤甲地龙背上,右手长矛缓缓抬起,一抹凌厉的金光在尖端吞吐不定。他身上的甲胄也散发出淡金色的光彩。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

    面对这样的情况,龙皓晨似乎只有立刻结束蓄势发起进攻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他却偏偏没有。

    站在那里的他,依旧如同渊渟岳峙一般静静的蓄势着,目光坚毅稳定,气机紧锁对手。

    自从初赛开始后,这是目前为止骑士试炼场显得最平和的一场比赛,双方谁也不出手,只是静静的对峙。但场中紧张的气氛却没有因为对峙而稍减,裁判也没有干涉。蓄势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灵力耗尽,全部用于压缩那一刻,就是龙皓晨必须发起攻击的时间。

    但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鬼武的脸色渐渐变得不平静起来。

    龙皓晨依旧在蓄势,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分钟的时间,众所周知,蓄势时间越长,威力就越大,消耗的灵力也就越多。

    针对龙皓晨昨天使用过这个技能,鬼影特意给儿子讲解了关于蓄势的特点。五阶以下,蓄势每分钟就要消耗高达五百点灵力进行压缩,已经两分钟了,也就是说,现在的龙皓晨至少已经压缩了一千点灵力。

    他疯了吗?他难道准备只是发出一击,可是距离如此之远,他怎么可能?

    鬼武心中虽然充满了不解,但内心的不安也更加强烈起来。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也是骑虎难下的。他已经失去了破掉龙皓晨蓄势的机会。一千点灵力的蓄势啊!那能发挥出多么强横的攻击,他现在只能选择等待,绝不敢冒然接近龙皓晨。

    时间就像梦魇一般在缓缓度过,三分钟,已经三分钟了。不只是鬼武,休息区的参赛者们一个个也都屏住了呼吸。

    一千五百灵力?这已经是七级大骑士的水准,这看上去恐怕连十八岁都没有的青年竟然拥有如此实力。更为重要的是,龙皓晨的蓄势还在继续。

    当时间度过到四分钟的时候,休息区那边,已经出现了哗然之声。鬼武忍不住将目光投向裁判,高声道:“这不可能,他不可能有五阶的修为。”

    两千灵力,意味着大地骑士,也意味着灵力液化,可龙皓晨所释放的灵力分明没有液化迹象,但他的蓄势却已经足足持续了四分钟啊!这已经超出了鬼武理解的范围。他又怎会知道,同样的技能,凭借光明之子体质,龙皓晨的消耗要比普通骑士低得多。

    就在鬼武看向裁判,高呼不可能的这一瞬间,龙皓晨突然动了。

    右脚重重的踏在地面上,全力一蹬,全身已经完全呈现为灿金色的他,就像一支金色箭矢般冲向鬼武。蓄势的三秒倒计时也在这一时刻开始。

    鬼武因为发出质疑,反应顿时慢了一拍。无论如何要挡住这一击,挡住就赢了,他的灵力已经消耗到了极限。

    一抹猩红色的光芒从他手上盾牌处亮起,红光直接没入赤甲地龙体内。刹那间,赤甲地龙仰天发出一声狂吼,双眼顿时绽放出狂躁的血红色。全身气息也一下变得强横起来。

    鬼武手中的盾牌,乃是一件灵魔级装备,附带技能,嗜血。在嗜血的作用下,赤甲地龙的攻击、防御和速度都会在瞬间提升百分之十,持续一分钟时间。

    与此同时,他手中长矛也爆发出一道夺目寒光,同样是灵魔武器,附带技能穿刺。

    没有在原地停留,鬼武控制着赤甲地龙以最快的速度向侧面狂奔,他要尽可能拉开与龙皓晨之间的距离,消耗时间。只要让他的蓄势技能无功而返,这场比赛的胜利必将属于他。

    一秒,仅仅只是一秒的时间,龙皓晨的身体却近乎贴地冲出三十米距离,此时的他,距离鬼武还有不到一百米。右脚在地面上再次用力一蹬,借助刚才那一刻的冲势,略微改变方向,以更加迅疾的速度朝着鬼武冲去。

    三十五米,这一次,第二秒,他竟是冲出了三十五米。他和鬼武之间的距离已经拉近到了六十米。

    还有六十米,鬼武脸上已经流露出胜利的微笑,五阶以下骑士,攻击极限距离只不过是十五米而已。最后一秒,无论如何,龙皓晨也不可能跨越四十五米向自己发起攻击,更何况他还在横向狂奔来拉开一些距离。

    砰,龙皓晨这一次是左脚落地,在地面上硬生生踏出一个浅坑,速度再增,四十米距离转瞬划过。

    三步、三秒,超过一百米的横越,在四阶骑士中,这已经是绝对极限的冲刺了。

    但是,此时他距离正在横向狂奔的鬼武还有三十米。

    三秒已到,蓄势的灵力应该溃散了。

    愚蠢这个词汇几乎出现在所有观战者心中,哪怕是远处主席台上那些骑士圣殿的大人物中,也有一部分人是这样认为的。

    在他们眼中,龙皓晨已是必败无疑,选择如此攻击方式,难道还不是愚蠢的吗?

    休息区第一排,那名之前和龙皓晨对视的黑衣青年眼中流露出一丝疑惑,刚毅的面庞上,眉头微皱。口中喃喃的道:“他是在干什么?”

    砰——

    就在这时,龙皓晨用行动回答了所有人心中的质疑,他跨出了第四步。速度没有半分减弱。

    可是,这有用吗?每个观战者心中都出现了同样的想法。蓄势的灵力已经溃散,就算冲过去又如何?只能成为对手的沙包而已。

    这一次,鬼武不跑了,赤甲地龙停下狂奔的步伐猛然转过头来。强横的身体迎着龙皓晨撞了上去。接连两道金色光环从鬼武身上绽放,都是守护骑士的增幅技能。他手中长矛也如同一道金色闪电般朝着龙皓晨刺去。圆盾横档在胸前。此时的他,脸上已经流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和对龙皓晨深深的不屑。

    也就在同一时刻,前冲的龙皓晨终于有了另一个动作,光剑,他那柄闪耀着浓烈金光的光剑,悍然前斩。

    无与伦比的夺目璀璨金光将场地边缘映照成了一片浓烈的金色。一道宛如实质般的金色光刃透剑而出。在鬼武充满不可思议的眼神中,与他的长矛撞击在了一起。

    光斩剑,骑士第一个远程攻击技能。可此时龙皓晨所施展的光斩剑分明已经远远超越了光斩剑的范畴。

    实质般的金色光刃甚至散发着金属般的质感,那份凌厉,令它掠过之处的大地为之开裂。

    轰——

    矛断、盾碎、甲破,人飞……

    鬼武的身体,就像是撞上了一头迎面狂奔而来的巨龙一般,连带着他的赤甲地龙,倒飞而出。狠狠砸在试炼场周围升起的保护光罩之上,再反弹回地面。

    鲜血,同时从鬼武和赤甲地龙口中狂喷而出。

    包括裁判在内,观战者中,只有很少的一部份人看清,就在光斩剑与鬼武长矛碰撞的一瞬间,出现了略微的偏转,以光刃的侧面,平拍上了鬼武的长矛。而不是以锋刃处斩中。

    噗,龙皓晨双脚稳稳落地,身上那实质般的金光也随之缓缓散去。从表面上看去,此时的他和比赛开始之前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休息区。我舞了一下拳头,“赢了,皓晨赢了。好强大的一击啊!”

    夜华沉声道:“坐下。”

    李馨吐了吐舌头,这才赶忙坐下,低声向夜华问道:“老师,以皓晨的修为,似乎不用如此冒险吧。正面对敌难道那个家伙还能有机会不成?”

    夜华看了她一眼,李馨从夜华眼中也捕捉到了惊悸的神色,“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这是在隐藏自身实力。同时也是战术。”说完这句话,他缓缓站起身,朝着鬼影的方向走去。

    试炼场中。鬼武连续喷出几口鲜血,看着自己身上残破的甲胄,他呆滞的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蓄势的灵力怎么会没有溃散。他是五阶,他一定是五阶,他违反了比赛规则。”

    裁判看看鬼武,再看看龙皓晨,五阶?真的是五阶吗?这孩子才多大?

    正在这时,主席台上那雄浑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场比赛暂定九十七号获胜。带他去检测灵力,如达到五阶,判负。”

    “是。”裁判朝着主席台方向恭敬行礼后,向龙皓晨作出手势。龙皓晨点了点头,跟随裁判从一边的通道走出。鬼武和他的赤甲地龙自然有工作人员抬出场地。

    休息区。

    鬼影坐在那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看着走向自己的夜华,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只能用五内如焚来形容。夜华每一步跨出,都仿佛狠狠的践踏在他的心脏上蹂躏。

    这里,有着那么多后起之秀,优秀的年轻骑士。远处主席台也同样能够清晰看到这边。可是,自己的儿子输了,赌约,赌约……

    夜华缓缓走到鬼影面前站定,目光冰冷的看着他,“赌约,你输了。”

    鬼影猛一咬牙,昂然站起,“来吧。”作为一名骑士,他可以输掉赌约,但是,绝不能输掉诚信。

    看着他那难看到极致的脸色,夜华深吸口气,再徐徐吐出,“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回去以后告诉他,我向他问候。你走吧。”

    “你……”鬼影呆滞的看着夜华,他竟然没有履行赌约,抽我一巴掌?

    夜华淡淡的道:“你应该感谢皓晨。是他那颗善良的心影响了我。你儿子伤势不轻。”

    鬼影咬紧牙关深深的看了夜华一眼,在这一刻,他内心之中五味杂陈。重重一跺脚,转身而去。

    在他转过身,走向受伤的鬼武时,他心中突然冒起一个念头:老师,当年您错了……

    时间不长,再下一场比赛结束后,主席台上雄浑的声音响起,“九十七号与九十九号一战,获胜者为九十七号。”

    没有任何解释,只给出了答案,这是为龙皓晨的修为保密,同时也告诉所有参赛者,龙皓晨的灵力不到两千。并不是五阶强者。

    主席台上端坐中央那位老者苍老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道:“来自皓月城,拥有传承之戒,灵力高达一千八百零三。只有十四岁的九级大骑士。看来,我们骑士圣殿又要出一位惊世之才了。传我谕令,封锁一切关于九十七号的消息,不得有任何外泄,尤其是他的年龄。哦,不,将他的参赛资料修改成十八岁,把我的命令也通知皓月分殿带队的人。”

    “是。”后面自然有人去执行了。

    “只要这孩子能顺利的成长起来,我们骑士圣殿未来百年内六大圣殿之首的位置都不会动摇。我很好奇的是,这孩子的先天内灵力是多少。他的传承之戒又是谁传下来的。”

    坐在他身边的另一名老者微笑道:“难得圣骑士长动了爱才之心,你要不要亲自来调教这孩子?”

    被称作圣骑士长的老者微笑摇头,道:“猎魔团比任何的调教都更能锻炼人。希望他这次能够挺进前十,早些踏上猎魔团的征程。”

    龙皓晨回到休息区,默默的在夜华身边坐下,他再次成为了休息区的焦点。但他却没有关注任何人的目光。坐下后低头沉思。

    看上去,他和鬼武的一战十分惊险,可只有龙皓晨自己才知道,这其中并没有任何幸运成份存在,完全在他的计算之内。

    鬼武输就输在他太相信父亲对于蓄势这个技能的判断了。龙皓晨拥有光明之子体质,任何技能在他手中都会出现一些细微的变化。其中就包括技能的威力、灵力消耗和一些时间上的变化。

    他在蓄势之后,灵力溃散时间并不是三秒,而是四秒。一秒之差,注定了鬼武的悲剧。那一击光斩剑,乃是龙皓晨压缩了超过一千五百灵力产生的强大效果。而他所压缩的一千五百灵力更是拥有普通骑士压缩两千灵力的攻击力。

    别说是鬼武凭借两件灵魔级装备,就算是换成一名真正的大地骑士都未必能抵挡得住龙皓晨的那一击。

    蓄势这个技能虽然鸡肋,可一旦有充足的时间积蓄,那么,爆发出来的威力就会变得极其恐怖。相当于是一个压缩了两千灵力的强大技能啊!可以说,刚才龙皓晨那一击,已经能够媲美辉耀骑士级别的攻击了。所差只是灵力是气态而不是液态。

    如果不是最后时刻龙皓晨手下留情,那么,鬼武恐怕连尸骨都不会剩下。

    这还是龙皓晨第一次将蓄势这个技能使用的如此彻底,因此,他此时陷入沉思,就是在思考之前自己在蓄势过程中的得失。当灵力压缩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分明感觉到自己的灵力已经产生了质变。尤其是位于圣引灵炉周围核心区域的灵力,旋转速度骤然降低,但那份凝滞感却仿佛让龙皓晨看到了一层水雾般的金色光泽。

    灵力液化,龙皓晨详细,自己已经摸到了这方面的边缘。无论是任何级别的强者,在进行突破时,瞬间的明悟都是极为重要的。因此,龙皓晨抓住眼前这个契机,足足在那里端坐不动半个时辰后,才渐渐从思考中恢复过来。

    夜华坐在龙皓晨身边,始终没有问过他什么,甚至阻止了李馨对他开口。对于自己这个弟子,夜华是发自内心的羡慕。他一定是在刚才一战中有所收获。

    “老师,我回去继续修炼了。”龙皓晨在夜华耳边低声说道。

    夜华向他点了点头,欣慰的拍拍他的肩膀。

    龙皓晨此时还处于刚才明悟的美妙感觉中,甚至忘记跟李馨打招呼,就匆匆走出了试炼场。

    “呼——”长长的出了口气,龙皓晨的双手略微律动了一下,模拟着体内灵力的变化。

    摸到门径了,一定是摸到门径了。龙皓晨心中一阵狂喜,他知道,这份领悟甚至比自己瞬间将内灵力修炼到两千以上更加重要。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