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十四章 灵炉进化的可能

    “嗯?”正在他准备尽快赶回住处,尝试一下自己刚才所明悟的修炼方式时。却一眼看到,就在前方不远处,一根青竹杖在地面上轻点,笃、笃、笃的声音有节奏的响起。

    是她。龙皓晨心头一震,突然间,他只觉得自己心中因为明悟所带来的喜悦淡化了许多,而另一种有些奇异,缠缠绕绕的情绪在心中滋生。

    快速上前几步,龙皓晨轻唤道:“采儿。”

    正在向前走着的采儿略微停顿了一下脚步,“龙皓晨,是你么?”

    龙皓晨此时已经走到她身边,“是我。”

    采儿微微一笑,虽然她依旧带着面纱,看不到她的容颜,但龙皓晨却完全可以肯定,现在的她是在笑。

    “送我回去,好么?”她再次主动抬起自己的手。

    “好。”龙皓晨突然发现,自己前一刻还温暖灼热的手,在这一刻却因为紧张而有些发凉。

    他小心翼翼的握住采儿的手,仿佛生怕亵渎了她似的。

    她的手依旧是那么柔软,柔软中却比昨天多了一分温热,甚至连她身上原本散发出的冷意都随之淡化了许多。

    龙皓晨就这么牵着她的手,缓缓向前走去,他走的很慢,甚至比昨天还要慢。此时此刻,他的大脑中却一片空灵,竟是没有再思考有关修炼的一切。只觉得自己的心很静,仿佛内心中的急切、喜悦都在这一刻被洗涤的干干净净,唯有眼前这份触感带给他那种无法形容的享受。

    无论走的多慢,路终究是有尽头的,更何况,他们相遇的地方距离采儿的住处很近。

    龙皓晨甚至在心中想到,她为什么不住的远一些?

    “到了。”龙皓晨停下脚步,眼中却有些依依不舍。

    采儿轻轻的抽回自己的手,“谢谢你。”

    龙皓晨赶忙摇头,但当他摇头之后,才突然想起,采儿是看不见的。

    就在这时,采儿轻声道:“我明天还要出来办事,不过可能会久一点,你愿意送我回来么?”

    “好。”龙皓晨几乎是脱口而出。明天,比赛将进入第三轮,骑士圣殿那边,参赛人数只剩余三十几人而已,比赛结束时间肯定不会太慢。

    采儿向他挥了挥手,青竹杖点地,转身走进了酒店。

    这一次,龙皓晨一直目送着她的身影完全消失才回过神来。他真的喜欢上了这种牵着她的感觉。

    对男女之情,五年来只知修炼的他最多只是有几分懵懂而已,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但他却感觉得到,只要一想起明天还能见到她,自己心中就有了那么一份期待。

    回到住处,龙皓晨盘膝坐在床上,这一次他却没有像昨天那样半天无法入定,反而第一时间就进入到了冥想状态之中。

    他的心很静,甚至可以说是宁谧,那种动人的感觉令龙皓晨甚至觉得修炼已经成为一种享受。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是觉得自己应该是受到了采儿身上一种特质的影响。

    淡金色的光雾在下一刻就从龙皓晨身体周围亮起,蓄势。他竟然在自己房间中施展出了蓄势技能。

    这一次,因为不需要观察对手,也不需要战斗,他的精神完全集中在对蓄势技能的观察之中。

    龙皓晨清楚的看到,自己体内的内灵力如同海纳百川一般,伴随着胸口漏斗漩涡的盘旋飞快的凝聚而来。而漏斗漩涡本身,在这一刻却似乎凝固了,不再缓慢的旋转,只是静静的停顿在那里,就像一个金色的尖锥。

    如丝如缕的灵力不断像这个尖锥处涌入,柔和而强大的内灵力按照一种奇异的节奏在轻轻的律动着。

    无论外界涌入的灵力有多么强大,尖锥状的漏斗漩涡体积却始终不变,只有颜色变得更加浓郁。

    对了,就是颜色。

    淡金色,是自己原本内灵力的颜色。而亮金色,却是压缩后产生的质变。自己身体表面所出现的颜色变化,全是因为体内的这份压缩。

    在这一瞬间,明悟的感觉竟然再次出现,灵力的气态和液态,其实就是对灵力压缩力的不同。

    没错,就是这样。液态灵力,实际上就是灵力压缩到一定程度后所产生的。关键问题是要维持这份液态的稳定。

    蓄势在继续,漏斗漩涡的金色也变得越来越浓郁起来,圣引灵炉周围那一层金色水雾再次出现。只是,这一次龙皓晨没有在压缩一千五百灵力之后就停下来,而是全力以赴,将自身所有的内灵力为之压缩。全部用于蓄势技能之中。

    之前四分钟的压缩,都不如最后这一点灵力压缩时所产生的效果明显。要知道,他的总灵力虽然达到了一千八百多,可其中还包括二百多的外灵力,完成了一千五百点的压缩后,已经所剩无几了。

    龙皓晨清楚的看到,紧贴在自己圣引灵炉周围,最初只是薄薄的一层水雾,伴随着内灵力的持续压缩,这层水雾渐渐变得浓厚起来,一滴一滴的金色液体,开始出现在圣引灵炉周围。

    也就在这个时候,原本乳白色的圣引灵炉,竟然散发出淡淡的白色幽光。

    自从拥有了这个灵炉之后,这还是龙皓晨第一次发现这种情况,那因为蓄势出现的一滴滴金色液体,伴随着这白色幽光的出现,竟然紧贴在圣引灵炉上缓慢的旋转起来。

    这、这是……

    就在这一刻,龙皓晨身体突然一震,他体内的灵力已经全部被压缩完毕,金色的漏斗剧烈振颤起来,这份压缩是来自于精神上的。也正是因为龙皓晨有着过人的精神力,当初龙星宇在给他传承指环的时候才敢将蓄势这个技能留在他四阶修为就能学习。

    长出口气,龙皓晨结束了蓄势,任由自己压缩的庞大灵力随之溃散。

    但他的观察并没有结束,依旧静静的看着灵力与圣引灵炉之间的变化。

    这种感觉是十分美妙的,龙皓晨体内空荡荡的,可越是这样,他的思维也就越敏捷。

    灵力溃散的过程很快,首先是漏斗漩涡的金色渐渐变淡,之前压缩的强大灵力随之溃散,紧接着,才是圣引灵炉上那一层细密水珠停止旋转,渐渐消散。

    但龙皓晨分明发现,圣引灵炉周围这层金色水珠消散的速度比起漏斗漩涡上溃散的灵力要慢了许多。

    这就是液态灵力的好处吗?龙皓晨心中一动,很明显,相比于气态灵力,液态灵力要精纯也要浓缩的多。

    渐渐的,那些细密水珠逐渐消失,龙皓晨彻底变成了孤家寡人,体内一点灵力都未曾残存,体内空荡荡的。

    但是,也就在他体内灵力彻底溃散后的下一瞬间,龙皓晨只觉得全身微微一颤,空气中的光元素,以一种令他惊讶的速度向他体内奔涌而入,化为丝丝缕缕迅速朝着他胸口内的圣引灵炉会聚而来。

    一个有着雏形的漏斗漩涡几乎是瞬间就形成了,这一刻,他至少回复了十点内灵力。

    漏斗漩涡开始缓慢的旋转起来,内灵力也开始自行恢复,在这个过程中,龙皓晨什么都没有做,这一切都是它自行恢复的。

    难道说,将自己的内灵力用尽之后,就会有这种变化么?此时,他内灵力恢复的速度比平时至少快了一倍。

    不过,龙皓晨很快就发现,这个回复速度伴随着他体内内灵力的增加渐渐降低了下来。当他内灵力恢复超过一半后,恢复速度已经回到了原本状态,不,准确的说,似乎比原本状态快了那么一丝。

    龙皓晨缓缓睁开双眼,我似乎发现了一种崭新的修炼方式。

    一般来说,任何职业者都不会让自己内灵力耗尽,这实在是太过危险了。所以,很少有人能体会到龙皓晨刚才的感觉。更何况,他光元素的亲和力近乎完美,感受也要比普通人深刻的多。

    龙皓晨不知道的是,蓄势这个技能,就是当初一位大能在修炼过程中,将自己的修炼方式转化而成的技能。而他今天的明悟,就是将蓄势技能逆推,将其还原成了修炼方式。而这种修炼方式,在圣殿联盟也没有任何记载。

    或许,它不是最好的修炼方式,但毫无疑问,却是让灵力从气态突破到液态最好的选择。

    接下来,龙皓晨所作的,就是将自己的内灵力恢复到巅峰状态后,再通过蓄势技能将其耗尽。不断的体会圣引灵炉周围,内灵力由气态转化为液态的过程。

    而且,龙皓晨也发现,每一次他这样的尝试时,当液态内灵力出现那一刻,自己的圣引灵炉似乎都有所响应。

    难道,这是爸爸说的进化?我的圣引灵炉要进化了?

    龙皓晨还清楚的记得,父亲曾经对自己说过,圣引灵炉一共能进化五次。至于如何进化爸爸也不清楚。

    其实,龙星宇没有告诉他的是,迄今为止,还从未有一名拥有圣引灵炉的人能将它进化到第五次。

    李馨和龙皓晨都顺利的通过了第二轮,但林佳璐却遭遇了滑铁卢,她在第二轮中折戟沉沙,输给了一名七级的大魔法师。

    林佳璐没打算继续留在圣城,当晚就在李馨的送别中,跟陈思、陈晨两兄弟一起离开了。

    因为龙皓晨在修炼,李馨也并没有去打扰他。

    清晨再次来临,或许是因为初赛进入到了关键时刻,当龙皓晨和李馨跟随夜华走出酒店的时候,他甚至觉得整个圣城的气氛都有些紧张似的。

    初赛进入第三天,已经进入中期,骑士圣殿参赛人数一共是一百三十八人,前两轮四名五阶强者未曾参赛。实际参赛人数是一百三十四人。

    两轮比拼之后,第二天的比赛有一名幸运者轮空。所以是三十四人出线,再加上四名五阶职业者,就是三十八人。

    今天,这三十八人将决出前十九名。而明日,就是最后的淘汰赛。

    夜华在这两天的初赛中,都是从最开始看到结束,他给龙皓晨带来一个消息,一个令今天比赛更加紧张的消息。

    由于今天决出的将是前十九名,也就意味着,明天决定前十的比赛中必然会有一人轮空。而这个轮空的名额,将再今天的比赛中产生。今天谁能在比赛中展现出令人信服的实力,得到主席台评委团的认可,就可以率先进入前十,拿到这个轮空名额。

    更为重要的是,昨天评委团宣布,因为五阶职业者在前两轮轮空,所以,这个轮空名额不会属于那四名五阶。

    毫无疑问,这样的决定令今天的比赛必将变得更加激烈,谁不想拿到那个轮空名额?拿到这个名额,就意味着直接进入骑士圣殿初赛前十,也意味着获得一个猎魔团成员的资格。这是荣耀,也是开启了一扇通天之门。

    在猎魔团选拔赛过往的历史中,从未有一名猎魔团成员最后的成就低于六阶。而且,他们的实际战斗力,要比非猎魔团的同等级强者强大的多。也是圣殿联盟最核心的力量。

    可想而知,身为猎魔团的一员,必定会得到圣殿联盟的资源倾斜。成为一代强者的几率大增。

    目前为止,绝大多数六大圣殿高层,甚至包括那些九阶的传奇强者,全都是从猎魔团中走出来的。

    任何猎魔团成员,在执行任务十年之后,都可以选择退出猎魔团在圣殿中任职。他们是平民口中的英雄啊!

    走进试炼场,龙皓晨的目光下意识朝前排看去。今天他们来的不算早。此时,通过了前两轮的参赛者们已经来了许多。

    龙皓晨一眼就看到第一排端坐的四个人。

    昨天那名黑衣青年依旧端坐在他昨天的位置,连装束都没有改变。似乎他并不认为自己需要提前穿上甲胄。

    而另外三人,龙皓晨只能看到背影,全都是男性。

    准确的说,像骑士、战士这样的职业,出色的女性强者数量很少。目前骑士圣殿这边,能够进入前三十八的,竟然只有李馨这一位女骑士。

    今天,龙皓晨没有在进行冥想,因为参赛人数少了许多,很可能他会在前几轮出战。

    在场几乎所有人,也包括李馨在内,情绪上都有些紧张。其中大多数都在默默的祈祷着,祈祷不要在今天的比赛中碰上第一排那四个家伙。那可是五阶强者啊!碰上他们,几乎相当于失去了进入前十的机会。

    只有龙皓晨是例外,坐下后,他脑海中出现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今天比赛结束后,就能见到采儿了,还能送他回去。

    一想到这里,龙皓晨淡金色的眼眸中就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温馨。

    李馨看着龙皓晨一副淡定的样子,心中暗道:他才十四岁啊!心态竟然如此沉稳。我都二十多岁了,难道还比不上皓晨的心态么?闭上双眼,让自己沉静下来,她心中的紧张也消失了几分。

    魔法圣殿试炼场。

    当穹顶光幕上出现了两个参赛者号码时,整个魔法圣殿试炼场休息区一片寂静。

    那两个号码中,第一个显示的是六十一,并没有什么出奇,但第二个号码却是一。

    一号,一号要出场了。

    六大圣殿选拔赛初赛中,前十个号码都是留给五阶以上参赛者的,不够十人的话,其他号码个位数号码也会空缺。一号出现,意味着第三天比赛的第一场就将有一名五阶的魔导士出场。

    一名少女有些木然的从休息区站起身,向场地内走去,她就是那运气十分不好的六十一号参赛者了。

    第一排,一身火红色魔法袍的林鑫缓缓起身。没错,那个一号就是他。

    林鑫长的本就帅气,尤其是他那一头披散至腰间的墨绿色长发,更是有着极为鲜明的特点。

    他身上这件火红色的魔法袍上荡漾着无比浓郁的火元素,在场的魔法师们甚至能够感受到在这件魔法袍上隐约有火元素在其上欢快的跳跃。

    一道道金色符文密布在魔法袍上,伴随着林鑫的动作,这些金色纹路光华流转就像是活过来一般。

    林鑫转过身,双手在脸侧梳理了一下自己的长发,朝着后面的参赛者们露出一个优雅淡定的微笑,那份自信、从容,看的一些女魔法师们心跳有明显加速之势。

    林鑫这才缓步走出,在他向比赛场地走去的过程中,一股股浓郁的火元素开始在他身体周围升腾,那并不是因为他使用了什么魔法,而是他身上那魔法袍似乎被激发了什么效果。

    右手抬起,在虚空中一招,空气中浓郁的火元素就像是找到了根源一般,瞬间聚拢在他手上,一滴滴火红色的液体向下滴落,在空中逐渐组成一柄奇异的赤金色法杖。

    法杖不大,但当它出现的那一瞬间,似乎整个魔法圣殿试炼场都弥漫上了一层浓浓的火属性气息。

    太强了,这就是魔导士的实力么?参赛者们不禁都屏住呼吸,看着傲然走入场中的林鑫,羡慕者有之,嫉妒者有之,但更多的却是恐惧。

    毫无疑问,这位一号参赛者是一位火系魔法师,看他那样子,分明已经真正掌握了火的规则。

    六十一号少女的脸色显得有些惨白,她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不但遇到了一名五阶强者,而且,眼前这位五阶参赛者很可能还是这次魔法圣殿参赛选手中最强的一位。那扑面而来的火属性气息震慑的她心神已经很不稳定。

    裁判是一名老者,根据猎魔团选拔赛规则,有五阶参赛者进行比赛时,裁判需是七阶强者才行。

    他看了林鑫一眼,“不要卖弄了,在我宣布比赛开始前,不得使用任何技能,包括装备上的增幅能力。”

    “是,如您所愿。”林鑫微微一笑,手中金红色光芒收敛,轻叹一声,自言自语的道:“本来不想用法杖了,既然如此,那我还是用吧。”

    听到他这句话,对面的少女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了。甚至在诅咒那裁判多管闲事。他都已经这么强了,再使用法杖,那要强大到什么程度啊!

    红光一闪,一柄法杖悄然出现在林鑫手上。准确的说,他这根本不能算是一柄法杖,只是一根奇形怪状的火红色晶体。

    这晶体长约半丈,最粗的地方大约有直径一拳左右,整体形状略微有些扭曲,根本没有一点法杖的样子,也没有任何镶嵌。

    但是,就在刚才还训斥了林鑫的裁判,此刻却瞪大了眼睛,失声道:“这么大的火云晶,你要用这个做法杖?”

    林鑫微微一笑,似乎是拿着一件很平常的东西似的,“我前些天刚买的,还未来得及找一位大师雕琢。暂时凑合用把。火云晶虽然不是什么顶级材料,但凝聚火元素的效果还可以吧。”

    裁判脸色连变,心中暗骂一声,太烧包了,这小子实在是太烧包了。

    火云晶并不是魔晶,而是一种天然的矿物质晶体,蕴含着极为精纯和凝炼的火元素,只有在浸泡了千年以上的岩浆深处才能寻到。

    哪怕是只有鸡蛋大小的一块儿火云晶,镶嵌在任何一柄法杖上,都可以随意成为灵魔级的火属性装备。林鑫手中拿着这么长一根,就算是未经过雕琢,也不曾篆刻任何魔法阵,这柄法杖也能将他的灵力威力增幅一倍。这已经是辉煌级装备的层次了。如果在能找一位强大的魔法师为其篆刻法阵,那么,这块火云晶甚至有成为传奇法杖的机会。

    整根法杖都是用火云晶打造,那是什么概念啊?这玩意儿就算有钱都买不到,市值至少也在五十万金币以上。

    林鑫对面的六十一号少女,此时目光已经呆滞了,她是一位双系魔法师,精修风系和火系魔法。她手中的法杖上也有火云晶,但只有指甲盖大小,另一边则镶嵌着一块儿指甲盖大小的风灵晶。

    看看人家手上的,再看看自己手上的,六十一号少女真想把自己的法杖藏起来。

    “比赛开始。”裁判强忍着心中对那块火云晶的渴望,沉声喝道。

    林鑫向对面的少女微微一笑,道:“美女,你看我们商量一下怎么样。魔法无眼,我对一些五、六阶的魔法控制还不太行。万一伤害到你就不好了。咱们都是魔法圣殿的人,作为一名男性,我总要有点绅士风度。这样吧,看你应该也会火系魔法,我做一个简单的控火示范,如果你能做到接近的程度,就算你赢。也省的我们打打杀杀的伤了和气,你看如何?”

    听他这么一说,对面少女明显松了口气,谁都看得出,她和林鑫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赶忙点点头,略带感激的道:“请师兄指点。”

    林鑫淡定而从容,淡淡的魔法光晕在他身体周围柔和的波动着,很有几分大家风范。

    看了一眼对面的少女,林鑫嘴角处荡漾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手中火云晶抬起,在身前徐徐划出一个火红色的光圈。

    这光圈虽然是火红色的,却没有半点火焰冒出,而且就像是烙印在空中一般,火红色光线过处绝无溃散。

    液态灵力,唯有液态灵力才能达到如此奇观。而且看他那样子,分明对液态灵力的控制已经到了如臂使指的程度,决非刚刚进入五阶的新丁。

    火云晶回到起点,火红色光圈完全成型,就那么静静的悬浮在林鑫身前,突然间,所有的火属性气息竟然全部收敛了,没有半分溢出。那火红色光圈颜色却依旧不变。

    对面少女的脸色已是一片苍白,单是眼前这一幕她就绝对完成不了。自身气息是那么容易收敛的么?更何况还要控制着自己释放出的灵力不溃散,要知道,现在林鑫可没有任何地方与那光圈接触在一起。

    “看清楚,我要开始了哦……”林鑫向对面少女温柔一笑。

    什么?他还没开始?少女的娇躯已经有些摇摇欲坠了。

    火云晶再起,在那光圈上轻轻一敲,叮的一声轻响,他这一下就像是敲击在一个金属环上一般。火红色光环瞬间溃散,化为无数火红色光点悬浮在半空之中。

    此时,所有参赛者的目光都集中在林鑫身上,谁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鑫轻喝一声,能够清楚的看到,他手中的火云晶产生了一系列的颤抖,口中低沉的似乎念叨着咒语,但他的语速实在是太快了,无论是对手还是裁判都听不清楚。

    那一个个悬浮在空中的火星果然变了,它们在变大,最神奇的是,在整个变大的过程中,它们竟然像是一个个花骨朵一般缓缓张开。

    一朵朵火红色的玫瑰花就那么凭空出现在半空之中,围绕着林鑫的身体缓缓旋转起来。

    这一幕实在是太过震撼了,本就英俊帅气的林鑫,在那一朵朵纯粹由火元素凝结而成的玫瑰衬托之下,宛如火之精灵一般。

    参赛者们几乎都是屏住呼吸看着这一幕,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火焰玫瑰至少有数百朵之多,这要何等的控制力才能将火元素操控的如此细腻啊!

    林鑫的对手,那位好不容易过了前两天初赛的少女,此时脸色已经不再苍白了,脸上反而多出了一抹红晕,她距离近,看的也最为清楚……女孩子都是爱美的,更何况是如此精妙的火属性魔力控制,她眼中已经没有对失败的痛苦,反而升起了一丝丝倾慕。

    但是,林鑫的秀还没有结束。火云晶向身前一指,“凝。”

    顿时,所有火红色玫瑰就像是找到了领路者一般,在他身前飞速凝结集中在一起,凝聚成了一个火红色的心形图案,炫丽的火红色,将玫瑰花的美完美呈现。

    林鑫轻轻的指了指自己左胸的位置,顿时,空中传来:“咚咚、咚咚”的心跳声,而那由火焰玫瑰组成的心形图案就伴随着这声音的出现而起伏着,就像是一颗真的心脏。

    火云晶再次前点,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那硕大的“心”竟是直奔对面少女魔法师飞去。

    正处于震惊和震撼中的少女哪来得及有什么反应,眼看着那么大的火焰飞向自己,顿时脸色大变,可她再想闪躲已经来不及了。看着那火焰玫瑰组成的心,大脑中一片空白。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所有的玫瑰花就像是凋零了一般悄然溃散,心形火焰化为一个更大的心形光圈将那少女套在其中,根本没有任何攻击效果,只是就那么在她身体周围悄然散去。火红色的光芒将少女魔法师的面庞映照的一片通红。

    少女站在那里有些发呆,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而那些观战的参赛者中,几乎所有女性魔法师都是眼中放光……

    太炫丽、太浪漫了。原来魔法还可以变得如此美丽。

    “我的示范结束了鑫彬彬有礼的向对面少女说道。

    “啊!”六十一号少女魔法师惊呼一声,脚下一软险些摔倒,面颊也因为自己的失态而羞得通红。

    “我、我不行,我认输了。”说完这句话,她只觉得自己心跳一阵加速,甚至不敢再去看林鑫,逃也似的跑了。

    别说这少女被震撼了,就算是这场比赛的裁判,一位七阶修为的大魔导师,此时也同样是目瞪口呆。因为他自问,这种精妙的控制自己虽然也能做到,但却绝对无法像林鑫完成的这么快、这么从容。这种对魔法的控制力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简直就是绝世之才啊!

    主席台上,端坐第一排中央位置的一名老魔法师却是重重一哼,“哗众取宠、华而不实。”

    对于他的评价,两旁的其他魔法师们无不惊讶,坐在他左侧的一位老魔法师道:“林老,这可不能用华而不实来形容吧。如此瑰丽的景象隐藏着何等创造力和操控。这孩子的对魔法的感悟简直是惊才绝艳,将来必成我魔法圣殿领军人物。”

    林老怒哼一声,“葛老头,你眼睛有问题。他是狗屁个领军人物。就是个哗众取宠的小丑而已。”

    葛老脸色一沉,“老林,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都这把年纪了,难道你还要嫉贤妒能不成?虽然你是魔导团团长,但如果你想打压这样的年轻人才,我也决不答应。”

    林老猛然站起身,“行了,这比赛我不看了,气都气死了。我会打压那小王八蛋?他有几斤几两我能不知道?”

    葛老大怒,“你怎么骂人?你还有没有点圣魔导师的风范了?”

    林老哼了一声,“老子骂自己的孙子,你管得着么?”说完这句话,他一脸悻悻的走了,临走之前,还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下面场地中正在面带微笑向所有参赛者们招手的林鑫一眼。

    林鑫只觉得背上一冷,不敢再继续骚包下去,赶忙回休息区去了。

    林老走了,葛老也流露出恍然之色,“原来这小子就是老林第二个孙子,那个传说的怪胎,难怪这老家伙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刺客圣殿试炼场。

    在圣盟大试炼场中,刺客圣殿试炼场是最为怪异的一处,这里远不像其他五座试炼场那样亮亮堂堂,反而显得有些昏暗,甚至可以说是阴森。

    今天刺客圣殿试炼场的比赛比其他圣殿晚开始了一些,因为这里进行了一些布置。

    宽阔的试炼场内,一根根高大的石柱耸立,这些石柱的摆放毫无规律,每一根都有两人合抱那么粗。此时刚刚布置完毕。

    低沉森冷的声音宛如来自九幽一般从主席台上飘下,“本届参赛者一共四十八名,经过前两日比赛,还剩十二人。今天将决出前十名。你们将同时进入场地进行比拼,你们可以使用任何手段,凡事失去战斗能力者即被淘汰。最先被淘汰的四人将通过抽签进行加赛,决定最终被淘汰的两人。现在入场,我倒计时十个数后,比赛开始。”

    “十。”

    “嗖、嗖、嗖、嗖、嗖……”一连串的声音响起,原本休息区的一个个参赛者已经如同箭矢般蹿了出去。

    这些刺客圣殿的刺客要比其他圣殿的人显得神秘的多,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能够这该容貌的面纱,一些人甚至用连整个头部都包住了,只露出眼睛。动作迅疾、灵巧,那阴冷声音数了不到三下,刚才蹿出的这些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全都不见了。

    “笃、笃、笃、笃、笃……”越是安静的环境,突然出现的声音越容易引人注意,此时就是如此。

    并不是所有参赛者都在第一时间展开行动,也有一个是例外。

    紫色长发静静的披散在身后,无神的双眸给人一种充满寂灭的感觉,青竹杖在地面上轻点,它的主人就那么缓慢的,一步一步走向试炼场地中央。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