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十五章 惩戒骑士龙皓晨

    这人是谁?几乎所有已经隐藏在暗处的刺客们心中都出现了同样的疑问。她是参赛者?可是,一名刺客怎么可能是瞎子?

    此时此刻,所有刺客才突然想起,在之前两天的比赛中,出现在这里的参赛者总数只有四十七人,而不是那森冷声音所说的四十八人。

    前两轮轮空,难道是……,五阶?

    可是,就算有五阶的修为又如何?一名盲人女刺客,她又能将刺客的能力发挥出几分呢?

    “笃、笃、笃……”采儿默默的向试炼场内走去,她的动作不快,甚至比正常人走路还要慢一些。看上去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没有任何生气的冰冷已经再次出现在她的气息之中。

    主席台上森然的声音完全无视于采儿的行动,倒计时在继续,“五、四、三、二、一,开始。”

    当那一声开始喊出的时候,采儿正好走到了试炼场中央的位置,这里,也几乎是那些柱子的中央,而且还是一片不小的开阔地。她整个人完全暴露在所有暗处的刺客面前。

    寂静,整个试炼场出现了短暂的寂静,没有任何一名刺客抢先出手。十二个人,最先淘汰的四人要进入附加赛,也就是说,未曾被这一场淘汰的八人将直接进入前十,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会贸然行动。

    但是,别人不动,并不意味着采儿不动。她静静的站在那里,只是停留了三秒之后,青竹杖点地发出的“笃笃”声已经再次响起,朝着一个方向缓慢行去,而那里正好有一根柱子,柱子后面也刚好隐藏着一名刺客。

    采儿的样子,根本就是不设防的,全身上下,无处不是破绽。步速又是那么缓慢,完全依靠着青竹杖探路前行。

    噗——,终于,她手中的青竹杖碰到了那根柱子,采儿脚下一顿,就在这个时候,隐藏在柱子后的刺客动了。

    刺客是从柱子中段扑出的,紧趁利落的一身劲装没有让他在扑出过程中发出任何声音,瞬间从采儿头顶上方掠过,同时手中一柄毫无光泽的漆黑匕首直指采儿肩膀处。

    比赛不能杀人,否则,他的攻击会是采儿的脖子。

    其他隐藏在暗处的刺客都没有动,他们都在静静的观察着,有人出手对付采儿这个异类显然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的。

    刺中了!

    所有刺客都清楚的看到,那黑衣刺客的匕首刺入了采儿的肩膀。但是,也就在同一时间,所有人的瞳孔全都急剧收缩。

    因为,他们看到了两个采儿。

    被刺中的采儿停顿在那里一动不动,而那柄漆黑的匕首也未能带起任何一点血光。而另一个采儿则出现在两米外。

    采儿那被龙皓晨握过的柔软小手,我在青竹杖上端四分之一的位置,手掌上露出的一段仅有半尺多长,看似不快的轻柔前点。

    刺客一击刺空就已经发现了不妙,但他也不可能违背自然规律,身体还是要下降的。

    后颈一麻,下一刻,他已经失去了知觉。

    其他刺客们只是眼前一花,两个采儿就已经又重新变成了一个,而且正是在柱子前,也就是刚刚被刺中的位置。

    青竹杖下端横扫,看似轻柔的抽击在那正缓缓软倒的黑衣刺客腰部,顿时,那黑衣刺客的身体就像是一团破布般横飞而出,直接落在了场边。

    “十八号,淘汰。”主席台上森冷声响起。

    影分身!

    所有刺客的心跳都有加快的趋势,他们握住匕首的手中也几乎同时渗出了冷汗。

    影分身是刺客五阶秘技,据说是所有五阶秘技中需要功勋值最多的一个。这看上去无法视物的少女,几乎将影分身完美用出,甚至给人一种错觉,当她一变二的时候,没有人知道究竟哪个是真的她。

    五阶,真的是五阶,而且是如此强大的五阶。

    “笃、笃竹杖点地的声音再次响起。

    采儿转换了一个方向,徐徐向前走去。而看着她手中的青竹杖,每一名参赛刺客都仿佛看到了催命符一般。青竹杖点地所发出的声音也似乎控制住了他们的心跳。再没有人敢小看这身材纤细,甚至有些瘦小的盲女。

    嗖、嗖、嗖、嗖……

    一连串身形纵跃的声音响起,刺客们都在飞快的转移着,没有人想成为采儿的下一个目标。

    但是,场地就那么大,柱子也就那么多,身形变化,也自然会出现冲突。

    一连串匕首碰撞产生的叮、叮声快速出现。原本的沉寂完全因为采儿而破坏殆尽。

    听到匕首的碰撞,采儿停下了脚步,她就那么默默的站在那里,完全暴露在所有刺客的视线中一动不动。可是,却偏偏没有一名刺客敢于靠近她。谁都看得出,虽然她看不见,但她的其他感知能力必定是无比恐怖的。

    “早些结束,我就可以去等他了。不知他今天的比赛是否顺利。”采儿身上的冰冷悄悄的消失了。

    骑士圣殿试炼场。

    “九十七号、四号,入场比试。”

    骑士圣殿进行到了第六场比赛,龙皓晨也终于被叫到了号码。但在这一刻,无论是李馨还是夜华,脸色却都变得异常难看。

    四名五阶骑士,已经有一名出过场了,形容那一场比赛的过程,用摧枯拉朽四个字就已足够。面对那名五阶骑士的另一名选手,根本没有半分机会,只是一个冲锋,就被逼投降认负。

    四号,这是今天即将出场的第二名五阶强者,而他的对手,正是身为九十七号的龙皓晨。

    进入到第三轮,一共剩余三十八名选手,其中四名五阶。也就是说,全部十九场比赛中只有四场会面对五阶强者。而龙皓晨毫无疑问就是那四个倒霉蛋之一。

    站起身,龙皓晨脸上流露出一丝充满阳光的微笑,向身边的夜华道:“老师,您教导过我,无论面对怎样强大的对手,都不能失去信心。”

    夜华一愣,向龙皓晨用力的点了点头,“去吧。你是我夜华的徒弟。”在这一刻,有修罗之称的他,眼中多了一抹狂热。

    龙皓晨迈开大步,走入试炼场之中,休息区的骑士们都安静下来,全神贯注的看着即将开始的比赛。其中,也包括那名昨天刚刚受到过龙皓晨挑衅,至今未曾出场过的黑衣青年。他平静而冷峻的注视着龙皓晨,似乎在说,只有过了眼前这一关,你才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

    龙皓晨的对手是一名身材高大的骑士,一米九左右的身高,肩宽背阔,浓密的棕色短发略微有些自然卷曲,右手握着一柄比正常重剑还要宽阔几分的阔剑,左手则是一面上方成方形,下方为尖锥状得厚重盾牌,而非一般骑士所用的圆盾。

    令人惊讶的是,这位四号骑士身上没有穿带任何甲胄,脸上带着明显的傲意,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看着对面的龙皓晨。

    “听说你前两天一直是凭借蓄势技能取胜的?我劝你不要在我面前使用这种垃圾技能,否则必定会输得很难看。”四号骑士带着几分轻蔑的说道。

    龙皓晨淡淡的道:“没有垃圾的技能,只有垃圾的人。”

    四号骑士眼神微眯,铿锵有力的道:“很好。”

    因为有五阶骑士出场,裁判也换成了一位七阶圣殿骑士,这位裁判不过是中年人的模样,身材雄壮的像一座小山一般,冷哼一声,“都给我少说废话,这里不是让你们耍嘴皮子的地方,比赛开始。”

    和前两场比赛没有任何区别,伴随着裁判一声比赛开始,龙皓晨身体周围瞬间升腾起了金色光雾,依旧是蓄势。

    四号骑士眼底冷光一闪,明显流露出一分怒意,他没有像其他骑士那样一上来就召唤坐骑,手中阔剑在盾牌上轰然一敲,发出“咣”的一声巨响,整个人就像是贴地滑行一般,第一时间朝着龙皓晨冲了过来。

    突击,五阶骑士技能,凭借强大的灵力支持,能够爆发出比冲锋更快的速度,而且也更稳定。

    在突击的同时,一层浓郁的金光也从四号骑士身上绽放出来,这些金光却并不像龙皓晨那种身上散发着金色,而是完全内敛,就像是一层薄薄的甲胄一般覆盖在他身上,正是灵力液化后所产生的效果,这份变化,也同时出现在他手中的武器上。

    三十米距离几乎是转瞬即至,那闪耀着浓烈金光的阔剑直奔龙皓晨当头斩下。他在用行动告诉龙皓晨,蓄势对他没用,他甚至不屑于召唤出自己的坐骑。

    砰——

    光耀之盾准确的挡在阔剑的去路上,巨响之中,龙皓晨向后退出一步,但身上也闪耀起了光之复仇的光芒,手中光剑瞬间斩出。

    虽然蓄势时间不长,但再加上光之复仇,他这一剑也同样是威势十足,只是此时的龙皓晨却没有使用任何技能。

    一抹不屑的冷笑出现在四号骑士脸上,他的阔剑确实被神御格挡挡住了,但是,就在龙皓晨挥剑斩来的同时,他已经又发动了一个技能,盾挡冲锋。

    重盾在前,悍然撞击在龙皓晨斩下的重剑之上。

    轰——

    一股强横的爆发力几乎是瞬间炸开,龙皓晨看上去就像被一头大象撞中了一般,整个人在闷哼声中直接被撞的双脚离地向后飞出。

    这就是四阶与五阶之间的差距,尽管龙皓晨已经是九级大骑士,可是,面对拥有液态灵力的五阶骑士,在灵力的比拼上,他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突击,四号骑士虽然傲气十足,但他也确实有他骄傲的资本,技能以完美的节奏衔接,撞飞龙皓晨的同时,他就已经再次发起了突击,手中阔剑上金光闪耀,一记光斩剑就朝着龙皓晨劈了过去。

    液化灵力施展出的光斩剑,简直就像是剑刃的延伸,根本看不出是灵力幻化而成的能量,直接就轰击在了龙皓晨急切之间挡在身前的光耀之盾上。

    身形不稳,甚至还没有落地,龙皓晨根本不可能用出神御格挡,只来得及用出一个圣光沁盾来辅助防御。

    轰——,圣光沁盾破碎,龙皓晨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狠狠的砸在地面上,连光耀之盾都飞了出去。

    四号骑士没有急于追击,而是冷冷的扫视了休息区那边一眼,似乎在说,看到了吧,这就是五阶的实力。

    猛然一翻身,龙皓晨从地上站起,胸前不断的起伏着,嘴角处血迹殷然,显然受创不轻。但他却没敢去捡自己的光耀之盾,一脸警惕的盯视着四号骑士。

    四号骑士嘴角处流露出一丝不屑,“我刚才说过了,蓄势这种垃圾技能不要再我面前使用。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徒劳的。认输吧,自己滚出去。”

    龙皓晨因为受伤,脸色明显有些苍白,但他却毫不犹豫的坚定摇头。但身体却是微微一晃,赶忙用光剑插在地面上稳定住自己的身体,同时释放出一道白色的治愈之光在自己身上。

    四号骑士眼睛一瞪,“不见棺材不落泪?我成全你。”这一次,他甚至没有用突击,就那么一步步的朝龙皓晨走去,浓烈的金光再次亮起,阔剑直接抗在肩膀上,每一步落地,都在土地上留下一个明显的脚印。

    龙皓晨双手紧握住光剑的剑柄,支撑着身体,目光却是一瞬不瞬的盯视着四号骑士,他眼中的坚定与执着并没有因为自己受伤而产生半分变化。

    雄壮的裁判紧紧的盯视着两人,一旦四号骑士威胁到龙皓晨的生命,他就会立刻出手。

    休息区,李馨已经紧张的抓住夜华的手臂,“老师,快阻止他,那个混蛋会杀了皓晨的。皓晨已经受伤了。”

    夜华的双手早已紧握成拳,“相信他,他会赢的。”

    此时,四号骑士已经走到了龙皓晨面前三米处,他手中的阔剑已经徐徐扬起,他是故意放慢动作的,他最喜欢看到的,就是对手在自己强大的实力面前那无助的眼神。

    可惜,在龙皓晨身上他却没有看到这样的神色变化,从始至终,龙皓晨眼眸中都只有坚定不移。

    “结束了。”四号骑士对于龙皓晨的执着明显很是不爽,阔剑横拍而下,直奔龙皓晨砸去。碍于大赛的规则,他终究不敢下杀手。但这一剑拍下去,他有绝对的把握龙皓晨必将失去战斗力。

    就在这一瞬间,龙皓晨澄澈的淡金色眼眸中,骤然迸发出一抹锋锐如刀的凌厉。

    这份凌厉,在他昨天与黑衣青年对视时曾经出现过,而在选拔赛上,却还是第一次出现。

    嗡——,一圈灿烂金光骤然从龙皓晨身体周围地面向上冲出。正是惩戒骑士技能,升天阵。

    平拍而下的阔剑被升天阵骤然一冲,落下的速度顿时慢了一拍,紧接着,又是一层光罩从龙皓晨身上迸发而出,圣光罩。

    这两个技能他已经酝酿很久了,从站起来那一刻就已经在准备,面对一名拥有坐骑的五阶骑士,龙皓晨知道,自己的机会很小。所以,他只能隐忍,等待时机。而运气站在了他这一方,骄傲的四号根本没有召唤出他的坐骑。

    龙皓晨在皓月城时,每天与夜华这位天空骑士对练,怎么可能连五阶骑士一轮攻击都挡不住呢?他确实是受伤了,但那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出全力。正是隐忍加示敌以弱等来了眼前的机会。

    以龙皓晨目前的实力,想要战胜一名拥有坐骑的五阶骑士极难,甚至近乎于不可能,就算他天赋再高,对手毕竟比他多修炼了五年以上,因此,他只有用计,才能带给自己机会

    实力永远是胜利的关键,但却不是唯一,一个孩子用计也有可能杀死成人何况龙皓晨和四号的差距还远没有那么巨大

    圣光罩虽然已经是守护骑士四阶技能,但却依旧挡不住五阶的液态灵力,但毫无疑问,升天阵加圣光罩的组合,已经给龙皓晨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插在地面上的光剑骤然扬起,带起一道浓烈的金色光芒,与此同时,龙皓晨左手横挥而出,另一道火红色光芒宛如匹练一般横扫而出,与光剑的金色光芒形成了一道交叉十字斩

    此时,四号骑士和龙皓晨已是近在咫尺,他万没想到看上去已经毫无反抗能力的龙皓晨会暴起反击,而且会如此凌厉

    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来不及使用任何技能了,只能勉强将盾牌一横,挡在身前

    轰——

    一光一火组成的交叉十字斩狠狠的斩在盾牌上四号骑士确实了得,不愧为五阶强者,在如此不利的局面下,他也只是被龙皓晨震退两步而已这就是液态灵力上的优势

    但是,这才只是个开始一记交叉十字斩,令四号骑士劈斩的重剑随着身形后退失去了攻击效果,龙皓晨手中双剑斩出后没有半分停顿,立刻又是一个回斩但是,这一次,他那双剑之上却爆发出了凌厉的光芒

    一团夺目的金光加上另一团夺目的金红色,竟是双剑同时发出了曜日斩,这个惩戒骑士四阶最强攻击技能

    刚刚挡住一击,四号骑士还处于吃惊和愤怒之中,龙皓晨的双剑就带着凌厉的光芒回斩而至

    轰——

    这一次四号骑士抵挡的可就没那么轻松了,在强横的曜日斩轰击下,他手中盾牌被砸的金光飞散,同时向斜下方沉去,露出了近半身体,同时也是接连跌退,险些摔倒

    龙皓晨得势不饶人,左手火剑前指,带起十余道金红色的光芒,闪电刺,直指四号骑士胸前,右手光剑却没有跟上攻击,反而是高举在头顶光剑之上,白炽色的光彩瞬间大放,但和曜日斩不同的是,他这光剑上的光芒并不是呈现为四散状,而是完全收敛于剑上看上去,光剑本身就像变得通透了一般,浓烈的神圣气息从光剑上升腾而起

    龙皓晨口中响彻着低沉的咒语,他那光剑的变化,猛一看去有些像是纯白之刃,可是,与纯白之刃相比,此时的光剑无论是灵力的精纯程度,神圣气息的浓度还是自身所产生的压迫感,都要强大的太多太多

    主席台上,那位端坐中央的圣骑士长惊讶的道:“好小子,竟然还有这样的底牌,原来他根本就不是守护骑士,难怪之前一直只是使用了蓄势和神御格挡,竟是惩戒骑士好家伙,这是惩戒的高级技巧心分二用,而且连五阶的圣剑都学会了”

    四号骑士此时心中充满了郁闷,龙皓晨的暴起出乎于他的意料,关键的是龙皓晨爆发后的攻击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升天阵、圣光罩,双曜日斩再加上闪电刺,这一套组合攻击令他甚至没有调动自己全部内灵力的时间,不用说使用技能和召唤坐骑了一时的大意令自己完全陷入被动他必须要完全抵挡住龙皓晨的攻击,等待一个缓冲的机会才有可能再发动反击

    阔剑回挡,尽可能的护住自己正面,一连串的叮叮声在试炼场中爆响,龙皓晨的闪电刺度极快,再加上之前曜日斩取得的先机,四号骑士终究没能完全防住,一道金红色光芒从他左臂侧掠过,顿时留下一道焦黑的痕迹

    真正的强者,永远不会让自己在战斗中出现骄傲的情绪而四号骑士显然违背了这一点,没有甲胄护身的他,虽然只是被火剑擦过,但那火辣辣的疼痛也令他的左臂顿时变得不那么灵活了

    不过,直到此刻,四号骑士也没想过自己会输,龙皓晨就算是惩戒骑士,也已经使用了这么多技能了,总要有所停顿?只要给他反击的机会,他依旧有信心凭借修为上的绝对优势战胜龙皓晨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完成了闪电刺的火剑上,一团夺目的金红色光芒骤然暴起,依旧是曜日斩,只不过这一次不是用斩的,而是用的刺

    没有了闪电刺的度,可却有了曜日斩的威力四号骑士只得再次架起盾牌抵挡轰鸣声中,再次被轰退五步,无论是盾牌还是阔剑上的金光都已黯淡下来

    用力的深吸口气,在后退的过程中,四号骑士眼中已经充满了怒火,液态内灵力完全调动,后退对他来说虽然身形不稳,但也是个契机只是略微调动了一点内灵力,一个金黄色的圣光罩就释放了出来治疗着他左臂伤势的同时形成坚强的防御

    冲锋,龙皓晨身随剑走,刹那间,试炼场内只能看到一道白光电射而出,却失去了他的身影

    身剑合一,这柄剑是光剑而不是火剑

    晶莹剔透的纯白色光剑,带着扭曲荡漾的空气,瞬间而至

    噗——

    五阶守护骑士布下的圣光罩,竟然抵挡不住这光剑的一刺,刺耳的摩擦声中,光剑硬生生的刺入了圣光罩之中

    圣剑,惩戒骑士强大的五阶攻击技能,在具有强横攻击力的同时,这个技能对一切黑暗属性生物还有特殊加成效果能产生双倍的攻击力

    四号骑士大骇,赶忙举盾相赢,龙皓晨的攻击衔接太快了,他用出圣光罩之后,只来得及再给自己盾牌上施加一个圣光沁盾来辅助防御

    也就在这个时候,光剑之上,一道白色剑光透剑而出,狠狠的轰击在四号骑士的盾牌之上,然后光剑的本体才刺中

    轰——

    在观战者们震撼的目光中,四号骑士手中盾牌瞬间四分五裂,但他也终于将光剑震开可是,巨大的冲击力令他身形再也无法稳住,一屁股跌倒在地

    火红色的光芒悄然而至,静静的落在他的肩膀上灼热的温度刺激的四号骑士颈部一阵发软

    光剑撑地,火剑搭在四号颈侧,龙皓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血丝顺着嘴角处流淌而下但他眼中的坚定却依旧分毫未变

    在受伤的情况下以如此密度施展技能,对他的身体负荷可想而知但也正是这一连串宛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为他带来了胜利

    五阶对比于四阶巅峰,果然是质变的进化啊!哪怕龙皓晨使用了如此众多强大的技能,自身又凭借天赋拥有着远超同阶骑士施展技能的速度以及强烈感知和强横的惩戒骑士技能。可在击败四号骑士之前,他却依旧没能让对手受伤。

    “我输了。我竟然输了?”四号骑士呆呆的坐在地上,面如死灰。身为一名五阶大地骑士,在这次猎魔团选拔赛上竟然连前十名都没进,无法真正成为猎魔团的一员。他的年龄已经到限,不可能再参加下一届选拔赛了。这一败,令他这天之骄子瞬间被排除在进入骑士圣殿核心的可能。

    听他说到我输了三个字的时候,龙皓晨已经将自己的双剑收起,默默的走到一旁拣起了光耀之盾。这一战他虽然赢了,但却赢的绝不轻松,四号骑士带给他极大的压力。

    “不——,我不服、不服。”四号骑士猛的从地上跳起来,双眼通红的看着龙皓晨,“我还没有召唤出坐骑,也没有穿上铠甲。我有一套灵魔级的甲胄。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怎么可能?裁判,我不服,我要和他重新比赛。”

    裁判冷冷的看着他,却已经站在他和龙皓晨中间,淡淡的道:“你输了。”

    四号骑士激动的道:“我没输。我怎么会输给一个四阶的小子。”

    苍老的声音从主席台方向传来,声音中带着几分怒意,“我问你,骑士的十大守则是什么?”

    四号骑士一愣,这是每一名骑士自幼都要学习的东西,几乎是下意识的道:“谦卑、诚实、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执着、仁爱、正义。”

    苍老的声音沉声道:“那你的谦卑和诚实何在?与其说你输给了九十七号,不如说你输给了自己。不穿戴铠甲,不召唤坐骑,是你自己的选择。连最基本的两项守则你都无法遵守,你的心性已不适合成为一名骑士。来人,将他轰出去,圣殿除名。”

    四号骑士全身剧震,刹那间脸色一片苍白。圣殿除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再也不是骑士圣殿的一员了。他也同时知道这说话的人是谁。哪怕是骑士圣殿最巅峰的那三位大能,面对这位老人也要礼让三分。

    噗通一声,四号骑士跪倒在地,朝着主席台的方向颤声道:“圣骑士长大人,我错了。我知道错了,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再也不敢了。”

    圣骑士长的声音徐徐传来,“你能在二十五岁之前突破五阶,可见天赋极佳。但是,你也应该知道,我们骑士圣殿首重的不是修为而是心性。作为六大圣殿之首,任何一个猎魔团的核心,如果不能遵守骑士守则,只能让骑士荣耀蒙羞。告诉我,荣耀是什么?”

    在场所有骑士全体起立,齐声大喊:“荣耀即生命。”

    圣骑士长淡淡的道:“四号,你听到了。荣耀即生命,你还能拥有骑士圣殿的荣耀么?”

    四号骑士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着,但跪伏在那里,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听得出,圣骑士长已经动了真火。

    “圣骑士长大人。”正在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在场众人的视线也不禁随之转移。

    开口的,正是龙皓晨。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处,他恭敬的向主席台方向行了一个骑士礼。

    “你说。”圣骑士长的声音明显温和了几分,丝毫没有掩饰他对龙皓晨的喜爱之情。

    龙皓晨看了一眼那跪在自己身边的四号骑士,恭敬的道:“骑士长大人,我还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曾经告诉过我,人无完人,四号只是因为输了一时间内心失衡而已。自大确实是错误的,但是,只因为这件事就成为他生命中的转折点,我认为这是对他不公平的。性格和成长的环境有关,也不能完全怪他,请您再给他一次机会吧。有了这次的教训,我相信他会改正的。”

    听了龙皓晨这番话,四号骑士有些惊愕的抬起头来看向他,看着他的目光中甚至带着几分异样的情绪。

    主席台方向突然变得沉默了。所有人也都在关注着主席台的动向。毕竟,像四号这样,在二十五岁之前就突破五阶的天才骑士,在骑士圣殿也是凤毛麟角的。

    半晌儿,主席台方向才传来圣骑士长的幽幽一叹,“好吧。既然你为他求情,我就给他一个机会。四号,你听着,如果你还想继续留在骑士圣殿,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九十七号的扈从骑士,下一届猎魔团选拔赛开赛时,如你一直都能尽到扈从骑士的职责,那么,我准许你重归骑士圣殿。”

    四号先是愣了一下,转而大喜过望,“多谢圣骑士长大人给我机会。”说完这句话,他站起身,转向龙皓晨,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之后,噗通一声,单膝跪倒在龙皓晨面前,“主人,韩羽听从您的差遣。还不知道您的名讳。”

    龙皓晨有些哭笑不得的道:“这、这个……”

    “他叫龙皓晨。”一个冷冷的声音从休息区方向传来。龙皓晨扭头看去,说话的正是夜华老师。

    韩羽恭敬的道:“光明神在上,韩羽愿在未来五年内奉龙皓晨为主,主人荣耀即我荣耀,如违此誓,神罚之。”

    战斗中的龙皓晨永远是那么冷静,可他毕竟还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面对这种情况顿时有些慌张,赶忙道:“你快起来。”一边说着,将韩羽搀扶而起。

    韩羽恭敬的道:“主人,我家里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现在就回去处理好,明日我会来这里寻主人,今后五年誓死跟随。”

    经过了刚才的打击,他脸上的傲气已是荡然无存,虽然眼底依旧带着几分不甘,但想起被开除出圣殿的可怕后果,终究还是强忍着内心的不适,再次向龙皓晨行礼后转身而去。他虽然骄傲,但心中却有远大志向,一旦脱离骑士圣殿,还怎么实现自己的梦想呢?

    龙皓晨现在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夜华既然让他答应,总是有道理的。给自己施加了一个圣光罩后,这才走回了休息去。

    “弟弟,你太棒了。”李馨立刻就冲上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而骑士圣殿的其他参赛者再看龙皓晨时,脸上却都流露出几分戒惧之色。

    在这种一对一的比赛中,惩戒骑士显然要比守护骑士占据优势,尽管之前韩羽是因为自身的骄傲自大才导致最终败绩。但是,千万不要忘记,龙皓晨最后那一连串的进攻竟能做到不给他半分机会,这又岂是普通惩戒骑士所能做到的?那瞬间的爆发力,尤其是最后心分二用加圣剑的组合,才是真正制胜的原因。连五阶骑士都挡不住的攻击啊!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