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十六章 其实,我很丑

    夜华看着龙皓晨,哼了一声,“臭小子,这才是你的底牌吧。”

    龙皓晨低着头,“老师,我……”

    夜华挥了挥手,道:“不用说了,其实,当初纳兰胖子让我教你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你还有另外的传承,否则又岂能小小年纪就拥有那样的修为?你的传承是来自你父亲?”

    龙皓晨点了点头。

    夜华拍拍他的肩膀,“不用想的太多,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不过,你的运气实在不太好,这一轮就遇到了五阶对手,虽然赢了,但底牌也暴露了。”

    龙皓晨看着夜华眼底流露出的担忧,心头顿时一热,凑近到他耳边,用极低的声音说了句什么。

    夜华双眼顿时瞪大,一脸骇异的看着他。

    龙皓晨向他点了点头。

    夜华冰冷的面庞流露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向他比了比大拇指。

    “老师,扈从骑士是怎么回事?”龙皓晨疑惑的问道。

    夜华道:“这次你算是捡了个便宜,扈从骑士就像是魔法师的扈从战士一样,但区别在于,扈从骑士可以说是你的仆人,而不是伙伴。他发下誓言,那么,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他永远只能死在你前面。相当于是活着的盾牌。在猎魔团的规则中,原本是不允许扈从存在的,但扈从骑士却是个例外。如果骑士本身是惩戒骑士的话,那么,将允许拥有一名修炼守护的扈从骑士。因为对于猎魔团来说,守护骑士的作用太重要了。”

    “只不过,几乎没有骑士愿意做别人的扈从。所以,你这次算是捡到宝了。你这扈从还是一名五阶骑士,对于将来你在猎魔团的地位还有生存能力,都有着巨大的好处。而且,能够在二十五岁之前就修炼到五阶,恐怕他的来历也不简单。”

    龙皓晨挠了挠头,道:“可是,他修为比我高,未必会服气吧。”

    夜华神秘的一笑,“你也太小看扈从骑士的誓言了,无论他有多么骄傲,在誓言之下,你就是他的天,是他的主人。他就算心中再不服气,一切也只能为你着想,为你服务。不过,成为你的扈从骑士对他来说也是有好处的。至少他能够跟随你一起进入猎魔团。否则,他就只能被淘汰了,终身没有再进入猎魔团的可能。至于五年后,恐怕,那时他也只有仰望你的成就了。”

    “老师,那我先回去了,充分疗伤,也好准备明天的比赛。”龙皓晨可没忘记与采儿的约定,此时比赛已经结束,他心中顿时有些归心似箭般的感觉。

    夜华点了点头,道:“去吧,不过你也不用操之过急,明天的比赛不用参加了。”

    “嗯?”龙皓晨惊讶的看向他。

    旁边的李馨已经笑道:“傻弟弟,忘了那个轮空名额了么?除非今天再有人能够击败五阶骑士,否则,这轮空名额还能跑出你的手掌心?”

    龙皓晨这才恍然,是啊!自己击败韩羽的表现,应该能够获得这个轮空名额了吧。

    如果只是比赛,或许他对这个轮空名额并不怎么感兴趣,因为他更希望通过不断的实战来提升自己的实战经验和激发潜能。

    但最近这几天情况却不同,他已经摸到了液化灵力的门槛,而且想通了以蓄势技能为主的修炼方式,在这种情况下,他需要更多的反而是静修了。

    出了骑士试炼场,龙皓晨迫不及待的朝着自己与采儿约定的方向跑去,远远的,他就已经看到采儿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像是伫立在街边的一尊雕像一般。她的装扮没有任何变化,手中青竹杖点在身前地面上,静静的站在那里。

    阳光洒落在她身上,似乎令她多出了几分暖意,也令她那一头紫发多了几分晶莹的光泽。

    “采儿。”龙皓晨喊了一声,飞快的跑了过去。

    听到他的声音,采儿身体略微偏转,但是,就在龙皓晨即将接近她时,却明显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寒意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采儿,你怎么了?”龙皓晨吓了一跳,赶忙止步。

    采儿的声音中多了龙皓晨从未听过的森寒之意,“你受伤了?是谁伤了你?”一边说着,她抬起一只手,很自然的抓住龙皓晨的手。

    龙皓晨一脸好奇的道:“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采儿道:“听出来的。虽然我目不能视,但听力却要比普通人好一些,你中气不足,分明是受了伤。”此时,她身上的寒意略微散去了几分,也松开了握住龙皓晨的手。

    龙皓晨呵呵笑道:“没什么,我在参加联盟的猎魔团选拔赛,今天遇到的对手很强,所以才受了点轻伤,已经不要紧了,不过,我赢了。对了,我还没告诉过你,我可是一名骑士哦。今天我表现的好,明天比赛应该会轮空,这样一来初赛我算进入前十了。”

    儿向他轻轻的点了点头,身上的寒意已经彻底散去。

    “走吧,我送你回去。”这次换成龙皓晨主动牵起她的小手,拉着她缓缓向采儿的住处走去。

    两人慢慢的走着,又进入了那种宁谧的气氛,龙皓晨走的很慢,就像是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一般,阳光洒在他们身上,那种暖洋洋的感觉孕育着心中的异样,他们的心跳都有些不再平静。

    但是,无论走的多慢,终究还是有尽头的。

    停下脚步那一刻,龙皓晨内心的异样顿时变成了不舍,握着那已经被他捂得温热的柔软小手,他真有些不舍得就这样放开。

    “回去早些休息吧。明天我还等你来。”采儿轻声说道。

    “好。我一定早点来,我明天比赛轮空,就能先来等你了。”龙皓晨赶忙答应着,他最怕听到的就是采儿说不用他再送她了。

    依依不舍的松开手,“你进去吧。等你进去ω了我再走。”

    采儿却摇摇头,道:“我想听着你离开的脚步声,好么?”

    不知道为什么,每当龙皓晨看着她那无神的双眸时,就根本说不出拒绝她的话,“好吧,那你回去时也要当心一些。”

    “以后比赛不要那么拼命了。”采儿突然说道。

    龙皓晨呵呵笑道:“不是拼命,是努力。我不努力变得强大些,怎么保护你呢?”说完这句话,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不敢再留下来,告别采儿,快步而去。

    静静的听着他离去的脚步声,采儿的脸色却略略冰冷了下来,“他受伤了,幸好伤的不重。”一抹杀意从身上一闪而逝。

    猎魔团选拔赛初赛第三天渐渐过去,因为比赛场次减少,六大圣殿的比赛下午已经全部结束。小说

    李馨的运气明显不像龙皓晨那么差,面对一名实力不弱,但坐骑却不如她的对手,再次发挥出玫瑰的强大与自身惩戒骑士的优势,成功冲过了第三轮。这已经是夜华都没能想到的了。

    正像他们猜测的那样,其他三名五阶骑士全部晋级,而龙皓晨也毫无疑问的成为了下一轮轮空的人选。

    圣殿联盟骑士总长办公室。

    一名老者坐在办公桌后,静静的看着手中的一叠资料。老者有着一头银发,虽是坐在那里,却也能看出他高大的身材。肩膀格外宽阔,年龄丝毫未曾影响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威严。

    这位老者,正是骑士圣殿入驻圣殿联盟圣城总部的最高决策者。在整个骑士圣殿中,地位仅次于三大神印骑士的圣骑士长。也就是之前在骑士试炼场主席台端坐中央主位之人。

    “砰、砰门声响起。

    “进来。”圣骑士长缓缓抬起头,淡淡的道。

    门开,从外面走进来的,正是有着一头棕色短发身形健硕的韩羽。只不过,此时的他脸上早已没有了骄傲,只有忐忑、痛苦、郁闷的种种情绪结合而已。

    看到是他,圣骑士长脸色猛然一沉,随手将那一叠已经晋级的前十九名参赛者资料扔在桌子上。

    砰——,韩羽的拳头捶击在自己胸膛上,向圣骑士长恭敬的行了一个骑士礼。

    圣骑士长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韩羽额头上明显见汗,低着头一言不发。

    “跪下。”圣骑士长猛的一拍桌子,须发皆张,强大的压迫力瞬间令整个房间内的空气都产生出细微的扭曲。

    噗的一下,韩羽双膝一软,就已跪倒在地,脸色更是一片苍白。

    在圣骑士长那如山如岳的恐怖压力面前,他就像一根随时都有可能断折的稻草一般。

    圣骑士长缓缓站起身,从桌子后走了出来。抬手指着韩羽,“好啊!你真的很好啊。你不是一向骄傲的很么?你不是总觉得自己是年轻一代第一人么?这下你满意了吧?初赛都没过关,被一名四阶对手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你多英雄啊!”

    韩羽低着头,哭丧着脸,道:“爷爷,我错了。都怪我,给您丢脸了。”

    “别叫我爷爷,我没你这么出息的孙子。”圣骑士长抬起一脚就将韩羽踹了个跟头,“到现在你还不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你以为,你今天输了比赛,我是因为你给我丢脸而发怒嘛?你错了。我告诉你,我是因为我韩芡竟然交出一个根本不配坐骑士的孙子而感到耻辱,这份耻辱是我自己给自己的。”

    这位圣骑士长大人怒发冲冠,“你以为我在试炼场要将你开除出骑士圣殿是因为愤怒吗?不!我是因为你确实没有成为一名骑士的资格才要将你开除出去。骑士十大守则第一条就是谦卑,你的谦卑在哪里?你心中只有骄傲。你是不是觉得,二十二岁就能突破五阶,你已经很了不起了?你知道么?今天击败你那个孩子,才不过十四岁。十四岁啊!你和人家比,你连渣都算不上。”

    听到十四岁这三个字,韩羽顿时呆滞了,“不、这不可能。”

    韩芡冷冷的看着孙子,“不可能?骨龄评测能错么?是我亲自下令封锁了他年龄的消息。你的心愿不是要成为一名神印骑士么?就你现在这德性,就算有一天你拥有了那样的修为,也只会是一名堕落骑士而已。骄傲自满、目中无人,输了比赛还要耍赖。你不是丢了我的脸,你是将骑士圣殿的脸都丢尽了。如果不是我那几个老兄弟拉着我,我真想一巴掌把你拍死。”

    韩羽的身体开始微微的颤抖着,从小到大,他虽然在修炼中也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但身为天之骄子的他,却从未遇到过任何挫折。今天这一败,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龙皓晨那一套连击,粉碎了他心中所有的骄傲。他突然觉得,原来自己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强。

    韩芡冷声道:“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第一,让我废掉你一身灵力,从此逐出骑士圣殿,你毕竟是我孙子,我会给你一笔钱,让你过上富裕的普通人生活。如果你选择了这一条,我可以亲自出面,请龙皓晨解除你的誓约。至于第二条路,你知道。”

    韩羽身体颤抖着缓缓抬起头,“爷爷,他、他真的只有十四岁么?”

    韩芡脸上的怒火似乎已经平静了几分,用力的点了下头。“从这三天的比赛来看,龙皓晨这孩子,性格坚忍、善良、执着、英勇。从他身上,我仿佛看到了骑士的荣耀。你跟着他,要学习的是他身为骑士的态度。不要以为做扈从骑士很丢人。只要他不死,将来必定是将震惊整个联盟,甚至是震惊魔族的一代强者。跟着他,在他的鞭策下,对你的提升只有好处。否则,五年之后,在你的视线中将没有他的背影。”

    韩羽重新跪好,朝着韩芡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爷爷,五年后,我一定会让您刮目相看的。”

    说完这句话,他站起身,再次向韩芡行了一个骑士礼后,转身大步而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韩芡脸上的怒意突然消失了,反而替换成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龙皓晨,我真该谢谢你呢。韩羽这小子的问题其实我早就发现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好时机给他沉重的一击。羽儿这孩子虽然容易骄傲,但却是不服输的脾性,只会越挫越勇。和龙皓晨在一起,对他的未来只有好处。或许,他们真的能够一同成就神印呢。只是不知道,龙皓晨的传承究竟是来自于谁。惩戒骑士技能,连五阶圣剑都能越阶学到。他姓龙,难道说他是……”

    想到这里,韩芡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惊色。

    他让韩羽跟随龙皓晨是有深意的,首先,韩羽输掉比赛,已经失去了进入猎魔团的资格,对他未来的成长可以说是最为沉重的打击。而成为龙皓晨的扈从骑士后,虽然名声不好听,但终究能够参与到猎魔团之中。其次,韩芡极为看好龙皓晨,由韩羽去保护他,会大大增强龙皓晨执行猎魔团任务时的生存几率。同时,韩羽和龙皓晨相处五年,建立友情并不困难。如果将来龙皓晨成就神印,对自己这个孙子也是大有好处的。他这份老谋深算可就不是夜华能够完全猜到的了。当然,如果不是因为韩羽这骄傲自大的毛病实在是严重,韩芡怎么也不会舍得让自己这天分出众的孙子去给别人当扈从的。

    猎魔团选拔赛初赛阶段进行完第三天,已经进入了尾声阶段其中刺客圣殿、灵魂圣殿、牧师圣殿都已经决出了前十名。接下来,更重要的就是名次之争了。

    因为第四天比赛轮空,龙皓晨根本就没有去试炼场,日上三竿,他就来到每天与采儿相见的地方默默等待了。

    刺客试炼场。

    休息区只剩余最后十人,但其中九人的目光却都落在同一人身上。

    采儿静静的坐在那里,她那无神的双眸却分明给其他九位参赛者带来极大的压力。看着她手中那仿佛人畜无害的青竹杖,几乎其他所有参赛者都在暗暗祈祷不要遇到她。

    五阶刺客,秘技影分身。本届参赛者中,刺客圣殿唯一的五阶。

    就在所有人观察着她的时候,散发着冰冷气息的采儿却缓缓从第一排站了起来,朝着主席台的方向略微躬身,用她那特有的清冷声音道:“初赛剩余的比赛我弃权。”

    说完这句话,在其他九名参赛者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她就那么用青竹杖点地,在“笃、笃、笃”的声音中走出了刺客圣殿。

    站在街道上等待着采儿的龙皓晨,第一次有时间静下心来欣赏这座联盟最大城市。

    街道两侧的建筑多为高层,浮雕是绝大多数建筑的装饰,浓浓的古典气息彰显着这座城市的古韵。

    昨日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了,本来伤的就不算太重,再加上龙皓晨凭借守护骑士技能自我治疗,已经痊愈。面对五阶骑士的一战,也让他对自身能力有了更深刻的体悟。经过一天一夜的修炼,灵力又提升了不少。尤其是凭借蓄势技能进行修炼后,他对液态灵力的感悟又深了几分。龙皓晨有信心,继续这样修炼下去,自己在十天之内一定有机会冲击五阶的门槛。爸爸说过,等我打到七阶圣殿骑士修为后,就有资格去找他和妈妈了呢。

    “笃、笃特而熟悉的声音将龙皓晨从思绪中拉回。

    “采儿。”看着不远处正缓缓走来的采儿,一股发自内心的喜悦顿时涌上心头,龙皓晨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拉住她的小手。

    采儿微微一笑,道:“等好久了么?”

    龙皓晨摇摇头,“没有,我也刚来一会儿。你每天都这么早就来等我么?”

    采儿摇首道:“也不是,我每天回来也没有准确的时间。不过未来几天应该会早一点。”

    握着她柔嫩的小手,龙皓晨心中一片温馨,而这种温馨与他跟父母在一起时是不一样的。他并不知道采儿为了不让他等太久放弃了什么。

    手拉着手,带着那份朦胧的,最为纯粹的情感,他们的身影在阳光下渐渐远去。

    “采儿,你还能在圣城住多久?”龙皓晨在即将分手的时候,终于鼓足勇气问道。

    采儿沉默片刻,“你问这个干什么?”

    龙皓晨顿时心头一紧,有些窘迫的道:“我、我只是想知道还有几天能送你回来。”

    采儿又陷入了沉默,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龙皓晨的手不争气的出汗了。

    感受着他手心的濡湿,采儿轻声道:“我只是个盲女,送我回来,真的就那么重要么?”

    龙皓晨愣了一下,却老老实实的道:“我、我不知道。”

    采儿也愣了,虽说女孩儿在感情方面比男孩儿开窍的要早一些,可她的生长经历比起龙皓晨还要单纯啊!

    “你不嫌弃我么?”采儿低下头说道。

    龙皓晨心中顿时被怜意充满,拉起他的手在自己身前,“怎么会嫌弃你呢。”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他,心中充满了忐忑的感觉,只觉得一个回答不好,自己可能就再也见不到眼前的少女了似的。

    “采儿,其实,其实我长得很丑的。我自己都这么丑,有什么资格嫌弃你。”龙皓晨有些慌不择言的说道。

    采儿一呆,“很丑?”

    “嗯,很丑。”龙皓晨赶忙肯定道。

    采儿笑了,虽然隔着面纱看不到她的面庞,但龙皓晨却下意识的感觉到她的笑容很美、很美。

    “那如果,让你永远都牵着我走,你愿意么?”采儿的声音很柔,但却近乎嗫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露出那一截修长白皙的颈都已经羞的红了。

    “我愿意。”龙皓晨的情绪此时正处于一种奇异的状态下,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这一次轮到采儿有些慌张了,将自己的手从龙皓晨手中抽出,“我、我先回去了。”

    龙皓晨急道:“那、那明天,我还送你回来。”

    轻的点了下头,青竹杖点地的频率至少比平时快了一倍,采儿逃也似的回酒店去了。在她心中不断回荡着他的话,他竟然说他很丑?他那漂亮的像女孩子一样的容貌还丑么?从未感受过的暖意在她心中静静流淌着,她又怎会不明白,他是为了安慰她呢?

    “呵呵。”龙皓晨忍不住笑了出来,虽然他还小,不懂什么男女之情,但他的感知却比常人敏锐的多,他能清楚的感觉到,采儿对他的态度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好的变化。

    带着愉悦的心情,龙皓晨回到酒店之中,还没等他平复心情开始修炼,急切的敲门声已经响起。

    “皓晨、皓晨。”李馨充满兴奋的呼唤声传来。

    龙皓晨吓了一跳,赶忙走过去打开门。

    李馨的样子看上去着实有些狼狈,身上甲胄至少有三处破损,发鬓散乱,嘴角处还带着一抹血迹,但她的情绪却明显处于亢奋状态。一看到龙皓晨,立刻就一把抱住他,雀跃的兴奋的大叫:“我赢了、我赢了。皓晨,我也进前十了。咱们姐弟俩都可以参加猎魔团了呢。”

    “啊?”龙皓晨顿时反应过来,也是大喜过望,“姐,你赢了?你真是太棒了。恭喜你。”

    李馨得意洋洋的道:“是啊!运气太好了。今天依旧没遇到五阶的对手,哈哈,姐姐我好厉害吧。虽然是险胜,但终究还是赢了。爸爸会以我为荣的。”

    李馨本身的修为,在这次参赛的骑士中并不出众,甚至可以排在倒数。但是,她修炼的是惩戒骑士,加上玫瑰独角兽的适时进阶和不错的运气。竟是突出重围和龙皓晨一同通过了初赛。

    李馨笑道:“可惜,我们都是骑士,姐姐没可能跟你一个猎魔团,不然就更完美了。”

    龙皓晨呵呵笑道:“那有什么关系,你永远都是我姐姐。”

    “今晚确实值得庆祝。我请你们吃顿好的。”夜华温和的声音响起,也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的心情实在是太好了,龙皓晨进入前十,这是他的目标,却没想到连李馨也能进入前十。对于皓月城骑士分殿来说,这是巨大的荣耀啊!

    同样兴奋的还有许多人,除了战士圣殿以外,其余五大圣殿全部决出了前十名。

    林鑫美滋滋的在自己居住的豪华酒店客房中喝着红酒,感受着馥郁果香和那柔和的酸涩感,大有几分飘飘欲仙的感觉。

    昨天他那神奇的魔力控制,震慑住了所有参赛魔法师。进入今天第四轮比赛的魔法师一共有十六人,因此,今天进行了正赛和附加赛来决定前十。

    第一轮对阵决出的是前六名,抽到林鑫的对手毫不犹豫的就认输了,毕竟还有附加赛机会进入前十,谁愿意跟他这个控制魔力如此强大的家伙硬拼。于是乎,林鑫兵不血刃的进入前六,获得了参加决赛资格的同时成为了一名预备猎魔团成员。

    同样兴奋的还有某个光头男。虽然因为他的出现,令牧师圣殿此次初赛有些混乱,急切的制定着新规则,可毕竟这一届比赛已经开始,是无法改变的了。因此,某光头男凭借着他的强横暴力表现突围而出,不只是前十,因为牧师圣殿参赛人数不多,他已经进入前三,而且,从目前情况来看,第一牧师这个名次是没人能跟他争夺了。

    初赛进入第五天,圣盟大试炼场的气氛反而变得缓和了许多,六大圣殿中除了战士圣殿以外已经全都决出了前十名,接下来要进行的只是排位赛而已。各大圣殿初赛排名对于参赛者更多只是荣誉,虽然排名高也会获得一些奖励,但更多是在金钱上的。排名前三也只能获得一件灵魔级装备而已。这是圣殿联盟为了鼓励猎魔团去完成任务的一种方法,要是比赛奖励就很多的话,以后他们去完成任务的时候岂不是要有所懈怠么?

    骑士试炼场休息区显得有些冷清,参赛者只剩下最后十人,就算加上他们带队的师长也不到二十人。

    这一届猎魔团选拔赛收获最大的不是那些主城,而是名不见经传的皓月城。一个小小的皓月分殿竟然出了两名优秀的青年骑士进入前十,这是以往从未出现过的情况也是皓月城骑士分殿巨大的荣耀。因此,哪怕是夜华那么冰冷的性格,今天的脸色也比往日好看的多。

    “接下来的排位赛你们两个都不用太过在意,之后的决赛才有更大的实际意义。保存实力更为重要。”

    李馨听着夜华的话连连点头,此时她那英气勃勃的俏脸上还不时流露出几分傻笑,能够闯入前十成为一名猎魔团成员,已经是她最大的收获了。意味着她未来有可能成为骑士圣殿高层,也意味着她能触摸到骑士世界更高的层次。她根本就没想过再获得什么名次。

    龙皓晨却沉默了,看着老师,思索半晌后,道:“老师,如果能遇到那个人,我希望能与他放手一战。”

    夜华疑惑的道:“真的有这个必要么?”

    龙皓晨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老师,与强者之间的战斗,才能更好的激发我的潜能。那天与韩羽一战,对我又有不少的帮助。”

    夜华沉吟片刻,道:“好吧,既然你自己决定了,老师也不阻拦,但要量力而为。后面的决赛你还有面对其他职业强者的机会。”

    皓晨答应一声。他并没有告诉夜华,自己的修为正在逐渐接近五阶,在这种时候,他是最需要通过战斗来激发自身潜能,也通过不断的战斗刺激自己的灵感,从而冲破瓶颈。

    龙星宇乃是当世最强的惩戒骑士,虽然他只是教导了龙皓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但他却近乎将自己一生修炼的经验都传授给了龙皓晨,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告诉他,每当遇到瓶颈的时候,挑战比自己更强的对手,是突破最有利的契机。

    龙皓晨也将父亲这句话牢牢记在心中,并且在实战中得到了检验。每当他面对强敌之后,灵力修炼速度都会有明显增加,对于技能的应用和掌握随之进化。而且,不断挑战强者也能让他的心志更加坚毅。

    此时,抽签已经开始了,龙皓晨的目光直接落在第一排的三名五阶骑士身上,缓缓深吸口气,目光坚定,心如磐石,静静的坐在那里,别人都在祈祷着不要碰到五阶对手,可他却无比希望自己能够与这样的强者碰撞。

    “一号,九十七号。”空中,两个硕大的数字渐渐清晰。就在这数字出现的一瞬间,龙皓晨眼中精光大放,唰的一下站起身,他原本温和的目光几乎是瞬间就变得凌厉起来。

    个位数的号码,毫无疑问,他将面对的,又是一名五阶强者。

    能够剩余在这里的,无不是心志坚毅之辈,但此时那几位四阶骑士看着龙皓晨的目光却都有些怪异。

    连续两场遭遇五阶对手,他这运气也实在是太……

    第一排,一名青年徐徐站起,缓缓转过身,看向龙皓晨。这位一号参赛者,可不正是那天曾经被龙皓晨目光挑衅过的黑衣青年么?也是所有参赛者中最让龙皓晨感到威胁的那一位。

    两人目光在空中碰撞,眼神都不约而同的变得专注起来。

    一号骑士向龙皓晨作出一个请的手势后,就率先迈开大步走入试炼场地之中,凌厉的灵力波动就在他一步步迈入试炼场的过程中升腾、爆发。

    在这个时候,夜华反而没有再叮嘱龙皓晨什么,他绝不会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龙皓晨。从龙皓晨身上,他第一次看到了滔天战意。哪怕是之前面对韩羽时都未曾出现过的强大战意。

    试炼场角落中,韩羽静静的站在那里,他一大早就来了,无论心中有多么不甘,他未来五年的路已经无法改变。他此时反而希望龙皓晨能战胜所有对手,同时他也要看看,爷爷所说的这位十四岁天才骑士究竟天才到什么程度。

    缓步走入试炼场,龙皓晨人虽然不算健壮,但脚步却极为沉重,每一步踏出,他自身的气势都会上升几分,目光如刀,盯视着那已经站定在场地中央,正目光灼灼看着他的黑衣青年。

    “你可有坐骑?”黑衣青年静静的问道。

    龙皓晨摇了摇头,并没有掩饰什么,实话实说道:“暂时没有。”

    黑衣青年点了点头,道:“好,那我也不召唤坐骑,与你公平一战。”

    同样的行为,从这黑衣青年口中说出,龙皓晨感受到的不是骄傲,而是自信。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