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十七章 惩戒之战

    第一次见到黑衣青年的时候,龙皓晨就感觉到了他的强大。哪怕之后包括韩羽在内又有三名五阶参赛骑士出现,也没有改变他心中的判断。这是一种对于危险的直觉。

    黑衣青年向龙皓晨说出他也不召唤坐骑的时候,那份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强大自信,决非骄傲者所能拥有。深邃的双眸牢牢的盯视着龙皓晨,从他眼中,龙皓晨看不出任何情绪。

    彼此相对,龙皓晨眼底的战意熊熊燃烧,虽然他只有十四岁,因此身材和明显超过二十岁的黑衣青年无法相比,但在气势上却丝毫不落下风。

    两人此时呈现出的气质有着天壤之别,龙皓晨就像是无比锋锐的利剑,锋芒毕露,不断升腾的战意令他宛如一座随时有可能喷发的火山一般。

    黑衣青年则是沉稳如狱,深邃的就像一个无底深渊一般,吞噬着龙皓晨的战意。

    有些巧合的是,裁判依旧是那天那位负责裁定龙皓晨与韩羽一战的那位。他沉声喝道:“比赛开始。”

    “我叫杨文昭。或许,不久的将来,你会成为我很不错的对手。”黑衣青年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身上的气质陡然一变,刚刚还深邃沉稳,此时却飘忽的令龙皓晨有种无法捕捉的感觉。

    “我叫龙皓晨,现在我也一样是你的对手。”龙皓晨沉声说道,“在你没有将我击倒之前,胜负尚未可知。你也完全可以召唤出你的坐骑,这是你的权力。”

    杨文昭淡然摇头,“开始吧。”一边说着,他双手在身体两侧骤然一份,两道金芒就像是从他手中喷吐而出一般,化为两柄一模一样的金色大剑。毫无疑问,他身上也拥有着储物类得魔法器具。

    惩戒骑士!龙皓晨瞳孔略微收缩,眼底神光闪烁,同样是双手一分,光剑与火剑瞬间入手。

    是的,这是一场属于惩戒骑士的对决,在那浓烈的灵力骤然勃发之际,龙皓晨与杨文昭同时动了。

    龙皓晨就像一道箭矢般朝着杨文昭发起了冲锋,这还是他参加猎魔团选拔赛以来第一次主动出击。

    信念光环、守护恩赐、强击光环,三个守护骑士增幅技能瞬间出现。以惩戒骑士之姿出战的龙皓晨,却率先用出了守护骑士技能。

    之所以极少有人选择双修守护与惩戒,原因就在于两者相加的技能过多。施展任何技能都是需要灵力支持的,修为越强、技能越强,灵力消耗也就越大。守护与惩戒两者同时修炼,必定会导致在不断施展各种技能时,灵力消耗过度。而且,两者兼收并蓄,很可能两边的技能都无法修炼到位。

    但龙皓晨却是个例外,他的先天内灵力乃是史无前例的九十七点。这恐怖的先天内灵力就导致了他在使用技能时消耗要比其他骑士少得多。不仅如此,他在领悟一切光属性技能时也要比别人容易的多。

    五年来,龙皓晨先后师从龙星宇和夜华,在出众的天赋背后,他同样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在整个皓月分殿,绝对找不出一个比龙皓晨更加勤奋的骑士。

    成功者需要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加百分之一的天份。其中那百分之一的天份最为重要,但缺少了努力也一样无法成事。但龙皓晨却是二者兼具。

    光剑与火剑已经完全变成了白色,纯白之刃。

    按照比赛规则,双方在战斗开始之前,彼此距离为三十米,也就是说,龙皓晨在发起这三十米冲锋的过程中,连续使用了四个技能。虽然这四个技能对灵力的消耗都不算很大,但加起来也有超过一百五十了。当然,这是对于一般骑士来说。关键是他施展技能的速度与衔接,惩戒骑士和守护骑士的技能交互使用,竟是没有半分滞涩。

    不仅是其余八名参赛者聚精会神的看着场中比赛,就连主席台上那些骑士圣殿的大人物们也是一瞬不瞬的盯视着场地之中。

    就在龙皓晨距离自己还有一丈左右的时候,杨文昭动了。他的左脚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整个人也随着这一步瞬间向前划去,左手大剑依旧在身侧,右手大剑则作出一个向斜上方撩起的动作。

    只是一出手,杨文昭就展现出了他强大的实力。他没有使用任何技能,但剑刃上却喷吐出足有两尺长的金色剑芒,就像是那大剑骤然增加了长度一般。因为动作是上挑的,所以,那剑芒先从地面掠过,带起一道长长的沟壑。

    停顿!正在处于冲锋过程中的龙皓晨身体突然一顿,整个人就像是撞击在墙壁上一般,右脚重重踏地,就像失去平衡一般向侧面倒去,而他左手的火剑却狠狠在地面上抽击了一下,带动着他的身体在空中完成了一个横滚。正好避开了杨文昭那一撩。光剑顺势前刺,突刺技能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直奔杨文昭胸前点去。

    是的,面对灵力远胜自己的对手,龙皓晨没有选择硬拼,而是选择了技巧。

    “好!”杨文昭大喝一声,他也没想到龙皓晨居然能用出这样高难度的技巧向自己发动攻击。左手剑同样一撩,同时左脚在自己右脚上踢了一下,竟然提前结束了滑步。整个人比龙皓晨更加突兀的瞬间停滞。

    皓晨的光剑与杨文昭的左手大剑在空中碰撞,杨文昭却惊讶的发现,龙皓晨这一剑上竟然没有多少力道。被他左手大剑一撩,龙皓晨整个人正好借势,身体以更快的速度旋转起来。双剑同时抡起,朝着杨文昭斩来。

    杨文昭没有动,也没有试图做出任何闪躲的动作,双手大剑在空中进行了一个小幅度震荡的动作。

    叮叮当当一连串的碰撞声在空中爆响,就在短短一次呼吸的时间内,也不知道龙皓晨的攻击和杨文昭碰撞了多少次。龙皓晨的双剑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绞肉机一般,更为关键的是,他竟是在碰撞中不断借势,借用杨文昭的防御力量来增加自身旋转的速度。从而让自己的攻击频率变得更快起来。

    渐渐的,只能看到一层金色光晕从旋转着的龙皓晨身上扩散开来,已经根本看不清他的身形了。

    杨文昭脸上也是流露出一丝惊色,双剑之上振动的频率也只能跟随着龙皓晨的进攻而不断加力,但是,龙皓晨的攻击却变得越发凌厉起来,就像是无穷无尽一般。就在这短暂的时间中,他已经不知道抵挡了多少剑。

    上当了。这是杨文昭的第一反应,他立刻就明白,龙皓晨一上来发动的这种攻击就已经全力以赴,根本没有任何试探性存在。而自己为了稳妥起见竟是被他占据了先手。

    主席台上,圣骑士长喃喃地道:“这是,斗杀旋圆剑,果然是、果然是他的传承。可惜,他这斗杀旋圆剑还远远没有练到家,没有足够的灵力,是无法将这自创惩戒必杀技发挥出来的。”

    “噗——”杨文昭左手剑突然插入地面,右手手腕瞬间震荡,一层金色剑幕从右手大剑上爆发而出,硬生生抵挡住龙皓晨攻击的同时,一圈强烈金光从地面上爆发而出,狠狠的冲击在龙皓晨的斗杀旋圆剑之上。正是升天阵。

    升天阵并不能震开龙皓晨,伴随着斗杀旋圆剑的施展,龙皓晨本已提升到极致的战意持续爆发,状态已经达到了巅峰。急速旋转之下,双剑带着浓烈的灵力在身体周围形成一道恐怖漩涡。就算杨文昭拥有液态灵力,仅仅是一个升天阵还无法令龙皓晨停下来。

    但液态灵力毕竟是液态灵力,龙皓晨急速旋转的身形难免一滞。紧接着,杨文超插入地面的左手大剑瞬间上挑,他身体周围的液态灵力以一种奇异的频率急速震荡,竟然爆发出一声宛如龙吟般的长啸。

    紧接着,在观战者眼中,杨文昭竟是瞬间化为了一条金黄色的龙形冲天而起,与龙皓晨的斗杀旋圆剑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升龙击,惩戒骑士五阶技能中攻击力最强。在斗杀旋圆剑带来的压力面前,杨文昭不得不用出强大技能来扭转局面。

    轰——

    金色巨龙化为一团金光横飞而出,正是杨文昭,他双脚落地,接连后退三步才站稳身形。

    另一边,龙皓晨急速旋转的身形也骤然停顿下来,在空中翻转数周,落地时更是踉跄了七、八步才勉强站稳。

    从两人气息的变化来看,明显还是龙皓晨的消耗要更大一些,他的斗杀旋圆剑虽强,但对自身的消耗也是极大的。而且,杨文昭的液态灵力毕竟强横。

    但是,令杨文昭诧异的是,双脚才刚刚站稳,龙皓晨双剑就在身体两侧一摆,金色光雾瞬间升腾,蓄势!

    好强的战斗意志。就连杨文昭都觉得体内一阵气血翻腾,他自然明白龙皓晨的情况绝不会比自己好,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龙皓晨却依旧选择立刻施展技能。

    几日以来,龙皓晨一直凭借蓄势来提升自己修为,感悟液态灵力的奥妙,不断的深入令他对这个技能的理解比以前更加深刻,蓄势的速度也明显有所提升。

    突击。杨文昭的选择和那天韩羽一样,看到蓄势,立刻毫不犹豫的发起了突击。他的动作比韩羽更加果决迅疾,双剑拖于身体两侧,整个人带着一道浓烈金光直奔龙皓晨扑去。身体在前冲的过程中,那金光也变得越来越强,浓郁的液态灵力令他身体周围的金色都多了几分粘稠感。

    龙皓晨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看着冲势如此之猛的杨文昭他脸上却没有任何神色变化。

    突刺。杨文昭选择了一个简单技能,他的目的只是先要打断龙皓晨的蓄势。从之前的斗杀旋圆剑他就看出,龙皓晨必定有着不少秘技在身。斗杀旋圆剑这样的技能杨文昭看着都眼红,这可不是圣殿联盟有记载的能力,必定是一位强大骑士的自创技能。

    当——

    火剑竖起,神御格挡,龙皓晨在那突刺距离自己只有半尺的时候才展开行动。在左手剑挡住对手攻击的同时,右手光剑就已经斩了出去。

    所有观战者都清楚的看到,当龙皓晨右手光剑抡起的时候,一抹金光在短短一秒内骤然增强,最终化为一团夺目的金色光团,正是曜日斩。

    蓄势绝不会毫无作用,哪怕蓄势时间很短,也会有一定灵力上的提升,龙皓晨这一记曜日斩,竟然给人一种中正平和的感觉,那刺目的阳光也似乎柔和了许多,曜日斩最核心位置的金色甚至已经有几分要凝固的趋势。

    砰——

    硬碰硬,杨文昭左手剑撩起,一个简单的纯白之刃挡住了龙皓晨曜日斩的攻击。但是,他心中却是充满震撼的。因为,从这一记曜日斩中,他分明看出,龙皓晨已经摸到了液态灵力的门槛。

    其实,从战斗一开始,杨文昭就没有全力出手,他很想看看这看上去年纪比自己小得多,却战胜了韩羽的少年究竟能达到怎样修为。尤其是龙皓晨由守护骑士转为惩戒骑士,更是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他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战胜龙皓晨,所以他的攻击一直都不猛烈,全都是以试探为主。可越是试探,他心中的震撼也就越强,刚才这一剑,他已经用出了全力,否则,就算以他的修为,普通纯白之刃对上曜日斩也占不了便宜。

    噗,龙皓晨后退一步,杨文昭纹丝不动。但是,第二团浓烈的日光已经再次亮起,依旧是曜日斩。

    身材略嫌纤弱的龙皓晨,此时脸上竟然流露出几分豪迈之色,紧随光剑之后,发动神御格挡后的火剑又是一记曜日斩劈出。

    好快的衔接,要知道,曜日斩可是四阶技能中最为强横的一个了。

    轰——

    这一次杨文昭不敢大意,双手大剑同时架起,再次挡住了龙皓晨的攻击,只是,这一次龙皓晨却没有后退。

    脚下踩着一种看似缓慢,但却有着特殊节奏的步伐,龙皓晨光剑与火剑交相挥舞,在周围观战者们充满震惊的注视下,他竟然身形不断变幻中接连向杨文昭劈出了一十八记曜日斩。

    每一击都是那么的势大力沉,更为重要的是,每多一击,龙皓晨的气势就会提升几分,那充满必胜信念的强大气势竟然压迫的杨文昭有些发挥不出全力的感觉。

    但这杨文昭也确实强大,就那么站在原地,双手大剑翻飞,一步不退的接连挡住了龙皓晨这十八记曜日斩。

    “痛快。”龙皓晨大喝一声。大喝声中,他的身体却是迅速爆退。因为,杨文昭挡住他最后一击的时候,用了神御格挡。光之复仇的金色光芒已经传递到他双手大剑之上,朝着后退的龙皓晨就是一记交叉十字斩。

    后退中的龙皓晨突然停顿,双剑同样交叉,神御格挡。

    轰鸣声中,龙皓晨站在地上的双脚向后平移三尺,才完全化解掉对手的攻势。右手光剑瞬间高举,浓烈的神圣气息伴随着白光升腾而出现。圣剑。

    第一次见到黑衣青年的时候,龙皓晨就感觉到了他的强大。小说哪怕之后包括韩羽在内又有三名五阶参赛骑士出现,也没有改变他心中的判断。这是一种对于危险的直觉。

    黑衣青年向龙皓晨说出他也不召唤坐骑的时候,那份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强大自信,决非骄傲者所能拥有。深邃的双眸牢牢的盯视着龙皓晨,从他眼中,龙皓晨看不出任何情绪。

    彼此相对,龙皓晨眼底的战意熊熊燃烧,虽然他只有十四岁,因此身材和明显超过二十岁的黑衣青年无法相比,但在气势上却丝毫不落下风。

    两人此时呈现出的气质有着天壤之别,龙皓晨就像是无比锋锐的利剑,锋芒毕露,不断升腾的战意令他宛如一座随时有可能喷发的火山一般。

    黑衣青年则是沉稳如狱,深邃的就像一个无底深渊一般,吞噬着龙皓晨的战意。

    有些巧合的是,裁判依旧是那天那位负责裁定龙皓晨与韩羽一战的那位。他沉声喝道:“比赛开始。”

    “我叫杨文昭。或许,不久的将来,你会成为我很不错的对手。”黑衣青年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身上的气质陡然一变,刚刚还深邃沉稳,此时却飘忽的令龙皓晨有种无法捕捉的感觉。

    “我叫龙皓晨,现在我也一样是你的对手。”龙皓晨沉声说道,“在你没有将我击倒之前,胜负尚未可知。你也完全可以召唤出你的坐骑,这是你的权力。”

    杨文昭淡然摇头,“开始吧。”一边说着,他双手在身体两侧骤然一份,两道金芒就像是从他手中喷吐而出一般,化为两柄一模一样的金色大剑。毫无疑问,他身上也拥有着储物类得魔法器具。

    惩戒骑士!龙皓晨瞳孔略微收缩,眼底神光闪烁,同样是双手一分,光剑与火剑瞬间入手。

    是的,这是一场属于惩戒骑士的对决,在那浓烈的灵力骤然勃发之际,龙皓晨与杨文昭同时动了。

    龙皓晨就像一道箭矢般朝着杨文昭发起了冲锋,这还是他参加猎魔团选拔赛以来第一次主动出击。

    信念光环、守护恩赐、强击光环,三个守护骑士增幅技能瞬间出现。以惩戒骑士之姿出战的龙皓晨,却率先用出了守护骑士技能。

    之所以极少有人选择双修守护与惩戒,原因就在于两者相加的技能过多。施展任何技能都是需要灵力支持的,修为越强、技能越强,灵力消耗也就越大。守护与惩戒两者同时修炼,必定会导致在不断施展各种技能时,灵力消耗过度。而且,两者兼收并蓄,很可能两边的技能都无法修炼到位。

    但龙皓晨却是个例外,他的先天内灵力乃是史无前例的九十七点。这恐怖的先天内灵力就导致了他在使用技能时消耗要比其他骑士少得多。不仅如此,他在领悟一切光属性技能时也要比别人容易的多。

    五年来,龙皓晨先后师从龙星宇和夜华,在出众的天赋背后,他同样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在整个皓月分殿,绝对找不出一个比龙皓晨更加勤奋的骑士。

    成功者需要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加百分之一的天份。其中那百分之一的天份最为重要,但缺少了努力也一样无法成事。但龙皓晨却是二者兼具。

    光剑与火剑已经完全变成了白色,纯白之刃。

    按照比赛规则,双方在战斗开始之前,彼此距离为三十米,也就是说,龙皓晨在发起这三十米冲锋的过程中,连续使用了四个技能。虽然这四个技能对灵力的消耗都不算很大,但加起来也有超过一百五十了。当然,这是对于一般骑士来说。关键是他施展技能的速度与衔接,惩戒骑士和守护骑士的技能交互使用,竟是没有半分滞涩。

    不仅是其余八名参赛者聚精会神的看着场中比赛,就连主席台上那些骑士圣殿的大人物们也是一瞬不瞬的盯视着场地之中。

    就在龙皓晨距离自己还有一丈左右的时候,杨文昭动了。他的左脚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整个人也随着这一步瞬间向前划去,左手大剑依旧在身侧,右手大剑则作出一个向斜上方撩起的动作。

    只是一出手,杨文昭就展现出了他强大的实力。他没有使用任何技能,但剑刃上却喷吐出足有两尺长的金色剑芒,就像是那大剑骤然增加了长度一般。因为动作是上挑的,所以,那剑芒先从地面掠过,带起一道长长的沟壑。

    停顿!正在处于冲锋过程中的龙皓晨身体突然一顿,整个人就像是撞击在墙壁上一般,右脚重重踏地,就像失去平衡一般向侧面倒去,而他左手的火剑却狠狠在地面上抽击了一下,带动着他的身体在空中完成了一个横滚。正好避开了杨文昭那一撩。光剑顺势前刺,突刺技能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直奔杨文昭胸前点去。

    是的,面对灵力远胜自己的对手,龙皓晨没有选择硬拼,而是选择了技巧。

    “好!”杨文昭大喝一声,他也没想到龙皓晨居然能用出这样高难度的技巧向自己发动攻击。左手剑同样一撩,同时左脚在自己右脚上踢了一下,竟然提前结束了滑步。整个人比龙皓晨更加突兀的瞬间停滞。

    皓晨的光剑与杨文昭的左手大剑在空中碰撞,杨文昭却惊讶的发现,龙皓晨这一剑上竟然没有多少力道。被他左手大剑一撩,龙皓晨整个人正好借势,身体以更快的速度旋转起来。双剑同时抡起,朝着杨文昭斩来。

    杨文昭没有动,也没有试图做出任何闪躲的动作,双手大剑在空中进行了一个小幅度震荡的动作。

    叮叮当当一连串的碰撞声在空中爆响,就在短短一次呼吸的时间内,也不知道龙皓晨的攻击和杨文昭碰撞了多少次。龙皓晨的双剑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绞肉机一般,更为关键的是,他竟是在碰撞中不断借势,借用杨文昭的防御力量来增加自身旋转的速度。从而让自己的攻击频率变得更快起来。

    渐渐的,只能看到一层金色光晕从旋转着的龙皓晨身上扩散开来,已经根本看不清他的身形了。

    杨文昭脸上也是流露出一丝惊色,双剑之上振动的频率也只能跟随着龙皓晨的进攻而不断加力,但是,龙皓晨的攻击却变得越发凌厉起来,就像是无穷无尽一般。就在这短暂的时间中,他已经不知道抵挡了多少剑。

    “圣引灵炉。”主席台上的韩芡倒吸一口凉气,他一眼就看出,龙皓晨是在牺牲状态下凭借着圣引灵炉发动了锁定这个技能。

    与蓄势相比,同样是辅助技能,但锁定却是一个极为实用的能力。任何骑士修炼到辉耀骑士境界都可以学习。一旦对手被锁定,那么,骑士的所有攻击技能都会自行追逐锁定目标。哪怕是冲锋,突击这种直线技能都会因为锁定而产生追踪效果。

    闪耀着金红色光芒的龙皓晨已经在用出锁定的同时腾身入空,双剑挥舞,身体盘旋着朝着杨文昭攻去。

    圣剑版斗杀旋圆剑,而且是在牺牲技能的作用下。

    以龙皓晨目前的修为,使用牺牲只能坚持十秒,因此,他没有浪费任何时间,直接用出了自己最强的攻击。

    龙吟声几乎在同时响起,面对牺牲技能,杨文昭又怎么敢大意,升龙击再次用出,他看得出,斗杀旋圆剑在刚刚使用的时候是最虚弱的,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威力辉不断增强。由神御格挡转升龙击,杨文昭的技能转换速度也同样无与伦比。

    轰——

    同样的技能,却是截然不同的结果。升龙击的龙吟声在与牺牲版斗杀旋圆剑碰撞的瞬间,就被硬生生的砸回了地面,而且在锁定状态下,斗杀旋圆剑是在第一时间追着他落下来。

    好强。杨文昭大吃一惊,面对修为不及自己或者和自己等同的对手他还未被逼迫到这种程度。

    牺牲状态下的龙皓晨已经进入到了一种奇异的境界,视死如归。他自身潜能被极大程度的开发出来。

    其实,他身上带着林鑫赠送的药物,他完全可以凭借药物令自己的修为提升,可是,对手为了公平连坐骑都没有召唤,龙皓晨又怎能让自己凭借药物和对手抗衡呢?在杨文昭带给他的巨大压力下,领悟牺牲,瞬间迸发。在这一刻,五年来修炼的种种惩戒骑士技能也似乎完全融会贯通了。

    杨文昭心中暗叹一声,在他胸口处,点点蓝光飘荡而出,没一点蓝光看上去都蕴含着晶莹的光泽,就像是一个个蓝色宝石飞出一般。与从天而降的龙皓晨碰撞在一起。

    灵炉!

    他有信心接下龙皓晨的攻击,但是,如果硬碰硬的接下,那么他也必定会受伤。而杨文昭的目标可不只是通过眼前这一轮,他要得到骑士第一,猎魔团选拔赛决赛第一。在这个时候,又怎么会允许自己受伤呢》

    轰,轰,轰,轰,轰……

    一连串的轰鸣声不断出现在龙皓晨盘旋着的身形之上,每一点蓝晶色光芒飞入,与他的身体碰撞在一起,都会产生强烈的爆炸,而每一次爆炸,也会令龙皓晨身上的金红色光芒削减半分,旋转速度随之降低。

    当龙皓晨能够近身攻击到杨文昭时,他的斗杀旋圆剑甚至已经无法保持了。

    轰——

    两人同时爆退,杨文昭连退三丈,张口喷出一道淡淡的金色雾气,胸前起伏,略微有些喘息。

    远处,龙皓晨双剑撑地,站在那里,眼中的红色渐渐褪去,所有灵力也随之消融,但是,他依旧站着,腰背挺直,注视着杨文昭,脸色如金纸,鲜血不断从他口鼻处溢出。

    “逼我用出星海灵炉来抵挡你的攻击。佩服。如果你我同龄,我未必能稳胜你。”杨文昭向龙皓晨伸出大拇指。“期待你拥有坐骑之后,我们再行一战。”

    “比赛结束,一号胜。”裁判略带急切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从主席台方向,一道带有点点银白色的白光从天而降,瞬间照耀在龙皓晨身上,

    圣愈术,守护骑士七阶治疗技能。

    点点银星在圣光普照下浸入龙皓晨体内,稳定这他体内气血,治疗着他内腑的伤势。

    “皓晨。”裁判宣布比赛结束的同时,试炼场周围的护罩也随之散去,夜华第一时间冲入场内,一把抱住勉强站在那里的龙皓晨。

    一口鲜血喷出,尽管沐浴在圣愈术下,龙皓晨还是缓缓软倒在夜华怀中,陷入了昏迷。但是,却没有人注意到,在他胸口位置,隐约有一层淡淡的白光柔和的波动着。

    角落中,韩羽站在那里,已经半晌没有半分移动了,龙皓晨终究还是树立,输给了杨文昭。可是,就算他输掉了这场比赛,也同样是虽败犹荣啊!

    灵炉,他们两个竟然都有灵炉,仅仅是这一点,就让韩羽心中如中大锤,呼吸困难。

    龙皓晨使用的那是什么技能?牺牲他认识,可是,那身如剑轮一般的技能却是他不清楚的。试问,如果换了自己,在不借助坐骑能力的情况下,能否赢得了龙皓晨牺牲状态下施展的技能?

    韩羽不愿意去想答案,因为他已经很清楚答案是什么。输给他,并不冤枉。更加关键的是,他只有十四岁啊!

    很多时候,性格能够决定成败。换一个人,或许会因为眼前的打击而消沉,但韩羽那越挫越勇的天性反而令他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几分明悟。他突然明白了一些爷爷的苦心。

    是啊,一个年仅十四岁,修为就已经能够与五阶骑士抗衡的少年,他未来的成就极限将在哪里?自己比他大了近八岁,年龄已经是不可逾越的鸿沟。想要追赶他何等困难。同样的。拥有这样巨大的潜能,他未来的提升很经历可想而知,跟在他身边,不但能让自己成为猎魔团的一份子,同时也能陪伴他经历许多东西,或许,这真的是自己最好的选择呢。

    眼神中原本的不甘和痛苦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坚定,他一认准目标就绝不会再让自己偏离轨道。有龙皓晨这个超级天才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他无时无刻的鞭策。

    采儿静静的站在街道上。她一大早就来到了这里,感受着照耀在身上越来越暖的阳光,她得眼眉之间尽是柔和。

    每当她想起昨天和龙皓晨的交谈时,就忍不住会友心跳加速的感觉,她是一名刺客,本来这样的情绪是最不应该出现在她身上的,可是,她却不可抑止的去想他的一切。

    他的手修长,有力,掌心宽厚,每一次他握着她时,手掌都是暖啊暖的,将的手掌包容其中,她很喜欢那种被保护着的感觉。从小到大,她第一次有了这样的经历。

    她永远忘不了,两人初次见面时,只有九岁大的龙皓晨,用他那纤瘦身体遮挡在自己身上的样子。那时的他是那么的弱小,但是,一个人的勇气与善良永远都与强弱无关。哪怕是换成一位成年人,那个时候肯如此保护她么?

    将那枚对她无比重要的勿忘我戒指送出时,采儿是冲动的,但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其实,那时候她并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和龙皓晨再次相遇,可她却依旧义无反顾的送出了戒指,勿忘我,她也不知道这是对自己所说还是想让他体会到的意思。

    从小到大,她始终生活在冰冷世界,温暖对她来说是一种情绪,而这种情绪她也只有从龙皓晨身上感受过。

    每天被他牵着手,走上这一段并不长的路,却是采儿有生以来最幸福的经历。她心中的期待甚至比他更加强烈。与这份幸福相比,似乎猎魔团选拔赛都不算什么了。

    想到选拔赛,采儿隐藏在面纱下的娇颜不禁露出一丝笑容。他说过的,要一直那样牵着我,保护我。决赛上,我会帮他做到这一点。

    失去视觉的盲人无疑是痛苦的,但是盲人的内心世界却要比正常人丰富的多。他们的想象力更是正常人远远无法比拟的。

    采儿就这么静静的回忆着她与他指点的点点滴滴,沉浸在这份幸福之中等待着,等待他的到来将她唤醒,然后再让他牵着自己的手走上那一段沐浴在温暖与温馨的路。

    事件渐渐流逝,她就像雕塑般静静的等待在那里,朝阳的温暖渐渐变成正午的温热,她丝毫没有焦躁,知识静静的等待着。

    他没有来,他依旧没有来。

    知道温暖不在,一阵略带沁凉的风吹拂在她得面庞上,采儿才机灵灵的打个寒战。

    多久了?这应该是旁晚才会有的清风,来到圣城已经有一段时间,在这方面的判断绝不会错。

    他没来?他为什么没有来?难道是他后悔了么?一层令人心疼的水雾,渐渐在采儿眼眸中弥漫。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