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十九章 轮回圣女

    杨文昭的呼吸因为右肺部被贯穿而变得困难,嗓子也变的沙哑了。他从未感觉过死亡竟然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她是为了他面来,龙皓晨,一定是为了龙皓晨而来。

    采儿最后这一刺,刺穿了他的右胸,却也给他心中留下了一份希望,因为,这一剑如果再向胸口中垩央偏移一点,就能彻底毁掉他的星海灵炉,如果落在他的左胸,那么,就会贯穿她的心脏。

    她这种境界的刺客怎么可能刺歪了?神吧无人提供她这已经是在手下留情了。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森然杀机,杨文昭苦笑道:“六大圣殿本是一家,呢……,啊……”

    采儿手中匕首略微转动,顿时令杨文昭疼的说不出话来。

    “你也知道六大圣殿本是一家?他还与你同在一座圣殿,你不一样重伤了他?”更加强烈的杀气瞬间迸发而出。

    是人都怕死,尤其是天才。

    杨文昭勉强辩解道:“是他自己用的牺牲技能,不是被我伤的,而且,那只是比赛。”

    采儿冷冷的道:“我不管,反正他就是因你而受伤的。如果不是比赛,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

    正在这时,她耳朵微微一动,身形后退,匕首抽出。顿时,一蓬鲜血从杨文昭胸口处喷涌而出,但采儿的速度极快,身上并没有沾染到半分。

    黑影闪对,下一刻,她已消失在夜色之中。连带着那根青竹杖也随之消失。

    杨文昭勉强催动灵力封住自己的伤口,目光有些呆滞,身体绮靠着墙壁缓缓滑下,他心中并没有多少怨恨,更多的是无力感。忍不住想到,这算不算无妄之灾?或许,自己只有骑乘在坐骑上,才有与那女刺客一拼之力吧。

    尽管星灵铠挡住了采儿绝大部分攻击,但千击灵炉却依旧在他身上留下了数十道寸许深的伤口,而那贯胸一击更是伤的严重,大量失血已经令他的意识有些模糊了。

    意识渐渐恢复,龙皓晨有些艰难的睁开双眼。喉咙中充满了干涸的感觉,似乎此时正在置身于熔炉之中。从头到脚无不充斥着被灼烧的感觉。

    略微挣扎了一下,龙皓晨顿时感觉到全身上下无处不痛,勉强内视,顿时震惊的发现,体垩内灵力居然点滴无存,唯有圣引灵炉静静的悬浮在胸口之内,但它的光芒也暗淡了许多。

    好霸道的“牺牲”啊!只是十秒的工夫,竟然让自己虚弱至此。幸好,体垩内经脉并没有任何损伤,隐约中还能感受到有一股柔和的神圣气息正在不断滋润着自己的身体。

    他并不知道,这是圣愈术的效果,高达七阶的强大治疗能力及时护住了他的经脉,避免了最严重的后果。此时他虽然虚弱,但却并没有伤及根本。

    这也是他光明之子体质所致,身为最纯粹的神圣光明灵力拥有者,牺牲技能的消耗固然可怕,但因为他自身内灵力的纯净,消耗的只是他的潜能,精血并未真的燃烧。这也是为什么龙星宇敢于将牺牲这个技能放在五阶封印处让他领悟的原因。原本龙星宇给他准备这个技能就是用来在危难时刻拼命的。可他也没想到,因为龙皓晨已经摸到了液态灵力的边缘,在与杨文昭拼斗的时候,硬是借着那一股英勇之气,冲破了传承之戒中五阶技能的封印,以四阶修为就用出了这个技能。要不是圣愈术,恐怕他至少也要在床上躺一个月了。

    伴随着意识的回复,龙皓晨身上的痛苦也随之逐渐减弱,他隐约有种感觉,圣引灵炉内,似乎还蕴含着一丝属于自己的灵力。虽然他不知道该如何将这份灵力引动出来,但也能感受到自身修为并没有完全消失,恢复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一丝微笑在龙皓晨嘴角处荡漾而起,与杨文昭一战,他虽然输了,但却畅快淋漓,龙皓晨相信,有了这次的拼搏,等到自己灵力恢复之时,就真的可以冲击五阶了吧。

    那杨文昭真的很强,他竟然也有灵炉,而且还是个攻击型的灵炉。在一对一的战斗中,星海灵炉的作用明显要比他的圣引灵炉大得多。

    爸爸说的没错,惩戒骑士提升自身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断战斗,在战斗中感受与领悟。猎魔团选拔赛决辜之前,我应该能够恢复过来了吧。按照时间计算,六大圣殿初赛至少还要进行三天左右,因为战士圣殿的比赛应该还有很多。

    初赛之后还会休息三天,有了这六天的缓冲,我应该能够恢复修为,要是能冲破五阶就最好了。虽然皓月不在,说不定我也能在决赛中取得一个好名次。

    这场战斗比拼带给我不少的好处,神吧无人提供可为什么我心中始终觉得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

    骤然间,龙皓晨嘴角处的笑容僵住了,他那双明显暗淡了许多的眼眸骤然睁大,苍白的俊颜上也瞬间流露出剧烈的情绪波动。

    采儿,采儿……,

    龙皓晨只觉得自己胸口处仿佛受了一记重击似的,猛然间翻身坐起。

    猛烈的动作引得他体垩内一阵抽搐般的剧痛,但他此时却已经完全顾不上了。

    该死、该死,我旁然失约了。比赛时过于专注,注意力完全在对手身上。我竟然失约了、失约了。

    龙皓晨勉强站起身,此时他心中已经完全被焦急所涨满。一种难言的情绪令他所有的冷静完全消失。脑海中只有那手持青竹杖,轻轻点地,纤弱而瘦小的身影。

    她一定会等我的,一定会等我很久、很久,我,真该呃……

    龙皓晨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顾不上身体各出不断传来痉李般**的疼痛,勉强站起身,扶着墙壁向门口走去。

    我要去找她,我要去找她,此时此刻,在他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夜色已经深了,当龙皓晨蹒跚的走出酒店时,顿时感受到一阵阵寒意扑面而来。他体垩内灵力枯蝎,已经无法护身,幸好外灵力的修炼令他身体相当健壮,虽然一阵阵虚弱感不断冲击着他的感知,但内心强烈而执着的信念却支撑着他一步步走出酒店,朝着他和采儿每天约定见面的地方挪移过去。

    “牺牲”的损耗太惊人了,龙皓晨此时完全处于手脚酸软的状态,几乎没走出一步,身上都会多冒出几分虚汗,脚下无根,好几次都险些摔倒。

    幸好,他居住的酒店距离他和采儿约定的地方也不算很远,踉踉跄跄,缓慢的前行。此时的龙皓晨,心中充满了愧疚,比赛固然重要,可是,我怎么能失约于采儿呢?她会多么的失望啊!

    一步步的向前走着,龙皓晨的视线已经有些模糊了,夜晚的寒意渐渐侵袭着他的身体。

    到了、到了,并不长的路,他却足足走了半个时辰,终于,他看到了每天与采儿相见的地方。可是,那里却已经没有了采儿,周围的一切都是空荡而寂静的。

    噗通,龙皓晨终于无法再站稳,一跤摔倒在地,天旋地转中,他似乎看到无数星星在围绕在自己眼前盘旋。

    采儿已经走了,是啊!夜色都已如此之深,她又怎么可能不走呢?

    一抹苦涩出现在龙皓晨唇边,跌坐在地上,他心中满是浓浓的懊悔。如果让他再选择一次,他绝不会再去和杨文昭拼命。他自己都有些吃惊的发现,在自己心中,不知道什么时候,送采儿回去竟然比提升修为更加重要了。

    我要去酒店找她,向她道歉。可是,她会原谅我么?她看不见路,在等待的失望中离去,是我令她陷入了那么大的痛苦,她还会原谅我么?

    不行,我不能去找她,夜已经如此深了,她一定因为白天疲倦的等待睡去了。我怎能去打扰她?

    她一定等了我很久、很久,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里等吧。我一定要等的比她时间更长,才好征求她的原掠。

    想到这里,龙皓晨的喘息声渐渐变得大了起来,强烈的眩晕感不断充上大脑,他还从未感到过如此虚弱,这种感觉决不美妙。随时都有再次昏迷过去的可能。

    不,我不能昏倒,我一定要等到她再来,这里是她每天的必经之路。

    一边想着,龙皓晨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缓缓站起,站立着,至少能让他精神更加集中。他怕自己跌坐在那里,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昏迷或者是睡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龙皓晨始终都处于一种昏昏沉沉的状态,每当他的身体支撑不住时,立刻就会摔倒在那里,这一摔,自然就令他暂时清醒过来。然后再勉强爬起来,如此往复。

    采儿呆呆的站在龙皓晨房间中,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他竟然不在这里?他去了什么地方?

    重创了杨文昭后采儿就找来了这里。她虽然看不到,但其他五感却格外敏锐,只是一进房间,她就发现龙皓晨并不在这里。

    空气中还残留着他的气息,被褥间甚至还有些许余温,这证明之前他确实是睡在这里的,可是,这么晚了,他又能去什么地方呢?

    身形闪烁,采儿宛如一缕青烟般穿窗而出,重新出现在街道上,青竹杖轻轻点地,缓缓向自己居住的酒店走去,此时她心中满是担忧。在没有找到龙皓晨之后,她找遍了每一个房间,其中也包括李馨和夜华住的地方。每到一个房间,她都会静静的感受气息变化,寻找着属于他的那一份。但所有的努力全都无功而返。他不在,整个酒店除了他自己的房间之外,再没有他的气息出现。

    难道,他出事了?采儿手中的青竹杖点地声音明显变大几分。jiāo颜上罩上一层寒霜,如果他真的出事了,无论是谁,我都一定不会放过。

    返回住处,盘膝坐于chuáng榻上,采儿的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按道理说,这里是圣殿联盟总部,身为猎魔团选拔赛的参赛者,他出事的可能xìng极小。之前自己在袭击杨文昭的时候,不也在短时间内就有联盟强看来救援么?可是,他能去哪里?

    整整半个时辰的工夫,采儿都无法进入入定状态。

    我要去找他。

    重新下chuáng,采儿抓起自己的青竹杖,再次出了酒店。但因为心中的焦躁,在这夜sè弥漫之中,她却忘记了带上自己那一袭面纱。

    夜凉如水”被夜风轻轻一吹,采儿清醒了几分。正所谓关心则乱,此时略微冷静了一些后,她不断思索着龙皓晨有可能会去的地方。只要不是被人掳走,他都会去哪里呢?

    难的……

    突然间,她想到了些什硪他会不会去那里升可是,这么晚了,可能么?

    不管了,无论他会不会去,那个地方总算是个目标。

    平日里,她与龙皓晨足足能走上半个时辰的路,在轻身纵跃中,只不过十几次呼吸的时间就已度过。

    鼻尖微动,采儿脸sè一变,是他的味道,是他的味道”他竟然真的在这里。

    青竹杖急促点地”采儿快步向前。循着那熟悉的清爽气息走去。

    龙皓晨已经很难保持自己的意识了,不断重复的摔倒让他变得更加虚弱,此时他甚至已经看不清面前的景物。可他却依旧咬紧牙关站在那里,身体就像是不倒翁一般不断的晃动着。

    “笃、笃、笃”

    “笃、笃、笃”

    熟悉的声音令他的神智勉强清醒了几分,是她么?还是我已经幻听了。

    “龙皓晨。”采儿带着焦急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一根细长的青竹杖就已经点在了龙皓晨身上。

    龙皓晨本就站立不稳,顿时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但这一摔”也让他变得清醒了几分。

    黑sè长裙,略微有些散乱却如同瀑布一般的紫sè长发倾泻而下,披洒在他的面庞上。淡淡的、带着几分冷意的幽香传来。他赫然看到一张充满了焦急的容颜。

    略嫌苍白的肌肤、无神的双眼,却无法有半分遮掩她的绝美。是她,是她。

    在他自己的记忆中”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采儿的容颜。精致到极点的五官,与她那冰冷气质截然相反的柔美,润玉雪靥、眉黛翠烟,宛如玉质般的肌肤虽然略显苍白,却晶莹剔透的宛如新录荔枝般细腻。清丽脱俗的容颜几乎在瞬间就烙印在龙皓晨脑海之中。

    “你、你怎么样了?”感受到龙皓晨跌倒,采尼顿时有些焦急,赶忙蹲下身去,双手去触mō。

    他的衣服上带着淡淡的湿意,显然已被夜lù所浸”身体还在轻微的颤抖着,气息极不稳定。

    “采……儿、采儿”对…………”不起。”骤见采儿,龙皓晨心中充满了喜悦,他的意识模糊,根本无法思考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采儿会出现。但心中的〖兴〗奋却无法抑制。握住她那一双柔nèn的小手,气息不匀的说道:“我、我……不是故…………意失约的…………,你肯……原谅我……么?”

    被他握住双手,采儿心头顿时一震,因为她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手是那么的冰凉,与往日的温热截然不同。

    赶忙反手扣住他的腕脉,只是刹那间,采儿就已经感受到了他此时身体的虚弱。而且,夜lù寒意所侵,他那虚弱的身体竟然已处于近乎崩溃的边缘了。

    “我原谅你了。”采儿俯下身,小心翼翼的将他上身搂起,右手贴在他背心处,柔和的灵力缓缓涌入龙皓晨〖体〗内,帮他驱除着〖体〗内的寒意,如果不及时将这寒气逼出,很可能就会给他留下痼疾。

    她怎能不原谅他呢?当她发现他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他心中所想。他如此虚弱,还惦记着与她的约定,无论她心中有多少不满,在这一刻也已是dàng然无存了。

    更何况,他本就不是故意失约的啊!

    采儿的灵力很温暖,龙皓晨此时实在是太虚弱了,眼皮很重、很重,在他沉沉睡去之前,口中喃喃的说了句什么。

    片刻后,龙皓晨已经回到了他的房间之中。

    采儿小心的给他掖好被角,坐在chuáng边静静的握着他的手。

    此时,在采儿灵力的调理下,龙皓晨的手掌已经又有了些温热,不再是那么冰冷了。

    “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采儿清丽的容颜上流lù着淡淡的柔媚,她小心翼翼的抬起手,在龙皓晨面庞上轻轻的mō了mō,mō着他那高tǐng的鼻粱,细致的皮肤还有薄厚适中的chún瓣。采儿苍白的俏脸渐渐飞起了一抹红晕。

    暗金sè的光芒闪烁,匕首悄然出现在她掌中,柔nèn的手指就像是最灵巧的艺术家,匕首轻动,在龙皓晨chuáng侧刻上一行小字。然后再将他的手掌覆盖其上。

    有些不舍的再mōmō他的脸颊,采儿这才俏脸羞红的去了。此时,在她心中还回dàng着龙皓晨昏mí前呢喃的那句话。他说的是:“采儿,你真美。”

    联盟执政府。砰一骑士圣殿圣骑士长,驻扎于圣殿联盟中地位仅次于另一位九阶大能的韩芡此时一脸寒霜的站在一张宽阔的桌案前,刚刚的一声巨响就是他手掌拍在桌子上发出的。

    “影随风,今天你不给我个交待,别怪我骑士圣殿翻脸。”韩芡xiōng中怒火熊熊燃烧。他能不发怒么?不只是他,此时,骑士圣殿驻扎在圣殿联盟的高层已是集体震怒,甚至连那位平时闭关静修的九阶大能都被惊动了。

    本届骑士圣殿最有希望获得初赛第一,并且拥有灵炉的惩戒骑士杨文昭竟然在自己的住处被人重创。而且毫无疑问,这个重创他的人就来自刺客圣殿。无论是那些刺客圣殿的招牌技能,还是千击灵炉,全都是刺客圣殿最显著的标志。

    天一亮,韩芡就已经气势汹汹的前来兴师问罪了。六大圣殿核心代表全都驻扎在联盟执政府中,每十年会推举出一批代表各大圣殿的委员,统一出掌骑士圣殿各项事务。其中最核心的,有三十六名〖主〗席团成员,每座圣殿各占六名。因此,虽然骑士圣殿名义上是六大圣殿之首,但在联盟中却并非占居完全的主导地位。

    韩芡就是骑士圣殿六位〖主〗席团成员之一,而且是圣骑士长,统领骑士圣殿三十六位圣骑士,更是负责处理日常事务的骑士圣殿副殿主,地位之尊崇,仅在三位神印骑士之下,而他的资格之老,哪怕是三位神印骑士中也只有一位能超过他而已。

    韩芡对面,端坐在桌案背后的,是一名身材瘦长的老者,一身看上去十分普通的黑衣,huā白的短发,相貌也同样是普通之极。唯一与常人不同的恐怕就是他那双眼眸了。那是一双充满了寂灭、毫无生机的眼眸。如果他是躺在地上的,一定会被人认为已经死去。

    韩芡在骑士圣殿地位尊崇,眼前这位也同样不是易与之辈,刺客圣殿侠客堂堂主,掌控着刺客圣殿最强大三十六位侠隐刺客的副殿主影随风。同时,他也是负责刺客圣殿日常事务的管理者。

    刺客圣殿和骑士圣殿不同,在很多时候,他们更加令魔族七十二柱魔神头疼,七十二柱魔神也是不断更替的,而在这更替的过程中,六千年来,已经有九十一位魔神是死于刺客圣殿的人手中。这份辉煌,是其他五大圣殿所无法比拟的。

    哪怕是在联盟之中,也没有人知道刺客圣殿的底牌究竟有多深,唯有联盟〖主〗席团才清楚刺客圣殿的九阶强者有几位。在六大圣殿中,刺客圣殿一向是被称之为最不可招惹的存在。

    影随风并没有因为韩芡的暴怒产生什么情绪bō动,“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自然会给你个交待。”

    韩芡此时也略微平静了一点,拉过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怒气冲冲的看着影随风。

    看到有人说采儿冷酷、狠辣。那是因为你们并不知道采儿的过去。对于采儿来说,龙皓晨的重要xìng在她的生命中是排在第一位的,她之所以如此在意龙皓晨,甚至为了他不惜出手伤人都与采儿曾经的经历有关。关于这些,在以后的内容中会有所交代。大家慢慢看吧。采儿比大家想象的还要可怜。

    六大圣殿彼此关系密切,就像魔圣殿和战士圣殿关系极佳一样,骑士圣殿跟刺客圣殿的关系也是最好的。骑士是刺客最好的护身符,而刺客也是辅助骑士最好的攻击者。一行于光明之下,一游走于阴暗之中,奇正相生、相辅相成。

    也正因如此,骑士圣殿高层虽然震怒,也没有在第一时间兴师问罪,而是在昨夜就将情况通告给了刺客圣殿,让他们彻查此事。今日一大早韩芡才来到影随风面前。

    影随风一直平静的脸色此事突然变得有些怪异起来,沉声道:“经过昨晚的核查,事情已经有了眉目。出手的确是我刺客圣殿中人。为此,我代表本圣殿向骑士圣殿致歉。”

    一边说着,他缓缓站起身,略微弯腰,向韩芡行礼。

    韩芡一听这话,眼睛顿时瞪了起来,他也是戎马一生,不知道多少次在与魔族的战斗中出生入死,一股凛冽的血腥之气顿时从他身上喷薄而出。

    “随风,真的是你们刺客圣殿的人干的?”这时候,韩芡反而变得冷静了下来,称呼也变了,但脸色却更加难看。

    他和影随风的私交极好,早在六十年前,他们就是并肩战斗过的战友,同属于一个猎魔团。直到三十年前,两人在各自圣殿地位渐渐尊崇,年龄也逐渐增大,他们所在的猎魔团这才解散,开始各自执掌圣殿事务。

    此时听影随风竟然承认,他心中怎能不急,这种内部产生矛盾上升到重创对方圣殿重要人物的事情乃是联盟大忌,一个不好,就会引起内部骚乱,从而影响圣殿联盟的威信和和睦。

    影随风轻叹一声,道:“既然是我们做的,我又怎能不承认呢?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清楚。事情是这样的,这件事,其实也是因你们刺客圣殿而起。我问你,那受伤的杨文昭是不是在昨天的比赛中伤了另一名参赛骑士?导致对方被重创。”

    听他这么一说,韩芡顿时想歪了,脸色大变,“你是说,龙皓晨买凶杀人,买到了你们刺客圣殿头上?”

    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更加严重了,毫无疑问,对于骑士圣殿目前来说,杨文昭乃是年轻一代最为优秀的存在。可在韩芡私人心中,更加重视的却是龙皓晨。昨天龙皓晨虽然在比赛中输了,可他展现出的天份和实力,却再次大大的震撼了这位圣骑士长。他越来越发现,这个孩子简直就是一个天才毁灭者,从他身上展现出的光芒,任何天才都要为之陨落。

    更何况,他的孙子韩羽就被他安排到了龙皓晨身边,作为龙皓晨的扈从骑士。如果真的是龙皓晨买凶杀人,对付杨文昭。那么,就算是他也护不住龙皓晨。心性如此阴邪,必定是要受到严惩的。

    一想到这些,韩芡怎能不大惊失色。

    这次轮到影随风皱眉了,“这个龙皓晨究竟是什么人,怎能引起这么多的关注?韩兄,你似乎也很对他另眼相看。”

    韩芡哼了一声,有些急切的道:“你先别管这些,赶快告诉我,到底是不是龙皓晨买凶?”龙皓晨可以说是骑士圣殿的秘密武器,尤其是他的年纪,已经被列为高度机密。虽然他跟影随风关系好,但为了骑士圣殿在六大圣殿中的地位,他也不会轻易说出来的。

    影随风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一个都已经昏迷的小家伙还怎么买凶杀人。事情是这样的,这个龙皓晨与我们圣殿一位成员交好,他受伤的事情被我们圣殿这位成员知道后,勃然大怒,这才私自出手袭击了杨文昭。不过,还算她手下留情,并没有真的杀了他。”

    韩芡一听不是龙皓晨买凶杀人,顿时松了口气,但听他说的有些轻描淡写,心中有气,“你说的轻巧。你知道杨文昭是谁么?那是杨老的孙子。先不说他对我们骑士圣殿的重要性,单是这个身份,你们谁去向杨老解释?”

    影随风轻叹一声,道:“他的身份我们已经在调囘查的过程中知道了。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一定要解决。毕竟,他的灵炉没有受创,受伤虽然不轻,但以你们骑士圣殿的治疗能力,应该能够短时间令他痊愈,也不至于留下什么后遗症。实在不行,我们愿意出面请出牧师圣殿的红衣主囘教以上级别的神guān为他诊治。然后再赔偿你们骑士圣殿一些东西,你看如何?”

    韩芡何等聪明,从影随风的话语中他已经明白了很多东西,sè变道:“这么说,你们是不打算将这名刺客交出来了?甚至不打算处置他?”

    影随风默默的点了点头,“老韩,对不起,这件事实在抱歉。”

    韩芡怒气勃囘发的猛然站起,再次用囘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影随风,这就是你们给我们的交代?你知不知道这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影随风叹息一声,道:“我知道,可是,我没办fǎ。这个人别说是我,就算是换了侠者大人来,也一样不会处理的。”

    韩芡冷哼一声,“他有很硬的后囘台是不是。但是,你不要忘记,他伤害的是谁。这件事如果我们提请联囘盟进行执囘fǎ,他一样无fǎ逃拖。我劝你还是我们两大圣殿私下解决比较好。”

    影随风眼底闪过一丝光芒,心中暗叹,这个小丫头真不让人省心啊!看来,骑士圣殿是不会善bà甘休了。也是,如果换了是那丫头重伤,我们也一样会如此吧。理亏啊!

    “韩兄,你先别动怒。这样吧。我知道这件事你也很为难。我请示过侠者大人了,为了表示我们道歉的诚意,我们愿意将本圣殿一桩秘辛转告贵圣殿。不过,有个条件。”

    “秘辛?”韩芡愣了一下。

    影随风点了点头,道:“相信你只要得知了这个秘辛,也就不会怪我们不处理这个人了。不过,还要请韩兄发誓,得知这个秘辛后,只能告之贵圣殿几位神印大人知晓,其他人就要守口如瓶了。如果不是贵我双方交好数千年,这件事我们也是绝不会轻易说出来的。”

    韩芡脸sè一凝,从影随风严正的语气中他听得出,这秘辛对于刺客圣殿必定是极为重要的。

    “好,我答应你。你说吧。”虽然他没有真的发誓,但这一句承诺已经比任何誓言都有效。六大圣殿中,骑士对于自我约束是最为严格的,一旦发生了背信弃义之事,无论是谁,都将再无fǎ立足。

    影随风默默的点了点头,道:“无论是六大圣殿哪一方,培养一名职业者,衡量其未来发展潜力最重要的就是先天内灵力,每一个圣殿对于不同级别的天赋都有不同的说fǎ。譬如你们骑士圣殿,先天内灵力七十被称之为光之天使体质,先天内灵力八十被称之为神圣庇佑体质,没错吧。”

    韩芡隐约已经明白了些什么,倒xī一口凉气,“你是说,这个伤了yáng文昭的家伙,先天内灵力超过七十,而且年龄还不大?”年龄不大是他自己判断出来的,从yáng文昭描述与对手战斗的情况来看,对手修为应该不会超过六阶。

    影随风苦笑道:“如果只是这样,以我们两大圣殿之间的关系,总要给她一些责罚。可是,她却是我刺客圣殿三千年来,唯一一名先天内灵力超过九十的轮回之体啊!相当于你们骑士圣殿的光囘明之囘子体质。这丫头在我们刺客圣殿的重要性,甚至超过神印王座对你们骑士圣殿的重要性。你不会忘记吧,三千年囘前,我们刺客圣殿曾经诞生过这么一位大能,那位轮回之囘子凭借自身强大的实力和天赋,成击shā了魔族七十二柱魔神中的七人。最终虽然惜败于第一魔神,却也令其重创三十年不起。而那位轮回之囘子的先天内灵力是九十一。我们现在这位,因为继承了当年这位轮回之囘子的武囘器,先天内灵力从九十三拔高到一百,传说中的满值,甚至可能是另一种称号。这位新诞生的轮回圣女,未来是要挑战第一柱魔神的存在啊!她和贵圣殿的yáng文昭相比,孰轻孰重?”

    韩芡的眼睛此时都已经瞪圆了,有些口吃的道:“先天内灵力,一百……,你、你说的是真的?这、这……”

    影随风苦笑道:“这种事情我能骗你么?这是我刺客圣殿最大的秘辛了。这样一位圣女,对我们圣殿各位大能来说,那绝对是hán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中怕摔着。而且,她从五岁开始修囘炼,至今九年,强大的天赋彰显无疑,不但掌握了千击灵炉。而且,也真的与当年那位轮回之囘子的武囘器融为一炉,开启了我们刺客圣殿所能xī收灵炉中排名第一的六道轮回。你不会不知道六道轮回的威力。所以,这件事不是我们不想给你们一个交代,实在是……”

    韩芡有些dāi滞的看着他,半晌后,才徐徐苦笑道:“我懂了。”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