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三十二章 奇葩之战

    骑士六阶技能,锁定。

    连杨文昭那样的实力,在这锁定技能之下都吃了不小的亏,更何况是修为还要逊色于龙皓晨的星璇了。无论他的闪躲能力有多强,当锁定技能完成的刹那,圣光斩瞬间在空中转折,追着他的身体就斩了上去。

    对于刺客来说”最为惧怕的就是骑士的锁定技能,当刺客修为达到六阶的时候,能够学会隐身技能后,才对锁定技能有所克制。

    但是,这锁定红光出现得快,消失的也快。只是闪烁了一刹那,那红光就已消散。因为星璇是持续横飞的,圣光斩没有锁定的指引只能前飞,直接轰在了地面上。

    噗——

    黄土地面骤然一亮,紧接着,其他参赛者都看到了骇然一幕,地面上,一道长五丈,深达三丈的巨大沟整赫然出现,而且周围的黄土全部变成了褐色,显然是被光元素灼烧所致。浓烈的光属性气息在比赛场地内急剧回荡着。

    星璇双脚落地,眼中闪烁着惊疑不定的神色,就在前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要上天堂了。此时回身看看,当他看到那巨大的沟整时,身上的衣服瞬间就被汗水浸透了。如此强横的一击要是落在自己身上,恐怕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吧。毫无疑问,是龙皓晨自行解除锁定才让这一击没有真的落在他身上。

    在心情极度震骇和紧张之下,他几乎是脱口而出,“我认输,多谢大姐夫手下留情。”

    他认输龙皓晨想到了,可他这称呼却是令龙皓晨一愣”大姐夫?什么大姐夫?

    “龙皓晨胜。”裁判一边宣布着龙皓晨获得本场比赛胜利,一边用讶异的目光弄着他。连这位七阶强者都没看出龙皓晨是凭借什么能力找到星璇准确位置的。

    他们当然不知道,龙皓晨精神力异于常人,如果直接寻找使用敛息技能的刺客他做不到。但是,之前星璇是在他眼前开始闪避、潜藏的。龙皓晨凭借着高感知,自身精神力始终跟随着星璇”他闭上双眼就是为了近一步集中精神作出准确判断。这也是他为什么从容使用蓄势的原因。

    五阶骑士,这已经令三组其他参赛选手心中充满了警慢”在他们眼中”龙皓晨可一直都没释放坐骑啊!这样的五阶骑士要是再有一匹强大的坐骑,实力必定再上层楼。

    最郁闷的就属那几名刺客了,锁定,这位大姐夫竟然拥有骑士六阶技能锁定,这还怎么打啊?毫无疑问,他们只有争夺小组第二的可能了。

    就在龙皓晨这边克敌制胜获得了第一轮胜利的同时,第二组那边的比赛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第二场,林鑫、司马仙,上场比赛。”

    林鑫并不认识光头牧师,一边向试炼场中垩央走去,一边打量着对手。

    这是牧师袍,可是,这家伙也太健壮了一些吧。牧师的身体不都应该相对虚弱的么?

    带着疑惑的心情,林鑫走到场中。

    司马仙却没有他那么紧张了,这位光头牧师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怕。拿着他那柄粗大的法杖,大步流星走到场地中垩央。

    裁判沉声道:“由于牧师不善于攻击,因此,决赛阶段凡是有牧师参与的比赛,只要牧师能够防御十分钟不败,即为胜利。比赛开始。”

    牧师在团队中最重要的作用就是治疗和辅助,因此,如果比拼战斗,对于牧师显然是极不公平的。所以猎魔团选拔赛才有了这样的规定。

    林鑫向司马仙露出一个自认为最帅气的微笑”“司马兄你好。我是魔法圣殿一号,也是魔法圣殿初赛第一。不如你自行认输吧,要是伤了你,岂不是会影响你后面的比赛么?”

    魔法师是六大圣殿中公认攻击力最强的,牧师最怕的是刺客,其次就是魔法师。林鑫这是在告诉司马仙,我的攻击很强,你顶不住的,自己认输省得丢人。

    要是换一名牧师”或许真会被他魔法圣殿初赛第一的名头吓到。可司马仙会么?这家伙虽然是个牧师,可心中却只有暴力因子。

    “认输个屁。老子还是牧师圣殿初赛第一呢。我来了。”一边说着,司马仙脚下大步流星,直接朝着林鑫就冲了过去,黝黑法杖顶端的淡金色宝石骤然亮起,浓郁的神圣气息扩散而出,彰显着他牧师的属性。

    这家伙真是个棒槌,李馨心中暗骂一声,右手一抬,火云晶法杖已经出现在掌握之中。浓烈的火元素瞬间暴涨,粘稠的火元素令他身体周围的空气都变成了淡红色。

    看到这一幕,别说李馨吃惊,就连采儿都因感受到空气中浓郁的火元素而皱了皱眉头。

    火云晶在身前一指,一面巨大的火焰盾牌就已横空出世,呈献在林鑫面前。这是一个两阶的火盾技能,但从林鑫手中用出来。这火盾高度足有一丈,宽半丈,将他身体完全挡在后面,浓烈的火元素令场地内的空气瞬间变得炽热起来。

    司马仙也是心中凛然,但他却丝毫没有停下冲锋的脚步,大喝一声,手中法杖直接就朝着面前火盾砸了上去。

    这、这是牧师?

    林鑫瞪大了眼睛,三组中观战的其他参赛者也有着同样的想法。

    噗的一声,火盾剧烈的晃动了一下,被砸中的位置明显凹陷,凹陷周围还出现了众多细密的裂痕。

    司马仙的动作可没有停止,巨大的法杖上下翻飞,轰、轰、轰、轰……”

    一连串的轰击全都砸在火盾之上,火光四溅,眼看着那火盾就撑不住了。

    林鑫这才反应过来,暗骂一声:我靠。火云弱再次举起,也不见他念动咒语,一圈浓郁的火焰光环已经绽放而出,正是抗拒火环。和火盾一样,他这抗拒火环也比正常形态要大了至少一倍。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司马仙法杖前段的金色宝石骤集亮起,一圈白色光芒震荡而出。与抗拒火环凶猛的撞击在一起。

    圣光爆震。

    抗拒火环与圣光爆震同时溃散,司马仙手中法杖横扫而出,轰——,火盾溃散。

    林鑫乃是五阶魔法师,司马仙修为只有四阶,双方灵力是有差距的。而且林鑫对火元素的控制极为强大,在火盾溃散的一瞬间,就又是另一面火盾出现”与此同时,再次释放出一个抗拒火环,这次,顺利的将司马仙撞击的后退而出。

    有没有搞错啊?这家伙难道不是战士么?披着牧师皮的战士。

    林鑫心中一阵无语,口中喃喃的念叨了几句咒语,顿时,六枚金红色的火球电射而出。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进攻的时候,这六枚金红色火球分别停滞在他身体的六个方向,然后围绕着他的身体徐徐旋转起来。一层浓郁的金红色光罩随之出现。

    “元素火盾,我看你还怎么破我的再御。”林鑫忍不住怒喝一声。

    司马仙不屑的撇了撇嘴,“元素火盾算个屁,一样破你。”一边说着,他爆喝一声,再次冲上,手中法杖上下翻飞,大有披风之势。同时还不时出现一个巨大的圣光之锤狠狠的轰击在那元素火盾之上。

    一时间,试炼场内,火光、金光不断暴起,浓烈的灵力波动不断在场中激荡。

    “李馨姐姐,我怎么有些听不懂了?”剥匕略微有些茫然的向李馨问道。

    李馨苦笑道:“别说你听不懂,我看都看不懂了。魔法师与牧师的战斗,居然是牧师主攻,魔法师主守。这实在是……”,

    奇葩,这绝对是一场奇葩之战。光头牧师司马仙一根法杖上下翻飞,宛如蛟龙出海,不断轰击着林鑫的防御。

    林鑫也是坚挺,一道道防御不断释放,任由司马仙攻击如雨,我自岿然不动。但他却就是不释放任何攻击技能。

    林鑫手中火云晶偶尔补上一个防御,有些得意的道:“光头,不行了吧。你倒是破掉我的防御啊?我看看你怎么破。哼哼。”

    司马仙冷哼一声,“有什么可得意的。老子用**力量攻击你,你消耗的却是内灵力,早晚把你灵力耗光,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挡我攻击。”其实他心中也在奇怪,以林鑫所展现出的强大灵力,如果他用出几个强横的攻击魔法,恐怕自己未必挡得住,自己虽然擅长攻击,可牧师的防御能力却是一个不会。可是,这家伙却始终不攻击,这是为什么?

    林鑫不屑的撇了撇嘴,左手张开,光芒一闪,手中已经多了个水晶瓶。

    “想毫光我的灵力,你简直是白日做梦。哥有药。看到了没,这瓶子里的丹药每一颗都能恢复灵力二百。我看你**的力量能坚持多久。”,

    司马仙瞪大了眼睛,“你这分明是耍赖。”

    林鑫得意洋洋的道:“什么叫耍赖?大赛又没规定不许吃药。哥有药、哥有药,你有吗?更何况,就你这点灵力,能不能逼得哥吃药还两说呢。”

    火云晶法杖在手,加上液态灵力,低阶防御魔法在他手上都能发挥出数倍的效果,灵力消耗自然就慢的多了。司马仙想破开他的防御还真不容易。

    在这时,裁判一声大喝喊住了处于僵持中的两人。

    “比赛结束,司马仙胜。”

    “啊?”林鑫一脸抓狂的道:“他怎么就赢了,裁判,您没看到他破不了我的防御么?”

    裁判没好气的看着他,道:“你是牧师还是他是牧师?十分钟了,知道不?你们两个奇葩赶快给我下去。”

    “呃……”林鑫这才记起,自己的对手是牧师而不是战士。十分钟限定时间到了,只不过是他防御,人家攻击。

    司马仙也反应了过来,顿时毫无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哇哈哈,你这傻又,哥是牧师。”

    一边向场边走去,司马仙一边学着之前林鑫傲交的样子和声音,一边扭动着壮硕的屁股,“哥有药、哥有药……。”

    场边休息去的其他八人都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一对活宝啊!只是他们最不能理解的就是,为什么林鑫从始至终都没发出过一个攻击魔法。

    唯有李馨心中暗动,记起夜华的话,这林鑫很可能根本就不会攻击吧。

    “下一场,采儿对李馨。双方出场。”裁判似乎有种送走瘟神的感觉,毫不停顿的就宣布了下一场比赛的开始。

    寿着采儿,李馨真的有些为难了。这柔弱的小姑娘还是盲人她怎么下得了手啊!

    “采儿我们上台吧。”李馨已经想好了,能进入决赛她已经是运气很好,想要获得名次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只有进入前十六才有得到奖励的可能,从这一组突围而出显然不那么容易。既然如此,所幸放水算了。也好向弟弟交代。

    一边想着,她拉着采儿的青竹杖,带着她已经走入场地之中。

    双方站定,正在裁判准备宣布升起对刺客有利的石柱时,采儿突然道:“不用了这场我认输。”

    “郸”李馨顿时一惊,“采儿妹妹,你……。”

    采儿向李馨轻轻的摇摇头,手中青竹杖点地,径自向场外走去。

    李馨赶忙跟着她走了出去,不战而胜固然是好事,可看着采儿那有些蹒跚的脚步,她心中大为不忍。

    “采儿妹妹。”李馨扶住她的手臂,“你不用认输的,反正我也进不了十六强。”

    采儿微微一笑“事在人为,说不定就能进入呢?”

    就在第二组这边连续两场比赛以非正常状态进行完毕时,战士圣殿那边第三组也同样进行着一场奇葩比赛。

    “陈樱儿、王原原出场比赛。”

    龙皓晨结束了自己的比赛后本来准备立刻就走,去等采儿。但当他看到上场的两人时,立刻停顿下来。

    因为这上场的二位,正是他们这一组中仅有的两名女性,而且都曾引起过龙皓晨的关注。

    陈樱儿就是那名身材交小,看上去十分柔弱的小姑娘。而王原原自然就是那位背着盾牌的高挑少女了。

    砰,王原原将自己的重盾放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周围的黄土都被震dàng的一阵颤抖,可见这盾牌绝不只是空有体积。

    陈樱儿被吓了一跳,身体一抖,“哇,姐姐,你的盾牌好重哦。”

    王原原微微一笑,道:“小妹妹,你是灵混圣殿的吧。待会儿你可要小心,不行的话就认输哦。”

    陈樱儿连连点头看着那巨大盾牌,一雷心有余悸的样子。

    “比赛开始。”裁判一声宣布后闪身后退。

    王原原左手一带那巨大的盾牌,腾身而起,双腿以高速律动,瞬间朝着陈樱儿发起了冲锋。她的速度之快,甚至可以与骑士的突击技能相比,手中盾牌上,更是闪耀起了浓郁的青色光芒。

    面对王原原闪电般的冲锋,陈樱儿却是毫不惊慌,双手作出一个捧心的动作,一个硕大的水晶球就已经出现在她掌握之中。

    嗡的一声轻响,一层柔和的能量波动从那水晶球中dàng漾而出,一圈水波般dàng漾的灵力波动向外扩散。

    王原原的速度虽然很快,但终究没有灵力释放速度快,那一层无形的波纹在她举例陈樱儿还有十米的时候就已经挡住了她的去路。

    “啊原原大喝一声,手中巨盾扬起,下方尖端向前,在她手臂的带动下,这巨大的盾牌竟然凭空飞起,宛如一面重斧,狠狠的斩向前方无形的屏障。噗的一声轻响,王原原只觉得自己仿佛陷身于一片棉花之中,这一击并没有遇到太明显的阻挡,但是,那柔软如棉的感受却瞬间束缚住了她,紧接着,一股柔和的弹力将她向外送出,连人带盾在空中翻转一周后,稳稳落地。

    怎么回事?王原原眼中流lù出惊疑不定的神色,她以前也和魔法师战斗过,但召唤师却还是第一次,这样的情况更是从未遇到过。似乎那看上去人畜无害的陈樱儿并不像表面那么好对付啊!

    陈樱儿仿佛根本没看到壬原原的情况,她的双眸一直盯视着自己手中那枚足有人头犬小的水晶球上。

    柔和的淡蓝色光芒从水晶球上挥洒而出,骤然间,一个淡蓝色的六芒星出现在她面前的地面上。

    灵力波动从始至终都十分柔和,但是,当那淡蓝色六芒星出现的一瞬间,陈樱儿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起来,身体甚至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

    紧接着,一面大门就从那六芒星中缓缓升起。

    那是一面极为华丽的大门,宽两丈,高度足有四丈开外,当它从地面升起之时,似乎有无数光彩围绕着他兴冇奋的雀跃着。各种奇怪的声音也随之响起,虫鸣、鸟叫、狗吠、虎啸、龙吟,无数生物发出的声音就在这试炼场内回dàng着。

    华丽的大门周围,有着无数雕刻,那似乎是一只只魔兽,而这些魔兽的情绪却无不是亢奋的。

    但是,却偏偏又无法看清楚这些魔兽都是什么,大门周围,隐约有一层淡蓝色的武器,不时还泛起一丝丝青碧色的光彩。

    “生灵之门?”不远处的裁判几乎是脱口而出,看着陈樱儿的脸色大变。

    龙皓晨也是瞪大了眼睛,如此奇异的景象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联想起之前在宣布这一组名单的时候,似乎有灵混圣殿的召唤师第一号。难道就是这看上去年纪还不如自己大的小姑娘么?这就说明,她至少是一名五阶强者,而这生灵之门又究竟是什么?

    最紧张的人无疑就是正处于比赛中的王原原了,她没有再急于进攻,整个人身体略微蜷缩,隐约中,一丝丝霸道的气息开始从她体冇内扩散而出,浓烈的青色光芒渣染着她的身体与手中盾牌。没有人看到,此时在她的左手中已经多了一枚硕大的宝石,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开启吧,生灵之门。万物之灵听我召唤,归来吧,我的伙伴。”陈樱儿清脆的声音在试炼场中冇央响起,紧接着,那生灵之门中,似乎出现了一圈圈白色光晕,一道白光从其中电射而出,就出现在大门之前。

    王原原手中的巨盾已经扬起,另一只手上的宝石随时都准备向盾牌九个孔洞之一塞去。但是,下一刻,她却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同时张大了嘴,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不只是他,包括裁判还有其他参赛者,也包括龙皓晨在内,所有人的反应都是一模一样的,全都张大了嘴,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是的,这实在是太令人不可思议了,那巨大的生灵之门前,确实是出现了一只召唤兽。但是,它的身体和生灵之门完全不成正比。

    “咩一一”召唤物轻柔的叫了一声,柔软的小身子略微动了动,似乎对眼前的气氛有些害怕,掉头就跑。来到陈樱儿身前,朝着她跳啊跳的,似乎要寻求保护似的。

    没错,那是一只小羊羔,看上去身长不过一尺的小羊羔。柔软而有些卷曲的羊毛看起来分外可爱。一双水汪汪的小眼睛眨巴眨巴的,似乎是想要吃奶了。

    陈樱儿一脸哭笑不得的将它从地上抱起来,跺了跺脚,“真倒霉,运气不好,我认输了。”

    巨大的生灵之门徐徐没入地面消失不见,陈樱儿抱着小羊羔,在王原原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就那么悻悻的走了。显然,她对自己的表现也很是不满意。

    “这个……。”裁判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当他看到生灵之门那一刻,整个人都吓傻了。生灵之门他是知道的,这可是灵混圣殿中,八阶职业者灵帝以上修为才能够使用的强大召唤类魔法,通过生灵之门,能够沟通极其强大的生灵为自己所用。最大的好处就是,通过生灵之门召唤的召唤兽,绝不会反噬,在其存在的时间内,完会受到召唤者的控制。

    可是,这么一个强大的八阶魔法竟然从那么一个小姑娘手上用出来,怎能不让人震惊呢?可最终的结果却令人哭笑不得。

    她居然只是召唤出了一只小羊羔。

    毫无疑问,这又是一场奇葩的比赛,而且还是相当的奇葩……

    龙皓晨眼看着陈樱儿从自己面前走了出去,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他突然想起,好像前几天听老师说过,灵魂圣殿那边出了一个天才,曾经在比赛中召唤出八级魔兽。应该就是她吧。可是,她能召唤出八级魔兽,刚刚这小羊羔又是怎么回事?

    王原原赢的也是一头雾水,悄悄的收好手中宝石,带着疑惑的心情走出试炼场。

    龙皓晨惦记着采儿,没有再多留,快步走出场地后,直奔和采儿约定的地方跑去。

    因为第二组那边,林鑫和司马仙的比赛足足打满了十分钟,所以龙皓晨来到目的地的时候,采儿还没有来。

    终于算是早来一回了,龙皓晨松了。气,站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

    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等待也是这样让人期盼的事情。

    “笃、等、笃”轻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龙皓晨的听力相当不错,立刻就捕捉到了这熟悉而亲切的声音,抬头看去。正好看到采儿朝着这边走来,李馨也在,扶着她的一只手臂,看到这边的龙皓晨,李馨还向他挥了挥手。

    “皓晨。”

    龙皓暴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正当他准备迎上去时,突然间,一股毫无预兆的炽热骤然出现。炽热是从他额头处产生的,龙皓晨只觉得就像天空中有一个巨大的熔炉突然朝自己笼罩了下来似的,下一刻,他的大脑已是一片空白。

    远处,李馨扶着采儿正向龙皓晨走去,突然间,她惊骇的看到,龙皓晨额头上亮起了一团紫光,隐约中能够看到那紫光有九道分支,紫光骤然一闪,龙皓晨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怎么回事?皓晨。”李馨焦急的大喝一声,在她身边的采儿也立刻感觉到了不对,急忙问道:“馨儿姐姐,怎么了?”

    “皓晨、皓晨不见了。”李馨拉着采儿冲到之前龙皓晨消失的位置目光呆滞的说道,不只是他们吃惊,刚刚路过这里的路人们,凡是看到了那一幕的也都吃惊的发出一声声惊呼。

    “怎么会、怎么会突然消失了?”李馨难以置信的说道。

    反经是采儿还较为冷静,抓住李馨的手,道:“姐姐你别着急,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说给我听听。”无论她的其他五感有多么敏锐,她终究是看不见的,刚才也只是感受到一股奇异的灵力波动一闪而没,下一刻就传来了李馨的惊呼声。

    李馨将刚才所见到的仔细的讲述了一遍,听了她的话,采儿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以她的认知同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姐姐,这样吧,你先回去,看看能不能等到皓晨回来。我也去找师长询问一下,事出必有因。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好,一有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刚才一路走来,她已经知道采儿住在什么地方了。

    采儿表面虽然冷静,但内心的焦急却比李馨有过之而无不及,龙皓晨消失的实在是太古怪了。完全无法以常理度之。

    没有返回住处,青竹杖急促点地,她直奔圣盟执政冇府而去。

    十分钟后,采儿已经站在影随风面前。

    影随风眉头紧皱,“听你的形容,那小子像是被某种法阵传送走了。而且,还是非主动转送。那么就只有三种可能,第一种,就是他与什么生物缔结过主从契约,他是从属的一方,为主的一方需要他的帮助,将他召唤离去。第二种可能,就是他中了什么强大的诅咒,被诅咒强行破开空间拉走了。第三种,就是他的平等契约伙伴受到致命威胁,他自己临时传送过去帮忙。其他的可能虽然也有,但我暂时能想到就只有这三种了。以当时那种情况,他既然是在等你们,就不可能自行使用传送卷轴之类的东西,他又不是魔法师,更不可能学会空间类的传送魔法,所以,我估计最大的可能就是被他的契约伙伴拉走了。你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坐骑伙伴么?”

    采儿茫然的摇了摇头,立刻追问道:“影子爷爷,那他会不会有危险?”

    影随风苦笑道:“这个很难说。如果真的是被他的契约伙伴叫走了,那就要看他这契约伙伴的强弱了,契约伙伴越强,他遇到的危险可能就越大,反之,如果契约伙伴很弱小,那么,危险性就会小的多。这个很难说。别说是你,就算是我这种修为的职业者,在没有准确坐标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找到他。他很可能直接被传送到另一个空间。所以,你现在着急也没用,你能做的就只有等下去,等他自己回来”,

    “那他如果回不来呢?”采儿的双手渐渐握紧。

    影随风深吸口气,沉声道:“那就证明,他死了。”

    采儿身体颤抖了一下转身就走。

    “丫头,你干什么去?”影随风急切的问道。

    采儿头也不回的道:“去他失踪的地方等他。如果像您说的这样,那么,他回来的时候一定会出现被传送走的位置,那是他的坐标。

    龙皓晨真的是被传送走了么?答冇案是肯定的。而且,也正像影随风所预料的那样,他是被自己的坐骑伙伴凭借契约强行拉走的。

    意识渐渐恢复,灼热的感觉传遍全身,龙皓晨也回过神来。

    “咳咳。”才一传送出来,龙皓晨就忍不住咳嗽出声。因为他吸入了一口极为浑浊的空气。空气中蕴含着大量的粉尘,还有众多狂躁的魔法元素。只是吸入一口,就让龙皓晨连声咳嗽。他下意识的赶快释放出一个灵光罩,将自己与外界的空气隔绝开来,凭借灵光罩的过滤作用,接连呼吸了几口干净许多的空气,这才缓过来。

    这是哪里?龙皓晨手上勿忘我戒指光芒连山,光剑和光耀之盾已经出现在手上。面对危险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冷静。第一时间做好保护自己的动作。

    呼吸平稳后,他发现,自己处于一座半山腰的位置,而眼前所能看到的令他顿时产生出强烈的震撼。

    这是一个黑与红的世界。天空中黑沉沉的,根本看不到半点星斗。空气中,有着浓郁的暗元素和火元素,其他属性元素也有,但却非常驳杂,不如暗元素和火元素这么充沛。

    放眼望去,大地上,无数地方都有着龟裂的痕迹,甚至能够看到一条条岩浆交织的河流。

    难怪这里的温度这么高。龙皓晨在震撼的同时,心中也充满了警惕。我怎么会来到了这里?下意识的,他感受了一下自己额头上之前散发出灼热的为之。

    正在这时,熟悉的呼唤在他心底升起,龙皓晨心头剧震,失声的脱口而出,“皓月。”

    他猛的回过身,这才看到,在自己背后是一个不大的洞穴,里面似乎有光芒若隐若现的散发而出。

    没错,那是皓月的气息。龙皓晨此时已经从传送过程中完全清醒过来,给自己再套上一个圣光罩后,快步向洞穴内走去。

    洞穴并不深,他很快就看到了皓月。但此时皓月的样子却令龙皓晨大吃一惊。

    皓月匍匐在那里,气息显得十分微弱,小光和小火的头都垂在地面上,它的身体比离开时似乎增大了一些,脖子处的那个凸起也明显涨大了许多。

    但是,皓月身上的鳞片至少有数十处龟裂,隐约有紫色血迹流淌,最为奇特的是,从它体冇内,正不断泛起一层层青色光芒。几乎是伴随着呼吸,每三次就会闪烁一次。

    “皓月,你怎么样?”龙皓晨毫不犹豫的就是一个圣光罩释放在皓月身上。圣光罩带来的金色持续治疗着皓月身上的伤口。

    皓月精神一振,小光和小火勉强抬头看向龙皓晨,一连串的信息通过心灵相通传递给了龙皓晨。

    皓月没有解释它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只是告诉龙皓晨,这是它原本所在的空间,它正在进化,已经到了最后突破的边缘。而在这个时候,他是最为虚弱的,需要龙皓晨的保护。只要完成进化,就可以喝龙皓晨返回圣魔大陆了。

    “皓月,你放心进化吧。我为你护法。”龙皓晨毫不犹豫的说道。再次给皓月身上释放了一个圣光罩保持着持续治疗效果后,他转身就出了洞穴,守在洞口处。

    这是另一片空间,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与他认知不同。如果说心中没有一点恐惧那是不可能的。但对龙皓晨来说,更重要的却是皓月的安危。皓月是他的兄弟,他们彼此体冇内都流淌着对方的血脉。如果不是极度危险,皓月又怎么可能将自己强行召唤过来呢?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