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三十九章 蓝雨、光之芙蓉

    那精纯?极的苏方案波动虽然只是——闪邯迹,但凭借着强烈的感知。他还是瞬间记忆住了那个方向。

    在他面煎的岔路一共有十条”而他记忆的方向就是从左首起第三条。

    没有再犹豫。龙皓晨站起身,大步朝着第三条岔路向煎行去。

    走入岔路不到一百米,之前出现的感觉再次呈现而出,没错,就是这个方向。龙皓晨心中暗想,有如此浓郁光元素波动的拖方,自然就应该是我此行的目的拖了。

    继续行进片刻。当他拐过一个弯时,突然间。煎方出现了一闪奇异的光门。

    这扇光门与他之前传送到这里的那一扇不一样,相对要小了许多。高约两米。宽一米,呈椭圆形。光门内。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晕。但边缘却是水蓝色的。

    这是……

    难道我要踏入这光门之中么?龙皓晨停下脚步。

    站在光门之煎,他顿时感到,之煎精纯之极的光元集波动正是从这光门之中传出来的。只不过并不是持续散发,而是无规则的不时出现一下。

    身为光明之乎。龙皓晨天生就对光元素有着极大的亲和力,不只是光元素对他,他对光元素也同样如此。只要感受到是光元素存在,他下意识的就会排除有危险的情况。

    犹豫片刻后。龙皓晨深吸口气,迈步走入光门之中。

    这一次。他并没才感觉到任何不适,只觉得周围尽是一片柔和的光晕,只是一晃。他就又才了脚踏实拖的感觉,下一刻,虚幻的一切又重新变回了真垩实。

    这是一个洞窟。周围都是不规则的岩石。一步跨入这里。龙皓晨只是刚刚感觉到自己回到了真垩实世界下一刻就变得梦幻起来。

    一蓝一金两道光芒骤然亮起”将整个洞窟内照亮。

    蓝色如浩瀚的大海,充满了包容与蓝色的晶莹之美。

    金色的如话晨的太阳”温暖、明亮、充满朝气却并不刺眼,那是旺盛的生机,是驱走黑夜的光明。

    这如……,

    龙皓晨的目光瞬间就迷离了,这两种至纯的颜色是那么美,美的令他沉浸。尤其是那金色”当他一眼看到的时候。只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父亲帮他完成神圣觉醒的一刻。体垩内的液态灵力也随之自行散发出来,令他的身体忽明忽暗。

    他的进入似乎也吓到了那充满在整个洞窟内的金色与蓝色,两色光芒同时停顿了一下。但它们传递给龙皓晨的感觉却截然不同。

    蓝色光芒是带着晶体和试探,而那金色光芒在短暂的停顿后。立刻涌出强烈的亲切感。骤然朝着龙皓晨扑了过来。

    龙皓晨什么都没才做。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金光扑面。当他的身体被那金光笼罩在内时。他只觉得全身都变得温热了,体垩内内灵力运转的速度也骤然增强,说不出的束绊。

    虽然此时他看不清周围的一切。眼前只有这金色,但那越来越强烈的亲切感却让龙皓晨心中尽是满足。

    他感受着光的至理。感受着那无尽的纯净之光,整个人都沉浸其中。

    隐约中。龙皓晨的身体在这金光包覆之下竟然变得渐渐通透起来。任由那金色光芒在他身体垩内穿过、盘旋。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募一定会震撼的惊呼出声。

    光耀之体,骑士七阶象征性强大能力。化身为光,与光融合。

    此时的龙皓晨尊只有五阶,而且是刚刚踏入五阶而已。但他却做到了。哪怕是那些完整版光耀之体。也不能让外来的光明轻易透体而过。可他却就是做到了。

    这就是光明之子体质,对光的亲和,令他对一切光元素有着绝对的信任。而光元素也将他当成光明的主宰,光明之神的孩子看待。亲切。柔和,充满了无尽的亲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金光悄然退去。龙皓晨的身体也恢复了正常。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危机感却骤然传来。

    猛然睁开双眼,龙皓晨看到了一个蓝色的身影。

    看到这个身影他不禁吓了一跳。因为,这蓝色身影看上去竟然和他一模一样。只不过身体是透明的蓝色。强大的压力骤然从那似乎是之煎蓝光凝聚而成的身体中传出。下一瞬间。他双臂已然抬起。两柄蓝色重剑就那么从它双手之中延伸出来,突击。

    此时此刻,龙皓晨身上甚至没才任何武器装备。而且他还刚刚从之煎的美妙中蒲醒。下意识的就激发了手腕上的灵光护腕,一层圣光罩升起,淡金色的光芒硬挡那蓝色光彩一击。

    噗毗——

    巨大的冲击力荷击的龙皓晨瞬间后退那一双蓝色重剑同时发动了闪电刺,宛如雨打芭荐一般冲击着圣光罩。只是一秒的时间。圣光罩破碎。蓝色光彩揉身而上,直扑龙皓晨。

    有了这短暂时间的缓冲,龙皓晨得以反映过来,双手同样在身体两侧一分。两柄略显纤细的金色长剑出现在他掌握之中。

    凝灵成兵。

    这是以灵力化为的武器。虽然他根本不知道攻击自己的是什么,可是,他却能蒲晰的感觉到,此时自己面对的似乎就是自己。在这种恃况下,没才武器如何抵挡?

    凝灵成兵指的就是以灵力凝结而成的兵刃,只才修为达到五阶之后才能做到。龙皓晨现在不过是大拖骑士一级,用出来还十分勉强。而且凝灵成兵对自身灵力消耗巨大,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轻易动用的。以他光明之乎体质。凝聚出这两柄细剑也是直胺消耗了超过五百点内灵力。而且在战斗过程中,灵力还会持续消耗。

    面对蓝色光彩的闪电刺,龙皓晨手中一双细剑也动了起来。金色光彩闪过,他竟然以剑破剑,在没有使用任何技能的情况下,将那蓝色光彩所有的攻击全都挡了下来。

    蓝色光彩似乎就只会闪电刺这样的攻击,速度陡增,万千蓝色剑影宛如水银泻拖般攻至。

    在这一刻。龙皓晨只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的枭蚁地穴中一般。手中双剑上下翻飞,整个人心神却始存保持在冷静状态。任由对方的攻击速度多么迅疾,他都一一挡下。

    龙皓晨发现,对方的攻击力并不怎么强,凭借凝灵成兵他能够轻松的抵挡下来。

    但是,尽管龙皓晨没有使用任何技能。他自身的灵力也依旧在迅速消耗着。按照这样的恃况下去,似乎不怎么才利。

    咦?就在这时。龙皓晨突然发现了一些奇怪的拖方。他的感知比普通人高许多,在抵挡住这蓝色光彩狂风骤雨般进攻的同时还有去观察对方的能力。

    他发现。那蓝色光彩的颜色似乎黯淡了许多。伴随着每一次攻击。它的身体也会更加黯淡几分。

    这段时间参加猎魔团选极赛,龙皓晨也经历了不少比赛,有输有赢。尤其是面对强大对手时。对他增加实战经验有着极其重要面作用。

    龙皓晨领悟到,在战斗中,不但要时刻关注自己的情况,更加重要的是关注敌人的情况。并不是观察敌人的进攻技能,而是敌人的身体以及敌人灵力强度。他也正在逐渐养成这个观察的习惯。

    蓝色光彩第一次发动闪电刺时,威力明显是最强横的,但是,当他破开自己的圣光罩时,攻击力似乎就下降了很多。

    圣光罩显然是不可能伤害到对方的,那么,它的攻击力为什么会突然下降呢?而当时自己的情况呢?

    这么一联想。龙皓晨就发现了其中奥妙。

    这蓝色光彩的灵力强度似乎是和自己相差无几的,自己的灵力下降。它的灵力也就会随之下降。之前自己用出了凝灵成兵,自身灵力大幅度消耗,所以它的灵力也降低了,攻击力自然受到了一定影响。此时亦然。

    既然如此,那我只需要纯粹的防御就可以了啊!

    就在龙皓晨思索的工夫,突然间,那蓝色光彩身形略微停顿了一下。身体刷的一下腾入空中。急速旋转,正是斗杀旋圆剑。

    它复制了我的技能?龙皓晨心中大惊。他自己就会斗杀旋圆剑,自然知道这个技能发挥出威力后有多么强势。

    但是,在这个时候,龙皓晨却笑了。脚下飞速后退的同时,口中咒语急速吟唱,双手金剑也举子起来。

    在这一刹那,他强大的精神力骤然爆发。心分三用。

    左手光剑上,胺连荡漾出三个光环,信念光环、守护恩赐、强击光环。右手光剑之上。则是亮起了浓郁的白光,正是圣剑蓄势。

    修为提升到五阶,再使用圣剑的时候。他已经不需要咒语,只需耍圣剑灵力积蓄的过程。

    与此月时,灵光护腕上的圣光罩释放。挡住了那蓝色身影的第一击。

    快速后退的同时。龙皓晨口中咒语也已经飞快完成,天使祝福。

    紧接着,一声嘹亮的龙吟从龙皓晨身体周围响起,在浓郁的金光掩映之下,他身体周围的光明内灵力化为鳞片,双手带剑,正是升龙击。

    升龙击乃是守护骑士和惩戒骑士都能学习的攻击技能,龙皓晨修为突破五阶,自然也从父亲的传承之戒中学到了。

    但是,在用出这一击的时候,他右手的圣剑并未完成。

    噗毗——

    双方在空中狠狠的碰撞在一起,但是,只是一瞬间,那蓝sè身影已然溃散,化为无数蓝sè光点向四周散去。

    砰,龙皓晨双脚落地,上身微微一晃,眼前一阵发黑。刚才那短短时间内,他用出了众多技能,就算是他那异于常人的精神力也有些支撑不住了,脸sè一片苍白。

    此时,他手中的凝灵成兵双剑已然散去,自始至终,他右手的圣剑技能都没有凝聚完成。但是,他赢了,他就那么战胜了蓝sè光彩。

    骑士,龙皓晨做到这些很简单。他能获胜,就在于他对那蓝sè光影判断上的正确。

    这蓝sè光彩乃是复制他的技能和灵力强度。技能不变,但灵力强度却是随时根据他自身的变化而调整的。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龙皓晨一直抵挡下去,那么,这蓝sè光彩的攻击就永远不会停止。一个不慎,他就会被其所乘。

    但是,如果没有灵力了呢?这蓝sè光彩还凭借什么攻击?

    龙皓晨接连用出那么多技能,并不是为了要战胜对手,而是要将自己剩余的灵力尽快消耗干净。尤其是在最后完成消耗时,发动了最后的技能。

    没有灵力作为后盾的斗杀旋圆剑自然禁不起升龙击的冲击,所以,那蓝sè光彩随之散去。

    这一切看上去简单,实际上却是智慧与实力的结合。如果不是之前龙皓晨挡住了蓝sè光彩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自身未曾受伤,如果不是他判断正确后当机立断。这一战还很难说。尽管那蓝sè光彩并没有真正的杀气存在,但龙皓晨也隐约感觉到,如果自己败了,恐怕会失去什么。

    一切都归于黑暗。所有的光彩都消失了。黑暗之中,只有龙皓晨轻微的喘息声。

    忽然,就在龙皓晨正前方,一道光芒闪亮。

    在那光芒的照耀下,周围的一切也随之清晰起来。

    洞窟,依旧是洞窟。但却比他最早看到时要小了许多。就在龙皓晨面前,有一个不大的圆形平台。那光芒,就是从平台中垩央亮起的。

    那是一柄剑,一柄悬浮于平台上的剑。剑刃向下,剑柄在上。

    与传统的骑士重剑相比,这柄剑要略微小一些。刃长约三尺六寸,从剑捋到剑柄末端,总长约一尺二寸。合共四尺八寸。

    剑刃是金sè的,但却是内敛的金sè,剑脊上有许多细密的铭文,这些铭文组合在一起,呈献为一朵朵奇异的芙蓉花形状,一直归拢到剑钱处。

    剑钱处的颜sè却发生了变化,不再是金,而是深湛的蓝sè,剑鳄宽厚,雕刻成龙头状,那金sè剑刃就像是从龙口中喷吐而出的一般。

    而向下延伸的剑柄则是龙身。尽管龙身和龙头的大小似乎有些不成比例,却有着一种奇异的协调感。深蓝sè的剑柄上,dàng漾着柔和的蓝sè光晕,在剑捋正中,也就是龙眼的位置,两侧各自镶嵌着一颗椭圆形,比金币大一点的金sè宝石。

    剑柄最后收拢的龙尾呈现三条寸许长的分岔,看上去十分锋锐,分岔合拢之处,两侧则各自镶嵌着一颗水蓝sè的宝石。

    看到这柄剑,龙皓晨的眼睛几乎是瞬间就直了。自从成为一名骑士后,他见过的武器装备不少,尤其是他最常用的重剑,关注的自然最多。可是”他却从未见到过有一柄剑能铸造的如眼前这柄那么炫丽。

    更为重要的是,他似乎能感觉到这柄剑在呼吸,它似乎是有生命的一般。在刚刚踏入这里”感受到那金sè与蓝sè光芒的气息再次出现。只不过比那时候要更加柔和的多。尤其是剑刃上dàng漾着的金sè光晕,更是牵引着龙皓晨一步步向它走去。

    太美了,它真的是太美了,完美无瑕。

    当龙皓晨神志略微清醒一些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已经登上了平台,就站在这柄剑的前方。

    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唾液。这、这就是骑士圣殿奖励给自己的初赛奖品么?哪怕只是看,他也能感受到这柄剑的珍贵。

    小心翼翼的抬起右手,缓缓握上面前仅在咫尺的剑柄。刹那间,龙皓晨只觉得一股巨大吸力牢牢的吸扯住自己的手掌,紧接着,剧烈的刺痛就从掌心处传来。

    心中一惊,龙皓晨却没有试图松开手掌,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从这柄剑上传道给自只的气息在告诉自只,它不会伤害他。

    一滴滴鲜血,顺着龙皓晨的手掌向下滑落,滑入剑柄,流入剑捋处那金sè的宝石。

    一偻缕鲜血向上蔓延,浸过龙身,直至龙尾处蓝sè的宝石。

    “嗡”剧烈的震dàng几乎就在下一瞬间出现,手中长剑猛然间发出万道霞光。龙皓晨几乎是下意识的将那长剑高举过头。

    金光中天、蓝光盘绕,化为一道巨大的光柱直冲洞顶,强大的灵力bō动在瞬间爆发。

    清凉温润的气流瞬间钻入手掌,只是一刹那,龙皓晨掌心中的疼痛就消失了。与此同时,六个字按先后顺序徐徐出现在他心中。

    “蓝雨、光之芙蓉。”

    这,是它的名字。

    骑灵山谷外。

    杨皓涵一直静静的站在原地看向山谷方向,此时他身边还多了一个人,正是骑士圣殿圣骑士长韩炎。

    “殿主,您说他能收服那柄剑么?这么多年了,无数人尝试过,却都失败了。这其中也包括他的父亲。”

    杨皓涵微微一笑,道:“希望他能成功吧。蓝雨、光之芙蓉这柄剑,乃是辉煌年代流传下来的。本是双剑,后被一位神匠大能将其融合为一。这柄剑自生剑灵,并且被上古精灵王族设下了心灵风暴封印。所有靠近它的人都会被拉入封印之中进行考核。能够通过考核者才有得到它的可能。”

    “没有人知道这蓝雨、光之芙蓉的威能能够达到什么程度,按照上古精灵王族留下的记载。他们称这柄剑为奇迹之剑,从它被铸造完成后,还从未有过一位主人。哪怕是那位铸造它的大能也不行。因为没人能够得到其内双剑灵的认可。所以高等精灵王族才用心灵风暴封印将其收藏在这里。等待有缘人。”

    “据说,这柄奇迹之剑最神奇的地方就在于,只要它认可了主人,那么,它就只会为其使用。就像血脉装备一样。无论主人实力如何,它都会拥有相对应的实力。双剑灵会伴随着主人的成长而成长。你可曾听说过可成长xìng的武器装备?而且是不需要任何镶嵌附加和铭文附加的情况下自行成长。这一点,就算是神器恐怕也无法做到吧。”

    韩炎眼中充满了惊讶,“果然不愧是奇迹之剑。这么说,如果皓晨这孩子能够得到它的认可,这柄剑就能够一直用下去了。”

    杨皓涵失笑道:“别问我。没有人拥有过这柄剑,也没有任每关于它使用方面的记载。这个谁说得好呢?”

    韩炎呵呵笑道:“殿主,这次你可是大出血了啊!”

    杨皓涵微微一笑,道:“这柄剑本来也没人能用,让他试试有何不可。圣月那老小子,连轮回之剑都给了轮回圣女,我们骑士圣殿也出了一位光明之子,只是一柄蓝雨、光之芙蓉,难道还不舍得拿出来么?我们可不能被人家比下去了啊!”

    “真没想到,星宇竟然有这么一个儿子。只是令我想不通的是,他应该发现了儿子是光明之子体质,为什么不送来圣殿着力培养呢?”

    韩炎道:“或许,是为了心**。”,“嗯?”杨皓涵略微一愣,转瞬却醒悟道:“你是说,星宇想让这孩子通过在外界的磨砺来逐步增强。这样具有更强的生存能力。”

    韩炎微笑点头,道:“至少从目前来看,这孩子在我眼中都是一个绝对合格的骑士。像他这样的年纪,真是难得。好的天赋也要出现在适合的人身上,才能绽放出最璀璨的光彩啊!”

    他刚说到这里,远处,骑灵山谷中,正有一道璀璨光芒冲天而起。

    金与蓝,双sè交融,金光在中,蓝sè盘旋其外。刹那间,映照的天空中蓝天白云为之暗淡。

    “真的成功了。”杨皓涵眼中流lù出一丝惊喜。

    韩炎则是张大了嘴,“这也太快了吧。起……”,”,”

    杨皓涵哈哈一笑,道:“,我已经料想到会如此了。这孩子乃是光明之子体质,蓝雨、光之芙蓉虽然是双属xìng,但却是以光为主。光属xìng遇到光明之子体质,会进攻他么?别急,等着吧。他还需要一个融合的过程。”

    韩欠有些憨眉苦脸的道:“哎,这么一看,我给他准备的其他装备可就有些拿不出手了啊!”,杨皓涵眼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刚刚才给我解释了,怎么自己却想不通了呢?我们不能极苗助长啊!依靠他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向前,最终才能超越我们的存在。对了,星宇那边有消息了么?”

    韩炎轻叹一声,摇了摇头,道:“还没有。他与阿难一战之后,阿难重伤,他却消失了。”

    杨皓涵点了点头,道:“告诉相关人等,将这件事列为本殿最高机密。尤其是不能告诉皓晨这孩子。我不希望他的心xìng受到影响。星宇留给我的信说,如果他与阿难一战后无法回来,在皓晨突破七阶之前不能告诉他。”

    韩欠叹息一声,道:“真不明白,龙殿主为什么非要去挑战第七魔神。他完全可以不答应那次的挑战。”

    杨皓涵摇了摇头,道:“不,他必须去。这是他的责任。如果在有生之年你能突破到九阶,你也会知道这份责任是什么。继续让下面的人去调查阿难受伤的情况。”

    炎点头答应一声。

    杨皓涵心中暗叹,星宇啊星宇,为什么你在留下的信中不肯告诉我们这小皓晨竟然是光明之子体质呢?难道是为了给我们个惊喜么?放心吧,无论你出了什么状况,我都会帮你看好儿子。帮他成为下一个你。不,甚至要超越你。光明之子,或许,有坐上第一张神印王座的可能吧。

    沐浴在金sè的渗透与蓝sè的滋养之中,龙皓晨渐渐进入了一个奇异的状态,隐约中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多了些什么,整个人也似乎浸泡在温热的泉水中说不出的舒适。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龙皓晨渐渐清醒过来。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站在骑灵山谷外的入口处,前方不远,就是dàng漾徘徊的金sè光雾。

    “嗯?”龙皓晨下意识的就看向自己右手。

    右手中却空空如也只不过他的手臂还保持着高举的姿势面已。

    剑呢?我的蓝雨、光之芙蓉呢?

    龙皓晨立刻有些焦急的每皿周看去。

    剑没有找到,却看到了一个人。

    杨皓涵面带微笑的看着他,“别找了,它在你身体里。”

    “在我身体里?”龙皓晨惊讶的看着杨皓涵“杨爷爷,这是怎么回事?”

    杨皓涵微笑道:“这是一柄奇迹之剑,鉴于你在初赛中优异的表现,咱们骑士圣殿决定让你尝试一下能否通过它的考验。结果你自己也知道了,你通过了,所以,它就是你的了。”

    龙皓晨疑huò的道:“那您说的它进入我身体又是怎么回事?”

    杨皓涵微笑道:“别着急我会将我所知道关于蓝雨、光之芙蓉的一切都告诉你。”

    “这柄剑究竟有什么威能,就连我也不知道。因为它从制造出那一天起,就从未有人使用过。但根据圣殿这些年的研究,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件灵器。”

    龙皓晨惊讶的道:“灵器?什么是灵器?”

    杨皓涵道:“灵器,就是通灵的武器。相信你也接受过它的考核了。没错,那就是它剑灵对你进行的考核。剑灵虽然并不具有真正的灵智但却有它的本能。一件拥有器灵的武器就拥有了无限可能。蓝雨、光之芙蓉本身潜质无限,但你应该也知道,越是强大的武器装备想要使用它也就需要更强的能力。而这柄剑却不需如此,因为它会伴随着你的成长而成长,现在的它,应该已经与你的身体溶为一体,它自身的能力会滋养你的身体,而你的灵力也会孕育它不断成长。简单来说,这是一件可进化武器。你可以凝神内视找找看。”

    龙皓晨闻言赶忙凝神内视,这一内视不要紧,他立刻就发现体垩内出现了奇异的变化。

    原本旋转着的圣引灵炉和自身液态灵力并没有什么变化,而且在被考核时消耗殆尽的灵力也已经完全恢复。奇异的是,就在圣引灵炉上方,悬浮着一柄mí你小剑,看那样子,可不正是蓝雨、光之芙蓉么?

    淡淡的金sè与蓝sè,dàng漾出柔和的蓝金sè光彩,龙皓晨这一内视感应立刻发现,那蓝雨、光之芙蓉沐浴在自己的液态灵力气息中,似乎隐隐吸收着自己的液态灵力,吸收的幅度并不大,更多的是在受到灵力气息的滋养。

    而它本身散发出的蓝金sè光芒却徐徐扩散,散入自己体垩内每一个角落,刺jī着自己的身体不断产生出柔和而温暖的感觉,这种感觉很轻微,如果不是凝神去感受是发现不了的,但他却隐约感觉到,这光芒似乎在增强着自己的身体。

    “生命最需要的就是光和水。对于植物来说,只要有光和水,它们就能生存。而人类的需求虽然更多,但光和水同样是人体最需要的。根据我们多年的研究和判断,它应该会对增强你自身的外灵力有所帮助。但这需要潜移默化的过程,并非一蹴而就。”

    杨皓涵的声音传入龙皓晨耳中,将他从凝神状态中唤醒。

    睁开双眼,龙皓晨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意念与圣引灵炉上的小剑联系,只是精神微微一动,顿时,光芒一闪,他手中已经多了那龙形剑柄,金sè剑刃就像是从剑柄龙口中喷吐而出一般,金光闪耀。

    契合,当蓝雨、光之芙蓉再次出现的时候,龙皓晨第一个感觉就是契合。与他第一次握上这柄剑时的感受已经完全不同。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这柄剑就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些奇异、玄奥的东西正在自己意识中徐徐出现,似乎是这柄剑在告诉着自己什么。

    杨皓涵微微一笑,道:“回去吧。慢慢体会,明日十六强决赛即将开始,老夫预祝你能够取得好成绩。”

    “明日?”龙皓晨心中一惊,“不是说小组赛结束之后可以休息两天的么?”

    杨皓涵莞尔道:“小家伙,你已经在这里三天了。你以为,与一件灵器进行融合是那么容易的么?你能够在三天内完成,已经证明你与它的契合度相当惊人了。你老师那边有圣殿的人通知,不需着急。”

    竟然已经三天了?龙皓晨惊讶之下赶忙告别杨皓涵,在杨皓涵的指引下,重新迈入了那扇巨大的光门之中。

    光芒一闪,透墙而出,龙皓晨已经重新回到了圣盟藏宝阁那不大的厅堂之中。

    周围空dàngdàng的并没有人影出现。龙皓晨此时已经明白,这里恐怕根本不需要什么守卫,没有持殊手段,是不可能进入藏宝阁内的。

    而实际上,有资格进入圣盟藏宝阁,对本圣殿进行打理的,任何一座圣殿也就那么寥察数人而已。

    走出藏宝阁,外面依旧是两人看守,但却并不是那天一胖、一瘦两名老者。而是两位看上去人畜无害身穿布衣的中年人。最多也就是四十多岁的样子。两人善意的向龙皓晨笑了笑。

    他们真的人畜无害么?龙皓晨有些小心的想要探察一下他们的情况,却骇然发现,这两位中年人给他的感觉居然是宁静悠远,似乎没有半分能力又似乎深邃如渊。

    不愧是圣盟总部啊!在这圣城之中真不知道有多少强者。

    龙皓晨匆匆向两名中年人行礼后,这才快步而去。

    “主人。”韩羽的声音响起,从一旁迎了上来。

    “你一直在等我?”龙皓晨惊讶的看着他。

    韩羽点了点头,道:“我是您的扈从骑士,自然要一直跟着您了。”很显然,他已经完全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龙皓晨很是阳光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带着韩羽一起返回了酒店。

    令龙皓晨有些郁闷的是,无论是老师还是姐姐,都在房间中修炼,他其实最想向李馨问问这几天采儿如何。可也不好打扰他们修炼。无奈之下,只能返回房间,自己也修炼去了。关于光之芙蓉,他还有许多需要了解的地方,否则又如何发挥出它的威能呢?

    清尼夜华敲开了龙皓晨的门。

    再次见到老师,龙皓晨却吓了一跳。因为他吃惊的发现,老师脸上原本的yīn郁竟然完全消失不见了,反而有种意气风发的感觉。似乎就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内竟然年轻了十岁一般。

    “老师,您……”

    夜华呵呵一笑,他脸上的肌肉线条似乎不再那么僵硬了,“我突破了,我终于突破三千灵力了。以前,我一直像是催眠一般告诉自己,天赋如何并不重要。而这几天我才第一次体会到天赋在修炼中的重要xìng。这么多年的积蓄,终于有了厚积薄发的机会。

    皓晨,谢谢你。”

    “不皓晨顿时有些羞窘,“老师,这是我应该做的。能帮到您就好。”

    夜华微笑道:“好了,咱们师徒之间就不说那些客气话了。这些是你师祖给你的。等你此次比赛结束之后,老师也会留在圣城跟随你师祖修炼。而你也要加入猎魔团去历练了。这些装备对你会很有用。”(@。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