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四十六章 这是你欠我的拥抱

    王座靠背顶端,是一颗栅圆形的乳白色宝石,中正平和之气浩然博大,它驱散着六大圣殿强者们心中的惊恐与不安,似乎只要有它的存在,任何人都不会受到伤害。

    宽阔的座椅上,是龟甲纹路,向下延伸出四根宛如象腿般的粗壮椅子腿,两个巨大的扶手略微上翘,样云浮雕烙印其上。

    无数厚重的花纹从靠背顶端两侧一直向下延伸到整张王座每一个角落,纯和之气令人如沐春风。

    轻叹声响起,苍老而浑厚的声音回荡,“圣月兄,稍安勿躁,先不说按照规则,皓晨并没有做错什么。就算他做错了,可否先让他说清楚一切再说?”,

    身穿白袍,大袖飘飘的杨皓涵静静的站在那巨大王座之前。有那无与伦比的王座为背景,哪怕是对面须发皆张的黑衣瘦长老者圣月,也不禁滞了一滞。

    参加猎魔团选拔赛的年轻人们或许不认识这是什么,但他又怎么可能不认识呢?

    那正是骑士圣殿六大神印王座之中的守护与怜悯之神印王座。

    身穿白袍的杨皓涵,乃是坐镇于圣殿联盟总部的骑士圣殿防御与统筹之神印骑士。更是圣殿联盟目前的盟主。

    “杨皓涵,你要阻止我么?”无论圣月多么强悍,

    面对守护与怜悯之神印王座,他也不得不有所收敛。因为,他自知”尽管同为九阶,但以自己的攻击,是不可能破开杨皓涵防御的。

    杨皓涵沉声道:“圣月兄,我也没想到这家伙会带来这样的麻烦。但是,你身为圣殿联盟副盟主之在场有这么多年轻一代的六大圣殿精英在,为了联盟的荣耀,请你克制。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比较好。”

    伴随着话语,无上威严从杨皓涵身上扩散开来,他大手一挥,一层金色光晕已经将他和刺客圣殿九阶侠者圣月笼罩在内。圣月此时出现并且针对于龙皓晨,显然是违背了圣殿联盟规则的,他不希望这种情况影响到年轻人们对联盟的看法。所以隔绝了外界的声音。

    圣月怒道:“你少跟我说这些大道理,我曾孙女心神受到重创,你怎么说?”

    杨皓涵道:“圣月,你冷静点。几天前你这曾孙女因为一己私怨重创了我孙子,我可找你说过什么?”

    圣月一滞,却强辩道:“我这曾剁女乃是轮回圣女。

    你应该知道她对联盟有多么垂要。”

    杨皓涵脸上怒意渐起,“圣月,你再胡搅蛮缠,我就先将你拿下。轮回圣女确实重要”但是,皓晨乃是先天光明之子体质。先天内灵力九十七,对我骑士圣殿来说,重要性如何?”

    圣月一呆,“你说什么?他是光明之子体质?”

    杨皓涵冷哼一声,“你远不如你曾孙女有眼光。”,

    圣月回过神来,怒道:“说这些有什么用,那混蛋对得起我剁女为他所作的一切么?我不管,今天不给老夫一个交代,以后我刺客圣殿跟你们骑士圣殿没完。”

    “曾祖,不要。”

    采儿从半昏迷状态中悠悠醒转过来。刚刚两大强者之间的对话她也听到了大半,被鲜血染红的面纱略微下垂”露出了她半张苍白的娇颜,她那灰色的瞳孔周围,闪烁着迷离的水波,缓缓从圣月怀中站直身体。

    “曾祖,这只是我和他之间的事。

    您不要干预。”

    圣月怒道:“那子都这样对你了,你还护着他?”

    采儿摇摇头,道:“他没做错什么。他要如何选择,那是他的事。曾祖,不能为了我们而影响两大圣殿之间的关系。”

    圣月看看采儿,再看看对面以守护与怜悯之神印王座为背景的杨文昭,强压怒气,“我们走。”他终究是联盟副盟主,大局为重他又怎会不明白?

    采儿再次摇头,“曾祖,您先走吧。”

    圣月疑惑的看着她,道:“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让那混蛋羞辱么?”他天性暴躁、刚恢,但是,对这个曾孙女却极好。否则也不会因为刚才的事如此冲动的出现在这里了。

    采儿那无法视物的眼眸中流露出一抹凄然,轻声道:“我只想问他一句,为什么?”

    台上。

    “放开我。”龙皓晨向影随风竟是怒吼出声。

    因为面对六位副殿主,他看不到背后的情景,平台上的光罩更是隔绝了背后的声音,至于那些光芒变化,他根本就不会去关心。

    尽管他看不到,可他又怎会不知道采儿听到自己选择了林鑫后的痛苦呢?被影随风这样抓着,他根本没办法继续自己的计划。

    影随风面对着他,自然看得到他背后的变化,眼看着圣月和杨交昭这两大九阶强者竟然同时出现在试炼场内”他就知道,这件事不是他所能左右的了。

    愤怒的一堆龙皓晨,将他放开。还是韩芡赶忙上前一步”扶住了龙皓晨的身体。

    龙皓晨似乎对影随风刚刚的威胁与压迫丝毫不以为意,

    毫不犹豫的向韩芡单膝跪倒在地。

    “圣骑士长大人,我有一个请求。”,

    韩芡自然也看到了外面的情况,这近乎于不可控的局面令他此时也是一阵烦闷,叹息一声,道:“你有什么请求?”

    龙皓晨坚定的道:“我想放弃本届挑战赛第一名的灵炉奖励,只求联盟能够让我再选一人进入团队。”

    “什么?”韩芡再次大吃一惊,“你说你要放弃灵炉?”

    要知道,以灵炉为奖励,是最近这几届猎魔团选拔赛才出现的。可以说,哪怕是最普通的灵炉,都是天材地宝。他竟然要放弃灵炉?

    其他几位副殿主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韩芡忍不住微怒道:“你到底是在瞎折腾什么?”,

    龙皓晨坚定的道:“圣骑士长大人,我没有瞎折腾。如果联盟不能答应我的请求。我想放弃组成猎魔团。五年后重新参赛。到时候,我的要求也还是一样的。如果联盟依旧无法允许的话,那我就不再参加猎魔团。”

    “不行。”六位副殿主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喊道。

    韩芡是因为怕龙皓晨不参加猎魔团。猎魔团是六大圣殿任何一个晋级高层的必经之路。也是最好的成长之路。拥有光明之子体质的龙皓晨已经获得了本届选拔赛的第一名,要是放弃成为猎魔团的一员,很可能他的青来就毁了。

    至于其他五位副殿主,想法却是如出一撤。五年后再来一回?现在就是第一了,五年后还有谁能与他匹敌?第一肯定还是他的。他们怎会希望五年后再出现这么一个令其他人无法抚衡的对手。

    龙皓晨低下头,道:“请联盟答应我的请求。”

    韩芡沉声问道:“那你想让谁加入你的团队。”

    龙皓晨立刻抬头道:“刺客圣殿的采儿。”

    “虽然我多选一人,但应该不会破坏猎魔团的公平性。林鑫并未进入前十六,采儿是我必须要选择的。只是因为我在参加本次大赛之前和林鑫有约定,所以我才要首先选择他。这是我当初的承诺力但是,采儿是我要一生守护的人,我也决不能与她分开。如果两者不能两全,我只有放弃成为猎魔团的一员,守在采儿身边。无论她在何处,我就在何处。”

    光罩外。

    采儿眼中的凄然变成了呆滞,杨皓涵和圣月的脸色也变得精彩起来。闹了半天,这子后面还有这么一手?

    一时间,两大九阶强者都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杨皓涵的郁闷甚至要比圣月更加强烈几分,这叫什么事儿啊?原来是有这样的波折存在。可是,这子怎么不事先跟人家姑娘说清楚?这也太糊涂了吧。

    而实际上,这还真不能怪龙皓晨。首先,今天是半决赛,他怎么可能预测到今天会直接进行决赛呢?更何况,采儿实力那么强大,在龙皓晨的潜意识中,甚至没想过要争夺前两名。尤其是半决赛抽签结束后,他将面对采儿,自然就更不会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了。

    在他看来,自己是要主动认输的。而采儿会成为最终前三进行选人。龙皓晨的打算和她一模一样”甚至他也想过逃避林鑫的承诺而放弃对第三名的争夺。五年之后再来参加一次选拔赛,再选林鑫。

    可谁承想,采儿接连的两次认输彻底破坏了龙皓晨的计划。而决赛也就在这个时候开始了。那一刻,龙皓晨心中所想就只有获得第一好来拥抱他的采儿。

    如果决赛是在明天举行,龙皓晨就算因为采儿认输而出现情绪波动,也不会把这么重要事情忘记的。也就不会出现先前的波折。

    哪怕是开始决赛后,龙皓晨也认为轮盘选人之前,总会有和采儿交流的机会。哪成想,轮盘选人的规则甚至没让他回到采儿身边,并且隔绝了外界,令他误会自己的声音传不出去。

    正式在这重重巧合之下,导致了他没能与采儿事先共同。在选择林鑫后,又被影随风一把抓住,没能以最快速度说出自己要放弃灵炉的计划。

    金光收敛,守护与怜悯之神印王座悄然收回,杨皓涵转过身,看着平台上的龙皓晨,气恼的怒哼一声,右手一抬,一掌就印在平台释放的光罩上。顿时,整个试炼场都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光罩应声消失。

    “行了,今天到此为山明天再进行轮盘组团。所有参赛选手回去休息。各圣殿副殿主留下。龙皓晨留下。”

    听到杨皓涵的声音,龙皓晨扭过头来,他的目光甚至没有与杨皓涵对视,就直接落在了集儿身上。

    “采儿。”看着她露在外面的面庞那惊人的苍白,龙皓晨只觉得心中仿佛被垂重的到了一剑似的。顾不上在场这些大人物,飞也是的朝着采儿跑去。

    “滚开。”圣月怒喝一声,一挥手,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就冲撞在了龙皓晨身上。顿时将他轰击的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狠狠的撞飞而回,朝着中垩央圆台上砸去。

    这一次,杨皓涵没有出手阻拦。无论怎么说,都是龙皓晨伤了人家姑娘的心。这时候不让圣月这个护短的老家伙出口气,恐怕他是不会罢休的。而且,刚才他已经告诉圣月龙皓晨的光明之子体质了。他相信圣月出手会有分寸的。

    正在这时,一团火红色的光芒就像垫子一般从侧面飞了出来,垫在龙皓晨身下。那红色光团控制的极为神妙,柔和的一收一放”竟是将龙皓晨身上的冲力化解,并且支撑着他的身体平稳落在圆台之前。

    “侠者大人,采儿姑娘,你们别怪他。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一头飘逸的墨绿色长发出现在所有人视线中,林鑫快步走到龙皓晨和圣月侠者之间。

    此时的他,目光少了几分往日的浮华”整个人都显得很沉凝。

    面对圣月”他缓缓跪倒,“侠者大人,如果您要惩罚”就惩罚我吧。当日,在龙皓晨来到圣城之前,我和他在艾美城相遇。是我欺骗了他定下承诺。”

    圣月眼中冷光一闪,“你说。”

    圣魔导师林辰一看林鑫跑了过来,顿时吓了一跳。但是,他却没有上前阻止孙子。这件事已经涉及到两位九阶强者出手了,哪怕以他的身份也没有插言的资格。

    林鑫跪在那里正色道:,“当日,在艾美城,我以三瓶丹药为交换,换得龙皓晨如果在未来任何一届猎魔团选拔赛中能够获得前三名,就选我做他伙伴的承诺。但是,在换取他承诺的时候,我却隐瞒了自己不会攻击魔法的事实。可是,他现在应该早已知道了这样的情况,却在获得了选拔赛最终冠军后依旧义无反顾的遵守承诺,选择了我。我想,您也希望自己未来的曾孙女婿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吧。这一切都是我不好,是我欺骗了他。我愿意承担今日的责任。我要撕毁当初的承诺,不需要再加入他的团队了,把名额让给采儿姑娘。”

    圣月怒哼一声,“采儿要和谁一个团队还需要让么?”,

    龙皓晨此时已经走到林鑫身边跪倒,单是圣月身为采儿曾祖的身份,就值得他这一跪.

    眼中流露着刚直的神色”沉声道:,“侠者大人,这件事从规则上,我没有错。我错的”是让采儿伤心。但是,您也没有干涉我选择的权力,更不能惩罚林鑫。是的,林鑫走向我隐瞒了他不会攻击魔法的事实。但是,他赠送给我的是三瓶一共三十颗四阶丹药。如果不是事出有因,他又怎会如此慷慨?我既然选择收下了这些丹药,就相当于是选择了接受那份不确定性。

    所以,就算让我再选一次,我依旧还是会选他。为了采儿,我可以付出我的生命,但是,我已经做出的承诺,一定会做到。”

    一边说着,龙皓晨一拉身边的林鑫,竟然就那么站了起来。

    虽然杨皓涵已经让参赛者们离开了,但在林鑫出面的时候,这些人不自觉的都停下了脚步。

    龙皓晨刚才这番话,说的斩钉截铁,面对圣月”竟是没有半分的退缩。

    别说那些参赛的年轻人了,就算是六大圣殿的六位副殿主都是各自倒吸一口凉气。

    这小子竟敢顶撞圣殿联盟中号称脾气最差的圣月。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顶撞他。圣月的臭脾气”那可是全联盟闻名的,这下事情恐怕要闹大了。

    圣月看着龙皓晨,神色却是有些愕然。已经不知道多乒年没有人这样顶撞过他了,尤其是顶撞他的还是一个晚辈。

    杨皓涵已经下意识的挪到龙皓晨身边了,虽然他对眼前的事也感到很是郁闷,但龙皓晨不但是光明之子,更是末日与杀戮之神印王座拥有者,骑士圣殿裁决与审判之神印骑士龙星宇的独子啊!要是圣月冲动的发起攻击,他无论如何也要护着龙皓晨。更何况,在他内心深处,也觉得龙皓晨没有说错。

    “闭嘴。”采儿突然娇喝一声,身形一闪”就朝龙皓晨冲了过来,右手之中多了一柄暗金色短剑,直奔龙皓晨当胸扎来。

    她太了解自己曾祖的脾气了,她真的怕曾祖出手。哪怕有防御与统筹之神印骑士、圣殿联盟盟主杨皓涵拦着,只要曾祖真的被龙皓晨气到了,还怎会允许自己和他在一起。

    刚刚发生的一切,她一直在静静的聆听,她明白,这是一次误会。在她心中,甚至没有半分责怪龙皓晨,哪怕之前那一刻她还伤痛欲绝。她只是暗暗的责怪自己,为什么不能信任他,等他给自己一个解释。如果不是自己吐血,曾祖又怎会到来,破坏选拔赛规则。

    她抢先发动攻击,曾祖自然不好再出手,一切还都有转圈的余地。冉龙皓晨的修为,抵挡几下之后,自己打他几下,或许曾祖就消气了。

    但是,令采儿意想不到的是,面对她的攻击,龙皓晨站在那里根本就没瑰反而一翻手腕”将自己上身的圣灵铠解开脱了下来。

    暗金色短剑在距离龙皓晨胸口还有一米的地方骤然停下,采儿的声音中略微带着几分颤抖,“你、你怎么不躲。”

    龙皓晨看着采儿苍白的俏脸,抬起手,轻轻的为她把面纱拉好。他一眼就看到面纱上残留的殷红血清,那一刹那,他只觉得自己的心瞬间抽紧,就像是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用力碾压了一下似的。

    龙皓晨柔声道:“我信守然诺,没有错。我也没有违背比赛的规则。但是,我却欠你一个解释。让你伤心,我错了。错了,就要受到惩罚。”

    一道白光,毫无预兆的从龙皓晨胸口处电射而出,瞬间命中采儿握住暗金色短剑的右手。

    圣引灵炉进化技能,牵引。

    如此之近的距离,如此突然。哪怕是九阶强者也没有阻止他的可能。

    噗毗——

    采儿手中的暗金色短剑,在强烈的牵引拉扯下瞬间没入了龙皓晨的右胸,直至末柄。剑尖从龙皓晨背后突出,鲜血顿时染红了他前胸、后背的衣襟。

    但是,龙皓晨却像是没有感觉到这一刺似的,张开双臂,将采儿接入自己怀中,柔声道:“这是你欠我的拥抱。”

    “皓晨”采儿悲呼一声,想要将自己的短剑抽出来,却被龙皓晨紧紧的接住,说什么也不放手。

    圣月侠者脸上的惊愕也变成了惊讶,喃喃的自言自语道:“一口血换一剑,也不算亏了。”

    杨皓涵眉头紧皱,看向他。

    圣月没好气的道:“看我干什么,你是盟主,你愿意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回去睡觉了。这些小孩子的事儿真是没法管了。”,

    杨皓涵微微一愣,皱紧的眉头渐渐舒展过来。

    不过,圣月嘴唇嗡动了一下,似乎向他说了句什么,这位防御与统筹之神印骑士脸顿时黑了几分。

    黑光一闪,一步跨出,圣月侠者就那么消失了。

    杨皓涵嘴角抽搐了一下,圣月的话依旧在他耳边回荡着,“这小子不错,性子刚直不阿,比你这圆滑的老油条强多了。”,

    龙皓晨恐怕也没想到,他的顶撞反而得到了圣月的认可,当然,他所承受采儿的这一剑也让圣月真的消了火。光明之子总是配得上他那身为轮回圣女的曾孙女了。

    “皓晨,快放开我。”采儿焦急的在龙皓晨怀中低呼着。那可是穿透伤啊!她自己的武器她怎能不清楚,短剑上甚至有附带吸收生命力的特效。

    龙皓晨搂着她柔软的身体,虽然脸色在逐渐变得苍白,但眼看着圣月侠者就那么离去了,他眼中渐渐流露出几分释然。

    “采儿,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你肯原谅我么?”龙皓晨将脸贴在她的发鬓处,两人耳鬓厮磨,嗅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他竟是感受不到伤处的疼痛似的。

    这只是个误会,是我不好,我不该怀疑你龙皓晨,求求你,快放开我。(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的网址)”采儿不敢用力的挣扎,她那短剑极为锋锐,一旦伤口继续扩大,就更加麻烦了。

    龙皓晨微微一愣,展颜一笑,“不想放开你,好不容易有抱你的机会呢。”

    采儿急切的道:“傻瓜,以后我还让你抱,快放开我,我的短剑有吸收生命力作用。再这样下去会抽光你生命力的。

    你答应过要永远守护我的,怎能如此不珍惜自己的身体。”

    龙皓晨眼中流露出一丝惊喜,甚至带着几分狡黠,低下头,柔声道:“说话要算数哦。”这松开了抱着她的双臂。

    采儿早已做好准备,闪电般抽出自己的短剑,顿时,血箭从龙皓晨胸前、背后激垩射而出,他整个人也软倒了下去。

    采儿虽然目不能视,但动作却迅疾、准确。在飞快扶住他的同时,手指在他胸前、背后连点,封住了他的血脉。

    一道柔和的金光带着神圣的六芒星波纹悄然而落,照耀在龙皓晨身上。顿时,鲜血止住。龙皓晨只觉得一股柔和的暖意瞬间涌入伤口,前一刻的冰冷被瞬间驱散,体垩内仿佛要溃散般的灵力也被这股暖意重新聚集,伤处以惊人的度恢复着。

    出手的正是牧师圣殿副殿主,枢机主教弱水。

    轻轻的摇了摇头,弱水忍不住低声道:“这真是一对小冤家啊!”

    守护骑士也有治疗能力,但和专门从事治疗的牧师相比还是有所差距的。哪怕是同样的神圣技能”由牧师用出来,效果也是截然不同。在治疗过程中”牧师能够更好的控制技能效果,他们的神圣光明灵力也更加柔和。

    有弱水这样的顶级枢机主教在,只要不是头被砍下来,就算是想死都不容易。

    杨皓涵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一步跨出,金光一闪,也径自消失了。显然,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他再做些计么。

    韩芡咳嗽一声”看向其他五位副殿主”“各位,对于龙皓晨的请求怎么看?我先说说我的意见。虽然这样的情况从未出现过,但正像龙皓晨所说的那样,虽然他选择两人”但其中一人是未曾进入前十六名的。读看看小说网请记住我)并不影响整体的公平性。而且,他还愿意付出灵炉奖励的代价。我个人是倾向于同意他的请求。随风,你说呢?”

    影随风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心中暗道,这老小太狡猾了,采儿小公主在这儿,我能不答应么?

    “嗯,我没意见。”虽然心中很是郁闷”但他还是答应了一声。

    三水哼了哼,道:“这似乎不太符合规矩。要是以后参赛的年轻人都这么折腾,难道哪次我们都通融么?”

    圣魔导师林辰微笑道:“三水大姐,话也不能这么说。这龙皓晨看上去不过十几岁,就能获得最终的冠军,未来的年轻人想要达到他这样的程度恐怕也不容易。而且,这次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巧合,所以,我也同意接受龙皓晨的提议。只是,付出灵炉的代价是不是有点太大了。最好还有其他变通的方式比较好。”,

    韩芡摇摇头,道:“众口悠悠”不以奖励为代偷,岂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多选团队成员了么?不如这样好了。我们这次就定下规则,以后每一界猎魔团选拔赛前三名,都有放弃灵炉多选一人的资格。但多选之人不能在前十六名内。各位看如何?”,

    弱水点了点头”道:“就这样。这样也更人性化一些”我同意。”

    战士圣殿副殿主任我狂也领道:“韩兄的提议很公平。这些孩们也不容易,能够在小小年纪就修炼到如此程度”他们近乎是没有童年的。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也不能太过苛责。同一团队有着良好的关系,也可以增强他们彼此的合作。”

    韩芡微笑道:“既然各位都同意了,我回去后立刻提请盟主、副盟主审议通过。明天轮盘组团时宣布出来。”

    龙皓晨大喜过望,恭敬的向六位副殿主弯腰行礼,道:“多谢各位前辈成全。”

    韩芡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赶快回去休息。你这小啊!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

    龙皓晨吐了吐舌头,直到此时,他有些像一个十四岁的少年。

    韩芡转过身,面对那些还未曾离开的参赛选手们喝道:“还看什么看。”

    眼前一切尘埃落定,年轻人们顿时一哄而散,至于他们私下里会如何议论今天的事就很难说了。

    李馨快步走上来,看着龙皓晨胸前的血迹一阵心疼,“弟弟,你这又是何必呢?”

    龙皓晨呵呵一笑,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握紧了采儿有些冰凉的小手。

    林鑫没有再凑上来,只是看着方皓晨的目米和以前相比只经有了大的不同。默默的注视着龙皓晨在采儿和李馨的搀扶下默默离去,他缓缓攥紧了拳头。

    “咳咳。”咳嗽声将沉默中的林鑫惊醒,扭头看时,只见一脸严肃的爷爷就站在自己身边。

    “爷爷。”林鑫低下头。从小到大,他已经不知道被爷爷刮斥过多少次了。但是,在他预想中的怒骂声并没有传来。一只温暖的大手落在他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

    “能在那时候主动站出来,你也算是个有担当的男汉了。”再次拍了拍孙的肩膀,林辰大步而去。嘴角处难得的勾勒起一丝笑意。原本总是看着不顺眼的孙,似乎真的长大了。林鑫能够站出来为龙皓晨辩解并且主动承担责任,令他感到十分欣慰。至少,自己这个孙没给自己丢人。男汉大丈夫就要有所担当。

    看着爷爷的背影,林鑫突然感觉到内心深处一直压抑着的什么突然汹涌而出似的,双眼顿时变得湿润了,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地道:“妈妈,如果你要是还活着,该多好。”

    采儿握着龙皓晨的手,不时探查着他的腕脉,查探他的身体状况。

    弱水枢机主教的治疗确实强大,她那柄短剑附带的破坏效果竟是被驱散的荡然无存,龙皓晨现在只是因为失血而有些虚弱而已,身体的伤势居然就那么不知不觉的愈合了。由此可见,一名优秀的牧师有多么重要的作用。那是整个团队的生命保障啊!

    采儿一直将龙皓晨送回酒店,甚至第一次踏入了龙皓晨的房间。

    李馨没有多留,同样检查了一下龙皓晨的伤势”确认他没事后,这徐徐退出,将空间留给了他们这一对小情侣。

    龙皓晨拉着采儿,让她坐在自己身边,轻轻的拉下他的面纱。

    采儿迅的低下头,她那露出的娇颜顿时染上两抹红云。

    “心里还难受么?你刚吐血了。”龙皓晨激灵光护腕上附带的圣光罩,将两人的身体都笼罩在内。

    感受着圣光罩带来的丝丝暖意,采儿轻轻的摇了摇头。

    “对不起,皓晨,今日之事都是因我而起。如果我不那么激动,也就不会……”

    龙皓晨一愣,“采儿,分明是我没有提前告诉你林鑫面事,怎么能怪你?”

    采儿摇了摇头,道:“是我没有对你完全的信任。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再一、再二不能再三,以后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毫无保留的相信你、支持你。再也不会让今日之事重演。”

    看着她那绝色的娇颜,听着她自责的话语。龙皓晨忍不住张开手臂,轻轻的将她揽入怀中。

    采儿虽然纤瘦,但身体却十分柔软,抱在怀中极为舒服。当龙皓晨第一次抱过她之后,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采儿的俏脸更红了,但却没有反抗,柔顺的依偎在他怀中。平日里毫无表情的俏脸也渐渐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甜蜜。

    尽管今天的事令他们双双受伤,甚至搅乱了猎魔团选拔赛。但是,也同样令他们更加感受到彼此的重要。

    采儿为了龙皓晨,先后两次认输,以成全自己的男人。

    更是因为龙皓晨的失误而吐血。可见龙皓晨在她心中的地位是如何重要了。

    龙皓晨为了她,宁愿放弃灵炉这样的天材地宝,更是愿意放弃成为猎魔团的一员。更是为了缓解圣月对他不好的印象而不惜自残以明心迹。

    相互拥抱着的他们不只是身体贴得紧,他们的心也更加贴近了。

    直到傍晚,龙皓晨将采儿送回她的住处。虽然经过了这么多波折,但最终解决了问题。这也让龙皓晨大大的松了口气。

    不和采儿分开,这是一切的大前提。此时”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龙皓晨现在也开始将精神关注于明日的选人仪式。

    究竟谁会成为自己这个猎魔团的成员呢?自己已经选了两个人,林鑫和采儿。还欠缺三个人。分别是牧师、战士和召唤师。

    为了采儿放弃灵炉,龙皓晨一点都不后悔。在他心中,就算是十个、百个灵炉也比不上他的采儿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