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五十二章 我的傻瓜

    高英杰的声音铿锵有力,每——个字都像是钉钉子一般狠狠砸在龙皓晨心中,“对于骑士来说,字典里永远没有冒险这两个字,因为,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稳健永远是你必须要做到的素质。”

    “你现在需要加强的主要在对大局的判断力和临战的指挥能力。嗯要成为令伙伴们信服的领袖,你要做的很多很多。这是压力,也走动力。未来的三个月,我不会再对其他人指点什么,我指点的对象只有你一个。而其他人做错了什么,需要你去纠正,其他人该怎么做,需要你来抉择。三个月内,你必须要成为一个合格的领袖、合格的团长。在你成为士级一号猎魔团团长的那一刻开始,你的生命就不再属于自己,而属于整个团队。同样的,在你团队中的每个成员,也都将生命交付在了你手上。这份沉甸甸的责任需要你不断努力来承担。”

    高英杰到话有些沉重,车厢内的气氛也随之肃然起来。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龙皓晨身上。

    龙皓晨深吸口气,缓缓伸出自己的右手,沉声道:“不抛弃、不放弃。我,龙皓晨在这里发誓。永远不会放弃任何一名队友,我会用我的生命来捍卫团队的荣耀,用我的生命来守护你们每一个人的安全。我的剑会为你们指向前方,我的盾会为你们抵御强敌。”

    马仙大喝一声,啪的一声,将自己的手按在龙皓晨手上。林鑫和韩羽几乎同时伸出手,叠在上面。

    王原原的手用力一拍,拍在林鑫手掌上,拍的他有些呲牙咧嘴。

    陈按儿轻巧的将手放在王原原手背上,挺起不算很高耸的小**,“我也不会给大家拖后腿的。”

    采儿的手在这时早已悄悄的从下面伸了过去,紧贴在龙皓晨掌心处。

    也就在这时,一只硕大的爪子也伸了过来,在陈樱儿的尖叫声中搭在了她手上。

    竟是皓月。

    陈樱儿努力的瞪着这家伙。但皓月的三个头却不约而同的扭了开去,眼神还向车厢顶上飘啊飘的,那样子要多人性化就有多人性化。气得陈樱儿很有种想揍它的感觉。

    龙皓晨大声喝道:“我们是一个集体,是可以将后背托付的伙伴。”

    众人异口同声的道:“不抛弃、不放弃。”

    “呜呜!”这是皓月的声音……

    看着这一幕,高英杰不禁抿紧了嘴唇,他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年前他所在的猎魔团成立的日子。可是,他的伙伴们却……

    连高英杰都没想到,自己所带的这一组年轻人这么快就能凝聚在一起,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大叔,猎魔团真的好有意思啊!人家也想加入猎魔团了呢。”史晓雪很有些羡慕的看着众人,在高英杰耳边呢喃说道。

    高英杰原本热血沸腾的情绪顿时被一丝异样和更多的羞恼冲散了,微微推开史晓雪一些,“坐好了。嗯成为猎魔团的一员”你就好好努力修炼,五年后,还有机会。”

    史晓雪眼睛一亮,“大叔,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高英杰双眼看向车顶,“五年后再说吧。”75846541254

    虽然马车上承载了他们这么多人,还有皓月这个大块头。但行进的速度依旧很快。八匹高头大马全力奔驰,每个时辰才会休息一次,直到天色渐晚,才在一座中型城市中停下来。一天的时间”他们竟是赶出了近五百里。

    一路上,龙皓晨他们各自修炼着灵力,马车内十分平稳,又有高英杰这化阶强者坐镇,他们自然不会浪费时间。每增加一点灵力,他们在战场上的生存能力也就随之增加一分。

    这座城市显然是此次行动的第一个休息地点,在入住的酒店门前,龙皓晨他们看到了另外九辆同样的马车,显然,比他们先出发的其他新晋猎魔团也是在这里休息的。

    身为猎魔团成员的第一个好处体现出来。凡事圣盟猎魔团成员,凭借自己左小臂中的功勋令牌可以在圣殿联盟境内任何一家酒店免费入住。高英杰还同时告诉他们,以他们士级猎魔团的级别,在任何拍卖场也能得到九折优惠,这个优惠会随着他们猎魔团等阶的提升而提升。

    猎魔团是圣殿联盟真正的精英,有这样的待遇也在情理之中了。毕竟,他们要经常面对强大的敌人,又怎能没有良好的后勤保障呢?

    每个人都分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简单的晚饭后,高英杰叮嘱他们各自回房休息。

    龙皓晨牵着采儿的手将她送回房间之中,“采儿,赶了一天路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说着,他就要转身离去。

    采儿手腕一翻,反抓住龙皓晨的手,青竹投一点,关上了房门。

    看着她的动作,龙皓晨顿时感觉到心跳加快了几分,俊脸上也多了一抹红晕。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本身就是一种暧昧。

    “陪我一会儿再走好么?”采儿轻声道。

    对于这样的要求龙皓晨怎会拒绝,握着她柔软的手,道:拉着采儿,在房间中的沙发处坐了下来,两今年轻的身体挨在一起”还是感受着采儿身上味道很淡却十分清幽的淡淡兰花香气,龙皓晨的心跳不禁更快了几分。

    在马车中,他们虽然也是坐在一起,但毕竟旁边还有许多其他人,而现在这里却只有他们两个。

    龙皓晨忍不住轻舒猿臂,搂住采儿纤细的腰,采儿没有抗拒,反而是顺势轻轻的依偎在他肩侧。

    两人都很珍惜这种宁谧和温馨,龙皓晨虽然心跳很快,脸上也是一阵阵发烧,但这种感觉对他来说真的是太美妙了。他没有任何得寸进尺的行为,只是轻轻的揽着采儿的腰,准确的说,只有十四岁的他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

    采儿是他最珍贵的瑰宝,他绝不会去尝试些什么。

    良久,采儿轻轻动了一下,坐直身体,“皓晨,今天曾祖对你说了什么?”

    “嗯?”,龙皓晨从宁谧的温馨中清醒过来,“他说让我好好照顾你、保护你。”

    采儿微微一愣,“只有这些么?”

    龙皓晨道:“他还说让我以后跟你一样,也叫他曾祖,说你这些年受了不少苦。”

    采儿全身一震,转向龙皓晨,声音中略微多了几分急促,“他真的这友说?”

    “是啊,怎么了?”龙皓晨疑疾的看着她。

    下一刻,他就看到采儿的双眸湿润了,娇躯更是轻轻的颤抖着,看着她那滋然欲泣的样子,龙皓晨顿时大为心疼,赶忙将她接入自己怀中,“采儿别哭,你这是怎么了?”,

    绮靠在他温暖的怀抱中,采儿的身体颤抖渐渐消失,轻轻的拉下了自己脸上的面纱,将面庞紧贴在他的胸口处,双臂环绕在他腰间。

    “皓晨,你想听听我的过去么?”采儿道。

    龙皓晨柔声道:“只要你愿意说,我就愿意听。”,

    采儿的声音很轻,还带着几分缥缈,“我是一个没有童年的人。在刺客圣殿其他人眼中,我如同公主一般。可是,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可做一个最普通的女孩儿。”

    “我们刺客圣殿的传承并不像你们骑士或者是战士那么简单,任何人都有学习的可能。嗯要成为一名刺客”还是必须要有极高的感知和天赋。培养一名刺客的难度也要远远高于培养骑士和战士,需要付出很多心力。因此,在刺客圣殿中,也就渐渐研究出一种密法,能够在一个孩子三岁左右,就探查出他是否有修炼的天赋。只有那些天赋相当不错,至少超过七成几率能够成为一名合格刺客的孩子,才会得到刺客圣殿的培养。”

    龙皓晨还是第一次听采儿说这么多话,在这个时候,他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轻轻的搂着采儿,听她讲述着。

    “在三岁时,我就被探查出先天内灵力会在觉醒时超过九十,成为所谓的轮回圣女体质。”

    听了乳匕这句话,龙皓晨顿时一惊,但他却没有插言,听采儿继续说下去。

    “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我的噩梦来临了。”采儿那绝美的娇颜上流露出一丝令人心碎的悲伤。

    “三岁的孩子,本应该还在父母的庇护中撤娇,无忧无虑的玩耍。可是,我却再也没有了和同龄人的一切。三岁”那时候我才只有三岁,却被曾祖送入了一个阴冷、黑暗的洞窟中。没有亲人,甚至没有食物,整整七天七夜的时间。和我相伴的,只有一柄悬浮在空中的黑色之剑。”

    “我哭喊、我悲号,我叫着爸爸”叫着妈妈。可是,直到我的声音嘶哑了,直到我的泪水流干了,也没有半分回应。”

    “我好冷,我好怕,哪怕那时我只有三岁,可却能清晰的记得当时的一切。没有人来救我,没有人。只有我自己独自承受着那份充满阴冷的恐惧……”

    “我的意识渐渐模糊了,我对周围的一切渐渐麻木了,只有三岁的我,甚至不知道什么叫绝望,可是,那时候的我,身体垩内的一切也都像外界一样冰冷。我恨他们,我恨曾祖、恨爸爸、恨妈妈。恨所有的人。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将我抛弃在那样一个地方。”

    说到这里,采儿已经泣不成声,龙皓晨百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有着这样的经历,对于一个只有三岁的孩子来说,这是多么的痛苦与悲惨。难怪、难怪现在的采儿总是冷冰冰的,原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源自于那个时候。

    龙皓晨只觉得自己的心好疼、好疼,他用力的搂紧采儿,将她抱上自己的腿,紧紧的接着她,他想用自己身上的温暖来感染她,来化去她身上和心中的冰冷。

    采儿也同样紧紧的接着他,内心恐惧的爆发,令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阴冷潮湿,充满了冰冷阴暗的地方。她的指甲甚至都有些抠入了龙皓晨背部的肌肉之中,她的身体更是近乎筛糠般的颤抖着。久久不能平复。

    “从那一刻开始,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曾祖,在我心中,都只是一个代号。我恨他们,我无法将他们看成我的亲人。我恨他们,恨他们为什么这样的自私,哪怕他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整个圣殿联盟。可是”他们可曾为我想过?从那一刻开始,我也不再是他们的亲人,而是一件冰冷的武器,一件他们想要尽可能打造的更加锋锐的武器。”

    采儿再次开口,或许是龙皓晨身上的温暖令她的冰冷化解了几分,身体的颤抖渐渐平复下来,但她的声音却依旧如泣如诉,充满悲伤和愤怒的说着。

    这些话,她在心中已经憋了超过十年的时间,此时终于倾诉出来,她只觉得心中也随之舒服了一些。

    “七天整整七天。当我快要陷入昏迷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那似乎是一团雾气,它就那么钻进了我的身体。在绝望中令我陷入完全的冰冷之中。再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从冰冷中清醒过来时,我的那些家人们,正围在我身边我看到的是他们每个人脸上的惊喜。听到的是他们在说着轮回灵炉和轮回之剑的名字。从那一刻开始”我身体里也多了一团黑色和一柄剑。而也就在那一天,我失去了嗅觉。而且我后来才知道我这次昏迷竟然持续了两年之久,当我醒来时,已经五岁。”

    龙皓晨倒吸一口凉气,“就是你那天散发出的力量么?”

    采儿轻轻的点了点头,“轮回灵炉,在已知所有灵炉中排名第一。攻击类。在我之前,它只被一个人拥有过,那个人是我们刺客圣殿的先辈,他被称之为轮回之子。轮回之剑就是他的武器。凭借着灵炉和剑他曾经袭击过有魔神皇之称的那一代第一魔神。最终轮回之子死在了魔神皇手中,而魔神皇竟然也在不久之后死去”传位于下一代魔神皇。在联盟危难的时刻,争取到了缓冲的时间。”,

    此时采儿的情绪似乎已经渐渐稳定了下来但却依旧搂着龙皓晨搂的很紧”娇翘的小臀坐在龙皓晨大腿上柔弹的感触却因为龙皓晨同样沉浸在她的悲伤中而忽略了。

    “轮回灵炉极为强大,尤其是配合神器轮回之剑,能够迸发出难以想象的杀伤力。当年的轮回之子,只走进入九阶不久,内灵力总量还不到二十万,而魔神皇却是内灵力近百万的超级强者。就是凭借着轮回灵炉和轮回之剑,他竟然能够与魔神皇两败俱伤。成为了我们刺客圣殿的一代传奇。”

    “可是,修炼轮回灵炉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采儿说道这里,她的情绪似乎黯淡了许多。

    “想要得到轮回灵炉和轮回之剑的认可,首先就要拥有轮回体质,也就是先天内灵力超过九十的刺客。在轮回灵炉的作用下,我的先天内灵力甚至被最终提升到了顶端的一百点。嗯要真正使用轮回灵炉的力量,除了不断的修炼之外,身体也要禁受不断的考验,甚至是折磨。我的六感也从那时开始,轮流失去。”

    “先是嗅觉,然后是听觉,再是味觉,最可怕的是失去感觉和触觉的那段时间。当我什么也无法感受到和反馈的时候,我甚至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足足在一个阴冷的地方躺了整整两年半的时间才渐渐回复过来。而我第六个失去的,就是视觉。所以,我现在看不到你。”

    一边说着,采儿从龙皓晨背后收回一只手,轻轻的抚摸在他的面庞上。

    龙皓晨的心在颤抖。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在修炼的道路上不只是有天赋,而且已经很努力了。但是,和采儿所经历的相比,自只的努力又算什么呢?采儿是禁受了多少折磨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啊!

    “好几次,我真的要坚持不下来了。尤其是躺在那里两年半一动都不能动的时候。我真的要疯了。那时的我,只觉得自己生无可恋,既然有如此之多的折磨,不如死了的好。可是,每当这种想法出现的时候,我心中就会出现一个傻瓜的身影。一个根本没有什么能力,却为了保护我用身体遮挡在我身上,面对强敌,为我挺身而出,愿意为我这刚刚认识之人抵御一切的傻瓜。”

    “也正是这个傻瓜,在我心中种下了一颗温暖的种子。井靠着这颗种子散发出的暖意,让我感受到了生有可恋,让我还期待着有一天能够去报答他。正是这份心中的支撑,才让我坚持了下来。每当我被轮回灵炉折磨的无法忍受时,我就想想那个在我失去味觉和说话能力时保护我的傻瓜。”

    “你,就是那个傻瓜。那个喜良的傻瓜。我的傻瓜。”

    说到这里,泪水再次从采儿眼中流淌而出,不同的是,此时的泪不再是痛苦和悲伤”而是抓住那唯一一丝温暖的幸福之泪。

    龙皓晨呆呆的道:“你、你是当初那个小姑娘?”

    采儿突然破涕为笑,“你真是个傻瓜,如果不是因为认识你,我又怎会在那天见面时就让你送我回去呢?”

    龙皓晨愣愣的道:“可是,我们都长大了,我就没认出你啊!你又是怎么认出我的?”

    采儿轻轻的摸到了他手上的勿忘我戒指,“那天,你好像是在将武器收回到戒指中。本来我都要走了”却突然感受到勿忘我的能量波动。

    我从小就带着它,对它太熟悉了。后来我让你拉着我的手,就是确认真的是它。然后我又问了你的名字,还怎能不知道是你这个傻瓜呢?你还是那么傻,看到一个陌生的盲女,就要帮助我。”

    “原来是这样,我说那天你怎么会突然转变态度呢。”龙皓晨这才恍然大悟。

    采儿幽幽的道:“我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你。我本想等轮回灵炉最后的一关炼成后再去找你的。我也不知道你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当初你带给我的那份温暖,我要回报给你。可你却就这么出现在了我面前,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你知道么?那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时间。每天等着你送我回去,走那一段并不长的路。被你牵着手。我心中那颗温暖的种子似乎正在生根发芽,当你那天对我说要守护我一生一世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终于又有了亲人,不再孤单。只有在你身边,我才能感觉到我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件杀人利器。”

    “你当然不是一件武器,你是人,你是我的采儿。”龙皓晨紧紧的抱着她,仿佛生怕失去了她似的。

    采儿闭上双眼,就那么依偎在龙皓晨的怀抱中,被他身上的温暖感染着,她的呼吸声渐渐均匀起来,竟是就那么在龙皓晨怀中睡着了。

    蜷缩在龙皓晨怀中,她是那么的安静,长长的睫毛上还带着些许晶莹的泪珠,有些苍白的俏脸多了一抹似乎是温暖带来的粉红色,嘴角处挂起一丝满足的微笑。

    她睡得很沉,以至于龙皓晨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后也没有半分动静。龙皓晨想要就此离去,可是,采儿却抱的很紧、很紧。他终究不舍得就这么走了。看着她那安详的睡颜,龙皓晨心中只有柔软。

    他小心翼翼的拉开采儿的手,然后用被子包裹住她的娇躯,然后自己才躺了下来,搂着被子中的采儿,让她的头依旧贴在自己怀中,这样两人就不会有太多的身体接触,他绝不想采儿受到一丝伤害,哪怕是一觉醒来的些许尴尬。

    采儿对温暖的渴望在龙皓晨心中己经超过了他对修炼的执着。

    他要给她这份温暖。

    轻轻的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我永远都是你的傻瓜。”

    找伴侣,要看的永远是心,一颗善良的心,一颗上进的心,一颗充满责任感的心。远远比金钱更加重要。陪伴优质股成长,我一向认为是最完美的。不在于未来能够获得多少,在于享受优质股前进的过程。

    清晨,早饭。

    当龙皓晨和采儿一同出现在伙伴们面前的时候,包括高英杰在内,每个人看他们的目光都多了几分异样。

    采儿看不见,但也感觉到气氛略微有些变化,但她面带黑纱,别人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其他九支新晋猎魔团也都在餐厅中用餐,待会儿就要继续上路了。

    林鑫凑到龙皓晨耳边,低声道:“团长,果然不愧是少年英雄。”

    龙皓晨有些不解的道:“怎么了?”

    林鑫嘿嘿一笑,道:“昨晚领队去你房间找你,可没找到人。貌似你一晚都没回房间吧。要节制,要节制哦。”

    龙皓晨这才明白伙伴们脸上的异样是因为什么,顿时有些羞窘,“吃饭,赶快吃饭吧。”一边说着,他先给采儿盛了碗稀饭,拿了一些食物,自己也吃了起来。

    司马仙的眼神虽然没有林鑫那么猥琐,但看着龙皓晨也是怪怪的,还悄悄的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龙皓晨低头吃饭,完全就当没看见。

    当他们吃完早饭重新登上马车的时候,高英杰在经过龙皓晨身边时,似是无意的说了一句,“发展的有点快啊!”,

    龙皓晨嘴角牵动了一句,却终究没有像众人解释些什么。他总不能说,其实我什么都没干吧?而事实上,今天早晨,当采儿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时,感觉到他什么都没盖,悄悄的拉开被子将他也盖了进去。而清晨的龙皓晨已经没有了昨晚因为感动而无限增强的克制力,抱着被窝中采儿暖热的娇躯,着实是考验了一下他那坚强的意志。

    心中本就有鬼,被伙伴们嘲笑,他也只能认了。

    倒是采儿反而没有那么羞涩,她的娇羞、她的心扉,都只会为他的傻瓜而展现。在其他人眼中,她依旧是那个冷冰冰的年轻一代第一刺客。接下来十天的时间,十组新晋猎魔团的成员们几乎都是在马车上度过的。每天晓行夜宿,直奔联盟东部边疆进发。

    高英杰也像他所说的那样,每天都会用一定时间将自己到经验传授给龙皓晨。虽然他是对龙皓晨说的,但其他人自然也都能够听到。十天来,每个人都有种受益匪浅的感觉。

    同时,在林鑫聚灵丹的帮助下,司马仙和陈樱儿的内灵力进步速度都很快。当然”史晓雪就没有聚灵丹这个待遇了”毕竟”她并不是猎魔团中成员,制作丹药的成本可是相当不菲的。

    在这段时间里,团队中也确立了大家的位置,龙皓晨为团长,实际战斗力最强的采儿为副团长。林鑫负责团队一切财务事宜。同样大咧咧的司马仙和王原原都不管事,只负责战斗。陈樱儿自然就更不管什么了。驱魔城,圣殿联盟边疆重镇。这是一座近乎要塞般的城市,坐落于御魔山脉中垩央两山之间。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驱魔城又称为驱魔关,可以说是连绵千里的御魔山脉大门,乃是圣殿联盟东方抵抗魔族最重要的关隘。驱魔城内部,则是御魔山脉一片盆地,再后方”就是大片的平原地带。也就是说,一旦驱魔关被破,那么,魔族大军就能长驱直入。

    因此”圣殿联盟在这里驻有重兵,同时,六大圣殿之一的刺客圣殿总殿也就坐落于这里。这里,也是采儿从小长大的地方。就在今天中午,十辆圣城的马车进入驱魔城之中,十个刚刚在圣城组建的新晋猎魔团在刺客圣殿的安排下入住在驱魔城位于东部的执政厅中。

    晚饭后,经过了一下午时间休息的全部十组新晋猎魔团在他们各自的领队带领下在执政厅大会议厅集中。他们已经到达了此次任务的目的地。

    十个猎魔团坐成十排,每一组猎魔团的团长都坐在最前面,龙皓晨在第一排,他旁边坐着的正是杨文昭。

    杨文昭不时回头,看看坐在士级一号猎魔团后面的陈樱儿,陈樱儿却不看他,不时将目光朝周围飘着。

    龙皓晨则走向隔了两排的李馨打招呼,李馨是士级四号猎魔团的副团长,在团队中也有着极高的地位。

    十位猎魔团领队都坐在主垩席台上,但中垩央却空出了两个位置,显然还有人会来。

    脚步声响起,众人下意识的回头向门外方向看去,只见一男一女在数名全身戎装的士兵护卫下走进了大会议厅。

    这两人看上去都是三十岁左右的模样,男子一身笔挺的黑色军服,金线滚边,威严中带着几分华贵。身材修长、相貌英俊,一头深紫色短发十分精神。眸光闪耀着淡淡的冷傲。眼神锋锐如刀,自从他一进入大会议厅,顿时给这巨大的厅堂内带来一股凛冽之气。和他并肩而入的女子则是一身水蓝色的魔袍,身体周围仿佛有浓郁的水元素在跳动一般。她看上去要比身边的男子更年轻一些,淡蓝色长发,眉目如画,绝色天生。一双流露出柔媚之色的眼眸在人群中扫过,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看到这对男女,龙皓晨不禁微微一愣,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竟然产生出几分熟悉的感觉。

    很快,这两人就来到了主垩席台上。十名圣殿骑士领队早已起身等候,高英杰主动迎上去,和这再人打招呼。

    “高大哥。”那男子的声音似是有些激动,上前就和高英杰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女子则走向高英杰微笑领首,然后站在一旁。

    听到那男子的声音,坐在龙皓晨后面的采儿娇躯微微一震,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娇颜上依旧是一片冰冷。

    高英杰转向台下一众猎魔团青年们,“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驱魔城军事总长圣灵心,圣总长同时还是御魔军区副统帅、圣盟最年轻的王刺级刺客。”

    王刺?也就是七阶刺客了。这位圣总长看上去不过三十岁左右的样子,难道还有如此年轻的七阶强者?一时间,下面这些六大圣殿选拔出的天之骄子们眼中不禁都流露出几分钦佩之色。

    圣灵心微微一笑,道:“高大哥谬赞了,我今年已经三十七岁,也算不上年轻了。你们才是真正的青年才俊,希望这次在御魔军区,在我驱魔城,各位能够大展身手。”

    高英杰转向那名女子,而此时那名女子的目光却落在人群中,目光略微有些变化,有悲伤、有思念,还有着一些其他的东西。

    “这位是驱魔城魔师团团长,魔圣殿驱魔城分殿殿主蓝研雨大魔导士。”

    圣灵心轻轻的碰触了一下目光有些呆滞的蓝研雨,她这才反应过来,向台下众人点了点头,却没有说什么,而她目光所注视的方向却始终没有改变。

    这份异样龙皓晨发现了,因为蓝研雨目光所看着的位置正好是他这边,她在看采儿?

    圣灵心和蓝研雨在主垩席台中垩央位置坐下,圣灵心沉声道:“欢迎各位来到驱魔城,首先我给各位介绍一下目前御魔军区和驱魔城的情况,然后再给各位安排你们此行的任务。希望你们在离开这里的时候,能够满载勋值而归。”

    “御魔军区所辖范围,包括整个御魔山脉。御魔山脉从北向南,绵延一千六百五十四公里,山峦起伏,其中绝大部分山峦地形陡啃易守难攻,是我们圣殿联盟东部疆域的天然屏障。六千年前,我们的先辈正是以御魔山脉为天险据守,狙击魔族于外,从而稳定联盟,才有了我们的今天。”

    “目前,御魔军区主要由我们刺客圣殿进行管理和战斗指挥,其他五大圣殿辅助。驻军二十余万。其中”御魔山脉最重要的门户,也就是大家现在所在的驱魔城驻军八万。刺客圣殿为表誓死抗敌的决心,特意将圣殿总部设置于此,黑暗年代的六千年来,御魔军区和驱魔城经历了魔族成千上万次的冲击,却始终屹立不倒。在这里,留下了我们无数先辈的血与泪,但也留下了无数魔族侵略者卑劣的生命。”

    听着圣灵心的话,十个新晋猎魔团中的刺客除了采儿之外,都明显流露出激动和骄傲之色。驱魔城本身就是刺客的圣地,能够来到这里参战,对他们来说本身就是极大的荣耀。

    “魔族的秋李攻势已经展开,六大圣殿的战士们誓死相抗。你们将会被分别编入十个步兵营,从最普通的步兵战士作起,与普通战士们共同战斗。在军队中,你们不会有任何特权,英勇杀敌不但会让你们获得勋值,同时也是军职提升唯一途径。勋越高的团队,将可逐步在我这里接取到更加重要的任务。三个月的时间,能够做到什么程度,都要依靠你们自己的努力。本次试炼的自垩由度很高,能够达到什么程度,就要看你们自己的努力了。你们要记住,一旦你们任何一个团队中出现了团员死亡,那么,该猎魔团将自动解散,所在团队的勋令牌将全部被收回。战场上,个人的力量永远都是渺小的,团队协作是你们必经之路。”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