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五十三章 夜战雄关

    会议的时间很短暂,圣灵心的一番话讲完后,外面进来十名军官,他们分别是十个步兵营的营长,各自领着一组新晋猎魔团前往军营报到去了。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那么,就不能浪费一点时间。

    眼看着龙皓晨、采儿所在的士级一号猎魔团离去,蓝研雨激动的想要站起身,却被圣灵心拉住了,圣灵心目光严肃的向她摇了摇头。蓝研雨美丽的双眸顿时湿润起来。

    龙皓晨他们被分配到的是步兵一营。营长是一位看上去外表与高英杰有几分相像的中年军官。

    “各位都是联盟精英,你们能够暂时加入我们一营,我深感荣幸。我是一营营长张海荣。”

    出了会议厅,这位一营营长一边带着众人向军营走去,一边做着自我介绍。

    这与人交流的事自然是龙皓晨的责任,微微一笑,龙皓晨道:“张营长您太客气了,驱魔城的勇士都是保家卫国到英雄,能够加入一营应该是我们的荣幸才对。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您收下的兵”您尽管吩咐我们就走了,我代表我们士级一号猎魔团向您保证,我们虽然不是军人,但一定做到令行禁止,一切服从指挥。”

    听了龙皓晨这番话”张海荣心中这叫一个舒服,他万万没想到,这看上去不过十几岁的少年居然能如此老于世故。

    猎魔团是每一名圣殿联盟战士都向往的,可是,张海荣对这次猎魔团临时加入军队的事儿可不怎么感冒。这些天之骄子虽然每个人起码都是四阶以上修为,可是,自己能指挥的动他们么?

    要知道,张海荣自己,也不过是一名四阶战士而已。一旦在战场上这些精英们不听从命令擅自行动,不但不会有好作用很可能还会给自己带来许多麻烦。

    圣灵心虽然说了,要将这些猎魔团精英当成普通战士,可真的能那么做么?每一个猎魔团都是圣盟的心头肉,一旦有什么损失,这个责任他可承担不起。私下里圣灵心早已吩咐过他们这些营长,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优先保证这些精英的安全。

    尤其是张海荣在见到自己要带领的这士级一号猎魔团时,心情就更加糟糕了。这些人里,除了那个光头貌似年纪还大一些以外,恐怕其他人都没有到二十岁的吧。最小的这几个,有没有十八岁啊?天知道他们是怎么成为猎魔团一员的。年少成名可不见得就是好事,随之而来的很可能就是骄傲。

    可是,就在他心中担心的时候,龙皓晨这一番话却如同寒冷的冬天一杯暖融鼎的热茶,令他全身无一处不舒坦。

    对于军人来说,服从命令听指挥是第一要务。龙皓晨这个小团长不但言语客气”更是为他解决了最担心的问题。这令张海荣顿时心中大喜,同时也不禁暗暗赞叹”果然不愧是精英啊!看人家这觉悟。

    龙皓晨这番话当然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昨天高英杰就叮嘱过他加入军队后要怎么做。同时也将一些在军队中的重要事项指点了他。虽然没有高英杰的提醒龙皓晨也会尽可能做好,但有了他刚刚这番话,无疑将更容易融入到步兵一营这个新集体之中。

    张海荣哈哈一笑,道:“,龙团长,你这就太客气了。老张我是个粗人,客气话我就不多说了。从现在开始”就暂时委屈各位先充当我的亲兵吧。你们的职责就是随我杀敌。”

    司马仙忍不住问道:“营长,跟在你身边能有仗打吗?”

    张海荣挺起胸脯,捶了捶自己坚实的胸肌,“这话你问对了。咱们一营自我之下,绝没一个怂包。嗯让手下兄弟跟你一起拼命”那么”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身先士卒。你们大可放心,跟在我身边,你们就永远是冲在最前面的。

    面对最强的敌人。”,

    听了他这句话,众人不禁肃然起敬,张海荣的意思很明显,一旦在战斗中,他将是冲在最前面的。身为营长,统帅一营上千步兵,却能勇猛冲锋在前,怎能不将士用命?

    皓晨向张海荣行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其他人也学着他的样子,当然,动作就更加不标准了。

    步兵一营就驻扎在距离东城门不远的地方,魔族势大,军力雄厚。如果是正面作战,人类几乎毫无机会。因此,多年以来,人类一直都是以防御为主。而防御中最重要的自然就是步兵。

    张海荣分给了他们一间十人合住的营房,男女有别在这里似乎不太适用。因为猎魔团的特殊性,并没有发给他们军中的制式装备,但每个人却都分到了一套干净的步兵军服。

    这里可没有女军服,王原原还好一此,她身材高桃,不让须眉。可军服穿在采儿和陈樱钱耕上,就实在令人有些忍俊不禁了。

    在这个时候,陈樱儿展现出了她的另一面,这姑娘居然随身带着针线包,把自己和采儿的军服简单的裁剪了一下重新缝制起来,只是半个时辰的工夫,两人的军服也算是勉强合体了。

    “没想到啊樱儿,你还有这一手。难怪杨文昭对你念念不忘的。”林鑫有些惊讶的说道。

    陈樱儿傲然道:“那是,本姑娘会的本事还多着呢。别跟我提杨文昭那家伙。懒得听他的名字。”

    林鑫嘿嘿一笑,道:“好,不提。来,发药了、发药了。”一边说着,他套摸着手中就多了几个瓷瓶,每人居然都分到两个瓶子。

    司马仙向他伸出大拇指,“你那句哥有药真没白喊。果然有料,这次又是什么东西?”,

    林鑫嘿嘿一笑,道:“白色瓶子是回灵丹,这名字还是皓晨起的。黄色瓶子是大力丸。回灵丹能够在短时间内恢复二百灵力。大概五秒到十秒的样子吧。每个人吸**力情况不一样,第一次吃的时候你们自己计算一下时间。大力丸能够增强五百点外灵力持续二十息,这东西我改良过,比以前效果更好。可惜,我的爆灵丹没材料炼制,不然的话,就再发你们点那玩意儿。”,

    龙皓晨道:“上次你给我的爆灵丹我还没用过”足有十颗。大家先分了吧。多一样保障,在战场上的生存几率就大一些。”

    林鑫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每个人的回灵丹和那种被他称为大力丸的护体丹都足有三枚。再加上龙皓晨分给每人一枚爆灵丹”单是丹药的装备恐怕其他九支新晋猎魔团加起来都比不上他们。

    韩羽呵呵笑道:“谁说没有牧师就不行。林兄这魔药师的作用比牧师还强。”

    林鑫嘿嘿笑道:“哥有药。咱这口头语自然不能白说。老韩,你可要在后面顶住啊!可别让敌人从后面爆了我的菊花。”

    王原原眼睛一瞪,“有药兄,你文明集。”

    “好鑫站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我去洗洗我英俊帅气的脸。哎,每次想找个人来崇拜,我就去照照镜子。”

    “呸,真不要脸。”王原原也不禁被他这句话逗笑了。

    营房内的布置自然十分简单。十张床,每张床旁边有一个十分简易用木板拼成的柜子。毫无疑问”自然是男的一边、女的一边了。虽然王原原和陈樱儿对同一营房很是不满,但总算也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忍忍也就过去了。

    就在她们简单布置着自己的床铺时,却看到了震惊的一幕。

    采儿用她的青竹杖插在一张床头缝隙处,拖着就到了龙皓晨床边,她虽然看不见,但两张床却合拢的十分齐整。

    起……,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这还当着这么多人呢……,

    别说是他们了”龙皓晨虽然爱极了采儿,也不禁有些羞窘起来,不知该如何是好。

    司马仙看看旁边的韩羽,低声道:“不会吧?团长和副团长难道今晚要给我们来个现场表演?”

    合并了两张床”采儿在床铺上的被褪上摸了摸,思索片刻后,又走到一张床前,手中青竹杖一甩,一道道锋锐的光芒闪过,那木制的床铺顿时被分成了一狠狠木条。青竹杖一扫一卷”这些木条就都落在了他们华合并的床边。

    采儿的速度再一次令所有人震惊,每个人都只是看到一道幻影闪烁。一狠狠木条居然就那么插在床铺边上,将合并在一起的两张床围成了一圈。

    营房的地面虽然不是很坚硬”但每一根长达两米多宽约半尺的木板都至少深入一尺,而且十分整齐,这可就是本事了”完全是手感和判断。没有眼睛帮忙,这要多么强烈的感知才能做到啊!

    被采儿破坏那张床的被褥也被她抱了过来。

    龙皓晨已经隐约明白她要做什么了,赶忙道:“我帮你。”,

    采儿摇摇头,道:“我来就行了。”

    很快,那一床被褥都变成了布片,以那些插在床边的木条的支撑,将合并在一起的两张床铺围了起来。从外面根本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况。

    林鑫此时已经洗完脸回来了,和其他几人一样看的目瞪口呆。

    王原原和陈樱儿对视一眼,突然跳了起来,迅速将另外两张空着的床拉了过来。很明显,这两个始娘也是要有样学样了。她们毕竟是女孩子,比男人更需要一个私密的空间。采儿的做法无疑点醒了她们。

    做完一切,采儿回到龙皓晨身边,拉着他的手,说出了一句令龙皓晨险些流下眼泪的话。

    “这是我们的家了。”

    原本的羞涩与窘迫荡然无存”龙皓晨似乎也忘了旁边还有伙伴们在看着,一把将采儿接入自己的怀中。

    两张简陋的木床加起来也不过占地四平米左右,几根木棍和破布构成的围墙,这就是他们的第一个家。尽管很简陋,可龙皓晨却看得出,采儿此时很开心,眼眉间的幸福是那么明显。她的要求真的不高,她只是希望有一个家而已。哪怕再简陋,只要能和亲人在一起,她就已经十分满足。

    “采儿,我答应你,以后一定会给你一个温暖的家,我们的家。”

    采儿将头靠在他肩膀处,轻轻的“嗯”了一声。

    林鑫、司马仙和韩羽脸上都明显流露出了羡慕之色,龙皓晨是猎魔团男性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可他却是最先有了属于自己的红颜知己。他们的关系真是羡煞旁人。

    感受着众人注视的目光,龙皓晨抬头看了他们一眼,脸上一红,道:“刚才张营长说过,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要上城参战,大家先抓紧时间体息吧。”一边说着,他搂着采儿直接钻入了布满,钻进了他们的家……,

    要是换了别人”林鑫、司马仙这种性格,一定会取笑几句”可对龙皓晨”他们还真不太敢。龙皓晨没什么,可采儿那恐怖的杀气他们可不想感受。谁都看得出”在采儿心中就只有龙皓晨一个人,对于其他事她都不怎么在意。

    “喂,你们还不过来帮忙?”陈樱儿向司马仙和韩羽招了招手。她只是一个召唤师,将床铺拉过去就已经很不错了。

    司马仙呵呵一笑,道:“,樱儿妹妹,我来帮称”

    陈按儿赶忙摇头,道:“,算了,还是韩羽哥哥帮我吧。你那大铁棍抡下来,床就要碎了,还怎么用来支撑。”

    司马仙头上黑线直冒,“什么叫大锲棍,我这是法杖。”

    陈樱儿吐了吐舌头,“你问问大家,谁会认为你那是法杖了?”

    韩羽面带微笑走过去,抽出自己的重剑帮助陈樱儿忙碌起来。

    龙皓晨接着采儿上了床,采儿就那么星眸微闭的依偎在他怀中。幼年的经历令采儿心性迥异于常人,她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那天,在龙皓晨怀中睡了一夜,是她三岁以后睡的最香甜的一次。睡在他温暖的怀抱中,不会被噩梦惊醒”不会被自己心中的寒意冻得抽搐。虽然只是那一次”她却已经喜欢上了那种暖融融的温暖感觉。闻着他身上清新的气息,依偎在他温暖的怀抱中,听着他的心跳,在采儿看来,这就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刻了。

    但在之后赶路的过程中,龙皓晨怕自己做出什么亵渎采儿的事情来,也怕伙伴们和高英杰不满,自然没有再和她住在一个房间。

    到了这十人一间的营房垩中,采儿再也克制不住对那份温暖的期待,于是主动建立起了这个临时的家。这个家很小,可对她来说却足够了。

    依偎在龙皓晨怀中,她拉下了脸上的面纱,略带红晕的小脸蛋上尽是满足。

    “砰、砰门声响起。

    “谁啊!”司马仙大声问道。

    “你好,我找采儿。”外面传来一个带着几分低沉的温柔耸音。

    听到这个声音,原本在龙皓晨怀中躺的很温暖的采儿身体微微一颤,缓缓睁开了双眼。眉头微皱”似乎并不怎么喜欢这个那温柔声音的主人。

    司马仙打开营房门,外面只有一个人,正是之前在大会议厅的那位魔法师团团长、魔法圣殿驱魔城分殿殿主蓝研雨。

    “蓝殿主?”,司马仙愣了一下后,赶忙向她行礼。

    蓝研雨勉强一笑,道:“采儿在么?我想见见她。”

    司马仙点了点头,赶忙让开路,道:“在的。您请进。”,

    “谢谢。”蓝研雨走进营房”在这空旷的空间内却没有一眼看到采儿,她的注意力自然而然的转到了那被被褥布面围住宛如架子床般的存在。

    “您请回吧,我已经休息了。”采儿冷冰冰的声音从床上传出。搂她在怀中的龙皓晨都能清楚的感受到从她身E散发出拒人与千里!外的淡淡寒意

    蓝研雨眼中多了一抹凄然,缓步走到床边,“采儿,妈妈只想看你一眼啊!”

    妈妈?听到这两个字,其他人都不禁心头一震,这位驱魔城魔法分殿殿主竟是采儿的母亲。

    “不用看了,刚才在会议厅不是已经看过了么。您请回吧。”采儿的声音依旧冷峻。

    “采儿,别这样。”龙皓晨低声说道,他天性纯孝,眼看采儿和她妈妈关系如此冰冷,他心中也不好受,忍不住低声劝慰了一句。

    但他这一开口不要紧,就在外面的蓝研雨自然听到了,顿时脸色大变,一伸手,撩起了面前的布幔,正好看到绮靠在龙皓晨身上的采儿。

    “你……”你们……”蓝研雨目瞪口呆,眼中怒火几乎是瞬间勃发。

    采儿坐直身体,冷冷的道:“我们怎么了?”,

    蓝研雨惊怒交加的道:“你们怎么能这样,你还是个孩子。”浓郁的魔法波动几乎是瞬间就从她身上迸发而出,杀气森然的目光瞬间就锁定了龙皓晨。

    采儿才不过十四岁,身为母亲,竟是看到她和一个男人在床上,这换了任何一个妈妈也无法承受。

    采儿脸色一变,拿起黑纱带在脸上,一闪身就下了床,挡在蓝研雨身前。“谁光许你窥视我的家。这里是军营,你并不是这里的军事主官,根本无权来到这里,请立刻离开。”

    此时龙皓晨也从床铺上下来了,拉住采儿的小手,低声道:“采儿,你别这样。伯母是持地来看你的。”

    蓝研雨怒视龙皓晨,“不用你在这里做好人。你、你怎敢和我女儿如此,我要杀子你。”

    整个营房内的温度骤降,蓝研雨一抬手,一枚尖锐的冰锥就朝着龙皓晨飞了出去。

    乌光一闪,森然杀机几乎是瞬间从采儿身上迸发而出。冰锥破碎,化为冰粉在空中飞散,采儿右手之中已经多了那柄暗金色短剑,身形一闪,就冲到了蓝研雨面前。短剑锋锐直指蓝研雨胸前,充满寒意的声音仿佛严冬飞雪。

    “你敢动他,我就杀了你。”

    蓝研雨看着近在咫尺的暗金色匕首,不禁呆了呆,“采儿,我是你妈妈啊!”

    采儿冷笑一声,“妈妈?当年我被曾祖扔进那阴冷洞窟七天七夜时你在哪里?在我三岁那年,就已经没有爸爸、妈妈了。我现在只有一个亲人,那就是他。谁要对他不利”我就杀谁。”

    蓝研雨脸上的怒意顷刻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形容的苍白。

    “采儿,难道我在你心中还不如一个外人么?”

    采儿冷冷的道:“外人?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正是他这个从不认识我的外人挡在我身前,用身体为我遮挡危险。面对明知不可敌的敌人时,他却依旧毫不犹豫的为我遮挡危险。他说过,要守护我一生一世。而你们呢?你们又为我做过什么?我今年十四岁了”在我的记忆中,只有修炼、修炼,冰冷、艰苦。在我无法动弹分毫,躺了两年多的时间里,你们在哪里?不要跟我说你们在为圣盟而战之类的话,我不懂什么大义,我只知道,在我想要放弃生命永远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是他留给我的记忆温暖着我的心,为我留存着最后一丝希望。”

    “你走。以后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这次出关后就已经决定了,我是一个削山”

    蓝研雨听着私匕绝情的话,面如金纸,踉跄着后退两步,一双美眸中早已是泪如雨下。看着冰冷而倔强的采儿,她猛的转身冲了出去。

    龙皓晨能感觉到采儿身体的颤抖,她的情绪又怎能不激动呢?那毕竟是她的母亲啊!说出如此绝情的话,她心中又怎会好受。

    从身后轻轻的接住她的娇躯,龙皓晨什么都没说,只是用自己的身体温暖着她的。

    采儿喃喃地道:“我不会为她哭的,我为她已经流过了足够的泪水。

    我是孤儿,我只是一个孤儿。”

    一边说着,她缓缓转过身,紧紧的搂着方皓晨,将自只的娇颜埋入他怀中,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龙皓晨紧紧的搂着她,他的心一样很痛很痛,自从知道了采儿的经历史后,他对她的痛惜就更深了。

    “当、当、当、当、当、当……”一连串刺耳的金属碰撞声从外面传来,顿时,嘈杂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似乎一下就热闹了起来。

    韩羽道:“这是军营召集令。”

    众人的目光不禁都看向龙皓晨,司马仙道:“团长,采儿副团长情绪这么不稳定,要不,你们就先别去了。”

    “不行。”龙皓晨脸色一正,“我答应过张营长,服从命令听指挥。我们现在是一名军人,怎能不执行军令。采儿我会护着,我们走。”

    采儿也站直身体,抓起一旁的青竹杖,她的脸色似乎在这短暂时间内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我没事。走吧。去**。”

    龙皓晨点了下头,却再次将她搂过来,在她额头上轻轻一略,低声道:“无论什么时候你还有我。哪怕只是为了我,你也要好好活着,我只希望看到我的采儿快乐、幸福。”

    儿轻轻的点了点头。主动拉住龙皓晨的手。

    “我们走。”龙皓晨招呼上伙伴们,拉着采儿快步冲出营房。

    营房外,一营的士兵们正在快速**着。军官们的呼喝声不时响起。

    张海荣就站在营房前的空地中垩央”这一片营房都是一营驻地,此时的他已是一身戎装,身上穿着厚重的板架,双手各自握着一柄寒光森然的阔刃战斧,目光森然的看着士兵们**。

    龙皓晨赶忙带着伙伴们跑到张海荣身前,向他行了个军礼,“营长大人,亲兵小队七人向您报道。”

    面临战争,此时的张海荣可就没有之前那份客气了,冷声道:,“在我身后列队,稍候跟随本将一起上城杀敌。”

    皓晨答应一声,带着伙伴们站在张海荣背后。

    他们这七人高的高、矮的矮”其中还有三个姑娘,看上去又都那么年轻,顿时引起了一营士兵们的注意。尤其是站在前拍的一营军官们,不时投来好奇的目光。

    关于新晋猎魔团来到驱魔城进行试炼的事乃高度机密,可不是这些中低层军官所能知道的。

    很快,一营士兵已经全部**完毕,虽然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但整个一营却是阵容严整,没有丝毫的慌乱。

    战士们的武器多时厚背朴刀,除了军装外还有一身皮甲。一些军官身上穿着锁子甲。拥有板甲的就只有张海荣一个人。

    眼看士兵集结完成,张海荣高声喊道:“兄弟们”这几天魔族的免崽子们攻势格外迅猛,今天咱们要提前登场了。别的老子就不多说了,上了城墙”谁要是敢做缩头乌龟,败坏我一营的荣誉,别怪老子这一双大斧不认人。出发。”,

    “杀、杀营步兵们高举起自己的武器,在龙皓晨七人震撼的注视下山呼三声”然后立刻出发,朝着城头的方向有序奔去。

    张海荣的话不多,但从眼前的局面就能清楚看出他对这支军队有着绝对的掌控力。这些士兵显然都不是第一次上战场了,

    他们中绝大多数都只是拥有一定外灵力的一阶或二阶战士,可他们眼中的疯狂战意却令龙皓晨七人立刻就感受到了战场上才会有的血腥气息。

    张海荣提着一对大斧跑在最前面,龙皓晨七人紧随其后。路上这些天以来的布置众人记得清楚。以梭型阵前行。龙皓晨在最前面,王原原和司马仙一左一右,韩羽收尾。采儿、陈樱儿和身为魔法师到林鑫在中垩央。

    虽然陈樱儿和林鑫是召唤师和魔法师,但他们的身体常年得到灵力攻善,也要比普通一、二阶战士强上不少。此时奔跑起来,跟上队伍毫无问题。

    很快”在张海荣的带领下他们就从城墙一侧向驱魔城城头上登去。第一次来到这驱魔关最强防御处”龙皓晨暗暗吃惊,城墙太高了。整体足有百米”厚度他看不到,但却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份厚重的感党

    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惨叫声、碰撞声、金铁交鸣声不断在城头方向响起。终于要第一次登上战场了。龙皓晨在紧张中带着几分兴垩奋。

    很快,张海荣已经带着他们登上了城头。

    两柄战斧交于左手,张海荣一把拉住一名正在掇运滚石的士兵,“你们营长呢?”

    士兵大声道:“在城头御敌。”

    张海荣哈哈一笑,道:“好样的,去,告诉你们营长,我们一营到了,换防。让你们的兄弟都下去休息,干死魔崽子的活儿交给我们了。一营的兄弟们,跟老子些”,一边说着,这彪悍的大汉手持大斧大踏步的就朝着前片城头冲了过去。

    龙皓晨七人现在是亲兵的身份自然不敢怠慢,跟随着张海荣快速前冲。在这种时候,他们又都是第一次踏上战场,根本来不及去观察周围的一切,震撼于眼前恢宏大战场面的同时,体垩内的血液也似乎随之沸腾了。

    城头宽度足有百米开外,堆放着大量的防御物资,城头上喊杀声一片,最前端血光不断迸射,喊杀声骤然变大了许多。

    张海荣快步冲到城头前方,突然间,一头身长一米五左右的泽林族双刀魔从城头处冒出,挥舞着一双锋利的前肢扑向一名守城士兵。

    张海荣爆喝一声,宛如雷霆霹雳一般,左脚蹬地,弹身而起,一双大斧悍然前斩。噗的一声,那只泽林族双刀魔瞬间变成了碎块儿。

    那名被他救了的士兵此时早已全身浴血,扭头看了一眼张海荣,向他比了个大拇指,身体一晃,一屁股坐倒在地。

    “六营的兄弟可以后撤了,防御任务交给我们一营。”,张海鼻大喝一声,一双巨斧展开,宛如绞肉机般冲到城头最前方,凡是有纵跃上来的魔族,当头就是一斧。

    一营士兵们迅速跑到城头重要位置,一部分人抵御强敌,一部分人帮助六营的人辅助伤者们后撤。整个过程井然有序。

    有专门的医务人员救死扶伤,整个换防过程只持续了不到二十息的时间。

    站在城头上的张海荣突然感觉到全身一暖,战意更盛的同时,体垩内灵力涌动的更加激烈了。低头看时,发现自己身上已经荡漾起一层淡淡白光。

    龙皓晨来到他身边,一身圣灵套装穿带齐整,那白色光芒就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

    不只是他,士级一号猎魔团的成员们,一个个也都做好了战斗准备。

    站在张海荣身边,龙皓晨向城下看去。他所能看到的,尽是铺天盖地的魔族。其中数量最为庞大的就是泽林族双刀魔。大量的双刀魔正在凭借他们锋利的前肢不断向城上攀登着。城头士兵则凭借滚石、火油、擂木各种防御器械紧张却有序的防守着。

    魔族大军一眼望不到边际,大量的双刀魔被砸下去,但这些魔族确实强悍,只要不是被砸中要害,几乎都能重新发起冲击。城头上的交战异常激烈。

    张海荣一斧劈飞一头双刀魔,向龙皓吴道:“守护骑士?”

    龙皓晨点了点头。

    张海荣道:“别管什么职业了,跟我一起杀敌。杀的越多越好。”

    “先”

    龙皓晨扭头向伙伴们道:“王原原,你护着樱儿,司马仙,你护着林鑫,韩羽注意治疗和协调。我们并肩作战。”

    守城不是冲阵”他们的梭型战阵自然没有了用武之地。所幸展开阵型与敌人一战。

    一层金蒙蒙的光滑从龙皓晨身上荡漾而出,八个金色符文迅速扩散开来,笼罩了大约直径二十米范围。

    顿时,每个人身上都多了一抹金蒙蒙的光雾升腾,那样子有些像是骑士在使用蓄势技能。

    这是龙皓晨在圣盟藏宝阁选择的两个守护骑士秘技之一,聚灵光环。消耗他一个人的灵力,帮助所有伙伴增加灵力恢复速度百分之三十。

    在这个时候,龙皓晨完全展现出他强大的辅助能力,聚灵光环加上圣灵守护,再来一个守护恩赐。三个光环类范围增幅技能瞬间就完成了整体增幅。

    与此同时,他右手圣灵剑向前方一点,数十道白光一闪而没,三头扑上城头的双刀魔顿时变成了筛子,掉落下去。

    得到龙皓晨的辅助,司马仙大喝一声,“杀——”手中法杖宛如一条黑龙般挥舞起来,他也不用技能,强大的**力量完全爆发,每一杖劈出,都会有一头冲上来的双刀魔被轰成碎肉。

    王原原的彪悍优胜司马仙,这姑娘直接一步踏上城垛,手中巨灵神之盾挥舞,端的是挡者披靡。一时间,他们这个方向,就根本没有双刀魔能够冲的上来。

    刚换防时,张海荣一双战斧还是忙个不停”杀的痛快。可就这么几次呼吸的时间,他发现自己已经毫无压力了。就正面能偶尔冲上来小猫两三只,左右两翼的敌人全部被龙皓晨他们包揽。这一段长约二十多米的城头顿时变得干干净净。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