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六十七章 魔神皇

    也就在圣月脸色大变的同时,在那三根亮起的魔神柱后方,突然间,一道乌金色的光芒骤然暴起。

    那道乌金色光芒实在是太庞大了,粗大的光柱竟然足有直径十里开外。当它出现的一瞬间,原本明亮的天空瞬间就变成了黑暗。那巨大光柱升起的瞬间,太阳就像是被击落了一般消失无踪。

    前一煎发出怒吼的数十万魔族大军就像是被突然掐住了脖子一般,所有声音再次当然不存,这一动一静之间,透露着极度的诡异。魔族大军们虽然不再嘶吼,但它们的眼睛却全都变成了一模一样的血红色,从最弱小的双刀魔到最强大的黑龙,无不散发着极其恐怖的气息。他们竟是在那光柱升起的同时进入了一种类似于嗜血的状态之中。

    在这巨大的乌金色光柱面前,火焰狮魔安洛先那三位魔神升起的魔神柱就像是风中飘摇的一缕缕青烟般不起眼,而这三位魔神也都恭敬的单膝跪洌在地,身体完全面向背后乌金色的巨大光柱。

    这、这究竟是什么……

    太震撼了。这一切辜得实在是太突然也太过恐怖。

    龙皓晨曾经见过最为辉煌的景象就是父亲以及圣殿联盟盟主杨皓涵释放各自神印王座时的样子。可是,与眼前这恐怖的乌金色光柱相比,他们显然都要逊色的太多、太多。

    那乌金色光柱很快完成了接天连地的过程。周围的一切都是黑暗的,只有它上面径放出的乌金色光芒方能带给这个世界一丝光亮。因此,这乌金色光柱上的变化看起来就越发的明显。

    它实在太大了,从很远的地方也能清楚的看清它的样子。通体呈现为乌金色的巨大光柱上,铭竟着无数诡异的符文。最为重要的是,在这巨大的光柱之上,竟然匍匐着一头通体呈献为乌金色的巨龙。

    没才人能看出这头巨龙的身体有多么庞大那恐怖的威压甚至连空气都为之塌陷,令天空为之扭曲。

    这、这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再!

    突然间,那乌金色光柱周围开始出现一道道湛蓝色的雷电,这些雷电不断的闪耀着,令光桂上匍匐着的巨龙雕像竟是开始轻微的律动起来。

    更加奇诡的是数十万魔族大军竟然都陷入了一片扭曲的光纹之中居然就那么在人类大军的视线中消夹了。不,更准确的说,应该是隐形了。

    圣月侠者此时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色,只是气息就能让魔族大军群体隐形还有那巨大的乌金色光柱,这都证明了一件事。一件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是他、真的是他。魔族七十二桂魔神排名第一,魔神皇逆天魔龙皇枫秀。他、他竟然亲自来到了这里。

    听到圣月这句话,城头上的将领们无不骇然色变,圣灵心身体一晃,虽然咬紧牙关,但他双手的指甲却全部陷入了掌心之中。

    第一柱魔神魔神皇、逆天魔龙皇,这个称号永远只属于一位魔族。一位统治者七十二柱魔神以及一切魔族大军的强大存在。

    在圣魔大陆上,人类始终都处于弱势地位,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有他的存在。他代表着不可战胜,代表着无敌,代表着魔族的至高无上。

    他就是枫秀。有着一个秀气名字,却无比强大站在魔族金字塔最顶端的一代魔神皇。据说,第一代魔神皇带领七十二柱魔神降临圣魔大陆的时候,他本来不叫这个名字在毁灭了大量人类后,他竟是为自己起了这么一个人类的名字。之后的每一代魔神皇都沿用此名。直至今日。

    从第一代魔神皇到现在眼前这位,是魔族的第六代魔神皇。身为魔族的最高领袖,他的生命足有千年以上。

    在人类的历史上,除了曾经出现的轮回之子令魔神皇受创身死之外,其他五位魔神皇无不是寿命走到尽头方才让位于后人。

    哪怕就是死于轮回之子重创的那位魔神皇,也是因为年龄过于老迈,过了巅峰时期。魔神皇这三个字,在圣魔大陆上就是无敌的象征,他是魔族的统治者,也是整个魔族的图腾。只要有他在一天,人类就不敢轻言反攻。

    当今这位魔神皇六世,现今已经超过了七百岁,也正是魔神皇最为巅峰的时期。谁能想到,他竟然会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驱魔关前。

    难怪魔族会摆出这么大的阵仗,难怪魔族大军会如此号令如一。原因都只有一个,他们伟大的皇看到了。

    “驱魔关的人类听着。交出你们城中一切拥有三个头的魔兽,否则,寸草不留。”

    柔和动听,甚至可以说是清越龙吟般的声音在空中回荡。就在那乌金色光柱中,一道身影徐徐走出。

    他的动作不快,速度匀称,一步步迈出就像是走在大地上一般。

    此人看上去身材并没有多么高大,不过一米九左右,一头瀑布般的黑发在背后悬浮成黑色轮盘模样。黑色的华丽长袍垂下,上面有着淡淡的紫色光纹闪耀,他的皮肤看上去甚至有些苍白,一双蓝色的眼瞳仿佛能映衬宇宙中的星光。

    一步步走出,没有任何气势升起,周围的一切也依旧寂静,可是,驱魔关却像是被一颗从天而降的陨星砸落一般,竟然没有人能再升起战斗的**。

    那份威压是发自于每个人内心的,面对魔神皇,所有人心底之中嘴恐惧的一切正在不断升腾而起。

    他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每个人都无法升起抵抗的意志,哪怕是身为九阶强者的圣月侠者都是如此。

    龙皓晨身边,采儿的身体却在剧烈的颤共着,若隐若现的杀意正在她身体周围徘徊。

    龙皓晨大吃一怕,他立盛就想到子原因,一定是魔神皇的气息引动了采儿体垩内的轮回之剑。

    如果让魔神皇发现轮回之刮的存在,采儿如何能面对他的强大。

    内心之中同样恐惧,但这个时候,龙皓晨却顾不上许多。一把将采儿拉入自己怀中,紧紧的拥抱着她,将自己的内灵力释放而出,尽可能的包覆住采儿的身体。

    说也奇怪,龙皓晨心中的恐惧感似乎比其他人要轻的多,看着那一步步踏空走出的魔神皇,他心中的恐惧反而不如好奇多。而在他身边的伙伴们却只能挣扎着不让自己洌下去,他却可以拥抱着采儿,帮她抵御轮回之刻的躁动。

    枫秀的面庞是那么的英俊,英俊的没有一丝瑕疵,但他的英俊与龙皓晨的不一样。这位魔神皇的英俊带着至高无上的骄傲,带着威棱天下的邪异,更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魔神皇驾临驱魔关,真是让本城蓬苹生辉。”,圣月一步跨出,下一竟,人已在虚空之中。尽管他内心之中也充满了恐惧,但是,驱魔关上,能够站出来的也只有他。

    魔神皇背后,直径达到十里的恐怖魔神柱光芒闪耀,巨大的黑龙雕像就是他的背影。

    “你是当代刺客圣殿的殿主?”,枫秀的声音依旧那么好听,甚至不带有一丝烟火气。

    “不错。本座圣月。”,圣月侠者背后,一柄巨大的灰色短剑闪亮起来,锋锐气息迸发而出,将魔神皇散发出的气息抵挡在外。

    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圣月爆发出的气息只能延伸到身体十米外,他与魔神皇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

    “本皇的话你也听到了。是否毁灭你们人类,本皇并不着急。对于本皇来说,你们不过是本皇圈养的牲畜而已。按照我的话去做,如果找到本皇所要找的东西,本皇可以考虑放过你们驱魔关。”,

    圣月眼中闪烁着阴晴不定的神色,他深知自己与魔神皇的差距有多么巨大,可是,此时此煎,真的就能妥协么?

    而城头上,至少有数十道目光都集中在龙皓晨身上。

    三个头的魔兽?难道说的是龙皓晨的魔兽坐骑不成?可是,那只不过是一只六级魔兽啊!怎会引起魔神皇这样存在的注意?

    魔神皇脸上流露出一丝邪异的微笑”“本皇给你十秒时间,十秒后你要给出答复,否则,今天,我就踏平你们驱魔关。”,

    “松…………”,

    汗水刷的一下,就从圣月额头上流淌而下。他知道,如果自己做出了妥协,那么,将永远无法在圣殿联盟再挺直腰杆。可是,如果不妥协,驱魔关数十万军民以及刺客圣殿的基业很可能就会毁于一旦。

    决定是无比艰难的,圣月身上释放出的凌厉气息正在极不稳定的波动着。

    “九……”

    突然间,一声轻笑响起,“陛下还真是很有闲情雅致呢。只不过,想要覆灭我们的驱魔关,恐怕狸下还要考虑清楚啊!”

    突然出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苍老,但却带着几分轻松的味道,下一瞬间,六道光芒突然毫无征兆的在驱魔关前方骤然暴起。

    这六道九芒之中,有两道是金色”一道蓝紫色,一道乳白色,还有一道青色和一道红色。六道光芒在空中交相辉映,虽然都远不如魔神皇的魔神柱那么恐怖。但是,当这六道光芒冲天而起之时。驱魔关城头所面临的强大心里威压瞬间消失。城头上,每个人都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驱魔关下面,竟然多了六个人,此时这六个人正在他们自身光芒的带动下缓缓升入空中。遥对魔神皇。

    看到他们的出现,魔神皇的数字游戏玩不下去了,脸色也是多了几分阴沉。

    “你们这几个老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你们以为本皇真的不敢杀你们么?”魔神皇冷冷的说道。

    先前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陛下当然敢,陛下乃是天下第一强者,又有什么不敢的呢?不过,说起年纪,我们却远不如陛下,这老家伙三个字可担待不起。”

    此时,这六个人的身影已经飞到了城头以上,魔神皇铺天盖地的心灵威压竟然被他们完全挡住,城头上的驱魔关将士们也能够看清楚他们的样子了。

    一身炫丽橙色甲胄的骑士在最前面,这位骑士身材高大、魁伟,包括头部在内,全身都被遮盖在甲胄之中。左手是一面橙色巨盾,右手则是一柄散发着朝阳光辉般的巨刻,巨剑剑身上有九团光芒闪耀,就像是九颗小太阳一般光彩夺目。

    最令人震撼的是他身下的坐骑,那赫然是一头真正的红龙。这头红龙的身体足有超过五十米长,身体周围闪耀着粘穆的火元素红光,更加奇异的是,这红龙的气息竟然与那身穿橙色铠甲的骑士浑然一体。

    在骑士身边,是一名身材比他还要雄壮的几分的战士,这位战士一身蓝紫色甲胄同样覆盖全身,他的身高恐怕要超过两米二十,肩膀极其宽阔,哪怕是有甲胄阻隔,也能让人感受到他那仿佛随时能够撕开天地的恐怖力量。

    他的武器很奇特左手是一柄血红色巨斧右手则是一柄蓝紫色巨锤。如果让人形容看着他的感觉,那么,彪悍二字最为合适。

    骑士另一侧,则是一抹飘忽不定的黑色他就像一抹黑色的烟云般捉摸不定,根本看不清他真正的形态,但那一抹阴冷却格外锋锐,在那一抹黑色带起的光柱周围,空气不断的出现破碎的黑色细密裂痕。

    这六个人三前三后,后面一排的三个人竟然都是女性,这一点从她们的衣着就能看出来只不过她们穿的都是魔法斗篷,看不到形貌而已。

    当中一人,身穿洁白的长袍,长袍背后,竟有一个金色的丰二翼天使图案。

    胜者长袍,这是代表着牧师最高地位的圣者长袍啊!当今教皇也不过是如此装束而已,比起眼前这位圣者也只能多处教皇冠冕以及权杖而已。

    这位圣者手中握着一柄长达三米开外的巨**权,看上去,她手中的法杖像是一根树枚但却是洁白如玉的树枚,树权上还悬挂着两颗淡金色的果实。

    圣者左边那是一位身穿金色法袍的女子,灿金色的法袍周围,升腾着浓郁到极致的光元素,只是她一人身上的光芒就照亮了整个驱魔关。但令人惊奇的是,她身上所散发出的金光却并不刺眼。驱散了驱魔关将是心中的恐惧,更给每个人带来温暖如春的感觉。她手中的法杖看起来就正常的多了,同样是金色,法杖顶端有六颗拳头大小的透明宝石。

    虽然她身上并没有明显痕迹,但谁都能猜得到,这必定是一位九阶法神级别的强者啊!

    圣者另一边,依旧是女子,身上却穿着蓝色法袍,在她背后,竟是有一闪幽蓝色的光门若隐若现。而她身体周围也不断有一扇扇大小不一的光门散发辜奇异光彩。

    通灵者,井够沟通无数位面的通灵者。达到九阶修为后,六大圣殿中最神秘、最不可预知的顶尖强者。

    这升空而起,与魔神皇隔空对峙的,竟然是六位九阶,原本已经被压制的近乎无法呼吸的驱魔关顿时声势大增。

    圣月侠者悬浮在一旁,眼中也是流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你、你们是魔神之陨。原来传说是真的,你们都还活着。”

    那位身穿蓝色法袍的通灵者扭头看了圣月一眼,微笑道:“年轻人,如果我们死了,魔神皇陛下又怎会如此沉寂呢?”

    魔神皇冷哼一声,“你们今天是下决心要与本皇硬碰了?”

    苍老声音是那位骑士发出的,他淡淡的道:“,我们自然也不希望如此,毕竟,我们没把握一宇能杀的了陛下,但陛下力该也清楚,我们百分之二十的把握与陛下同归于尽,有百分之三十的把握重创陛下。如果陛下定要灭我驱魔关,我人类数千年积蓄也不介意与魔族展开一场圣战。你们魔族也未必就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百分之二十把握与魔神皇同归于尽?这句话听起来是在示敌以弱,可听在驱魔关将士们耳中却是充满震撼的。

    魔神皇那是怎样的存在?那是不可战胜的无敌,眼前这六位人类强者竟然能够有机会与他同归于尽,这是何等修为啊!

    魔神皇突然沉默了瞬间,英俊邪魅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思索之色,仅仅是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对于眼前这六个人,他心中也是有所忌惮的。百分之二十同归于尽可不是说说而已。一旦他突然陨落,对于魔族的打击是无与伦比的。

    近千年来,人类六大圣殿发展的速度很快,魔族已经很难在与人类的大战中占到便宜了。尤其是人类拥有大量的魔法武器,对魔族杀伤很大。

    在平原上,人类虽然依日无法和魔族抗衡,可是,一旦人类不计后果的特死一击,井样底蕴的情况下,魔族未必能够占到便宜。而且,魔族乃是高度集权的,一旦魔神皇死去,那么,在新一代魔神皇成长起来前,魔族就是一盘散沙。

    这些情况魔神皇都不得不考虑进去,哪怕对手只有百分之十的机会,他也不能轻易冒险。

    “好吧,我们也算是相识多年,本皇就给你们六人个面子。我要用神识搜索驱魔关,你们不得阻拦。如果没有找到我要的东西,我转身就走。如果找到了,你们将它交出来,我也可以不攻。否则的话,本皇就算要付出一些代价,今天也必将这里夷为平地。”

    魔神皇的声音很平淡,带着几分清冷,但是,听在那六位人类强者耳中,却都充满了震撼。

    魔神皇忌惮他们,他们对魔神皇的忌惮却要十倍之。在人类中,目前能够制约魔神皇的就只有他们了。一旦他们陨落在驱魔关而魔神皇没有受到重创的话,那么,有这位无敌的存在指挥魔族大军,人类任何关隘都无法阻止魔族的长驱直入。真的两败俱伤,人类与魔族谁都不愿意看到。那可是不死不休到灭族之战啊!

    六位人类强者同时沉默,一层淡金色的光芒从那位骑士身上扩散开来,将他们六人笼罩在内,似乎在商量着什么。

    片煎之后,为首的骑士沉声道:“好,陛下请搜索,我们绝不干扰。”

    他们不知道魔神皇要找的是什么,如果驱魔关内确实有他要找的东西,那么,等他找出来之后再决定是否交出也来得及。反之,如果魔神皇没有找到,那眼前的危机自然也就化解了。

    人类之中没有谁比他们更了解魔神皇了,这位魔族的帝王至少信誉还是有的。那是他的尊严,不容触犯。

    魔神皇冷哼一声,下一瞬间,天空中的黑色瞬间蔓延,整个驱魔关上空已经变得一片漆黑,一股无形的精神波动就像是从天而降的牛毛细雨般洒落在驱魔关每一个角落之中。

    龙皓晨只觉得自己瞬间就像是陷入了浩瀚无垠的大海之中,似乎这庞大的精神力只是裂对他一个人,在那浩瀚的庞大能量中,他近乎无所遁形。每一个人都有类似于龙皓晨的想法,他们的脸色都是一片苍白,这要多么恐怖的精神力才能达到如此程度啊!

    突然间,龙皓晨感觉到体垩内一热,紧接着,他那三千点内灵力突然狂泻,循着一个特殊的轨道悄然而去,额头上隐约亮起一道道光纹,但这一次却不是紫色,而是淡淡的金色。

    周围的人注意力都在魔神皇和那六位人类大能身上,自然没有人注意到龙皓晨身上这些微的变化。但龙皓晨却是脸色大变,他能感觉到,借用自己力量的,可不正是皓月么?

    联想起魔神皇要找的三头魔兽,龙皓晨心中暗暗骇然,难道,这位魔族的统治者要找的真是皓月不成?

    皓月三叮,头不知什么时候都已经睁开了眼眸,它身上的气息已经收敛到了极致,小火和小青两颗头匍匐着,小光则是仰着头,金蒙蒙的光晕从它的双眸中散发而出,如果仔细感受就能发现,此时它所散发出的光明属性气息与龙皓晨的一模一样。不仅如此,皓月身上的鳞甲全都泛出一层金色,就像是整个身体都变了颜色一般。如果龙皓晨在这里,那么,他一定能够猜得到,此时的皓月是凭借体垩内属于龙皓晨的血脉来掩饰着自己的气息。

    它已经不完全是从另一个世界而来的存在了,在它刚刚来到这吓,世界的时候,就已经经过龙皓晨充满光明气息的血液所洗礼,光明之子的血液已经成为了它血脉中的一部分,此时它正是巧妙的将这部分血脉气息激发出来,暂时转变为自己的气息,而它本来的气息则全部隐藏于内。魔神皇静静的悬浮于半空之中,渐渐的,他眼底突然闪过一抹异色,目光朝着驱魔关城头的方向扫视了一眼。

    半个时辰已经过去了,无论是魔族还是人类,这半个时辰都不好过,一方随时准备进攻,而另一方则准备着血战到底。他们都在静静的等待着结果出现。

    终于,驱魔关上空的黑色缓缓收回,魔神皇一双长袖在身体两侧挥舞,“看来,我的消息是错误的。”

    对面的六位人类大能都惊讶的发现,从魔神皇眼底,他们竟然看到了一份径然和放松。六人不禁暗暗惊讶,这魔神皇究竟要找的是什么重要东西,连他这样的存在都会为之紧张,不只是亲自来了,更有着要不惜一切代价夺取的意思。

    一身插黄色铠装的骑士淡淡的道:“既然如此,就请陛下遵守之前的承诺。”魔神皇枫秀微微颌首,他突然笑了,淡淡的微笑出现在他那精致苍白的面庞上显得邪异却充斥着一众特殊的魅惑。

    “其实,我很想知道,你们六个究竟能活多久,又能阻止我多久呢?这个世界,早晚是要属于我们的。其实你们不需要担心,对于人类,我已经不是那么想要杀戮了。毕竟,有许多人类才能拥有的东西,也是我们魔族所需要的。譬如,知识。”骑士的脸有头盔遮盖,看不到他的表情,他的声音似乎变得更加淡漠了,“,这就不牢陛下挂怀了。不过,陛下也要小心,千万不要给了我们可乘之机。我们魔神之陨在三百年间已经收割了三牟九位魔神的生命,如果能够由陛下来做这第四十位,那我们这一生无疑是完美的。”魔神皇突然清朗的一笑,“其实,我并不想让你们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连对手都没有了,岂不是活着很无趣么?本皇也不妨告诉你们,其实,你们和我同归于尽的机会只有百分之五。因为,本皇是历代魔神皇中,第三个突破百万灵力的。也是突破百万灵力最年轻的一个。百万之后的境界又岂是你们所能触及的神皇淡然一笑,他那邪魅的笑容足以容留在每个人脑海之中,下一竟,身穿华丽黑色长袍的他已经转身而去,就那么消失在巨大的乌金色光彩之中。

    天空中的一切黑暗也如同冰雪消融般消失着。隐形的魔族大军重新显露出来,有序的从两侧缓缓撤离。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从容不迫。六位人类大能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之中一动不动,只是目送着那乌金色渐渐消失。

    这一次,魔族消失的很彻底,不只是魔神皇离开了,甚至连此次攻击驱魔关的魔族大军竟然直接如同潮水般退去,他们的营帐居然早已消失,显然是打定主意要么全力强攻,要么就此撤走。

    目送着魔族大军渐渐远离,城头上不少人都有种要虚脱的感觉。

    哪怕是面对魔族血战到底,他们也未必会如此乏力,可是,就在刚刚那并不漫长的一段时间内,魔神皇带给他们心灵上的压力却实在是太强烈了。

    “六位前辈,魔族已退,请到驱魔城中休息吧。”圣月侠者恭敬的向城头前方悬浮着的六位大能行礼。六人缓缓转过身,却并未登上城头。

    这六人显然是以骑士为首,那骑士淡淡的道:,“不用了。我们还要跟随魔神皇而去,以免他耍什么花样。我听说,新晋猎魔团正在驱魔关试炼?”

    “是的。”圣月赶忙答道。同样是九阶,但他对这几位大能却极为尊重,完全是执弟子礼数。

    “圣月,你这样”骑士苍老的声音突然听不到了,对面的圣月却连连点头。

    片竟之后,六道身影化为六道流光,宛如惊天长红般冲天而起,转瞬消失不见。

    圣月竟然就那么在城楼前方单膝跪倒,高声道:“恭送魔神之陨。”

    根本不用谁去指挥,所有城头将士全部单膝跪洌,高声喊道:“恭送魔神之陨。”他们都很清楚,如果不是这六位人类大能的出现,今天他们很可能就要永远的留在驱魔关了。

    魔族。

    枫秀静静的悬浮于半空之中,此时,他身边并没有庞大的魔神柱为背景,看上去他真的很像是一名人类。只是那黑色华贵的长袍散发着不容触犯的无上威严。

    安洛先、赛共、系尔,三位魔神就在他身边垂手而立,这三大魔神的身体竟然是有些颤求着,可见他们此时的心情并不平静,甚至是在害怕。

    “陛下,我,我们真的是感觉到了他的气息。所以才会……”请陛下降罪。”安洛先毕竟是这三个魔神中排名最靠前的,硬着头皮说道。

    枫秀淡淡的道:“你有绝对的把握确定么?”

    “我……”安洛先不敢说下去,哪怕他真的有绝对的把握,此时又怎能说出?更何况,他本来也只是初步的感受而已。

    “那六个讨厌的家伙没有阻挠我的探察,驱魔关内,每一寸土地都在我的神识笼罩之中。但却没有奥斯汀格里芬鼻气息。”

    三大魔神看着枫秀淡漠的眼神,不约而同的就在空中跪洌,身体匍匐下去,不敢再做半分辩解。

    “算了。你们做的对。如果真是他的气息,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把握,你们也应该在第一时间来通知我。这一趟虽然白跑了,但总算也井心安。”枫季略一挥手,一股无形气流将安洛先三人托起。

    一抹淡淡的微笑浮现在枫秀面庞之上,配上他那一头黑发”竟然给人一种恍惚的感觉,无法辨别出他究竟是男是女。

    “真是很有意思呢。这次虽然没有找到他。但我却找到了另一个有意思的小家伙。看来,我的第二顺位继承人有着落了。”

    三大魔神听着他的话虽然都有些摸不着头脑,却也不敢答言。在魔族之中,等阶极为分明。

    哪怕都是七十二柱魔神,排名不同,实力也是天差地远。如果枫秀想要杀死他们三个,绝不比碾死只蚂蚁困难。更何况,魔神皇乃是魔族的图腾,他就是魔族的一切,他的话就是魔族的规则。

    “走吧。等过几年,再去找这个有趣的小家伙。这次那六个讨厌的家伙虽然又一次阻挠了我。但是,也暴露了他们越发衰弱的生命能。他们还能坚持多久呢?五年还是十年?人类,终究将成为我脚下的一个部族。”

    脚踏虚空,天空中陡然一黯,遮天蔽日的巨大黑龙虚影瞬间闪烁了一下,下一煎,这位魔神皇陛下已经凭空消失不见。

    士级一号猎魔团众人和其他猎魔团一样,走在返回营房的路上。

    林鑫一边走一边拍着胸脯,“刚才真是吓死我了。那就是魔神皇,太恐怖了。那真的是我们人类也能达到的层次么?你们听到了没有,百万灵力,他说自己已经达到了百万灵力啊!这是什么概念?我可是听说,九阶以后,不只是灵力总量高,更可怕的是,他们每一次攻击都能达到自己的灵力上限。而在一击之后,自巳的灵力能瞬间恢复巅峰,下一击依旧是灵力上限。拥有百万灵力的魔神皇岂不是每一击的攻击威力都能达到百万灵力层次么?”

    “行了,别说了。再说下去,就打击的我们什么信心都没了。”司马仙没好气的说道。

    本来他最近挺兴垩奋的,终于突破到五阶了。可刚刚见识了真正大能的实力,顿时觉得自己和蝼蚁没什么区别。

    王原原喃喃地道:“我庆幸的是那魔神皇要找的东西不是皓月。三个头的魔兽,我还以为……”……”

    听她说道这里,除了采儿之外,其他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龙皓晨身上。下城之后,龙皓晨始终没有吭声。他们都很清楚,如果魔神皇的目标真的是皓月,以龙皓晨的性格,哪怕是他与魔神皇相比天差地远,也依旧会以死相拼。

    感受到伙伴们的注视,龙皓晨叹息一声,“我也不能确定他要找的究竟是不是皓月。”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