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七十二章 绝境!禁咒!

    “哪来的敌人?”听着龙皓晨的命令,士级四号猎魔团的众人都不禁有些疑惑。而将级二十一号猎魔团的其他六人却都已经按照龙皓晨的命令准备起来。

    龙皓晨、王原原和司马仙在前,林鑫、陈樱儿在中央、韩羽在后。采儿悄然隐没于黑暗之中。

    “照皓晨的命令做。”李馨刷的一下,抽出商队分配的长剑。他们这些伙计每个人都有一把普通的精钢剑分配。

    正在这时,突然间,商队前方,一道白光冲天而起,瞬间爆开,化为一团巨大的白色光花在空中扩散开来。

    白光出现,令整个商队都变得紧张起来,所有车夫立刻驱赶着货车做出了不同的反应。

    这些车夫显然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一辆辆货车快速行动,一会儿的工夫,两百多辆马车布置成了一个巨大的圆阵。

    超过五百名身穿甲胄的护卫队出现在车队周围,令人惊讶的是,他们身上的甲胄都散发着魔法光晕,至少也是魔法装备级别的。

    毫无疑问,龙皓晨的话已经得到了验证,他们这些伙计都躲在货车阵内。

    大地轻微震颤着,这震颤的声音不断加强,不一会儿就变成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天色很黑,哪怕是极目远眺也只能借助些许星月之光看到远处地平线上出现了大片的黑影朝着他们这边飞速接近。

    月夜静静的站在自己所在的车顶上,目光十分冰冷,她那一袭白裙在车阵中分外明显。

    一扬手,一团白光再次冲天而起,这一次,白光在高空中爆开后,化为一轮洁白的弯月。

    但是,远处的黑影却像是根本没看到这标志着月夜商会的标记一般,冲锋之势没有半分降低。

    “魔族,是魔族。”王原原低喝一声。

    龙皓晨看了她一眼,沉声道:“大家都不要轻举妄动。除非事不可为,否则谁都不要轻易出手。”

    这时,远处的魔族大军已经越来越近了,商队这边的护卫们脸上也不禁变了颜色。只是凭借目测就能看出,这支魔族大军的数量绝不会低于一万。最前方,是数量大约五千的双刀魔,在十余只碧绿双刀魔的率领下向前狂奔。在他们后面,正是鲁克族潜行者,毫无疑问,他们对车队的威胁最大。一旦让这些家伙从地下潜入到车阵内发起攻击,损失可想而知。

    更可怕的是,除了这两个种族之外,后面影影绰绰的还有大量魔族存在,甚至还有数百头空军。只是因为天色太黑,还看不清样子。

    这支魔族大军根本就没有要交流的意思,横冲直撞,直接就冲杀了过来。混合着腥气的浓烈杀机铺天盖地而至。

    龙皓晨一直都在观察着那站在车顶的白裙少女,眼看着魔族大军越来越近了,这位白裙少女手中突然出现了一对大旗,大旗一白一红,在她手中飞快的挥舞起来。

    原本冲出的五百护卫在这令旗的指挥下飞快返回车阵之中,紧接着,龙皓晨就听到一连串的机括铿锵声响起。每一名赶车的车夫都忙碌起来。

    马车对外的一侧,木板掀开,一排排散发着森寒光泽的箭簇从里面探出。龙皓晨他们这十三人何等敏锐,一个个顿时瞳孔收缩,因为他们发现,这箭簇之上竟然荡漾着淡淡的魔法气息,居然是魔法箭。

    要知道,哪怕是最普通那种附带加速术的魔法箭,价值也要超过两枚金币。而且,这玩意儿可是一次性消耗品。这么多辆马车,恐怕一轮射击的消耗就要上万金币吧。这可真是大手笔啊!月夜静静的站在马车上,圣洁与妖异融合的娇颜上此时已是充满了肃杀之气,一双紫色眼眸中冷光闪烁。白旗下放,红旗高举于头顶。静静的看着越来越近的魔族大军。

    月夜商团能够成为最大的游离商人之一,自然有他们的自保之道。不能雇佣六阶以上强者是他们最大的劣势,但却可以依靠其他方式来解决。譬如,装备。

    “刷,月夜手中红旗骤然从高举变成了前指,下一瞬间,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伴随着一连串机括迸发以及箭矢嗡鸣的声音,数千道炫彩流光电射而出,这些光芒的颜色不一而足,从每一辆马车上射出的箭矢都是十一根,十小一大。当它们在发射的一瞬间,龙皓晨立刻感觉到,这可不只是魔法箭,就连发射它们的弩机都是有魔法附加的。而且,这些魔法箭并不是那种普通的一次性消耗品,它们上面散发着的魔法波动之强,足以媲美两、三阶的攻击魔法啊!尤其是那最大的一根,长度超过一米,粗如樱儿手臂,在发射的一瞬间,甚至能够看到上面有魔纹光晕围绕。

    如果从天空俯瞰,月夜商团车阵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被捅了的马蜂窝一般,魔族大军的先锋此时还在五百米外,但大批的魔法箭矢就已经喷吐而出。

    下一刻的场面无比壮观,魔族大军的先锋,居然就那么被撕碎了。

    无论是普通双刀魔还是碧绿双刀魔,在这样密集的车阵箭雨之中就像是脆弱的泥娃娃一般,残肢断臂、血肉横飞。这是金属与魔法组合而成的风暴,这是金钱铸就的恐怖禁咒。哪怕是一名七阶强者面对如此众多的魔法箭攒射最终也只能是饮恨收场。

    全部由马车组成的车阵在车夫们的催动下飞快转动起来,只要马车转到正面,立刻就是十一根魔法箭飞射而出。

    如此场面实在是太壮观了,龙皓晨他们虽然只能跟着自己所守护的几辆马车转动,但每个人都感觉到全身一阵发冷。

    上万的靡族大军,在车阵盘绕一圈之后,竟是没有一只活着的双刀魔了,后面的鲁克族潜行看见机得快,迅速潜入地下才得以幸免。但是远处天空的魔族以及后面跟上来的魔族也同样遭受到了强烈的打击。血肉横飞的场面丝毫没有减弱。浓浓的血腥气息在夜风吹拂之下,令人闻之作呕。

    唯一一辆没有移动的马车就是月夜所站的,她手中令旗依旧在不断挥舞,面对远处不断被撕碎的魔族,她根本没有半分动容。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悄然带上了魔瞳,一双眼眸又恢复了黑色。在这样的夜晚之中,谁又会注意到这小小细节呢?

    令旗落下,车阵旋转停止,龙皓晨通过仔细观察发现,货车上的魔法箭并不是无限的,每一辆货车都只有射出两轮的能力。但是,数百辆马车简直就是数百件强大的魔法武器,哪怕只有两轮,它们充满穿透力的箭矢也足以令上万魔族大军变成大片的尸休了。

    就在这时,站在马车顶上的月夜右手一抬,一张白色卷轴在天空中舒展开来,顿时,一道白光冲天而起,将整个车阵照耀的纤毫毕现。紧接着,白色光芒飞速扩散,将整个车队全部笼罩在内,光芒渗入地面,顷刻间,所有人脚下的大地都变成了白色。

    月夜手中红色令旗作出一个向地面方向插入的动作,龙皓晨立刻就听到身边的车夫喊道:“用你们的武器向地面插入。干死下面的鲁克族潜行者。”

    龙皓晨早已经感受到了下面有鲁克族潜行者接近,那负责指挥的白衣少女从容应对,这卷轴虽然是白色,可并非光属性,防御力以及防御范围却极其惊人,任由下面的鲁克族潜行者如何折腾,却就是无法攻破这白色光芒的阻挡,反之,当龙皓晨他们将手中长剑插入地面时却是不受半分阻隔。

    这种机会两个猎魔团自然不会放过,他们的感知要比普通人强得多,找准一只只鲁克族所在的为之,不断的一剑刺穿地面,灵力内蕴的精钢剑破坏力十足。很快他们这附近的鲁克族潜行者就被清扫一空了。

    远处,魔族大军已经剩余不足三分之一,天空中飞行的魔族剩余不足一半。他们的冲锋停顿了、犹豫了。很显然,他们没想到月夜商团的反击竟然会如此凌厉。

    魔族也是生命,眼看着族人死的如此凄惨,他们有些怯懦了。但是,这些剩余的魔族却没有退走。而是静静的停留在千余米开外,魔法箭无法攻击到的距离。

    站在马车上的月夜缓缓皱起了眉头,她这毕竟是商队而不是军队,那数百辆马车的威能已经发挥的差不多了,魔法箭所剩无几。如果剩余的魔族坚持攻过来,那么,恐怕商队就要有所损失了。不只是损失金钱,同时也要损失人命。

    一道红色身影悄无声息的翻上车顶,来到月夜身边,“月姐,怎么回事?那些混蛋还没退走?”

    冷莜和月夜一样,也带上了她们那能够改变眼眸颜色的魔瞳。

    月夜沉声道:……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次我们恐怕有大麻烦了。以往就算有部族敢于出来对付我们,也会有所交流,有时给些好处也就打发了。但今天他们却是直接发起了攻击,调动万人级别的军队,在纳里克行省只有三大部族能够做到。他们既然派出了这样一支大军对付我们,那就是下定决心了。我们能解决这一波,恐怕解决不了第二波。”

    冷筏有些焦急的道:“那我们该怎么办?这群混蛋,竟敢违背命令强行攻击,等我回去,定然饶不了他们。”

    月夜并没有在意冷筏的愤怒,沉声道:“现在我们只有在三大部落反应过来之前主动出击了,解决眼前的敌人,拾取魔箭重新装备后立武退回圣殿联盟,解决了这三大部落的问题再重新出发。”

    她的性格一向果决,嘴上说着,手中令旗已经有所动作,马车车阵在令旗的指挥下迅速做出反应,很快变成方阵,朝着魔族的方向缓缓压上。

    对于月夜商队的主动出击,龙皓晨也感到很奇怪,这商队指挥要做什么?但是,就在下一煎,他与采儿脸色同时一变,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骇然。

    “大家换自己的装备,我们准备突围。”龙皓晨低喝一声,直接扔掉手中长刮,白光闪耀,在车夫惊讶的注视下脱掉棉衣外套,开始换上自己的圣灵铠。

    典烟大怒,“龙皓晨,你干什么?这会暴露我们。”

    龙皓晨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如果你想死在这里,就继续耍心眼吧。”一边说着,他向自己的伙伴们一挥手。

    对于龙皓晨的命令,将级二十一号猎魔团众人自然不会有半分抗拒,每个人都飞快的换上自己一身装备,同时保持好战斗阵型。

    李馨看向典烟,却是有些犹豫了,她毕竟不是士级四号猎魔团真正的领袖,目光直接投向陆熙。

    在这个时候,陆熙的脑子十分澡晰,立竟喝道:“还等什么?没听到龙团长的命令么工换装。”

    此时,车队已经行进了数百米,进入到了之前被他们狙击的魔族沉尸之地,在令旗的指挥下,车夫们飞快的拾取着地面上的魔弃矢,简单擦拭后重新装入马车,这是他们战斗力的暴涨。

    令月夜有些吃惊的是,那些剩余的魔族军队在他们车队前进的同时竟是保持着同样距离缓缓后退。没有迎上来攻击的意思。

    也就在下一就,月夜的脸色终于变了。“这是圈套。”

    数十凄厉的嚎叫声撕破夜空,尖锐的嚎叫声中,左右两侧以及后方,震耳欲聋的轰鸣几乎是同时响起,三个方向,至少三万大军,朝着车队这边发起了疯狂冲锋。

    冷筏呆呆的站在月夜身边,看着脸上再没有丝毫血色的月姐,“他们、他们竟然调动了这么多军队。他们这是要……”

    “杀、人、灭、口。”四咋,字几乎是从月夜牙缝中挤出来的,她知道。纳里克行省三大部落既然出动了如此大规模的军队,已是完全不准备给他们留活路了。甚至是一个活口都不会放过。除了包围过来的三个方向,正面又是一万大军缓缓出现在前方,他们却没有急着发动,只是冷冷的注视着月夜商队被四面合围。

    两千多人的商队面对超过四万的魔族大军,这样的对比可想而知。

    机斜能留下全尸就是幸运的。

    冷筏在这叮,时候反而冷静下来,“月姐,我向他们表明身份吧。我不信他们敢向我动手。”

    月夜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没用的。咱们魔族下面这些部族什么样我比你清楚的多。没有人会相信你的话,他们甚至不会给我们说话的机会。就算相信又如何?一旦东窗事发,都是哥死字。同样是死,他们只要能杀光我们,至少会令证据泯灭。看来他们是蓄谋已久,甚至连我们运送的是什么都很清楚。”

    令旗并没有停止,反而在说话的过程中挥舞的更加急促了,车队重新停下,集结成车阵,尽可能的拾取地面上遗留的魔箭装填。但很明显,车队的战斗力已经无和最初时相比了。

    为了他们这数千人的商队,魔族竟然出动了五万大军,可见对他们有多么重视。尽管损失不小,但在这个时候合围已成,月夜商队插翅难飞。

    典烟默默的站在陆熙身边,此时他的心情很糟糕。不只是因为龙皓晨的料敌于先,更是因为眼前的绝境。是他的建议让大家选择了游离商人,而眼前出现如此局面只能证明他的建议是错误的。

    陆熙拍拍典烟的肩膀,“这不能怪你。”一边说着,他走到龙皓晨身边,恳切的道:“龙团长,我们该怎么做?一切都由你指挥吧。”

    龙皓晨微微颌首,道:“等混战开始后,我们从正面突围。陆团长请注意群体治疗。我们团冲在前面,你们跟随。

    记住,不要抢马,在马上目标太过明显。这很可能是一场持久战,大家尽量节约灵力。”

    “好。”陆熙很干脆的答应一声,和他的伙伴们也完成了阵型的组合。

    龙皓晨此时的脸色也不好看,这才刚刚进入魔族不久,就遇到了这样的事,原定计划小完全改变。后面的路还很长,不说完成任务,先从眼前的局面中保命才更重要。

    看着陆熙退回去和他的伙伴们组成阵型,龙皓晨看了一眼李鼻,然后才向伙伴们低声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吃爆灵丹。阵型尽量收缩的小一些。樱儿,待会儿说不得要看你的了。”

    一边说着,龙皓旱来到陈樱儿身边,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

    陈接儿连连点头,“没问题。”一边说着,她手指在空中虚点,光芒一闪,她那只小猪麦兜已经落入怀中。

    “准备战斗。”龙皓晨低喝一声。

    韩羽依旧留在了后面,很明显,龙皓晨并不认为能够将后背托付给士级四号猎魔团。在那叮,团队中,他所能信任的只有李馨而已。

    华贵的马车车顶,月夜手中一连串的挥舞后,车阵已经布置完成。她的脸色此时反而平静下来,将手中一双令旗交给身边的冷筷。

    “筏筷,我知道你有办能够逃离而去。事不可为时,你就走吧。将戒指交给陛下。请陛下为我们主持公道。”一边说着,她将手上红宝石戒指摘下来待在冷筷手上。

    冷筏看了一眼手中的戒指,突然右手一抬,抹掉了眼上的遮蔽,一把将戒指摘下,拉过月夜的手,重新把戒指为她戴上。

    “月姐,你刚才的话我可以当做没咕到。但是,请不要再一次污辱数天魔龙一脉的尊严。”

    月夜身体一颤,眼中流露出几分激动之色,但很快就平复了下去。现在显然不是说感激活的时候。

    深吸口气,她重新戴上那枚戒指,沉声道:“好,那我们就死战到底。”

    一边说着,他手腕一翻,一个精致的长条木盒出现在她掌握之中。

    木盒大约有半米长,通体黑色、木质,黎金的纹理,镶嵌着红、黄、蓝、白、金五色宝石,这些宝石按照特殊的顺序排列着,组成了一个未知阵,单是这盒子本身,就是一件精美的魔艺术品,这还是不考虑它实用性的情况下。

    月夜在盒子两侧轻轻一按,“吆”的一声,探出一个小屉,里面放着一张深紫色的卷轴。

    盒子打开的一瞬间,冷筏粉红色的双眸瞬间收缩了一下。

    月夜淡淡的道:“既然他们想要杀我,那么,我也送给他们一份大礼。筏筏,我需要半柱香的时间不能受到干扰,耳以么?”

    冷获的点了下头,“我可以。”

    月夜微微领首,将手中令旗交给冷筏,自己就那么盘膝在马车车顶上坐了下来。

    她没有直接将卷轴取出,而是将那木盒平方在腿上,取下眼上魔瞳,刹那间,一抹深紫色的光晕从她那双动人的眼眸中绽放而出,紧接着,从她胸口正中的位置一道紫光散发而出。

    那像是一个深紫色的黑洞,在黑夜中显得份外诡异,光晕闪耀,一个深紫色的三足鼎炉就从光彩中悬浮而出。

    鼎炉成圆形,当它出现的那一竟,三足之下竟是凝结成一轮紫色满月,而在月夜背后,却是亮起了一轮银白色的弯月,浓郁的魔力波动瞬间从她身上升腾而起。

    月夜右手手腕上一只银色手镯上光华闪耀,一颗足有拳头大小的乳白色宝石出现在她掌握之中。当这颗宝石出现的时候,整个车顶周围的魔元素竟然都变得粘穆起乘,使得车上两人的身影随着光彩扭曲。

    月夜手指一动,那颗奇异的白色宝石飘飞而起,准确的落入从她体内径放出的紫色鼎炉之内。顿时,那鼎炉上的紫光大放,化为一道紫色光柱冲天而起。在月夜头顶上方,一轮紫色满月瞬间闪亮,照耀着整个车阵。

    低沉的吟唱声开始在月夜口中响起,木盒内的卷轴徐徐悬浮而起。沐浴在天空中紫月的光辉之下,此时的她不再圣洁,而是充满了妖魅之色。一头长发瞬间由原本的黑色变成了亮紫色。每一个吟唱的音符从月夜口中吐出都十分缓慢,但却坚定有力,蕴含着一种特殊的节奏,空气中的所有属性魔力元素都变得狂躁起来,连带着下面车阵中属于月夜商会的人们体垩内血液仿佛都被点燃了。

    “她在干什么?”龙皓晨将目光投向身后的林鑫。

    林鑫脸上充满了震惊,“她似乎是要引动那个卷轴的力量。感觉上,她自身修为应该比我强不了多少。可是,她怎么可能引动的了这么强大的卷轴。那鼎炉应该是她的灵炉,投入灵炉内的似乎是一颗等阶极高的魔晶。难道她要借助这魔晶的力量引动那卷轴么?这是在拼命啊!”

    陈接儿也同样是瞪大了眼睛,“那卷轴不会、不会是禁咒吧……”

    在圣魔大陆上,一切九阶魔被统称为禁咒,禁忌的存在、毁灭的存在。在战场上,破坏力最大的永远都是魔怀。因为他们能够引动天地之力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能。前体是他们的咒语能够完成。

    林鑫喃喃地道:“如果那是禁咒,那么,之首那枚魔晶恐怕是十级魔兽的魔晶啊!这两件东西都是无用金钱来衡量的。这女人真是疯了

    魔族四面大军显然也看到了那一轮紫月,原本缓缓压迫上来的行动骤然改变,速度瞬间暴增,四面八方蜂拥而上。

    龙皓晨沉吟片庶后,突然抬头道:“那个月夜商会的女人使用卷轴应该需要时间。威能我们不知道。但如果她完成这个魔,绝不是我们所能抵挡的。计划小改变。战斗开始后,我们尽可能向那女人附近靠拢。保护她完成魔,同时,她所在的位置应该是最安全的。近战开始之时我们立庶行动。”

    魔族四面合围的大军这时已经冲到距离车阵五百米范围内了。之前曾响起的嗡鸣声再次爆发。尽管这一次每一辆货车已经没有完整的爆发力,但当那一狠狠带血的魔箭喷射而出时,却依旧爆发出强大的杀伤力。尤其是那种粗大的魔箭,几乎是每一根都能穿透数十只魔族前排双刀魔的身体。

    大蓬的血雾从四面同时爆发,令魔族大军前卑之势骤然一滞。

    与此同时,浓烈的魔光芒开始在车阵内圈闪耀起来,天空突然变成了一片红色,紧接着,浓郁的火元素爆发中,大片大片的火球从天而降,朝着魔族四面大军方向砸了出去。

    龙皓晨看到,发出魔的,是在车阵内圈的魔师,他们人数不多,只有三十名,修为都在五阶左右,和林鑫灵力级别应该差不多。但这些魔师却都不是凭借自身修为径放魔的。

    流星火雨,六阶魔。完全凭借卷轴毅放。三十张流星火雨卷轴,与其说是使用魔洌不如说是在烧钱。这种等级的魔卷轴,最便宜也要一万金币一张。还是有价无市。

    林鑫看的目瞪口呆:”太有钱了,真是太有钱了。这就是三十万金币没了啊……”

    金币消耗是大,但效果也同样是立竿见鼻的。

    三十个流星火雨形成的规模太大子,刹那间,大地变成了火焰地狱,剧烈的轰鸣声中,血肉烧焦的难闻味道弥漫在战场上。能够看到一只只狰狞的魔族在流星火雨中被炸的粉碎。这三十张卷轴的钱并不白花,几乎是瞬间就将四面合围魔族大军前方的双刀魔炮灰部队清扫的一干二净,连带着许多四、五阶的魔族都受到了一定的创伤。彻底遏制住了魔族大军的冲势。

    双刀魔虽然弱小,但数量众多,四万多魔族大军中,超过三分之一都是由他们组成的。大片大片的流星火雨轰击出去,低阶魔族根本无存活。

    那三十名魔师没有停顿,在流星火雨髅放的同时,他们已经各自再撕开一张金色卷轴吟唱起来。当一道道金光在天空中绽放的时候,这些魔师们全都跌倒在地,一个个盘膝冥想起来。

    只是径放卷轴就让他们有如此巨大的消耗,那就证明了一个问题,这卷轴起码是七阶的。唯有超越两阶使用卷轴,才能让施者灵力大幅度消耗。

    金色光纹在空中荡漾,紧接着陨落而下,形成一个巨大的金色光罩将车阵全都笼罩在内。唯有月夜头顶上那由紫月射下的紫光轻而易举的穿过这金色光阵,月夜的吟唱声在继续,没有受到任何干扰。

    龙皓晨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他不是魔师,但却能够使用光系魔。刚才这一下他看的很清楚,那些卷轴应该是七阶的光系魔:圣光灵阵。三十个圣光灵阵组合起来才能形成如此大面积的防御。而月夜使用的魔中充满了黑暗气息,那分明是一张黑暗魔卷轴。在光系魔中使用黑暗魔卷轴却不受到影响,这就是典型的魔等阶压制了。看乘林鑫和陈樱儿说的没错,那恐怕真的是一张禁咒级别的魔卷轴啊!魔族大军没有因为流星火雨的轰击而退缩,反而变得更加悍不畏死。数千道暗紫色光芒射落在金色光罩上,带起一片片涟漪。这是魔眼术士径放的光芒。魔族大军真正的主力已经全都涌了上来,魔眼术士在后方发动远程攻击,冲在最前面的却是一和人形魔族,它们的身高都在一米八左右,猛一看去和人类很相像,但脸部却是狭长的,眼睛呈献为渗人的绿色,他们的手臂末端不是人类那样的手掌,而是各长了一根锥形尖刺。尖刺长度足有两尺。纵跃之间,这种人形魔族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要比双刀魔灵巧的多。而且战斗方式也不同。

    狂魔,魔族主力步兵兵种。战斗力远超双刀魔,悍不畏死”身体坚韧井同时攻击无比疯狂。足以媲美人类的三阶战士。他们双臂上长出的尖刺拥有很强的穿透力,乃是人类步兵的克星。

    狂魔的数量可不像双刀魔那么多,战争中魔族很少派遣他们攻城,就是舍不得消耗。

    此时,出现在战场上的狂魔加起来足有五千之众。原因很简单,狂魔隶属的怒波族正是纳里克行省的三大部族之一。

    圣光灵阵乃是毙系群体防御技能,防御力极强,数千狂魔从四面八方冲上来,却全部被魔阻挡在外”他们只能拼命的攻击着圣光灵阵,消耗魔的威力。

    圣光灵阵的光芒在如此众多的狂魔以及魔眼术士攻击下,正在飞速减弱。半空中,大量的双头魔鹫在空中翱翔,不时喷吐出一颗颗黑暗魔弹轰击在圣光灵阵上。

    除了双头魔鹫外,还有一和拥有飞行能力的人形魔族”他们的数量也不少,每一个手中拎着漆黑的长枪,背后一双大翅膀拍打着。深蓝色的身体上有着奇诡的花纹闪耀。他们虽然是飞在空中,战斗方式却属于近战类,等待着圣光灵阵的结束。

    这是魔族中苦离族的禽魔,战斗力足有四阶”擅长从空中扑杀地面目标。苦离族是纳里克行省的另一大族。他们与怒波族和双头魔鹫所属的西昌族共同统治者这个行省。

    月夜商队之中,无论是商队护卫还是车夫、伙计”全都拿起了武器,每个人脸上都流露着紧张之色。尽管以他们这两千多人规模的商队已经如此大量的杀伤了魔族大军,可外面纳里克行省三族主力却依旧保持完整,一旦圣光灵阵被破,凭他们这些人能够抵挡多久还很难说。

    龙皓晨扫视了一眼身后已经全部换上装备的伙伴们,低喝一声,,“行动。

    由于此时圣光灵阵依旧保持完整,车阵中所有人都一致对外,因此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变化,只当做是本方的护卫。龙皓晨带着其他十二人趁着大战尚未完全展开的朝着月夜和冷筏所在的马车靠近。

    马车上”冷筏已经扔掉了手中的令旗,右手上多了一根长柄杖。杖通体漆黑,顶端是一颗似乎有血液在其中流转的猩红色宝石。一头黑发在脑后飘扬,眼中的粉红色在杖宝石的映照下也渐渐变成了猩红色。魔鬼身材在夜风的吹接下动人心魄。隐约中能够看到,在她双手的皮肤上”似乎有淡淡的黑色纹路在流转。

    终于,金色光芒在支撑了接近五分钟后伴随着裂纹的蔓延瞬间破碎,化为无数光点飞散于夜空之中”魔族大军空地一体,疯狂的向车阵扑来。腥风血雨的近战终于降临。浓浓的杀气混合着血腥味道演染着整个商队。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