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七十五章 禁咒!月魔神降临

    使用了牺牲技能,并且和酷月融合的龙贻晨,此时灵力已经在接连几次重击之下近乎消耗殆尽。但是,看着采儿的行动,他终究还是借助自已最后的力量给予了这份帮助。也是无比重要的帮助。

    圣引灵炉的吸引与牵引同时奏效,硬生生的将下扑的黄金禽魔拉拽的偏了一份。他的利爪几乎是贴着月夜的头部掠过,金色闪电甚至令月夜那一头长发出现了些许卷曲。

    无数灰色光芒会聚的暗金色匕首,带着一往无前的杀机悍然而落,狠狠的刺入了黄金禽魔的背心之中。以黄金禽魔那样强横的防御力,这一击竟然直至末柄。黄金禽魔只觉得背后一凉,紧接着,全身都不禁机灵灵打了个寒颤。

    将杀气凝聚于武器之上形成实质攻击,哪怕是九阶刺客都无法做到。采儿凭借的,乃是轮回灵炉带来的辅助能力。轮回灵炉被誉为人类所发现已知灵炉中最为强大的存在,其作用自然无比巨大,不只是发动轮回之剑那么简单。完全练成了轮回灵炉的采儿,在攻击力方面依旧是整个团队中无人能比的。

    一团血红色光芒也就在这时从斜刺里狠狠的撞了上来,撞击在黄金禽魔侧翼,硬生生的将这七阶巅峰的强者撞飞了出去。

    采儿的匕首也随之脱离,一翻身,落在了车顶之上。

    紫月映照,无形中为采儿增添了几分诡秘于强势。而她的目光却只是看向车下一人。

    龙诰晨眼底流露出欣慰之色,蓝雨、光之芙蓉在发动完最后一击的时候,已经被他收入体内,左乎勉强抬起,向采儿竖起了大拇指。而也就在作出这个动作的同时,龙梏晨的身体缓缓向下软倒。

    紫色光影闪烁,梏月分离而出,承载住了龙梏晨的身体。光元素精灵雅婷则是直接没入龙诰晨胸口之中。

    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梏月并没有副迷过去。

    柔和的白色光芒第一时间绽放开来,化为洁白的光柱疯狂向龙瞪晨和梏月体内奔涌而去。

    出手治疗的不是韩羽,而是士级四号猎魔团的陆熙。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陆熙始终没有真正加入战斗之中,但他对于场中局势看的却最是清楚。

    对于龙皓晨和采儿一连串的表现,他已经有些麻木了。他所施展的治疗技能,却是他现在所能做到的最强能力。

    白色光柱顶端,渐渐泛起悦耳动听的叮咚声,一只洁白的两翼天使徐徐从光影中浮现出来。双翼张开,徐徐落在龙梏晨身体上妾,一圈圈柔和的每色光晕飞快的融入到龙梏晨体内。

    韩羽的治疗在这一刻也到了,不过他用出的却是群体治疗能力。淡金色光芒化为一片片金色光雨降落在两个猎魔团每一人身上。韩羽的控制十分精确,所有人在这份治疗下都感觉到体内暖融融的,说不出的舒服。

    韩羽所用的技能正是刚刚学会不久的天使的眼泪。而陆熙所冉的,却是五阶牧师强大的治疗技能天使之心。

    龙馈晨肩头的伤口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身体的透支也得到了极好的补充。

    在两大技能的共同作用下,使用过牺牲技能的龙梏晨顿时觉得舒服了许多,总算没有副迷过去。快速取出一枚能够恢复五百灵力的丹药吞服下去。

    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在短时间内不耳能恢复,但至少他要保持清醒,以便于继续指挥整个团队。黄金禽魔中了采儿那一毋却并未致命,可是,当它被冷筱撞飞的时候,就再也没有阻止月夜的机会了。这令所有人等待许久的恐怖禁咒,终于降临。

    “刷一二,卷轴飘荡而起,连接着月夜与空中紫色月亮的光芒突然变得黯淡下来。紧接着,点点紫色晏光就那么荡漾开来。

    空中的月,以几何倍数的速度骤然增大,一股无以伦比的荒古威压骤然爆发,那巨大的紫色月亮成为了一根巨柱的横截面,紫光落下,巨柱降临。

    在那巨柱之上,有无数月光,每一个月亮花纹都是不同的,有满月、有上弦月、有下弦月,但却无不荡漾着月色朦胧的光华。当这滔天巨柱落下的一瞬间,空间仿佛全都凝固了一般。正下方的马车以及以马车为中心直径百米范围内全部被这巨大的光柱笼罩在内。

    一团团月光,首先在这直径百米内荡漾开来,无论是禽魔、狂魔还是那只先前还无比强横的黄金禽魔,在这一道道不同的月光荡漾中瞬间凝固,凝固成一尊尊紫色雕像伫立于原地,连动作都没有分毫变化。

    例外的就只有龙梏晨他们这两个猎魔团以及残余不多的十几名商队魔法师而巳。当然,还有冷筱。

    月夜的身体消失了。在卷轴飞荡而起化为紫光时,她就消失了。

    之前还前赴后继冲向马车的魔族大军,在这一刻都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哪怕是性格最为火爆、疯狂的狂魔,在这时眼底都充满了恐惧。虚空之中,一道百米高的巨大身影渐渐显现出来,在这个时候,不只是魔族大军感到恐惧,龙皓晨他们也同样如此。

    这是什么?这巨大的光柱是什么?身在其中虽然没有受到伤害,但他们却都认了出来。

    这、这分明就是魔神柱啊!哪怕只是魔神柱的投影,那份魔神柱所属的气息也同样是真实的。

    而且这根魔神柱所散发出的气息在龙皓晨所见过的魔神柱中竟然仅次于魔神皇枫秀的逆天魔龙柱,比他见过另外三大麾神的魔神柱都不知道要强大了多少。

    这就是那个禁咒?一个魔法引动而来的魔神柱?难道月夜引来的真是魔神么?

    很快,对于这个问题龙皓晨就有了答案。月夜这个禁咒并非真的魔神,最多只是一个魔神投影而已。因为那渐渐清晰的巨大身影正是月夜本人。

    此时的月夜,静静的悬浮在那里,巨大的身体却依旧是那么协调,银发、紫辟,还有荡漾着无数月光波纹的绚丽长裙。

    她的双臂缓缓抬起,平淡但充斥着异样魔力的声音似乎是在整个空间内回荡,“亵渎月的一切卑劣,皆受月之惩罚。”

    一团团月光向外飘荡而出,有在空中的、有紧贴地面的,视线所及范围内,瞬间就变成了一片紫色的海洋。

    就像是被净化了一般,紫色月光所及范围内,无论是魔族还是尸体,都在以惊人的速度消融着,更令人震撼的是,数万魔族大军竟然没有丝毫要逃离的意思,就那么全身颤抖着在那里等待着恐怖月光的洗礼。

    陆熙的声音有些颤抖,目光中明显带着几分恐惧,“这、这是月魔神阿加雷斯舟魔神柱么?”

    月魔神阿加雷斯,七十二柱魔神中排名第二,仅次于魔神皇,乃是魔神皇心腹下属,在魔族中的地位如同宰相,也是除了魔神皇之外最为强大的存在。他的能力几乎完全体现在魔法方面。可以说是当世黑暗魔法最强者。他完全是以人形出现,最大的特点,就是银发、紫阵。

    龙皓晨他们都感觉到有些恍惚,在这炫彩夺目的月光之中,他们能够看到远处前一刻还无比狰狞的魔族大军,却以惊人的速度消失着。

    “杀了那些雕像。”冰冷的声音在龙皓晨他们耳边母荡,正是月夜的声音。

    正像龙梏晨他们看到的这样,这个禁咒的威能主要体现在直径再米范围以外,而在这范围内,禁咒只有禁钥的效果。

    一道黑色的幽光闪烁,采儿第一个从震撼中清醒过来,也是第一个动手。她的目光直接就找上了威胁最大的黄金禽魔。

    在紫色月光束缚之下,那么强大的黄金禽魔也只能是砧板上的肉,任由宰割。

    其他人的反应也不慢,战斗再安爆发,只不过,这次已经变成了纯猝的单方面屠杀。

    “尽可能在节约灵力的情况下杀敌,都是功勋。”龙皓晨低喝一声,让伙伴们都能听到。他现在是无法加入这份杀戮之中了,盘膝坐在诰月背上让自已进入冥想状态。

    不得不说,陆熙的治疗能力相当强,但就算这样,也无法弥补龙瞎晨使用牺牲技能的消耗。按照龙皓晨自已估计,这次联合皓月的强势爆发,再加上受伤。就算是在陆熙这种级别的牧师全力治疗下想要恢复到巅峰状态也要三天。

    幸好,伙伴们绝大多数还保留了根本实力。只是,接下来的路恐怕会更加难走。

    直径一百米这个范围相当不小,但毕竟在这范围内的魔族都被封禁住了,两个猎魔团加上剩余的魔法师一起动手,一会儿的工夫就将这些魔族全部杀死。

    凡是被杀死的魔族,身上的紫光就会随之消失,采儿毫不客气的将黄金禽魔的尸体带了回来,抛给了林鑫。而士级四号猎魔团六人对这一幕却如同未见,一个个脸色都平和的很。

    月魔神降临,恐怖的禁咒有无比强大的气势,但却诡异的没有一点声音发出。

    那庞大的紫色月光集群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是一会儿的工夫,所有的光彩就已经全部收敛,剩余的,只有大片大片的残留光彩而已。

    月光笼草了近乎直径一千米的范围,在这个范围内已经没有一个活口,无论是天空还是地面,皆是如此。

    魔族五万大军,经过这禁咒的轰击,能够活下来的只剩万余,看着面前的紫色光彩,他们却再没有半分攻击的勇气。

    “筱筱,你赶车,魔法师全都上车,近战跟随马车,冲出去。,”月夜的身影重新出现在车顶,她的脸色一片雪白,没有半分血色,身体更是不受控制的剧烈颤弘着,雪白的面庞、七窍流血,无论她原本的相貌有多么漂亮,这一煎看上去都如女鬼般凄厉。

    但是,哪怕在这个时候,她的身体近乎崩溃般的痛苦,却依旧能够冷静的立庶做出安排。

    正像龙皓晨所判断的那样,禁咒刚刚结束的这一竟,是突围最好的时机。魔族大军正处于惶恐之中,大量的货物也留在这里,他们想要逃走机会最好。

    龙皓晨向伙伴们使了个眼色,他们立竟毫不犹豫的向车上钻去。这辆马车内部极为宽阔,就是容纳二十个人都毫无问题。拉车的也不是普通健马,而是一和二级魔兽铁鬃马。这种魔兽没有什么攻击能力,但耐力却极好,尤其擅长适应各种地形,如果是在沙漠中,甚至比骆驼还要好用,雄壮的身躯比一般健马至少要高一尺。

    月夜的这辆马车就是由十六匹铁鬃马负责拉拽的。之前战斗虽然惨烈,但这些铁鬃马却得到了魔法师们极好的保护,这也是月夜给他们下达的死命令。这些铁鬃马可是最后突围的希望啊!

    没有人跟两叮,猎魔团争,陆熙、易君、白晓沫、林鑫再加上陈接儿,五人率先上车。可以说,如果不是龙皓晨他们这两个猎魔团强势的表现,那些属于商队的魔法师根本就撑不到这一就。尤其是龙皓晨所展现出的强大以及舍己为人的英姿,更是令这些魔法师们由衷佩服。

    近战职业没有上车,而是围在马车周围,龙皓晨向不远处的李馨道:“姐,我们在前面,冲出去。其他近战全都上车顶。保护好马车。”

    现在剩余在这里的所有近战都属于两个猎魔团,对于龙皓晨的命令他们自然没有半分析扣。

    皓月三头六目之中,眼神显得有些黯淡。在被传送到这里之前,龙皓晨通过两人的心灵联系就已经让皓月准备了混乱元素录离,否则它又怎么可能在刚刚被传送过来的一瞬间就爆发出强大技能呢?

    越阶使用技能再加上与龙皓晨的融合,虽然得到了很好的治疗,但它的消耗依然不小,幸好,皓月也有了一定的进化,整体实力提升了许多,所以现在还保持着一定的战斗力。

    冷筱扶着月夜跳到车辕上,她对赶车这活儿不太熟练,但架不住她自身拥有着强大的蛮荒气息啊!马鞭一挥,铁鬃马立就极为听话的朝着一个方向狂奔而出。在这血腥的黑夜中,也顾不得辨别方向了,先逃离这里才是最重要的。

    月夜倚靠在冷筱身上,她的目光却始终落在前面骑乘在三头皓月背上的龙皓晨身上。

    采儿没有上车顶,她就静静的站在月夜身边,一旦龙皓晨遭遇敌人阻拦,她必定会第一时间出手。

    陆熙的上身从车窗中钻出来,他什么都没说,但手中法杖却不断闪耀着乳白色的光芒,笼罩在前方龙皓晨以及皓月身上。

    这还是龙皓晨第一次享受一位五阶牧师的全力治疗,他也不知道陆熙施展的是什么技能,但在陆熙的治疗下,他之前巨大的消耗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哪怕是牺牲技能对自身潜能的消耗也同样在恢复。

    就算韩羽学习再多的治疗技能,他也终究是一位守护骑士,而不是真正的牧师。一位强大牧师在团队中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

    冷筱看着一道道从身边掠过的治疗魔法,眉头不禁皱紧,嫌恶的低声向月夜问道:“他们是你请来的护卫?”

    月夜摇了摇头,眼底却流露出一丝奇异之色。

    不得不说,魔族残余的军队已经被刚才宛如天威般的禁咒有些吓傻了,但是,魔族大军毕竟依旧有万余,而且采取着包围之势,以龙皓晨他们现在的状态和人数,想要冲出去依旧不容易。交锋不可避免。

    “樱儿。”眼看着,距离前方慌乱的魔族大军只有百米了,骑乘在皓月背上的龙皓晨突然大喝一声。

    “收到。”陈樱儿娇声回应,听到她的声音,月夜、冷筱以及那些商队魔法师们还没什么特殊感受。但两个猎魔团却都有些惊讶的看向已经凑到马车车窗处的这位女召唤师身上二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陈樱儿一直都老老实实的待在林鑫身边,战况如此激烈的情况下,她却始终没有出过手。

    士级四号猎魔团那边对她多少也有些了解,知道这姑娘召唤的不靠谱,也并未如何在意,但将级二十一号猎魔团本身的这些猎魔者们却很清楚,拥有了本命召唤兽镜像宝神猪的陈樱儿可不是那么脆弱的。而且他们都还记得在战斗开始前龙皓晨曾向陈樱儿低声叮嘱过几句什么,原本以为是让她尽量少出手以减少魔晶消耗,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啊!不然的话,突围这等关键时庶,龙皓晨怎会立洌叫她呢?

    陈樱儿动作很快,给镜像宝神猪口中塞了集五级魔兽的魔晶,她和镜像宝神猪身上顿时涌现出一层奇异的银色光芒。

    这和银光与空间系法师所径放的银色是不同的。空间魔法师所径放的魔法色彩是纯粹的银色,而陈樱儿和她的镜像宝神猪身体周围荡漾开来的则是点点银色星光。看上去更多几分奇幻色彩。镜像宝神猪麦兜本乘是懒洋洋的依偎在陈樱儿怀中,吃下魔晶后,突然变得精神起来,在那银色光点的映衬下,它的身体竟然就那么在车厢之中悬浮起乘。

    陈接儿口中不知道在低声呢喃着什么,银色光星却始终连接着她与镜像宝神猪,陈樱儿的双眸就像两团璀璨的星光,光彩夺目。周围每个人都能感受到此时她身体周围涌现而出的强大精神波动。魔族大军虽然慌乱,但毕竟数量众多,他们心中的恐惧也正在随着禁咒天威的消失而渐渐降低着。在这个时候,只要收到近战血腥的刺激,他们的战斗力很有可能在快速回复,想要就此突围而出,对于已经是疲兵的龙皓晨他们来说显然并不是那么容易。冷筱和月夜都是眉头紧皱,她们都已经竭尽全力了,此时的月夜哪怕是半点力气都无法用出,精神力的大幅度透支令她随时都有昏迷过去的可能。陆熙的治疗可没照顾到她,就算是愿意为她治疗,她也不敢要啊!无论是月夜还是冷筱,自身属性都是以黑暗为主,被光明牧师治疗,那不是找死么?冷筱一边驾驭着铁鬃马,精神己经无形绷紧,马车内的商队魔法师们也都挽命的榨取着自己剩余不多的灵力,随时准备释放魔力进行攻击。

    眼看着,最前方的龙皓晨和李馨就要与对面的魔族接触了。突然间,一声嘹亮的龙吟毫无预兆的震撼响起。

    在黑夜之中,黑色的身影并不明显,但是,这突如其来的怒吼龙吟却吸引了所有魔族大军的目光。

    厚重的鳞片,头顶巨大的两根螺旋状扭曲长角,宛如遮云蔽日般的恐怖双翼,还有那暗红色,散发着恐怖气息的双眼。鼻息咻咻,那赫然是一只黑龙。它那巨大的双翼猛然一振,宛如山岳般的雄壮身躯直奔前方魔族大军扑了过去。魔族,一向是弱肉强食的规则,最残酷的食物链阶级。而在这食物链最顶端的,毫无疑问就是魔神皇。

    魔神皇有自己舟血脉部族,也就是逆天魔龙族,所以,他本身也被称为逆天魔龙皇。逆天魔龙是魔族自己的称谓,而人类给他们的称谓就是简单的再个字:黑龙。

    魔龙皇之所以能够稳稳的统治着整个魔族,不只是因为他自身力量的强大,他所拥有的部族强大也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逆天魔龙族的族人数量不多,最鼎盛时期也不超过两千,但哪怕是刚出生的黑龙,先天等级都是七阶的强大存在,成年的逆天魔龙更是八阶的恐怖。根本不需要什么成长的过程。其中那些能够成长到九阶的,就是魔神皇枫秀的亲卫,被统称为黑龙亲卫军。

    逆天魔龙一族,繁衍极为缓慢,每百年才有生育一次的机会,一次也只能生育一只后代,或许因为他们是魔族的关系,这些黑龙的生产方式和其他龙族截然不同。他们并非卵生,而是胎生,这也是为什么逆天魔龙在诞生的那一就开始就极为强大的重要原因之一。每一次生产,逆天魔龙都只能生出一今后代。双胞胎这种情况,一千年也未必能出现一次。

    这些黑龙的实力,直接看身体大小就能看出来,身长二十米以下的,统称为幼生期,二十米到五十米之间,是成年期,也就是八阶左右。而五十米以上的,就是魔龙皇亲卫了。其中,魔龙皇枫秀手下有十二魔王,身形更是能达到八十米开外。据说灵力都在三十万以上。由此可见,逆天魔龙一族有多么强大了。

    魔神之陨如果不是有众多强大无比的装备,单凭自身力量是无论如何也威胁不到魔龙皇的。

    而此时此庶,出现在天空中的庞大身影,身体竟然长达五十米开外,那一声龙吟吸引了所有目光之后,一层淡淡的暗紫色也从它身上爆发而出。

    没有恐怖的威压,可就是这庞大的身体骤然出现在马车上方张开双翼的一瞬间,魔族大军的心防终于被破。

    面对这明显是魔神皇黑龙亲卫军级别的再怖黑龙,魔族纳里克行省的这些参与魔族军队瞬间崩溃,慌不择路的四散奔逃。

    在魔族心中,哪怕是最强大的人类强者或许都无法令他们恐惧,而是,来自于本族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却会让他们出现无与伦比的恐慌。

    这份恐慌是根本无法抑制的,是发自他们血脉之中最本源的恐惧所导致。在冷筱、月夜以及除了龙皓晨和陈接儿之外所有人呆滞的注视下。原本横亘在他们面前难以逾越的天堑就这么消失了。

    “加速。”,龙皓晨大喝一声,身下皓月猛然提速,和李馨的玫瑰J独角兽冲在最前面。

    冷筱几乎是下意识的全力催动铁鬃马,拉拽着拥有固化漂浮术的马车在龙皓晨的引领下急速而去。

    天空中巨大的黑龙才是他们真正的开路先锋,所过之处,魔族大军无不溃散,根本没有任何一个魔族有勇气向它发动攻击的。

    月夜虚弱的向身边的冷筱低声道:“称的守护者?”,

    冷筱呆滞的摇了摇头,“我这次是偷跑出来的,哪来的守护者?那、那个好像是假的,它身上并没有我族人的气息啊!”,

    “假的?”,月夜一呆,但以她的聪明,立刻就联想到了之前龙皓晨向陈樱儿的那声呼喊。看着前面骑乘在三头皓月背上的青年骑士,她的目光变得更加迷惘了。他究竟是什么人?我所看到的,真的是他的实际年龄么?

    全速狂奔之下,十分钟足以跑出近十里。

    魔族大军已经被远远的甩在后面,在这个时候,就算这些魔族大军想要追来,恐怕也追不上了。

    天空中那震慑全场近乎无敌的黑龙,突然毫无预兆的就那么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马车内陈樱儿眼中的点点银光。

    镜像宝神猪懒洋洋的出现在陈樱儿怀中,它似乎已经倦极,闭上双眼很快就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但在它柔软的皮肤表面,淡淡银光却渐渐扩散开来,令它身上的气息似乎发生了一定变化。

    镜像宝神猪的进阶方式与其他魔兽不同。它纯粹实用魔晶是不会进化的。只能储存一些能量在体垩内。唯有在通过模拟时吸收到敌人恐惧的情绪,才会促进这些能量转化为自己所用。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进化过程。但很显然,刚才所经历的一切,正是促进它进化的动力。至于要多长时间才能完成进阶,那就很难说了。

    陈接儿显得也有些疲惫,直接盘膝坐在马车内恢复着自己的灵力。

    所有人看着她的目光都变了,那黑龙可是他们亲眼见证中凝结而成的,就是那看似人畜无害的小猪所变。

    原本士级四号猎魔团还以为是废物的女召唤师竟然成为了如此强大的存在,他们心中最后一丝优越感也随之荡然无存。

    镜像宝神猪能够模拟一切曾经见过的魔兽,只需要消耗自身灵力就可以了。刚才它就是使用了模拟的能力,并不是镜像复制。这种情况下,破绽其实很大,它身上并没有任何黑龙气息。这黑龙,还是在驱魔关城头魔神皇出现时它曾见过。

    可是,纳里克行省的魔族大军已经被之前的禁咒吓怕了,惊弓之鸟突然看到食物链接近顶端的存在出现心理防线怎能不崩溃?它们还能保持冷静去感受黑龙气息?它们有几个能感受过黑龙真正的气息呢?

    不过,即使只是模拟黑龙的外表,消耗的灵力也是巨大的。一颗五级魔晶就此报销。这是镜像宝神猪必须要补充的能量。否则它根本无法把幻影变得那么巨大。那可是九阶的黑龙啊!

    别人看到的或许是陈樱儿这本命召唤兽强大的能力,但是,少数几个明眼人看到的却是龙皓晨布局的高瞻远瞩。

    之前在守护马车时,哪怕是最艰难的时威,他都没有让陈掼儿出手,如果那时黑龙出现的话,一定能够争取到不少时间,尽管会被识破,但相对来说,在车顶守护时就会容易的多。

    但是,如果陈樱儿真的在那时候出手了,现在他们还能从容的冲出重围么?幻象这种能力,往往只有第一次使用的时候效果最大,最不容易被识破。在同样的对手面前多次使用,那只能是笑话而已。

    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乍方的龙皓晨,月夜缓缓软倒在冷接怀里,陷入了昏迷之中。

    毫不停留的一路疾行,整整两个时辰没有停下来。危险并未解除,在龙皓晨的带领下,他们只是认准一个方向狂奔。以铁鬃马的耐力,在持续狂奔两个时辰后,速度也明显降低了下来。

    马车内,每个人都在抓紧时间休息,危险是否真的已经远离谁也不清楚。

    陆熙不时将一个个恢复魔法释放在龙皓晨、李馨以及他们的坐骑身上。现在显然还不是休息的时间。

    终于,在看到一片面积不小的森林时,龙皓晨让皓月降低了速度,带着马车钻了进去。

    皓月止住脚步,后面传来粗重哼吸声的铁鬃马也纷纷停下,冷筱的体力虽然很好,但在经过一场大战又持续逃亡之后,也是疲倦欲死,倚靠在身后的车厢上微微喘息着。

    “原地休息,一介,时辰后,我们继续上路,大家可以吃点东西。”,月夜昏迷,他已经俨然成为了现在所有人的指挥者。

    根本不需要龙皓晨吩咐,将级二十一号和士级四号两个猎魔团的成员们已径纷纷车了马车,聚拢到龙皓晨身边。

    龙皓晨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大家恢复的怎么样?”

    众人纷纷向他点了点头,马车内虽然有些拥挤,但却十分平稳,两个时辰的赶路令马车内的众人都得到了充分休息。之前的战斗中他们也没有面对强敌,多是轻伤,有陆熙和韩羽的治疗,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龙皓晨将目光落在典烟身上,看着他眼中的悲戚,低声道:“,节哀。”

    典烟的叔叔典玄作为商队护卫长,毫无疑问被魔族大军淹没了。在那被重重围困的时竟,谁也没有能力去救下他。

    典烟没有吭声,只是低着头,眼底充满了恨意和一些晶莹的东西。

    司马仙就站在他身边,抬起大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浓浓的仇恨气息几乎是瞬间就在两个猎魔团之中升起。在他们之中,有太多人的亲人死于魔族的战争之中。

    “龙团长,你妻么样?之前的战斗你透支的太厉害,恐怕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吧。”,陆熙有些担忧的向龙皓暴问道。

    龙皓晨微微一笑,道:,“还能坚持,多谢陆团长的治疗。”

    陆熙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别再叫我团长了,从现在开始,只有一个团队,就是你们将级二十一号,我们愿为附庸。我刚才与伙伴们已经商量过了。这次任务,我们放弃一切收益以及借给你们的功勋。”

    龙皓晨一愣”“陆团长,你……”,

    陆熙苦笑道:,“你再叫我团长,我们都没脸再留下来了。跟随游离商人进入魔族领地是我们提出来的主意,却带给了整个团队如此之大的危机。这份责任我们不会逃避。龙团长的指挥能力和个人实力我们都看在眼里,这次能跟你们一同执行任务,就算是为我们增长经验吧,还怎敢奢求任何所得呢?”

    一场大战,让陆熙以及士级四号猎魔团的成员们感受太深竟了。或许,士级一号猎魔团之中的其他人他们自问还能相比,可是,龙皓晨这个团长却是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无比敬佩的。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