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七十六章 月夜公主

    对敌时,龙皓晨面对的是最强大的敌人,指挥时,他能未雨绸缪、高瞻远瞩,将整个团队从必死的局面中带出来,没有一个伤亡。无论是实力、决断、智慧、领导,他都让陆熙看到了一个真正的领袖。

    在龙皓晨的指挥下,将级二十一号猎魔团的战斗力发挥到了最大程度,同时还有效的保存了实力。而他们士级四号猎魔团又有多少贡献呢?单是一个龙皓晨,就足以媲美他们整个团队所作的了。同时,陆熙也深深的认识到,作为一名牧师想要指挥团队作战的困难。牧师虽然也有一定的战斗力,但更重要的是全心全意为团队治疗。在临场指挥上远不如冲锋在第一线的骑士所能作出的半断。

    骑士之所以被称为猎魔团的中流砥柱,就是因为他的能力能够辐射全场。

    看着陆熙眼中的真诚,龙皓晨微微一笑,道:“陆兄,你也不用妄自菲薄。我们说好的一切都不会有任何改变。已经承诺过的事,我们一定会做到。我们本身就拿了百分之七十的收益,自然要多做一些。”

    “龙团长,……”陆熙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龙皓晨抬手止住了。

    龙皓晨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现在只想说两点。第一,我再强调一下,在战斗时,所有人一定要做到令行禁止。因为你们哪怕只有一个人犯错,也很可能会导致整个团队全军覆没。没错,魔族是我们的死敌,我们每个人都想尽可能的杀伤魔族。可是,为了更长远的考虑,冲动只能让我们变成魔鬼。想要杀死更多的魔族为我们的同胞复仇,那么,我们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尽可能保全自己。大家对我的指挥有什么意见可以在非战斗时提出来,我们共同探讨。如果我的能力不足以指挥整个团队时,我会退位让贤。但是,一旦进入战斗,我希望不会再出现之前的情况。如果谁再在战斗中出现问题,影响到整个团队的存亡,别怪我无情的将他踢出团队。”

    “是!”十二人同时轰然应诺,这其中也包括心中充满悲恸的典烟。

    龙皓晨道:“第二件事,就是我们接下来的行动。

    刚才在赶路时,我通过时地图的查看,一直在调整着方向。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背后是魔族纳里克行省。那里的魔族既然敢抢下月夜商队的全部物资,自然要杀人灭口。所以我们只能一直向前,现在我们已经深入魔族约四百多里,纳里克行省地势狭长,整体面积也并不大,再有三个时辰左右,我们就能冲出这个行省的范围。但是,只要我们在魔族境内一天,就没有安全这两个字会存在口所以,请大家时刻保持警惕。现在说说大家对后续的想法吧。我们穿过纳里克行省后是继续直奔任务目标,还是绕道返回联盟?”

    经过刚才的一战,每个人都深刻感受到了身在魔族境内的危险。当然,被魔族大军围困这种事再出现的几率不大,可这里毕竟是魔族,没有了商队的掩护,他们接下来的路途也绝不会平顺。

    通过之前一战,龙皓晨毫无疑问已经在团队中建立起了足够的威望,但是,他却并未独断专行决定团队未来走向,而是让大家各抒己见,单是这一点,就令陆熙更加佩服。他自问,在同样的情况下自己做不到。

    “继续前进吧。遭遇魔族大军围困必竟是小概率事冇件。只要我们不遇到超过七阶的魔族,自保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我们只有十几个人,目标也不算太大。魔族境内虽然危险,但风险与机会同样并存。猎魔团的成长一向是要在与猎魔过程中进行的。”陆熙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他的话也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

    与纳里克行省魔族大军的一战虽然惊险,但这些猎魔者们都是圣殿联盟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他们每个人都经过联盟的严格考察,对于联盟的忠诚以及与魔族抗争的信念都无比坚定,更何况在龙皓晨的指挥下,他们目前还保持着完整的战斗力,怎会就此退缩。

    见众人意见基本统一,龙皓晨点了点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们马上要解决的就是眼前的问题。”一边说着,他的目光向马车方面瞥了一眼。

    月夜经过两个时辰的休息,已经苏醒了,虽然依旧脸色苍白,但眼中多少有了几分神彩,吃了一些丹药,正在和冷筱坐在车辕上说着些什么。

    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过的很快,两个猎魔团的猎魔者们和那些魔法师一起上了马车,但冷筱和月夜却依旧坐在车厢外的车辕上。

    李馨没有再跟随龙皓晨在前面,也上了马车,只有龙皓晨带着采儿走向月夜和冷筱。

    看着他们二人走过来,月夜淡然一笑,道:“我想,你是要跟我谈谈了,对么?不过,在这之前,我能否先知道救命恩人的名字呢?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月夜,是月夜商会现在的执掌者,她是冷筱,我的胴友。”

    龙皓晨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您好,月夜会长,我叫龙皓晨。”

    “龙皓晨。”月夜似乎在口中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看着龙皓晨英俊的面庞,微笑道:“我很想知道你的年纪,可以么?”

    龙皓晨摇了摇头,道:“拖歉,这恐怕不行。”

    月夜轻叹一声,道:“如果在我的商会中真的有你这样优秀的年轻强者,我也不用如此疲惫了。可惜,你并不是属于我的商队。在我的记忆中并没有龙皓晨这样的名字,也没有拥有圣引灵炉的骑士。你救了我们,那么,你想要得到什么呢?”

    龙皓晨眉头微皱,叹息一声,道:“这个挟择其实很艰难,月夜会长。”此时此刻,在他眼底充满了莫名的意义。还有一丝若隐若现的杀机。

    “你想干什么?”冷筱身体一横,就挡在了月夜身前,一个时辰的休息,她的身体状况也恢复了不少。

    采儿徐徐上前一步,一股凌厉的杀机瞬间锁定冷筱。

    就在这时,令龙皓晨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砰

    一只白皙的手掌,从后方切在冷筱颈肩交汇的位置,冷筱身体一软,眼中充满不可思议的倒在了月夜怀中。

    月夜将冷筱轻轻放倒在自己身边,让她靠在车厢上,这才抬头向龙皓晨和采儿淡淡的道:“我想,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了。”

    龙皓晨握住采儿的手,示意她不要冲动,淡然一笑,道:“月夜会长想必猜到了我要做什么。”

    月夜轻叹一声,道:“还不是和纳里克行省的那些混蛋一样,杀人灭口,对么?年轻的猎魔团团长阁下。”

    龙皓晨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月夜会长很聪明。”

    月夜苦笑道:“如果我真的够聪明,这次就不应该带着商队出来冒险。我虽然接掌商会不久,但在这条商路上也走了十几次,像你们这样的年轻强者,除了圣殿联盟的猎魔团以外,我想不出别的可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只需要你一声令下,我在马车中的手下就全会殒命吧。可惜,我虽然猜到了你们的身份,却没想到你会这么快就动手。以你们两个猎魔团的整体实力,我们不足以构成威胁吧?”

    龙皓晨微微一笑,道:“明人不说暗话,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月夜会长应该有援军才对。而且这援军的实力恐怕还相当强大吧。”

    月夜一呆,但她却并没有试图掩饰,只是极为好奇的道:“你是怎么猜到的?”

    龙皓晨道:“月夜会长本身的实力虽然不算太强,但是,能够拿出月魔族九阶禁咒卷轴召唤月魔神降临,恐怕您在月魔族的身份不低。月魔神乃七十二柱魔神中排名第二的强大存在,纳里克行省的魔族敢于冒犯您,我不相信您一点准备都没有。以您的身份,月魔族强者应该会在不久后赶到,我没说错吧?月魔族强者可不是我们这些小小猎魔团所能抗衡的。因此,为了掩饰我们的身份秘密,就不得不对您出手了。哪怕我猜错了,我也不能让我的伙伴们冒险。”

    月夜静静的看着龙皓晨,她突然笑了,不得不说,她的容貌极美,和采儿在一个层次上,而且她那双紫眸更是多了几分媚惑与华贵,“你是我见过最优秀的骑士,没有之一。如果我是魔族掌权者,知道有你这样年轻的优秀骑士存在,一定会用尽一切手段将你拖杀。

    不然,未来的你,很可能会成为魔族巨大的威胁。”

    龙皓晨有些讶异的看着她,“难道你不是魔族?你那眼瞳的颜色已经出卖了你,月魔族的小姐。”

    月夜抬起双手,右手指甲在左手手腕上瞬间划过,顿时,暗红色的鲜血奔涌而出,顺着她洁白的皓腕缓缓滴落。

    看到她手腕上流出的鲜血,无论是龙皓晨还是采儿,都是大吃一惊。

    高等魔族有着极为近似人类的相貌,只有一些特点与人类略微不同而已。而唯一能够真正区别人类与魔族不同的,就是血液。魔族之中,无论是哪一个族群,血液的颜色都不是红色。有紫色、蓝色、绿乌、黑色等等,但却绝不是红色。

    月夜用行动辩解子她的身份,拥有鲜红血液的她,并不是真正的魔族。

    右手在伤口上抹过,血液停止流淌,月夜这才向龙皓晨说道:“准确的说,我是一名人类与魔族的混血儿。我的母亲是人类女子。我在继承了父亲的部分传承之外,还继承了属于母亲的人类血脉。因此,我更多的是个人类。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我的父亲,就是当今的月魔神。只是因为我人类血脉的原因,没有继承月魔神的资格,所以才成为了月夜商会的会长。”,

    说到这里,她突然轻笑一声,可是,这看上去很轻佻的笑容却给人一和悲凉的感觉。

    “我是一名合格的游离商人,在我心中,没有魔族和人类的区分。所以,我不会帮助人类对付魔族,也同样不会帮助魔族对付人类。可你们不同,如果没有你们的及时出现,我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无论你们是因为什么目的而出手,我是最终获益者的结果却不会改变。所以,我想说的是,活着的我比死了的我对你们作用更大。”

    说到这里,月夜略微依顿了一下,目光深邃的注视着龙皓晨,“龙团长,您是聪明人。身为月魔神的女儿,月魔族公主,尽管我没有魔神继承权,但在魔族之中,我的地位依旧不低。杀了我,你们得不到任何功勋。而留下我,对于你们未来将要在魔族执行的任务会有所帮助。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一点我永远都会牢记。

    当然,只是空口白话恐怕你们很难信任我。你们是猎魔团,想必也有一些禁制手段,尽管用在我身上就走了。无论是为了活命”还是为了报恩,我都没有别的选择。但是,我也要请求你们,不要伤害冷筏,她是我的朋友,她并不知道你们的一切,只是来商队找我玩而已。我之所以打晕她,就是希望她能够什么都不知道的活下去*……”

    看着月夜,龙皓晨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恐惧的感觉,无论她的话是否真诚,这个女人都太聪明了。可以说,她极好的把握住了龙皓晨他们的心理,每一句话都说的恰到好处。

    双眼微眯,龙皓晨沉声道:“如果我不杀你,你又能带给我们怎样的帮助呢?”,

    月夜微微一笑,她知道,龙皓晨已经被自己说动了,“没有人比游离商人更精通将人类或者魔族带到对方的领地去。我知道,各位一定不愿意留下等待我月魔族的援军,我有一些特殊的东西能够略微改变你们的形貌,让你们变成魔族贵族。再加上我这辆马车和一些必要的信物,你们只需要一路在城市中行进,当可轻松深入魔族,前往你们此行的目的地*……”

    龙皓晨犹豫了,眼前这种情况,毫无疑问,将月夜和她的人全部斩杀,才能最好的掩饰两个猎魔团潜入魔族内部的情况。但是,他却不得不顾忌月夜的能力。谁知道这个女人身上还携带着怎样的魔法卷轴或者武器呢?哪怕是他和采儿,也没把握能够在击杀对手的同时全身而退。

    更何况,月夜并非纯狂魔族,如果能够得到她真心的帮助,对于猎魔团未来的发展就太有利了。这样的益处,容不得龙皓晨不犹豫。

    “皓晨,我想单独和她谈谈*……”一直站在龙皓晨身边舟采儿突然说道。

    龙皓晨虽然有些惊讶,但还是点了点头”“好*……”

    采儿向月夜招招手,“你跟我来*……”

    看着采儿澄澈却毫无情绪的双眸,月夜原本的自信突然出现了几分裂痕。她突然感觉到,站在龙皓晨身边的这带着面纱的少女更加危险。

    龙皓晨虽然强大、充满智慧,但还能试图说服他,但站在那里的采儿却像是一柄毫无感情的冰冷利刃,随时都有可能刺入自己的心脏。

    月夜瞥了龙皓晨一眼,见他毫无反应,心中居然觉得有些憋闷,但还是跟着采儿向一旁走去。

    采儿带着她走出并不远,大约二十步之后,停下脚步,转而面对月夜。

    “看在你拥有人类血统的份上,我们给你这个机会,不过,你不要试图耍任何心眼,那都不会有用,只会让你的生命击到尽头。”

    一边说着,采儿的左手突然动了,直接朝着月夜胸口处拍去。

    月夜一惊,下意识的想要闪躲,但是,她面前的采儿突然变得虚幻了,紧接着,月夜只觉得自己身体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消失了似的”只有无尽的杀气。

    这是什么能力?月夜心中大惊,那冷到骨髓中的森然杀机令她只觉得全身一阵冰冷,周围都变成了灰色,下一庶,一只冰冷的小手已经印在了她胸膛之上。

    仿佛被锋锐的针尖刺中了心脏一般,月夜惨叫一声,身体一晃,就软俐在地。

    杀气来的快,去的也快。灰色收敛,采儿又重新出现在了她面前,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月夜有些呆滞的看着面前这一身黑衣的少女,她现在只是在想,如果是在自己全盛状态的情况下,能否躲开她刚才那一掌?

    答垩案是否定的。或许,在远距离的情况下还有几分机会,如此距离,就算是自身实力再强大一些,恐怕也无法闪避开她的攻击吧。好强大的刺客,难怪、难怪她连黄金禽魔都能创伤。她的实力恐怕并不在龙皓晨之下啊!凝神内视,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月夜下一煎顿时大惊失色,因为她骇然发现,自己的心脏位置竟然真的多了一根针,一根通体灰色却晶莹剔透的小针。这根小裂就紧贴在她心脏的位置,明显是由灵力凝结而成的针体文丝不动,除了能够感受到它偶尔传来的冰冷之外,似乎对她的身体并没有什么损伤。

    很明显,这只是表面现象。在自己心脏位置多了这么个东西怎会完全无害呢?

    月夜的脸色有些难看,不得不说,她是十分聪明的,从龙皓晨的眼神之中她就看到了这今年轻骑士的仁慈,在提议由龙皓晨他们在自己身上下禁制的时候,她多少还存有几分侥幸。但现在这个侥幸显然已经不存在了。

    采儿淡淡的说道:“给你个忠告,不要试图去解除我在你身上留下的禁制。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将它解除的就只有我一个人。哪怕魔神皇也不可能令它消失,除非那个时候你已经是一具尸体。”

    月夜听的出,这并不是威胁,采儿的声音很平静,完全是在描述一个事实。而且,她也算是见多识广了,眼前这样的禁制是她从未见过的。

    采儿转身而去,重新回到龙皓晨身边,月夜也从地上站起来,右手按在自己左胸上,一边喘息着,看着采儿的目光却多了几分惊惧。

    采儿向龙皓晨点了点头,低声向他说了几句什么,龙皓晨微微颌首,再看向月夜,道:“你的条件我们答应了。现在可以拿出你能对我们的帮助了。我留下你和冷筷的性命。”

    月夜的脸色有些苍白,“那我这个禁制何时才能解除?”

    采儿淡然道:“只要你每年能够见到我一次,我又能一直平平安安的活着,这个禁制就永远不会发作。嗯要完全解除这个禁制,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一天魔族毁灭。”

    “你,“…”月夜眼中终于泛出怒气。

    采儿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你有资格跟我们讲条件么?”

    月夜深吸口气,平复着自己心中的怒火。她当然不想死,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对自己的生命都是珍视的。

    “我明白了。”一边说着,月夜手上的红宝石戒指上光芒闪耀,一件接一件的东西从其中释放而出,并且一一为龙皓晨和采儿讲解它们的作用。

    一煎钟之后。龙皓晨将月夜提供的物品一一收好。

    “感谢你的帮助。如果你真的一心倾向于人类,我相信对于联盟来说会是大好事。不用担心你身上的禁制,如果有一天你让我们看到了你对人类的忠诚,我们会为称解除它的。这里并不安全,我们要走了。”

    月夜默默的点了点头,看看龙皓晨,再看看采儿,眼中光芒略微波动了一下,眉宇之间却流露出几分凄然,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走之前能否再帮我一个忙?”月夜低声哀求道。

    看着她的样子,拖皓晨心中一软,他毕竟环只是个少年,来几又对月夜下了禁制,在他心中是多少有些歉疚的。刚才这段时间里,月夜拿出的那些东西已经充分证明了她的诚意,没有丝毫耍手段的意思。

    “你说吧。”龙皓晨的声音明显柔和了许多。

    月夜道:“麻烦你们打晕我的那些属下,我有一和抹除记忆的魔,他们的记忆必须抹掉,这样你们才能是最安全的。”

    “好。”龙皓晨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朝着马车方向弹了一下手指。顿时,车厢内传出一连串的砰砰声。

    月夜剩下的属下都是魔师,面对如狼似虎的近战,他们又能有什么抵抗能力呢?

    两个猎魔团的成员们鱼贯而出,来到龙皓晨身边。

    龙皓晨有些歉然的向月夜道:“我们还才很长的路要走,需要借用一些你的铁鬃马,十匹就足够了,剩余的留给你。你们也尽快离开这里,这里还属于纳里克行省的范围,并不算太安全。”

    “知道了。”月夜一改之前充满智慧的模样,很是乖巧的答应一声,就像是女仆见到自己的主人似的。

    采儿秀眉微皱,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喜欢眼前这个女人了。

    淡淡的光芒闪烁,龙皓晨眼底流露出一丝冰冷神光,“上马、我们出发。”

    众人将铁鬃马一一解下,除了龙皓晨、李馨和采儿不需要之外,其他人各自挑选了一匹,各自上马,在龙皓晨的带领下朝着远方驰去。

    目送着他们离开的身影,月夜眼底光芒渐渐变冷,右手又下意识的抚在自己左胸位置感受着那里的柔软,也感受着里面那一丝冰冷。

    “无论你有多么可怕,你终究还是有软肋的。只要龙皓晨开口,你必定会解除我的禁制。龙皓晨,我一定会得手的。”

    说到这里月夜脸上流露出一丝骄傲和高贵。她没有对龙皓晨他们说谎她确实是月魔族公主,她也并不介意帮助龙皓晨他们这两个猎魔团。原因只有一叮,因为龙皓晨。

    除了救命之恩外,还有其他尊因存在。

    月夜虽然拥有着人类血统,无继承月魔神的魔神之位,但是,她在月魔族之中,却有月相之称,她的天赋极高,而且有着远超普通族人的智慧。哪怕是月魔神,都对她十分倚重。可以说她是月魔族第一天才。

    因此,月夜从小到大,都有着一份属于自己的骄傲。因为她的优秀,排名靠前的魔神有不少都向月魔神提亲,希望与之联姻,却都被月夜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拒绝的原因只有一个,在同等年龄的情况下谁能在实力和智慧上战胜她,才有迎娶她的资格。

    毫无疑问,直到目前为止在整个魔族之中除了魔神皇的继承人之外,还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而魔神皇却不会与月魔神联姻这是规则。魔神皇的继承人为了确保血统的纯正,只能迎娶本族女子,或者说是母鬼……”

    月夜今年二十二岁,就在今天,她终于见到了一个能够让自己心悦,诚服的男人,尽管对方是一个人类,但她却依旧产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感觉。

    并不是说她就喜欢上了龙皓晨,而是产生出了一和比拼与竞争的念头。同时在她心中,至少认可这个男人能够配得上自己。

    月夜有句话是发自内心的,她从未将自己看成是一个魔族,也没有把自己看类。对于这两者,她都没有太深竟的感情,也没有太多的排斥。她遵从的,是强者为尊的理念。

    光芒一闪,月夜手中多了一个卷轴,她缓步走到马车门前,甩开卷轴,浓烈的火光顿时闪耀起来,她随手将卷轴抛入车厢,再将车门关闭。

    数秒后,轰隆一声巨响,那么沉重的马车在这声爆鸣之中竟然从原地弹跳起乘。

    不过这马车也确实坚韧,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没有炸开。

    车辕上的冷筷却被抛飞而起,铁鬃马也是惊慌失措的想要跑出去。但马车太过沉重,没有发动漂浮术之前,它们想要跑也做不到。

    “只有死人才最能保守秘密。”月夜的神色很平静,就像是做了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冷获被这一摔,却是醒转了过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从地上爬起乘,冷筏一眼就看到了月夜,但下一煎她的眼神就变得直了。

    月夜那双紫眸之中,似乎有着无尽的迷惘,只是默默的注视着她,冷筏的目光就被牵引而去,深深的陷落。

    没错,月夜是有抹去一些记忆的能力,可惜的是,这个能力对她精神的消耗极大,没办很多人使用。那些属下可以杀人灭口,但眼前的冷筱显然不能。

    对于离开后马车周围发生的事龙皓晨他们并不知道。他们一路狂奔,在天方破晓之际,已经又跑出去近两百里。在一处偏僻的地方选择休息

    龙皓晨没有杀死月夜和她的人,这个决定如果是以前,一定会受到伙伴们的质疑。但这一次大家却出奇的平静。尤其是士级四号猎魔团的六人,连一句询问都没有。

    这不是惧怕,而是信任,对龙皓晨近乎有些盲从的信任。自从离开圣殿联盟之后,龙皓晨还从未做出过任何一个错误决定。他用自己的能力向大家证明了他是一个优秀的统帅。

    这次出来,众人挟带了足够食用三个月的水和食物,吃喝并不是问题,再次补充体力后。龙皓晨却没有急着带他们离开,而是摊开地图,同时将月夜给的一些东西拿了出来。

    “大家把衣服都换一下。还有这个。”

    那是一个个薄薄的水晶片,每一片上都荡漾着淡淡的魔力波动。龙皓晨示范了一下用。

    时间不长,他们十三人就都变了模样。整体变化并不大,主要体现在衣着方面。

    紫色长袍成为了主旋律,每个人的衣着都差不多,长袍太长的,也能弯折起来,由几个女孩子略做修改,基本合体。

    同时改变的还有他们眼睛的颜色,每个人的眼瞳都变成了紫色。

    在他们那紫色长袍背后,还有一轮弯月。

    之前那精巧的水晶薄片就是冷筷和月夜曾经佩带过的魔瞳,只不过月喜给尼皓晨他们的是紫色而已。

    这一身装束再加上眼眸颜色的变化,令龙皓晨他们完全变成了月魔族的样子。当然,只是外表还不够,他们每个人手中也多了一枚月魔族的身份令牌。这种令牌虽然并不是什么魔装置,但上面却有着月魔族特有的血脉气息,制作相当不易,带上它,龙皓晨他们身上自然而然就会径放出月魔族特有的清冷、邪魅,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高等魔族模样。

    “团长,我们接下来怎么搞?真像那月夜所说,大摇大摆的进入魔族城市么?”司马仙问道。

    龙皓晨摇了摇头,道:“不,我们毕竟不是魔族。虽然掩饰身份的东西足够了。但无论是生活习惯还是细节,我们都不可能和魔族一样。一旦进入魔族城市,我们这么多高等魔族一定会引起重视,就有暴露的可能。而且,既然是高等魔族,总不能骑乘铁鬃马这种低级魔兽。我们要走进入城市就要舍弃这些魔兽了。因此,我刚才查看了一下路线,我们的补给足够,还是按照原本的想,尽可能避开城市,用最快的速度前往恐惧悲啸洞完成任务。“

    无疑,龙皓晨这个想是十分谨慎的,对于月夜,他绝不会完全信任。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龙皓晨向自己将级二十一号猎魔团这边的伙伴们道:“勋等我们最后集中起来再进行分配吧。”他虽然公正,但却绝不迂腐。并没有提出与士级四号猎魔团平分勋。毕竟,两个猎魔团实力有所差距,对整个团队的贡献也不一样。龙皓晨也要考虑自身团队伙伴们的看。

    对子他这叮,提议,伙伴们自然也是毫无妻见。

    没错,进入魔族领地后,他们遇到了大麻烦,但同样的,这一次的收益也是相当丰厚。

    士级四号猎魔团那边,都因为猎杀魔族而获得了相当不俗的勋,每只狂魔都是四点勋,禽魔更是高达六点勋。其他魔族也都要比双刀魔给力的多。

    龙皓晨他们这边赚的就更多了,赤血狂魔死在龙皓晨手里,黄金禽魔则是死在采儿手中,这两化阶魔族的勋肯定是都要上千的。已经够龙皓晨他们还账有余了。更何况,龙皓晨之前还曾主导击杀了那么多大禽魔。这些魔族强者的尸体更是全备林鑫收了起来。单是这些尸体以及里面魔晶的价值就相当不菲。以至于,现在整个团队中最为开心的就是林鑫这家伙。

    这么多上好的材料,回去可是能炼制不少丹药啊!林鑫的丹药不止在外面能卖金币,在猎魔团交易中心也是有不少人愿意要的。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