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八十七章 绝色侍女

    月夜的寝宫就是一座两层的宫殿式建筑,和月魔宫核心宫殿的恢宏巍峨相比,她这里并不显眼追书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本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但能够在月魔宫内拥有一座宫殿,已经可以充分证明她在月魔宫中的地位了。

    月夜静静的站在客厅内,今天的她,传了一件淡紫色长裙,长披散在身后并没有刻意的束起,绝美的娇颜上不着脂粉,素面朝天却更显纯净,眸光柔和的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龙皓晨。

    “公主殿下。”龙皓晨看到她,心中也是不禁微微一震,这位魔族公主少了上次相见时的狼狈,多了几分脱俗的气质。

    月夜挥挥手,道:“你们都下去。”

    候在旁的四名侍女快退下,整个宽阔的大厅内,就只剩下龙皓晨和月夜两个人。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月夜微微一笑,作出一个请的手势,引着龙皓晨向里面走去。一直走到主位,她自行坐下,然后示意龙皓晨坐在下位。

    “很抱歉打扰公主殿下了。”龙皓晨淡然一笑,已经来到了这里,他反而显得十分从容,并没有半分紧张流露出来。

    月夜看着他那英俊的面庞,柔声道:“这么说,龙团长的任务是完成了?”

    龙皓晨眼中冷光一闪,多出一分凌厉。这里对他来说可是龙潭虎穴。

    月夜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微笑道:“龙团长不需要担心,能够在我身边的都是心腹,没有人会乱说话的。”

    龙皓晨神色恢复正常,淡然道:“是啊!以月夜会长的能力,又岂会让身边的人不听话呢?”

    月夜俏脸上危险嗔色,“你这是在讽刺我么?”

    “不敢,说正事。我们的任务不能算完成,但也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了。我们计划要返回联盟,公主可有办法?”龙皓晨不打算和她纠缠,开门见山的说道。

    月夜秀眉微皱,道:“这个不难,上次的事我回报父亲之后,父亲大怒,纳里克行省那些家伙已经倒霉了。魔神皇陛下下令彻查此事,那边驻守的三位魔神据说已经被魔神皇陛下下令返回心城受审,并且剥夺了他们各自的统属种族。不过,我暂时还不能离开月魔宫,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你们要回去的话,我可以安排一支商队,就打着我月夜商会的旗号,有了上次的事,估计没人敢再对我的商队动手了。(请记住的网址)更何况,你们还是空手前往圣殿联盟。”

    龙皓晨点了点头,道:“如此就多谢了。什么时候能出?”

    月夜没好气的道:“我又不是神,你总要给我时间来处理这件事。少则三日,多则十日。我会安排好的。”

    皓晨道:“那到时候公主殿下如何通知我?”

    月夜道:“最好的办法就是你留下来,等我有准确的时间安排后你再走。我这里住的地方很多,也没人敢轻易闯进来。”

    “你要留我住下?”龙皓晨警惕的道。

    月夜失笑道:“龙团长那么睿智,怎么会问这么个笨问题。难道你还怕我对你不利么?要是我想那么做的话,根本不会让你见到我。不过,你那红颜知己的手段也太狠毒了,我尝试了各种办法,都没能解除体内禁制,反而令我痛不欲生。这就是你们拿我充当合作者的态度么?”

    龙皓晨神态恢复正常,淡淡的道:“合作者?你是魔族公主,我们最多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而已,谈不上什么合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上次那批资源就是为了魔都心城运来的。你真的是保持中立的?”

    月夜却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当然是,我们游离商人最重要的宗旨就是中立。你只是看到我给魔族运送的东西,却没看到我给人类带去的是什么。这次你跟随我的商队回归圣殿联盟,我会让你看到的。”

    龙皓晨道:“这样最好。”

    月夜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突然站起身,走到龙皓晨面前,“那你什么时候让你那位红颜知己解除了我身上的禁制?我可是真心与你们合作的。可体内有这么个东西,对我来说如同芒刺在背,实在是太痛苦了。”

    一边说着,她竟是身子一软,朝着龙皓晨腿上坐去。

    龙皓晨来到这里后就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反应自然是极快的,身形一闪,就离开了座位,月夜充满弹性的娇躯只是在他大腿上轻轻的蹭了了一下,就坐入了他之前的位置。

    “我有那么可怕么?”月夜幽怨的说道。

    龙皓晨的脸色有些冰冷,“公主殿下请你自重。我相信以你的能力,给我在魔都心城内找个住处并不难,等你安排好商队之后,再让人通知我就是了。”

    月夜秀眉微皱,道:“你还真是个死脑筋呢。我有什么比不上你那红颜知己的?”

    龙皓晨淡然道:“再美味的珍馐也无法引起一个饱腹者的食欲。”

    月夜的眼神突然一变,“真的是这样么?可我所知道的,无论是人类还是男人,对这方面都是贪得无厌的。我父亲就有上百位的姬妾。其中不乏你们人类,还包括魔族各族的美女。据说魔神皇陛下的姬妾足有上千之多。难道他们就吃不饱么?”

    略微停顿了一下,月夜有些挑衅的看着他,“还是你那方面不行啊?”

    可惜,她这挑衅用错了对象,龙皓晨微微一愣,“那方面不行?那是什么方面?”

    看着他那纯净的目光,月夜顿时有些羞窘,忍不住问道:“你今年多大?”

    龙皓晨虽然身材越来越高大,气质也越来越沉稳,但毕竟年纪还小,脸上总是带着几分稚气的。

    “不告诉你。”硬邦邦的拒绝了月夜的疑问。

    月夜哼了一声,道:“不说算了,你看看这东西,你认识么?”一边说着,她手上光芒一闪,多了一根长约一尺的金属小棍,将其递给了龙皓晨。

    龙皓晨伸手接过,体内灵力微微一动,那小棍上光芒闪耀了一下,一道淡紫色光芒从另一端喷射而出,在空中凝结成两个字。

    看到这两个字,龙皓晨和月夜都愣了一下。

    “十五。”

    “你骗我。”龙皓晨怒道。很显然,这根金属小棍竟然有探察人年龄的作用,他上当了。

    月夜呆滞的看着他,“你、你才十五岁,天啊!这不是真的。”

    龙皓晨冷哼一声,“还差一个月。你骗我,这东西没收了。”一边说着,他胸口处金光一闪,堂而皇之的将那金属棍收入到自己胸口处的永恒旋律之中。

    “喂!这个很贵的。而且很稀有。”月夜伸出手讨要。

    龙皓晨却不理她,转身就向外走,“相信以你的身份,查到我住哪里并不困难,我自己找旅店去住。尽快给我消息,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我既然敢来就不怕你耍花样。”他不愿意再和这女人纠缠下去。

    “好了、好了,我给你安排住的地方就是。你自己去找地方住,万一露陷了怎么办。”月夜幽怨的说道。殊不知,此时她内心的震撼是无与伦比的。

    对于龙皓晨,她一直都有很多好奇,她自然能看得出龙皓晨不到二十岁,但也没想到居然是十五岁这么年轻。人类和魔族不一样,魔族强者绝大多数都是天生就拥有强大的能力,但后天再想要修炼就十分困难了。只有少数几个最强大的种族在修炼天赋上才比较强。其他的种族,哪怕是身为族长的魔神想要成长都十分困难。

    而人类就不一样,人类先天几乎没有什么能力,但是,他们后天成长的潜力却是近乎无限的。虽然也受到天赋影响,可人类的创造力和成长性是魔族远远无法相比的。否则的话,人类在强大魔族的进攻下又岂能坚持这么多年屹立不倒?

    十五岁的五阶,至少在今天之前月夜还没听说过。而且龙皓晨已经是一支猎魔团的团长了。月夜何等聪明,以龙皓晨的年纪、能力,他的天赋在人类中必定是顶尖的存在。给他足够的时间成长,未来必将成为魔族大敌。

    但是,有一点她没有欺骗龙皓晨,那就是她自身的倾向性,无论是对于人类还是对于魔族,她都没有深刻的感情。在她心中,利益和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因此,她虽然现龙皓晨恐怖的潜力,却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只是暗暗决定至少要交好这个小男人。

    正在这时,一名侍女突然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公主殿下,魔神皇陛下来了。亲王大人命所有内宫人等一同出迎。”

    “什么?”月夜大吃一惊,脸色也是瞬间大变。

    龙皓晨更是心中一紧,下意识的攥紧双拳。

    “你先下去。我换件衣服。”在短暂的震惊之后,月夜一挥手,让侍女退下——

    “怎么办?”龙皓晨冷静的向月夜野置,在吃惊之后,他却并不如何紧张,因为他能感受到血契作用并未受到影响,随时都能离开这里。他反而想要看看这个月夜公主如何应对这样的局面。从这件事上就能看出她与自己合作有几分真心。

    月夜语速极快的道:“魔神皇亲自来见我父亲一定是有大事商量。他对于自身安全极为重视,因此,每次前来都会命令内宫之中所有人一同出迎,黑龙亲卫有秘术能够侦察到一定区域内的所有生命气息,如果有所隐藏,那很可能就是刺客了。在魔神皇陛下离开之前,所有人都会被局限在一个区域内。”

    龙皓晨淡淡的道:“也就是说,我必须要出现在魔神皇面拼了?”

    月夜苦笑一声,道:“恐怕是这样了。没想到陛下来的这么不是时候。现在你想出去都不行,月魔宫周围肯定已经戒严,这可怎么办才好。我这里只有侍女,可没有男人。你就这么跟我出去,肯定是要被怀疑的。怎么办、怎么办……”

    以她的聪明这时候都显得有些慌乱了。也难怪她会如此,一旦让魔神皇知道她和人类猎魔团有关系,哪怕是她的父亲月魔神也保不住她。魔神皇最痛恨的就是圣殿联盟的猎魔团。

    突然,在抬头看向龙皓晨的时候,月夜眼睛一亮,“有办了。不过,龙团长必须要委屈你一下。”

    龙皓晨疑惑的道:“要怎么办?”

    月夜凑到他身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龙皓晨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断然道:“不行,这绝对不行。”

    月夜顿时眼圈一红,滋然欲泣的道:“不这样的话,一旦被发现,我也死定了。人家虽然比你大几岁,但也还不到二十,你忍心看着我就这么给你陪葬么?我都还没有过男人呢。求求你了好不好,就委屈一会儿。等魔神皇走了以后就没事了。”

    “你……”看着她的样子,龙皓晨心念电转,这位月夜公主似乎真的有些诚意,虽然她出的是馊主意,但可行性还是很大的。而且,如果自己传送唐开的话,又需要至少一两天的时间才能赶回来,到时候又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变化。

    “怯点啊!不能耽搁。我的命都在你们手上,难道你还不相信我么?”月夜是真有点急了,美眸通红,眼泪眼看就要滴落下来。

    龙皓晨眉头深锁,但终究还是的点了下头。

    月魔宫宫门大开,月魔神阿加雷斯带领着一众月魔贵族恭敬的迎了出去,与此同时,整个月魔宫内宫中所有人等包括侍女、仆役都向内宫前的广垩场集中。

    月魔神阿加雷斯身高在两米左右,一身紫色滚金边长袍,长发披散在身后,用一根发带收束,眉目如画,相貌英俊如女子一般。一双紫色眼瞳中隐隐有暗金色光芒泛出,额头正中,有一轮宛如上弦月般的淡淡魔纹。

    单以相貌而论,阿加雷斯乃是魔族第一美男子,比之魔神皇枫秀犹有过之,只是气质不如而已。他往那里一站,很自然的就成为了广场的核心,周围所有人的光芒都被他掩盖了下去。

    在魔族之中,魔神皇自称为皇,在他之下,亲王级别的贵族只有两位,其中一位就是月魔神阿加雷斯,另一位则是魔族先知,在整个魔族中有超然地位的大预言师、星魔神瓦沙克阿加雷斯身边跟随着一名看上去很安静的女子,修长纤细的身材堪称完美,绝色容颜不染脂粉,清爽、纯净,甚至还带着几分通灵之美。

    最令人震惊的是,她居然有着一双属于人类的黑色眼眸。毫无疑问,她是全场最美的女人,也只有她才能配得上月魔神阿加雷斯的英俊。

    在阿加雷斯身后,站着数十人,距离他最近的是四名中年男子,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美男,这四位在月魔族之中被称之为月魔四大天王。乃是月魔神阿加雷斯最为倚重的左膀右臂。

    在他们之后,还有十余位中年以上的月魔族男性,每一个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都如渊如岳。在他们之后,则是一群女子,尽是绝色。

    而这些女子之一就是身为公主的月夜。她带着一众侍女站在较为靠前的位置。其中,在她身边距离最近的一名侍女始终低着头,黑色的中长发略微披散,令人无看清她的相貌。

    月夜的神色多少有些古怪,她强忍着不让自己看向身侧,双手却在轻轻的着自己的衣襟,显示着她并不平静的心情。

    是的,她没平静。此时的她,心中充满了自信崩溃的可怕感觉。

    对于女人,尤其是对于一位绝色美女来说,最大的自信是什么?绝不是灵力和实力,尤其是在月魔族这个以美为尊的种族中。相貌永远都是排在第一位的。没看到月魔神身边的王妃居然是一名人类美女么?她就是凭借着自身的相貌征服了所有月魔族人。她也是月夜的母亲。尽管她的后代不可能继承月魔神阿加雷斯的魔神之位,但只要她还是王妃一天,那份尊崇就没有任何人能够剥夺。

    可是,就在几分钟之前,月夜对容貌的自信崩溃了……

    身为月魔族公主,月夜身边的侍从自然都是女性,要是她带个男人出去,不引起怀疑都怪了。因此,她灵光闪现,想到的办就是帮龙皓晨画个妆,让他扮作自己的侍女。

    龙皓晨还是少年,身体并未完全发育,并不算壮硕,再加上他相貌上的绝对优势,扮作女人并不需要太麻烦的过程。

    这也是为什么龙皓晨之前不愿意答应的原因了。最终虽然妥协,但却依旧有些不甘,心。

    月夜给龙皓晨的化妆很简单,换上一身侍女服饰,掩盖了他的喉结,然后再将他的眉毛和面部轮廓化妆的略显柔和一些,就完成了整个过程,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而已。

    但是,当这一切完成之后,第一个呆滞的就是始作俑者月夜本人。

    太美了,真的是太美了。在月夜心中,她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是自己的母亲,也就是月魔神的王妃,而她自己因为年龄关系,少了母亲高贵优雅的气质和成**人的韵味,也只是略逊半筹而已。可是,当她将龙皓晨化妆完毕,龙皓晨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她的自信崩溃了。

    她甚至不能用美这个字来形容龙皓晨。细嫩白皙的肌肤,高挺却并不夸张的鼻梁,柔和澄澈,毫无杂质的双眸。每一处都是那么的精致,精致的毫无瑕疵,而这所有的一切凝聚在一起后,却产生着几何升华的变化。

    完美,是的,他现在的容颜只能用完美来形容,尽管他穿的只是侍女装扮,但是,哪怕是宫殿内最豪华绚烂的宝石也要被他遮盖光泽。

    月夜相信,如果龙皓晨摘下魔瞳,露出他原本那双金色眼眸,一定会变得更加强盛,那时候,他会多出一种宛如太阳降临的美,光明之子的美。

    龙皓晨自己倒是没觉得相貌有什么变化,只是很不适合女装而已,幸好只是装上一会儿,他也就低着头跟在月夜身后亦步亦趋的来到了前面。

    月夜轻轻的摆弄着衣襟,内心实在是太不平静了,她已经开始后悔了,在刚才离开寝宫的时候先后几次叮嘱龙皓晨,让他一定不要抬头。他这样的美,甚至已经超越了自己的母亲,一旦被月魔族其他贵族看到,恐怕会引起很大的麻烦。就算是自己父亲恐怕都不会放过他吧。

    一想到这些,月夜的心情就不由得变得古怪起来。早知道,还不如让他以月魔子爵的身份混到男人那边去。话说,他本身真的不是女扮男装么……

    “陛下驾到。”一声高昂的呼喝声中,整个月魔宫殿前广垩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龙皓晨尽管低着头,却依旧能够感受到空气中明显增强的压迫力。他心中怎能不紧张?在这里的可是魔族最强大的两位魔神啊!他们哪怕只是一个小手指都能轻易碾死自己这样的修为。

    不过,他却并没有完全听从月夜的叮嘱,之前就已经偷偷的观察过月魔族前面的那些人了,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凭借惊人的记忆还是记住了很多东西。这些都是他未来要面对的敌人,现在有所了解,起码记住他们的身份,在未来面对的时候自然要从容的多。

    尤其是月魔神阿加雷斯的样子,龙皓晨更是仔细的记忆了一下。

    脚步声响起,进来的人并不错,至少从脚步上判断是这样的。

    “阿加雷斯见过陛下。”月魔神阿加雷斯微微躬身行礼,在他身后的所有人则全部单膝跪地。

    这就是月魔族高贵尊崇的地方了,换作其他种族,必须要五体投地来拜见魔神皇。

    魔神皇枫秀可以说是轻装简从了,在他身后只是跟着四名都是一身黑色长袍的中年人,并没有过多的随从。当然,这只走进入内宫中的数量,外面还有多少人那就只有这位陛下自己知道了。

    今天的魔神皇远没有当初在驱魔关要塞时的那和威霸,只是一刻简单的黑色长袍而已,整个人看上去甚至没有半分气势从体垩内溢出,就像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英俊青年。

    微微一抬手,扶住弯腰下拜的月魔神阿加雷斯,“贤弟,我们之间还用这么多礼数么?”

    阿加雷斯微笑道:“尊卑有别,礼不可废啊!陛下心中暗道,我要是真的不注意礼数,你会不在意?当然,他也只是腹诽一下而已,别看他是排名第二的魔神,但在魔神皇面前,和其他魔神也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魔神皇至高无上的地位绝不是他所能动摇的,他自然也没有半分境觎之心。

    魔神皇点了点头,跟着阿加雷斯向宫殿方向走去,正在这时,突然间,魔神皇脚步停顿了一下,目光朝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以魔神皇的身份和修为竟然轻轻一震,眼中流露出几分不可思议之色。

    他这一看,令月魔神阿加雷斯吃了一井,也循着他目光的方向看去,所看到的,正是自己最疼爱的女儿月夜。

    “陛下,您……”阿加雷斯心中有些紧张了,他可不希望这位陛下对自己的宝贝女儿动什么心思。一直以来,魔神皇虽然强大,但对他们这些手下还是很照顾的,不会做些损害他们的感情的事。但是,反过来说,如果魔神皇对他的女儿动了什么心思,阿加雷斯能阻止么?

    魔神皇轻轻的摇了摇义,道:“没什么,我们走吧。”说完这句话,他还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什么,阿加雷斯的耳力何等惊人,隐约听到,魔神皇似乎在说:真的很像。

    阿加雷斯吃惊,殊不知有人已经紧张的心胆俱裂。

    当魔神皇那一眼看过来时,月夜只觉得自己的血液都要凝固了,双手瞬间抓紧裙摆,身体僵硬的宛如磐石一般,她根本不敢稍动,内心之中只是在不断狂喊着:完子、完了……

    她是当事人,自然能够感觉到魔神皇那一眼并不是看向她的,而是看向她身边的龙皓晨啊!

    就在刚才魔神皇走进来的时候,龙皓晨忍不住再次抬头,而就是他这么一叮,简单的动作,却吸引了魔神皇的注意,魔神皇的惊到一瞥正好与抬起头的龙皓晨对个正着。

    龙皓晨的感觉几乎和月夜一模一样,他的大脑刹那间一片空白,魔神皇目光与他相对的一瞬间,他立庶就感觉到一股恐怖到极致的能量锁定了自己的身体,并且隔绝了他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也就是说,在刚才那一瞬,哪怕他想要通过皓月契约传送离去也是完全做不到的。

    龙皓晨好后悔,不应该抬头看这一眼,他也相信,以魔神皇的修为,必定能够发现他体垩内灵力的属性。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么?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令他大跌眼镜,魔神皇竟然就那么跟着月魔神阿加雷斯走了,进入宫殿而去。并没有对他有任何行动,他的手下也是一样。

    他为什么会放过我?没有发现我的光明属性么?以他的修为,不可能吧。

    龙皓晨心中充满了疑惑,但同样的,也充满了庆幸。他险些忍不住就这么传送离去。但终究还是克制了,如果他当着这么多人走了,月夜如何向族人们解释?

    魔神皇在月魔神的带领下终于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月魔族众人这才一一站起,在起身的过程中,一只冰凉的小手探到龙皓晨腰侧,捏住他一点皮肉,用力的扭转了一百八十度。

    龙皓晨吃痛,身体**了一下,却出奇的并没有反抗。他是心存愧疚啊!如果不是魔神皇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出手,他和月夜就都完了。

    “对不起。”龙皓晨压低声音说道。

    月夜却不理他,脸色依旧难看的很,她里面的衣襟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当魔神皇跟着父亲离开之后,她简直觉得自己就要虚脱了,差点软倒在地下。魔神皇的手段她要比龙皓晨了解的多,因此,她心中也有着极致的恐惧,当这份恐惧离开后,她体垩内有两重截然不同的感觉,虚脱和**……

    这和折磨令她的脸色显得异常苍白。幸好,现在没有人会来注意她,所有人的心神还都在魔神皇身上。

    月魔宫正殿。

    月魔神请魔神皇坐上主位,自

    “陛下,您怎么亲自来了,让人招呼一声,我过去就走了。”阿加雷斯微笑着说道。

    枫秀挥了挥手,他带来的四名属下以及月魔神阿加雷斯的下属们全都退了出去,正殿内只剩下这两大魔神。从这一个简单的细节就能看出枫秀在魔族的地位有多么恐怖,哪怕是月魔神的族人,对他的命令也不敢丝毫违背。

    “现在没有外人了,你我兄弟不用那么见外吧。我来找你,一叮,是有事情,另一个也是来看看你。我们兄弟好久没有聚在一起了,平时都忙于各和事务。待会儿你跟我回去吧,今天晚上,我们痛饮一番如何?月夜侄女上次带回来的人类美酒我还没舍得喝呢。”

    阿加雷斯微笑道:“那我可就不可爱了。好久没跟大哥喝过酒了。你是不知道,月夜那丫头,都没给我留下多少,绝大部分都送到你那里去了,我这个当父亲的都要嫉妒了。”

    枫秀微微一笑,道:“有什么可嫉妒的,想喝去找我就走了。能叫我一声大哥的,也就只有你和老三而已,我们三兄弟难道还分什么彼此么?”

    阿加雷斯轻叹一声,道:“老三这小子,总是在研究他的占卜什么的,我去找过他两次,竟是都被拒之门外了。”

    听了阿加雷斯这句话,枫秀的脸色却显得多了几分沉凝,“老三这次闭关的时间确实有些长了。他乃是我们的大预言师,肯定是在占r过程中遇到了什么麻烦。这可并不是好事。希望他不要带来坏消息,

    阿加雷斯有些不以为然的道:“能有什么坏消息?人类么?他们虽然这些年有所增强,但还不时一直不敢出自己那个乌龟壳。如果不是大哥想要圈养他们,我们一同出手,人类真的能抵御的住?”

    枫秀摇了摇头,道:“二弟,不可大意。人类毕竟在这片大陆上有着数万年繁衍生息的过程,并不是那么容易抹杀的。如果我们真的全力以赴去对付他们,那么,最终结果很可能是两败俱伤。虽然我们赢面大一些,但如此混乱的局面要是吸引了其他未免怎么办?到了那时候,两败俱伤的我们还如何应对?虽然我一直没将人类看成太大的威胁,但也不能轻举妄动。时机未到。”

    阿加雷斯沉默片竟后,向披秀司道:“大哥,一直以来我都想问你,你所说的时机究竟是指的什么?什么时候我们才可以向人类发动总攻?任由他们安展下去也不行啊!人类的潜能确实不能小看。”

    枫秀眼底闪过一道悠然之色,“这个时机在于我们自身,我需要族人们更加接受人类的存在,甚至是将人类视为我们本族中的一份子,到了那时候,才是我们出手对付圣殿联盟的时武。我要的不是毁灭,而是同化。

    否则,我们的未来根本无法发展。我们需要人类的潜能。”

    阿加雷斯心中一惊,“大哥,你是说,我们要完全接受人类?”

    枫秀点了点头,道:“人类的优点很多,又有深厚的底蕴,这些年我颁布的每一条法令都是为了与人类同化,先完成与我们境内的人类同化过程,然后再徐徐图之。总有一天,我们会让人类成为我们的一部分,到了那时候,我们魔族必将更加强大。我的目标并不局限于我们这个世界,而是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够像先祖那样发动横跨位面的战争。”

    “二弟,如果让你将魔神之位传给月夜如何?让她传承你的能力。”枫秀突然说道。

    阿加雷斯大惊失色,“大哥,这怎么可以,族人们不会答应的。”

    枫秀淡淡的道:“只要有我的支持,谁敢闹事?既然要彻底融合人类,那么,就必须要从我们自身做起。你不要看月夜这孩子现在进步慢,如果她能传承你的能力,未来的成就必定在你之上,这就是人类潜能的优势。”

    联想起魔神皇之前看月夜的那一眼,阿加雷斯心中不禁有些警恨,难道陛下要吞掉我的月魔族?不对啊!以他的实力,根本不需要这样做,而且,逆天魔龙族一向要保持血统的纯净。

    枫秀眼神微动,道:“我只是随口说说。你考虑一下,我尊重你的意见,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而且,你还年轻,并不急于一时。”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