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九十七章 英雄

    月魔的拳头,狠狠的轰击在龙皓晨背上,他根本没有灵力在注入辉煌圣铠发动圣灵护体,能够清楚的看到,辉惶圣铠在月魔的拳头下内四、变形。也幸亏它是一件辉煌级装备,没有就此破碎。可是,此时如此脆弱的龙皓晨能够承受得住这一击的恐怖么?

    将级二十一号、二十二号两支猎魔团的十二人呼吸仿佛都要停止了。

    采儿在被龙皓晨震飞的时候,她的心中是一片茫然,失去了四感,她只能凭借感觉和触觉去感受世界。但是,茫然只是持续了一瞬间,她的心就骤然揪紧,她太了解龙皓晨了。在什么情况下龙皓晨才会放弃自己?唯有在他已经无保护她的时候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啊!紧接着,龙皓晨切断了灵魂锁链的联系,更是令采儿明白了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

    泪水几乎是瞬间从眼眸中奔涌而出,下意识的她就要扑出去。但是,在这个时候,一双有力的手臂却抱紧了她的身体。

    是王原原。

    虽然明知道采儿听不到声音,但王原原还是哽咽的大叫道:“不要白白牺牲。”他们都已经来不及去救援龙皓晨了,龙皓晨将采儿送到她面前就是对她的信任,她怎能让采儿冲出去白白牺牲。

    然后,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龙皓晨死定了的时候,突然间,一团无比璀璨的金芒骤然从龙皓晨胸口处奔涌而出,隐约间,一股令人无可匹敌的恐怖气息骤然闪现,重创之下的月魔竟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庞大金光震的飞了出去,而且是直接飞出数百米之远。

    “神器。”月魔在空中狂吼一声,背后一双黑色翅膀猛然弹出,毫不停留的疯狂逃窜。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从龙皓晨修罗斩重创月魔到他身上金光迸发将月魔震退,前后也不过几次呼吸的时间而已。以至于月魔被弹飞的同时,将级二十二号猎魔团其他人才冲到龙皓晨身边。而龙皓晨已经是闷哼一声,扑洌在了皓月身上。

    在怕昏迷前的一瞬间,只是隐约听到一个威严的声音,“谁敢伤害长眠天灾的鼻子?”

    胸口处的炽热至少增强了十倍,整个镇南关内死去的灵魂以惊人的速度向永恒旋律汇聚而至。

    之前龙皓晨感受到它只能吸收直径两百米的灵魂那是因为他的身体只能承受那么多。而此时此放,永恒旋律被完全激发,龙皓晨身体受创,再加上他成突破了六阶。永恒旋律自行运转起来,用持续而温和的方式吸收着字气中的灵魂。同时最优先将灵魂能量转化为龙皓晨能够吸收的光属性能量滋润着他空虚的身体。

    陆熙像是疯了一般样命的将一个个治疗魔降在龙皓晨身上,其他人也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将龙皓晨围在中垩央。

    采儿已经挣脱了王原原的束缚,凭借着她对龙皓晨气息的感觉第一个到了他身边。

    采儿的身体略微僵硬了一下,她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然后飞快的握住了龙皓晨的右手,惨白的脸色这才略微缓和了半分。她是唯一一叮,能够感受到庞大灵魂能量在向龙皓晨汇集的人,同时,她也感受到了龙皓晨的生命气息。

    伴随着那灵魂之力的凝聚,采儿惊讶的发现,自己体垩内的轮回之刻竟然有种蠢蠢欲动的趋势。

    两支猎魔团围住了龙皓晨,他们也没有再受到魔族的进攻。龙皓晨成的牵制、重创了八阶月魔,给反攻带来了最为有利的局面。此时,镇南关守军在援军的带领下发动了强势反扑,攻入镇南关内的魔族正在被一点点的赶出镇南关。

    天空中,大片大片的金色光芒从天而降,这些金色光雨仿佛有灵性一般,向所有活着的人体垩内钻入,不只是人类,魔族也同样如此。只不过,人类被金色光雨滋润,会感到前所未有的舒适,身上的疲倦在消失,伤口在愈合,力量在恢复。而对于魔族来说,却是真正的灾难。光雨落在他们身上只会带来一声声惨叫,还有冒起的黑色烟雾。

    这一场光雨几乎笼罩了半个镇南关,稍微有点常识的人就能看出,这分明是光属性的九阶禁咒,光明女神的眷恋。

    这个禁咒唯有九阶级别的牧师才能使用,骑士就算到了九阶也用不出这等恐怖的裂体治疗。

    牧师到了九阶,称号是圣者。天空中能够有一位人类的圣者出手,可见空中局面至少已经稳定了。

    刺耳的厉啸声也伴随着金色光雨播撒在空中响起,十二道粗大的各色光柱在其他稍弱一些的光芒掩映下朝着远方掠去。

    眼看事不可为,魔族,终干撤退了。但是,虽然他们只经撤击必睁惯那为首的十二魔神却没有陨落一名。由此可见,双方的实力差距极为微小,如果不是援军及时赶到,镇南关恐怕真的要就此覆灭了。

    龙皓晨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之中,他唯一能够隐隐感觉到的就是胸。的炽热。但是,那灼烧的感觉却令他不再痛苦,反而感到很舒服似的。他醒不过来,因为实在是太疲倦了。不过,他那昏迷的心神是十分放松的,至少,他做到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他至少救下了数以百计的联盟战士和师。

    他没有辜负父亲对他的期望,做到了一个骑士应该做的事情。

    将级二十一、二十二号两支猎魔团十二人全部围在龙皓晨身边,他们出奇的没有任何一个人吭声,除了龙皓晨身边的采儿和不断施展治疗魔直到耗尽灵力的陆熙之外,其他十个人一致对外,他们每个人眼中都闪烁着决绝的光彩,毫无疑问,如果在这个时候有人试图攻击龙皓晨,那么,必须要踏过他们的尸体才行。

    龙皓晨用自己的行动点燃了伙伴们心中拖着,每个人都已经忽视了死亡,在他们心中,也产生出了和龙皓晨一样的执念。

    同样的情况,一支刚刚成为将级不久的猎魔团,平均实力只有五阶的猎魔团,遇到八阶月魔应该怎么做?哪怕是用这个问题问圣殿联盟的领袖们,他们也会告诉猎魔团,尽快远离,保存实力。

    可是,龙皓晨是这么做的么?不,他没有。为了让更多的人活下来,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可以说,如果没有最后出现的那道金光保护了他,他已经死在战场上了。

    月魔喊出的神器二字他们并没有听到,也不知道那金光是什么,但是,龙皓晨奇迹般的活下来也令他们心中充满了惭愧。尤其是将级二十二号猎魔团的六人。

    看到月魔的时候,将级二十二号猎魔团六个人犹豫了,看到龙皓晨毅然决然走出去的时候,除了李馨之外,其他人都充满了震惊,却没有试图去做什么。这也是为什么李馨能够为龙皓晨挡住一击,而其他人却来晚子的原因。

    他们怎能不惭愧?连体增灵丹他们也有一套,可是,他们却没有吃,因为敝帚自珍和对八阶月魔的恐惧没有吃。

    虽然后来龙皓晨向他们喝道不要服用,可是,如果之前他们服用了,是不是也能帮上龙皓晨一把呢?

    陆熙为什么如此拼命,甚至不惜透支自己的身体,他是在发泄着内心中惭愧带给自己的痛苦。他觉得自己对不起龙皓晨。如果龙皓晨死,了,身为将级二十二号猎魔团的团长,他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战斗依旧在继续,但他们这两支猎魔团却一直保持着这样的阵型。谁也没有说话。

    采儿坐在地上,将龙皓晨的头放在自己大腿上,让他躺的舒服一点,更是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她没有再哭,可是,娇躯却不断的颤我着。她心疼啊,她真的好心疼、好心疼。此时此竟,她甚至想到,如果可以选择,宁可不做猎魔团成员,只要能够和龙皓晨在一起就足够了。

    天空中各种颜色的光芒渐渐暗淡下乘,魔族攻入城内的军队也终于被驱赶出了镇南关。

    圣殿联盟的强者们纷纷从空中落下,指挥着活下来的人收拾残局。

    渐渐的,有人来到了将级二十一、二十二号两支猎魔团这边,首先回来的赫然正是士级二号、三号猎魔团。当然,准确的说,随着龙皓晨他们升入将级,他们应该是士级一号和二号了。只是这两支团队也是计刮着尽快升入将级,并没有去猎魔团任务塔改变自己的名称而已。

    杨文昭和断忆以及他们两支猎魔团的人全都是激身浴血,师相对好一点,近战职业的几乎每个人带伤。

    但是,此时他们脸上都流露着几分肃穆之色,安静的来到将级二十一、二十二号猎魔团旁边,静静的和他们一起围在龙皓晨身边,只有杨文昭和断忆两人走到陆熙处低声询问了几句,在得到龙皓晨没有生命之忧的答复后,两人脸上才都流露出释然之色。

    进入战场后,四支猎魔团相距不远,龙皓晨力抗月魔的一幕他们也都清晰的看到了。杨文昭心中一直有着和当初韩羽一样的傲气,只不过他比当初的韩羽要沉稳的多,对这份骄傲隐藏的也很好。可是,他现在却发现,自己这份骄傲是如此廉价,看到八阶月魔的时候,他想到的只是如何保全自己的团队,而就在那一刻,龙皓晨却已经大踏步的迎了上去。

    对于龙皓晨的实力,杨文昭已经麻木了,但是,他却深深的知道,自己输给龙皓晨的并不只是实力。

    在两支士级猎魔团之后,回来的赫然正是将级八号猎魔团,在张放放的带领下,他们也和两支士级猎魔团一样,围在这里。

    接下来返回的都是六大圣殿的普通战士,但是,他们却与五支猎魔团做着同样的事口很快,这边就以龙皓晨和采儿为中心,围拢了足有上千人。

    在战场上,从敌人攻击中救下一名战友这种事是经常会发生的。袍泽、兄弟之情也往往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因为救人者和被救者是真正的生死之交。

    但是,在战场上救下十人、百人乃至于千人呢?

    当龙皓晨带领着将级二十一号、二十二号两支猎魔团加入战场之后,就成为了友军注意的对象。他们奋勇杀敌,先后斩杀书名六阶又七阶强大的魔族,更是势如破竹的冲入敌阵,成为了反攻的尖峰。

    或许,普通战士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实力,但是,镇南关的将领们自然看得出他们是猎魔团,而且无论是年纪还是修为,都像是士级或者是将级的猎魔团。

    可他们做的却远远不是低阶猎魔团能够做到的。

    如果抵挡住月魔的是一名八阶或者九阶,哪怕是七阶强者。引起的震械与轰动也不会如此强烈。强者对强者,这在战场上是一种潜规则。

    可是,当龙皓晨悍然走出,迎上八阶月魔的时候,他展现出的只是六阶实力。而且,观战者们还不知道,当时的他其实是刚刚冲破六阶屏障。

    六阶对八阶,这是什么概念?

    八阶月魔为什么能出现在下面的战场上,将士们并不清楚,但他们却清楚的知道,当时足有上百名伙伴死在了那八阶月魔手中。如果任由他肆虐起来,别说反攻,恐怕至少要有成百上千人死在他手中。八阶,那是何等的实力啊?

    但是,龙皓晨却就那么迎了上去,不计代价的迎了上去。与八阶月魔硬撼。

    将士们在奋勇杀敌,他们始终都没有感受到后方月魔再给他们带来任何威胁。而当他们回归的时候,月魔不见了,而那位抵挡住月魔进攻的青年骑士却巴经倒在地上,昏迷在同伴怀中。

    一名镇南关的将领两眼通红的道:“他是英雄。向英雄致敬。”一边说着,他用自己仅存的独臂一把扯下了头盔,朝着龙皓晨的方向,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所有能够活着走回来的将士们,无论是否伤残,无不学着这位将领的样子,向龙皓晨做出了各自职业具有最崇高敬意的致敬行礼。

    这一幕是那样的震撼,不只是将士们如此,各支猎魔团也同样是如此,其中甚至还包括了几支赶回来的帅级猎魔团。他们的神色是惭愧的,帅级猎魔团也不过是平均六阶的修为,面对八阶月魔,他们和杨文昭一样,优先选择的是保存自己。

    时间不长,一道金色身影骤然从天而降,发出咣当一声巨响。此人一身有着瑰丽花纹的暗金色甲胄,在他落地的瞬间,每个人都有种要顶礼膜拜的感觉。那是威严。

    “都让开。”金甲骑士大喝一声,同时身上甲胄竟然如同水波般褪去,露出了本来面貌。正是圣骑士长韩芡。

    外面的将士们可能不认识韩芡,但猎魔团的人怎么会不认得这位圣骑士长呢?赶忙纷纷让开,在他面前形成一条通道。

    韩芡急切的快步来到龙皓晨面前,看着处于昏迷状态中的青年骑士,他的目光顿时凝聚了。一转身,一巴掌就抽在了韩羽脸上,将他打得一个趔趄。

    “你这个扈从骑士就是这么保护主人的?为什么昏迷的不是你?”韩芙几乎是怒吼着喊出这句话。然后就急匆匆的蹲下身体检查着龙皓晨的情况。

    因为感受到他身上浓郁的光明气息,采儿并没有阻止。

    韩芡被爷爷一巴掌抽了个跟头,却没有任何反驳,嘴角处鲜血流淌,勉强爬起来,站回原位。

    半晌之后,韩芡的脸色略微好了几分,神色间甚至变得古怪了些。

    重新站起身,韩芙的声音远远传去,“我是骑士圣殿圣骑士长韩芙,各军将领率你们的将士回归营地休整,不要在这里逗留了。这位青年骑士没有生命危险,我以骑士圣殿的名义像你们保证,一定让他恢复正常。”

    一名似乎是目前这些将士中品阶最高的将领大步走了出来,也就是之前那位率先喊出口号的独臂将军,他朝着韩芙的方向单膝跪倒,大声道:“尊敬的圣骑士长大人,我们请求知道英雄的名字。”

    韩芡嘴唇猛的一抿,在他身边的众人分明看到他的眼圈有些发红,猛然间,这位圣骑士长大喝一声,“站起来,在这里没有任何人值得你和你们下跪。英雄不只是这今年轻人,难道你们这些为了守护镇南关付出一切的将士们就不是么?你们也一样是英雄。”

    此言一出,所有镇南关的将士们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片刻之后,宛如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骤然暴起。

    是的,他们赢得了这场战争,哪怕是惨胜,至少现在他们击退了敌人。他们都是英雄,都是守护人类的英雄。

    欢呼的时间并不长,片刻之后,就像是有人组织一般,欢呼声渐渐停了下来,不约而同的将目光集中在韩芡身上。

    韩芙明白他们在想什么,点了点头,道:“你们口中的这位英雄名叫龙皓晨,将级二十一号猎魔团团长。记住他的名字吧,身为骑士圣殿副殿主,我以这样的骑士为荣。”

    “龙皓晨、龙皓呆、龙皓鬼”,”欢呼声再次响起,但这次却只有一个名字。

    对于镇南关来说,之前的过程甚至不能称之为一场战争,而应该说是一场灾难。作为圣殿联盟在南方的门户,镇南关的防御力量比起驱魔关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魔族这次调动的力量也是格外强大,大有不拿下镇南关誓不罢休之势。

    此时,层族虽然退却了,但打扫战场也是无比艰难的,很多民房都作为了伤员们临时的医疗点。平民们渐渐加入到打扫战场的队伍之中,他们的首要任务就是灭火。

    整整三天时间,镇南关内才完成了打扫战场的全部过程,火头全部扑灭。也幸好三天来魔族并未再次发动进攻,镇南关受到重创的情况下,作为攻城一方的魔族,他们所受到的创伤甚至还要倍于镇南关。

    这三天以来,作为战场英雄的龙皓晨也得到了镇南关内最好的治疗。千万别忘了,这里可是牧师圣殿总殿所在。一场大战下来,或许其他职业强者都有所欠缺,但却绝不会缺少高阶牧师。

    那位曾经在最后时刻释放了光系禁咒的圣者甚至亲自为龙皓晨治疗了一次,令他好转的速度大幅度增加。

    在昏迷两天两夜之后,龙皓晨就清醒了过来,他此时居住的乃是牧师圣殿总殿的一个房间内。

    作为牧师圣殿总殿,这里自然是魔族的攻击对象之一,幸好总殿这边有着足够多的禁制,才能勉强保住自身没有被太严重的破坏。执政府那边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已经变成了一片残桓断壁。

    盘膝坐在床上,龙皓晨静静的修炼着,采儿就在他身边不远,只是,此时的采儿俏脸上显得十分冷漠。没有在床上,而是盘膝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修炼着。

    严重透支加重伤,龙皓晨这次受到的伤害可以说是他成为骑士以后最严重的一次。但是,同样的,拥有光明之子体质的他,这一战也是给他带来好处最多的一次。

    首先就是在八阶月魔带来的强大压力下直接突破了六阶,成为了骑士圣殿历史上最年轻的辉耀骑士,他今年才十五岁啊!

    灵窍成型,圣引灵炉进化。皓月在这一战结束后,也进入了沉睡之中,而且是径自返回了它自己的空间,似乎也有了进化的契机。

    不仅如此,因为龙皓晨在战场上的表现,得到了牧师圣殿的充分肯定,那位九阶圣者不但治好了他的内外伤,并且就此引动他自身灵力运转,使得龙皓辰因祸得福,外灵力至少增加了两百天以上,内灵力也因为这次潜能过度激发直接增加了超过一百点之多。

    突破了,我们的小龙突破了。六阶,辉耀骑士,灵翼闪现,新的。一场全新的机遇也即将出现在他面前。让我们辅助小龙继续前进,早日登上属于他的。

    可以说,现在的术皓晨只经正式成为了一名辉耀骑十,整体实力和以前相比有了质的飞跃。当然,他们付出的也是相当不少。一套连体增灵丹以及其他丹药,龙皓晨的一身装备除了蓝雨、光之芙蓉外,其他都要进行修复,他的挥煌圣铠、辉煌圣盾因为遭受打击过于严重,自我修复能力受到破坏,光之惩戒则因为瞬间注入灵力过于狂暴,龙皓晨又不能进行有效控制,在与那八阶月魔最后一击之时,受到了相当程度的破损。

    幸好,这三件辉煌级装备修复所需的一切镇南关都接了下来。否则又将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修炼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感受着体垩内如同潮水般的光元素,龙皓晨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

    所为灵窍,其实就是一个能够与光元素直接沟通的窗口。灵力还是液态内灵力,但拥有灵窍之后,无论是灵力的恢复速度还是修炼速度,都有着极大的提升。而是用技能时需要消耗的速度也因为液态灵力在灵窍作用下近一步压缩而降低了许多。

    更重要的是,进入六阶之后,龙皓晨也就随之拥有了灵力化翼的能力,今后他也可以翱翔在空中战斗了。不只是个人实力的进告,龙皓晨所在的将级二十一号猎魔团也得到了极大的嘉奖,镇南关军方直接奖励了五万勋给他们团队。其他猎魔团也都得到了相应的勋奖励,但和他们相比可就少的多了。

    紧急战争任务虽然具有强制性,不得不参加。但只要在任务中表现优异,获得的勋奖励要比其他任务多的多。最起码,这次参与进来的几支士级猎魔团只要能够完整的活着回去,都必将晋升将级毫无问题。

    灵窍在胸口内呈献为一个金黄色的光圈状,不大,直径似乎只有寸许,灵力运行状态也发生了转变,围绕着光圈,成发散性的收缩着,每一次收缩都能吸收大量外界的光元素。

    圣引灵炉自然不是消失了,它和光牙,素精灵雅婷都在这光圈之内,也就是说,它们似乎都缩小了。

    令龙皓晨感觉有些奇异的是,灵窍的位置在体外正好是永恒旋律印在他胸口的位置,自从灵窍形成之后,似乎就和永恒旋律完成了沟通似的。如果在修炼时脱掉外衣就能看到,每一次灵窍吸收外界光元素时,永恒旋律都会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缓缓睁开双眼,龙皓晨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神光,虽然身体已经疙愈了,但当他从修炼状态中恢复过来的时候,还是觉得全身有些酸痛感,而且头部更是疼痛。

    这就不是伤势所带来的了,而是那天他使用了超越自己实力的能力所带来的后遗症。

    为了能够抵抗月魔,他光是丹药就吃了四种之多,再加上皓月的融入,还有伙伴们的灵力,将他直接推上了七阶巅峰的高度,而且还是拥有超越七阶灵力境界的七阶巅峰。

    那时候,他的灵力总量巅峰状态足有接近两万四千之高。他能够承受下来是何等不易?为什么他不让将级二十二号猎魔团也服用连体增灵丹,那是因为他完全肯定在将级二十二号猎魔团中没有人能够承受的了连体增灵丹带来的恐怖灵力,必将爆体而亡。真正服用了这种丹药之后,跟林鑫当初所说的情况完全不同,根本没控制后面传输过来的灵力。如果不是他和皓月有血契在身,自身外灵力又相当不俗,只是凭借一个大力丹,怎么可能承受得住那么恐井的灵力冲击。

    哪怕是现在回想起来,龙皓晨依旧有些后怕。不过,如果让他重新选择一次的话,他同样不会退缩,他也没有半分后悔。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龙皓晨目光渐渐变得柔和下来,无论怎么说,这次的经历对他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真正感受过七阶以上的实力,那可不是普通低阶强者能够做到的。这次感受也令他对那个境界有了充分的认识,这样一来,在未来修炼过程中,就会变得更加轻松,同时,在技能的使用上,也同样会有所进步。

    那和全身被灵力充满,仿佛无穷无尽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尤其是最后劈出的那一刮,连空气都被修罗斩劈开,空间撕裂。以月魔八阶的实力竟然无承受这一击的威力,那和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

    希望能够早日达到七阶才好。爸爸说过,什么时候我的修为达到了七阶,什么时候就可以去找他和妈妈了。一想到这些,龙皓晨顿时心头一片火热。十五岁的辉耀骑士,哪怕他心志再沉稳,此时也不禁为自己自豪,这不只是实力,提升如此之快同时也是意志力和运气的体现。

    目光转移到正在修炼状态中的采儿身上,龙皓晨微微愣了一下,因为在过往的日子里,他和采儿一直都住在一个房间,而且两人晚上的修炼也都是一起坐在床上的,怎么这会儿采儿却坐在下面的椅子上了。难道她有什么不舒服么?

    正在龙皓晨心中疑惑之际,采儿的身体微微动了动,盘膝而坐的双腿放了下来。这就意味着,她已经解除了修炼状态,显然是感受到了龙皓晨已经从修炼中清醒过来。

    龙皓晨赶忙凑上前,想要拉起采儿一只手,问问她自己昏迷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但是,令他吃惊的是,采儿竟然一把就将他的手甩开了,不肯让他在自己手上写字。

    采儿这是怎么了?龙皓晨心中一惊,赶忙再次试图去拉她的手,结果和刚才一样,采儿直接将他的手甩开,而且这一次它径自站起身,走到一旁,背对着龙皓晨,身上分明散发出一丝冷意。

    龙皓晨呆了呆,采儿生气了?只有这和情况下她才不会让自己碰她吧。可她为什么要生气呢?

    记忆渐渐恢复,龙皓晨也同时明白了采儿生气的原因。脸上表情顿时变得有些怪异,陪着笑脸凑到采儿身边,采儿还想要闪开,但毕竟她的六感少了四种,房间内又十分狭小,还是被龙皓晨一把从后面抱住了纤细的腰肢。

    采儿的挣札了一下,挺翘的臀部在龙皓晨身上蹭啊蹭的,龙皓晨虽然年纪小,但也整因如此,才更加血气方刚。哪怕是他再不懂,身体的反应还是会有的啊!

    突然感受到龙皓晨的身体有些僵硬,采儿顿时不动了,当然,她和龙皓晨的感觉并不一样,以为是触痛了龙皓晨的伤处。

    龙皓晨略微让自己的身体离开几分,以免接触起来尴尬,采儿比他还要小呢,距离十五岁还有一些。虽然龙皓晨也渐渐明白了一些男女之事,可是两人还都这么小,现在显然不是去感受这些的时候。

    腾出的一只手直接在采儿背E写起字来。他写的字很悄单,直接写了三个:我错了。

    采儿身体微微颤扛了一下,突然猛地回过身来,一双小拳头的在龙皓晨肩膀上砸着。她现在看不见,也不能说话,更是听不见,但是,眼泪却滂沱而下。

    龙皓晨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是被敌人一把抓住了似的,那和疼痛是无承受的。已经失去了四感的采儿的无声痛哭对他来说甚至比承受月魔的攻击更加痛苦。

    紧紧的将她拥入怀中,龙皓晨已经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了,在这种时候,他心中只有痛惜。他只会向采儿承认错误,但却不会向她保证下次再出现同样的情况时自己会怎么做。

    事实上他也根本不能向采儿保证。

    因为他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他怎么能让采儿陪着自己一起去死呢?

    当时他没能一刻劈死月魔,龙皓晨就感觉到自己完了,他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连体增灵丹带乘的庞大灵力在那时也已经消耗殆尽,他能怎么做?只能拼命的拖延时间。所以他自行切断了灵魂锁链生命共享的效果,他相信将级二十二号猎魔团会保护自己的伙伴,他不能退,因为那月魔的仇恨完全在他身上。只有他死,才能保全自己的伙伴们,那月魔毕竟受到了重创,也不可能久留。

    采儿的挣扎渐渐变成了抽泣,她的双臂从龙皓晨腋下伸出,再紧紧的搂着他越来越宽阔的后背。她搂的很紧、很紧。

    就在那天,就在龙皓晨将她甩向王原原的时候,曾经在三岁时出现的恐惧再次出现了。那一放,采儿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冻结了似的。完了,我的傻瓜,他、他要死了。

    那和感受完全无用言语乘形容,采儿只觉得自己的心在那一煎也要随着龙皓晨去了似的。哪怕是后来得知龙皓晨未死,她内心的痛苦也一直持续到现在,她真的好怕,好怕同样的情况再次出现,好怕龙皓晨就这么抛下她自己一叮,人去了。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