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一百一十三章 魔龙真身

    悠长的龙吟声震撼全场,伴随着那嘹亮的龙吟,一层深紫色的光晕从阿宝身上骤然扩散开来,竟是逼迫的周围魔兽全都停止了攻击,并且出现了短暂的恐惧后退。

    也趁此机会,魔族剩余还有战斗力的五人迅速聚集在一起,另一声龙吟也随之响起,在阿宝爆发的同时,她也随之爆发了。

    浓郁的紫黑色从他们身上扩散开来,在这个时候就能看出他们之间修为的差距了。阿宝身上扩散出的紫黑色光芒明显要比冷筱强盛的多。

    那柄紫黑色长刻从阿宝手中悬浮而起,伴随着他上身下浮,整个人身体迅速膨胀,鳞片增大、变厚,原本就强横的气息变得更加凝实起乘。

    虽然他的内灵力波动看上去并没有增强多少,但却更给人强烈的危险感。

    巨大的双翼从背后张开,四爪落地,雄壮、狞恶的恐怖模样悍然呈献在山腰之上。

    仰天一声强悍的龙吟,阿宝的身体再次膨胀几分,从头到尾的身长已经足足超过了十米。

    月夜略微低下头,谁也没有看到她眼底闪过的意思嫌恶之色。在她内心之中,无论阿宝多么强大,在魔族有多高的地位,终究还是有着逆天魔龙本体的存在,也就是说,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而月夜更多的却是将自己当类看待的。月魔族的本体本就和人类几乎一样。尤其是又拥有人类血统的她,对于绝大多数魔族都保持着一定的嫌恶。

    之前阿宝命令那星魔族继承人施展大预言术的时候,月夜就觉得心中一阵发冷,她当时的感觉就是,如果有一天阿宝遇到了生命危急,作为妻子的自己会不会也被他放弃?对于只讲利益的魔族乘说,这是很可能发生的。可是如果我是那个人的妻子呢?他会怎么做?女人的想法永远和男人不一样,在这紧张的战场上,月夜竟然会胡思乱想,而且,这个想法还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在她内心之中飞速的激增着以至于当她再次抬起头看向山顶上的某人时目光变得热切了许多。

    山腰上的变化很快,身长十米的逆天魔龙和周围的魔兽相比,体型未必就能占据多大优势,但是真正的实力却原非周围这些普遍七、八级的魔兽所能相比。尤其是夜小泪给它们的最后增幅正在迅速消失的情况下。

    仰天一声龙吟,阿宝之前的那柄紫黑色长刻骤然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他额头之上,化为一根长约米余的紫黑色独角,龙口大张,一口紫黑色吐息就朝正面喷吐而出。

    轰然巨响中,剧烈的轰鸣在前方炸开至少有三头体型庞大的魔兽被硬生生震飞。身体在空中居然迅速瓦解着,转瞬间就那么溶化了。

    喷出这一口吐息之后,能够隐约看到阿宝额头上的独角仿佛有一层紫黑色火焰在燃烧一般,背后双翼猛然一展,紧贴在山壁之上朝山顶上扑去。

    在扑出前的一瞬间,他还回头看了月夜一眼,向她点了下头。

    月夜当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心念电转之下,大喝一声”“小心。”

    这两个字听在阿宝耳中那是相当受用的,得到心爱女人的关心哪怕是身陷重围之中,他的战意也变得更加高昂。

    而这一声听在龙皓晨耳中则是另一和味道,因为,背对着月夜的阿宝并未看到,在她喊出这一声的时候,目光根本就是看着龙皓晨的啊!

    阿宝爆发了,在现出本体之后,他的实力再次暴涨,仿佛回到了之前的巅峰状态,不仅如此,外灵力的威能更是增幅到了极致。虽然总量或许依旧是两万,但的能力已经远非人形时所能相比,那些拦路魔兽与它撞击在一起,直接就回被撞成碎块儿,尤其是他额头上的独角更是无坚不摧。

    龙皓晨深吸口气,缓缓踏前一步,浓郁的金色光雾在身体周围升腾而起,正是蓄势。

    不只是他,同样的光雾也出现在了韩羽和王原原身上。

    蓄势这个技能,只要是近战职业都能学习,对于一般的战士、骑士们来说,或许会觉得他十分鸡肋,但在龙皓晨手中,却被变化出无数战斗方式。

    司马仙略微后退半步,他没有蓄势,但手中的光之大力丸却是急速盘绕起来。林鑫的咒语从刚才吟唱到现在,居然还在持续着。由此可见他这咒语的艰难,能够清楚的看到,他额头上已经布满汗水,刚刚突破六阶修为,吟唱这叮,咒语竟然依旧如此困难。

    采儿依旧不见踪影,陈樱儿的咒语也已经开始了,双手棒着水晶球,生灵之门开始释放。

    八个人,各有所属,但却全都在战斗中发挥着各自最强的实力,他们要尽最后努力抵挡住敌人的攻击。

    张放放的目光也变得凝实起来,蓄势技能他同样也会,但却并没有使用,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凝视着正在疯狂屠戮魔兽朝山顶冲来的阿宝。整个人似乎进入了一和奇异的状态之中,浓浓的金光液化遍布全身,能够清楚的看到,他握住盾牌的左手竟然在悄悄的变得透明起来。

    光耀之体,这可是七阶骑士的象征,尽管张放放现在的实力还未曾达到七阶,但作为六阶巅峰的他,凭借自身对灵力的运转和控制,竟是勉强越阶发动着骑士强大的能力。

    近了,阿宝越来越近了。变回本体之后,在场任何魔兽都已经无法阻挡它前进的脚步。谁都知道它现在所承受的压力是巨大的,但是,毫无疑问,只要被他抓住夜小泪,那么,龙皓晨他们依旧是大败亏输。

    阿宝一双紫黑色的龙眸之中充斥着无尽的冰冷与怒火,他心中所承受的压力还要远胜于龙皓晨。在他身后,无论是月夜还是冷筱,都是他绝不能舍弃的。而且这一次陨落了这么多同伴,如果不能带夜小泪回去,他的声威必定会受到极大的影响,父亲也必定会重罚他。

    在这种情况下,阿宝根本没有别的选韩,他只能尽力一样,他也相信,自己有这个实力。凭借龙皓晨他们这些人类能够挡住自己?那决不可能。他现在心中没有报仇,目标只有一个夜小泪。

    终于,他举例山顶只有不到五米了,它那充满黑暗气息的粗重呼吸声已经能够传入龙皓晨耳中,当他抬起头的那一瞬间,正好和龙皓晨接触在一起。金色的光雾阿宝看的很清楚,他当然知道这些人类在干什么,可就算如此,又算得了什么呢?如此艰难的过程都已经做到了,难道还差这最后时煎的爆发么?

    轰一一

    阿宝额头独角上燃烧的紫黑色火焰瞬间传遍全身,令他整个身体都被火焰所笼罩。

    这乃是逆天魔龙一族的天崭技能,逆天!

    凭借这个技能,他能够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更加恐怖的战斗力。尽管梦幻天堂的规则对他压制的十分厉害。但是,当这紫黑色火焰燃鲸,起来的一瞬间,他身体周围的空气剧烈的扭曲起来。竟是暂时屏蔽了梦幻天堂规则对他的束缚。

    这叮,时间当然不能太长,可是,对他来说,却已经足够了。恐怖的紫黑色光芒骤然向周围绽放,将所有扑过来的魔兽全部震飞,双翼再展,昂然朝着上方的龙皓晨扑去。

    这一煎,龙皓晨已经等待了很久,在他背后的雅婷,因为咒语吟唱的过于急促,声音都有些沙哑了。而龙皓晨身上的金光已经强盛的宛如他那一双灵翼一般,光明之子,他是真正的光明之子啊!

    双手握住蓝雨、光之笑蓉的刻柄,左脚踏前一步,面对飞扑而上的阿宝,双手握到,劈了下去。

    这一剑劈出,仿佛循着玄奥的至理,扭曲的光芒在龙皓晨身体周围闪烁,他整个人似乎都进入到了一和空灵的状态之中。

    这一刻,看上去毫无威霸之气,但却如矜羊挂角无迹可寻。但是,就在他这一剑劈出的瞬间,周围的光线似乎都暗了下来,仿佛所有的光元素都被他这一刮所吸附了似的。在这一武也似乎只有他身上闪耀的光芒才是金色。

    天空中,隐约有一道淡金色的光芒从太阳之中洒落,照耀在龙皓晨身上,而他自己的额头之上,九道紫色纹路显现出来,但却在极短的时间内完全变成了金色。

    这是龙皓晨的会心一刮,不只是全力以赴,更是一种完完全全的明悟。

    在巨大的压力面前,这一竟的龙皓晨似乎进入到了一和特殊的状态之中。只是这简单的劈斩,他却似乎也同样超脱于梦幻天堂的规则之外了似的。

    “噗”

    蓝雨、光之芙蓉与逆天魔龙太子阿宝额头上的独角碰撞在一起,空气仿佛在瞬间静止,周围所有人和魔兽的攻击也头停顿了那么一瞬间。

    没有任何光芒扩散开来,但是,却能够清晰的看到,龙皓晨身上的金光与逆天魔龙太子阿宝身上燃烧的紫黑sè火焰居然在同一时间熄灭了。就连他们眼中的光芒也都在瞬间变得暗淡下来。

    别说是魔族,就连龙皓晨的伙伴们都呆滞了,他们谁也没想到,龙皓晨竟然能够斩出令阿宝也要寂灭的一剑。

    “嗡——”

    诡异的嗡鸣同时响起,从阿宝额头的独角和龙皓晨手中的蓝雨、光之芙蓉上同时响起。

    无数蓝sè与金sè的光点下一刻从龙皓晨面前挥洒而起,在空中化为点点光芒扩散开来。而另一边,阿宝的头顶上,却传来一声清脆的破裂嗡鸣。一道从顶端一直到根部的裂痕瞬间蔓延而下。

    “吼——”仿佛是受到致命的伤害一般,阿宝口中骤然爆发出一声痛吼,巨大的身体向后高高扬起。

    而就在此时,龙皓晨伙伴们的攻击到了。

    首先是王原原的巨灵神之盾。化为巨斧的巨灵神之盾带着修罗斩的恐怖威能狠狠的劈在阿宝身上。

    失去了那紫黑sè的火焰保护,阿宝的身体被硬生生切割开一个巨大的伤口。紧接着是韩羽蓄势已久的修罗刺,尽管阿宝尽可能回护自身,但他左边的羽翼却依旧被修罗刺刺穿。

    光之大力丸就在这个时候咆哮而出,轰然巨响之中,狠狠的轰击在阿宝身上,硬是将他那十米长的身躯轰击的倒飞而出。粉碎与光之dàng漾被司马仙施展到了极致,还附带着他的牧师攻击技能。阿宝身体被轰击的地方,鳞片破碎,出现了大片的肉糜。

    这可是四名六阶强者全力蓄势的攻击啊!在和龙皓晨碰撞后,阿宝似乎陷入了极度的虚弱状态,甚至连防御能力都消失了。这才被重创轰飞。

    但是,不得不说,他的意志力无比惊人,内心的执着更是百折不挠。哪怕是在身体被轰飞的一瞬间,一颗紫黑sè的晶珠却从他口中喷吐而出,不是攻击龙皓晨,而是直奔后面的夜小泪而去。

    在被轰飞的那一刻,阿宝就感觉到自己恐怕要失败了,但是他不甘心,他得不到的东西,任何人都别想得到。他要毁了她,毁了……

    一道漆黑如墨的身影也就在这一刻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阿宝身体上方,无数道冰冷的白光混合着一道暗金sè幽芒在瞬间溶为一体,狠狠的从阿宝后颈处掼入,直接向他大脑深处挑去。

    采儿终于出现了,隐没于空气中的她,在阿宝最为脆弱的一刻出现。

    这是龙皓晨给她的任务,龙皓晨告诉采儿,只有在阿宝被击退的时候,她才能发动攻击。

    这一击,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一击。在修为突破六阶之后,采儿的千击灵炉就随之进化了,进化到了第二层次,第二层次的千击灵炉用四个字就能形容,千击合一。凭借这一击,再配合上采儿的霸王刺,她的攻击力已经发挥到了极致。

    六大圣殿之中,最了解魔族各个种族要害的无疑就是刺客圣殿,逆天魔龙族最坚硬的地方就是头部,想要真正杀死他们,却又必须要摧毁他们的大脑。只有从后颈攻入,才有破坏其大脑的可能。

    陷入虚弱之中的阿宝骤然被刺中要害,顿时惨叫一声,庞大的身体骤然爆发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巨力,一声清脆的破碎声响起,一块黑sè令牌在空中化为碎片,紧接着,一股仿佛来自远古的力量骤然爆发,将采儿的身体硬生生震飞,她的匕首终究没能真正刺入阿宝的大脑。

    另一边,山顶。

    陈樱儿的咒语在前一瞬已经完成了,她的运气不错,这次召唤出了一只六级魔兽。

    这只魔兽在第一时间就冲到了那紫黑sè珠子的必经之路上,但是,也只是停留在那位置一瞬间,它就化为飞灰消失在空气之中。

    一道火红sè的光芒悍然而出,直接落在了地面之上。这道火红sè光芒看上去十分奇异,竟然是一个人形的能量体,当它出现的那一瞬,一种无法形容的威严也随之呈现。他的手中,只有一面巨大的盾牌,甚至比王原原的巨灵神之盾还要巨大。

    弓步,格挡。

    没有轰鸣,只有一震奇异的灵力震bō,下一刻,那火红sè的身影也随之泯灭。

    这可是林鑫不惜耗费极大代价,服用了一颗只能他自己吃的珍贵丹药从而施展出来的七阶防御魔法,火神之盾啊!这可是一个具有一定灵智的魔法。但是,面对那紫黑sè珠子却依旧湮灭。

    不过,火神之盾毕竟被誉为火系八阶以下最强防御魔法,那紫黑sè珠子将其破坏后,自身的光芒也明显暗淡了下来,看上去已经不是那么闪亮了。

    王原原距离夜小泪最近,她根本连想都不想,一横手中巨灵神之盾就拦在了夜小泪面前。而实际上,刚刚凭借蓄势发动了自己全部能力的她,根本就没有多少灵力来支持自己的巨灵神之盾。

    在这个时候,将级二十一号猎魔团甚至已经没有人能帮助她来进行抵挡。龙皓晨自从斩出那一剑之后,就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法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司马仙、韩羽、林鑫、陈樱儿各自的能力都已经用尽了,更是帮不了她。采儿又在追杀敌人最强者阿宝的过程中,这一切又来的实在是太快了,谁能想到,阿宝竟然还能发出如此恐怖的一击呢?

    王原原很清楚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但她还是横身挡在夜小泪面前,她不能让伙伴们的努力付诸东流,她现在最后的凭借就是灵hún锁链的生命共享了,至于她的身体能否承受住这一击,已经不在她的计算之内。战死又如何?这有着男孩子xìng格的姑娘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畏惧。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遮挡住了一切光线,挡在了王原原面前。王原原看到的,只是一个宽阔的肩膀。

    是他。

    王原原微微一呆,下一刻,前面那强壮的身体就已经狠狠的撞了过来,撞击在她那巨灵神之盾上。鲜血也随之在空中迸发。

    没错,挡在王原原身前的,正是张放放。他手中的盾牌已经完全破碎了,同时破碎的还有他握盾的双手。能够清楚的看到白森森的骨头茬子lù出来,竟是十支俱断,断裂的骨骼只有一点皮肉连接在手上。不仅如此,他的双臂也同样软软的垂了下去。就连xiōng口处的铠甲都被几块破碎的盾牌碎片刺入。那鲜血正是从他的双手和xiōng口处jīdàng而出的。

    浓郁的金光瞬间流逝,张放放压倒在王原原身上,他的瞳孔几乎是在瞬间就有放大的趋势。

    王原原呆住了,在这一刻她真的有些呆滞了。她并不怕死,可是,真的被人如此直接的救下生命却还是第一次经历。

    当张放放挡在她身前的那一瞬,她清楚的看到他横盾的左手处通透的金sè。光耀之体,这已经是完全接近七阶的实力了。可就算是这样,他挡住那一击依旧如此惨烈。如果,那紫黑sè珠子是射在自己的巨灵神之盾上面呢?

    就在这一刻,一股无比威严的气息出现在梦幻天堂之中,天空这一次真的暗了下来。但是,也只是暗淡了一瞬间,浓烈的绿sè光芒骤然从大地之中爆发而出,与这黑sè光芒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虚空中,一道裂缝横空出世,强大的吸扯力瞬间出现,重创的阿宝还有魔族残存的几人,都在这股恐怖的吸扯力作用下被强行吸入裂缝之中消失不见。

    “自然女神,我会再来的。你的神格我要定了。”柔和而平静的声音却充斥着一众仿佛能够命令天地的威仪。

    对于这个声音,将级二十一号猎魔团的众人都很熟悉。因为,这正是魔神皇的声音啊!他竟然能够强行撕开梦幻天堂的壁垒,将阿宝等人救走。

    似乎是受到了这个声音的刺jī,梦幻天堂内的绿光骤然变得强盛起来,那黑sè裂缝顷刻间消失不见,所有空间中的黑sè也是一扫而光。只有七、八团白光在空中飘dàng。

    这是死去那几名魔族留下的灵炉,他们在群兽的咆哮中飘dàng于空气之中。

    所有的污秽似乎随着黑暗的离去全部消失了,魔兽们在一连串愤怒的咆哮中也渐渐平静下来,悲伤的看着同伴们的尸体。那升腾的绿光也渐渐减弱,缓缓恢复到原本的样子。

    “韩羽、林鑫,快救救他。”王原原焦急的呼喊声打破了短暂的平静。

    韩羽和林鑫迅速回身看去,看到张放放那惨烈的样子也是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张放放并没有昏mí,只是面如金纸,他此时躺倒在王原原怀中,勉强微笑道:“没事,我还死不了。”说的虽然轻松,可嘴角不停的抽搐和身体的痉挛却出卖了他。

    林鑫飞快的将两枚丹药塞入他口中,韩羽则是聚集刚刚恢复不多的一个治疗魔法落在张放放身上,帮他暂时稳定住伤势。但是,两人却都没有停留,歉然的向张放放点了点头,就快速回到龙皓晨身边。

    是的,他们都看出了龙皓晨的不对。战斗已经结束了,那斩出惊天一剑,真正断绝了阿宝抓走夜小泪妄念的龙皓晨,此时却不知如何了。

    只是站在那里,他的眼神似乎也空了,空灵的目光遥望远方,整个人保持着那一个劈斩的姿势,就像是一尊矗立在山包上的雕像一般。

    没有人敢去碰触他,因为大家都怕他就像破碎的蓝雨、光之芙蓉那般飞散于空气之中。

    雅婷也呆呆的悬浮在那里,一道道治疗魔法不断从她身上释放而出,落在龙皓晨身上。

    身为光元素精灵,她的魔法虽然不能攻击敌人也不能辅助其他人,却是能够直接作用于自己主人身上的。可是,无论她如何治疗,龙皓晨身上如何升起一道道金光,却依旧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唯一令大家略感欣慰的是,蓝雨、光之芙蓉在空气中溃散的蓝、金两色光点徐徐从他胸口处融入体内,显现着他还没有真的崩溃。

    采儿静静的站在龙皓晨身前看着他。她的目光似乎很平静,但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她那一向极为稳定的双手竟在颤抖着。还有谁能比她更关心龙皓晨的状态呢?

    那一剑,她看得很清楚,仿佛羚羊挂角、斗转星移。那一剑已经完全超越了龙皓晨所在的境界。不属于任何龙皓晨原本的技能,那一剑斩出的完全是一种明悟。

    这决非龙皓晨正常状态下所能用出的能力,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当时的状态。压力、环境、领悟还有阿宝不断前冲的刺激。各种综合因素加在一起,再有光元素精灵雅婷帮助他与整个梦幻天堂的融合,才有了那看似平静,却惊天动地的一剑。

    可是,没有人知道斩出那一剑的龙皓晨将要付出何等代价。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当你得到一些的时候,就注定要失去一些。譬如,职业者们拥有了强大的实力,却失去了享受人间生活的时间。

    “采儿,怎么办?”陈樱儿焦急的向采儿问道。

    采儿深吸口气,尽可能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大家不要着急,先各自恢复灵力。韩羽,你帮张放放继续治疗。皓晨我们现在谁都不能碰他,只能等。”

    司马仙有些急躁的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采儿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难道我不比你着急么?这里是梦幻天堂,自然要等那夜小泪醒过来。我们为她而战,她最熟悉这里。”

    司马仙一滞,点了点头不再吭声。

    如果说龙皓晨是令伙伴们信服,那么,采儿就是威严。众人最佩服的是龙皓晨,但最怕的却是采儿。

    虽然采儿的话略带训斥,但司马仙听来却有些理所当然的感觉。当初在执行恐惧悲啸洞穴任务的时候,龙皓晨不在的那段时间采儿为了救所有人,自己发挥出了极致实力,为此更是整整七个月时间失去四感。她这个副团长是绝对的实至名归,因此,在团队中,众人对她的信服或许不如龙皓晨,但在权威上,她却一点都不比龙皓晨少。每当龙皓晨无法指挥团队的时候,她必定能顺利接过指挥权。

    魔兽们的怒吼声渐渐平息下来,它们面对着山顶的方向匍匐下来,竟是没有一只要上来。看着龙皓晨、采儿等人的目光更是十分柔和。显然已是完全认可了他们。

    渐渐的,奇异的淡绿色光彩衬托着那七、八团灵炉徐徐飘飞而上,一直到山顶位置才停滞下来。

    没有人去试图吸收这些灵炉,而是都安静的盘膝坐了下来。看着伙伴们并没有贪图这些天地至宝,采儿的目光都柔和了下来。这是一群可以完全信任的好伙伴啊!她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之前被自己训斥了一句的司马仙,“司马。”

    “啊?”司马仙疑惑的看向她。

    采儿道:“我心情不好,别介意。”

    “呃……”司马仙瞬间定格,其他人也不禁目光有些怪异的看向采儿,一时间气氛都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采儿别过头去,重新将目光落在龙皓晨身上。

    司马仙瞬间扭头看向林鑫,低声道:“我、我没听错吧。副团长刚才跟我道歉?”

    林鑫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道:“看你那点出息,我觉得副团长还是骂你比较好。”

    “是啊!是啊!那样我比较自在一点。”司马仙竟是出奇的没有反驳林鑫的话,反而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

    梦幻天堂渐渐恢复了正常,奇异的是,那些魔兽的尸骨竟是渐渐融入到大地之中,原本有些浓重的血腥气息也渐渐被清新空气洗涤的一干二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龙皓晨依旧保持原状,没有任何变化。

    夜小泪身上的橘黄色光芒渐渐褪去,终于,伴随着“波”的一声轻响,最后一层波波的光芒溃散,化为点点光芒消散于空气之中。

    因为龙皓晨的原因,没有人能真正踏实的修炼下去,夜小泪冲破大预言术的封印,众人立刻站了起来。

    当然,张放放除外。在韩羽的治疗和林鑫的丹药作用下,他的伤势只能算是稳定住了,但看上去依旧十分虚弱,尤其是手指、手臂的伤处,断肢这种伤势,就算是高阶牧师都没办法,必须要配合医疗手段才行。韩羽也只能凭借光系魔法保持他断肢的活力,不至于坏死。此时的他,正昏睡在王原原怀中。

    王原原的唇始终抿的紧紧地,她的心有点乱,在她脑海中,不断重复出现着张放放毅然决然挡在自己身前的那一幕。还有他重伤之后眼神中的那份从容。手臂破损如此严重,对于一名骑士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啊!可他却还能安慰别人。

    夜小泪嗖的一下从地面上跳起,也不说话,双手同时朝着张放放和龙皓晨拍出。两团柔和的绿色光芒顿时从她掌中射出,分别落在两人身上。

    张放放轻哼一声,很快就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粉嫩的夜小泪来到他面前,一双灵窍的小手飞快的律动起来。

    她的动作很快,但却异常协调,浓郁的绿色光芒笼罩下不断将张放放的断肢接上。更加奇异的是,凡是她手过之处,伤口都会迅速愈合,生肌接骨,张放放那么沉重的伤势,竟是以惊人的速度愈合着。

    林鑫在一旁吃惊的低声道:“这是生命魔法。”

    司马仙低声问道:“什么是生命魔法,我怎么没听说过。”

    林鑫道:“你脑子里都是肌肉,能知道什么。生命魔法乃是一种失传的魔法。本身并没有任何攻击力,但却是以生命力来施展的。论治疗能力,你们光系的牧师在生命魔法师面前就是渣啊!”

    司马仙哼了一声,“打击面有点大啊!回头我跟老师说去。哼哼。”自从那天比赛之后,他得到了凌笑的认可,直接拜了凌笑为师。他原本虽然有师承,但在牧师圣殿中却并不影响。就像龙皓晨的老师也不只是夜华一个人而已。韩芡和他父亲也同样可以算是他的老师。

    就在他们说话的工夫,夜小泪对张放放的治疗已经完成了,最后将一团绿色光球打入他胸口之中,这才悄然后退,而张放放则是又陷入了昏睡之中。

    龙皓晨同样沐浴在一层绿光内,但他却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保持着原本的样子。

    夜小泪眉头微皱,来到他面前,右手前指,点在龙皓晨胸口之上。

    采儿的双手早已下意识的握紧,龙皓晨这种呆立的状态令她心中充满了恐慌感,只是一直压抑着没有表现出来。此时夜小泪终于解除封印,如果她都没办法的话,恐怕就麻烦了。

    柔和的绿光在夜小泪指尖上亮起,但是,下一瞬,一道浓郁的金光从龙皓晨胸膛位置暴闪了一下,居然将她的手指弹开了。

    “咦。”夜小泪惊呼一声,凑到近前,两只小手举起来试图撕扯龙皓晨身上的辉煌圣铠,但她的身材实在是太矮小了,以至于够不到……那样子实在是有些可笑,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姑娘吊在龙皓晨的甲胄上。

    “我帮你。”采儿赶忙说道,立刻将龙皓晨的辉煌圣铠解了下来。

    当夜小泪扯开龙皓晨前襟,看到他胸口处的永恒旋律时,脸色不禁变了变,右手再次抬起。

    食指探出,在空中虚划几下,这次不是简单的绿光了,一团青碧色火焰在她之间跳动起来,再尝试着点在永恒旋律之上。

    浓郁的金光再次暴起,硬是将她的手指弹开,而始终保持着那个动作的龙皓晨,身体也随之颤抖了一下。

    夜小泪的脸色有些难看了,看了一眼身边的采儿,哼了声道:“堂堂的光明之子竟然得到了那种人的传承。”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