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光明女神咏叹调

    今天的第二更,大家把推荐票顶上去.顶回前三,今天还有爆发,还不止一章。嘿嘿。求推荐票!!!

    拍卖会进行的很快,林念在之后的竞拍过程中更是屡屡出手,他针对的都是一些罕见的草药和一些特别实用的魔晶和魔法卷轴。不过他付出的金币都不多。深得拍卖真谛。总是能捡到便宜。

    这场贵宾拍卖会原本一共有三十六件拍品,加上逆天魔龙的魔晶,变成了三十七件。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就进入到了最后一件的拍卖。

    “接下来将要拍卖的,是今天贵宾拍卖会的最后一件拍品。也是我们的压轴至宝。有请枫玲儿小冇姐。”

    如同拍卖逆天魔龙魔晶时一样,一道金sè光束从天而降,一袭白裙的枫玲儿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口但是,这次她却没有推着推车出场,而是双手捧着一个长条的盒子,盒子上覆盖着红布,缓缓走上拍卖台。

    虽然有红sè绒布覆盖,但也能看出这盒子大小,长方体的盒子长约四尺五寸,宽度足有一尺。看起来十分的硕大。身材虽然修长,但很是纤瘦的枫玲儿棒着它上来,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它,是一柄曾经沾染过无数魔族鲜血的宝剑口它,曾成就一段史诗般bō澜壮阔的传奇。神圣的光明曾因它而闪耀,高傲的它却在主人陨落后选择了自行封印。”

    夜未央充斥着庶伤的声音传遍全场,在她脸上分明流lù着一丝悲哀之sè。看不出一丝做作的痕迹,似乎此时她的情绪完全是发自于内,心。

    “这是一柄荣耀之剑,是一柄充满了辉煌与传奇的神剑。将这柄剑寄拍在这里的主人有一个很重要的要求。那就是,竞拍者必须能够解除它的封印并支付两千万金币,否则,无论出价多少都不会将它拍出。”

    夜未央有些凄婉的一笑,道:“说到这里,大家应该也猜到我们今天的压轴拍品是什么了。它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这里,但每次却都因为附加的条件而流拍。作为一名拍卖师,也作为这柄神剑的崇拜者,我真的很希望,今天能够为它找到一个有缘人。如果真的有哪位贵宾能够解开它的封印,那么,本拍卖场愿意承担全部费用的三分之一。作为对神剑的敬意。”

    贪惊讶的低声道:“固安价格拍卖?”

    龙皓晨道:“什么是固定价格拍卖?”

    林鑫道:“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拍卖形式,拍卖品的价格是固定的,也就是说,谁出这个价格都可以买到,但问题是,这种拍卖都会附加其他条件,只有竞拍者做到了附加的条件,才有拍卖的资格。而能够被圣盟大拍卖场接受的固定价格拍卖品,肯定都是出类拔萃的存在。这柄剑我看至少也是传奇级巅峰的存在,甚至有可能……”。

    正在他们说话的工夫,台上,夜未央已经掀起了红布,lù出一个古朴的木盒。

    木盒呈棕红sè,上面没有过多华丽的纹路,只有铜质的包边,沧桑、古朴之气无形的散发开来,显现着它的年代已经十分久远。

    拍卖大厅内此时已经安静了下来,似乎很多贵宾都认识这件拍卖品,气氛竟是显得有些压抑。

    “未央侄女,不如就让我买走吧口虽然我还不能解除它的封印,但是,我买下后一定会竭尽所能让这柄神剑重见光明,如何?”开口的正是三号贵宾室那位声音浑hòu的竞拍者。

    夜未央眼神凄然的摇了摇头,“抱歉,我明白您的心意,但是,我必须要看着它在这里绽放光明。这是我爷爷的心愿。未央也不再隐瞒了,这柄剑的寄卖者其实就是我本人。

    这柄神剑,乃是我爷爷的爷爷,也就是我玄祖曾经使用过的武器。爷爷在临终时,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解开这柄神剑上的封印,让它的光明重新闪耀人间,最好是能继续痛饮魔族之血,方才不负神剑之威。哪位贵宾有能力,可以上来一试。前提必须是拥有光属xìng的职业者。只要能解开封印,哪怕是分期付款,我都可以接受。”

    一边说着,夜未央转过身,缓缓将木盒开启。

    yīn沉、肃穆、悲伤、死寂。当那柄放在木盒中的重剑呈献在众人眼前的时候,龙皓晨竟然感受到了这四种负面情绪的出现。

    那是一柄通体黝黑的重剑,它的样式十分古朴、典雅,全剑长约四尺二寸,其中剑柄长一尺二寸,剑刃长三尺。刃宽足有四指。

    剑柄和剑身浑然一体,竟像是用一种特殊金属雕琢而成的一般,最奇特的是,剑刃很hòu、无锋。上面隐隐有细密暗哑的云纹。剑尖也并不锋锐,那里竟是有一颗黑sè的珠子。

    没有任何强势气息散发,只有那古朴的沧桑,但谁都能感觉得到在这份yīn沉、肃穆之中,这柄重剑所蕴舍的底蕴。

    没有人上台,但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以示对这柄神剑的尊重。全场静默令气氛变得更加压抑了。

    该试过的人早已试过,曾经有一位九阶骑士曾经为了这柄重剑来到这里,试图令它光明重现。但是,那位九阶骑士失败了。

    连九阶骑士都未能令这柄神剑光明重现,还有谁愿意上台去献丑呢?

    夜未央眼底的凄然更加浓郁了几分,幽幽一声叹息,缓缓将木盒盖上,“十分抱歉,让大家因为未央而感到伤感了。但我相信,总有一天,它会找到它的新主人。今天的拍卖会到此结束,未央再次向众位贵宾致的”,…”

    “等一下。”就在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突然想起,一个人从前排的位置上缓缓站了起来。

    “未央小冇姐,可否请问这柄神剑的名字。”那清朗的声音徐徐说道。

    夜未央摇了摇头,“抱歉,这位贵宾,我爷爷曾经说过,除非这柄神剑重现光明,否则,不可再提它当年之名。”她听得出,这个人的声音很年轻,只是认为对方对神剑好奇而已。

    枫玲儿已经转过身,准备棒着这柄神秘重剑下去了。参与贵宾拍卖会的竞拍者们也已纷纷起身准备离去。

    唯一没有动的,是将级二十一号猎魔团的众人,因为,那站起身发出疑问的,正是他们的团长,龙皓晨。

    “我愿一试。”龙皓晨清朗的声音再次响彻拍卖厅。

    全场静默了一秒,紧接着,嘈杂的声音伴随着成为万众瞩目对象的龙皓晨响起。

    在场内回dàng最多的就是那一句:不知天高地hòu。

    夜未央俏脸上流lù出一丝惊愕之sè,看着那带着面具的青年略微有些发愣,不过,出于职业习惯,她很好的隐藏了自己此时的情绪,勉强lù出一丝微笑,“既然如此,贵宾请上。不过,是否能先证明一下您的属xìng。”

    “可以。”龙皓晨淡然说道。“闭眼。”

    后面两个字他是对自己的伙伴们说的。紧接着,一道璀璨光芒骤然从龙皓晨背后绽放。在那一瞬间,整个大拍卖厅居然被照耀的纤毫毕现。惊呼的声浪险些将拍卖厅的房顶掀起。

    那一瞬的金光实在是太耀眼了,浓郁的光明属xìng气息将全场之前的yīn郁一扫而光。但也因为金光太过强盛,以至于很多后排的人都在瞬间产生了短暂的失明。

    幸好,金光只是一闪而逝。几乎没有人看清那金光是如何发出的。

    夜未央和枫玲儿也没看清。当那璀璨金光瞬间绽放的刹那,她们也都下意识闭上了双眼。只有将级二十一号猎魔团的众人才感受到了龙皓晨释放出的灵翼。

    哪怕是在太阳照耀下,龙皓晨的四翼都能散发出刺目金光,更别说是在这黑暗之地了,这也是为什么龙皓晨让伙伴们闭眼的原因。同时,这金光的释放也令那些质疑者为之闭嘴。

    夜未央眼中流lù出强烈的震惊之sè,眼底深处更是充满了震撼。

    她自身的属xìng也是光明,正因如此,她对光明的理解才更加深刻。就在刚才,她清楚的感受到龙皓晨释放出那份光明的强烈。

    尽管她没有看到龙皓晨是如何释放的璀璨金光,但以她的半断,这至少也应该是七阶圣殿骑士才能做到的啊!而且很可能是要引动光耀之体才能令光属xìng灵力变得如此高度凝聚。

    可是,就那么一瞬间,他能释放出光耀之体。而且,听他的声音还只不过是一名青年而已,以如此年纪,他难道还能拥有强大的七阶实力不成?不可能口除非是他改变了自己的声音,而本身年纪很大。

    龙皓晨此时已经缓步走上了拍卖台,那些原本已经准备离去的竞拍者们全都停下了脚步。此时他们还正处于从龙皓晨四翼释放的金光中恢复过来的过程。

    缓步走上拍卖台,龙皓晨的目光也随之变得凝聚起来,看着那已经闭合的木盒,问道:“我可以开始了么?”

    夜未央下意识的问道:“能否请教您的年龄?”!。

    龙皓晨毫不犹豫的断然拒绝道:“没这个必要。

    夜未央愣了一下,她很少能够遇到能拒绝自己的人。她能成为圣盟大拍卖场的首席拍卖师决非幸运所致。她本身就是拥有精神和光明双重属性的职业者。在天赋方面,她自问就算自己成为一名猎魔者都是毫无问题的。而她对自身的魅力更是有十足信心。

    “抱歉,您可以开始了。”,夜未央低声说道,同时也退后一步。

    龙皓晨缓缓打开木盒,他的目光也随之落在了那柄重刮之上。双手同时探入盒中。

    看到他这个动作,一旁的夜未央神色明显放松了几分。龙皓晨的动作看起来简单,但却是一种尊重,对一件武器的尊重。只有神兵才能得到的尊重。

    他的左手四指托在刻尖之下,拇指捏住到尖为之那枚珠子,如果是普通重刻的话,他这叮,动作就应该是将整个刻尖捏住,令其不会锋锐外露。而右手则是托在刻锋位置,而并非刻柄。

    这个细节看起采简单,但却专属于骑士,只有真正的骑士才知道去这样尊重一件神兵,因此,当夜未央看到龙皓晨如此作为时,她心中也有了几分期许。

    难道,这个人真的可以让神刻重现光明么?如果是那样的话……,

    想到这里,夜未央心中不禁回忆起爷爷曾经说过的话。

    获得神到的未必就是顶尖强者,更有可能的应该是属于神剑的有缘人。难道,他就是那叮,有缘人?不知道为什么,夜未央此时心跳的厉害,因为她已经隐隐感觉到了那种可能。

    捧着木盒的枫玲儿在龙皓晨将双手探入其中的时候,就将木盒举高了几分,她也是十分好奇的看着面前这无论是声音还是身材看上去都应该是年龄不大的青年。

    不过,她的目光之中也只是好奇而已。和她那平静淡雅,纯洁如小白花一般的外表相比,实际上她有着一颗火热的心。龙皓晨这和身高一米八,看上去十分普通的青年并不能引起她太大的兴趣,也不是她所喜欢的类型。

    正相反的是,看上去妩媚动人,很有成熟风韵的夜未央,骨子里却是非常保守的女孩子。

    这就是所谓的人不可貌相吧。

    对于夜未央和枫玲儿的观察,龙皓晨却像是从未感受到一般,他的目光直视落在面前的神刻之上。

    当之前木盒打开的那一瞬间,龙皓晨感受到它散发的气息时,他的心神就已经完全被这件神兵所吸引了。他的感受要比其他人强烈的多,他甚至能够感觉到神剑之中很多的变化。

    这柄神剑不只是被封印那么简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已经死了。

    一件武器怎么会死?当一件真正的神兵失掉了它的灵魂时,它就会死。

    龙皓晨可以完全肯定,面前的这柄神剑曾经拥有专属于它自身的刻灵。

    刻灵乃是器灵的一种,拥有器灵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件武器装备至少也是史诗级以上层次的强大存在。

    也就是说,龙皓晨面前的这柄神刮,在很久以前至少也是一件史诗级装备啊!

    而此时,它却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灵魂,可也正因如此,龙皓晨对它才更加尊敬。

    他能够猜想到,当年这柄神刮的主人去世时,到灵封印了刻体,然后它就抛弃了自己的身体,只是在世间留下这一具躯壳,而刮灵本身则跟随着自己主人而去。

    能够令刻灵殉葬,可想而知当年它的主人是何等样的存在了。这样的人、这样的刮灵,又怎能不令人尊重呢?

    龙皓晨此时的心并不平静,他的动作十分缓慢,生怕亵渎了这柄神刻。他走出来,并不是为了获得这柄神刻,而是希望能够帮助它解除封印。正像夜未央所说的那样,神剑不应该蒙尘,它应该重放光明啊!

    这柄涛黑的重剑,就在龙皓晨双手的承托下缓缓离开了木盒。龙皓晨的目光也始终注视在刻身之上,他没有向其中注入灵力,而只是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的目光很平和,也很伤感。哪怕有面具阻挡着,一旁的夜未央也能感受到龙皓晨身上散发出的情绪。他那双澄澈的金色眼眸是面具所无法阻挡的。

    看着他眼中的神情,夜未央甚至感觉到他的情绪正在和神剑所散发出的那份苍凉契合着六

    夜未央的心跳随之加快。在龙皓晨出现之前,所有人见到神刮之后,几乎都是迫不及待的将灵力注入其中,想要将它征服似的,或者是强行开启封印。但是,他们都失败了。而此时的龙皓晨却并未这样做,他竟然像是在于神剑交流。

    枫玲儿收起木盒站到一旁,她眼中的好奇也变得更加浓郁了。偷眼看向夜未央,只见她正目光呆滞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眼神一瞬不瞬。

    时间就像是静止了一般,那些恢复了视觉能力的竞拍者们也纷纷坐回座位,静静的看着龙皓晨。他们都很好奇,这个人是否能够解开神剑的封印。刚才那一下光属性径放着实是吓到了不少人。而越走了解光属性的人,对于刚才那一瞬的爆发也越是惊骇。

    “雅婷。”,龙皓晨轻唤一声。

    更令全场震撼的一幕出现了,金光一闪,一道金色身影已经骤然出现在龙皓晨面前,尽管此时的雅婷背后六翼收敛,但是,她突如其乘的出现,还有那全身散发的浓郁金光和美丽,都有种震撼全场的味道。哪怕是夜未央和枫玲儿,都因为她身上柔和而纯净的光元素而失色。

    龙皓晨珍而重之的将手中重刮递到雅婷面前。

    雅婷能感受到化的心意,赶忙伸手接过,就按照龙皓晨之前的动作接过。

    “这、这是…………”夜未央突然捂住了嘴,以她的心志之坚毅”都有些抑制不住内心的震撼了。

    雅婷是面对龙皓晨的,也就是面对台下。因此,能够看到她背部的就只有夜未央和枫玲儿两人而已。她们清楚的看到,在雅婷背后收敛的六翼。更能最直接的感受到她身上纯净井光牙,素。

    这难道是光元素精灵?夜未央的震撼已是无以复加。她的知识极为渊博,对于光元素精灵也很了解。可是,在她的认知中,却从未听说过光元素精灵能够进化的和真人相差无几的模样啊!

    雅婷接过重刻,当这柄重刮落入她手中的一瞬间,剑身竟然出现了轻微的嗡鸣声。曦鸣声不大,年清越如龙吟,在整个大拍卖厅内回荡着。

    雅婷也是一愣,因为她清楚的感觉到,握住这柄重剑后,她居然感受到了亲切。那重剑甚至有些依赖着她似的。

    龙皓晨后退一步,右手握拳,叩击在胸膛,向着雅婷手中的重刮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神刻不该蒙尘,我能感受到你的悲伤与痛苦。但是,过去的依旧过去了。如果你的主人还活着,那么,他也绝不会愿意看到你的剑灵随他而去后,你的光彩还被继续掩盖。”,

    “当你拥有灵性的那一天起,你就应该握在骑士手中,用你的锋芒去披荆斩棘,去铲除邪恶,为了正义而战。为了守护一切需要守护的人而战。”,

    “你的光明必将重临人间,你的锋芒必定会令敌人胆寒。回来吧,逝去的神刻,让你的光彩再次照耀大地,让光明的力量去扫除一切阴暗。或许,我不配做你的主人,但我却愿将你唤醒,让你去寻找最适合你的主人。”

    龙皓晨的话,清越激昂,更是充斥着一份肃杀和一份骄傲。他那年轻的声音中,竟是带着铁血的铿锵。那份淡淡的血腥气,浓浓的骄傲全都展现在这简单的话语之中。

    雅婷单膝跪洌,将手中重剑托起在龙皓晨面前,这一次,龙皓晨没有用双手接过,而是伸出右手,有力的握上了这柄重剑的刻柄。

    一和难以形容的气质出现在龙皓晨身上,手中重剑猛然高举过头,紧接着,能够看到刺目的白炽色就从他手上爆发而出,瞬间注入到那重剑之内。

    比先前他所散发的还要浓郁澄净的光明气息顿时如同并喷一般爆发而出,仅在咫尺的枫玲儿和夜未央都能看到,龙皓晨脸上的面具下,额头位置,有浓浓的金光闪耀,隐约可辨,那似是九道光纹。

    “嗡嗡”黝黑的重刮在这刺目白光之下发出着剧烈的嗡鸣。就在龙皓晨面前的雅婷却突然动了,背后六翼瞬间张开的同时,身体却急速缩小,转瞬间已经变成了只有尺余高,悬浮于龙皓晨背后,低沉的咒语轻轻的吟唱着,一圈圈柔和的金色涛漪飘落在龙皓晨身上,令他身上那刺目的白炽色变得更加强盛起来。

    “以光明女神之名,破除吧,尘封的烙印。”,龙皓晨高亢的声音再次响起。

    骤然间,剧烈的轰鸣声中,拍卖大厅的房顶居然轰然破碎,一道灿烂的金色光柱就那么从天而降。这道光柱看上去是那么的柔和,就连龙皓晨所释放的白炽色也因为它的出现而不再那么刺目。在光枉周围,甚至还有一个个和雅锋差不多大小,但却十分虚幻的小天使围绕着光柱旋转着。

    但是,就在这柔和的光芒中,每个人却都感受到了一和不可侵犯的威严。

    光明女神,他说的是光明女神?神力?

    “叮,

    清脆的破裂声中,一道裂痕首先出现在龙皓晨所握住的剑柄为之,裂痕迅速向上蔓延,直指剑尖处的圆形宝石。

    “噗,所有的黑色,在一瞬间完全化为飞灰,紧接辜,刻尖顶端的珠子绽放出万道毫光,贪婪,甚至是疯狂的吸收着空气中的一切光元素。

    是的,它醒了,在尘封百年之后,它终于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从天而降的光柱渐渐收敛,但那刻上的光芒却变得越来越强烈起来。

    原本黝黑的剑身已经变成了空灵通透的金色,那一道道暗哑的云纹此时就像是真正的云朵,而这柄刻却像是云朵中穿行的巨龙。

    刻尖处的珠子就像是活转过来一般,就在龙皓晨高举的头顶俯瞰众生,依旧没有剑锋,也没有刻尖。但在这柄神刻之上,却自行散发出六尺刻芒。刻芒吞吐之中,没有锋锐的它却仿佛无坚不摧。

    金光徐徐收敛,至少是龙皓晨自身所释放出的金光在收敛。

    他有些爱不释手的看着重现原貌的神剑,心中满是喜爱之情。他能清楚的感受到,无论自己瘩放的光属性灵力多么强烈,这柄重剑都能轻松的承受下来。尤其是刻尖处的那一颗灵珠,光华吞吐之间,居然连之前他所引动的光明女神神力都要收了许多。

    传奇,哪怕是失去了刻灵,这柄神剑却依旧是传奇级的神剑,而且是传奇巅峰。可想而知,当初它在最强形态时是何等的强大。

    “未央小姐,现在可以告诉我宅的名字了么?”

    夜未央痴痴的看着神刮上径放的光晕,听到龙皓晨的声音她都毫无所觉,还是在枫玲儿的提醒下才清醒过来。

    “当然可以。它的名字叫做:光明女神咏叹调。我的玄祖,就是两百年前战士圣殿殿主,有光明剑神之称的夜无伤。”

    当她说出光明女神咏叹调这七个字的时候,夜未央就知道,自己最大的秘密再也不可能隐瞒下去。因为这柄神刻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

    光明女神咏叹调,被誉为不是神器的神器。两百年前,骑士圣殿拥有两名得到了神印王座认可的神印骑士,但是,那一代六大圣殿之中,排名第一的近战强者却并非二位之一,因为,在战士圣殿中还有一位比他们实力更强的存在。这个人,就是光明到神夜无伤。

    夜无伤从小酷爱用剑,从三岁开始,每晚必拥剑入睡。六岁开始学到,九岁那年,他以刻入灵,灵力爆发式增长,竟是直接达到了三阶战师的实力。十一岁,大战师,等到他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突破六阶,成为了一名战宗,这个记录在战士圣殿中至今无人打破。

    二十九岁的夜无伤,以不足三十的年纪突破巅峰,进入九阶,成为战士圣殿历史上最年轻的战神。

    在夜无伤四十七岁那年,魔神皇亲率魔族大军强攻战士圣殿所在的东南要塞。坐镇于东南要塞的光明刻神夜无伤亲自出手,与魔族大战一天一夜,凭一己之力在东南要塞战场上连斩魔族七大魔神。

    哪怕是高傲的魔神皇都为之动容,称夜无伤为千年来,圣殿联盟第一鼻者。

    最终,魔神皇主动退兵,给夜无伤三天休息时间,三天之后,东南要塞前,光明刮神夜无伤大战魔神皇。这一战,持续了一天一夜。最终,夜无伤陨落于魔神皇铁拳之下。

    但他的最后一击也伤到了魔神皇。

    那一役,惊天动地。最终,获胜的魔神皇向虽然战死却依旧屹立不洌的夜无伤鞠躬致敬后,带领魔族大军后撤。自此之后,百年魔神皇未曾出现在与圣殿联盟的战场上。

    一代刻神,成就了史诗般的传奇。

    最后一战,夜无伤原本是无需挑战魔神皇的,因为圣殿联盟援军已至,六大圣殿强者齐聚。就算魔族全力攻城也未必能够拿得下东南要塞。

    但是,夜无无伤执意出战,单人独到,单挑魔神皇,他的原话是:……人类想要战胜魔族,必须先要战胜自己,我愿平视魔神皇,为了人类的尊严而战。”

    夜无伤带给战士圣殿的辉煌,就像是轮回之子给予刺客圣殿的一样。时至今日,在战士圣殿总殿的大厅正中,还伫立着一尊高达十米的光明刮神雕像。雕像头顶上方高悬一匾,上书四个大字:千年一刻。

    光明女神咏叹调这柄神剑,乃是夜无伤自行打造的。

    夜无伤用刻,唯一专字。

    三岁起,他抱着入睡的那柄剑,一直到十六岁突破六阶时所用的刻,一共有五柄。他将这五柄刻溶为一炉,不断以身心锤炼,以精神相融。令其饮魔族之血,收天地日月之精华。化百和金属于锋锐,历三十年,终成此剑。

    剑成那一天,光明女神神迹降临,遂有剑尖之珠。最终,此刻定名为:光明女神咏叹调。

    光明刻神夜无伤也正是凭借此剑,连斩七大魔神,硬撼魔神皇。

    可惜的是,这柄神刻炼成仅一年,就随夜无伤一同陨落。当日,东南要塞全城哭号,那一代的圣殿联盟盟主叹惋悲泣,亲自在刺客圣殿提字:千年一刮。

    因此,当龙皓晨听到光明女神嚷叹调这七个字的时候,他内心震撼可想而知,他万万没想到,握在自己手中的,竟是这柄充满了传奇色彩的神刻。哪怕神刻剩下的只有躯壳,它的意义却依然重大。

    重落横于身前,龙皓晨用手轻轻抚摸着刮刃上那千锤百炼的云纹,他的心情也随之激荡,仿佛去到了那曾经的战场上,陪伴光明刻神夜无伤一战。

    在他的抚摸下,光明女神咏叹调竟然发出了欣悦的轻微嗡鸣声,似乎在为了重生而兴垩奋。

    双手捧剑,龙皓晨将它递到夜未央面前,“未央小姐,请收好神刻吧。”

    夜未央没有接过,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龙皓晨,“你没有足够的金币可以先除欠。我说过的话就一定算数,你让神刻光明重现,你就是它新的主人。”

    龙皓晨默默的摇了摇头,“不。用金钱来衡量这柄神刻是对它的亵渎。我只是希望它能重现光明而已。这柄神刻意义重大,已经不能用珍贵二字来形容。它应该属于你,或是战士圣殿。”

    夜未央轻叹一声,“你以为,还有谁能拿得起这柄神刮么?在你解开它封印的那一竟,你就已经是它的新主人。神剑有灵,哪怕剑魂不在,也决非我这凡夫俗子所能使用。你看。”

    一边说着,她抬起纤纤素手,轻轻的搭向刻身。就在她的手指接触刻身的一瞬间,顿时,一声强烈的嗡鸣响起,夜未央不只是手被弹起,整个人都被一股浓郁的光属性能量推开。

    龙皓晨呆了,“神刻有灵,果真是神刻有灵啊!”握住刻柄的手不禁随之收紧,他怎会不喜欢这柄神刻呢?更令他身心为之震撼的,是这柄神剑所附带的光明刻神的精神。

    夜未央不舍的看着光明女神咏叹调,轻声道:“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龙皓晨默默的点了点头,“我叫龙皓晨。将级二十一号猎魔团团长。”他的声音以灵力约束,只有夜未央能够听到。

    夜未央指了指后面,“赶快离开吧。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去井会。”

    是的,龙皓晨已经不得不走了,光明女神咏叹调的出世,令参与这场拍卖的竞拍者情绪都变得疯狂了,短暂的呆滞之后,整个拍卖场局面已经变得有些混乱。

    一间间贵宾室门已打开,各自有人走出,全都目光热切的看着龙皓晨手中的神刮。甚至有人直接报出了天文数字的价格。

    正在龙皓晨想要将光明女神咏叹调收起,好离开这里的时候,意念才动,手中金光闪耀,神剑已经化为一道金光溶于他的右手。下一煎,龙皓晨一闪身,已经从后门出了拍卖大厅。

    竞拍者们不干了,尤其是贵宾室中的那些人,其中一名强者一步跨出,就上了拍卖台,强横的气势令整个拍卖台都发出牙酸的吱吱声。

    不过,还没等他开口,突然间,一股恐怖之极的威压骤然从四面八方奔涌而至。那位登上拍卖台的强者已经是八阶修为,但面对这股威压,他却脸色大变,一今后跃就跳下台去。

    低沉的声音响彻全场,“谁想要挑战联盟的威严么?这里是公平竞拍之地,不是强取豪夺之所。今日拍卖已经结束,你们可以离去了。再有妄动,格杀勿论。”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