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一百二十九章 十六个杀戮任务

    “什么?”圣骑士长韩茨拍案而起,脸上充满了震惊之色。在他面前,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骑士,恭敬的垂手而立。

    韩芡的气息明显变得有些不匀,“这些混小子,他们想要干什么?本以为他们能踏实这么久也算是成熟的表现了。他们倒好,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们走了多久了?”

    高大骑士道:“大约半个时辰了。”

    韩芡道:“去,把他们给我追回来,就说我命令他们回来。”

    高大骑士有些为难的道:“圣骑士长大人,这样不好吧。这不合规矩。猎魔团自成一体,就算是联盟也不能随意调遣他们。而且,他们所作的一切都合乎规矩。”

    韩芡怒道:“什么狗屁燃巨,要是这几个小东西出了事,整个联盟都要炸窝了。还不快去。”

    “是。”高大骑士不敢第二次违背韩芡的命令,转身就向外走。正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韩芡却突然道:“回来。”

    骑士一愣,停下脚步,转身重新回到韩芡面前。

    韩芡从桌案后走出来,在自己宽阔的办公室内来回踱步,眉头几乎是拧在一起。

    来回走了足有十余趟,他的眉头才终于舒展开来,轻叹一声,自言自语的道:“那个小子和那个丫头都已经过了十六岁了。他们能闭关这么久,应该也有了不小的收获。雏鹰总在父母的卫护下永远也成不了翱翔于九天之上的强者,就让他们去闯一闯吧。龙皓晨,你这臭小子可一定要给我活着回来。”

    没错,就是刚才,站在他面前这位骑士带来了惊人的消息,蛰伏已久的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突然出现在猎魔团任务塔三层,一次性接取了十六个杀戮任务,然后立煎出发,离开圣城,直奔魔族而去。

    那可是十六个杀戮任务,而且是帅级猎魔团才能接取的杀戮任务啊!最简单的也是要猎杀七阶魔族强者缴获其魔晶。他们接取的任务中,甚至有三个是针对魔族八阶强者的。最强悍的一个,直接就是击杀魔族七十二柱魔神中排名末位的蛇魔安度马里。尽管是排名第七十二的魔神,那也是魔神啊!八阶巅峰修为,而且,一旦他在自己魔神柱守护范围内,实力更是相当于数名八阶强者。

    击杀安度马里的任务,在整个帅级任务中也是难度最高的一个。这个任务也同时被王级和帝级猎魔团共享。要知道,安度马里可不是孤要零站在那里等你去杀,那也是统御大量魔族军队的魔神啊!

    龙皓晨他们居然连这样的任务都接了,简直就是找死啊!要知道,八阶巅峰,那可是灵力也接近十万的恐怖存在了。

    因为猎魔团任务塔在圣城之中,接取任务来回需要很远的路,因此,猎魔团的规矩是可以一次性多接取几个任务的。但像龙皓晨他们这样一次性接取十六个任务的情况却还是第一次出现。要知道”所有任务都有期限,如果到了期限无法完成,那可是要洌扣功勋的。

    当然,一次性接取任务的数量增加,也有一定时间的延长。龙皓晨他们这次完成所有任务的总时间就达两年之久。可是,以他们现在的实力,两年就能战胜第七十二柱魔神安度马里了?就算对龙皓晨很有信心的韩芡也觉得这是天方夜谄一般。

    不过,这些小家伙已经走了,真的追他们回来?那无异于是在打击这些孩子。联想起龙皓晨向自己汇报的梦幻天堂内发生的真垩实情况,韩芡原本揪紧的心渐渐放松下来。

    是的,韩芡已经知道龙皓晨他们整个团队在梦幻天堂内的收获,至于龙皓晨怎么将伙伴们带进去的,他不知道。龙皓晨只说这是个不能泄露的秘密。

    全部拥有灵炉,他们自保总该没问题吧,而且,龙皓晨年纪不大,却也不算莽撞。就让他们去闯一闯好了,更何况,还有那个人会护着他们,对,这件事我要赶快去告诉他才行。

    想到这里,韩芡心中的担忧暂时压了下去,让那名高大骑士先行退下,他自己则是急匆匆的出了办公室而去。

    此时,让圣骑士长大人担心的那些小家伙们,正坐在舒适的马车上享受着官道两旁风景带给他们难得的轻松。

    马车是为猎魔团特质的,之前龙皓晨他们也享受过一次,不过也就是那一次而已。因为是强制任务嘛。

    而这次,他们已经是帅级猎魔团,有权利分配到一辆属于自己团队的马车,出行自然就方便的多了。

    至少在赶路的过程中他们能够得到充分的休息。

    此时,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七人竟是没有一个在修炼的,马车两侧窗帘高挑,有着漂浮木附加的舒适马车没有半分颠簸的感觉。

    不修炼是龙皓晨下达的命令。即将开始一场漫长而艰险的旅途,之前又刚刚闭关了那么久,所有人都需要有所放松。而这放松的过程就是他们进入魔族之拼了。

    距离离开梦幻天堂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每个人都长大了一岁,年纪最小的龙皓晨和采儿也都度过了他们十六岁的生日。和一年前相比,现在的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众人看上去更加英华内敛,少了几分浮躁,多了几分沉稳。

    至于他们整体的战斗力能够达到怎样程度,连他们自己都不是很清楚。毕竟,他们已经有一年之久没有出现在与魔族的战场上了。

    他们此行的第一站依旧是去完成恐惧悲啸洞穴时经过的星寻城,也依旧要从东南要塞进入魔族纳里克行省,然后再深入魔族内地。

    马车一路疾驰,牟天后,众人顺利抵达星寻城。

    最近一年多以来,战事频繁,人类各个耍塞都先后受到了魔族强烈冲击,其中战争最惨烈的自然是镇南关一役,魔族几乎破城,如不是援军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战士圣殿所在的东南要塞反而是最平静的一个,不知道是否因为纳里克行省遭到了大洗牌,虽然偶有骚扰,但却一直没有发动大规模战争。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作为东南要塞后花园的星寻城气氛就显得格外平和了。工商业得到了有效的提升,平民安居乐业。其实人类的野心远远不能和魔族相比,只要能有一个平安稳定的生活,他们就很容易满足了。

    龙皓晨七人没有惊扰星寻城执政厅和军方,而是悄悄的住进了一间规模中等的酒店,并安顿了两名车夫,让他们休息两天就可以返回圣城了。毕竟,这次任务他们短时间内不可能回得来,何必让人家在这里等呢?

    让伙伴们各自回房休息,龙皓旱自己则拉着采儿的小手走出了酒店,为了不引人注目,两人都带上了有面纱遮挡的斗笠。毕竟,容貌惊人的可不只是集儿啊……

    信步走在星寻城的大街上,龙皓晨拉着采儿的手,呵呵笑道:“突然想起我们在圣城刚认识的那段时间呢。原本应该最重视的比赛反而成为了陪衬,反而是每天送称回去最让我期待。每天能见你一面,我就很满足了。”

    采儿噗味一笑,道:“我怎么就只能想起你当时的傻样呢?”

    龙皓晨不以为意,嘿嘿笑道:“谁让我是你的傻瓜呢?只要你喜欢,傻就傻呗。”

    采儿的目光一下就柔化了,略微贴近了龙皓晨几分。两人就在这充满温馨的气氛中徐徐前行。

    一路行来,两人却是轻车熟路,一直走到一座建筑前才停下脚步,这座两层高的小楼上有四个大字:月夜商团。

    直接进入魔族境内需要承受极大风险,魔族在边境的探察是十分严密的。而与月夜商团一起混入魔族内部就不一样了。魔族和圣殿联盟一样,都是外紧内松,只要进入其内部,再化装成月魔族的样子,执行他们此次的任务并不如何困难。而且,如能有月夜的配合,他们行动起来自然也是方便的多。

    大约五个月前,龙皓晨和采儿曾悄悄来过一次星寻城,见了苦侯在这里的月夜一面。

    缓解了她禁制的时间。并且约定这次的行动曰期。

    走入月夜商会,立武就有伙计迎上来询问,龙皓晨递出一枚婴儿巴掌大小的令牌让他去寻管事之人,自己则和采儿等在月夜商团大厅之内。

    商团内显得十分忙碌,不断有人进进出出,这里只是月夜商团的一个门面,调集货物并不在此处,饶是如此,也显得十分繁忙。

    对于月夜,龙皓晨比以前还是多了些信任的,其原因自然是月夜在梦幻天堂内表现所致。当时月夜的配合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同时,龙皓晨也更看出了她在团队中的作用。

    正在龙皓晨思考着此次接下的十六个任务情况,外面突然传来有些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一队士兵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队十兵都是一身皮甲,为首一人穿了低级军官的锁子甲,一个个高昂着头,不用问都能看得出他们不是来做善事的。

    “你们老板呢?叫他出来。”为首的军官一手握住腰间佩刀,另一只手插在腰间喝道。

    他带来的十名士兵快速排成一行,手中长矛指向商铺内,并且堵住了入口。

    一看到这些士兵,立刻就有伙计迎上来,“军爷,您这是?”伙计加着小心问道。

    那军官冷哼一声,“你们月夜商团有sī通魔族之嫌,本官来带你们老板回去问话。”

    伙计一愣,显然,这种事儿他也是第一次遇到,“军爷,我们是游离商人啊!受到联盟保护的。”

    “啪!”军官一巴掌抽过去,“什么狗屁游离商人,告诉你们,本官是新来的巡查。专门负责巡查这条街道的。据说,这条街道就属你们月夜商团最是富有,为何富有?还不是和魔族勾结?”

    听着他前面的话,龙皓晨还拉着采儿走到一旁,以为是月夜商会犯了事。身为圣殿联盟中的一员,这种闲事他自然不会管的。只要不影响月夜商团带他们进入魔族境内就行了。

    不过,听到后面,这明显就变味儿了,什么叫月夜商团最富有?哪怕龙皓晨不太懂这些官面上的东西,也能隐隐猜到这些官兵是来干什么好。

    这时,一名月夜商团管事急匆匆的从后面走了过来,当他看到堵住门口的官兵时也是一愣,而之前传话的伙计指指龙皓晨二人,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管事先向龙皓晨行礼,告罪一声,然后才转向那位军官,微笑道:“军爷,我是月夜商团管事,不知军爷有什么事,要堵住我们商团大门?我们是受到执政厅庇护的合法商人。”

    那军官冷笑一声,道:“什么合法商人?难道你们不是和魔族做生意的?勾结魔族,这是何等大罪?你跟我们走一趟。”一边说着,抬手就向那管事肩头抓去。

    管事脸上微笑不变,身体却微微一晃,轻松的闪过这一抓,后退一步,道:“军爷,请自重。这件事如果闹上去,对军爷也没什么好处。我想,我有办法证明我们是清白的。”一边说着,从怀中mō出一个钱袋,递到那军官手中。

    本来被对方闪过自己那一抓,这军官就要发作,但眼看着那管事递来的钱袋,他脸上冰冷的神sè顿时如同春风解冻一般缓和下来。

    接过钱袋打开看了看,眼中顿时流lù出一丝满意的光芒,“算你们董事。你们游离商人和魔族做生意也不容易,可要注意安全啊!好了,我们收队。”

    一边说着,他一挥手,就要带着士兵离去。

    “等一下。”一个清朗却有些淡漠的声音却在此时想起。

    军官愣了一下,转头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之前站在一旁那两名头带斗笠的人走出一名,并且顺手摘下了斗笠。

    “什么事?”军官的声音又变得冷淡了,看着龙皓晨英俊且十分年轻的相貌,立刻摆出一副官威。

    龙皓晨淡淡的道:“你们都留下,派一个人到执政厅去,叫星寻城执政长官或者是军事总长来一趟。”

    军官脸sè一变,“小子,你脑子有毛病么?”一边说着,左手握住的腰刀就扬了起来,他这腰刀是有刀鞘的,刀尖上挑,带着刀鞘就朝龙皓晨头上砸来。

    龙皓晨眼底光芒一闪,一股凛冽杀气顿时从体内爆发而出,“你敢?”

    一声怒喝,整个月夜商会内都宛如响起一声霹雳般,那军官不过是个小角sè,哪里受得了龙皓晨这充斥着精神力的一声怒吼?脸sè一白,顿时跌倒在地,他带来的那些士兵们也是一个个歪歪斜斜的倒了下去。

    龙皓晨右手一抬,一道金光落下,笼罩在一名普通士兵身上,然后丢出一道银光在那士兵怀里,“去,按照我刚才说的做,否则,你们就永远也离不开这里了。”

    只是一声怒喝就令这些军官和士兵失去了战斗力,他们心中此时只有惊骇,哪还敢有半点反抗。而那军官隐约看清了令牌的样子时也是面如土sè,喃喃的说不出话来。

    被龙皓晨一记回复术缓和了震撼的士兵抱着龙皓晨丢给他的帅级猎魔团令牌匆忙跑了。

    龙皓晨冷冷的向其他军士道:“滚到一旁去跪着。”

    这些人只是被吓倒在地,却没有失去行动能力,面对龙皓晨如此威势,谁还敢反抗?尤其是那名军官,更像是斗败了的公鸡一般,根本不敢吭声,率先爬到一旁跪了下来。

    直到此时,龙皓晨脸上怒意依旧不减,双手紧紧握拳,刚才这些军士要是再敢有所反抗,说不定他就要直接动手了。

    自从龙皓晨成为一名骑士之后,他所有面对的敌人几乎都是魔族。接触的人类也大都是英雄人物。驰骋沙场,纵横敌军之中。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保人类百姓安居乐业啊!

    可是,将士们在战场与魔族血拼,背后竟然出现了这样的蛀虫,内心善良且嫉恶如仇的龙皓晨又怎能不怒?他是强行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才没有将那军官直接斩杀的。否则,只要他一出手,必定会要了这军官xìng命。

    看着他们那副怂样,再想想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的联盟战士们,龙皓晨就觉得自巴的心很痛。他真的想将这些垃圾全都斩杀猎魔团不只是针对于魔族,在圣殿联盟之中,他们还有着特殊的职责,那就是监督口任何级别的猎魔团对联盟任何层次都有监督能力。级别越高的猎魔团,监督作用也就越大。

    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一支称号级猎魔团对联盟盟主提出质疑的话,会立刻就会启动弹劾程序口猎魔团为联盟出生入死,立下无数战功,他们没有直接指挥军队的权力,但在监督权力上,却是联盟最大的。

    身为帅级猎魔团团长龙皓晨请星寻城执政官或军事总长过来,是有这个权力的。他甚至可以直接责问这两位星寻城的管理者,一旦向上提出严正指责,这两位恐怕就要接受深度调查了很可能前途也会由此葬送。

    那名月夜商团的管事自从龙皓晨开口后就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龙皓晨处理此事。当龙皓晨大喝一声时,他也是悚然一惊。那份杀气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散发出来,只有真正上过战场,并且杀敌无数的强者才有可能释放这铁血气息。难怪会长会一再交代配合他们一切行动,果然不是普通人物啊!

    龙皓晨转向这位管事,沉声道:“您好我叫龙皓晨。刚才这样的情况会经常出现么?”

    月夜商会这位管事微微摇头,道:“平时还是很少出现的,这位军爷应该是刚刚当差不久他的行为不能代表普遍军人。”

    听了他这句话,龙皓是的脸sè才略微放松几分,“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质疑他?”

    管事淡然一笑,道:“龙先生,和气生财我们是商人口民不与官斗啊!”

    龙皓晨默默的点了点头,他知道,在与人打交道这方面自己依旧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而已。不过,今天既然遇到了他就要管到底,也算是给星寻城官方敲敲警钟。战士们在前方保家卫国,后方要是因为这些蛀虫而出事,他真的无法忍受。

    “月夜小姐还好么?”龙皓晨低声问道。

    管事恭敬的道:“小姐很好,不过不在这边。小姐临走时交代了,龙先生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们,我们会全力配合。最新的商团三天后就能出发,货物已经配置的差不多了。”

    龙皓晨点了点头,道:“好,我们就跟你们商团一起走,进入魔族境内。”

    管事微微点了点头,却没有再说什么。显得十分谨慎而沉稳。确实,能够得到月夜的信任,也必定不是普通人。

    时间不长,外面传来急促的马蹄声,马蹄声一直到商会门口而止。两名中年人急匆匆的大步而入,其中一人身穿长袍,另一人则是一身板甲。

    看士去一文一武。

    一进门,这二位就看到了跪在一旁的军士,脸sè也顿时都变得难看起来,那名身穿板甲的军人上前一步,一脚将那军官踢了个跟头,“混蛋,你把星寻城的脸都丢尽了。”

    这二位正是星寻城的执政官和军事总长,说来也巧,那名士兵送信去的时候,正好这二位都在。接到了帅级猎魔团的令牌,这二位顿时大吃一惊。

    星寻城乃是大城,又在边境,这二位的地位远不是皓月城那种小城市的执政官和军事总长所能相比的。但是,猎魔团却是他们也惹不起的存在啊!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实在抱歉,有点事要跟大家说。本来打算今天也要继续爆发的,毕竟月底最后一天,又是双倍月票,老三也想努力冲一下。但是,今天早上我还在睡梦中,糖糖就冲到我的房间叫我:“爸爸,我要去游乐园。我要爸爸、妈妈带我去。”

    我是被她亲醒的。真的好久没有带她出去玩过了,大五一的,我真的无法拒绝她这个要求。所以,带她去了,这些年,无论是妻子还是孩子,我都亏欠很多。可以说,这八年多以来没有妻子的无sī支持,我根本就没办法坚持到现在。说个秘辛给大家听,自从有了糖糖之后,我和妻子就分房睡,已经三年了,原因只有一个,怕影响我休息,影响码字。毕竟,孩子的睡眠很没谱口(呃,当然,分房睡可不等于分居啊!你们懂的……,不然哪来的磷磷,他六月出生。嘿嘿。到时候再跟你们要礼物。大约六月底。)

    所以,今天只能对大家说抱歉了,就这两章更新了。

    不过,我在努力的写,今天没爆发成,明天老三补偿大家,我从现在开始努力奋斗,争取晚上。点的时候,先弄六更上来给大家爽一爽,然后我再继续努力,如果可能的话,就十更,当然,那可是需要大家多多给老三动力的哦。

    月末最后一天,还是要hòu颜向大家要一声月票,新的一周,还有推荐票也别忘了。谢谢字数还够,我再给大家讲个笑话,刚才写到给大家爽一爽这句,突然让我想起,有次和江南、南派一起吃饭,然后江南问南派说,“要是,有天早上你突然发现自己变成女人了,你会怎么办?”

    南派毫不犹豫的说:“先给兄弟们爽知…”

    猎魔团自成一系,对任何地方官员都有监督能力。而且,这些位可都是在魔族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存在。曾经有过这样一份调查,任何一名帅级猎魔团成员,在战场上都至少斩杀过上千名魔族。

    不夸张的说,每一名猎魔者都是人类的英雄。因此,哪怕是他们这样位高权重的一方高官也不敢有丝毫大意,两人所幸一同前来。

    “人呢?”这位军事总长脾气相当火爆,踹倒军官后怒吼着问道。

    那军官此时是半点也不敢反抗,抬手朝着龙皓晨的方向指了指。

    执政官和军事总长抬头向龙皓晨看去,都是一愣。他们之前不是没有看到龙皓晨和采儿,只是,龙皓晨实在是太年轻了,怎么看也不像是一名帅级猎魔团的猎魔者啊!跟别说是团长了。

    看到这二位来了,龙皓晨的脸sè再次沉了下来,他年纪虽然不大,但却历经生死。又是猎魔团团长,平时指挥若定,大场面见得多了,连魔神皇都吓不住他,更何况是眼前这二位了。

    “是我请二位来的。还未请教。”龙皓晨也知道自己的相貌没什么说服力,他也不愿意在这里多耽误时间,一边说着,他的右手朝着那位军事总长晃动了一下。那军事总长骇然看到,龙皓晨的右手竟然瞬间变得通透起来,居然是七阶圣殿骑士才能拥有的光耀之体。

    七阶?这位是七阶?这也太年轻了吧?不对,他一定是易容或者是服用了什么特殊的药物。

    军事总长和执政官对视一眼,两人赶忙上前几步,身穿长袍的执政官道:“您好,尊敬的猎魔者,我是星寻城执政官水木,这位是星寻城军事总长寒千羽。

    龙皓晨点了点头道:“二位好。刚才这里发生的事二位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我希望你们能够妥善处理这件事,以后也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了,否则,我定会向联盟申诉,请求撤去你们的职务。”

    没有半分客气,龙皓晨直接说出了自己心中想法。

    执政官水木还好一些,只是脸sè微微一变就恢复了正常,那位军事总长寒千羽眉头却皱了起来“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团长,龙皓晨。”在说这句话之前,他已经释放出一层金sè光罩,将自己和这两位星寻城大人物笼罩在内,隔绝了声音。

    对手龙皓晨的身份,水木和寒千羽都没有半分怀疑,光属xìng七阶光耀之体,这就足以证明一切了。至少决不可能是尖细。

    “你好,龙团长。今天确实是这些混蛋丢了星寻城的人,我们回去后自然会处理。但是,阁下既然是猎魔团团长,那么,只需要做好你们自己的任务就行了。我星寻城如何执法,也还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本人身为星寻城最高军事长官也不是你一句话就能免职的。”寒千羽的话语中分明带着几分火气一旁的水木扯了他几下,却依旧没能拦得住他。

    龙皓晨本来心中就压着火呢,听他这么一说,脸sè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冷冷的道:“上梁不正下梁歪。猎魔团有监督职能,想必阁下也是知道的。既然阁下并不认为你麾下的军士有错,这件事我会向上汇报。采儿,我们走吧。”

    一边说着,龙皓晨拉起采儿的手就向外走去完全无视了这两位星寻城最高长官。

    “呸,什么东西。”寒千羽看着龙皓晨和采儿离去的背影,忍不住怒骂一声。

    一旁的水木苦笑道:“老寒,你这是何苦呢?猎魔团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而且,这次确实是你手下的人有错。你刚才少说两句,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寒千羽冷笑一声,“我就不信他能将我怎么样?不就是跟这些商会收点钱么?这群废物,连收钱都收的这么不得法。走吧,咱们回去。不管他们就是了。猎魔团也只是监督而已,他们也只是帅级而已。论级别至少也要是王级猎魔团才能和我们平起平坐。他们算什么东西?杀几个魔族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了?”

    龙皓晨的听力何等敏感,寒千羽又故意大声嚷嚷他和水木的交谈自然一字不落的都进了龙皓晨耳中。他这已经不只是挑衅了,而是坐实了龙皓晨那句上梁不正下梁歪水木相对于寒千羽明显弱势许多,想要阻止他,却也自知没这能力。心中暗想,你这不是授人以柄么?不过,他也知道寒千羽有所依仗,谁让人家的岳父乃是战士圣殿副殿主呢?否则,自己在这星寻城也不会一支被他这个军事总长压制了。

    本来龙皓晨在呵斥了对方后也略微有些后悔,人家毕竟是一座城市的管理者,自己因为怒气确实有些冲动了。寒千羽之前的话虽然不好听,但说的也是事实,自己没权利干涉一城之军事。这件事他会向上汇报,但却不打算再插手了。

    但是,寒千羽的嚣张彻底jī怒了龙皓晨。更何况他还说出了支持那些军人收受贿赂的话。

    采儿能够感受到龙皓晨的情绪变化,一丝冷意从她身上散发出来,“要不要我去……”

    龙皓晨摇摇头,道:“不能对他们出手,他们是联盟官员,动手就是我们理亏了。要走正规途径,我们先回去吧。我自有办法处理此事。这人xìng格刚愎自用,也不再适合做这一城的军事总长了。”

    说完,他拉着采儿返回酒店而去。

    第二天一早,龙皓晨让司马仙跑了一趟,告诉月夜商会的人,与他们在东南要塞汇合。一行七人率先离开星寻城,直奔东南要塞而去。

    昨天发生的事,龙皓晨并没有告诉伙伴们,他决定自己来处理这件事。抵达东南要塞后,他们在与月夜商会约定好的酒店住下后,龙皓晨就一个人走了出去,采儿本想跟着一起去,却被龙皓晨阻止了。

    简单的询问了一下,龙皓晨就找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战士圣殿总殿。

    “请通禀一声,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团长龙皓晨,求见战士圣殿殿主。”龙皓晨向战士圣殿守门的护卫说道。同时递上了自己的猎魔团令牌。

    能够成为战士圣殿的护卫,自然都是很有眼力的,赶忙恭敬的向龙皓晨行了个战士礼后,拿着令牌进去通禀了。

    刘看龙皓晨只是帅级猎魔团团长,能够晋升帅级,就意味着他和他的猎魔团未来很有可能晋升王级甚至是帝级。这和将级猎魔团的待遇就又不一样了。

    圣殿联盟六座圣殿,分别驻守于一座要塞之中,垩拱卫圣殿联盟防线,这东南方,战士圣殿有着绝对的话语权。而且因为东南要塞距离魔族中垩央行省的距离最**时经常会有猎魔团在从这里经过时拜会战士圣殿高层,彼此交流,甚至是寻求帮助。所以,龙皓晨的求见也很正常,至于是不是战士圣殿殿主亲自见他,那就不好说了。

    龙皓晨的目光显得很平静,今天他特意换上了自己的辉煌圣铠才来到此地。

    时间不长,那名护卫已经回来了,同时回转的,还有一名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这位中年人一身红sè劲装,身材极为魁伟,比起司马仙来都要大上一号,看到龙皓晨也是一愣,“咦,真年轻啊!你就是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团长龙皓晨?”

    龙皓晨点了点头,“您好,我是。”中年人哈哈一笑,道:“龙团长真是年轻啊!我是战士圣殿狂战堂副堂主徐忠亮。龙团长请。”一边说着,他向龙皓晨作出一个请的手势。

    龙皓晨点了点头,跟着这位狂战堂副堂主走进了战士圣殿。

    战士圣殿的建筑相比于牧师圣殿少了几分雅致,却多了几分古朴与彪悍。走进大门,是巨大的厅堂,高达三十米的穹顶给人一种十分开阔大气的感觉。就在大门正对面,战士圣殿大厅正中的位置,一尊雕像静静的仁立在那里。

    看到它,龙皓晨不由得停下脚步,恭敬的向着这尊雕像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右拳捶击在自己的辉煌圣铠上,发出一声金属碰撞的铿锵声。

    徐忠亮不由得停下脚步,看着龙皓晨的目光顿时变了,好感大增。

    这尊雕像对于战士圣殿来说,意味着无上荣耀,人家身穿骑士铠,分明是一位骑士。却在第一时间对这尊雕像恭敬行礼。这一点怎能不的道这位狂战堂副堂主的好感呢?而且,徐忠亮表面粗豪,但心思却十分镇密,也有几分看人的眼力,他完全可以肯定,龙皓晨对这尊雕像的恭敬是发自内心的。

    龙皓晨当然是发自内心的,在这尊雕像头顶,有一匾额,上面有四个大字:干年一剑。

    没错,这就是光明剑神夜无伤的雕像啊!可以说,数百年来,六大圣殿中出现最为惊才绝艳的人物就是夜无伤了。他甚至是战士圣殿成立以来最有希望带领战士圣殿成为六大圣殿之首的强者。可惜,这位光明剑神死,的太早了。!。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