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一百四十二章 身体为盾

    一柄黑色长矛悄无声息的戈,破长空,没有攻向龙皓晨,而是直接飞向处于觉冇醒最后时刻的采儿。

    金色灵翼舒展,全力抽击在那长矛之上,硬是将那长矛甩飞了出去,但是,那金色灵翼也不堪重负,被撕裂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噗”一柄长刀狠狠的砍在秘银基座战铠的肩铠之上,铠甲凹陷,龙皓晨肩头骨骼顿时发出一声破碎的爆裂声,整条左臂完全软了下去。

    “砰”膝盖抬起,与一柄攻向采儿小腹的巨锥碰撞在一起,秘银基座战铠也并不是万能的,能够清楚的看到,龙皓晨左腿小腿向后扭曲着扬起,显然已经是断裂了。

    可就算是这样,他的眼神却依旧没有任何变化。猛然来到侧面。用还能动的右手一把搂住采儿腰间,用自己宽阔的后背挡住了一团紫色光球的轰击。

    恐怖的轰鸣声中,龙皓晨居然还能硬撑着没有让自己的身体压到采儿口但是,一口鲜血却不可避免的喷在了秘银基座战铠的头盔之内。这还是因为每次他遇到攻击时,胸口处都会涌出一团金光,保护着他,否则,恐怕他已经被这些魔族撕碎了。

    “吼”

    充斥着愤怒、高傲、不甘和怨毒的怒吼声骤然响彻全场,一股庞大的紫色光芒骤然从皓月身上爆发出来,无论是阿宝还是其他所有魔族,在这紫色光芒荡漾之下都如中鬼魅般四散飞逃。

    阿宝的眼神中流露着明显的骇然之色,“是、去”,”他的声音竟是第一次颤抖了。

    皓月四颗大头在发出这一声怒吼后,全都扭头看向龙皓晨。

    龙皓晨的眼神与它相对,终于激发了自己胸口处那颗金色的骷髅头。浓郁的金光将他和采儿以及皓月笼罩在内。而也就在这一刻,最后一缕灰色光芒终于融入到了采儿体冇内。采儿的右手,稳稳的握紧了那柄巨大的灰色镰刀。

    金光一闪,两人一兽的身形瞬间消失,只留下了那在空气中回荡的紫意与永恒旋律传送的光晕。

    “跑了?他们竟然跑了?”阿宝龙首仰天怒吼。可是,在他的眼神之中,却流露出了恐惧的情绪,没错,就是恐惧。这份恐惧显然不是龙皓晨带给他的,而是最后那荡漾的紫意。

    六组除猎魔围攻两支猎魔团,最终却被其全身而退,并且月夜被掳走。还损失了八名除猎魔的告命。这一战,可以说是阿宝他们大败亏输。

    “你们留下善后。”阿宝低沉的怒吼一声,背后双翼拍动,腾空而起,也不将自己伤势治好,直接朝着魔都心城的方向飞去。

    永恒之塔。

    月夜呆呆的站在那里,当她被龙皓晨传送到这里后,她就陷入了恐惧之中。

    浓郁的死亡气息弥漫,不同于黑暗的寂灭,而是一种无法名状的死寂。仿佛下一刻死亡即将来临一般。

    她清楚的记得龙皓晨的吩咐,所以在来到这里后,她一动都不敢动,就只是这么僵硬的站着。

    幸好,采儿之前那险些令她血液凝固的冰冷杀机也在这充满死寂的地方渐渐消失。

    他、他们能活着回来么?月夜也不知道这时候自己该是什么心情。阿宝为了她甘愿放弃围杀两支猎魔团的机会,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她更不希望龙皓晨和采儿死掉,不只是因为她自身的禁制口孤寂中,时间过的很慢、很慢,月夜就在一种茫然不知所措的情绪中发呆。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一道金光骤然闪亮,紧接着,一大两小,三个身影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龙皓晨是直接倒在地上出现的,采儿则依旧是那么直挺挺的站着。皓月四颗大头再回到这里后就垂了下去,闭上眼睛。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紫芒。在沉睡之前,小光勉强抬起头,朝着龙皓晨喷出一道柔和的金色光芒。滋润他的身体。

    回来了。他们活着回来了。月夜心中顿时升起一种大喜过望的情绪口但是,她很快就被龙皓晨惨烈的景象惊呆了。左边肩膀完全塌陷,连带着手臂软软垂下,右腿反方向扭曲着,背后秘银基座战铠更是有一个半球形的巨大凹陷,只有背部骨格全部碎裂恐怕才会出现这样的恐怖景象吧。而且,此时的龙皓晨,竟然无法让她感受到一丝生命气息

    他、他怎么会受到如此严重的创伤?他既然能够传送回到这里,怎么会这样?

    月夜有些呆滞的看着昏迷在地的龙皓晨,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足足愣了半晌,她才惭渐清醒过来,带着强烈的震惊快步来到龙皓晨身边,蹲下冇身体。察看他的情况。

    龙皓晨全身都包覆在秘银基座战铠之中,身上隐隐有股血腥味儿散发出来。

    秘银基座战铠设计精密,浑然一体。月夜寻找了半天,才在两侧腋下找到开启铠甲的机括,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将秘银基座战铠打开。

    银光闪耀,脱离了龙皓晨身体的秘银基座战铠迅速凝聚成银色箱子的样子,自身散发着柔和的光元素波动,显然是在自行修复着。

    当月夜看到铠甲内龙皓晨的样子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此时的龙皓晨看上去实在是太惨烈了。左侧肩膀处有一个深深的四痕,皮开肉绽,甚至连骨头茬子都翻了出来,他的身体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右腿诡异的扭曲着,整个后背上部塌陷,鲜血不断从他的口、鼻、耳中流出。英俊的面庞一片雪白。

    这样的重伤,哪怕是有强大的牧师在这里恐怕也要束手无策,三处最严重的伤都是粉碎性骨折,骨格破碎成不知多少碎片,而且还在不断的失血。

    月夜小心翼翼的探查了一下龙皓晨的鼻息和心跳。

    鼻息几不可闻,但还有微弱的心跳。在他胸口位置,金色的骷髅头挂坠散发着柔和光晕,似乎是护住了他的内脏,这才保住了一条性命,只是,他如此重伤,月夜也不知该怎样帮他治疗了。尤其是骨骼上的伤势,一个不好,就会导致终身残废。

    采儿依旧呆立在一旁,保持着原本的动作,但她身上的杀气却极不稳定的波动着,身体也同样在轻微颤抖。

    觉冇醒最后时刻,她虽然已经吸收了所有传承,但却终究未曾完成融合就强行进入了空间传送过程,自身灵力处于紊乱状态。

    “怎么办?怎么办?”月夜焦急的看着龙皓晨的样子,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她是暗属性,根本不敢帮龙皓晨治疗,否则只会起到反作用。

    与阿宝一战,看上去龙皓晨没有输,可实际上他终究不是阿宝的对手。两人的灵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阿宝更拥有着逆天魔龙族的传承。

    龙皓晨在战斗开始之前,就悄悄服用了林鑫最新炼制成功的一种名为燃灵丹的丹药,极度的压榨了自身潜能。

    这种燃灵丹不像爆灵丹那样增幅迅猛,但增幅的时间却很长,增幅效果也是相当强悍,但它也有着更强的副作用,如果压榨的潜力过多,那么,甚至会形成永久性创伤。

    为了伙伴们能够活着离开,龙皓晨已是竭尽所能,虽然成功突破了七阶,但过度的透支也令他陷入了极为危险的境地。而最后时刻,为了保护采儿,尽可能让她觉冇醒的时间多一些,龙皓晨更是不惜以身体作采儿的盾牌。否则的话,采儿如果连传承之力都不能全部吸收,那么,很可能立刻就有生命危险。

    虽然此时的龙皓晨已是濒死状态,但在他嘴角处却流露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当年,他告诉父亲,自己要成为一名守护骑士的理由就是希望能够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而今天他确实做到了,为了采儿,他险些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啊!

    如果不是最后皓月近乎绝望的眼神注视,龙皓晨顾及到它的安危,他甚至还会再多坚持!会儿。

    神眷者依旧是人,受到致命伤害也一样会死,龙皓晨有永恒旋律护体,有秘银基座战铠护身,更有着同伴们分担伤害,可他此时的生命力却依旧在迅速流逝着。

    内外交困的严重伤势正在剥夺着他的生命,燃冇烧的生命火焰也正在渐渐熄灭,就连他那强大的灵魂之火都已经开始徐徐溃散了。

    就在月夜不知该如何是好,想要尝试着帮龙皓晨包扎一下伤势的时候,一个有些怨怼的声音突然响起,“真不想来这个充满死亡气息的肮脏之地。搞什么嘛,弄成这个样子。”

    紧接着,在月夜吃惊的注视下,从龙皓晨小腹处涌出一团淡淡的绿色光芒,那是充满了生命气息的绿色。绿光在空中飘荡,渐渐形成一扇绿色光门,一只纤细白嫩未穿鞋袜的小脚,就那么从光门中迈了出来。

    绿光荡漾,白嫩的小脚落地,一个粉豁玉、琢的小姑娘出现在光门之前。淡蓝色的长发梳成两个小辫子在头顶两侧晃晃悠悠的,粉嫩的小冇脸略带几分婴儿肥,哪怕此时皱着眉头,看上去都是那么可爱。

    “是你?”月夜惊呼一声,她当然认识这个小女孩儿是谁,当初,她和一众魔神继承人在阿宝的带领下正是在这小姑娘手上吃了大亏,后来她也隐隐知道,这小姑娘不只是阿宝的目标,更是魔神皇的目标。但其中的秘密阿宝却并没有告诉她。

    夜小泪抬手在自己的鼻子前扇了扇,“讨厌的黑暗气息,离我远点。虽然你是他的人,但我还是不喜欢你哎。”一边说着,她也不理会月夜,就那么在龙皓晨身边蹲了下来。

    看着龙皓晨此时的情况,夜小泪的眉头皱的不禁更深了,“光明之子好处虽然明显,但坏处也同样明显,没事儿把自己弄成这样,还要我跑来这讨厌的地方,真是讨厌死了。”

    她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双手却已经动了起来。

    小巧的双手轻轻的按在龙皓晨胸膛上,柔和的绿色光晕顿时从掌中散发而出,只是数息的工大,龙皓晨全身就已经弥漫上了一层充满生命气息的淡绿色。

    夜小泪小巧的十指轻轻律动,略微思索片刻后,她小心翼翼的将龙皓晨的身体翻过去,背部向上。当她的双手轻按在龙皓晨塌陷的背上时,她的表情已经变得专注起来。

    浓浓的绿光扩散,强盛的生命气息与永恒之塔内的死亡气息显得格格不入。但永恒之塔那么强盛的死亡气息却就在那生命气息的释放下被驱散开一定范围。

    夜小泪是跪在地面上的,此时,她那圆滚滚的小缓缓翘起,后背微弓,双掌徐徐作出一个上提的动作。

    顿时能够清楚的看到,龙皓晨原本塌陷的后背居然就那么重新隆起,浓浓的绿光也在不断的涌冇入他身体之中。

    整个过程进行的很慢,但却非常有效,眼看着龙皓晨背部渐渐恢复到了正常位置。

    夜小泪双手再次抬起一缕缕绿色光丝在指尖荡漾,就像是穿针引线一般不断点入龙皓晨身体之中,隐约有骨骼碰触的声音在龙皓晨体冇内响起。每一指落在龙皓晨身上,他的身体都会轻微的颤抖一下。

    她的动作越来越看就像是在用绿色丝线编织一件衣服似的,绿光闪耀,看的月夜一阵目眩神迷。

    足足持续了接近一刻钟的时间,夜小泪的动作才渐渐变缓,最终双掌轻柔的落在龙皓晨背上,似是按摩一般在他背部揉动了一会儿,才长吁口气将他的身体重新反过来,正面朝上。

    月夜一直在仔细观察着龙皓晨的情况,经过夜小泪的治疗,龙皓晨胸口处已经开始有了明显的起伏,显然是性命已然无碍。这也令她暗暗的松了口气。

    伴随着龙皓晨被夜小泪救活,月夜的思维也开始运转起来。龙皓晨受了这么重的伤,这只能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阿宝对他动手了。可是,自己还在龙皓晨手中,阿宝又有什么把握能够救自己回去?

    月夜本就是冰雪聪明此时她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一丝苦涩出现在心中她不愿意再想下去,但是,答冇案却已经清清楚楚的出现在她心中。

    夜小泪的治疗依旧在继续,治好了龙皓晨背部近乎致命的重创后,第二个目标是他的肩膀,这一次因为是外伤,月夜清楚的看到,在夜小泪十指律动之下,那一道道绿色光丝连接在龙皓晨破碎的骨骼、肌肉、经络之上,就像是在创作一件艺术品一般,将他的骨骼缓缓拼接在一起,肌肉、经络也是如此。而那柔柔的绿光就是最好的粘接剂,只是一会儿的工夫,伤口就已闭合,恢复如初。甚至连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

    肩部完了是腿部,当龙皓晨的右腿也被治好之后,夜小泪又在他全身做了一遍按摩,从始至终,令月夜感受最明显的就是那浓郁的生命力不断注入到龙皓晨体冇内,激发着他自身潜能,同时补充着他消耗的生命力。

    虽然月夜对于人类牧师的了解不多,但她却完全可以肯定,就算是人类最强大的牧师,也不可能用如此之短的时间治愈龙皓晨的伤势,而且,看上去还不会有任何后遗症留下。这种源于大自然生命气息的治疗能力,绝对是得天独hòu的。恐怕更是仅此一家。

    梦幻天堂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她竟然能够撕裂空间来到龙皓晨身边?

    就在月夜暗暗吃惊之时,有些疲倦的夜小泪抬起右手,一指点在龙皓晨眉心处,“喂,该醒醒了,累死我了。”

    一声轻哼从龙皓晨口中发出,身体轻微的震颤了几下后,双眸缓缓睁开。

    意识恢复,龙皓晨只觉得全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束缚,但却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

    一张带着几分疲倦的粉嫩小冇脸探到他面前,肉嘟嘟得小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喂,你不是傻了吧。费了我这么半天的力气,要是你傻了我可就亏大了。”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救了我?”龙皓晨呆呆的看着夜小泪,思绪也渐渐恢复,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一点也用不上力气。

    “当然是我救了你啦,除了我还有谁这么好?喂喂,你别动口你伤得太重,至少要躺十二个时辰才不会有后遗症。你真是傻的可以,宁可自己去死都不愿意第一时间回到这讨厌的地方。不过,你这傻劲倒是有点可爱嘛。”

    “采儿呢?”龙皓晨迫不及待的问道。

    夜小泪一脸无语的道:“你也不先谢谢我这个救命恩人,难道你真傻了吗?”

    “谢谢你,采儿”,…”

    夜小泪一副被他打败了的样子,侧身让开,朝着背后指了指,“那不是在哪儿呢么。”

    龙皓晨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采儿就静静的站在这里。但是,也就在这一刻,采儿的身体轻轻的动了一下口原本呆滞的目光重新有了神采。

    “采儿。”龙皓晨轻呼一声。

    夜小泪自然也发现了采儿的变化,“咦,她也醒了哎。”

    采儿僵硬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但她那双神采重现的眼眸中却充满了迷惘,看看躺在地上的龙皓晨,再看看一边的夜小泪和月夜,突然间,一股冰冷气息骤然从她身上释放出来。

    “小心。”夜小泪惊呼一声,猛然扑到龙皓晨身上,抱着他的身体瞬间向一侧翻滚而出。下一瞬,灰光闪过,噗的一声轻响,巨夫的镰刀狠狠的切入地面之中口就像是切豆腐一般。

    夜小泪身体那么娇小,抱着龙皓晨翻出去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好笑,不过,现在他们却是谁也笑不出来。

    “住手,你疯了么?”夜小泪一抬手,一层碧绿色的屏障出现在采儿面前,将她的身体向后推出数米。

    但是,采儿手中那恐怖的巨大镰刀只是轻微的闪动了几下,那碧绿屏障就四分五裂的消失了。

    冰冷的声音充满杀机,“你们是什么人?”

    采儿的突然出手把月夜也吓了一跳,飞快的跑到一旁,夜小泪怒道:“你发什么疯,连他都不认识了么?”

    采儿呆了呆,看看龙皓晨,轻轻的摇了摇头,“我当然不认识他,我、我是谁”…”眼中的迷惘更盛,但幸好她身上的杀气减弱了几分。

    夜小泪怒道:“他是你男人啊!他为你付出了那么多,险些连命都丢了,你居然说不认识他,你有没有人性啊?”

    采儿的目光更加呆滞了,低头看看自己,看看手上那巨大的镰刀,在看看面前的三人,“可是,我确实不知道自己是谁。你在骗我对不对?骗我的人都要死。”一边说着,她手中镰刀再次抬起。

    “采儿,采儿,你怎么了?”龙皓晨急声惊呼道,他的眼中满是焦急,当采儿的目光与他的目光相对那一瞬,采儿手中的镰刀顿了顿,终究没有再次挥出。

    “我、我好像真的认识你。你应该不是坏人。”采儿冰冷的声音略微柔和了几分,始终注视着龙皓晨的双眸,似乎想要想起些什么,但她很快就双手捂住自己的头,发出一声痛苦呻冇吟,就连手中的巨大镰刀也在下一瞬消失了。

    “采儿你怎么了?”龙皓晨万万没有想到,采儿清醒过来后居然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她竟然不认得自己了,而且似乎连她自己是谁都已经忘记了。

    夜小泪也呆了,喃喃地道:“不会是玩失忆吧。这可是怎么搞的。”

    足足一刻钟的工夫,采儿才渐渐平静下来,当她的目光再次看向龙皓晨时,流露出一丝令龙皓晨充满心痛的惊慌。

    “我、我是谁?你又是谁?为什么,为什么我都想不起来了?”

    夜小泪嘴角牵动了一下,“你看看这个。他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竟然将他忘了?”一边说着,她小手抬起,一道碧绿色的光幕出现在采儿面前。光幕中冇央微微扭曲着,逐渐呈现出一副光影景象。

    光幕大约有直径一米大,中冇央渐渐呈现出一副清晰的图像,在那图像中,龙皓晨和采儿就清晰的出现于图像中冇央,正是他们被魔族围攻的那一幕。

    图像中,龙皓晨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简洁、直接更是毫不犹豫,一次又一次在力所不及的情况下用身体挡在采儿身前。

    哪怕只是看着这这副影像,也能清楚的令人感觉到龙皓晨那不断变得残破的身体在疯狂的流逝着生命力。可是,被他保护在中冇央的采儿却没有受到半分伤害,在那么多魔族强者的围攻下,受伤的却只有龙皓晨一个人而已。

    光影变化的很快,但就是这短短的影像记录却令人充满了震撼。

    采儿的目光依旧是呆呆的,只是少了之前的寒冷和惊恐,喃喃的自言自语道:“那、那是我么?那是我么?我、我是谁。”

    还有另一个人要比她震撼的多,那就是月夜。看着影像中惨烈的景象,她终于明白这年轻骑士遍体鳞伤是怎么来的了,他完全是为了保护她啊!甚至不只是保护她的生命,更是保护着她进行那奇异的明悟过程,为此不惜燃冇烧自己的生命,如果不是夜小泪的及时到来,恐怕他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甚至会终身残废吧。

    一个男人能为了一个女人做到这一步,已经不需要任何其他东西来证明什么了。

    而相反的是,在影像中她也看到了阿宝,而阿宝却是在全力攻击,试图将他们全都杀死。

    月夜真的很想问问,在向龙皓晨他们发起攻击的时候,阿宝在想些什么。

    脸色有些苍白,惨然中带着几分冰冷,当她的目光瞥到采儿时,眼底不禁流露出一丝由衷的羡慕,甚至是嫉妒。如果我能早一些认识他,那么,无论付出什么,我都一定会抓住他的心。可现在……。

    看他那心疼的眼神、唯有她的眼神,丹夜甚至没有去争取什么的勇气。

    光影消逝,采儿依旧站在那里重复着那简单的几句话,眼神也变得越来越慌乱。

    龙皓晨现在是完全动不了,不然他一定会不惜一切的冲上去抱住她,安慰她那惊恐的心。哪怕被她那柄巨大的镰刀切入体冇内也一样。

    夜小泪蹦了起来,“喂,看明白没有?他可是你男人哦。你要是不要,肯定有大把的姑娘会抢哦。”

    采儿却是理都不理她,只是在那里呆呆的站着,嘟囔着那几句话。

    “小泪,采儿她这是怎么了?”龙皓晨急切的问道。

    夜小泪回头看着他,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哎,她在神眷者觉冇醒的时候,必定会经历精神觉冇醒这个过程,虽然她将觉冇醒的力量已经全部吸收了,但应该是精神觉冇醒的过程出了问题。令她的大脑受到了刺冇激,暂时失去了记忆吧。”

    “那你有没有办法帮她恢复?”龙皓晨赶忙追问道。

    夜小泪耸耸肩膀,道:“我又不是神,而且,就算是神,也不是万能的啊!人类的大脑有着极为精密的结构,每个人的精神世界又是截然不同。

    我可以治疗你们身体的伤势,但精神和大脑的创伤已经与灵魂有关。就算是死灵法师也没办法将她治愈,除非是杀了她,将她的灵魂剥离出来,那样死灵法师或许会有点办法吧。”

    龙皓晨呆呆的问道:“那、那采儿就完全不能恢复了么?”

    夜小泪道:“当然不是。在已知魔法中没有任何一种能够抹除人类的记忆,除非将灵魂与生命同时抹除。可见人类的记忆在灵魂之中烙印的有多么深刻了,所以,她的记忆并不是消失了,而是被死神觉冇醒时精神力的变化产生了变异屏障屏蔽了。就像你们修炼时遇到的瓶颈一样。只要这层屏障被冲破,她的记忆自然就能完全恢复过来。”

    “你们人类修炼的屏障需要依靠不断的明悟和修炼来突破。但她这种屏障却要靠你对她的好,靠你来唤醒她的记忆,才有冲破屏障的可能。多跟她说说你们以前曾经发生的事,尤其是她记忆特别深刻,并且令她感动的事。或许会有帮助。不过,看她这情况还是挺严重的,你也不要操之过急,先让她接受你能够在她身边再说吧。好啦,我再帮你一下,让她睡一会儿或许会好点。”

    一边说着,夜小泪朝着采儿的方向轻轻吹了口气,一层淡淡的墨绿色雾气朝着采儿的方向漂荡而去。

    采儿惊恐的神色渐渐平静下来,似乎那墨绿色的味道很好闻似的,轻轻的呼吸了几口后,眼神就渐渐变得朦胧起来,缓缓软倒在地,睡了过去。

    “谢谢你,小泪。救命之恩,永铭于心。”龙皓晨正色说道,他自己最清楚自身伤势有多么严重,夜小泪将他治好必定耗费了大量心力,但他本身并不是一个善于赞美别人的人,但这份恩情,他必定会深深印在心中。夜小泪已经不止一次帮过他们了,而当初在梦幻天堂中,他对夜小泪的承诺他也清楚的记得。

    夜小泪没好气的道:“谢就不用了,这是我们的交易嘛。不过,你以后还是小心点,要是受到致命重创,恐怕我也没办法。我要离开了,这里的死亡气息实在是太讨厌了。不过,不得不说,这个死灵法师生前一定强大的恐怖。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哦。”

    龙皓晨点了点头,道:“我答应的就一定会做到。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他早已不将夜小泪看作是个小女孩儿了,这来自于梦幻天堂中的小姑娘不但聪明,而且还有着都难以企及的智慧。

    夜小泪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正色道:“你的实力提升的很快,这一点我很满意。但是,有一点你一定要牢记,这个死灵法师虽然是极其罕见的光明属性,但他的传承却绝不适合你。因为,在他的力量之中蕴含着庞大的怨念,决非你所能承受。一旦你继承了他的传承,那么,很可能就会受到这些怨念的影响,在不久的将来变成另一个他。这是你无法改变的。因此,在这座死灵法师塔中历练可以,但却绝对不要走到最后一步。也就是说,永远不要试图登上这座高塔的最后一层。”

    龙皓晨疑惑的问道:“这份怨气就不能化解么?”

    夜小泪摇了摇头,道:“至少你不能,你和他属性同源,一旦传承他的力量,就算是光明女神都救不了你口他这种层次的怨念已是深入灵魂,要说超度,反而是你这失去了记忆的女朋友合适点。

    她传承的死神力量最本源的能力就是超度。不过,这死灵法师已经选择了你,就没法改变,反正你听我的就是了,我可不会害你。好啦,我走了,记住我的话哦。”

    一边说着,夜小泪虚空一指,绿色光门再次出现,一步跨出,小丫头晃动着头上的小、辫,消失在绿光之中。

    龙皓晨看着那收敛的绿光,眼中闪过一抹感激之色,但很快就被担忧所替代了。采儿失忆,令他的心一下就乱了。连夜小泪都无法为她治疗,恐怕真的要依靠她自己来恢复了。

    “月夜,麻烦你扶我坐好。”龙皓晨向不远处的月夜说道。因为对采儿的担忧,他并没有发现月夜情绪土的不对。

    月夜听到龙皓晨的声音,身体微微一震,下意识的来到他身边,扶着他盘膝坐好。

    “那个小丫头不是说让你要好好休息么?你要干什么?”月夜疑惑的问道。

    龙皓晨苦笑道:“采儿失忆,我必须要尽快恢复过来,不然又怎么照顾她?你放心,等我的实力恢复了,就带你回去让你离开。只是,我有些担心采儿在你体冇内种下的禁制,这个我也没有解除的办法,不过,我一定会尽快帮她恢复记忆,帮你彻底将这份禁制接触执”

    月夜摇了摇头,“不用了,禁制已经解除了,在你带她回来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体冇内的禁制消失了,这应该和她自身的明悟觉冇醒有关。龙皓晨,当初你们随我月夜商团第一次进入魔族境内之时,对我有救命之恩,但是,这几年以来,我给你们的帮助也同样不小,相信也足以偿还那份恩惠了。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再有任何关系。以后你们也别在来麻烦我。以你们现在的修为,没有我商团的帮助也同样能够进入魔族境内。”

    月夜的声音越说越冷,到了最后,简直宛如寒冬降临一般。她的声音就像此时心情的写照。连她自己也搞不清为什么自己的心情会如此糟糕。她的本意并不是这样的,可是,她却完全下意识的说出这些绝情的话,是逃避么?还是其他什么?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