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一百四十三章 回归

    龙皓晨眉头微皱,思索了片刻后,道:“那如果以后我们和你购买情报呢?”他确实不想再强迫月夜了,自从他们成为猎魔团之后,可以说月夜是他们在魔族境内纵横最大的功臣之一。如果失去了她的情报,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轻松。

    月夜眼底闪过一抹凄然,心中暗想:原来,在他心中我就只是利用的关系而已。是啊!我是魔族,还是月魔神的女儿,除了利用,又怎么可能还有什么呢?

    “可以,不过我的情报价格可不低。”月夜冷淡的说道。

    龙皓晨微微颌首,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现在心思都在失忆的采儿身上。

    月夜突然说道:“是阿宝下令攻击你们的?”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龙皓晨点了点头。

    月夜道:“我要知道当时的细节,我会拿一个你们关心的消息和你换。”

    龙皓晨终于察觉到月夜的情绪有些不对了,“你怎么了?心里不舒服么?”

    “不要你管。”月夜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喉中几分哽咽。

    龙皓晨轻叹一声,低声安慰道:“你也别想得太多了,他和我不一样,身为魔族太冇子,魔神皇继承人,很多时候,他肯定是要为了魔族着想的。当时,采儿神眷者体质觉冇醒,令他感到了不安,然后下今攻击的我们。”

    月夜有些发呆的看着龙皓晨,“你这是在为你的死敌辩解么?”

    龙皓晨也是微微一愣,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他是我的死敌,可你是我的朋友。我只是希望你心里能好受一些而已。不过我很惭愧,一直以来都用禁制威胁着你口现在禁制解除了也好,至少我们之间不会再有什么隔阂了。”

    “你真的当我是朋友?”月夜凝视着龙皓晨的眼眸。

    龙皓晨点了点头,道:“只要你不参与残杀人类,我就当你是朋友。”

    心中的阴霾突然扫除了许多,月夜的脸上重新露出那甜甜的微笑,“好,我们是朋友。以后卖给你们的情报,我给你们打个折。”

    看她情绪恢复了一些,龙皓晨也不禁笑了,“是打折我左腿,还是打折我右腿?”

    月夜噗哧一笑,道:“原来你也有不老实的时候。其实,你这午人真的很不好。”

    龙皓晨愣了愣,“哪里不好?”

    月夜哼了一声,道:“我不告诉你。赶快修炼你的吧。”

    龙皓晨微微一笑,闭上双目,感受着自己的身体情况开始以最保守的方式进行修炼。

    看着他脸上神色渐渐变得平和起来,月夜的目光有些痴了,心中说道:你的缺点就是没有缺点啊!否则,我又怎么会逐渐被你所影响?

    “什么?奥斯汀格里芬和龙皓晨在一起?还是他的坐骑?”魔神皇端坐在自己的皇位上,面前站着的正是脸色苍白的阿宝。

    “砰”皇座扶手的龙头居然因为魔神皇过大被直接捏碎了。爆出一片粉末。

    魔神皇的呼吸分明变得有些急促起来,英俊的面庞甚至变得有些扭曲。森然杀气宛如潮水般喷涌而出。

    哪怕是阿宝那么强横的体质,竟也承受不住魔神皇这恐怖的杀气,闷哼一声,倒退数步,吐出一口鲜血。

    魔神皇这才惊觉自己失态,一抬手,一道紫黑色光芒没入阿宝体冇内,他的脸色看上去顿时好了许多。

    阿宝此时心中的震惊一点也不比父亲少,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父皇竟然如此失态。其实连他也不知道奥斯汀格里芬是怎样的存在,这个秘密似乎只有真正的魔神才能得知。

    魔神皇从皇位上走下来,大步的在宽阔厅堂内来回踱步,一双黑色眼眸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红色,呼吸也明显比正常时候要粗重的多。身上灵力更是不稳定的波动着。那阴晴不定的脸色就像是随时有可能爆发的火山一般。

    阿宝不敢吭声,也不敢提出任何建议,这种状态下的魔神皇,就算是排名前十的魔神面对也肯定都是大气也不敢喘吧。那强势的气息,甚至连整个魔都心城都会为之颤抖。

    足足踱步了近半个时辰之久,魔神皇才终于停下脚步,沉声喝道:“黄烁。”

    “在。”黑暗中,身材高大的黄烁悄然而出,单膝跪倒在地。

    魔神皇寒声道:“传我命令,让月魔神阿加雷斯,星魔神萨沙克,死灵魔神萨米基纳,地狱魔神马尔巴士到魔皇宫中议事。”

    “是,陛下。”黄烁恭敬的答应一声,立刻转身而去。

    阿宝已经完全因为父亲恐怖的威压而跪倒在地,心中更是一片骇然。魔神皇召集魔族第二、第三、第四、第五柱魔神共同议事,这可是极为少见的。那奥斯汀格里芬虽然实力还不错,但值得父皇如此做么?不过,他不敢问,此时的魔神皇实在是太可怕了。

    龙皓晨的修炼是艰难的,正如夜小泪所说,他之前受伤实在太重,伤及本源。虽然经过夜小泪的全力治疗后,伤势已经好了,但自身的透支却不可能这么快恢复,必须要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才行。

    但龙皓晨又哪敢给自己什么休养时间,采儿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他心中充满自责,他要用全部心力去照顾采儿啊!

    全身软绵绵的感觉对任何人来说都绝不能用舒服来形容,龙皓晨能够感受到自己体冇内有灵力,但灵力却完全溃散于四肢百骸之中,他只能一点一滴的去调集这些灵力。

    前所未有的困难,关键是强烈的虚弱感令他很难集中精神。不过,龙皓晨毕竟是神眷者,对于所拥有属性的控制力远超同级职业者。在尝试了一段时间发现自己很难聚集灵力之后,他想出了一个别出心裁的方冇法。

    不再去调动那些灵力,而是激发。他小心翼翼的将体冇内的光元素每一点进行激发,令光元素自身气息散发出来。这样一来,光元素气息就能更好的充斥在他体冇内。

    刚开始的时候效果还不明显,光元素受到他的精神力激发,只是比原本显得略微明亮一点而已。但随着被龙皓晨刺冇激的光元素变得越来越多,他身上开始有了温热的感觉,肌肉、经络、内脏、骨骼在这股越来越温热的气息作用下,都开始重新焕发生机,这无疑大大加快了他的恢复速度。

    龙皓晨何等聪明,无意之中的发现很快就令他有所领悟,这虽然不能算是什么魔法,但却可以算是一种自我疗伤的方式,能够大大增强自身恢复与治疗的速度。当然,这种方式并不适合所有人,想要施展有两个前提,首先是精神力要足够强大,能够精细的控制每一个细微光元素,其次,就是属性的问题了。换了林鑫,火元素被刺冇激一下,那还不引火了?

    似乎只有光属性和水属性比较适合这种自疗的方式,至于名字,龙皓晨也没心思多想,就自称为光存术。

    在光疗术的作用下,龙皓晨身上渐渐散发出金色光晕,身体的加速恢复无疑也令他吸收光元素的速度加快了。

    按照夜小泪的说法,龙皓晨单是身体机能恢复就要十二个时辰,但是,当他真正修炼了十二个时辰的时候,不但身体机能恢复了,就连灵力都恢复了七成以上。

    通过修炼,龙皓晨发现,当自己在吸收光元素提炼灵力的时候,首先还是在胸口处灵窍汇集,眉心和小腹的灵窍并没有什么动静。看上去,似乎是要等到胸口灵窍吸满灵力之后,另外两个灵窍才能聚集灵力。

    但是,不能储存并不代表不能帮助吸收提炼。另外两个灵窍在龙皓晨修炼的过程中也进行着和胸口灵窍一样的工作,只不过它们吸收光元素提炼灵力的速度要远远慢于胸口的灵窍而已。

    具体的灵窍运转,还要通过以后的不断修炼来摸索。而此时,龙皓晨却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因为采儿已经从睡梦中悠悠醒转过来。

    龙皓晨虽然一直在修炼,但他的心却全都在采儿身上,采儿一出现醒转迹象,他立刻就从修炼中清醒过来。

    “采儿。”龙皓晨轻唤一声,起身来到她身边。

    采儿缓缓睁开檬胧双眼,有些呆滞的看着龙皓晨,再看看周围,突然一把抓住龙皓晨的手腕,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究竟是谁?这又是哪里?”

    龙皓晨柔声道:“你是采儿,我是龙皓晨。你因为自身能力觉冇醒时受到了一些刺冇激,所以暂时失去了记忆。别着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一定会帮你恢复记忆。”

    采儿的晃了晃头,双手抓住自己那变成晶莹灰色的长发,绝色娇颜上充满了痛苦。

    “我,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好难过、好难过……”

    三更完毕,求推荐票。更加精彩的高冇潮即将展开。大家可以猜猜,接下来他们会有怎样的行动。

    龙皓晨心中一阵阵绞痛,忍不住就要将她楼入怀中,采儿却突然一惊,猛的一把推开他,双手环抱在胸前,“你、你要干什么?”

    龙皓晨赶忙道:“采儿别怕,我什么都不做,只是陪着你好不好?你先冷静一些。你越是着急,越不容易恢复记忆。你愿意听我给你讲讲你的事情么?”

    在龙皓晨的连声劝慰之下,采儿眼中的惊恐渐渐平复下来,但看着龙皓晨的眼神却依旧警惕,“你别过来,就在那里讲。”

    “好。”龙皓晨答应一声,用最温柔的声音说道:“你叫采儿,是圣殿联盟刺客圣殿的一名刺客。”

    “圣殿联盟?那是什么?刺客圣殿又是什么?”采儿呆呆的看着龙皓晨。

    龙皓晨也呆住了,他也没想到采儿失忆的竟然如此彻底。

    “采儿,那你先坐下,我慢慢给你讲。”

    “嗯。”

    采儿的抗拒似乎减弱了一些,闻言缓缓坐下,不过,才一坐下,她的眉头却皱了起来,“我饿了,好饿哦。”

    确实,三人都已经一天一夜没吃过东西了。

    龙皓晨赶忙从永恒旋律中取出食物和饮水分给二女,照顾采儿吃东西,甚至还特意燃起光明之火帮她将干粮烤热,照顾的无微不至。

    月夜在一旁看着龙皓晨一边帮采儿弄干粮,一边开始给她讲述关于圣魔大陆的情况,不禁有些痴了。不知道为什么,鼻子有些发酸,美眸中隐隐有水雾浮现。

    如果有一天,有个男人也能为我如此,就算是立刻死了我也心甘情愿了。

    采儿的恐惧和排斥伴随着龙皓晨的照顾和不算的讲述,渐渐消失,听着龙皓晨所说的一切,她的心神渐渐稳定下来,就像一个无比饥渴的沙漠旅人突然见到绿洲一般,仔细记忆着龙皓晨所说的一切。至少让自己的大脑不再空白。

    龙皓晨每讲半个时辰左右,就让采儿休息一会儿,让她接受一下自己讲述的东西,然后再继续说。单是大陆背景以及目前大陆的状况,他就讲了接近两个时辰之久。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我很小的时候,那时的你比我强大得多,那时候我才九岁,正在采野菜准备回家吃,却突然看到只有七、八岁瘦弱的你跌倒在地,……”。

    “……”还记得我们重逢时的样子么?那时候我可没认出你,你却凭借勿忘我指环认出了我,还不告诉我,真是太坏了,但那段时间我真的很快了,似乎连猎魔团选拔赛都不再重要了,……”。

    “……”在驱魔关,我们住在宿舍的时候,你旁若无人的搭建了一个属于我们的小、家,那次对我的触动也是最大,我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给你一个温暖的家。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到了这么大的伤害……”。

    龙皓晨一直缓缓的讲述着,他的声音很柔和,就如一汪清泉洗涤着采儿的心。直到她倚靠着她的肩膀睡着的那一刻为止。

    另一边,月夜却早已经听的痴了,她甚至听的比采儿还要专注。

    这样的日子,一直度过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每天龙皓晨就是不断的讲述,喂采儿吃喝,至于一些女孩子解决生理问题的私密事,自然是由月夜来教采儿了。

    龙皓晨讲述的十分详细,而且一直在不厌其烦的重复,经过三天的接触,采儿终于不再排斥他了,反而是有些依赖他。只是,她却依旧什么都没能想起来,只是勉强记忆了龙皓晨讲述的一切而已。

    采儿的实力并没有失去,反而大大的增强了,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她的战斗本能还在。她唯一能够记忆起来的,也就只是那些刺客的技能了。而且,根据采儿所说,她似乎掌握了一种新的能力,具体是什么她自己也不太清楚,按照龙皓晨的判断,她应该还需要近!步的领悟才能使用出来。而这新能力自然和死神神眷者的身份有关。

    经过几天的接触,失忆的采儿对龙皓晨已经渐渐接受了,但现在的她就如同白纸一般不谙世事,也只是将他当成可以依靠的朋友看待,却少了以往的情感。月夜就不止一次看到龙皓晨在采儿睡着或者修炼时黯然神伤。

    “我们该回去了。采儿,你准备好了么?”龙皓晨向采儿说道。

    “嗯。”采儿轻轻的点了点头,一双大眼睛眨啊眨的,倒是比以前多了几分活泼。

    龙皓晨心中暗叹一声,向月夜打了声招呼后,开启了永恒旋律的传送。

    金光闪耀,将三人笼罩在内,采儿下意识的贴近龙皓晨,抓住他的衣袖,双眸紧闭,一副十分紧张的样子。月夜也悄然向龙皓晨贴近了几分,偷眼向婴聘晨看去,却见他所有的关切都在采旭穿上。

    金光闪耀,当三人重新出现在旷野时,外面竟是黑夜,天气阴沉沉的,并无星月之光,因此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十分黯淡。

    “采儿,好了,我们回到大陆上了。”龙皓晨轻轻的碰了碰身边的她。

    采儿睁开双眸,一脸好奇的看向周围,“这就是我们本来的世界吗?”

    龙皓吴微笑道:“是啊!一会儿你就能见到我们的伙伴了。”

    “哦。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对不对?”采儿一脸期盼的道。

    龙皓晨点了点头,“一直都会的。”

    采儿嘻嘻一笑,“那就好,你是个好人。你讲的那些我都记得呢,你是我的男朋友,对吧。”

    龙皓晨呵呵笑道:“是啊!我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保护你。”

    “嗯。”采儿用力的点了点头。

    “皓晨,我要走了。”月夜的声音在另一边响起。

    龙皓晨扭头向她看去,看到的是一张落寞的娇颜,“回去吧,别想得太多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话,你就让月夜商团的人到圣城来找我。我们这次接取的任务大多已经完成了。或许,我们不会再继续任务,我想带采儿回去,到她父母那边,看看能否帮助她想起些什么。”

    月夜突然沉默了,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龙皓晨有些疑惑的看着她,另一边的采儿也是探过头来,不过,她显然对月夜的感官并不怎么好,看着她的目光甚至有些敌意。

    月夜突然抬起头,目光直视龙皓晨,道:“蛇魔神安度马里在东部的安度行省,据说,他最近在安度行省内的幽暗沼泽寻找着什么。安度马里生性多疑且实力强大,总会将自己的魔神柱随身携带。虽然他仅仅排名七十二柱魔神中最后一位,但他的附属种族蛇魔族却十分强大,否则也不会单独镇守一省之地。想要对付他,就一定要先杀死他身边的四名美杜莎。千万不要去看美杜莎的眼睛,如果被其眼神看到,一定要在无法抵抗石化之前将其杀掉,否则就将永远无法恢复了。美杜莎是六阶魔族,普通蛇魔大多在三阶到五阶之间。”

    龙皓晨惊讶的看着她,“你……”。

    月夜自嘲的笑笑,“没什么,直视对你安慰我的报酬吧。以后再想从我这里得到消息,可是要高价哦。我走了。”

    说着,她转身就向远处走去,但是,没走出几步她却再次停下脚步,猛然转过身,充满挑衅的看了采儿一眼后,向龙皓晨道:“如果你先遇到的是我,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而不是她。”

    紫光闪耀,月夜再次转身时已是飞身而起,眼底水雾弥漫,似乎随时都会溢出似的。

    龙皓晨吃惊的看着远遁而去的她,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其实,他并不是一个迟钝的人,只是这几天以来,他的心神全都在采儿身上,并没有过多的去关注月夜。

    月夜的这番话听在他耳中无疑是十分劲爆的,一时间不禁有些扭不过念头来。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采儿朝着月夜离开的方向吐了吐舌头,“早就看出她不怀好意了呢。龙皓晨,你说,你是喜欢她还是喜欢我?”

    看着采儿那倔强的小脸,龙皓晨不禁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不过,他心中也多了几分异样,以前的采儿可是绝不会向他问出这种话的。

    采儿原本的性格是较为内向的,而失忆之后却变得十分外向。此时可不正是像!个赌气的小丫头么?

    “当然是喜欢你了。我这一生,就只会喜欢你一个人。”龙皓晨轻轻的拉起她的手,认真的说道。

    采儿有些惊慌的避开他的目光,也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你、你别这样,我觉得有点怪。你不是说要带我去找伙伴么?快走吧。”

    大雅克城,团部。

    几天以来,整个团部内的气氛一直都是阴沉沉的,无论是王级十七号猎魔团还是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每一名团员的情绪都显得十分低沉。尤其是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五人,更是极度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如果不是因为灵魂锁链他们能感应到龙皓晨和采儿还活着,恐怕他们的情绪早就要爆发了。

    凡天以来,他们已经忍不住出去过两次,寻找龙皓晨和采儿的踪迹,却是一无所获口天擎更是带着他的队友们在短暂的休息后就一直想尽办法寻找龙皓晨和采儿的踪迹。虽然天擎一直都没有说什么,但从他那一直布满血丝的双眼就能看出他的心情有多么不平静了。

    是啊!他怎么可能平静的了口正是因为他的错误决定,导致两支猎魔团陷入绝境,如果不是龙皓晨,恐怕他们一个都无法活着回来。此时,他们平安了,可龙皓晨和采儿却是生死未卜,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韩羽,我们到魔都心城去找老大。”王原原猛然站起身,沉声说道。

    龙皓晨不在,韩羽作为团队中的另一名骑士暂时代理龙皓晨团长的位置。

    “我同意。”司马仙悍然起身,双拳紧握的他手臂上青筋毕露。

    离开圣城之时,他们每个人都感觉到自身实力已经大大提升了,可真的来到魔族战场上,尤其是之前这一战,他们才发现,自己的实力是那么的渺小,在关键时刻,根本帮不上龙皓晨什么。面对那么多魔族强者,他们甚至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林鑫和陈樱儿也都是双眸通红的站起身,四人目光全都聚集在韩羽身上。

    韩羽看着他们,也缓缓的站了起来“‘从理智上来说,我应该阻止你们,这一去,我们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机会将永远留在那里,不能让你们轻易犯险。可是,去他冇妈的理智。我们走。”一边说着,他一把拉起身边的赤血之狂放,第一个向门外走去。

    五人刚刚出门,去路却被一道高大的身影挡住了。

    “让开。”司马仙大喝一声。直接拎起了手中的光之大力丸。

    挡住他们去路的正是王级十七号猎魔团团长天擎。

    “我不能让你们去。我已经做错过一次决定不能再错下去。皓晨不在,我一定要替他保护好你们。”

    “滚开。”司马仙再次怒喝出声,这一次更不客气,手中的光之大力丸也随之举了起来。

    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其他人也都纷纷释放出自身灵力,他们一直压抑着对天擎的不满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

    天擎深吸口气“如果杀了我能够减少你们心中的悲伤我绝不会还手。但是,我们是猎魔者,怎么能死在自己人手上?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错请你们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我没有过多的要求,将前往心城的机会给我吧。如果十天之内,我和我的伙伴们不能带回消息,你们再行动也不迟。皓晨面临的危机是我的错误决定导致的,就算要去送死,也请让我死在你们前面。我只是希望在死前能够拉凡个垫背的。”

    说到这里,他身上骤然涌起一股强盛的气势身为秘银基座骑士,他已经是七阶巅峰修为,经过与阿宝一战之后,更是无限接近于八阶。他的话语中更是充满了决绝。

    这凡天以来,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五人心中悲恸,他的心倩又怎么可能好呢?甚至要更加痛苦。等了好凡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其实每个人心中都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在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想再等下去承受这份煎熬了。

    司马仙的脸色缓和了凡分,淡淡的道:“说这些毫无意义请你让开。你愿意怎么做和我们没关系,但老大是我们的团长我们只相信自己的力量。除非你杀了我们,否则,你就无法阻止我们离开这里。”一边说着,他身上已经开始有紫色电光缭绕起来。全身迸发出凛然杀机。

    “司马,冷静点。”韩羽喝道。一边说着,他走到司马仙身边,向天擎沉声道:“天擎团长,关于之前行动的错与对我们不想再多说什么。你的指挥如何你自己明白,但错已铸成,我们责怪你也换不回团长的平安。现在请你不要阻止我们。司马说的对,你怎么做是你的事,寻找团长却是我们必须要做的。我们可以肯定,团长和副团长还活着,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也绝不会放弃。”

    天擎默默的摇了摇头“‘就算将你们全部打倒我也不会让你们过去的口来吧。”

    “打倒你就打倒。”司马仙早已按捺不住了,团部内狭小,却也不影响他光之大力丸的直射,手中巨大的金属球就要朝天擎砸去。

    “司马,住手口”一声清喝从天擎背后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司马仙原本已经要砸出的光之大力丸轰煞落地,巨大的震荡声令每个人都产生出强烈的耳宁

    众人先是一呆,紧接着,每个人眼中都流露出不可思议的喜色。天擎猛然回身看去,就在他背后不远处,可不正是龙皓晨正大步走来。一脸好奇并有些忐忑的采儿跟在他身后。

    “老大。”司马仙大叫一声,大踏步的朝着龙皓晨冲去。强壮的身休直接撞开了挡在身前的天擎,凡步就来到龙皓晨面前,张开双臂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

    不只是他,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所有人都充满兴冇奋甚至是尖叫的冲向了龙皓晨口哪怕是坚强如韩羽,此时也不禁泪水横流。

    劫后重逢的兴冇奋令他们每个人的血液仿佛都燃冇烧起来了一般。这份兴冇奋决非用语言能够形容口陈樱儿甚至扑上来抱住龙皓晨,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口弄的龙皓晨脸上一片通红。

    采儿下意识的退后凡步,拉开与龙皓晨之间的距离,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些对她来说很是奇怪的人口虽然失忆的她并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但也隐约能够感觉到众人对龙皓晨那份真挚的感倩。

    龙皓晨一一与伙伴们拥抱后,突然看到天擎正在默默的离开,赶忙叫道:“天擎大哥。

    天擎身体一僵,停下脚步,转过身苦笑道:“我不值得你这大哥二字的称呼,直接叫我名字吧。”

    龙皓晨大步来到天擎面前,右芋敲击左胸,向他行了一个骑士礼。天擎凡乎是下意识的还礼。

    龙皓晨沉声道:“只是一次失败就令你气馁了么?这次行动虽然你有所激进,但我也同样有所保守。在战斗时,你屡次提出要和你的伙伴为我们断后。你并没有丢掉属于骑士的荣誉。在我心中,你依旧是如兄长般的骑士。你不应该因此而气馁,而应继续带领你的伙伴们为了骑士的荣耀,为了人类的未来而战。天擎大哥,我不怪你。”

    呆呆的看着龙皓晨,天擎的身体开始出现微弱的颤抖,嘴唇嗡动着竟是说不出话来,这么一个铁血汉子,在这个时候泪水竟是止不住的狂悄而出。

    “皓晨,我对不起你。”双膝一软,他就要向下跪倒。

    龙皓晨赶忙一把抱住他“‘天擎大哥,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这不都还好好的活着么?”

    多日以来的压抑在这一刻完全爆发出来,身为一名强大的秘银基座骑士,在战场上那绝对是流血不流泪的钢铁汉子,可此时的天擎,却哭的像个孩子,可见他内心的痛苦有多么强烈了。不过,能够哭出来对他来说显然是最好的。否则,情绪得不到发泄,恐怕他真的会在短时间内走向毁灭。

    “男人和男人抱在一起,有点怪怪的哎。”带着凡分怯懦的娇羞声突然响起。

    王原原下意识的道:“樱儿别闹。”不过,她这句话才一出口就感觉到了不对,因为陈樱儿就在她对面,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背后。

    王原原瞬间回身,吃惊的看到,采儿居然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退到一旁,正偷眼看着他们。

    不只是她们两个带了,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的其他人也都不禁呆滞了。

    在他们心中,采儿一直是冰冷、沉默、果敢、强大。团队中,他们最尊敬龙皓晨,但最怕的却肯定都是采儿。虽然采儿很少开口,可一旦需要她站出来的时候,她却可以立刻替代龙皓晨在团队中的地位,没有人会不信服。她那强大的实力更是众人有目共睹。八阶强者都能秒杀的强横存在。一直以来她和龙皓晨都是团队中的双核。

    谁能想到,在这个时候采儿居然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这已经不是用怪异能够形容的了。

    采儿下意识的向龙皓晨身边挪动脚步,终于,一个闪身,藏在龙皓晨背后,双手从后面抓住他的衣襟。

    龙皓晨扶起天擎,看到伙伴们吃惊的目光,眼神微微一黯,道:“没事,我们回去再说吧。天擎大哥,你气色不好,我们已经平安归来,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大雅克城我们不能继续待了,还是尽早离开的好。对了,秘银基座战铠还给大哥。”

    一边说着,他释放出那银色箱子一般的传奇铠甲在天擎面前。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