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一百五十六章 星光神兽、日月神蜗

    大蜗牛的身体缩回去了,剩余在众人眼前的自然就只有那瑰丽的硬壳而已。龙皓晨双手一抬,阻止伙伴们走过去接近这蜗牛。

    森蛛之王的宝藏竟然是一只蜗牛,这实在是太诡异了。而且,森蛛之王可不是光属性的。从某种意义来说,它是比较纯粹的生命属性,还魂合了一些其他的驳杂属性在内。甚至因为生活在这片沼泽之中,身上还沾染了毒素。

    可眼前这蜗牛却是纯净的光属性。从它此时如此紧张的样来看,它和那森蛛之王显然不会是好朋友,更不可能是情侣……,

    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它是森蚌之王的敌人,或者说是森蚌之王凯觎的宝藏。可是这蜗牛却一直好好的活着。蛇魔神安度马里想要对付森蛛之王起码有几个月的时间了,也就证明森蚌之王要对付这大蜗牛也至少有几个月口一只能够让九阶魔兽几个月来都毫无办法的存在,其危险xìng不言而喻。所以,哪怕这只蜗牛乃是和龙皓晨一样的光属性,他也不能让伙伴们冒然接近它。

    “圣卫十一号,你认识这种魔兽么?”龙皓晨扭头看向冰骷髅。

    圣卫十一号来到龙皓晨身边,眼眶中跳动着的冰蓝sè火焰散发出几分疑惑的情绪,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却又不敢确定似的。

    “没事儿,哪怕是你的猜测也没关系口”龙皓晨鼓励道。在幽暗沼泽这片死亡之域中,他们先后碰到了外界早已消失的森蚌以及远古魔兽锯鲸。这大蜗牛很可能也是一种远古魔兽。但对于它的资料,众人却是一点都没有,自然不敢轻乌接近它了。

    圣卫十一号轻轻的摇了摇头,沉声道:“这一定是一种上古魔兽,它身上有属于上古魔兽的血脉气息。应该属于星光神兽的一种。但究竟是什么我不清楚。或许,第九圣卫会知道一些。

    听化提到九号圣卫时明显流露出的恭敬语气龙皓晨心中一动,道:“十一号,你们既然同为圣卫,为什么你们三个对九芋都显得很恭敬呢?似乎你们之间的地位并不平等。”

    圣卫十一号愣了一下,但还是回答了龙皓晨的疑问“地位不一样的。主人原本只有九名圣卫他们跟随主人日久,而且都曾是败在主人手下的一代大能。我和十号、十二号却是主人万年收下的仆从。和九大圣卫比起来,我们差的很远。无论是实力还是见识。”

    龙皓晨心中恍然,暗道原来如此。难怪同样是七阶,九号圣卫明显要比其他三名圣卫强大许多。同时,他也对永恒之塔内的神奇更加期待了。获得四大圣卫的帮助,令他们团队的整体实力就提升了接近一倍,如果能够在不久的将来得到全部十二名圣卫的加入,那又会是怎样的景象呢?那时候,自己的修为也必然能达到九阶了吧。圣卫们如果也全都进入九阶境界那么,就算是遭遇普通魔神,恐怕也是毫无问题。

    不过,龙皓晨心中也突然回想起夜小泪对他说的话,无论如何不能登上永恒之塔的最后一层。否则,自己或许会沦陷于长眠天灾伊莱克斯的怨念之中。

    “你去将九号请过来,看他是否认识这种厦兽。”现在显然不是研究永恒之塔情况的时候龙皓晨立刻让十一号去叫九号过来。看看这位见多识广的圣卫能否辨别出眼前的蜗牛究竟是哪一种魔兽。

    洞xùe全长并不很深,一会儿的工夫,九号就踏着有些沉重的脚步来到了龙皓晨身边。当它看到那大蜗牛的存在时身体顿时一僵,就连眼眶中跳动着的强者之魂似乎都凝滞了一般。

    龙皓晨没有打扰他除了实力之外,就好和其他三名圣卫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的情绪和智慧口其他三名圣卫,更多的只是拥有战斗本能和一些记忆。但圣卫九号却有着真正属于自己的灵魂。譬如,他现在看到采儿的时候,流露出的气息甚至要比看到龙皓晨更加尊敬。

    足足半晌过后,圣卫九号的情绪渐渐回复了正常,喃喃地道:“这、这是星光神兽中,和平的代表,日月神蜗啊!”

    一听他认识这种魔兽,龙皓晨顿时精神一振“‘日月神蜗,是一种怎样的魔兽?”

    圣卫九号道:“哪怕是在远古时代,它的珍稀程度也要超过龙族。说道日月神蜗,就先要说到星光神兽。星光神兽是远古时代一种极为强大的神兽存在,它们都是光明属性的。在任何种类的魔兽中,都有可能诞生星光神兽。每一只星米神兽都是十级的存在。它们被称之为光明的代表。可星光神兽本身的价值实在是太过珍贵,以至于每当有星光神兽出现的时候,立刻都会受到其他种族的集体围攻口就像是人类见到神器一般。无论什么种族,都会对它们产生凯觎之心。”

    “因此,星光神兽无法繁衍,它们的数量也就变得越来越少了。直到最后灭绝。再也没有星光神兽出现。”

    “那星光神兽究竟能够带来什么好处呢?”龙皓晨好奇的问道。

    圣卫九号沉声道:“我举个简单的例您就明白了。以前主人建造永恒之塔时,核心中,就用了三枚星光神兽的魔核。直至今日,永恒之塔依旧辉煌。也正是因为这三枚魔核的存在,能让永恒之塔成为真正的大神器。”

    “大神器?”龙皓晨又听到了一个崭新的名词。

    圣卫九号解释道:“所为大神器,就像之前被我们毁灭的那根柱,只不过,那根柱似乎还达不到大神器的层次,但却已经具有了雏形。似乎那柱是一件比大神器更加恐怖的超神器组件。超神器这种存在,我们也从未见过了,至少在主人的见识和记忆中,都未曾存在。我们这个世界,只是流传过有关超神器的一些信息,可实际上,在任何典籍中却都没有记载超神器的记录。”

    旁边的林贪忍不住问道:“那你又怎么能肯定那根魔神柱就是超神器的一部分呢?”

    圣卫九号道:“是气息。它的威能虽然还不能和普通神器相比,但在被损坏时,却流露出一丝远超大神器的气息。这种恐怖的气息甚至要比永恒之塔强大十倍以上。如此存在,除了超神器之外,我找不到任何其他解释了。”

    龙皓晨微微颌首,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神器、大神器、超神器,这个神器体系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可毫无疑问,这些确实应该都是存在的。永恒之塔就是一件大神器,其中的奥义他已经见识过很多很多次。而魔族的七十二根魔神柱更可能是卫件超神器的组成部分。难怪六千年来人类想尽办法都无法将其摧毁了。可是,既然如此,那皓月为什么却呢?

    一时间,龙皓晨的心有点乱,他似乎抓住了一丝头绪,可是,却又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他的想法。更何况他的想法也是不完全的,本身就有着很多的破绽。

    圣卫九号继续道:“星光神兽在一段时间内,曾经是等同于神器的存在。而从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神器之中,凡事光明属性的,超过九成都与星光神兽有关。绝大部分星光神兽都有着强大的战斗力,想要杀死它们,从它们身上获得利益,也必定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而在这么多种星光神兽之中,最难对付的,却是一个特殊存在。它和别的星光神兽不同,因为它本身没有强大的攻击力。但是,它也不会伤害任何敌人。遭遇敌人攻击时,它往往只会选择防御。直到敌人精疲力竭后,再悄然离去。这种星光神兽,就是我们眼前的日月神蜗。一种不会攻击,却有着近乎无敌防御的强大神兽。

    “也正是因为它自身不会攻击,所以,在星光神兽中,它被称之为和平的代表。”

    韩羽忍不住问道:“不会攻击?难道不能将它抓走,再慢慢想办法将其解开么?总有破绽吧。”

    圣卫九号摇了摇头,道:“日月神蜗的防御,被称之为永恒壁垒。不但能够阻挡绝大部分攻击,更是能够抵抗所有负面属性。在远古时代的历史上,日月神蜗曾经出现过三次,却只有一次被击杀的经历。那次是它遭遇到了一件以攻击为主的大神器,并且在战斗一开始时未能及时进入防御状态,被偷袭。所以,那只日月神蜗死了。

    而服用了那只日月神蜗的肉之后。当时那位大能统治了远古时代近千年。那是一名龙族,吃下日月神蜗后,进化成为了神圣巨龙。可是,你们知道最终它是怎么结束统治的么?”

    在星米神兽中,日月神蜗似平有着特殊的地位。就在那神圣巨龙统治大陆近千年之后口又出现了一只日月神蜗,与它同时出现的,还有一名人类。和主人你一样的人类。它手持日月神蜗作为盾牌,最终,击杀了神圣巨龙。从那一代开始,人类终于显lù头角,开始完成统一整个大陆的过程。”

    “和我一样的人类?”龙皓晨眼中光芒一闪,“你是说,神眷者?”

    圣卫九号轻轻的摇了摇头,“在远古时代,没有神眷者这个称呼。人类就像魔兽的一种,只是后来人类统治了世界后,将自己标榜为更高等的存在而已。所以,如果您在远古时代,就是星光神兽的一份。”

    “啊?”不只是龙皓晨,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的众人也不禁同时惊呼出声。

    圣卫九号口中的星光神兽竟然就是光明nv神的神眷者,这谁能想得到。难怪龙皓晨之前对这dòngxùe内的气息感觉的是那么亲切。而且来到这里后,他们都觉得这日月神蜗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和龙皓晨十分相像,灵力纯净程度也是相差无几。原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竟然是同样的存在。只不过分属于不同种族而已。

    林鑫弱弱的道:“那个,那我要是吃一块儿老天的ròu,会不会也进化啊?”

    圣卫九号的目光瞬间就变得冰冷了起来,“伤害主人者,死!”

    林鑫赶忙陪笑道:“我就是问问而已,打个比方嘛。”

    圣卫九号摇了摇头,道:“除非是将主人的身体全部吃掉,能继承星光神兽血脉。”

    采儿突然道:“还是称为神眷者血脉吧,什么神兽血脉,真难听。”

    对其他人都不假以辞sè的圣卫九号在看到采儿时,气息中明显流lù出几分畏惧,微微颌首。

    龙皓晨脑中已经整理出一些思绪,“总结你刚所说的意思就是,曾经有一头拥有大神器的巨龙,猎杀了一只日月神蜗后将其吃掉,从而晋升成为了统治大陆上千年的神圣巨龙。然后,它又被一名和我一样的光明nv神神眷者持有日月神蜗杀掉口从而建立了人类统一大陆的基础。对吧。那第三次出现的日月神蜗呢?”

    圣卫九号道:“第三次日月神蜗出现时,夫陆已经变成了人类统治的世界,日月神蜗被发现后遭到了围攻,只是没有人能破开它的防御,最终被日月神蜗逃逸,消失无踪。今天这只,很可能就是当年那只吧。之后就再没听说过有这种和平神兽出现了。”

    王原原喃喃地道:“听起来,前两次日月神蜗的出现,似乎都意味着改朝换代,大陆更换统治者似的。只有第三次是例外。那么,这次日月神蜗出现时,正好是我们捣毁第一根魔神柱,是不是也意味着魔族将被我们联盟终结呢?”

    虽然王原原只是这么一说,但听了她的话,众人的情绪却都有种亢奋的感觉,至少,这是个好兆头。而且,紧接着圣卫九号似乎就将她的这个结论划上了一个肯定的符号。

    “日月神蜗第三次出现的时候,正是人类与主人他们大战的时候。”

    dòngxùe内陷入了片刻的寂静,龙皓晨突然目光灼灼的看向圣卫九号,“你是说,创立永恒之塔的死灵圣法神、长眠天灾伊莱克斯前辈,就是当初主导亡灵法师与人类死战那场大劫难的首脑之一?”

    圣卫九号眼中跳动的强者之魂火焰突然变得强烈且灼热起来,沉声说道:“没有之一一。

    简单的四个字,却给每个人都带来一种头皮发炸的感觉。没有之一、没有之一。

    伊莱克斯,那不就正是那场人类劫难的罪魁祸首,所有亡灵法师的首脑,甚至是亡灵法师的统治者么?难怪永恒之塔会如此强大,原来竞是如此。

    龙皓晨的嘴chún抿的紧紧地,从他两腮纹起的肌ròu就能看出,此时他的情绪颇不平静。

    众人都能理解他此时的情绪,身为一名骑士,他带领着伙伴们却一直领受着一个人类罪人,曾经带给人类灾难,甚至险些令人类覆灭的亡灵法师的恩惠。而且,也正是因为那场灾难,让人类元气大伤,以至于进入了长达六千年的黑暗年代。龙皓晨心中又怎会好受。

    这份沉默足足持续了盏茶十分,龙皓晨注视着一众伙伴们,缓缓的道:“已经发生的无法改变。但未曾发生的却不能继续。我决定,未来,将不会再踏上永恒之塔的第三层。对不起大家了。”

    一边说着,他猛然弯腰,向伙伴们深鞠一躬。

    这声对不起,有双重舍义,一个是他为自己带着伙伴们承受了这样哑粒亡灵法师的恩惠而自责。另一个,是因为他已经决定不再带领众人在永恒之塔内继续历练。

    猎魔团的其他六人几乎是瞬间分开,谁也没有承受龙皓晨这一礼。

    韩羽一把扶住龙皓晨,“老大,你别这样。错不在你。我们之前谁也不知道啊!更何况,你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团队着想,你并没有错。你的决定,我们都会全身心的支持。更何况,我们并没有为亡灵法师做过什么。只是受了他一些恩惠而已。而我们却已经为联盟毁掉了一根魔神柱。我们所作所为,俯仰无愧,足以对得起我们的先辈和我们的同胞了。”

    韩羽这番话说的斩钉截铁,紧紧抓住龙皓晨的手臂。如果龙皓晨都是愧对人类的罪人,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能够站直的人类吗?

    龙皓晨深吸口气,看着神sè恳切的伙伴们,他的脸sè也渐渐缓和下来,轻叹一声,道:“我们走吧。”

    “主人,那日月神蜗……。”圣卫九号有些急切的说道。无论是在大陆的哪个年代,日月神蜗都是至宝啊!可看龙皓晨的样,却竟然像是要放弃它似的。

    龙皓晨淡淡的道:“森蛆之王已死,它已经没有了敌人,或许,生活在这片死亡之域中对它是最安全的。按你所说,我与它同为星光神兽,难道我还要伤害它么?只是希望它能够保佑我人类战胜魔族,令大陆重新恢复被光明照耀吧。”

    永恒之塔的事,对他来说备受打击,更何况,当他知道这日月神蜗的来历后,本就对它没有任何凯觎之心。怀璧其罪,龙皓晨自问,自己没有保护这日月神蜗的能力。他虽然修为已经不低,但和真正的强者相比,还差的很远。至于杀了日月神蜗吃ròu,更是想都没想过,先不说龙皓晨不会伤害未曾威胁过自己的魔兽,就算其他人想要伤害这日月神蜗,也不可能做得到啊!

    毫无疑问,森蛆之王在这里发现了日月神蜗之后,不知道费劲了多少心思,都没能得偿所愿。否则,它就不是森蛆之王,恐怕要做龙王了吧。

    看着龙皓晨往外走,他的伙伴们都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此时的龙皓晨,内心是有些脆弱的,而越是在这个时候,他就越需要伙伴的支持。哪怕是最有守财奴潜质的林鑫,在这时候都没多看日月神蜗一眼。

    圣卫九号落在了最后,他回过头,看了一眼那巨大的日月神蜗,再看看龙皓晨。眼眶中跳动着的灵魂之火突然出现了几分悸动。是啊,当日月神蜗这样的存在摆在眼前时,能够不为心动,随意放弃,哪怕是他以前的主人,长眠天灾伊莱克斯也无法做到吧。

    回想起伊莱克斯的种种,圣卫九号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黯然低下头,跟在后面向dòngxùe外走去。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正确,也没有绝对的错误。就像当年的亡灵法师大灾难,可惜了,真是可惜了。人类中兴之圣主,却最终沦为人类的敌人,并走向灭亡。这个过程又怎能不令人叹惋呢?”

    清朗中带着几分深沉的声音突然在这藤蔓dòngxùe中回dàng起来,龙皓晨几乎是在下意识反应中回过身,并且释放出了自己的双剑。

    日月神蜗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从坚硬的贝壳中探了出来,一双漆黑的大眼睛,正盯视着他。目光很柔和,头上一双柔软的特角向中间微合。

    龙皓晨惊讶的道:“是你在说话么?”

    日月神蜗十分人xìng化的向龙皓晨点了点头,“是的,是我。”

    龙皓晨回转过来,他的伙伴们也都下意识的护在他身边。日月神蜗口吐人言,这是什么情况?

    龙皓晨目光灼灼的盯视着日月神蜗的眼眸,“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日月神蜗淡淡的道:“先天的禀赋永远不可能成为永久之存在。后天的一切必将影响到先天。就像神选中的光明之也会受到外界一切的吸力,哪怕是再纯净的内心,也有沾染污垢的可能。”

    “光明之神,乃是世界秩序的守望者.而我们日月神蜗一族,就是为了维持秩序与和平而诞生。可惜的是,时至今日,我们却从未真正的成功过。”

    说到这里,日月神蜗的情绪明显变得伤感起来,龙皓晨静静的聆听着它的倾诉,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的有种威觉,似乎日月神蜗的话对自己来说会非常重要。

    “我们日月神蜗的使命是崇高的,但命运却是悲剧的。第一代日月神蜗诞生之时,同时诞生的,还有一位光明之,也就是当时的另一位星光神兽,你们人类所说的神眷者。它是一头光明巨龙,刚那小骷髅说的十分片面,而事实却更令人痛心。”

    “伟大的光明神选择龙族,是因为龙族本身的强大,它们有着保护自己的能力,神眷者体质的赋予更让它成为无与伦比的强者。可是,神却忽略了龙族的贪婪。龙族的内心或许并不暴虐,但它们生xìng却对美好的事物有着强烈的占有yù。于是,我的祖先就变成了第一个悲剧,在那头光明巨龙获取了它的信任之后,却偷袭了它,将它变成了食物。那头光明巨龙也随之得以觉醒,成为了强大的神圣巨龙。从而统治了这个世界上千年的时间。”

    “可惜,它的心中却有瑕疵。

    而且它的统治也同样因为贪婪而渐渐走向终结。光明神对于它的行为感到无比伤感。”

    “大陆不断的繁衍生息,人类渐渐显lù头角。或许,人类内心的yīn暗面甚至还要多余其他种族,可是,人类却有着其他种族所不具备的创造xìng。于是,最终神选择了人类,选择人类成为神的代言人。这就有了第二代光明之以及我们秩序守护者的诞生。”

    “这一代的先祖是幸运的,至少,在早期它是幸运的。它与那位光明之配合,刻苦修炼,当其成为一代人杰之后,带领着人类大军终于杀上了神圣巨龙的老巢,并且凭借对神圣巨龙内心下次的认知,最终将其击杀,成为屠龙勇士,也同时带领着人类开始统一大陆,令大陆进入了辉煌年代。”

    “这不是很完美么?”龙皓晨忍不住接口道。3∴35686688

    日月神蜗的语气却突然变得愤怒起来“‘完美?完美的只有那个人类。早期的他,确实完美。可是,当他到了晚年,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

    龙皓晨茫然摇头。

    日月神蜗冷冷的道:“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说,吃下星光神兽的ròu可以长生不老。”

    听了它这句话,龙皓晨只觉得背脊上有一股寒意瞬间升起,一时间,他的双手下意识攥紧。其他人也是骇然失sè。虽然日月神蜗没有明说,但他们显然都已经听明白了它话语中的意思。

    “背叛,他背叛了自己最好的伙伴,背叛了与他同生共死并为他付出了一切的伙伴。只为了那虚无缥缈、有可能的长生不老。你们人类的劣根xìng在那一刻完全暴lù了。我的第二代先祖,终究没能逃脱一代先祖的命运。但是,它内心的痛苦却要更胜于一代先祖,因为在它心中最深厚的感情最终年令它沦为了食物。”

    “当我作为第三代秩序守护者降临于世的时候,是带着两代先祖记忆而来的。所以,我痛恨你们人类,无论如何也不想选择你们人类作为我支持的对象。我要在这个世界上选择一个更加完美的种族,来统一这份秩序。”

    “但是,不得不承认,人类的创造xìng已经令这片大陆变得十分美好。如果要建立一份新的秩序,那么,很可能就要造成生灵涂炭。身为秩序的守护者,我又怎能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呢?我甚至有些茫然,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诞生。如果这个世界如此平和,我们日月神蜗一族就应该成为历史。”

    “后来,我明白了,今我诞生的原因很简单。几千年的繁衍生息,固然令你们人类变得强大、美好,社会和科技都有着长足的进步与发展。但是,你们人类的劣根xìng也渐渐的暴lù出来,所有yīn暗、肮脏的东西开始流于表面。不久后,我碰到了我应该支持的对象,那一代的光明之。令我愤怒的是,那光明之竟然依旧是人类。为什么还是人类?难道神就只会认可你们这充满劣根xìng的种族么?”

    “可是,我没的选择,我有我自己的使命。而且,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先祖曾经对他的那位光明之是如此的死心塌地。人类的光明之,几乎是完美无缺的存在,他善良、勇敢、睿智而强大。几乎在他身上,我能够看到人类所有美好的东西。我不自觉的会被他所吸引。就在我即将表示对他的完全支持时,却发生了一件事。他好像受到了什么强烈的刺jī,突然变了,变得疯狂了,无与伦比的疯狂。然后他跑了,远远的离我而去。当时我十分疑huò,我不明白他遭遇了什么,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但是,当他于二十年后回归之时,却已经变成了一个恐怖的存在,连神都要恐惧的存在。那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死灵圣法神,长眠天灾伊莱克斯。”

    听到这里,龙皓晨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圣卫九号。

    此时此刻,圣卫九号的情绪也显得十分jī动。

    “小骷髅,如果你知道伊莱克斯当初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能否告诉我。完成我心中这一直以来的疑问。”日月神蜗向圣卫九号问道。

    圣卫九号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在我认识主人的时候,他就已经是长眠天灾伊莱克斯了。是最强大的亡灵法师。原来你真的是当年的那位日月神蜗。我还记得,你和主人恳谈过一次,之后你就消失了。难道主人当时并没有告诉你?”

    日月神蜗轻轻的摇了摇头“‘是的,当他回归之后,我和他恳谈过一次,我希望自己能够了解他,并且说服他。可是,那时候的伊莱克斯已经完全变了,他变得歇斯底里,变得不可理喻。他的心中似乎只有力量,可我看得出,他的灵魂被什么东西污染了,他的双眼被仇恨所méng蔽。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但我却可以肯定,在他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故事。

    “我是秩序与和平的代言人,他请我跟陆他一起改变世界,扫除人类一切的肮脏,可是,我又怎能和他一起做这生灵涂炭之事呢?最终,我们谁也没能说服谁,我只能选择离去,永远的离去,以免像先祖那样最终沦为食物。从此,我就再没见过他。”

    说到这里,日月神蜗的目光再次牢牢的盯视在龙皓晨面庞上“‘所以,同为光明之的你,不要妄下结论。不错,伊莱克斯是带给了人类巨大的灾难。但是,我却可以肯定,在他心中一定有什么极致的伤痛存在着。以至于他会心xìng大变。可实际上,在他内心最深处,却依旧留存着那份属于光明之的善良。否则,他就不会让我离去。更不会在之后发起的亡灵大战中,从未伤害过一名人类平民。

    只是击溃人类军队,大量的屠杀贵族。我希望你明白,在任何事情背后,都有着一个故事。而属于伊莱克斯的这个故事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我敢说,这个故事一定很重要、很重要。

    “一转眼,就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曾经的一切都不在了,伊莱克斯也不在了。魔族降临我知道,或许,这就是为了惩罚你们人类的贪婪与劣根xìng会出现的吧。而我也感受到了你的存在。光明之是纯净的,可越是纯净的心灵就越是容不得一点沙。我希望能带给你的,是另一种品质,那就是宽容。无论什么时候,遭遇什么事情,如果你的心能变得更加大度一些,尽可能的宽容一些,或许,你看到的世界会不同。”

    听着日月神蜗的话,龙皓晨认真的点了点头,并且将这位生存了恐怕有近万年的前辈所说一切全都牢记在心中。

    他不能否认人类的劣根xìng,曾经光明之身上发生的事他虽然还是第一次听说,但毫无疑问的是,日月神蜗的话在他心中敲响了清脆的警钟。

    “谢谢前辈的提醒。现在的我,还无法向您保证什么,但我一定将您所说的牢记在心。几十年后,或许,我会再次来到这里寻找您。希望那时候,我在您面前依旧能够问心无愧。”

    龙皓晨的话说的十分恳切,他身边的伙伴们都下意识将目光投向他,每个人都心悦诚服的点着头,至少,在他们认识龙皓晨以来,龙皓晨绝对当得起问心无愧这四个字。

    可是,日月神蜗却轻轻的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可惜,我看不到了。你知道这数千年以来,我最终对本族的领悟是什么吗?我终于想明白了前两代先祖做错了什么。而在我这一代,也算是全新的尝试吧。我不会再错下去……。”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