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一百六十三章 温馨

    龙皓晨继续道:“在击杀蛇魔神安度马里之后,我们来到他的魔神柱面前,试图将其击毁。但那魔神柱却极其的坚硬。”

    圣月微笑道:“那是肯定的。这个你们不用觉得气馁。曾经有多少称号级的猎魔团试图击溃魔神柱都未能如愿,哎,六千年了,魔族最令我们无奈的就是这七十二根魔神柱,这也是魔族的根本所在,只要有这讨厌的七十二根柱子在,魔族就很难真正的衰亡。你们不用为这个难过,等你们以后真正强大了再想办法吧。可惜,当初我们刺客圣殿最后可能击破魔神柱的轮回之子陨落的太早了。否则的话,说不定会创造奇迹。”

    龙皓晨认真的道:“可是,我们成功了。”

    “成功了好啊!啊?成功了?你说什么成功了?”圣月吃惊的蹦了起来,他的身材很瘦,这一跳起,就像是一只巨大的猿猴似的。

    龙皓晨道:“我们成功的击溃了那根魔神柱,彻底将其毁坏了,在这个世界上,以后不会再出现蛇魔神安度马里了。甚至他的蛇魔族能不能继续传承下去都很难说。”

    圣月瞪大了眼睛,保持这个姿势足足持续了十秒钟分毫未动。

    “你、你……,你说的是真的?你们、你们竟然毁掉了一根魔神柱?不,这不可能。那么多大能都未曾做到。就算你们得天独厚,一个个天赋异禀,可你们才什么修为,怎么可能毁掉魔神柱?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看着圣月有些不正常的样子,龙皓晨苦笑道:“曾祖,可我们就是做到了。这也是为什么魔神皇要以我作为条件发动圣战的根本原因啊!”

    圣月的不正常足足持续了数分钟才重新平静下来,“你是说,你有一种特殊能力,能够对付魔神柱?”

    龙皓晨点了点头,道:“可以这么说,但不是我,是我的魔兽伙伴,皓月。相信我的伙伴们也都感受到了。皓月是一种很不一般的魔兽,直到现在,没有谁能说的出它是什么类别。可是,它能够使用一种特殊的能力,这种能力对我们人类似乎没有什么太强大的作用,可对于魔族却是毁灭xìng的。尤其是魔神柱。皓月以消耗生命力为代价,帮我们毁掉了那根柱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魔神皇正是因为得知了皓月对于魔族的威胁,所以才向联盟要我。我和皓月是血契,只要我死了,皓月也难以独活。”

    在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中,要说没有人猜到这一点,是不可能的。只不过,这会儿大家心都很乱,从龙皓晨口中说出这番话之后,众人才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一时间,整个会议室的气氛都变得沉重起来。

    无疑,对于圣殿联盟来说,能够拥有毁坏魔神柱的力量这是天大的喜事。可是,现在魔族却为此发动了不死不休的圣战。圣殿联盟真的有足够的实力来抵御这场圣战么?没有人知道。大战刚刚进入初始阶段,双方都是摆开场面。

    六千年来,人类虽然不断的休养生息,但他们毕竟只是占据了大陆一角而已,而魔族的强大也同样在延续,至少他们的生育能力并没出问题。人类在积蓄实力的同时,魔族又怎么不是呢?尤其是高阶魔族的数量也远远不是六千年前所能相比的。

    在这个时候,龙皓晨和皓月的敏感xìng可想而知。

    圣月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从圣殿联盟的角度来看,交出龙皓晨,必然能够获得继续休养生息的机会。可是,以后他们还能有机会再获得击毁魔神柱的力量么?答案是不确定的。而保护好龙皓晨,那么,联盟就要面对魔族的怒火。毕竟,事关魔族兴衰,换了谁统治魔族,在这种情况下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杀死龙皓晨和皓月。

    良久之后,圣月才有些艰难的说道:“孩子,你不应该说出来的。这样很可能会出现对你不公平的情况,你明白么?”

    龙皓晨却十分从容的一笑,“曾祖,没有什么不公平的。我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我说了,我没办法将皓月交出去,它就像是我的亲兄弟。我能做的,就是说出事实,将决定权交给联盟。无论联盟如何决断,我都无怨无悔。曾祖,麻烦您给我找一个房间吧。在联盟出现决定之前,我就留在咱们刺客圣殿之中。”

    圣月闭上双眼,内心之中显然是在天人交战,他是一个控制yù很强的人,这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碰到那些自己所无法控制的事情,毫无疑问的是,眼前龙皓晨所带给他的就是这样的情况。他完全无法预料,自己将龙皓晨所言向联盟汇报后会有什么效果。在涉及到联盟千百万人生命的情况下,这个决定谁都不好下啊!

    “曾祖……”采儿的声音突然在这个时候想起,听到她那种如梦方醒般的清脆呼唤,龙皓晨机灵灵打了个寒颤,不可思议的朝着采儿看去。

    采儿的目光依旧有点呆滞,却是一步步向圣月走了过来。

    圣月睁开双眼,有些诧异的看向采儿,这是他的重孙女,他自然也是最为熟悉的,采儿的呼唤声分明有些怪异,和以前差异很大。

    “我、我想起来了,你是我的曾祖。曾祖,爸爸、妈妈,我的爸爸、妈妈呢?他们、他们为什么不来救我、为什么不来救我……”

    “采儿,你怎么了?”圣月吃惊的看着情绪明显jī动起来的采儿。

    龙皓晨赶忙一步上前,来到采儿身边,“采儿,你想起来了?都想起来了么?”

    “为什么不来救我……,为什么不来救我。”采儿却并没有理会龙皓晨,只是重复着这句话,她的目光呆滞,但泪水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那样子实在是太令人心疼了。

    龙皓晨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事,心神都在采儿身上,急切的想要拉住她。

    可此时的采儿情绪却十分jī动,眼神中充满了绝望和冰冷,就那么怔怔的盯视着圣月。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将我扔在那里?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对我,你们可知道……”她那近乎歇斯底里版的声音令每个人的心都有种被揪紧的感觉。

    皓晨一掌轻轻的切在采儿颈根处,采儿顿时软软的倒在他怀中,面庞上还布满了泪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圣月此时也是一头雾水,被重孙女突如其来的质问说的有些发懵。

    龙皓晨搂着采儿,小心翼翼的将她脸上的泪水擦干,“都怪我,没有保护好采儿……”当下,他将采儿失忆的过程向圣月说了一遍。当然,没有涉及到关于永恒之塔的一切,只说自己不得不带着采儿冲破重围,以至于打扰了她神眷者觉醒的过程。

    听了龙皓晨的解释,圣月久久不语,他知道,这绝对不能怪龙皓晨,采儿突然觉醒,这种事谁能预料的到?龙皓晨已经做到最好了,虽然他没有详述当时的情况,但可想而知,面对那么多除猎魔的围攻,他能够冲出重围又岂是易事?

    “走吧,你们先给我回家。”

    圣月所为的家,就是城内的驱魔关执政府,圣灵心一家原本就住在那里而不是刺客圣殿这边,身为驱魔关军事总长,他们一家在执政府后面有一个小院。圣月并没有任何限制龙皓晨他们的意思,只是让他们在这里住了下来。并且告诉龙皓晨,他会将龙皓晨汇报的情况向上禀报,让龙皓晨等待圣殿联盟的消息。

    圣月在这样告诉龙皓晨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想好了,这里是驱魔关,乃是他的地盘,如果最终联盟决定将龙皓晨交出去,那么,他难道就不能把这孩子放走么?人都是有sī心的,他也不例外。当他看到失忆后的采儿时,圣月的心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第一次觉得自己错了,为了联盟也为了刺客圣殿,采儿承受了远超常人的痛苦,甚至连失忆之后最先恢复的记忆都是那份刻骨铭心之痛。

    如果没有让她接受轮回之剑的传承,采儿又怎会经历如此痛苦呢?而现在,难道让龙皓晨也为了联盟而牺牲么?圣月做不到,所以,他已经完全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护得龙皓晨和采儿周全。

    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就这样住了下来,尽管圣战的巨大yīn影笼罩着驱魔关,但住在采儿家的众人却是格外平静。

    那天采儿突然发作,被龙皓晨打晕送回来,醒转后,她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经过几天的恢复,龙皓晨等人才渐渐确定,采儿的记忆是恢复了一些,但恢复的却是很少的一部分,也就是她三、四岁以前的那些。显然是受到了驱魔关这地方的刺jī,再加上曾祖圣月在她心中深深的烙印,终于被刺jī的回复了几分记忆。尽管还只是这很少的一部分,但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嘿嘿,没想到吧,我会这样安排后续的情节,后面会更加精彩。虽然咱不开单章,但还是请求大家投xxx,谢谢。求xxx、推荐票。RO!。

    可惜的是,圣灵心夫妻都只是回来看过一次女儿之后就匆匆的回到驱魔关城头去了,圣战开始,尽管他们无比心疼女儿,可是,背负在身上那么沉重的责任又怎能抛下呢?

    “皓晨,你在嘛?”采儿站在自己住处隔壁的房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

    在那段记忆刚恢复的时候,她的情绪确实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但这几天以来,在龙皓晨和伙伴们的劝慰下,再加上父母和曾祖的关怀,她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下来。毕竟,她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也就渐渐释怀。这两天心情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房间内并没有龙皓晨熟悉声音的回应,采儿敲了一会儿后,确定房间内没人,不禁有些奇怪。

    一般来说,龙皓晨这会儿应该在房间中修炼才对啊!

    心静下来,最近发生的事她思考的也就多了起来,龙皓晨虽然暂时住在这里,可无论是他还是整个团队,现在却都充满了不确定xìng。自从失忆之后,和她在一起时间最长的就是龙皓晨,可以说是他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尽管她还是无法想起她和他之间曾经的种种,但是,她是一个女孩子,人都是有感情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就算是这个失忆的她,在心底也已经渐渐接受龙皓晨了。至少现在龙皓晨再拉她的手她不会脸红的那么明显,也不会再挣脱什么了。

    一直都是他在为了自己付出,现在出了这么大事,自己也应该安慰安慰他才对。今天正是想通了这一点,采儿才来主动找龙皓晨,却发现他并没有在房间之中。

    难道那件事圣殿联盟已经决定了?一想到这里,采儿只觉得自己的心骤然揪紧起来,一种难以形容的痛苦瞬间袭来,呼吸都随之变得急促了几分。

    可是,他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的?不,不会的他一定不会就这么走了的。

    正所谓关心则乱,采儿自己都没有发现,在不知不觉中,龙皓晨已经在这个失忆的她心中也同样占据了相当重要的地位。

    “采儿,你在干嘛呢?”正在这时,一个有些疑huò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采儿扭头看去正好看到陈樱儿从另一边的房间中走出来,正一脸疑huò的看着她。

    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采儿一闪身就来到陈樱儿身边“樱儿,皓晨呢?你看到他了么?他怎么没在房间中?”

    陈樱儿疑huò的道:“这会儿他当然不会在房间啊!他给你做饭去了啊!你不会不知道吧,自从回来之后,你每天吃的东西都是老大亲手做的。”

    采儿一呆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传遍全身这一刻,她只觉得自己全身的毛孔仿佛都有种舒张一般,前一刻的担心瞬间被一股充满烫慰感的温热所代替一时间,眼圈顿时红了起来”他、他竟然是为我做饭去了。他在随时都有可能被联盟放弃的情况下,想到的,竟然是要为我做饭,而不是他自己。

    看着采儿的表情,陈樱儿这才确定她果然是不知道的毫不掩饰自己的嫉妒“采儿,你真的是好福气啊!你知道么?那天你恢复了一些记忆回来之后,老大就说,你现在精神不稳定身体也会随之虚弱,一定要做点好吃的给你。帮你滋补一下身体也能更好的调理情绪,他还说……”

    说到这里,陈樱儿突然停了下来。

    采儿呆滞的目光瞬间变得清明起来“他还说什么?”

    陈樱儿的眼圈也有些发红“他还说,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他要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他能为你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身影一闪,前一刻还在陈樱儿身前的采儿骤然消失了。看着她离去时带起的那一道身影,陈樱儿轻叹一声,自言自语的道:“采儿,你真的是好福气,如果有一天,我那个家伙能像老大这样对我,就算是死,我都甘愿了。”

    驱魔关执政府后院的厨房有好几处,在其中一个小厨〖房〗中,龙皓晨正在忙碌着。

    这厨房不大,在龙皓晨的要求下,这些天就拨给他专门使用了。此时,他正向炉灶内添着柴禾,不时关注上面那口大锅下火焰的情况。

    浓浓的香味儿早已弥漫而出,令人闻起来食指大动口锅里蹲着三只飞龙。当然不是真的龙,而是一种十分滋补的鸟类,甚至不属于魔兽范畴。

    早上天刚亮,龙皓晨就跑来厨房处理了三只飞龙,把这汤炖上了。不时加点柴禾,闻闻汤的味道。确定不会有问题后,才到一旁的案板处处理着其他食材。

    正所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龙皓晨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跟母亲学做饭了。虽然他的手艺说不上有多好,但味道也同样不算太差。以前母亲喝的野菜汤就都是他炖的。

    现在的生活条件显然是那时候无法比拟的,龙皓晨只是想在联盟决定下达之前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这个时候,他反而不怎么想着自己的父母了,因为他不想让父亲因为自己的事情而为难。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都没有再见过父母,他心中只能为他们默默祈祷口而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自然不会是修炼,如果联盟最终决定将他交出去,那么,再多的修炼又有什么用嗯?他总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追上魔神皇吧。

    所以,他只想为采儿做一些事情。年纪越来越大,已经快十八岁的龙皓晨早已明白,自己对采儿不只是喜欢,更是只属于男女之间的那份爱。因为每当想起采儿的时候,他就会觉得,无论为她做什么,自己都是心甘情愿的。

    采儿的失忆,是他所经历过的最大痛苦,未来是不确定的,他现在根本就不想去思考这些,只是希望能够在这段时间多和采儿在一起,每天多看看她,然后为她做点事就足够了。

    可是,他能做什么呢?龙皓晨发现,自己其实能为采儿做的真的不多,于是,他才有了来厨房的决定。至少让采儿每天能够吃到他亲手烧的菜,这种感觉让他发自内心的幸福。尤其是在看到采儿的情绪这几天渐渐恢复之后,龙皓晨的心情也是豁然开朗。对于未来根本没什么担心,早已将一切置之度外。

    采儿默默的站在厨房门外,顺着门缝,她看着正在忙碌中的龙皓晨。

    他穿着干净的白sè围裙,不停的在炉火与厨案之间忙碌着,此时的他,只像是一个年轻的厨子,又哪有半分猎魔团团长的气势?

    不知不觉间,采儿的双眼已经模糊了,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的刺中了什么,喉中更是哽住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正在做饭的龙皓晨脸sè突然一动,右手一抬,向内虚引,淡淡的金光闪过,厨房门已经被他的灵力拉开,正好和泪眼朦胧的采儿打了个照面。

    “采儿?”龙皓晨惊讶的看着她。

    “皓晨。”采儿猛的扑进来,扑入他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龙皓晨被她哭的有些莫名其妙,可手上还带着菜叶子,还有水珠滑落,他的弄脏了采儿的衣服,只能就那么傻乎乎的张着双手。

    “傻瓜,你这是怎么了?”龙皓晨柔声问道。当他叫出傻瓜这两个字时,心中不禁充满了温馨,以前采儿最喜欢这么叫他了,他是她的傻瓜啊!

    采儿什么也不说,就是扑在他怀中大哭。龙皓晨无奈的放下手中菜刀,双手在围裙上蹭了蹭,这才搂住她的jiāo躯。

    采儿的身体依旧是那么柔软,只是伴随着年龄的增加,变得比以前更加修长了,楼着她那柔软的jiāo躯,龙皓晨只觉得心中一阵安宁。

    这种感觉和以前并不太一样。虽然他终于再次抱住了采儿,但是,他知道,自己的采儿并没有真的回来。此时的她只是感动,却并没有以前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恋。但是,这毫无疑问是个好的进步,不是么?

    “皓晨,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你对我更好了。”采儿抬起头,向龙皓晨说道。

    龙皓晨呵呵一笑,道:“那是当然了,我不对你好,还对谁好呢?只要你能好好的,我就心满意足了。不要刻意的去想以前的记忆,坦白说,那天我被你吓坏了,我现在甚至都不太愿意你恢复记忆了。因为记忆恢复,无疑也会让你想起以前那些痛苦的时光。”

    采儿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我一定要恢复记忆,因为在记忆中有你。我真的好想真切的感受以前和你在一起时的感觉。或许,正是因为有以前那份痛苦的衬托,才让我更能感受到你对我的感情。”

    采儿何时会恢复记忆呢?嗯,不能告诉你们。嘿嘿。能不能恢复也不能告诉你们。我以后要做铁嘴钢牙口绝不剧透!!。

    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的其他人很快就发现最近采儿变了,她变得很黏龙皓晨,两人除了晚上睡觉的时间之外,几乎天天都黏在一起。龙皓晨给采儿做饭,采儿就陪在他身边帮他洗菜,没有人会去打扰他们。哪怕是驱魔关外大战传来的轰鸣声,似乎也被他们自动过滤了。

    这段日子,是只属于他们的。

    可惜,幸福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也总是会被打断。就在龙皓晨他们来到驱魔关的第十一天,侠者圣月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

    “皓晨,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联盟决定应战,和魔族全面展开这一场圣战。”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圣月眼中充满了凌厉的杀气。

    “啊?”龙皓晨惊讶的看着圣月“曾祖,那我的事?”

    圣月微微一笑,道:“别说是你,连我都没想到,大家的意见竟然如此一致,没有任何争论。一致通过,你将正式成为骑士圣殿未来的接班人。同时,联盟将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你的安全。大家的意见很统一,有你的存在,对于魔族来说,将是致命的打击,当你的实力成长到足够的时候,那么,就是魔族的灾难。而我们的圣战,也正是为了坚持到那一天而努力。放心吧,一切都是朝着最好的方向在发展,你也完全不需要为了这场战争担心。虽然是魔族主动发起圣战,但他们发起的却十分仓促,准备并不充足。正相反的是,为了吹响反攻的号角,联盟已经准备了太久、太久。魔神皇确实强大,但是,他想要攻入我们联盟,也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听了圣月这番话,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众人大大松了口气。龙皓晨自己虽然没有什么担心,但他的伙伴们又怎会不为他担心呢?

    联盟的决定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充满振奋的,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全力以赴帮助联盟抵抗外敌就足够了。

    龙皓晨的双拳下意识握紧,沉声道:“曾祖,既然如此,我愿向联盟请命,和我的伙伴们回到魔族内部去口魔族发起圣战,后方必定空虚。而他们必然会有魔神留守在后方。如果我们能够在敌后多干掉几个魔神的话,那么,对于魔族的圣战必定有极强的干扰作用。”

    圣月却立刻断然否定了他的提议“不行你现在是联盟重点保护对象,又怎么能让你再次前往魔族冒险呢?敌后工作自然有人会去做,这就不是你现在要担心的了。联盟在作出决定之后,也向你们团队发出了一个强制任务,必须要完成的强制任务,这个任务完成后,你们将正式进阶王级猎魔团。”

    “嗯?什么任务?”龙皓晨惊讶的问道。

    圣月有些狡猾的一笑,道:“这个任务说难也不难,但也不算太简单。你们每个人,都是各大圣殿的精锐。因为皓晨的关系,你们也都得到了圣殿的肯定。因此,联盟决定,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将对你们进行深造,全力培养你们成为联盟新一代的接班人。所以,你们必须各自返回自己所属圣殿的总部,听从各大圣殿调遣、培养、训练。直到你们能够出师为止。”

    “啊?”众人几乎是同时惊呼出声。这与)强制任务对于他们个人来说自然都是好事,可这也意味着,他们这个团队就要暂时拆伙了。

    “不行,我们不想分开。”林鑫急切的说道。

    圣月脸sè一沉“这是你们能够决定的么?你们都是联盟的一份子,更是猎魔者。服从命令是你们的天职。这是联盟的统一决定,得到了每一座圣殿的支持,也包括我的支持。这几年以来,你们为了联盟已经做了不少贡献,但是,你们的实力还远远不够强大。现在你们更是魔族所针对的目标,就这么放你们再次去执行任务,最终结果只会是折戟沉沙。因此,现在你们最需要的就是沉淀,而不是冒进口尤其是龙皓晨,更是绝不能再执行任务了。”

    龙皓晨思考片刻后,抬手示意伙伴们先冷静下来,然后向圣月问道:“曾祖,那在什么情况下,我们才能重新组队呢?”

    圣月微微一笑,道:“这个也不难,首先,你们的个体实力都达到七阶以上,身为团长的你,至少要达到八阶。并且通过各自圣殿的考核。在联盟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就可以恢复组成团队了。哦,对了,你们还各自必须得到所属圣殿的特殊称号。譬如皓晨,他就必须要成为一名精金基座骑士才行。也就是说,你们必须要向联盟证明,你们有自我保护的能力,联盟才会让你们重新组团,继续执行任务。”

    听了圣月的话,众人都有些沉默,他们明白,联盟这么做自默是为了他们好。一个是为了培养他们兴劣一个也是不愿意让他们再执行任务冒险。这不只是因为龙皓晨他们个人的重要xìng,更是因为龙皓晨和皓月拥有毁灭魔神柱能力的重要。可以说,既然联盟决定保住他们,那么,就会倾尽一切努力去保护他们。想要再踏上战场自然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圣月沉声道:“你们已经回归的事情我已下达严令保密,所有知道你们回归的人,全都会为你们保密。但是,因为你们在御魔山脉中出手,难保魔族会否得知你们来到驱魔关的情况。因此,你们必须尽快启程,各自返回你们所属的圣殿去深造。孩子们,联盟是为了你们的未来着想,我们也知道】你们在一起执行任务这么长时间,都有着深hòu的感情,并不想分开。但是,你们好好活着已经不只是关系到你们的生命,更关系到联盟的未来。因此,无论如何,这个任务你们必须不打折扣的完成。想要早日团聚,那么,你们每个人就要付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去提升自己的实力。试问,如果你们有一天能够拥有魔神之陨那么强大的实力还有谁会制约你们呢?”

    听着圣月苦口婆心的话,龙皓晨默默的点、了点头“曾祖,谢谢您,也谢谢联盟对我的回护。您放心,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提升自己的。只是,采儿”…”。

    说到这里,龙皓晨的脸sè顿时显得有些苍白。扭头看向同样脸sè苍白的采儿,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圣月轻叹一声,道:“采儿要学得东邪也很多。而且,她这次失忆也需要长时间的休息。从她回来之后就恢复了一点记忆来看,留在驱魔关对她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你放心,我和她的父母会好好照顾她的,希望能够帮她多恢复一些记忆。而且,以你们的天赋,相信用不了几年,就能完成联盟赋予你们的任务了。再说了,刺客圣殿距离骑士圣殿并不远】当你在骑士圣殿那边修炼的有所成就时,难道不会来看看这丫头么?你们放心好了,就算最终联盟依旧不肯放松对你们的任务命令,等到你们都年过二十之后,我一定会亲自将采儿送到你身边,为你们主持婚礼。”

    听到主持婚礼这四个字,龙皓晨和采儿原本苍白的脸sè顿时红了起来,两人彼此对视一眼,采儿眼中是jiāo羞和喜悦,而龙皓晨在喜悦之中还有一抹淡淡的担忧,无论如何,在他心中还是希望采儿能够恢复记忆的,不然的话,他总会觉得缺了些什么。

    只是,就要和采儿分开了。二十岁,那也是两年多的时间,到采儿二十岁,更是要三年以上了。分别这么久,龙皓晨心中充满了难以形容的不舍。

    圣月拍拍龙皓晨的肩膀“孩子,你应该明白,对你们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联盟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你们必须立刻离开,不能再停留下去。我会派遣刺客圣殿高手护送你们。小别胜新婚,这次的离别是为了将来更好的团聚。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采儿的。”

    “噗通”一声,龙皓晨跪倒在圣月面前“曾祖,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她,才令她失忆。就要和她分别了,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我想再为她做顿饭。也为我的伙伴们做顿饭吃,可以么?”

    龙皓晨这句话一说,所有人的眼睛都红了。

    采儿第一个扑到龙皓晨怀中“皓晨,我……。”

    “团来”…”

    “老人”…”

    圣月抬头望天,够力不让自己的泪水滑落“好,我再给你们半天时间,今天晚上,你们必须走。我会安排好人手。”说完这句话,他身形一闪,就已经消失在空气之中。

    生离死别,是人生最大的痛苦。

    龙皓晨他们此时所面临的就是如此。自从当初在圣城组成了士级一号猎魔团之后,他们经历了太多的东西,众人在一起生死与共,一起在魔族中纵横冲杀。

    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不能用简单的伙伴和朋友来形容,他们是能够将后背托付给对方的好兄弟、好姐妹,他们是能够为彼此付出生命的袍泽。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