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一百六十五章 来自前线的一封信

    杨皓涵将龙皓晨和韩羽安排住在骑坐鉴殿总殿之中。

    龙皓晨就和母亲住在隔壁,和妈妈团聚了两天之后,他跟韩羽就开始了修炼。

    骑士圣殿总殿坐落于御龙关大山的山体内部,并且深入地下。这里才是骑士圣殿真正的宝藏所在地。与南边的骑士圣山,并称为骑士圣殿两大至宝。据说,连神印王座都在这地下宝库之中。只不过龙皓晨和韩羽他们现在还远远没有见识到真正神印王座的资格。

    让龙皓晨有些奇径的是,骑士圣殿相比于他所见过的刺客圣殿、战士圣殿,并没有什么宏伟的建筑。因为是在山体之中,他所看到的,只是一间间石室而已,甚至不知道哪里是骑士圣殿真正的正殿。

    杨皓涵也没有给他们多做解释,只是将他们安排进入了一个洞窟之后,就离开了。并且告诉他们,以他们的修为,至少要完成七阶所有技能才有可能从这洞窟之中走出来。

    进入洞穴,龙皓晨顿时有种当初在圣城进入圣盟藏宝阁时的感觉。周围空气中的灵力波动十分强烈。淡淡的金色光芒给人一种虚幻的感觉。

    他本来是和韩羽一同走入洞窟之中的,但当他定神站稳之时,却惊讶的发现,韩羽已经消失了。

    周围尽是柔和的光属性灵力,给人一种十分舒适的感觉口充沛的光元素在龙皓晨呼吸之间自然的被三大灵窍所吞噬。

    没有急于向内行进,龙皓晨在原地坐了下来,尽管他此时灵力十分充沛,但他却知道,现在并不是自己的最好状态。因为浮躁。

    从魔族安度行省中的幽暗沼泽回归那一刻开始,他的心就一直都没能静下来过。回到驱魔关之后更是数次经历悲喜,心绪波动如此之大,哪怕是当初日月神蜗带给他的那份平静与通透也早已受到了影响。

    但是,日月神蜗带给他的却还有对通透与平静的感悟。因此,龙皓晨现在才能静下来坐在那里。他需要时间来驱除自己心中的杂念。哪怕是隐藏在暗处的最微小一丝杂念也要完全驱除掉。唯有如此,他才能全身心的进入修炼状态。用最短的时间拥有最大的提升。

    闭上双眼,静下来的龙皓晨开始冥想。感受着空气中柔和的光元素,他脸部线条变得更柔和了。

    金光闪烁,雅婷悄然浮现在龙皓晨背后,她也是盘膝坐在那里,也和龙皓晨一样闭着双眼。手中法杖缓缓举起,一圈圈金色光晕自然而然的向她和龙皓晨凝聚而去。

    凝聚、过滤,雅婷做的看似简单,但对龙皓晨的帮助却是巨大的,经过过滤后的光元素已经极为纯净,再被龙皓晨吸收起来就要容易的多。

    杨皓涵默默的站在一间石室之中,在他背后还有两个人,左边,是一名身材高大的圆脸老者,老者面如重枣,鼻直口方。神色沉凝中带着几分欣喜。

    另一边,则是一名全身都笼罩在灰色长袍中的男子,就连头部也笼罩在内。

    杨皓涵面前,有一个直径足足一米的水晶球,水晶球散发着微弱的金光,而在那水晶球之中,显现出来的可不正是盘膝坐在骑士圣殿宝藏洞穴之中的龙皓晨么?

    杨皓涵微笑道:“进入幻洞之后还能如此平静,这孩子真的是长大了。他才不到十八岁啊!竟然就能有如此沉稳的心志,看来星宇是对的。经过这些年的历练,这孩子真的已经成才了。”

    杨皓涵身后那圆脸老者却是冷哼一声,“对什么对?我早就说要把皓晨接过来,他就是不同意。哼。”一边说着,他的目光瞥了身边的那看不清脸的灰衣人一眼。

    杨皓涵微微一笑,道:“龙兄,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没有星宇,你能有这么好的孙儿么?你还不是忍着没跑出去与他相认么?保护你这孙儿的光荣任务可就交给你了。虽然他是你孙子,但他也同样是我们骑士圣殿未来百年的希望。要是他受到了任何伤害,我可要撤销你保护他的职责,亲自保护他了。”

    龙皓晨要是听到杨皓涵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那面如重枣的老者竟然是他的亲生爷爷,这要说从长相上来看,他和这位爷爷还真没有太多相像的地方。

    “少来这套。你虽然比我强一点,但也强不了多少吧。就算是魔神皇那家伙来了,想要伤害我孙子也绝对做不到。”圆脸老者身上自然而然的升起一股凌厉霸气。无声的威严中隐隐有种赤金色从他身上扩散开来。

    这位老者名叫龙天印,乃是骑士圣殿三哭神印骑士中的另一位,秩序与法则之搬p王座的拥有者,骑士圣殿负责掌控与约束之神印骑士。

    龙天印与龙星宇之间的关系别说龙皓晨不知道,就算在骑士圣殿内部也只有高层的少数几人才清楚。

    这是龙家的规矩,无论长辈有多么强大,晚辈都不得借其名声,必须要依靠自己的能力。龙星宇当初也都是凭借自己努力,才最终成为的神印骑士。

    杨皓涵叹息一声,道:“这次魔族来势汹汹,圣战鹿死谁手还很难说。虽然联盟中隐世的前辈们也都出山了。但魔族强者的数量毕竟比我们要多的多。希望联盟的战争路线能够执行下去吧。”

    龙天印道:“不就是拖延么?我们拖得起,比拼物资,魔族必死无疑。这场圣战,只要我们能够坚持下去,几年过后你再看,单是粮食就不是魔族能够消耗的起的。”

    杨皓涵道:“我们能想到的魔神皇自然也能想到,龙兄,不能那么乐观啊!”

    另一边的那名灰衣人沉声道:“我先走了,既然皓晨回归圣殿,我也就放心了。”

    龙天印眉头一皱,“你要去哪里?”

    灰衣人的声音中流露出浓浓的杀意,“魔族后方。”说完这句话,他已是转身大踏步而去。

    龙天印和杨皓涵对视一眼后,道:“杨兄,等皓晨从幻洞中出来后,我想见他一面,亲自对他进行考核口你看如何?”

    杨皓涵微微颌首,“这是你们爷孙的事儿,你做主吧。不过,守城我不擅长,御龙关可少不了你坐镇。”

    龙天印点了点头,“不会耽误太长时间的。我回关上了,什么时候皓晨出洞,你通知我就是。”

    “嗯。”

    龙皓晨真的像他表面那么平静么?答案是否定的。

    当他闭上双眼的那一刻纷乱的各种思绪就已涌上心头。采儿的耙影最先出现,那是她突然神眷者觉醒时的样子,然后画面瞬间就转变为他与她坐在房顶分离前的那一刻。

    采儿之后,就是父亲。父亲威严的注视着他,仿佛在向他说着什么。

    再之后是母亲,母亲的眼神永远是那么的忧郁、伤感。从小到大,他就和母亲与父亲失散了,至少十年时间父母没能在一起。好不容易重逢了。

    父亲又因为与再难的一战而失踪,这些年来,妈妈受了多少苦只有她自己才清楚。

    伙伴们的相貌也一一在龙皓晨脑海中浮现,从他们第一次在驱魔关上战斗,到恐惧悲啸洞穴大战恶魔族,再到镇南关、梦幻天堂、幽暗沼泽,那一幕幕无不清晰的在龙皓晨脑海中飞快的闪烁着。

    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能静下心来?

    背后隐隐有阵阵寒意泛出,龙皓晨深知,幸好自己能够平静下来,而不是冒进。否则的话,只会导致自己的心神更乱,而这些出现在自己心中的烦恼或许会被强压下去,但必定会渐渐影响自己的心志。影响神眷者内心的纯净。

    日月神蜗和他的交流虽然不多,但却点醒了他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光明神眷者与其他神眷者的不同之处。

    光明神眷者最大的优势就在于自身的完美,无论是心灵、天赋,都是完美的存在,这一点是身为死神神眷者的采儿都无法比拟的。但是,光明神眷者最大的问题也就在这完美上。

    过于完美导致更容易被污染,事实证明,在以前日月神蜗出现的时候,光明神眷者不就是因为被污染而走向邪道么?最终不但没有拯救大陆,反而成为了大陆的罪人。尤其是第一代星光神兽那头神圣巨龙,还有那永恒之塔的主人,长眠天灾伊莱克斯。

    因此,对于光明神眷者来说,其实有一点十分重要,那就是自省。

    日月神蜗离开了这个世界,留给龙皓晨的只有躯壳,但它也在自己离世之前,用最后的力量帮助龙皓晨澄净了他的心,虽然没有直说,但却用行动告诉了龙皓晨他应该如何。

    是的,自省,只有不断自省,保持内心通明与澄澈,光明之子才能永远是光明之子。

    “谢谢你,日月神蜗。”龙皓晨心中由衷的感叹一声。

    没有刻意去抵触内心的这些情绪’而是让它们彻底的爆发出来,而龙皓晨自己,则只是感受着它们的存在’内心的煎熬在时间的推移和光元素的不断吸收中渐渐淡化。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终于进入到了冥想状态。

    坐在龙皓晨背后的雅婷对龙皓晨变化感受的最为明显。身为光元素精灵,她对光元素的亲和力在这个世界上无人能比,因为她本身就可以说是光元素的一种表现形式。

    龙皓晨刚开始修炼的时候,在雅婷的感知中,主人只是在默默吸收光元素,可随着他安静下来,真正进入入定状态后。在雅婷眼中,此时的龙皓晨竟然完全变得通透了。伴随着每次悠长的呼吸,他就像是进入了光耀之体一般。雅婷帮他吸引过来的光元素竟然开始有些不够他吸收的了。

    要知道,融合了圣引灵炉之后,雅婷还有孕育光元素的能力,经过她过滤的光元素不但极为纯净,而且是高度浓缩的,在这种情况下,龙皓晨竟然还能以如此惊人的速度吸收,这可几乎是每次呼吸都会有内灵力增强的速度啊!

    这就是光明神眷者保持一颗通透之心的好处,内心毫无杂质的龙皓晨,才能得到光明女神最大的眷顾,光元素更是会以进入他的身体为荣,修炼的速度又怎能不快呢?

    就在这温暖的光元素中,龙皓晨渐渐沉浸’而且沉浸的很深、很深。他渐渐放下了心中的一切包袱,将所有精神都集中在对光元素的感悟之中。身体的通透变得越来越明显,甚至通过水晶球观察他的杨皓涵都能渐渐感觉到了。

    不过,这位防御与统筹之神印骑士不可能长时间在这里观察龙皓晨,大战在即,他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处理。

    这个月,在后世的记载中’被称之为圣魔大陆的血之月。

    魔族与人类积蓄了数千年的仇恨,终于全面爆发。以六大要塞为主战场,魔族攻、圣殿联盟防御。

    据说,在任何一处主战场的高空俯瞰,都能看到血雾冲天。

    这是绞肉机一般的战争,从攻防上来看,魔族的损失要远在人类之上,但是,魔族的军队数量也要比人类多的多。

    战争刚开始的时候,人类的防御器械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对魔族造成了很大杀伤,但伴随着战争的推移,守城器械渐渐变成了废墟,人类所能凭借的,更多就只剩下了地形。

    这是民族与民族之间的战争’根本就不需要任何战争动员,每一个进入战场的圣殿联盟战士,都用他们的鲜血捍卫着人类最后的领土。

    后方是平原,后方也是家园,骑士圣殿、战士圣殿、刺客圣殿、魔法圣殿、牧师圣殿、灵hún圣殿。

    无论是哪一座圣殿的强者,在这场圣战之中,脑海中唯有两字而已:拼命。

    魔族的攻势虽猛,但人类的意志却实在是太顽强了。整个圣殿联盟数千年来积蓄的力量也在此时hòu积薄发,大量的物资、预备役军队源源不绝的涌乜入六座雄关,与魔族誓死大战。

    而就在这关系到两大民族之间安危的圣战之时,作为始作俑者’也是这场圣战导火索的龙皓晨,却一直安静的在骑士圣殿藏宝洞中沉静的修炼。

    圣城,圣盟大拍卖场。

    枫玲儿正在办公室内看着这个月的财务报表。她已经开始逐渐接管圣盟大拍卖场的各项事务了。圣战开始后,圣盟大拍卖场也进入紧急状态,只收各种武器装备、材料、药材、魔晶,却暂停一切拍卖行动。

    大拍卖场积攒的各种物资,全部无条件的提供给联盟。

    这本身就是圣盟大拍卖场存在的意义。身为大拍卖场的继承人,枫玲儿很清楚,圣盟大拍卖场其实并不属于她的家族,而是属于整个圣殿联盟。以拍卖场示人,更多的是为了隐藏联盟本身的实力。

    圣战开始,圣盟大拍卖场积攒的财力也开始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各地大拍卖场成为了灵力武器装备的最佳提供商。经过严密的提取过程。大拍卖场积攒的各种强大装备、魔晶,甚至是类似于魔晶大炮一类的重型武器全部被运往前线。

    这可是千年以来积攒的财富,其庞大程度,就算是枫玲儿自己都不完全清楚。因为许多大拍卖场在各地的仓库都是秘密封存的,只有魔族发起大战时才能解除封印。

    疲倦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枫玲儿靠坐在椅背上,清澈的美眸中流lù着一丝浓浓的担忧。

    这次,圣盟能够顶得住么?魔族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听说,魔神皇竟然提出要那个人作为条件。

    他是他的团长啊!现在的他们,岂不是正处于风口浪尖上么?

    一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枫玲儿觉得自己的心有些揪紧。隐约中,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她脑海之中。

    铮亮的光头,憨hòu的笑容,最让她无法忘记的,就是他在看着她时无形中流lù出的满足。

    “他、他还活着么?”机灵灵打了个寒颤,枫玲儿一双白nèn的小手下意识攥紧。

    正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进来。”枫玲儿有些jīdàng的情绪立刻压了下去,低下头,将目光重新投在账本上。

    “玲儿小乜姐,你的信。”一名大拍卖场的工作人员推门而入,将一封信放在桌子上,恭敬的行礼后退了出去。

    信?

    枫玲儿下意识的将那封信拿了起来。那是一个精美的羊皮卷轴。上面甚至还有一个密封的魔法印记。如果被强行打开的话,印记就会消失,信也会自行销毁。只有特定的咒语才能开启。

    卷轴上有一行小字,也是作为这一类信笺的咒语提醒。

    这种羊皮信枫玲儿收过很多,但是,当她看清楚那段咒语提醒上写的字时,却是jī动的猛然站起身。

    “呼唤我的名字吧,小白huā。嘿嘿。”

    “混蛋,是那个混蛋,只有他才会这儿叫我。司马仙,你这个混蛋。你、你还活着……”’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枫玲儿的泪水已经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

    在这战争年代,活着,似乎已经是最大的幸福。

    “叮’’的一声轻响,羊皮信上的魔法印记开启,卷轴悄然摊开。

    某人的字迹令人不敢恭维,但幸好还能看得出写的是什么。

    “玲儿小乜姐,抱歉,又叫你小白huā了。如果你能看到这刮信,证明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司马深感荣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我还活着,而且已经回到了咱们联盟之中。就在我们牧师圣殿总殿所在的镇南关。坏消息是,我还在前线,而且我们猎魔团暂时拆伙了。作为一名新时代的戒律牧师,我必须要守护我们圣殿。’’

    “本来我不想写这封信的,我估计你就算能看到里面的内容,更多也会不屑一顾吧。可是,这次能够活着从魔族回来,在庆幸之余,每当午夜梦回之时,我却不自觉的会想起你。所以,还是忍不住写了这封信给你。’“一见钟情是幸福的,但也是痛苦的。真想再看看你,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了。我这种人,也没有啥奢求的。你喜不喜欢我其实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了。这封信,就当做诀别吧。之时希望你以后能够过的幸福、快乐。哪怕是到了神的怀抱之中,我也会为你祈祷。”

    “请你放心,作为一个深深喜欢着你的男人,我司马仙绝不是个孬种。我会将最后一滴鲜血流淌在战场上。每当我在与魔族战斗时想起,我每杀死一名魔族,你就能更安全一分。我的光头就和我的光之大力丸一样刚。”

    呆呆的看着手中这封信,枫玲儿良久不动。泪水渐渐不再流淌了,潜伏在内心之中那份特殊的情感似乎在生根发芽。

    猛的,她抓过身边一张羊皮纸,拿起笔时,她吃惊的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在轻微的颤抖。好不容易稳定了一下情绪,迅疾的在纸未写起来。

    “混蛋,你明知道我不愿意让你叫我小白huā,还这么叫。我讨厌你、讨厌你这个死光头。不过,你要是敢真的死在前线,我就永远讨厌你。你必须给我活着滚回来。无论多久。还有,给我回信。要是三个月内收不到你下一封信,老娘立刻就嫁人,让你死了都不安宁。’’

    转眼间,三个月已然过去。谁也没想到,率先出关的并不是实力明显强大许多的龙皓晨,而是韩羽。

    三个月的时间,韩羽已经学全了所有六阶技能,这其中还包括大量的秘技。幻洞,乃是骑士圣殿真正的技能包括,在这幻洞之中,拥有的不只是常规技能,还有历代神印骑士留下的秘技啊!能够进入这里的,无不是为骑士圣殿立下汗马功劳,并且作为圣殿新一代领袖进行培养的人才。!。

    龙皓晨和韩羽有这个资格,除了因为龙皓晨的神眷者身份之外,他们史无前例的毁掉了魔族一根魔神柱,单是这份功绩就赋予了他们这样的资格。

    韩羽在出关之后得知龙皓晨竟然依旧在闭关,他也毫不犹豫的立刻选择了闭关修炼。

    杨皓涵给他上战场的条件是成为一名秘银基座骑士。虽然学会了所有六阶技能,但他的灵力距离一万还有不小的距离。

    杨皓涵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来观察龙皓晨了,只是,他现在的神sè早已没有了最初的从容,反而是充满了担忧。

    圣战开始已经三个月了,御龙关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身为神印骑士,无论是他还是龙天印,早已投入到了战场之中。就在两天前,他还和死灵魔神萨米基纳硬拼了一场。在修为上杨皓涵要逊sè不少,但凭借着守护与怜悯之神印王座的强大威能,硬是挡住了死灵魔神,令其无法寸进。

    骑士圣殿的圣骑士、圣殿骑士们每天都在浴血苦战,拒敌于御龙关外。方圆千里内的冰雪都被染成了红sè。双方的伤亡数字难以统计。

    虽然御龙关内储存的资源十分充足,但御龙关不同于其他几座要塞,在被魔族围困的情况下,是很难再获得联盟补给的,甚至连消息都很难送出去。持续这样消耗下去,杨皓涵也不知道这座雄关能够坚持多久。

    而外面的魔族,已经增兵三次了,恶劣的环境对魔族打击也很大,以至于他们的战斗力并不能完全发挥出来。

    魔法圣殿驻守在御龙关内的数百名冰系魔法师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借助御龙关天险与冰雪环境,不断的加固御龙关防御,打击敌人。

    “皓晨,你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看着面前巨大的水晶球,杨皓涵喃喃的自言自语道。

    是的,进入幻洞之后,龙皓晨就坐在那里进入修炼状态。刚开始的时候,杨皓涵还夸赞他能够沉下心来修炼。可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现在的龙皓晨却依旧是三个月前的样子。始终都保持着盘膝修炼的样子。

    他的身体散发出淡淡的金sè光晕,整个人都进入到光耀之体那种通透的感觉。伴随着呼吸,身上散发出的金sè光芒也会若隐若现的闪烁着。

    无疑,他没什么问题。可是,他这次冥想的时间也太长了吧。

    对修炼有着丰富经验的杨皓涵知道,龙皓晨这是进入了深度冥想状态。但是,一次深度冥想能够进行这么久却是他闻所未闻的。

    深度冥想一般出现在八阶以上强者身上。因为到了八阶以后,灵力提升的速度就要比以前快的多。但灵力提升过快也会造成自身根基不稳。往往就需要深度冥想来进行修炼,一个是为了更好的吸收所属元素,另一个也是为了调节自身。

    龙皓晨是神眷者,以七阶修为进行深度冥想杨皓涵并不感到奇怪,但是,一般来说,深度冥想的时间大约在一个月左右就会结束,像他这样一下就来上三个月而且还毫无动静的却是极少。

    当然,深度冥想的时间越长,效果自然也就越好。也意味着心中杂念稀少,能够耐得住寂寞。毕竟,每天沉浸于光元素之中可是十分孤寂与乏味的。

    杨皓涵更加没想到的是,三个月,对龙皓晨这次深度冥想来说,还只是一个开始。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

    无论是人类还是魔族,对于伤亡都有一个承受的极限,在最初几个月的疯狂攻势之后,魔族的进攻也渐渐放缓下来。魔神皇先后两次向圣殿联盟下达通牒,索要龙皓晨。全部被圣殿联盟严词拒绝。而且,龙皓晨也像是人间蒸发一般,始终都没有再出现。

    战争还在继续,正像圣殿联盟希望的那样,在顶住了最初魔族的强大攻势之后,双方渐渐进入到持久战之中。令圣殿联盟有些奇怪的是,身为魔族最高统治者也是魔族第一强者的魔神皇始终都没有加入到战斗之中。

    不只是他,就连和他在一起的月魔神、星魔神也从未出现在战场上。也就是说,逆天魔龙族、月魔族、星魔族,这魔族核心最为强大的三大种族一直都还在等待机会。

    也正是因为他们并未加入战争,因此圣殿联盟虽然将战争拖入了持久战却依旧一点也不敢大意。

    六大要塞守卫的都十分辛苦,谁都知道,一旦魔神皇带领月魔族、星魔族出现在战场上,恐怕任何一处要塞都无法再继续坚守。当然,魔神皇、月魔神和星魔神也必将承受来自于人类最强大猎魔团的全力狙杀、阻挠。到了那时候,才是人类与魔族最终决战的时刻。

    在圣殿联盟的智囊们分析中,魔神皇之所以没有将战争带入最终碰撞,主要还是对圣殿联盟有所忌惮。毕竟,一旦到了那时候就是不成功、则成仁。魔族虽然现在占据优势,却也没有完胜人类的可能。两败俱伤是最容易出现的。

    而两败俱伤也有很多情况,如果是以魔神皇战死为代价的两败俱伤,魔族就绝对承受不起。毕竟,人类的创造力、建设能力,再加上圣殿联盟的积蓄,恢复起来一定会比魔族快的多。而魔神皇这样的绝世强者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恢复的。

    持久战对于魔族来说并不是十分有利,但是,魔族的彪悍却依旧超过了圣殿联盟的判断。当魔族没有了足够的粮食补给后,战场上的尸体就直接成为了他们的食物。无论是人类的尸体还是魔族自己的尸体,他们竟然都能下得去口。

    残酷的事实令人类拖垮魔族的计划大打折扣。而持久战似乎也是魔神皇愿意看到的似的。

    圣战从开始到第一年结束,圣殿联盟总人口锐减十分之一,而魔族更是夸张的降低了百分之二十。

    这样的对比数字对于两大民族来说都是巨大的打击,整个大陆都因为这场圣战而充满了腥风血雨。

    魔神皇中军大帐。

    枫秀默默的端坐在主位之上,大帐内竟然连一名魔族士兵都没有,空dàngdàng的,下首位只有一人坐在那里,正是月魔神阿加雷斯。

    “陛下,再这样下去,我们也不知道能支持多久。食物实在是太短缺了,因为食用腐烂的食物已经开始出现非战斗减员。等到天气转暖之后,这种情况肯定会越发严重,就像去年的夏天一样。”阿加雷斯脸上流lù着几分担忧。

    枫秀淡淡的道:“二弟,那你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如何?”

    阿加雷斯英俊的面庞上流lù出一丝冷厉,“决战,和人类决战。他们根本不可能挡住我们三族全力冲击,只要击溃人类一个要塞,大军长驱直入,其他各方面战斗必定会出现变化。到了那时候,最终人类必将殒灭,我们就能彻底的占领整片大陆了。”

    魔神皇枫秀摇了摇头,道:“如果我想要将人类彻底从这片大陆上毁灭,也不会等到现在了。在圣战刚开始的时候就决战不是更好么?”

    “嗯?”阿加雷斯有些不解的看向魔神皇,显然是不明白他的意思了。

    枫秀缓缓站起身,双手背后,目光遥望中军大帐门口处,他的目光仿佛能够穿透虚空,一直遥望到另一个世界似的。

    “其实,如果不是我们给人类时间,人类早就灭亡了。或许,在我们魔族刚刚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确实没有毁灭人类的能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第二代魔神皇带领魔族占据了圣魔大陆绝大部分面积后,我们就已经有向人类发动圣战,并且将人类完全毁灭的实力。但是,我的先祖,第二代魔神皇却并没有这样做,并且留下一道秘典,命令他的后代,历届魔神皇都不得带领魔族大军毁灭人类。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毫无疑问,此时从枫秀口中说出的,乃是绝对的秘辛了。听的阿加雷斯目瞪口呆。

    “陛下,臣惶恐。”阿加雷斯赶忙站起身,恭敬的弯下了腰。

    枫秀缓步走到他面前,将他扶起来,“我肯将这个秘密说出来,就是对你绝对的信任。我们不能毁灭人类,因为,失去了人类,我们魔族必将走向灭亡。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凭借瘟疫创造了魔族,最初的时候,其实只有我们七十二兄弟而已。我们先天上有着巨大的劣势,那就是我们自身。”

    “你很清楚我们是从何而来,是如何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尽管,我们可以传承自己的力量,但我们却不可能创造出更多。如果,我们将这个世界上的人类全部毁灭,或者是全部奴役。那么,以我们魔族现在的情况,不久的将来,人类必将永远消失在这片大陆上。接下来,就是所有种族的消亡。最终只会剩下我们魔族。可是,我们魔族能够自行生存下去么?”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