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预言术的启示

    魔神皇枫秀的眼神变得有些怅然,如果真的只剩下我们。那么,根本不需要敌人,我们自己就能将自己毁灭了。到了最后,我们七十二兄弟,就只能重新化为七十二根魔神柱,而这个世界也将变成一片荒漠,就像我们原本所属于的那个世界一样。被彻底毁灭。”

    阿加雷斯默默的点了点头“是的,我们无法创造。更无法利用这个世界的东西进行生产,在我们的黑暗属xìng面前,任何其他生物想要生存都会变得极为困难。您说的对,如果人类真的被我们毁灭或者是完全统治了,我们最终就会走向灭亡。”

    枫秀微微一笑,道:“你能理解就好。所以说,早在数千年前,这个圣殿联盟其实就是被我们魔族所圈养的。我们不能让他们被毁灭,甚至要任由他们发展。唯有如此,才能更好的养活我们。战争只是一种手段。既然他们是我们所圈养的,就不能让他们变得太过强大。与此同时,也只有借助他们的手,才能削弱我们魔族自身数量的问题。保持在一个平衡点,对于我们来说才是最有利的。这也是我发动这次圣战的根本原因之一。”

    “数千年的休养生息,人类的积攒已经太过庞大了,必须要进行一定的削弱才行。否则,用不了多少年,他们就将吹起反攻的号角。

    这也是我们不能看到的。因此,这场圣战对于他们来说,似乎持久战很有利,可对于我们来说不也一样如此么?决战是一定要进行的,但还不是现在。我们需要掠夺人类的财富,但却又不能伤到他们的元气。这就是度的把握。”

    阿加雷斯眉头微皱,道:“可是,奥斯汀、格里芬呢?他怎么办?看人类的样子,根本不可能跟我们妥协。”

    魔神皇眼底寒光涌动“奥斯汀、格里芬是必须要毁灭的。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也不能让它在这个世界存活下去。和我们的自我消亡相比,奥斯汀、格里芬是更加恐怖的存在。安度马里的死,更是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圣战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也就是因为它了。”

    阿加雷斯道:“可是,它个被我们逼出来么?除非我们将人类压迫的山穷水尽啊!”

    枫秀摇了摇头,道:“并不一定。三弟闭关一年,我有预感,今天他应该要出关了。他是我们魔族的大脑,接下来要怎么做,他会告诉我们。”

    听他这么一说,月魔神阿加雷斯大吃一惊“大哥,你是说,三弟伽…”

    枫秀有些悲伤的点了点头“是的,为了我们魔族兴衰,三弟付出的太多太多了。但这却是最好的选择。”

    “大哥说的对,这是我们最好的选择。”橘红sè的光影在空气中凝聚成形,星魔神瓦沙克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魔神皇和月魔神面前。

    看上去,他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的眼神和以前相比要暗淡了许多,少了几分深邃,却多了几分疲倦与苍老。

    看到他的出现,魔神皇的情绪都不禁jī动起来,下意识的上前几步“三弟,你的身体怎么样?”

    瓦沙克微笑摇头“没事,大哥。只不过是少了些寿元而已。可这次的大预言术是值得的。你不想听听结果么?”

    枫秀苦笑一声,道:“如果有的选择,我真不希望你这样做。你的寿元何止是少了些,我能感觉到,你的生命力至少减弱了百年。而你们星魔族的寿命本就不是很长。这次是伤到了你的本源啊!”

    一旁的月魔神阿加雷斯也不禁走过来,搂住瓦沙克的肩头,他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眼中却流lù着浓浓的情感。

    在感情上,魔神皇与月魔神、星魔神无疑是最为身后的。但魔神皇毕竟是魔神皇,他是魔族的统治者,如果威胁到魔族的生死存亡,就算是亲生儿子他都会毫不犹豫的下手。因此,sī下里,月魔神和星魔神之间的感情要更进一步,他们在魔族之中本就是宛如亲兄弟一般的存在。因此,哪怕死灵魔神萨米基纳的恶魔族已经相当强大,单纯比拼种族实力不弱于星魔族和月魔族,可在阿加雷斯和瓦沙克面前,萨米基纳也依旧是十分恭敬。

    瓦沙克微笑道:“好了,二哥,你也不用如此。这样我心里会难受的。失去的生命力还可以调养嘛。我先说说结果吧,这对我们来说十分重要。”

    说到这里,他的神sè变得严肃起来,隐约中能够看到,他的双眸渐渐变成了澄澈的橘红sè。魔神皇点了点头,一脸关切的看着他。

    瓦沙克沉声道:“这一年来,我将大预言术施展到最大程度,终于预测出了未来的一次机会。按照大哥的计划,我们这次与人类之间的战争主要是以我们魔族的中、低阶兵种来消耗圣殿联盟积蓄的力量,同时尽可能保存我们的高端实力。这样一来,此消彼长之下,我们对人类依旧是压倒xìng的优势。在我的大预言术下,如果这场圣战一直进行到最后,那么,结局将是两败俱伤”

    瓦沙克沉吟片刻后,继续道:“圣殿联盟的实力比我们想象中要更加强大一些。虽然我们最终会获得胜利,但也只能是惨胜。这是我们绝不愿意看到的。”

    魔神皇点了点头,道:“圣殿联盟的实力比我们预想中还要强大?强大在什么地方?”

    瓦沙克道:“这个我就预测不出来了。我只是能感觉到,在圣殿联盟之中也同样隐藏着一股十分恐怖的力量。这股力量究竟来源于何处我们不清楚,但我可以肯定,绝不是那些称号级的猎魔团。称号级猎魔团威胁确实不小,但数量毕竟稀少。而那股隐藏起来的恐怖力量却是隐隐能够与我们三族抗衡的。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人类应该是不会发动这股力量的。”

    听他这么一说,魔神皇的脸sè顿时变得严峻起来“没想到,人类竟然还有这样的力量存在。看来,这场圣战发动的十分及时,隐藏在暗处的才是最具有威胁的,无论如何,通过这场圣战也一定要将人类藏起来的这股力量逼出来。”

    瓦沙克摇了摇头,道:“这到是未必。大哥你也不用着急。人类这股力量虽然恐怖,但却有种衰败的气息。似乎用不了多少年,他们就会自行毁灭似的。而这个时间,应该在二十年以内。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二十年内不将人类逼迫到生死存亡的份上,这股恐怖的力量就不会威胁到我们。”

    阿加雷斯不解的道:“难道人类不会主动运用这股力量么?”

    瓦沙克道:“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在我的大预言术感知之中,人类自身似乎也对这股力量十分恐惧。甚至是相当的排斥。所以我才能肯定,除非是到了人类即将灭绝的危难关头,否则他们是绝不会轻易动用这股力量的。这股力量也并不在六大要塞之中。如果我感觉的没错,应该是在人类的圣城。”

    听了他的话,魔神皇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很显然,瓦沙克的话对他触动很大。对于魔族来说,这可是动摇统治地位的能力。能够让瓦沙克说出恐怖这两个字可并不容易。

    “三弟,那这么说,我们应该早些结束这场圣战了?”魔神皇问道。

    星魔神瓦沙克却是摇子摇头“不,正相反。这场圣战我们必须要继续下去。只要不将人类逼迫到太困难的程度就可以了。维持现状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唯有如此,才能将奥斯汀、格里芬引出来。”

    说到这里,他的脸sè明显变得严峻起来,比说起刚才人类所掌控的那股恐怖力量时还要严肃的多。

    “这一年来,我的大预言术针对奥斯汀、格里芬的预言时间最长。它现在的成长已经到了一定程度。虽然还不足以真正威胁到我们。但也绝对谈不上弱小。我们通过对人类的战争想要找到它是不可能的。而奥斯汀、格里芬对我们的威胁也将变得越来越恐怖。想要将它击杀,我们有几次机会。其中,最大的一次机会,就在大约一到两年左右。我能计算得出,那时候,它将出现在我们魔族境内。这也是最好的一次机会。而这个前提,必须是我们要通过圣战给予人类足够的压力。否则,它就未必会出现在我们后方了。”

    魔神皇眼中魔光闪烁,森然杀机内蕴,尽管如此,瓦沙克和阿加雷斯依旧感受到一股股强大的压迫力从这位大哥身上释放出来。

    瓦沙克一抬手,一圈橘红sè光芒将三大魔神笼罩在内。嘴chún嗡动,用迅疾的语速低语着。他的声音也只有枫秀和阿加雷斯能够听到。

    听着他的话,枫秀脸上的惊容变得越来越大,“三弟,这太危险了。你……”,瓦沙克默默的摇了摇头,“大哥,你应该知道奥斯汀、格里芬的恐怖口这既然是我们最大的一次机会,那么,我们就绝不能放过口而我这个方法也是最好的。正面面对它,很可能会被它钻了空子,只要它避过了这一次,那么,它很可能就会真正进入究极状态。到了那时候,无论是我们还是这个世界,恐怕都………

    枫秀懊恼的道:“都怪我,没有更早的重视。安度马里这混蛋,竟然会死在了尚未成熟的奥斯汀、格里芬手上,还导致魔神柱毁坏口我们已经不能再组成……”,瓦沙克道:“所以,这次机会我们必须要当做唯一的机会来进行布置。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不能给奥斯汀、格里芬丝毫机会。”

    魔神皇缓缓点了点头,道:“好吧,就按照你的计划行事。这件事,也只有我们三兄弟知道。哪怕是对萨米基纳他们,都先保密吧。瓦沙克,那你这就回去开始布置。一年,还有一年的时间。战争这边,我会让人类仔细感受一下我的怒火。

    御龙关,骑士圣殿总殿。

    杨皓涵和龙天印都默默站在那巨大的水晶球前方。

    一年了,整整一年时间过去了,龙皓晨竟然依旧处于深度冥想状态之下。如果不是他身上的灵力bō动越来越浓郁,呼吸也十分正常。他们甚至都会以为龙皓晨坐化了。

    一年啊!这可是一次xìng冥想一年啊!

    一年时间里,就连韩羽都已经成功突破了七阶。开始二次进入幻洞学习七阶技能了。

    可龙皓晨却依旧保持入洞时候的样子,始终都没有起身过。

    “龙兄,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他?”杨皓涵有些担忧的说道。

    龙天印摇了摇头,道:“不。既然他的气息没有发生衰减的变化,就不要打扰他。我相信这孩子是有分寸的。而且,你难道觉不出么?他身上的灵力bō动已经达到了一个饱和状态,现在他需要的是突破。”

    杨皓涵道:“关心则乱啊!这小子真是心比天高。他这下是要冲级八阶的瓶颈吧。真没想到,他竟然会用这种方式来带给我们惊喜。当初我还觉得老邱对他的评价过高了,现在看来,还是保守了。要是真的让他成功了,那他就是咱们圣殿联盟历史上第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八阶圣骑士。”

    龙天印道:“这孩子的心神能够如此纯净我也没想到。我相信他一定能够成功的。不过,七阶到八阶的瓶颈,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突破,不但需要hòu积薄发,更需要瞬间的明悟。让他继续尝试吧。如果三个月之内还不能有所突破的话,我们就必须要唤醒他了。否则,一旦他出现急躁情绪,会影响到他接下来的修炼。”

    皓涵默默的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突然间,水晶球内那已经盘膝而坐一年时间未动过的身体轻轻的颤动了一下。

    他这一颤不要紧,两位神印骑士几乎都是瞬间上前一步,瞪大了双眼。

    龙皓晨身体的颤抖开始变得越来越明显了一层层柔和的金sè光芒从他体内扩散开来,在他身体的颤抖中化为一层层震bō向外扩散。

    “走火入魔?”龙天印大吃一惊。

    “不、不是。”杨皓涵一把抓住想要冲出去的龙天印,“我听说过,皓晨自创了一门技能,名叫光之dàng漾。能够通过灵力的震dàng产生出强大的攻击、防御能力。他应该不是走火入魔。”

    就在这时,龙皓晨身体的颤抖开始变得微弱起来,双臂缓缓抬起,缓慢的做着舒展运动,他的整个身体也随之舒展起来,似乎变得更加修长了。

    柔和的金光托着他徐徐漂浮,双tuǐ伸直,全身都作出一个伸展的动作。

    顿时,浓浓的金sè光芒宛如实质般从他身上展开、扩散,隐约中能够看到,在他眉心、xiōng口和小腹位置各有一个光团在迅疾的律动着。

    突然,他睁开了双眼。在他双眼睁开的那一瞬间,哪怕是身为神印骑士的杨皓涵和龙天印,都感觉到两股冷电在空中一闪而过。

    比身体散发出的光芒更加强烈的金光就那么从龙皓晨双眸之中迸发而出,那近乎实质的光芒在空气中扫过,竟然导致幻洞内那梦幻般的淡金sè光芒一阵剧烈涌动。

    与龙皓晨一同站起身的还有雅婷,她也睁开了眼眸。与龙皓晨相比,她看上去变化不大,但是,她的眼神却更加澄澈、平静了。而且,身上也更多了一层生命的气息。

    雅婷原来虽然已经事实质的身体,但如果触mō就会发现,她的身体是冰冷的,只有在施展光系技能的时候才会因为光元素bō动而有所温热。而且,她的身体表面更会给人一种僵硬的感觉。毕竟,她是由浓浓的光元素凝聚而成,而并非真正的身体。

    但是,这一刻,她身上不但生命气息更加浓郁,而且,整个身体都给人以更强的真实感,柔和的动作中,皮肤似乎已是充满了弹xìng,宛然是一名真正的人类绝sè美女。甚至连精灵族的气息都少了许多。

    雅婷在龙皓晨背后张开双臂,作出一个拥抱的动作,下一刻,金光闪耀,她就已经在龙皓晨身上消失,重新融入到他体内去了。

    和一年前相比,龙皓晨的身体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似乎对于他来说,时间在深度冥想的一年中完全停滞了似的。没有半点污垢,甚至连胡子和头发也并没有变长口唯有那双眼眸,神光闪烁。

    是的,正如杨皓涵判断的那样,他的修为已经提升到了七阶巅峰,内灵力已然高达三万。

    一年的深度冥想,对于龙皓晨来说,乃是hòu积薄发,他不只是澄净了自己的内心,同时也澄净了自己的灵力。

    在达到七阶巅峰之后,他先后几次尝试进行突破,却并没有找到突破的方向。所以,他不再勉强自己,顺其自然的结束了这场长达一年时间的深度冥想。

    此时此刻,虽然他依旧站在这梦幻般的幻洞之中,却有一种全身通透的感觉。光芒一闪,手中已经多了一瓶水,喝上几口,让柔和的水元素滋润着自己的身体。

    紧接着,龙皓呆再次伸展自己的身体,全身骨骼一阵劈啪作响中,他似乎又长高了几分似的。

    没有急于进行下一步行动,他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足足半晌之后,才缓缓转过身,向幻洞深处而去。

    看着龙皓晨消失在那淡舍sè光芒之中时,龙天印和杨皓涵不禁各自扭过头看向对方。面面相觑之下,两位神印骑士都有种怪异的感觉。

    “他这是去学技能了?不进行突破了?”龙天印率先说道。

    杨皓涵道:“不好说。我觉得他是在给自己寻找机会。

    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告诉他突破八阶的诀窍?”

    龙天印道:“我们原本是应该告诉他的。可是,看着他如此之快就达到了七阶巅峰,却又不想说了。七阶巅峰到八阶,如果能够通过自己的领悟来完成,那么,对他未来突破到九阶有着极大的好处。毕竟,这两个瓶颈有其殊途同归之处。我们要相信他。让他慢慢的沉淀吧。”

    杨皓涵默默颌首,“嗯,我也觉得这样最好。”

    “我修炼了多久?”一边向幻洞内走去,龙皓晨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他只是觉得自己这次修炼的时间似乎很长。期间也有几次想要结束,但感受到内灵力惊人的提升速度,终究还是耐住了寂寞。

    体内三个灵窍内,灵力都已完全胀满,全身上下更是充满了力量。

    要如何才能从七阶突破到八阶呢?一边向幻洞内走去,龙皓晨一边思考着这个最为重要的问题。

    或许是因为坐的太久了,他全身都有些酸痒的感觉,气血正在灵力的催动下快速流通。

    突然,前方景sè一变,一扇大门出现在他面前。大门上有一个古朴的“七”字。

    龙皓晨停下脚步,看着那铁画银钩的七,心中暗想,这次未能直接突破七阶,应该还是积累的不够吧。我的灵力已经充足了,那就从技能中寻找灵感好了。说不定能够有所收获。

    抬手按在大门上,大门十分坚固,纹丝不动。

    柔和的光元素涌动,龙皓晨的身体几乎是瞬间就变成了通透的金sè水晶一般,对于他来说,运用光耀之体根本就不必考虑过度的消耗。神眷者体质令他本就拥有光耀之体的一定特xìng,此时他更是完全修成光耀之体。只需要正常使用灵力,光耀之体的增幅特xìng就会立刻显现出来,但又不会额外消耗他的灵力。

    越是修为强大,天赋对实力的增幅也就越大。

    低沉的闷响之中,沉重的大门缓缓开启。没有丝毫气闷的感觉,当这扇大门打开之时,龙皓晨只觉得一股无比凌厉的意念从大门内奔涌而出。

    略微后退半步,龙皓晨双手架在身前,作出一个守势。他的动作缓慢而稳定,似乎是在那凌厉意念的冲击之下自然而然的形成的,而当他动作稳固的一瞬间,强烈金光已然亮起,神御格挡。

    可惜杨皓涵的水晶球并不能监视到幻洞内部的情况,否则他一定会吃惊的发现,龙皓晨此时所用的,乃是精神层面的神御格挡啊!

    一年的深度冥想,提升的绝不只是内灵力。身体受到灵力的洗涤,外灵力与精神力也同样有了长足的进步。

    可以说,通过这一年的沉淀,龙皓晨将过去几年以来的实战经验、修炼过程以及种种奇遇全部融会贯通。现在的他和一年前相比,除了灵力的增强以外,他各方面能力也都稳固的多。

    大门内释放的凌厉气息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就已散去。龙皓晨脸上流露出一丝由衷的敬意。无疑,在这扇大门之内,记载着骑士的七阶技能,骑士圣殿的先辈们只是将自己的技能留在这里,却依旧像是有生命力一般,技能是死的,但他们的心血结晶却永远活在每一名骑士心中。

    跨入大门,这里是一座只有十平米左右的厅堂,左右两侧各有一扇门,左面的门上有一个盾牌的印记,右面门上则是双剑。分别代表着守护骑士技能和惩戒骑士技能。

    无皓晨略作思索后,还是先走向了印有盾牌的大门前,推门而入。

    顿时,一股凝实、厚重的气息将他包覆在内。

    东南要塞。

    “轰”!团璀璨银光悍然轰入高空,将一只双头魔鹫的身体轰成碎片。巨大的盾牌在城头横扫而出,将一片刚刚攀上城头的双刀魔全部轰成碎片。

    身穿空间守护铠甲的王原原傲立于城头之上,那亮银色的甲胄上染满了血污,甚至已经辨别不出是什么颜色了。

    刚刚升空的银光,正是她巨灵神之盾发出的裂空炮。横扫的一击可不正是旋盾裂空击么。

    此时的她,一只脚踩在城垛上,左手之中,一柄长达两米的锯齿大砍刀疯狂的挥出,每一刀砍下,必定能砍死一名冲上城头的魔族。她一个人就护住了一段宽达二十米的城头。别说是敌人,就算是战士圣殿的那些男性战士们,也没有一个敢接近王原原守护范围的。

    王原原左手中的锯齿大砍刀有两米长,刀柄长度就足有两尺开外,她虽然只是单手掌握,却发挥出了近乎双手重剑的威能。锯齿大砍刀通体灿银色,有锯齿的可不只是刀背,刀刃也是一样。

    银光一闪,必定能听到锯齿切割骨骼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而且这柄锯齿刀体积虽大,但攻击速度却是奇快无比。仿佛在她手中掌控的是一道银色闪电,上下翻飞。

    没错,王原原手中这柄大砍刀的材质正是来自于当初他们在幽暗沼泽中的收获。

    林鑫回到魔法圣殿后,请炼金大师耗费了七只锯鳐的锯齿独角为王原原打造而成。传奇级巅峰武器,只差一步就能进入史诗级的恐怖武器。

    打造这柄大刀的炼金大师自己都感叹,这是一柄血腥之刃,其切割力之恐怖,几乎可以破开绝大部分八阶以下的防御魔法。自带三个技能,血腥割裂,血锯狂舞和次元风暴。最终,它被定名为血腥风暴。

    血腥割裂这个技能是直接附加在血腥风暴上的,正反面的锯齿都有恐怖的割裂效果,其切割能力之强,甚至比龙皓晨普通状态下光明女神咏叹调剑芒更加锋锐。而且,千万别忘记王原原也领悟了龙皓晨创造的光之荡漾。血腥割裂配上光之荡漾所产生的切割力,恐怖程度只有真正承受过的人知道。

    就在两天前,一名八阶魔族强者在与王原原硬碰硬的时候,虽然将王原原震飞了,但他的一条手臂也在血腥割裂下毫无悬念的断折。强横的外灵力根本毫无保护作用。

    血锯狂舞和次元风暴这两个技能就是需要灌注灵力来激发的了,对灵力消耗都相当不但威力也与消耗成正比。恐怖至极。

    血锯狂舞是在瞬间幻化出七柄血腥风暴,每一柄威能都一样,毕竟,这柄恐怖的武器是由七只锯鳐的独角制作而成的。里面隐隐有它们的魂魄存在。

    次元风暴则是这柄武器威力最大的技能。一次性需要消耗内灵力两千,施展时,在所有锯齿之间,都会产生小型的次元割裂现象,挥舞起来,能够令血腥割裂威力暴增。至少到目前为止,王原原在施展这个技能的时候,还没有遇到能够挡住的武器和技能。哪怕是八阶强者将灵力全面注入武器中,也是一样。

    除了这三个技能意外,血腥风暴因为材料是锯鳐,锯鳐本身又是风与空间双重属性的,因此,它的出手速度也是极快。在威力上已经全面超过了镶嵌四枚空银水晶的巨灵神之盾。因此,现在很多时候,王原原已经真正将巨灵神之盾当做盾牌来用。而主要杀伤力就依靠血腥风暴来实现。

    回到东南要塞已经一年时间了,王原原从回归那一天开始,就主动请战登上了城头。刚开始的时候,大战中她的作用还不太明显。当她得到林鑫寄来的血腥风暴之后,却渐渐成为了东南要塞城头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修长的身形,冷艳的容貌,恐怖的巨盾与锯齿大刀。每天在她手上陨落的魔族都不知道会有多少。也从而让王原原得了个外号,血杀女。同时,她也积军功成为了一名圣殿联盟的师团长。

    圣殿联盟的军职由低到高,分别是统帅二十人的小队长,统帅百人的中队长,统帅五百人的大队长,统帅一千五百人的营长,统帅三个营的师团长,统帅三个师团的军团长。

    再向上,就是各大圣殿军部的军事总长,三军统帅之类了。

    能够纯粹凭借杀敌升到军团长,可想而知王原原杀了有多少魔族了。她自己早已记不清了。反正现在她只要一踏上要塞城头,眼睛就会很自然的发红。然后就是疯狂屠戮。

    在这一年里,她先后受过三次重伤,每次都是伤没全好就再次登上战场。东南要塞军事总长不止一次想要调遣她担任军职,统帅军队作战,却全都被她拒绝了。她就要做一个站在最前线杀敌的战士。哪怕是师团长级别的战士。

    “吼”一头五阶的碧绿双刀魔悍然跃上城头,朝着王原原怒吼一声。

    “砰。”巨灵神之盾旋转一周后,重新落入王原原手中,对于那头碧绿双刀魔,王原原只是做出了一个最简单的动作,劈。

    匹链也似的银光从血腥风暴上迸发而出,刺耳的撕裂声中,空气应声排开,在那撕裂空间的黑色与边缘的银色组成的黑银双色诡异光刃下,前一刻还嚣张怒吼的碧绿双刀魔,下一刻已经被撕成碎片。

    次无斩,空间属性战士六阶技能,通过血腥风暴施展,威力至少增强了一倍以上。

    突然,正杀的畅快淋漓的王原原动作凝滞了一下,目光朝着远方看去。

    一个黑点就在她视线中迅速放大。

    “原原,小心。”一声断喝响起,紧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闪耀着夺目金光就冲到了王原原身边。一面厚重塔盾重重的落在地面上。

    那个从远处飞来的黑点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放大着,当它来到城头时,体积已经变得极为恐怖。赫然是一头强大的熊魔。

    这是魔族想出来的一种攻城方式,用原始的巨型投石机,将强大的兵种直接抛上城头。

    这种进攻方式如果放在一年前,那就是老鼠舔猫屁股,找死。魔法师一个简单的魔法就能将其轰下去。

    但随着战争的推移,圣殿联盟的魔法师一直都是受到优先打击,以至于除了魔法圣殿那边以外,其他几大圣殿守卫的要塞中魔法师数量已经少得可怜。

    “轰”那头熊魔的身体狠狠的撞击在塔盾之上。

    持有塔盾的骑士闷哼一声,身体硬生生的被撞击的飞了出去,口鼻溢血。

    熊魔的力量确实恐怖,而且,这被抛上城头的还是一名七阶熊魔。以它强横的防御力,一旦在城头上站稳,那么,必将有更多的魔族冲上城头,给东南要塞造成巨大的创伤。

    替王原原挡住熊魔这一击的,可不正是张放放么?

    圣战开始,所有猎魔团都进入了战争状态,全部加入到战场之上。经过一年鏖战,张放放的猎魔团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全部六个人,活下来的只有他和刺客两人而已。其他人全部殒命在这东南要塞。

    张放放再次遇到王原原也可以说是意外之喜,伙伴们先后殒命,他也数次重创,凭借着当初在梦幻天堂中合成的第二生命灵炉一次又一次坚强的活了下来。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