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一百六十九章 敢不敢?

    因此,无论魔族每次付出多么巨大的代价,有个事实却一直沉重的打击着镇南关,那就是牧师数量的持续减少。

    到了后来,镇南关军方不得不决定,让七阶以下的牧师全都撤入镇南关城内,负责治疗伤者。只留下那些七阶以上有一定自保能力的牧师负责在城上对其他圣殿强者们的支援。

    但是,凡事都有个例外,譬如,眼前在镇南关城头,就站着一个比战士更加强壮,比骑士更加彪悍的牧师。

    他有着超过两米的身高,有着比战士更加魁伟的身形,还有着一颗锃光瓦亮的大光头和一个令魔族也要感到恐怖的武器。

    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戒律牧师,司马仙。

    司马回到镇南关已经很久了,不过,他不像王原原回归以后立刻投入到战场上。而是在一段时间内被牧师圣殿雪藏。他的老师,现在牧师圣殿殿主,将他留在了牧师圣殿内一间密室之中,传授了他大量属于戒律牧师的技能。等到他修炼完成之后,这才踏上了镇南关的战场。

    说起来,牧师圣殿各位大佬也是用心良苦,伴随着实力的不断提升,司马仙在圣殿联盟也算是开始崭露头角了,虽然他的战斗方式令牧师圣殿汗颜,可是,他们却不得不承认,司马仙在牧师之中的强大。

    这场圣战,也越来越让牧师们认识到他们匮乏的自保能力。而戒律牧师这原本早已沉没于历史舞台的特殊职业又被提上了牧师圣殿高层的会议之中。

    最终,牧师圣殿决定,就以司马仙作为一次尝试,全力对他进行培养。看看牧师如果以战斗为主,最终将能成就怎样的实力。

    事实证明,戒律牧师的强大还要超过牧师圣殿高层们的预期。当司马仙第一次踏上镇南关的战场时,就震撼了全场。

    光之大力丸的恐怖威力,司马仙强悍卓绝的力量,令牧师圣殿高层们第一次发现,原来他们牧师也可以如此强悍。就算是同等阶的战士也没有一个能和司马仙相比的。

    光之大力丸在司马仙手中,玩出的花样越来越多。尤其是吃了林鑫送来的森蚺锻体丹之后。s8飞速更新司马仙外灵力更是急剧攀升。此时的他,一身修为也是悍然突破了七阶,凭借着手中光之大力丸的威能,不知道有多少中低阶魔族陨落在他手中。

    而且,司马仙绝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粗豪。一旦遇到对付不了的对手,他可不会死拼。镇南关城头毕竟还是人类的地盘,有着众多强者的回护。因此,他的攻击力也是极大程度的爆发开来。连司马仙自己都不知道杀过多少魔族了。

    “司马,魔族的攻势又过来了。”一名身材娇小的女魔法师向前面的司马仙娇喝道。她刚刚通过鹰眼术侦察到远方魔族大军的动静。

    司马仙回过头,向这位女魔法师咧嘴一笑,比出一根大拇指,示意自己知道了。手中光之大力丸抬起。充满霸道气息的光属性灵力开始从他体内迸发而出。

    那位女魔法师乃是一名火系法师,一直以来,身为火系魔法师的她都觉得自己的攻击力应该是所有同阶职业者中最强的。可是,自从认识了司马仙之后,她才明白,自己的认知竟然是错误的。

    这名火系女魔法师修为只有五阶,被分配在这边进行火力支援。当她第一次来到这里,看到挡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一名牧师时。不禁大为吃惊。牧师保护魔法师?有没有搞错?

    但是,当魔族那次发起冲锋之后,她才明白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那恐怖的轰鸣,强悍霸道绝伦的光属性灵力爆发,让她亲眼见证了绞肉机的存在。

    之后,她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和司马仙进行配合了,站在这个男人背后。她会很自然的产生出一种强烈的安全感。似乎只要有他在,自己就完全不需要担心自身安危似的。

    魔族大军又发起了冲锋,冲在最前面的永远都是当做炮灰的双刀魔。

    人类战士们通过不断的战争已经积累了充分的经验,魔法师们并没有在这些炮灰身上浪费自己珍贵的灵力,而是任由它们顺着城墙攀登上来。数量庞大的双刀魔虽然对城头会有一定冲击力。但它们也同样会影响到魔族其他兵种的冲锋。因此,让它们始终保持在战斗序列中,就能避免魔族更强的种族聚集在一起发起攻击。

    数十只双刀魔从司马仙面前的城头上攀登而起。司马仙冷哼一声,手中的光之大力丸甚至都没有扔出去,而是以一种蛮横的姿态冲向了这些双刀魔。

    没有灵力波动,完全是肉搏。司马仙甚至放弃了自身防御,任由双刀魔那攻击力相当不俗的利刃砍在自己光赤的上身。

    强横的外灵力成为了最强的防御,司马仙连铠甲都没穿,就硬是凭借挡住了双刀魔的攻击,在他的皮肤上,只留下一道道白痕。

    不穿铠甲,是司马仙参加圣战后养成的习惯。他确定了自己要走的路线,那就是强横的外灵力辅助内灵力。

    外灵力修炼到极致,同样是恐怖的存在。此时司马仙的内灵力虽然突破的一万,但天赋异禀的他,外灵力却已经超过了一万五之多。足以和身为神眷者的龙皓晨媲美了。魔族之中,八阶低级强者遇到他,都很难讨好。

    双刀魔遇上司马仙,就像是泥土一般,纷纷粉碎。司马仙往那里一站,他的身体就像是铜墙铁壁一般,不让这些双刀魔越雷池一步。

    更强强大的魔族兵种冲过来了,混合在双刀魔之中,已经开始有狂魔、禽魔、双头魔鹫、熊魔、狮魔,甚至是恶魔族的大恶魔也开始加入了战斗。

    “轰隆——”一名六阶的恶魔统领刚刚跃上城头,他手中重剑才扬起,就碰上了司马仙。

    光之大力丸夹杂着无比凌厉的气势轰击到了他面前,与他进行了最亲密的接触。

    那可是六阶的恶魔统领啊!在光之大力丸面前,却是连抵挡的力量都没有。剧烈的轰鸣声中,光之大力丸上只是金光一闪即逝,这位恶魔统领手中的重剑和他的胸骨就已经完全破碎。

    经过不断的使用、修炼。光之大力丸现在所拥有的技能已经不只是原本那些。司马仙围绕着这件他最为钟爱的武器,创造出了一系列的强大技能。

    譬如刚才这看似简单的一击,其实就蕴含了粉碎、爆炸两个能力存在,却没有使用吸附。更没有动用他那紫幻神雷灵炉的威能。

    分拆使用技能,再加上一些自创技能,能够极大程度的节约内灵力消耗。很多能够凭借外灵力做到的事情,司马仙就不会用自己的内灵力。这样一来,他在战场上的持续战斗能力就大大加强了。

    一片连珠火球从司马仙身边飞掠而过,将一片冲上来的双刀魔炸成碎片。司马仙根本不用回头,就知道这是那位与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女魔法师杰作。

    两人配合时间也算是不短了,这份默契还是有的。可是,每当他感受到这火系魔法爆发时的气息,他就不自觉的想起有药哥。

    虽然林鑫并不会攻击魔法,可是,想起他时,司马仙脸上却不自觉的会流露出一丝笑容。

    兄弟,哥还真有点想你了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再次一起站在战场上。如果能是你在我身后那该多好啊!

    “吼——”一声强横的怒吼声响起,将司马仙从思绪中拉了回来。一个宛如山岳般的身影从城头攀爬了上来。

    “轰——”碎石飞溅,这大家伙才刚刚登上城头,手中巨大的狼牙棒就将两个城垛扫平了。凶悍之气混合着浓浓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

    熊魔,魔族最强横的肉搏种族之一。最顶级的熊魔就算是和逆天魔龙族也能拼拼力量。

    出现在司马仙眼前的这头熊魔,身高大约只有三米多,在熊魔中绝对算不上雄壮,但一身毛发却呈献为暗银色。只是刚一登上城头,他的强横气息就令其他魔族气势大增。

    熊魔领主。八阶。

    司马仙双眼微眯,他知道,自己遇到了强大的对手。这名熊魔领主手中的狼牙棒,长度和他身高差不多,也足有三米开外,最粗的地方,已经接近光之大力丸的直径了。正是这样一件恐怖的武器,才能将城垛破坏的那么容易。其恐怖的力量恐怕不是自己所能比拟的。

    熊魔领主仰天一声怒吼,凶威更甚,他的目光一瞬间就锁定在了司马仙身上。司马仙手中的光之大力丸实在是太明显了。

    巨大的狼牙棒猛然仰起,恶风扑面,令司马仙身后不远处的女魔法师花容失色。这样的杀戮武器轰下来,恐怕直接会变成渣吧。

    司马仙却是怡然不惧,同样仰天怒吼一声,浓浓的光元素骤然从他身上爆发而出,右臂瞬间就变成了通透的颜sè,正是类似于骑士光耀之体的增幅技能。

    不仅如此,他原本就极为雄壮的身躯骤然暴涨,上身肌肉全面膨胀,光元素的金sè之外,更多了一层充满狂野味道的红sè,使得身体周围的灵力竟然变成了赤金sè,一瞬间气势大增。大踏步的直奔那熊魔领主迎了上去。

    巨大的狼牙棒带着无与伦比的呼啸之威直奔司马仙当头砸落,那恐怖的压迫力在空气中带起一股凌厉的呜呜声。用恐怖来形容这种声音毫不为过。这大家伙的重量恐怕要超过千斤了。

    眼看着,熊魔领主的狼牙棒就要和司马仙的光之大力丸碰撞在一起时,突然间,司马仙脚下步伐似乎是一乱,身体向侧面横跨出大约一米多远,整个身体在踉跄中下伏,就连光之大力丸也收回了几分。

    他这一让,就把后面的女魔法师lù了出来,就算熊魔领主这一击无法轰中他,狼牙棒也只需要向前一顶,就能把后面的女魔法师的身体轰成碎片。

    女魔法师huā容失sè,踉跄着后退,她似乎已经闻到了那狼牙棒一狠狠粗大尖刺上散发出的血腥味道。

    就在这个时候,司马仙的光之大力丸动了,巨型狼牙棒距离地面还有不到一米的时候,他的光之大力丸才悍然扫出命中的为之,正好是在狼牙棒中断。

    轰然巨响之中,那粗大的狼牙棒竟然被一下dàng开下劈变成了横扫,以至于熊魔领圭的动作也是一僵口同样的,在那巨大的反震力作用下,司马仙脚下也是踉跄几步。但是他这几步却踏出的恰到好处,是朝着斜前方踏出的,被震dàng而起的光之大力丸瞬间就在锁链的作用下挥舞了起来,直奔熊魔领主握住狼牙棒的双手砸去。

    狼牙棒体积的巨大也造成了本身的笨重,司马仙这一下借力打力再加上脚下精妙的步法,竟是瞬间扭转了局面,化被动为主动。

    熊魔领主毕竟是熊魔领主,八阶的强悍实力令他根本就没将司马仙看在眼中狼牙棒被dàng开一旁,他双手握住粗大的尾部,猛然作出一个下砸的动作,用狼牙棒后面的锥形尾部刺向光之大力丸。

    可惜的是,这位熊魔领主并没有看到,此时的司马仙眼中正闪耀着一种奇异的光芒。

    “砰一一”巨大的金属球与那狼牙棒尾部狠狠的碰撞在一起,光之大力丸顿时被再次dàng起。但是,那熊魔领主也小看了司马仙的力量,这一击虽然没能伤到他,但却再次将他砸的一个趔趄,整个上半身更是向侧面旋转了四十五度。

    司马仙的外灵力超过一万五再加上狂化后瞬间的增幅,在力量上他虽然比不上熊魔,可是,借力打力之下再加上光之大力丸上附加的各种效果,力量上并不吃亏。

    光之大力丸这次被dàng起之后,司马仙就已经十分靠近那熊魔领主了光之大力丸这一次是从上向下旋转回来,在从下向上,直奔熊魔的下颌砸去。

    熊魔领主的外灵力超过三万,可就算是这样,如果他的下颌被光之大力丸正面砸中,司马仙可以肯定,他的脑袋就一定会变成烂西瓜一样。

    熊魔领主此时已是狂怒,被砸的倒退不说,身体都被连带着歪了,当他回过身时,再次借势的光之大力丸已经从下向上轰了过来,这一次,他再想要凭借狼牙棒来抵挡显然就做不到了。

    熊魔领主也是身经百战,关键时刻,他做出了自认为最正确的选择,双手同时松开那笨重而恐怖的狼牙棒,一双熊掌从上拍下,狠狠的拍击在光之大力丸上。

    失去了武器的熊魔领主,就像是失去了爪牙的魔兽。但是,它的蛮力终究是极为恐怖的,能够看到,整个熊魔身上暗银sè的毛发都迸发出一层浓浓的黑暗气息,这股黑暗气息瞬间汇集在他双掌之上,与光之大力丸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轰隆”仿佛晴天霹雳一般的剧烈轰鸣声令整个镇南关城头为之侧目。

    浓烈无比的金sè光芒在瞬间产生出恐怖爆震,不止如此,紫sè电光缭绕,劈啪作响,一股焦糊的味道也从碰撞中心散发开来。

    熊魔领主双掌拍上那光之大力丸的刹那,只觉得一股强烈的爆炸xìng力量骤然从这巨大的金属球上迸发出来,以他的修为,双掌也不由得被震dàng而起。此时,他的右tuǐ已然扫出,目标正是落地的狼牙棒,凭借双角的力量,在正常情况下,他完全可以踢的这根狼牙棒横扫而出,从侧面撞向司马仙。

    可是,他这个动作却没能完成,因为,在他双掌被爆炸力震起的同时,一股强烈的麻痹感也传遍全身。暗银sè的毛发上,紫sè电流缭绕。那种麻木的痛苦甚至要比疼痛来的更加刺jī。

    没错,就是这一击,司马仙用出了全力,圣光爆震、爆炸、粉碎、吸附、碾压加三重爆破。还有他狂化之后全力以赴施展的外灵力以及紫幻神雷灵炉。

    看上去简单的一击,却几乎消耗了司马仙三分之一的灵力。光之大力丸绽放出的,是最强光辉。

    双掌被震起,熊魔领主的xiōng前自然是空门大开。而且,在吸附作用下,光之大力丸也随着他被震起的双掌被带起。

    司马仙右脚重重的跺在地面上,强悍的身体骤然腾越而起,双拳狠狠的从后面轰击在光之大力丸上面。这一瞬间,他的双掌已经完全变成了晶莹的白sè。

    圣灵,最为纯粹的光元素爆发。

    “轰”光之大力丸在司马仙全力以赴的轰击下,狠狠的撞在熊魔领主的xiōng膛上,金属球与hòu重xiōng肌来了最为亲密的接触。

    剧烈的轰鸣之中,紫幻神雷灵炉爆发出九道紫光,每一道紫光都隐隐有龙形的模样,全部轰入熊魔领主〖体〗内。

    沉重的轰击将熊魔领主的身体直接轰的飞了起来,正好后面的城垛之前被轰破了,他直接就要朝城下飞去。

    不过,这熊魔领主的防御确实是恐怖,在受到如此重击的情况下,他竟然也只是口鼻溢血,光之大力丸多重轰击之下,竟然都未曾轰碎他坚硬的xiōng部骨骼,魔族最强防御兵种果然不是说说那么简单。

    司马仙会让他就这样被轰飞出去么?如果是这样,至少他要不了这头熊魔领主的命。

    可惜的是,司马仙在开始攻击那一刻,就没想过要让对方脱离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这样意志,他又怎么可能在战场上不断的自我提升呢?

    粗大的锁链猛然后拉,吸附在熊魔领主xiōng口处的光之大力丸猛然后撤,顿时将那熊魔领主巨大的身体给拉了回来。

    紫幻神雷灵炉的麻痹效果还在,那熊魔领主现在根本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反抗。司马仙一脚踹在光之大力丸上,顿时将那熊魔领主震dàng的冲天而起。紧接着,他手中光之大力丸先是横向挥舞一下,然后再次朝着上方轰击而去。这一次,他的目标是熊魔领主的脑袋。

    身体强大的抗xìng令熊魔领主终于在空中的时候恢复了行动的能力。虽然光之大力丸没有轰碎他xiōng口处的骨骼,但这件大杀器混合了紫幻神雷灵炉的威能之后,还是碳化了他xiōng口处的大片肌肉。恐怖的震dàng力更是令他五内如焚,已经是受了重创。

    可就算是这样,熊魔领主也完全不明白自己输在了什么地方,无论是力量、修为,还是身体,自己都应该在那个人类之上啊!就算他的武器有一定优势,自己也不应该被对方打击的毫无还手之力,完全被牵着鼻子走。

    熊魔领主当然不知道司马仙为了提升自身实力付出了多少,来自于永恒之塔的上古武技可不只是龙皓晨会,他们每个人都学到了如何能够最好的把握时机,如何能够将自己最强大的力量在对战中发挥出来。

    熊魔领主的防御力确实强大,灵力也远超司马仙,可是,他的身体却太过笨重了。熊魔这个种族只适合于挡在最前面,但在一对一的较量中,他们的笨重却要吃亏。更何况司马仙的武器虽然不见得比他那狼牙棒威力大出多少,但是,他也要能发挥得出那狼牙棒的威力才行啊!从一开始,他的狼牙棒就没能发出全力。

    面临生死威胁,熊魔领主身在空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全身毛发全部乍起,一道庞大的黑影浮现在他背后。巨熊之力。

    这是领主级别的熊魔才具有的强大力量,之前竟然没有使用的机会。

    浓浓的黑sè瞬间笼罩在他双臂之上,全力以赴的下砸,迎上了轰击而至的光之大力丸。!。

    这位熊魔领主心中已经产生了恐惧,他现在只想跳下城头,远离这个使用金属练的可怕男人。

    “轰隆——,再次的剧烈碰撞,令熊魔领主的身体被硬生生的再次轰击而起,就在他想要借助这机会直接坠落城下之时,一道巨大的黑影骤然席卷而上,从后面狠狠的轰击在他背上,硬是将他又给打了回来。

    那巨大的黑影可不正是一开始持有在熊魔领主手中的狼牙棒么?

    狼牙棒是被司马仙用脚重踏后飞起的,熊魔领主凭借巨熊之力虽然挡住了光之大力丸的追击,却无法再荡开这一击了。狼牙棒最为粗壮的为之狠狠的砸在熊魔领主的背心处口沉重的轰击令他眼前一黑,背后肌肉被狠牙棒上的尖刺大片撕裂。硬是重新朝着地面砸了下来

    但是,令他吃惊的是,那个光头男人的身影却消失了,迎上他坠落身形的,是一个直径足有半米的爆裂火球。

    熊魔领主这个郁闷啊!如果是在他全盛时期,这样的火球就算是不闪避,也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可是,现在的他却不行,胸口处已经受到过重创,再被这样来一下,恐怕就真的跑不了了。

    无奈之下,他只得架起双臂来抵挡这火球的轰击。

    领主级的熊魔身体抗牲果然强大,被这五阶的爆裂火球正面轰中,他的身体只是在空中停顿了一下,就朝着地面落下。并没有受到什么创伤,只是胸口处之前被电成焦炭的伤口在剧烈震荡之下鲜血狂喷。

    但是,也就在下一刻,这头熊魔口中却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身体下坠之势陡增,狠狠的摔在镇南关缄头之上,惨叫声也变得越来越微弱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击溃了他的光头牧师已经到了背后后,一辆灿银色的匕冇首狠狠的从他脖子后面的中枢神经所在位置又又又,并且是向斜上方刺入它的大脑之中。

    背后灵翼收敛,司马仙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在熊魔被狼牙棒轰击的砸回来时,他就已经飞入了空中,在空中完成了一个折向飞行,瞬间下坠,在熊魔领主被爆裂火球轰中的同时,他也落在了熊魔领主背后。他手中那长度只有两尺,宽度却达四寸的恐怖匕冇首,正是王原原那柄血腥风暴的缩小版。

    虽然威力远不如血腥风暴那么恐怖,但用了剩余锯鳐独角制作的这柄血腥匕冇首,也已经叩开了传奇的大门,论穿刺能力,可不是光之大力丸所能相比司马仙深知熊魔领主顽强的生命力,而他在狂化之后,自身实力也已经大量消耗,一旦无法持续限制熊魔领主,说不定就要被对方反噬了。

    因此,他才用这柄血腥匕冇首完成了最后一击,从要害处毁灭了这只熊魔。

    坐在熊魔领主的尸体上,司马仙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血腥匕冇首却没停下,老实不客气的挖出了熊魔领主的魔晶,收入到自己的储物灵器之中。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林矗的影响,司马仙在战场上对于收集高等阶魔晶也是乐此不疲。

    敌人数量太多了,收集尸体是肯定来不及的,但收集魔晶却是绰绰有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收藏了多少高阶魔晶。

    圣战带给人类的是巨大的打击,但同样的,正所谓危险越大机遇就越大,在一线作战的圣殿联盟强者们,只要是能够活下来的,哪一个积蓄也是不火

    女魔法师看着司马仙疲倦的样子,眼中却流露出宛如火焰般的光彩,快步来到他面前,将一瓶丹药递了过来

    司马仙接过丹药,谨入口中几粒,吞咽了下去。口中却是没好气的说道“这家伙太结实了,差一点搞不定”

    女魔法师脸色羞惭的道“对不起,我没能帮上你什么。”

    司马仙抬起头,向相貌姣好的女魔法师咧嘴一笑,道“没啥。这家伙恐怕足有八阶,你的魔法威力还不够。这不是搞定了么?”

    女魔法师拍拍丰冇满的胸脯,道“你刚才真是吓死我了,当你让开他那一击的时候,我还真以为你要放弃我呢。”

    司马仙嘿嘿一笑,道‘就对哥哥这么没信心啊!老冇子还没死呢,谁也动不了你。”

    女魔法师心中一热,默默的点了点头。

    司马仙翻身从

    熊魔领主背上跳下,一脚将这家伙的尸体踢到一旁。这可是八阶魔族的尸体,所值还是很高的。踢下城就太可惜了U。

    几步上前,他把那根闪耀着暗金色光芒的巨大狼牙棒给捡了回来。

    之前在这大家伙轰中熊魔领主后背的时候,他分明看到这狼牙棒上暗金色光芒闪烁,有一股凶威从里面爆发出来。

    不过,这玩意儿也太大了,司马仙块头虽大,但那狠牙棒粗大的巨柄却依旧无法掌握。他之所以没有用自身的储物灵器收起那熊魔领主的尸体,就是为了留着地方把这大家伙收起来。回头找位炼金大师改造一下,说不定自己能用。习惯了光之大力丸之后,他对这种重型武器可以说是情有独钟。

    支援的强者已经上来了,司马仙这边干掉一名八阶熊魔领主,周围的战士们自然看得到。眼看他消耗过大,自然有人顶替了他之前的位置。

    司马仙也不逞强,退到后面,找了个角落坐下来,贪婪的呼吸着空气,刚才虽然惊险,但对他来说也是大为过瘾的,击杀一名如此程度的熊魔领主对他来说也是第一欠这样的宝贵经验无疑会对他实力的提升大有好丸

    女魔法师也坐到了他身边,递上一个水囊。

    司马仙也不客气,咕咚、咕咚的将里面的水灌了个干净。

    “过瘾,可是,你这水囊怎么有股香啧啧的味道,熏得我想打喷嚏”司马仙将水囊递回去

    女魔法师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这是老娘自己用的,能不香么?你以为都像你们这些臭男人啊!”

    司马仙嘿嘿一笑,摸摸自己的大光头,道“这样不好吧。你毕竟是个女人,下回别这样了。”

    女魔法师哼了一声,道‘女人怎么了?现在这世道,能不能活过明天都难说呢。每天就只有无尽的杀戮,生命的脆弱难道你没看见?你要敢要,老娘在这里就敢跟你打个野炮,敢不敢”

    “呃”,…。”司马仙万万没想到,劫摊彪悍如斯。前一刻在战场上还睥晚纵横的戒律牧师,此时却显得有些窘迫。

    “你不会是发烧了吧”司马仙小心翼翼的说道

    女魔法师咬紧红唇,“发烧你妈个头,老娘正常的很。难道你不行么?送到面前的都不敢要?老娘还xxx呢”

    司马仙苦笑道‘妹子,你别这样,我有点接受不了。”

    女魔法师冷哼一声“不敢就算了。”说完,她直接靠坐在一旁,其实,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此时自己的心跳速度有多么快。

    是啊!在这场圣战之中,谁能知道自己还可以活多久?或许,在下一刻就刽七成尸体。女魔法师已经记不清司马仙救过自己多少次了。每一次,都是他魁伟的身体挡在前面,挡住敌人的狂攻。

    当他干棹那熊魔领主时,女魔法师内心最后一丝防线也已经被攻陷,她不知道自己对他是不是爱,但是,她却近乎疯狂的想和眼前这个男从又又,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交给他。至少,这样就算她战死在这镇南关上,也不算白活一场。

    “对不起,妹子,我已经有女人了。”司马仙试探着说道,他看得出,此时这女魔法师的心情并不平静。

    “我知道,不就是你那小白花么。你每天至少要拿出她写给你的信看上三、五遍,认识你的人谁不知道老娘不在乎。”女魔法师猛然转过头,恶狠狠的盯视着司马仙。

    司马仙摇摇头,道‘不行,俺是一个忠贞的男人”

    ‘要拉倒。老娘很稀罕你么?”女魔法师猛然站起身,一巴掌拍在司马仙的光头上。

    司马仙被她打的一愣,就在女魔法师眼中泪水莹然,准备转身就走的时候,她突然看到,眼前的光头牧师勃然色变,猛然窜起,宛如秦山压顶一般将她扑倒在地。

    这、这也太猛烈了吧?

    巨大的重量压的女魔法师仿佛要喘不过气来但是一股甜腥的味道

    鲜血,正顺着司马仙的嘴角流淌而下,滴落在她面庞之上。

    司马仙猛然向旁边一拧身,带着她翻滚回之前的角落。女魔法师这才看到,在司马仙背后,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巨大伤痴.而就在之前她被司马仙扑倒的位置,一个从隐形中解除的身影被圣殿联盟的强者们乱刀分尸。

    地勉族隐形者,而且至少是一名六阶以上的隐形者。

    “你怎么样?你别吓我?”女魔法师抱住司马仙的头,看着他嘴角处流淌出的鲜血,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没事儿,老子死不了,这混蛋的武器有穿透效果,幸好我避过了要害。”司马仙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又吞下凡颗丹药。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