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一百七十章 小白花的四封信

    一道金光适时从天而降,落在司马仙身上。不知道是哪位强大的牧师关注到这边情况,给予了他十分有效的治疗。

    女魔法师咬紧牙关看着眼前这个光头男人,半晌之后,她突然一把抓住司马仙的脖子,猛的向他嘴上wěn去。

    这实在是来的太突然,再加上司马仙身体的虚弱,竟是没有躲开,被wěn个正着。

    在这一刻,司马仙脑海中想到的是:我的小白huā可怎么办啊?

    这一wěn来的快,去的也快,女魔法师猛然抬起头,充满霸气的道:“我才不管你什么小白huā不小白huā,老娘跟定你了,不要都不行。”

    “可我已经心有所属了……”司马仙义正言辞的说道。

    女魔法师不屑的哼了一声,“老娘只要你的**,才不要你的心。”

    “我……”

    司马仙索xìng不再说话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女人彪悍起来,男人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

    其实,他外表粗豪,可内心却十分细腻,他能感受到这女魔法师内心的一些想法。在她彪悍的外表下,其实隐藏着内心的颤栗以及对战争的恐惧。

    她只是希望能够切实的找到一份依靠而已。

    这狗日的战争,狗日的圣战啊!

    看着司马仙的眼神,女魔法师也渐渐安静下来,靠在他身边,喃喃的低声道:“对不起。

    司马仙抬起手,搂住她的肩膀,“没事儿,吃亏的是你。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

    女魔法师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她突然抬起头,看着他,道:“如果你的小白huā不要你了,我跟你好不好?我说真的。起码你是个强壮的男人。”

    司马仙没有吭声,手上光芒一闪,几张羊皮卷轴出现在掌握之中。他的目光也一下就变得温柔了。

    女魔法师也不再说话了,当她看到司马仙注视着羊皮卷轴的眼神时,她就明白,自己挤不进这个男人的心。

    司马仙小心翼翼的打开一个个羊皮卷轴看着。

    羊皮卷轴一共有四个,每一个都保存的很好,没有半分破损。

    第一封:“混蛋,你明知道我不愿意让你叫我小白huā还这么叫。我讨厌你、讨厌你这个死光头。不过,你要是敢真的死在前线,我就永远讨厌你。你必须给我活着滚回来。无论多久。还有,给我回信。要是三个月内收不到你下一封信,老娘立刻就嫁人,让你死了都不安宁。”

    司马仙还清楚的记得,当自己看到这第一封信时那种百感交集的感觉。她给我回信了,她让我活着回去。她说她看不到我的信就嫁人。她是在乎我的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封信当时带给了他多么巨大的动力与勇气。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手中这四份羊皮卷轴他一定无法如此顺利的突破七阶。

    第二封:“活着就有希望。”

    是的,第二封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因为当时司马仙给他那小白huā的回信上写的是,你这么关心我,是不是喜欢上我了?那我有没有机会?

    第三封:“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凶?如果你不怕我打你、骂你,等圣战结束后就带吃的来看我吧。如果在我和你的猎魔团之间选一个,你会选谁?”

    在接到第三封信的时候,司马仙纠结了许久,原本的好心情全部被暴躁所代替。那一段时间,他在战场上表现的格外狂暴。他给枫玲儿的回信中也只写了简单的三个字:猎魔团。

    是的,他喜欢枫玲儿,一见钟情,甚至有些无可救药的喜欢,但是,这份喜欢却不能动摇他的信仰。

    枫玲儿的第四封信来的很快也就是到目前为止的最后一封,“我发现,我真的开始喜欢你了,因为我喜欢有坚持的男人,把你的肌肉练得结实点,不许到处沾huā惹草,说不定,过些日子,我会去看你。只要你还活着,我就给你一次机去……”

    驱魔关刺客圣殿。

    巧的身形在空中一个扭转,飘然落地,只是落在地面上的时候脚下却并不怎么稳定,接连踉跄数步之后才勉强站稳。手中巨大的镰刀横扫而出,目标却是前方的一片虚空。

    “叮”又是一声脆响,只是这一次的声音却更为悠长,采儿全身剧震,手中镰刀已是脱手而飞,她自己也是一个趔趄,坐倒在地。

    一道寒光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面前,指着她的咽喉,令她的肌肤微微颤栗着。

    寒光收敛,苍老的声音随之响起,“很好,能在我的攻击下坚持半个时辰之久,至灵力耗尽才无法继续抵御,七阶之中,你的战斗技巧已经冠绝刺客圣殿了。”

    采儿手撑地面站起来,额头上已是香汗津津,有些撒jiāo似的向圣月道:“曾祖,你也太认真了吧。累死我了。”一边说着,她将跌落旁边的巨型镰刀捡起来。

    这显然不是她那柄死神镰刀,而是按照同样大小用金属打造而成的。毕竟,在驾驭死神镰刀的过程中,采儿很有可能会控制不住无法收手。

    圣月轻头一声,摇了摇头。

    采儿疑huò的看着他,道:“曾祖,你怎么了?你不是刚夸我学的快,技巧好么?”

    圣月微微一笑,走到她面前,mōmō她的头,“你现在的实力是很不错了。但是,你却少了一样刺客应有的东西。”

    “是什么?”

    “杀气。”

    采儿愣了一下,道:“那我怎么才能练出杀气呢?”

    圣月道:“刺客的杀气是骨子里的,是从小培养出来的。你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也丧失了当初的杀意。在战斗过程中,刺客最强的时候,就是从静默中瞬间迸发自身最强杀气,运用到攻击技能之中,给敌人以一击毙命的重创。”

    采儿跺了跺脚,“那人家现在培养也不晚嘛,可你就不让我加入战场,不杀敌,怎么培养杀气啊!”

    圣月眼中流lù出一丝矛盾的身材,轻叹一声,道:“我舍不得啊!当初,在你还很小的时候,我将你送到轮回之剑面前历练。那时我狠下心来,不顾你父母的求恳。可是,时过境迁,你这次失忆虽然丧失了杀气,但你也找回了童真,找回了快乐。曾祖真的不忍心再让你变回以前的样子口如果没有战争该多好,我希望你能永远这样快乐下去。”

    采儿睁大了眼睛,道:“可是,您不是说,我是轮回圣女,就要肩负轮回圣女的使命么?而且,我还要帮助皓晨啊!一年了,他也不知道来看看我,真是的。”

    圣月微微一笑,道:“傻丫头。这可不能怪他。皓晨这孩子,肩头上承担的责任还要远远超过你。他背负的压力更大。如果你希望他好,那么以后就要做好他的贤内助。我相信,只要给你们足够的时间,以你们的天赋,不久的将来一定能够带领我们联盟大军反攻魔族。”

    采儿的眼神黯淡下来,一年了,她不知道努力过多少次,希望能够恢复自己的记忆。可事与愿违,无论她怎样努力,却就是想不起来,甚至连寻找记忆的痕迹都做不到。

    驱魔关是她的家,回到这里之后,她心中的彷徨在曾祖和父母的关切下渐渐消失了。事实证明,她留在这里是最正确的,除了见不到龙皓晨之外,她这一年过的充实而快乐。不但以前的实力全部恢复了,修为更是有着长足的进步,内灵力已经超过两万,直奔八阶tǐng进。

    “曾祖,我们再来吧。就算我杀气不足,只要实力足够也是一样的。而且,杀气的问题可以通过我的死神镰刀来弥补啊!每当我握住死神镰刀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所有的恐惧都会自然而然的消失。”

    圣月默默的点了点头,“不急,你先恢复灵力。采儿,不久之后,恐怕你真的要上战场了,曾祖会跟在你身边。你愿意么?如果你不愿,曾祖不会逼你。但如果你想要在未来帮助龙皓晨,那么,这是你唯一的选择。”

    采儿毫不犹豫的道:“曾祖,我愿意,我要帮他。”

    圣月再次mōmō她的头,心中充满了怜爱之意。他的心有些乱,似乎比当初采儿对他极为冷漠时更加难受了似的。

    骑士圣殿。御龙关。

    金光闪耀,龙皓晨一步跨出,周围虚幻的光芒全部收敛,终于又回归到了现实世界之中。

    终于从幻洞中出来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从进入幻洞那一刻到现在一共过去了多长时间。但再次回到现实世界,他却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整个人就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

    柔和的光元素在他身体周围欢快的跳动着。龙皓晨的变化确实很大,他又长高了许多,肩膀也更加宽阔了。但却并不是那种夸张的健壮,整午人都给人一种十分柔和、和谐的感觉。无论是脸部线条还是身体的肌肉线条,都像是循天地至理而成。!。

    金色长发披散在面颊两侧,略微掩盖着他英俊而充满光明气息的面容,高大魁伟的身形只是往那里一站,就给人一种定海神针般的感觉。

    他的眼眸就像是两颗金色水晶一般,就连瞳孔都是璀璨的金色,但目光却偏偏十分柔和,只是不经意间的凝视时才会显出那令人不敢直视的威棱。

    双臂向身体两侧伸展了一下,深吸口气,龙皓晨脸流露出一丝柔和的微笑。我回来了,骑士圣殿。

    铿锵有力的脚步声响起,龙皓晨侧头看去,只见一名身穿秘银基座战铠的骑士出现在他面前,向他行了一个骑士礼。

    “您好,龙皓晨阁下。”

    “您好。”龙皓晨赶忙还以骑士礼。

    “请跟我来。”秘银基座骑士,转身向外走去。

    在这位骑士的带领下,龙皓晨重新回到了他刚刚进入骑士圣殿总殿时居住的房间。

    “请稍等。殿主大人吩咐过,你出关后,他会尽快召见你。我也会通知您的母亲。”

    “好的,谢谢。”

    秘银基座骑士走了,龙皓晨坐在床,整个人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床铺并不算柔软,但房间内却有种家的温馨。

    沉浸于修炼这么久,终于回来了,他忍不住直接躺倒在床,伸展着自己的身体,那种充满释放感的舒适仿佛令他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呻吟一般。

    时间不长,外面已经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门被直接推开,一道窈窕身影冲了进来。

    “皓晨。”白玥充满惊喜的声音响起。飞快的扑到龙皓晨面前,一把搂住刚刚坐起来的儿子。

    母亲的怀抱充满了温暖和馨香,龙皓晨紧紧的搂住母亲,“妈。”

    他的声音不自觉的有些颤抖。但是,能够倚靠在母亲怀中的感觉真的是太舒服了。但在这一刻,他想到更多的却是自己肩负的责任。为了让母亲更好的生活,为了母亲的安全,也为了圣殿联盟每一位母亲,身为守护骑士。他能做的就是尽一切努力抵抗魔族侵略者的进攻。

    “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怎么会修炼了这么久。一年半啊!你知道妈妈有多么想你么?”白玥已经泣不成声。

    丈夫一去不回,至今没有任何消息,好不容易见到了儿子,儿子却又进入闭关状态,这一去就是一年半。如果不是杨皓涵和公公总是安慰她,告诉她龙皓晨没事。恐怕她早已忍不住要去找她了。可以说,现在儿子是她心中唯一的寄托。如果龙皓晨真的出了什么事,白玥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勇气再活下去。

    柔和的光元素从龙皓晨身释放开来,注入到母亲体内,那温暖的气息令白玥激荡的心情渐渐平复。

    松开搂住儿子的手,她认真的看着龙皓晨。

    “皓晨,你瘦了。你瘦了好多。但也精神了。我的儿子是最帅的。”

    龙皓晨微微一笑,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滑下来。“一直都是啊!妈妈,这次我不会再继续闭关了。我就留在咱们御龙关陪您,好不好?”

    “好、好。可是……”白玥眼中泪水忍不住又涌了出来,“可是,你真的能够留在我身边么?”

    龙皓晨沉默了,他不能,他必须要阵杀敌,为了人类而战。根本不可能一直留在白玥身边,陪伴自己的母亲。可是,为了圣殿联盟更多的母亲能够和她们的儿子团聚。身为一名守护骑士,身为光明之子,神眷者,他必须要承担更多、更多的责任。

    门开,白发胜雪的杨皓涵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这对母子,他没有开口。之前他在门外已经听到了龙皓晨和母亲的交谈。他实在不忍心打扰他们此刻的温馨。

    “杨爷爷。”龙皓晨站起身。就要向杨皓涵行礼,杨皓涵大袖一挥,一股柔和的力量托住他,没有让他拜下去。

    “好孩子,你可算是结束修炼了,真是把我们都急的够呛。你这一闭关就是一年半的时间,别的先不急,你好好陪陪你妈妈,我给你放假十天。”

    “谢谢您。”龙皓晨没有推辞。十天,不算很长,但或许这也是他未来很长时间内唯一能够用来陪伴母亲的时间了,所以,他没有推辞。

    “妈妈,这边厨房在哪里?我给您做饭去。哦,对了,次您不是跟我打听采儿的事么?我讲给您听好不好?采儿真的很漂亮呢,以后,我一定会娶她做您的儿媳。”

    白玥终于破涕为笑,“你这小东西,还不到二十岁,就惦记着娶媳妇了。不过也好,什么时候,把采儿接来给我看看。”

    龙皓晨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杨皓涵,眼中流露出询问之色。

    杨皓涵不只是骑士圣殿殿主,更是圣殿联盟盟主,在圣殿联盟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龙皓晨出关之后,最想知道的就是什么时候能够和自己的伙伴们团聚,什么时候能够再次踏战场。

    杨皓涵微微一笑,道:“一切都等十天之后再说。联盟对你们是有所安排的。你也可以放心,你那些伙伴们现在都很好。”

    听了他这句话,龙皓晨顿时松了口气,脸神色也放松了许多,“妈,我给您做饭去。给您熬汤好不好?”

    白玥微笑道:“皓晨,其实妈妈最想喝的,是你小时候熬的野菜汤。”

    温馨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十天以来,龙皓晨一直陪伴在母亲身边,为母亲做饭,为母亲按摩,每天陪伴着母亲聊天。将母亲照顾的无微不至。

    白玥何等聪明,她当然明白儿子在十天之后恐怕就很难有时间再这样陪伴自己了,尽管心中充满不舍,但她还是尽可能的放松下来,享受这十天和儿子在一起的日子。

    “去皓晨,不用担心妈妈。妈妈会一直在御龙关中等着你。你是裁决与审判之神印骑士龙星宇的儿子,你是光明女神眷顾的光明之子。妈妈不能自私的将你束缚在身边。但是,你一定要答应妈妈,无论如何,你都要保护好自己。只有保护好你自己,才能更好的守护别人。你爸爸已经失踪了这么久,妈妈不能再失去你。”

    看着泪眼朦胧的母亲,龙皓晨心如刀割,这十天,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奢侈的享受呢?如果这样的平静日子能够持续下去该有多好?可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除非魔族被灭,否则,身为光明之子,他根本不可能安稳的留在母亲身边。

    退后两步,龙皓晨不敢再看母亲的双眸,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向母亲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后,迅速起身离去。他怕自己留的久了,就真的无法离开母亲身边了。

    出了母亲的房间,龙皓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哪怕是在冲击八阶瓶颈的时候,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痛苦。

    足足平静了近十分钟,他才勉强压下内心的伤感。至少,他在一段时间内应该还不会离开御龙关,还能经常见到母亲。他也只能这样来安慰自己了。

    “你妈妈还好。”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恭敬行礼的龙皓晨,杨皓涵微笑着问道。

    龙皓晨默默的点了点头,但他的眼神却已经恢复了坚定,“殿主大人,请您分配任务。还有,我想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我的伙伴们重新恢复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的编制。”

    杨皓涵脸笑容也同时收敛,点了点头,道:“你应该还记得,当初在你们分别之时,圣月曾经说过什么。”

    龙皓晨道:“我记得,圣月曾祖说过,只有我的修为突破八阶,同时我的伙伴们实力突破七阶,我们才有重新组团的可能。”

    杨皓涵点了点头,“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无论当初魔神皇是否只是以你来作为借口发起这场圣战,圣战都依旧在继续,魔神皇也并未派遣强者寻找过你的踪迹。因此,从某种意义来说,你们已经具备了重新组团的前提条件。”

    “真的?”龙皓晨大喜过望。他的伙伴们每一个都在为了重新组团而努力,身为团长的他,渴望比任何人都要更加强烈啊!一年半的静修,令他的心神更加安宁,但是,内心中的渴望却没有一日稍减。

    “但是,还有但是呢,别急。”杨皓涵严肃的看着龙皓晨。

    龙皓晨脸喜色收敛,但兴奋却没有消失,因为他知道,杨皓涵既然给了他希望,就证明他们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重新组成是完全有可能的。

    杨皓涵道:“你们的实力在年轻一代中,已经无人能够超越。但是,和强大的魔族相比却依旧远远不够。这一点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因此,你们必须要向联盟证明有自保的能力,才能重组猎魔团。”

    帅级六十四号猎魔团能否重新组团?时间一天天过去,他们又能成长到怎样的程度呢?大家都猜一猜。出关的小龙即将加入到与魔族的圣战之中,更多精彩的内容将逐一为大家展现。

    龙皓晨点了点头,道:“如果能够让我们重组猎魔团,我希望能够执行敌后任务。毕竟,皓月有摧毁魔神柱的能力。而魔神柱才是魔族的根本,只要我们能够不断的摧毁一根根魔神柱,那么,魔族必定元气大伤。总有一天,当七十二根魔神柱全部倒塌之后,魔族就将不复存在。我们也才能获得这场圣战最终的胜利。”

    杨皓涵点了点头,道:“你所说的,联盟也都知道。如果按照我的意恩,我希望等到你们修为全都突破九阶之后再与魔族真正去拼斗。但是,我也知道,你们等不了那么久,而且,联盟也等不了那么久了。”

    龙皓晨心中一惊,赶忙问道:“杨爷爷,现在圣战情况如何?”这几天他一直在全心全意的陪伴母亲,并没有打听圣战的情况。

    杨皓涵脸sè凝重的道:“情况很不好。一年半以来,我们与魔族进行着宛如绞肉机一般的战争,魔族大军源源不绝的参战,我们也是底牌尽出。一年半以来,联盟数千年积蓄的资源至少消耗了一多半。虽然也同样消灭了魔族大量的有生力量。但是,联盟的损失却只能用惨重来形容。这场战争继续下去,就算我们能够打退魔族,联盟也必定会元气大伤。更何况,直到现在为止,魔族最强大的逆天魔龙族、月魔族和星魔族还没有参战。不夸张的说,他们出现在任何一处战场上,都不是我们的要塞所能抵御的。”

    龙皓晨眉头紧锁,圣战已经开始一年半的时间了,他完全能够想象,这场战争的惨烈程度。虽然没有直接参战,但他与魔族之间的战斗却太多、太多了。魔族分配在每一处要塞的魔神数量都高达八名,单是这份实力就很难抵御。按照杨皓涵所说,至少目前来看,圣殿联盟六大要塞还都没有失手,这虽然是好消息,但可想而知,圣殿联盟为此要付出多么巨大的代价。

    杨皓涵继续道:“因此,联盟现在确实需要一批强者潜入敌后,进行敌后任务。虽然我们消耗巨大,但魔族的消耗也同样不小。他们如果不是倚靠着吃食自己族人的尸体,早就应该扛不住了。这次魔族也是伤了元气,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却依旧维持着进攻,说什么都不肯退去。找这样下去,我们比的就是谁先崩溃。如果魔族的进攻强度不再加强的话,联盟最多还能坚持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

    龙皓晨沉声道:“让我们去吧。任何敌后战斗都不如毁灭魔神柱的效果好。只要我们能够在敌后毁灭几根魔神柱,那么,魔族必定会受到极大影响。联盟的恢复能力要比魔族更强,只要给我们缓冲时间,重新构建要塞攻势,那么,就算是逆天魔龙族、月魔族和星魔族加入战斗,我们也未必就怕了。”

    杨皓涵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以你们现在的实力就能对抗魔神了?蛇魔神安度马里的魔神柱被毁,魔族对于魔神柱的守护必将更加严密。你又怎么能保证你们在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来摧毁魔神柱呢?毕竟,安度马里只不过是七十二柱魔神中最弱小的一个,当时你们还是接住了森蚺之王的力量。一年半过去,难道你们就有对抗其他魔神的实力了么?”

    龙皓晨深吸口气,“我有信心。”

    杨皓涵摇了摇头,道:“这不是信心的问题,而是实力。所以,身为猎魔团团长,你必须要向联盟证明,你有这个实力,才能带着你的伙伴们重新进入魔族内部完成任务。”

    龙皓晨眉头微皱,道:“那联盟希望我怎么证明呢?”

    杨皓涵道:“很简单,既然你是一名猎魔者,那么,就按照猎魔者的规矩。稍候我会记录你功勋令牌上的功勋数值。你必须要完全通过在战场上杀戮的方式获得千万功勋,联盟才会允许你们重组团队。”

    “什么?千万功勋?”龙皓晨大吃一惊。这也太过困难了吧。千万功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要杀死十名排名前三十六位的魔神,或者是击杀一亿只双刀魔才有可能获得啊!完全依靠击杀来获取千万功勋,这已经不是困难二字所能解释的。

    “怎么?气馁了?”杨皓涵微微一笑。

    龙皓晨摇了摇头,道:“不,我没有气馁,可是,这需要的时间太长。我怕联盟等不了。”

    杨皓涵道:“所以,你才更要努力。而且,是在你不能暴lù自己身份的情况下完成。也就是说,你的魔兽伙伴绝不能出现在战场上。我会安排你重新登上骑士圣山,从那里选择一只坐骑,然后,你还要通过秘银基座骑士的考核,才有登上战场的资格。接下来的千万功勋,就要依靠你自己的努力了。”

    龙皓晨脸上流lù出一丝苦笑,千万功勋,这个数量也太庞大了。简单来说,除非他干掉一支神皇军团那种层次的魔族精锐才有可能凑得齐啊!

    杨皓涵没有催促龙皓晨做决定,只是面带徵笑的看着他,这个决定是他和圣殿联盟高层们商议后作出的。

    龙皓晨闭关了这么久,他可以肯定,这孩子的修为必定又有了相当程度的提升,可越是这样,杨皓涵越不能让龙皓晨深入魔族去冒险。

    对于骑士圣殿来说,龙皓晨实在是太重要了。

    只要他能一直成长下去,可以预见,未来的他,必定能够成为圣殿联盟一代传奇,甚至是带领圣殿联盟反攻魔族的领袖。

    千万功勋的提出,是杨皓涵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因为他明白,如果直接拒绝龙皓晨和他的伙伴们重上战场的念头,对他们必定会是极大的打击,说不定就会自暴自弃。这也是联盟不想看到的。

    而杨皓涵对龙皓晨还是相当了解的,他知道,这个年轻人有着极强的韧xìng。千万功勋这个任务,其实就是为了让他留在骑士圣殿,留在御龙关。

    按照杨皓涵的计算,真要凑够千万功勋,恐怕要五到十年的时间吧。那时候,龙皓晨的修为应该也能突破九阶了。也不需要再束缚他什么。

    而且,留下龙皓晨在御龙关战斗,也能让他更好的融入到骑士们之中,培养他的指挥天赋,增强他在骑士圣殿的影响力,为他未来接任骑士圣殿殿主做准备。

    因此,这个千万功勋的任务可以说是一举多得,也是杨皓涵想出来最好的办法。

    他的理由冠冕堂皇,也不怕龙皓晨不答应。

    至于说圣殿联盟在魔族进攻中只能持续一年到一年半,这并不假。但问题是,魔族还能坚持这么长时间的进攻么?

    至少最近半年以来,魔族已经不再是天天发动攻势,差不多要十天、半月才会发动一次。更多的时间却是在休养生息、寻觅食物。

    同样的休养生息,圣殿联盟恢复的速度可不会比魔族慢。因此,杨皓涵早就知道,这场圣战最终不会有胜利者,但也同样不会有结果。至少魔族这次还不能将圣殿联盟击溃。

    魔族有三大强族没有加入到战争中,人类也同样有属于自己的底牌,虽然这张底牌无论如何杨皓涵都不愿意翻出来,但如果真到了生死存亡关头,那么,一切也就都顾不得了。人类能够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

    “好,我答应您。”龙皓晨终于说出了杨皓涵最希望听到的话。

    千万功勋,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完成的。龙皓晨刚刚仔细计算了一下魔族各个种族对应的功勋数值。他相信,凭借自己的努力,还是有可能完成的。

    正当杨皓涵脸上流lù出微笑的时候,龙皓晨的下一句话却将他震住了。

    “杨爷爷,不过我不需要您为我安排秘银基座骑士的考核。我想直接进行精金基座骑士考核,而且,我希望能够继承的,是那几件能够达到史诗级的精金基座铠甲之一。”

    “啊?”杨皓涵真是吓了一跳,“皓晨,难道说,你已经……。”

    这次轮到龙皓晨脸上流lù出笑容了,他用力的点了下头,“是的,我已经完成了突破。所以,请您准许。”

    杨皓涵只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了,他、他真的成功了,他竟然真的成功了。尽管经过了一年半的闭关,可是,现在的他,应该还不到二十岁吧。不到二十岁的八阶圣骑士。

    好不容易杨皓涵才压下jīdàng的心情,正sè道:“皓晨,就算你已经突破了,也不能好高鹜远。你应该知道,精金基座骑士在整个圣殿只有三十六位。空余的精金基座铠甲确实还有几件,但是,想要获得精金基座铠甲,就必须要战胜一名对等的精金基座骑士才行。他们都是接近九阶的实力,而且,在考核中,虽然他们不会穿戴精金基座铠甲,但绝对会全力以赴。你确定你要挑战一位精金基座骑士么?”

    龙皓晨深吸口气,然后十分认真的看着杨皓涵道:“我确定。”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