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一百八十四章 反杀

    圣月爆发出的灵罡不只是伤到了他身体表面,同时,灵力的杀气与锋锐的灵罡气息也钻入了他的身体,没有个十天、半月的休养是恢复不过来的。

    就在他已经退后,即将返回到本方之际,却突然感受到一股庞大光明气息的到来,而且,对方分明就是锁定他的。

    哪来的光明气息?这可不是源自于驱魔关的啊!安洛先大吃一惊之下,不敢怠慢。庞大的火焰骤然从体冇内迸发,一头乱发无风自动,强横的灵力波动从体冇内绽放开来,右手之中,多了一柄锯齿长刀。直奔那突袭而至的敌人斩去。

    安洛先原本是双刀的,只是他的另一柄长刀刚刚被圣月劈碎了。哪怕是魔神,也不一定就有强大的武器,他是经常更换的。手中这一对长刀也不过就是传奇级装备而已。与圣月手中一双史诗级匕冇首相比,差了可不止一点。

    巨大的橘红色盾牌在即将撞击到安洛先的刹那,突然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安洛先惊恐的发现,从对方的盾牌中,竟然传来一股无与伦比的锋锐气息。那股强大的意念之力不是冲击他的身体,而是冲击他的精神力。

    安洛先只觉得脑海中一阵晕眩,那锋锐的意念竟似要将他的思绪完全搅乱似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斩出的锯齿火焰刀威力顿时减弱了几分。

    “轰”蒋红色的光芒应声碰撞,剧烈的撞击下那宛如流星赶月般的金色身影也已经显现出本体。在剧烈的撞击之中他和安洛先谁也没占到便宜,各自爆退口但是,安洛先的情况明显要更差一些。

    橘红色盾牌撞上他那锯齿刀的时候,对方的力量虽大,但以他的修为还能抗衡,但是,从那盾牌之中却传来一股无比精纯的光元素爆炸力,正是光属性灵罡,不仅如此同时爆发的还有那极其锋锐的意念。

    安洛先之前本来就受伤了,突然遭受到这样的撞击,自然是伤上加伤,全身上下火光迸发,浓烈的火光连天空都映红了。

    不过,令他心安的是,他已经清楚的看到,在那全身都闪耀着橘红色光芒,骑乘在一匹神骏的星耀独角兽背上的骑士身后,一抹漆黑幽光已然闪现之前和他一起攻击采儿的那名魔族强者也同样杀了个回马枪。就在双方碰撞后,旧力刚去、新力未生之际,发起了偷袭。

    那全身笼罩在橘红色光芒的骑士显然早已预料到了这一点,闪电般回身,并且在与那漆黑短剑碰撞的刹那,整个人居然就那么定在了远处。

    “叮”脆鸣声中,橘红色骑士全身金光大放,身体连带着星耀独角兽在空中爆退口一圈圈橘红色光晕从他的盾牌上迸发出来,很显然他承受这一击并不轻松。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另一边的火焰狮魔安洛先却已经张大了嘴,就在他胸口处,漆黑的剑尖悄然透冇出。

    只要是刺客,都擅长于抓住时机,这显然不是那名不断穿梭空间的魔族刺客所独有的。身为刺客圣殿殿主,九阶侠者的圣月又怎会不擅长呢?

    身穿精金基座战铠的强大骑士吸引了两名魔神的注意,而圣月早已在远处遁入了空间之中,刺客与骑士的配合,这在圣殿联盟之中自古就有。当那精舍基座骑士与安洛先碰撞的刹那圣月虽然不知道对方会怎么做,但他下意识的就会认为那位骑士一定会给他制造突袭的机会。

    事实也正是如此,安洛先被那精金基座骑士以精神力迸发出的强大剑意扰乱了思绪,体冇内伤势被jī发,再加上看到那骑士被同伴攻击时心中产生了放松,正是他最弱的一刹那。

    圣月的攻击,也就是比那魔族刺客慢了一拍,这巧妙的一慢,就制造出了杀戮的结局。

    “轰”火焰狮魔安洛先在惨叫之中身体已是应声抛飞。魔神的身体确实强悍,在圣月的全力爆发之下,安洛先的身体也没有支离破碎,但胸口也出现了一个直径接近一尺的大洞。眼看是不活了。

    不过,圣月侠者却依旧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另一只手的短匕在这声爆炸的同时,也是狠狠刺入了安洛先的后脑。

    魔神的生命力是极其强悍的,尤其是在魔神柱就在附近的情况下,所以,他必须要完完全全的杀死对手,才能确保安洛先的陨落。

    安洛先死的很冤,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偷袭变成了反杀,甚至都没来得及借助自己魔神柱的力量,就已经受到了致命的重创。同样的爆炸在他头部出现时,他的最后一丝生机也已是荡然无存。

    圣月要比龙皓晨他们有经验的多,安洛先一死,不等他的魔神之冕出逃,就已经被圣月用灵力锁死在安洛先体冇内。等回去之后再出力。魔神之冕逃不走,火焰狮魔想要重现魔族可就困难多了,至少要一年以后魔神柱才能恢复元气,诞生出一颗魔神种子,选择继承者口要是魔神之冕回归了,那么,它几乎是立刻就能在魔族中找到继承人,并且直接将安洛先生前的一部分实力赋予这名继承人。说起来,当初龙皓晨他们击杀的蛇魔神安度马里的魔神之冕可是被皓月给吃掉了。龙皓晨都不知道它消化的怎么样了。

    而就在圣月这第二剑爆发之时,另一边,漫天的橘红色盾墙再次挡住了那名刺客魔神,硬是没让他冲过来救援火焰狮魔。

    整个战抖的过程说起来慢,可实际上都是在须臾之间展开的,从两大魔神偷袭采儿,到火焰狮魔安洛先陨落,一共也就几次眨眼的工夫而已,而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双方实力对井其实相差无几的情况下,能够干掉一名魔神,除了那位精金基座骑士到来的突然性之外,就在于他和圣月之间的配合了。

    第一次合作,却有着无形的默契,充分的信任和恰到好处的相互作用,才有了如此之好的战果。

    那位精金基座骑士骑乘着他的星耀独角兽,在空中不断后退,没后退一次,他盾牌上的橘红色光芒就会强盛几分。盾墙加神御格挡加连续格挡。他将守护骑士的奥义完美的展现出来。尽管敌人的每一次攻击都极大程度的消耗着他的灵力,但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对手却没有工夫爆发出更强大的攻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安洛先陨落于圣月剑下。

    远处魔族大营之中,除了火焰狮魔的魔神柱之外,另外七根魔神柱同时光芒大放,而驱魔关这边,天空却突然变得扭曲起来,凌厉至极的杀气就像一张大网,迎向魔神们的进逼。

    攻击精金基座骑士的黑色身影骤然后闪,遁入半空之中消失不见。这空中的战场距离驱魔关更近,刺客圣殿的援军显然要比魔神们更快一些,再不走,他就将和安洛先一样,会永远的留在这里了。

    千万不要以为九阶强者的战斗会无比持久,实力越强,碰撞时也会越危险,除非是像熊魔神华利弗那样的恐怖防御,否则,九阶强者的碰撞中,生死往往只在一瞬间。

    盾墙收回,那位精金基座骑士低低的发出一声闷哼,张口吐出一股浊气,抵挡住那名刺客魔神连续的进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不是有着星耀独角冇兽和他身上这件史诗级的精金基座铠甲给予了足够的灵力支援,令他的防御保持在灵罡层次,最多三击,他的灵力恐怕就无法支撑这种高强度的防御了。九阶强者,而且还是擅长于攻击的刺客,攻击力是何等恐怖?如果真是一对一的对决,这位精金基座骑士一定是凶多吉少的。当然,那是在他不准备逃跑,只是死磕的情况下。

    他和圣月都没有后退,而是遥望着远方亮起的魔神柱,而他们身边的空气扭曲的也更加剧烈了,却没有一道身影出现。

    火焰狮魔安洛先的尸体在圣月手中提着,魔神的魔神之冕可是至宝,有了这玩意儿,至少能让一门魔导大炮连续开火三年不至于断了补给。或者是用来制作史诗级的装备。

    “呜、呜”魔族退兵的号角声响起,狂攻的魔族大军顿时如同潮水般褪去,远处七根闪亮的魔神柱也随之暗淡了下来。

    “哈哈”圣月纵声大笑,“痛快。终于让老冇子出了一口恶气。”

    圣月是火爆脾气,圣战之后一直被压迫在驱魔关,因为双方都不希望因九阶强者加入战场而出现更加公布的大规模伤亡,因此,九阶强者只是彼此对峙都没有加入到战场上。所以,他心中再是焦急也不能主动出手,就连调动城防这些也是圣灵心在做,这位侠者大人一直都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可不怎么舒服。

    采儿突然遇袭,注意力一直都在自己这重孙女身上的圣月第一时间出手,也幸亏是他反应够快,否则的话,采儿就真是凶多吉少了。死神镰刀威力固然巨大,但修为上的巨大差距也不是武器能够完全抹平的,准确来说,越是强大的武器,就越需要强者来使用,才能将它的优势真正发挥出来。

    而接下来击杀火焰狮魔安洛先的过程,哪怕是圣月自己都觉得有些不真实。恐怕在魔族历史上,安洛先应该是被杀过程最简单的魔神了。

    安洛先的死,不只是因为精金基座骑士的阻挡和圣月的突袭,实在是因为这家伙对冇于情况预估的不足。而一切又发生的太快。否则的话,他只要引动自己远处的魔神柱,说什么也不会被圣月一击必杀的。

    可惜,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是最不靠谱的。

    “兄弟,谢了。这份战利品归你。”圣月毫不吝啬的将手中安洛先的尸体递向那位精金基座骑士。

    精金基座骑士身体僵了僵,“您好,侠者大人。这个我不能要。骑士圣殿代理圣骑士长精金十二号,向您报道。”

    没错,眼前这位先后阻挡了两大魔神,并且为圣月制造了杀死火焰狮魔机会的精金基座骑士,可不正是龙皓晨么?

    龙皓晨与韩羽一路疾行,眼看就要抵奶区魔关了,距离还很远时,龙皓晨的精神力就感受到了这边的大战。他让韩羽先进入驱魔关,自己则直接骑乘着星王升入高空看看有否需要自己的地方,龙天印给他的任务虽然并没有太过认真,但在能力范围内龙皓晨一定会尽可能的积攒功勋。

    当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驱魔关城头的时候,几乎是瞬间就找到了正在与敌人战斗的采儿身上。死神冇镰刀是最直接的定位目标。

    龙皓晨大喜过望,正准备飞下来与采儿汇合时,就出现了采儿遇妄的一幕。

    接下来就简单了龙皓晨与星王的力量融合为一,全力以赴下冲,就像一颗金色流星般冲入战场。救援采儿是来不及的,但因为采儿的危机,龙皓晨焦急之下,自身实力已经提升到了极限。以他多年来的战斗经验,对战场的把握相当准确。眼看采儿没事,两大魔神迅速后撤他所出现的位置就在敌人必经之路上。这才有了接下来火焰狮魔被杀的一幕。

    圣月这一句兄弟叫的龙皓晨眼皮一阵乱跳,这可是乱了辈儿亦…”所以,他赶忙扭转话题。他要隐藏身份,现在显然不是说明自己是谁的好时候。

    听到龙皓晨的声音和话语,圣月脸上顿时流露出疑惑之色。这声音很熟悉但他一时之间又没辨认出,只能听得出这位精金十二号年纪不大。以他对骑士圣殿的了解,精金十二号基座应该在骑士圣殿的宝库内,显然,这位精金十二号是新晋冇的精金基座骑士,可他又说自己是代理圣骑士长。

    圣骑士长这个身份在骑士圣殿是仅次于殿主、副殿主的,怎会由一位新晋精金基座骑士担任?

    不过,无论此时圣月心中出现了怎样的疑问,他也没有半分怀疑龙皓晨的身份。人家已经用行动证明了。

    “先回城上再说。”圣月大手一挥,与龙皓晨一同向驱魔关飞去,空气中那些强横的杀气和扭曲的波动也随之缓缓后撤。

    这一战驱魔关刺客圣殿没赢但是,干掉一名魔神,却是极大的提振了整个驱魔关将士的士气。

    圣月飞到驱魔关前方,猛然将手中火焰狮魔的尸体举起,顿时,驱魔关城头上一片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很多战士们都jī动的留下了泪水。

    默默的看着残破的已经不像样子的驱魔关,龙皓晨只觉得心中一阵阵揪紧。身为这场圣战的导火索,圣盟却从未对他有过半句怨言。不知道有多少联盟将士在这场圣战中死去。

    我一定会彻底将魔族毁灭,让圣魔大陆重现和平,再也没有战争。龙皓晨在心中暗暗发誓。与此同时,他也缓缓的开始了咒语的吟唱。

    圣月惊讶的侧目向身边的龙皓晨看去,他能够感受到,身边这位精金基座骑士身上,开始散发出极为浓郁的光元素波动,而且,这种纯净程度的光元素更是他前所未见的。

    龙皓晨吟唱的声音十分和缓,咒语的腔调有些低沉,但却绝不压抑,清晰的音阶就像跳舞的精灵一般不断吐出。能够看到,在他身体周围,开始有大量的金色光点涌动起来。

    圣月深吸口气,眼种不由得流露出一份深切的感jī之色,低声道:“不要勉强。”

    龙皓晨自然不能回答他,但他正在吟唱的咒语却变得越发清晰起来。

    一点点细微的金色光芒开始出现在他身体周围,刚开始的时候,光电只有数十个,每一个都只有黄豆大小,毫不起眼,但随着光点的持续增多,所有人都吃惊的感觉到,似乎天空中多了一个能够吸冇引世间一切光属性的圆心。天空中,近处、远处,开始出现着同样的光点,飞速朝着龙皓晨的身边聚集过去,这些光点一聚集到他身边,就呈螺旋状向空中升起。

    圣月没有退向驱魔关城头,而是向远处飞了开去,人家正在为了驱魔关而付出,他必须要保证龙皓晨的安全,如果再次出现魔族偷袭怎么办?

    不只是他,根本不需要圣月下达命令,一道道扭曲的光影悄然从城头上掠出,与圣月一起,在驱魔关外的半空中形成了一道屏障。共同守护着持续吟唱咒语的龙皓晨。

    此时此刻,无皓晨只觉得内心十分通明,仿佛只有不断吟唱着这艰涩而冗长的咒语,才能令他心中的愧疚感随之减弱似的。

    他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在咒语刚开始的时候,他体内的灵力在急速泄落,本来之前阻挡两大魔神就已经消耗了大半的灵力很快就有枯竭迹象。

    但是,就在远处空中也开始有金色光点向他融入之后,他却惊讶的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不降反冇升,正在以和缓的速度持续回升着。而他原本只打算吟唱一半,完成一半的咒语也自然而然的进行了下去。冇

    此时,他的精神力和感受已经不在自己身上,而是融入到了天空之中,融入到了大自然与光元素之中。

    龙皓晨第一次体会到了当初梦幻天堂中夜小泪所说的那种神的境界。神,无处不在,可叉无处存在。他现在不是一个魔法的施展者,而是变成了一个指挥家,指挥着神的力量,指挥着光元素。

    神眷者令他成为一个支点,内心的善良、悲伤、奉献的情绪成为了他的指挥棒。

    他深刻的体会到了光元素那份中正平和、善意、融入、牺牲、怜悯、包容与仁爱。在这一刻,他的情绪达到了与光真正的契合。此时此刻的他,才真正的成为了光明之子。

    光的力量永远不是为了杀戮而存在,所以,哪怕龙皓晨今后成为了魔神皇那个级别的强者,他也不可能在攻击时如此指挥光元素。但他现在施展的这个魔法却不同,这完全是以联名、包容、仁爱和善良冇为基础的释放。没有半点私心和杂念,有的,只是不惜一切代价要助人的慈悲之心。

    螺旋状的金色光点渐渐升入高空,变为一道直径超过百米的巨大金色光柱接天连地。在这个时候,远处魔族大营中的魔神柱在这道金色光柱面前已是完全黯然失色。那滔天而起的彭湃光元素,更是令所有魔族为之战栗。尽管他们能够感受到这份光明并非是针对他们的,可是,身为黑暗属性的魔族,却依旧有着难以遏制的恐慌。

    除了这金色光柱之外,就再没有任何宏大的现象了。终于,龙皓晨最后一个音阶吟唱完毕,从他身上,骤然绽放出一道闪耀着七彩光泽的合光,他自身与光耀独角兽已经恢复到巅峰的灵力也在瞬间被完全抽空,可是,他们却依旧悬浮在空中,他们的眼眸更是变得前所未有的闪亮。

    天空变成了金色,在目光所及范围内,全都变成了金色,淡淡的金色雨丝开始从天而降。徐徐飘落。

    雨丝纤细,落在何处都给人一种柔顺的感触,每一道雨丝落在人体身上,都会化为一圈很淡、很淡的光晕悄然化开。

    每一道雨丝,也带给人们一丝柔柔的温暖,刚开始的时候,这一丝丝的温暖还不足以带来什么,但是,很快,人们就发现,这柔和的雨丝带给他们的竟是难以名状的舒畅与平静。

    以至于所有人都不自觉的会看向那半空中骑乘着星耀独角兽之王的龙皓晨,那一个个从兴奋渐渐变得平静,又从平静重新化为兴奋的目光,不知道充斥着多少情绪jī荡。

    魔关战士们眼中,此时的龙皓晨就像是光明神降临一般,赐予他们温暖、扫除他们的疲倦与伤痛,一种近乎于信仰的感觉几乎在瞬间就在他们心中生根发芽起来。

    这片细细的光雨笼罩范围实在是太大了,不只是将驱魔关全部覆盖在内,就连之前的战为以及远处的魔族大营,都同样被笼罩在其中。

    魔神柱再次闪亮起来,对于人类来说是无限美好的光明,对于魔族来说却是致命的灾难了。

    七道同样散发着强烈黑暗气息的光柱冲天而起,以这七道光柱为支点,形成了一个暗红色的光罩,将魔族大营全部笼罩在内。

    毫无疑问,龙皓晨此时已经完成的这个魔法乃是禁咒级别的,而且范围之大,哪怕是圣月都是生平仅见。

    习时,这个魔法也是圣月所见过的最为平和的禁咒,牧师圣殿的九阶圣者,也能够施展出大范围的禁咒级治疗魔法,但是,他们的治疗魔法效果要比龙皓晨这个直接的多,效果似乎也更大,只是却还不如龙皓晨这个魔法的效果柔和、而且范围也远远没有这么大。能覆盖三分之一的驱魔关,就已经是牧师圣殿顶级强者才能做到的了。可龙皓晨这个禁咒,却像是直接下了一场雨。

    圣月的威受很深刻,沐浴在这光明的雨丝之中,得益的不只是身体,还有心灵。那份对心灵的洗涤,对内心创伤的治疗,丝毫不逊色于对身体恢复以及对伤患的治愈。

    驱魔关将士们心中的负面情绪都在这光雨中悄然消失着,他们身上的伤势也以和缓的速度痊愈着。

    渐渐的,战士们开始有人向着空中的龙皓晨单膝跪倒,行上他们最崇高的礼节。而这样的一幕也以惊人的速度在驱魔关城头上蔓延着。

    单膝跪倒的不只是低阶战士,甚至一些五、六阶的强者都是如此。他们完全是被这光雨中蕴含的精神情绪所感染。能够依旧站着的,都是精神力相当强大,内心足以自守,也同时没有因为战争影响到自己心境的少数人。

    如同神迹般的光雨降临,驱魔关内,根本不用上面的将领下达命令,大量的伤员已经被飞快的抬到空地上,沐浴在光雨之中。整个驱魔关都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光明之雨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七大魔神联手释放的光罩上,也同样泛起一圈圈小小的金色涟漪,而他们那充满黑暗气息的光罩,也就在这金色涟漪中被不断的净化。

    七大魔神全都悬浮在各自的魔神柱前脸色严峻,他们此时的感觉,并不是在抗衡一个光系禁咒,而是在抗衡着天威,充满精华能力的天威啊!

    采儿也和其他人一样,站在城头遥望着空中的精金基座骑士。她当然不会跪下,但她的双眸却早已湿润,泪水忍不住的顺着面颊滑落。沐浴在这光雨之中,之前受到的伤势渐渐好转,心中的压抑感也在悄无声息的消失着。

    如果说,在这驱魔关中只有一个人能认出在很多低阶的驱这位精金基座骑士是谁,那么,毫无疑问,这个人必定是她。

    她没有认出他的气息,可是,她却认得那面他们一起从幽暗沼泽中出生入死得到的盾牌啊!蜗牛壳一般的螺旋状,充满纯净光明气息的史诗级橘红色光泽。可不正是rì月神蜗盾么?

    是他,是他来了,他终于来了。在这一刻,采儿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空中的龙皓晨完全牵引住了。在她脑海深处被埋葬了的记忆,也终于有了动静,拼命的想要向外冲出。那一直狠狠压制着她记忆的封印也似乎随之松动了几分。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想起他?为什么啊?采儿眼中泪水流淌的更快了,看着空中的无皓晨,她的心在剧烈的疼痛着。

    这场神圣光雨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之久,当天空中的金色渐渐散去,充满温暖的阳光洒落大地时,驱魔关城上,再次爆发出比之前火焰狮魔安洛先被击杀要更强大一倍的欢呼声。

    双翼张开的星王,滑翔着落向驱魔关城头,圣月身形闪烁,迅速来到龙皓晨身边,但他却惊讶的发现,施展了如此强大禁咒之后,龙皓晨身上散发出的光明气息却要比之前更加浓郁了。尽管从他身上感受不到灵力波动,可是,他和他的星耀独角兽就像是在被光元素送到了驱魔关一般,那元素之力就承托了他们的身体。

    这是一种境界,是圣月甚至都未曾感受过的境界。

    龙皓晨刚才施展的这个魔法名叫神圣甘霖,这个光系禁咒是他在幻洞内修炼技能时发现的。从治疗效果来看,这个属于骑士的光属性治疗禁咒是无法和牧师圣殿那些光系治疗禁咒相比的。毕竟,骑士并不是专业的治疗法师。

    但是,这个神圣甘霖魔法却有着它的特性,神圣甘霖所引动的光雨,在治疗时要更加柔和,跟容易被吸收。而且治疗时间长,凭借着长时间的持续治疗,不但可以极大的提振己方士气,更能除了治疗之外还恢复沐浴其中者的体力。同时净化其心中的负面情绪。

    也就是说,在单一治疗方面,神圣甘霖和其他治疗禁咒不能比,但它的作用却很多。而且,神圣甘霖还可以只吟唱三分之一的咒语或者一半咒语,发动次于禁咒的甘霖术。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可进化魔法,会随着施展者实力的强弱来散发出不同级别的治疗效果。当然,就算是甘霖术,那也是八阶的守护骑士魔法,毕竟,这可是一个范围治疗。

    而刚刚龙皓晨所施展的神圣甘霖,在范围、光元素纯净程度和整体效果上,都远远超越了神圣甘霖原本的范畴。那瞬间的明悟和情绪的点燃,再加上他神眷者体质的发动,令这个魔法近乎完美的施展了出来。范围之大,就算是魔族的五大支柱魔神中,恐怕也只有魔神皇、月魔神和星魔神才能用出来了。

    空丰负责保护龙皓晨的刺客圣殿强者们纷纷回归驱魔关城头。

    妨头上的圣灵心早已指挥着将士们给龙皓晨让出一片空地,当他落在城头上时,刺客圣殿那些顶尖强者们全都下意识的围在他身边。施展了如此强大的禁咒,他们都很清楚此时这位精金基座骑士的虚弱状态,越是这样,越不能给魔族任何可乘之机。

    当然,看上去,现在的魔族确实没什么偷袭之力了,七大魔神联手释放的暗红色光罩在光雨结束时,光芒已是十分黯淡。尽管魔神柱威能强大,但它更大的作用是对魔神本身的增幅,这种大范围防御消耗的魔冇力也是非常巨大的,它们抗衡的不是龙皓晨,而是天威啊!

    星王飘然落地,双翼收敛,它第一个动作就是扭头看向自己背上的龙皓晨,一双澄澈的大眼睛中,充满了崇敬与温和。

    “主人,谢谢你。”这一声主人,星王叫的完全是心悦诚服的。它追随龙皓晨,是因为龙皓晨光明之子的身冇份,并不是对龙皓晨本人有多么认可。只是因为龙皓晨身上纯净的光属性会对它产生极大的好处。再加上它能感受到龙皓晨的良善。

    而跟随龙皓晨回到御龙关后,其实星王的情绪一直都不怎么好,它看到的是光明之子在杀戮,尽管杀戮的是魔族,可是,在他手上依旧是不断的沾染着鲜血。

    可就在刚才这段时间里,星王却真正被龙皓晨折服了,它是他的坐骑,对于龙皓晨施展神圣甘霖时的感觉无疑也是最为清晰和强烈的,包括龙皓晨的一切情绪变化。在龙皓晨施展这个魔法的时候,根本就没考虑到自己的身体状态,他那份善良深深的打动了星王这最善良的光系魔兽。

    紧接着,神圣甘霖感染之下,感受最深的也同样是星王。圣月感受到了那个境界,星王也同样感受到了。而对于它来说,那个境界就是属于神圣独角兽的啊!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现在星王身上的白色毛发根部已经出现了淡淡的金色,这正是它已经开始向神圣独角兽进化的标志。它相信,只要自己一直追随着龙皓晨,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一定能够进化成功。

    龙皓晨从星王背上跳下,此时此刻,他体冇内的灵力,包括储存在精金基座战铠中的灵力可以说都是枯竭的,可是,他却出奇的没有任何虚弱的感觉。

    现在的他更像是一个精神力强大的普通人,而且,他所消耗的灵力,正在悄然恢复着。不需要他做什么,外界的光元素已经会自行向他体冇内融入。而且,敢于向他融入的光元素无一例外的都是最为纯净的那一类。似乎那些有杂质的光元素都不好意思向他靠拢了似的。这就节省了龙皓晨在吸收光元素时那个过滤的过程。

    围拢在龙皓晨身边的刺客圣殿强者一共有十一人,包括圣月在内。除了圣月以外,其他人全身都包裹在黑衣之中,连头部也不例外。他们身上也无一例外的散发着恢宏的气势。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