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一百八十五章 拥抱采儿

    就像骑士圣殿的神圣骑士一样,十一位刺客圣殿的强者也都是九阶侠者级别的刺客。他们也是刺客圣殿最为核心的力量。

    “骑士圣殿代理圣骑士长,精金十二号,见过各位前辈。请各位前辈原谅,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不能说出自己的名字。”龙皓晨向众位侠者恭敬的行了骑士礼。

    包括圣月在内,十一位侠者同时向他还礼,而且是平辈、平等最尊贵的刺客圣殿礼节。

    圣月由衷的说道:“欢迎你,强大的圣骑士长。你带给驱魔关的一切,刺客圣殿将永不忘怀,贵我两大圣殿之间友谊长存。如果未来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刺客圣殿自我之下,绝不退缩。”

    圣月这番话说的可是很重了,就算是杨皓涵也未曾得到过他这样的承诺。他这番话的意思很简单,今后,只要是龙皓晨需要,刺客圣殿就将竭尽全力的帮助他。

    而能够得到圣月这种程度的认可,实在是因为龙皓晨这场神圣甘霖来的太及时了。

    驱魔关内,有大量的伤员,他们不只是身体承受着伤痛,心里也同样如此。而且,在魔族大军持续的围攻之下,驱魔关几乎是一直都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色彩。

    神圣甘霖的降临,洗刷了战士们的疲惫,重新燃起了他们的信心,治愈了大量的伤员,更是给驱魔关重新带来了生机。可以说,这个强大的禁咒,极大程度的扭转了驱魔关目前所面临的不利局面。如果说原本圣月认为,驱魔关最多还能抵挡一个月,那么,现在他有信心再和魔族死拼个一年。而且,在圣月眼中,对于神圣甘霖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并不是它的治疗效果,而是它对心灵创伤的治疗,扫除驱魔关将士们内心阴霾的强大作用。

    所以才有了圣月这样郑重其事的承诺。有了这份承诺,刺客圣殿至少也要无条件的为龙皓晨做一件事口这可是圣殿联盟六分之一的力量啊!

    龙皓晨微微一呆,但他却没有拒绝。只是再次向圣月行了一个骑士礼。

    他不拒绝的原因有些复杂,简单来说,就是因为圣殿联盟自己内部的一些问题。

    任谁都看得出,如果能够将六大圣殿的六种职业完美结合在一起,每一处要塞都是六种职业平均分配后,抵御魔族的力量将会变得更强。

    可是,为什么一直都没能做到这一点?

    在圣殿联盟的历史上,不知道有多少先辈试图推动过这样的变革,可最终却都以失败告终了。这就是因为六大圣殿的自我保护主义。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六大圣殿相互融合,那么,多年以来各个圣殿积蓄的那些怎么办?人力、物力,这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协调。虽然六大圣殿并不意味着圣殿联盟中的六个国家。但实际上,各个圣殿却是高度自治的。

    猎魔团的尝试早已告诉了六大圣殿职业融合的好处与作用,可时至今日,六大圣殿却依旧各自为政,各有各的领地,各有各的要塞。

    针对此事,龙天印曾经专门给龙皓晨讲述了半天时间。在推动六大职业融合中,牧师圣殿是最主张的。原因自然是因为牧师们的自保能力太差。而除了牧师圣殿之外,几乎其他五大圣殿都是持有反对态度口骑士圣殿的反对声音相对来说算是小的。反对最为剧烈的就是刺客圣殿、魔法圣殿和灵魂圣殿。

    虽然在圣战开始之后,圣殿联盟已经尽可能的去调整六大圣殿之间的职业配比了,可实际上,六大圣殿用来抵抗魔族的根本力量还是自己所属。

    龙天印明确的告诉龙皓晨,至少现在,这个问题还无法解决,但是,却并不意味着永远都不能解决。想要让六大圣殿真正的融合,那么,就只有一种情况可能实现,就是重新让人类拥有一个国家,一个高度集权的强大帝国。唯有如此,才能打散六大圣殿各自的固步自封。实现实力的全部整合。

    当然,想要成立这个国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想要统一六大圣殿的意见几乎是不可能的。

    龙天印最后语重心长的对龙皓晨说,如果有一天,他能够成长到足够强大的程度,并且在联盟之中建立起足够强的影响力,那么,他将有机会完成这一壮举,这也是骑士圣殿最希望看到的。这也是为什么龙天印决定让他分别到每个圣殿去的原因。倒不是说现在就让他去争取这些圣殿的支持,而是要让他去了解六大圣殿。

    龙皓晨没想过要当帝王,但是,他却知道对于人类来说,六大圣殿力量融合的重要性。这场圣战,已经极大程度的重创了联盟,魔族消耗虽大,但所有的整合却都在魔神皇一人,他们的繁衍速度也同样是相当恐怖的。按照眼前的情况继续下去,那么,人类将依旧被魔族持续压制。能够偏安一隅就是最好的局面了。

    所以,龙皓晨没有拒绝圣月的承诺,或许,在某个特别需要的时候,这份承诺就将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

    龙天印为龙皓晨仔细分析了六大圣殿目前的情况。骑士圣殿实力最强,这是毫无疑问的,和骑士圣殿最亲近的是刺客圣殿。魔法圣殿和战士圣殿关系更好。这两股势力也是联盟最大的口牧师圣殿和灵魂圣殿则相对**。

    因此,如果未来真的想要统一整个联盟,高度集权,那么,首先要坚定盟友,得到刺客圣殿的支持。然后再去影响其他四大圣殿。

    现在说这些还早了些,但龙天印却告诉龙皓晨一定要未雨绸谬,这不是什么阴谋,而是为了人类最终能够击败魔族。

    个人的力量永远是渺小的,就算龙皓晨能够获得永恒与创造之神印王座的认可,他能够凭借一人之力去抗衡整个魔族么?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他需要的是整个联盟的支持,而他也必须有统帅整个联盟的权力,才有发动反击的可能。

    这一点,身为圣殿联盟盟主的杨皓涵做不到,龙天印做不到,但是,龙皓晨却有机会。光明之子神眷者的身冇份,已经令他有着足够强大的号召力。更何况,还有一个牧师圣殿是支持联盟联合的。

    正在龙皓晨向圣月等侠者还礼,心中回想着爷爷语重心长的话时,突然,一道身影从人丛中挤了进来,而那些侠者也并未阻拦她。

    宛如乳燕投怀一般的身影,直接撞入了龙皓晨怀中,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看到这个人,所有在场的侠者们全都目光呆滞了。圣月先是大吃一惊,紧接着,他的眼神就变得古怪起来,他终于知道眼前这个创造了奇迹的骑士圣殿圣骑士长是谁了。他太了解自己的曾孙女了,除了那个小子之外,还有谁能够让她情绪如此激动,主动的投怀送抱呢?哪怕是失忆以后,他的宝贝曾孙女也不可能移情别恋。

    可是,在想通了眼前这位精金基座骑士是谁之后,圣月的吃惊和震械却更加强烈了。

    一年半多的时间以来,他一直在全力以赴的教导着采儿,而采儿也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以惊人的速度成长着,现在修为已经高达七阶六级,在圣月看来,以这种程度的修炼速度,她应该已经追上那小子了吧。还不由得得意了很久。

    可是,事实却是那么的残酷,当这个小家伙再次来到面前时,竟然已经变成了一位八阶骑士,而且还是拥有着史诗级精金基座战铠的八阶骑士。是骑士圣殿徇私给他的么?圣月虽然一百多岁了,脑子也还没到秀逗的程度。用徇私么?人家刚才那个魔法就已经证明了一切。就算那个禁咒是他偷偷掏出卷轴施展的,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也不可能发挥出威力,更何况,他可是亲耳听到龙皓晨咒语的全部过程。

    这小家伙不会已经九阶了吧?这才是圣月此时心中纠结的问题。不过,他的心情却在这份震惊之中更加的好了。

    刚才的承诺,是他不得不做出的,而在他心中,其实并不愿意欠下骑士圣殿这么大的人情,而现在却不一样了,刺客圣殿欠下人情的是自己的曾孙女婿。总归是自己人啊!

    不过,其他侠者可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他们当然都知道采儿的身冇份,轮回圣女,刺客圣殿千年不遇的人才。未来刺客圣殿绝对的继承者,最强者。采儿之前以七阶实力硬是从魔神手中逃得性命,就已经又一次的向这些刺客圣殿强者们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而且,一直以来,在这些侠者们眼中,采儿虽然是晚辈,但她那份冰冷却是任何人都无法接近的。这也是一名刺客所必备的素质。

    虽然是周一,但真的拼不动了。为了小龙和采儿的重逢,老三恳求大家送出几张推荐票吧。今天就要接麒麟回家了。呵呵,再辛苦也依旧觉得幸福。

    可此时此刻,她竟然扑入了这位骑士怀中。这位骑士的魅力竟然连他们的轮回圣女也抵挡不住么?这、这怎么可能啊!

    不过,这些位侠者也都是纵横大陆多年的人精,他们清楚的看到在震惊之后圣月脸上流露出的欣慰笑容。殿主都认为这是正常的,那就一定是正常的吧。所以,他们索性就不想了。人家刚帮子刺客圣殿这么个大忙,他们总不能上去将采儿拉开吧。

    精金基座战铠并没有隔绝采儿娇躯传来的柔软,抱着她,能够施展禁咒,能够帮助侠者圣月杀死火焰狮魔安洛先的圣骑士长的双手却颤抖了。

    “采儿、采儿…。”龙皓晨轻轻的呼唤着她的名字,他的声音竟然也同样是颤抖的,情绪的不稳甚至导致精金基座战铠上散发出的橘红色光芒都出现了不规则的波动。

    “咳、咳……。”圣月咳嗽一声,“圣骑士长,你刚施展了禁咒,不如先到我们刺客圣殿休息一下吧。”他这是在提醒眼前这对儿年轻人,这里可是驱魔关城头,万众瞩目呢。

    其实,震撼最强的人在驱魔关二层,圣灵心的眼睛都快瞪裂了。眼看着女儿竟然冲过去投怀送抱,他险些从驱魔关二层掉下去。

    他可是万万也想不到那个人是龙皓晨的。可在他心中,龙皓晨才是他的女婿啊!而且他下意识的认为,一位精金基座骑士,起码也要超过五十岁吧。采儿这是怎么了?她也有崇拜英雄的情节么?

    可是,身为驱魔关军事总长,他除了瞪眼睛更是什么都做不了。幸好,采儿的妈妈蓝妍雨魔法团长因为受伤还在家休息,否则,他们夫妻就真要一同来见证这份尴尬了……,

    圣灵心暗暗想道:采儿啊采儿,你可不要移情别恋啊!否则的话,让我怎么向龙大哥交代,怎么向皓晨交代。不过这位代理圣骑士长还真是强大。以前怎么没听说过他?

    采儿和龙皓晨在圣月的提醒下分开了么?答案是否定的。令圣月和众位侠者哭笑不得的是采儿的身体消失了。

    隐身!刺客强大的技能。不过,这会儿却是用在了男女之间的亲热上。

    采儿的身体看似消失了,可触感却依然还在,龙皓晨又何尝舍得放开她,就这么搂着她,在一种侠者的簇拥下,在驱魔关将士们近乎狂热的目光注视下,龙皓晨这才和星王一起下了驱魔关城头。

    刺客圣殿。

    “真是你这臭小子。”当圣月看着褪去精金基唐战铠的无皓晨时,依旧有些不敢置信。

    这间静室是平时圣月修炼的地方,自然没有谁会来打扰回到刺客圣殿后,圣月直接将龙皓晨和采儿带回到自己的静室之中。

    此时,采儿就依偎在龙皓晨身边和一年半前分开时相比,她对龙皓晨产生出了无比强烈的依恋。尽管她还没有恢复记忆,可她却已经完全正视了自己和龙皓晨之间的感情。

    龙皓晨就要向圣月跪下行礼在这里,他是采儿的恋人,圣月是长辈当得起他大礼参拜了。在外他代表着骑士圣殿,而此时在这静室之中,他就只是代表着自己。

    “行了,你都已经是圣骑士长了,就不用大礼参拜了。

    你是怎么修炼的?难道杨皓涵和龙天印给你用了醒醐灌顶拔苗助长刨否则,你怎么会修炼的这么快?”

    看着龙皓晨,就算以圣月严苛的性格也忍不住流露出强烈的赞叹。这孩子才多大啊!二十岁生日还不到吧。可却已经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八阶骑士。难怪魔神皇会以他为借口发动这场圣战,就算他没有击毁魔神柱的能力,以他这样的成长速度,未来必定会成为抗衡魔族的中流砥柱。

    龙皓晨恭敬的道:“曾祖我深度冥想了一段时间,然后又修炼了半年技能。”

    圣月无奈的向采儿道:“看吧,你还是比不上他啊!看样子他比你可努力多了。深度冥想的枯燥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小子,你不会是直接深度冥想了一年吧。哈哈。”

    这位侠者大人才笑起来还没笑几声,就因为龙皓晨认真的点头动作嘎然而止。

    “啊?你真的深度冥想了一年?你……。”圣月消瘦的面庞上,皱纹一阵抽搐,“行了,你们两个聊吧。我不在这里受刺冇jī了。”说着,他挥挥手,一步跨出,直接消失在房间之中了。

    采儿噗哧一笑,“曾祖这是嫉妒了呢。”

    看着她脸上的笑容,龙皓晨眼底深处却闪过一丝淡淡的怅然,他太熟悉采儿了,也正因如此,从采儿的表情上他就能半断出,她的记忆并没有恢复,她还是失忆后的采儿。

    采儿立刻就感受到了他情绪的变化,微微低下头,“对不起,我……。”

    她话还没说完,龙皓晨已经将她拥入怀中,柔声道:“不,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无论如何,能再见到你,真好。”

    采儿紧紧的搂着他,轻声道:“我不知道以前的你喜欢上你时是什么感觉,但我却已经可以肯定,现在的我依旧喜欢上了你。那天,你走了,我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口这次再见到你,我已经想好了,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一定能说服曾祖的。我再也不想看着你离去时的背影。”

    龙皓晨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长发,“放心吧,这次我不但要带你走,而且,我们还要汇合其他伙伴,重建我们帅级六十四号。”

    采儿惊讶的抬起头,道:“联盟允许了么?”

    龙皓晨微微一笑,道:“相当于是默许了吧。不过,必须要我们在每一座要塞都留下足够的功勋,我想,在驱魔关应该够了。

    如果不够,我们可以再多留一段时间口”

    “肯定不够。”正在这时,光影一闪,圣月又回来了。

    采儿看到曾祖,赶忙松开搂住龙皓晨的双臂,俏脸一片通红,嗔道:“曾祖,你怎么又回来了?”这会儿可不是刚见龙皓晨的时候了,她又怎能不羞?

    圣月气哼哼的道:“不回来不行啊!我刚一走,就想到,你们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又是久别重逢,要是一jī动作出点什么事儿来,我不是要提前抱玄孙了么?这可不行,我圣月的曾孙女,怎么也要明媒正娶之后才能生孩子。”

    “曾祖,你都说的什么呀。”采儿娇颜红的像熟透的苹果,一闪身就到了圣月身边,一把抓住他的胡子拽啊拽的。

    “好乖乖,别拽,就这么几根了。你曾祖我还要靠它们维持形象呢。傻丫头,我是为了你好啊!曾祖这不是怕他欺负了你么?”

    这次轮到龙皓晨惊讶了,除了跟他自己以外,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采儿和别人如此亲近,尽管那是她的曾祖,他还清楚的记得,在失忆以前,采儿对于曾祖的排斥。

    此时看着他们祖孙那浓浓的亲情,龙皓晨突然觉得,自己太自私了,现在的采儿不是也挺好的么,至少,她少了以前内心之中的那份阴霾,更收获了亲情。

    想到这里,他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是啊!爱她就应该为了她着想,而冇不应该只想着自己。

    因为采儿失忆而产生的芥蒂,终于在他心中开始融化了,站在一旁,他只是微笑不语。

    “臭小子,笑什么笑?我跟你说,不在我这里待够三个月,你们就别想走。我已经收到龙天印那小子的信了,百万功勋,少一点你都别想走。来,我给你先测一下你目前的功勋。”

    看着圣月一脸狡黠的样子,龙皓晨顿时苦了脸,“曾祖,您不是吧。三个月也太长了。”

    圣月哼了一声,道:“长?我还觉得短呢。三个月你能把功勋攒到一百万,我算你本事。”

    龙皓晨无奈的道:“可是,曾祖这不公平。您今天可是承诺了要帮我的,这就算帮我么?”

    圣月有些得意的道:“没错,我是承诺了,不过,你打算现在就把这承诺用了么?别以为我不知道龙天印和杨皓涵他们俩在想什么。你现在用了这份承诺,以后可就没的用了,你可想清楚了。”

    “我……。”龙皓晨一阵腹诽,不过却又一点办法都没有。

    圣月哼了一声,道:“你是不是想说老奸巨猾?”

    龙皓晨苦笑着摇摇头,道:“我哪敢啊!您是长辈,我只是想说,姜还是老的辣。您厉害。不过,承诺我不用,该给我的功勋您可不能耍赖吧。今天杀了火焰狮魔安洛先,怎么说也有我一半的功劳。火焰狮魔是九阶魔神,他的功勋起码也有五十万以上,甚至更高,还麻烦您查询一下分我一半。哦,还有,尸体是另外算的。火焰狮魔的魔神之冕魔晶,怎么也能卖个三十万功勋以上吧。我没记错的话,之前您已经送给我了。记得一下都算给我啊!”

    圣月瞪大了眼睛看着龙皓晨.“臭小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狡猾了?不行,我有点不放心将孙女交给你了。”

    他这杀手铜一放,龙皓晨顿时老实了,苦笑着道:“曾祖,您不能这样啊!”

    圣月得意的道:“怎么?让你留在驱魔关陪伴采儿很为难么?”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身前的曾孙女,目光也随之变得柔和了。

    这一年多的时间,一直都是圣月在教导采儿,他也越来越喜欢自己这个曾孙女了,少了以往的隔膜,采儿对他也是越来越依恋,真正的产生了祖孙之情。这是圣月以前根本没想过的。他此时看似是在为难龙皓晨,可实际上,是真的舍不得曾孙女离去啊!虽然他也知道女大不中留,可哪怕多留一天也是好的。

    圣月的眼神龙皓晨看的很清楚,他原本还打算争辩什么,却立刻改口了,“曾祖,那您看这样如何。我们的时间确实十分紧迫。而且,经过今日一战,驱魔关这边的局面应该是相对稳定了。我们就在这里逗留一个月吧。这一个月我也不要什么功勋了,一定全力以赴帮助驱魔关对付魔族,您看行么?”

    龙皓晨说的很真诚,圣月之前的情绪也随之收敛了,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就知道留不住你。

    其实,你今天为驱魔关所作的一切,已经足以价值百万功勋了。”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神圣庇佑几乎让整个驱魔关的战斗力提升了三分之一以上,这还是保守估计的。不仅如此,还极大的削弱了魔族。

    圣了道:“走吧,你们俩都跟我出去,留在这里太不安全了,到公共的地方去,起码能保证我曾孙女的安全。”

    采儿顿时一跺脚,jiāo嗔道:“曾祖,您怎么又来了。讨厌、讨厌……”

    不过,两人还是跟着圣月离开了静室,圣月命人给龙皓晨安排了住处,和韩羽住在一起。很显然,他真是有点防备着龙皓晨和采儿发生过于亲密的关系。

    接下来几天,驱魔关外的魔族出奇的平静,魔族大有偃旗息鼓的架势,八根魔神柱中除了已经失去了主人的火焰狮魔魔神柱之外,其他七根始终是光芒闪烁着,到像是在提防着人类的攻击。

    而实际上,魔族对驱魔关如此戒备是很有道理的,龙皓晨那个超大规模的禁咒把他们吓得够呛。他们最怕的就是在进攻的时候龙皓晨来这么一下。那时候七大魔神可没能力保护住全军。他们当然不知道,对于龙皓晨来说,神圣庇佑只是一锤子买卖,想让他再重复一次,恐怕要等到他灵力突破二十万以上才有可能了。

    “爷爷,关内情况目前一切良好,我已经组织人手开始修复城墙了。难得魔族如此平静。有这段时间的缓冲,我们驱魔关的防御力至少能够恢复三成以上。”

    圣月、圣灵心夫妻以及龙皓晨、韩羽和采儿,一起吃过晚饭后,圣灵心向圣月汇报着驱魔关的情况。

    现在他们夫妻也已经知道那精金基座骑士就是龙皓晨了,为了掩饰真正的身份,龙皓晨每天都穿着精金基座铠甲,不lù出本来面目。

    圣灵心一边向圣月说着话,目光却不时飘向自己那个准女婿。当他知道那精金基座骑士就是龙皓晨的时候,那份不可思议足足持续了几个时辰都没有消失。

    这才多久啊?当初,龙皓晨带领着他的猎魔团来到驱魔关进行试炼任务的时候,他还是那么的弱小需要在自己的庇佑下战斗。可时至今日,他的修为分明已经超过了自己。尽管现在的圣灵心也终于突破到了八阶,但是,年纪上的差距却整整是一代人啊!圣灵心也是心高气傲之辈,对于龙星宇,他是心悦诚服的,却没想到,连龙皓晨的修为竟然都已经超越他了。

    圣月微微颌首,道:“军队整编情况如何了?“圣灵心道:“情况很不错,原本的轻伤者已经全部归队,重伤者也基本上都变成了轻伤,除了残疾的以外,绝大部分士兵都已经回归本来的编制。一边继续养伤,一边准备战斗。”

    圣月点了点头,道:“伤还没有完全好的那些,就不要让他们参与加固城防了。”

    灵心赶忙应道。虽然他是驱魔关的军事总长,可驱魔关内真正做主的却是圣月,以圣灵心的威望,可是远远不足以调动那些九阶侠者的,就算是以八阶刺客组成的侠隐堂他都调遣不动。需要影随风亲自带领。

    圣月目光转向龙皓晨,脸上流lù出一丝微笑,道:“我们的圣骑士长,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龙皓晨苦笑道:“曾祖,您又取笑我了。在您和圣叔叔面前,哪有我说话的份。”

    圣月脸sè一整,道:“皓晨,你这话就不对了。sī底下,你是我们的晚辈。但是,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不要忘记自己身为圣骑士长的身份。你代表的是骑士圣殿,在很多时候,强硬是必须的,否则,你丢的不是自己的脸,而是骑士圣殿的脸面,你明白么?”

    龙皓晨心中一凛,恭敬的道:“是。”

    圣月沉声道:“尽管你年纪还小但是,你对联盟所作的贡献却是一点都不小。忘记你自己的年龄,你必须要尽快把自己带入到圣骑士长这个身份中来。否则,你爷爷让你分别到各个圣殿进行串联的目的就毫无作用了。你的实力已经足够,你现在需要的是那份圣骑士长应有的威严和强势。明白么?”

    龙皓晨再次点了点头。

    圣月轻叹一声,道:“如果有可能,我不希望你这么早肩上就挑起如此重担。但是,你已经挑起了就不可能再放得下。可以说,你是这场圣战的导火索,虽然圣战发生是早晚的事,但联盟能够保你,可不是因为你是我圣月的曾孙女婿,也不是因为你是龙天印的孙子。而是因为你自己的实力,因为你有着能够毁灭魔神柱的能力。

    “我这话说的很直接,甚至不近人情,更不好听。但这却是最根本的事实。如果不是因为你自己的能力,就算最终的结果是一样的,中间也不知道要经历多少bō折,绝不会那么顺利的一次xìng通过。所以,你自己一定要争气,你已经是八阶圣骑士了,像你这个年纪的圣骑士,在联盟历史上绝无仅有。我们都相信,未来的你,必将成为一代翘楚,成为联盟真正的领袖。所以,无论何时,你都要用最严格的方式来要求自己。刚才那样的话,我不希望再次听到。好了,说说你的想法吧。”

    圣月说的很严厉,但他的话无疑也点醒了龙皓晨。他这么做,就是在帮助龙皓晨来改变自己对自己的判断。他现在已经不是个独行侠,而是代表着骑士圣殿的圣骑士长。在整个圣殿联盟之中都是拍的上号的人物了。

    龙皓晨沉默了片刻后,道:“曾祖,圣叔叔。我是有个想法,只是因为有些jī进所腰才没有说出来。”

    圣灵心眼睛一亮,道:“说来听听。”在执政方面,他本就是刺客圣殿jī进派的代表人物,如果不是因为一直有圣月压制着,恐怕他的指挥方向早就发生改变了。龙皓晨一说出jī进二字,立刻就勾起了自己这位岳父的兴趣。

    龙皓晨点了点头,道:“我觉得,驱魔关的损失如此之大,除了实力上的差距之外,最重要的一点是刺客圣殿的优势没有发挥出来。”

    说了这一句之后,他就停顿下来,看向圣月和圣灵心这爷孙俩的反应。

    圣月微微一愣,圣灵心的眼睛则更亮了几分,微微点了点头,“你说下去。”

    龙皓晨道:“刺客圣殿的优势在于攻击而不是防御。在城头防御的刺客,完全是大材小用。就像是让一群魔法师去上战场冲锋一样。驱魔关固然要防御,但是,我认为却可以变被动防御为主动防御。而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

    “那天我也看到了,咱们驱魔关之中,侠者级的前辈刺客就有十余人之多,这样的力量,就算正面和八大魔神硬拼都不会吃亏太大,更何况现在还少了一个魔神。如果我们能够以sāo扰和狙杀的方式去破坏魔族大营,那么,他们再攻击咱们驱魔关的时候,实力必定会大打折扣。同时,狙杀、偷袭、潜伏,这些才是刺客所擅长的啊!为什么我们不将这些优势都发挥出来呢?一味的被动挨打,只能是越来越被动。不同的职业,应对敌人就应该使用不同的方式。”

    “说得好。”圣灵心一拍大tuǐ,兴奋的道:“皓晨,你和我想一块儿去了。”

    惟。”圣月在旁边怒哼一声,这才将兴奋的圣灵心打断。

    圣灵心有些尴尬的回身看向祖父,苦笑道:“爷爷,我不是说您的决策不对。”!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