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百零八章 六头奇美拉?

    皓月却是看都没有看四头奇美拉一眼,怒吼之后,他高昂着六颗大头,骄傲的就像是甚是蝼蚁的君王一般。

    这样的局面谁也没想到,连龙皓晨自己都不禁眼睛发直,他可是刚刚和伙伴们服用了连体增灵丹,准备以最强状态来迎接陈宏宇考验的。

    可陈宏宇最强的本命召唤兽却突然坠地,以至于刚刚闪开地狱火焰针的陈宏宇都险些从它背上跌落下去。这样的情形实在是太怪异了。毕竟不是敌人,龙皓晨也不能趁此机会直接向陈宏宇发动攻击啊!

    “怎么回事?”陈宏宇的震惊更甚,一层层乳白色的灵魂波动从他体内扩散开来,覆盖在四头奇美拉星琐身上。但是,事与愿违,一向无往而不利的增幅在这个时候居然完全失去了效果。星琐的身体颤栗变得越来越明显了,四个大头全都紧贴在地面上,口鼻处甚至开始有白沫泛出。

    这个时候陈宏宇已经完全顾不上再去考验龙皓晨他们了,对一名召唤师来说,本命召唤兽就相当于是他自己的生命啊!一旦本命召唤兽出事,召唤耳必定修为大减,更是会受到近乎致命的重创。

    “你们对星琐做了什么?”陈宏宇怒吼道。此时,他也看清楚皓月的样子了,眼睛不禁冇一阵发直。

    龙皓晨看到星漩的样子也是大为惊异,因为他根本就没让皓月发起进攻啊!而且,星琐乃是十级魔兽,又岂是皓月随便的进攻就能击败的?一时间,他也是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赶忙让皓月向下落去。

    身形一闪,龙皓晨来到陈宏宇身边而就在陈宏宇背后,采儿的身影也悄无声息的显露出来。如果是真的面对敌人,那么,刚才陈宏宇向龙皓晨大叫的时候就是她出手的最好时机。

    “前辈,我们什么也没做啊!还没发起攻击。”连体增灵丹的效果还在不过因为没有释放出去,龙皓晨现在身体可不好受,勉强抑制着连体增灵丹的反噬。很是无奈的向陈宏宇说道。

    陈宏宇看着已经连意念都无法传递给自己的星琐,以他九阶修为居然急的一头大汗,“你们什么都没做?那星琐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你那魔兽,是你那魔兽。难道,居然是血脉压制不成?”

    毕竟是灵魂圣殿殿主,陈樱儿说的没错,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爷爷对魔兽更加了解了。一说到血脉压制四个字陈宏宇眼中充满了不可冇思议,再看皓月的时候,就像是看到了鬼魅一般,身体也不由得震颤了一下。

    “这、这不可能,六头奇美拉……”陈宏宇目光呆滞的看着皓月,一时间手脚冰凉不过,他还没忘记星琐的危机,赶忙向龙皓晨道:“快,送回你的坐骑。快”最后一个字他几乎是吼出来的,可见此时的心情有多么急切。

    龙皓晨不敢怠慢,赶忙回过身,向皓月比了个手势。皓月有些不屑的看了星漩一眼六个大头再次昂起,紫光闪耀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说也奇怪,它这才一消失,星琐身体的颤抖立刻就停顿了下来,也不再口吐白沫了口但是,其他魔兽就没这么幸运了它们之前全都在皓月释放那层紫意的笼罩之中,此时却是一个个瘫软在地修为低的,直接就si了。修为较高的也都陷入了瘫软昏迷状态,一时间,更是有不尖魔兽屎尿齐流,弄的大斗兽场尽是一阵阵难闻的味道。

    皓月离去,陈宏宇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他再看龙皓晨时,目光就完全不同了。就像是看怪物一般。四头奇美拉星漩也渐渐恢复过来,它毕竟是十级魔兽,恢复速度很快,四个大头渐渐抬起口但眼中的恐惧之色却没有稍减,尤其是看着龙皓晨的时候更是如此,巨大的身体后退几步,光芒闪烁之中,主动返回召唤空间去了。甚至都没跟陈宏宇再打个招呼。

    “前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龙皓晨好不容易压住了连体增灵丹的反噬,只不过,他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口原本挺正常的考验突然出现了如此戏剧化的结局,令他怎能不讶异呢?

    陈宏宇目光牢牢的盯视着龙皓晨,“你那坐骑伙伴是怎么来的?快说口”

    龙皓晨道:“是我在骑士圣山获得的。”

    “不可能。”陈宏宇断然道:“你们骑士圣山怎么可能有六头奇美拉存在?你知不知道六头奇美拉意味着什么?”

    龙皓晨惊讶的看着陈宏宇,道:“您是说,皓月是六头奇美拉?”

    陈宏宇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肯定是,不然怎么会对星旋产生那么强烈的血脉威压?就算是比星琐实力更加强大的魔兽都不可能做到。”

    其他人此时都已经围了过来,就连看台上的三水婆婆和张放放也下来了。三水婆婆道:“所谓血脉压制是这么回事。魔兽自成体系,分为许多种族。每一个种族之内,都有严格的等级区分冇。这就是魔兽之间的阶级,这一点和我们人类有些相像。简单来说,魔兽之中,也有平民和贵族之分口在贵族面前,同族的平民就会感受到很大的压迫口这就是所谓的魔兽血脉压制。因此,同一种族的魔兽如果发生争斗,那么,双方之间比拼的首先就是血脉的高贵程度。如果在血脉上相差很大,那么,在强大的压制下,战斗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只有在血脉纯度相差无几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近一步争斗。”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三水婆婆指了指韩羽的邪眼领主,“你这只邪眼是领主级的。如果现在有一只暴君级的邪眼在这里,那么,它的实力就会被强烈压制。甚至根本不敢对邪眼暴君出手。”

    听了三水婆婆的解释,众人对血脉压制总算是有了些了解。

    此时,陈宏宇的情绪也平静下来许多,沉声道:“刚才星琐见到你的那六头奇美拉,就像是普通邪眼见到了邪眼暴君一样,才会如此不堪口六头奇美拉的气息如果长时间压制,甚至会危及它的生命。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魔神皇会对你如此重视了,你身边带着一个神。足以威胁到魔族的统治了。”冇龙皓晨眉头紧皱,道:“陈殿主,您先等等。我怎么觉得不对啊!刚才三水前辈说了,邪眼暴君能够对邪眼领主产生压制,这是血脉压制。但前提是,邪眼暴君确实是要比邪眼领主强大啊!但皓月却不同,皓月现在最多也就是相当于九级魔兽,而且还是刚刚进阶的,和您的四头奇美拉有着等阶的巨大差距。九级魔兽和十级魔兽之间,可是有着鸿沟之别。它又怎么会对您的四头奇美拉产生血脉压制呢?”

    “你说什么?九级?不可能,六头奇美拉怎么可能是九级魔兽?”陈宏宇失声说道。

    龙皓晨无奈的道:“可事实如此。皓月确实是九级魔兽,而且还是不久前刚进化完成的,这一点我的伙伴们都能帮着证实口”

    陈宏宇目光呆滞了,一脸的震惊,以他对魔兽的认知,这种情况已是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

    深吸口气,压制住自己心中的震撼。陈宏宇道:“这样吧,我先给你们讲讲关于奇美拉的故事。然后你再将和这头魔兽柿结契约的过程说一遍给我听。如果你这头魔兽现在真的只有九级,那它身上必定有着极为特殊的故事,甚至可能已经不是奇美拉这个范畴的存在了。”

    三水婆婆突然打断陈宏宇的话,道:“樱儿呢?樱儿怎么样了?龙皓晨,你把她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龙皓晨道:“我将她传送到安全的地方,那也是我们的一件神器,能够随时进行人员传送。她应该是精神力消耗过度,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了。我可以现在将她传送回来。”

    三水婆婆终究不放心陈樱儿,立刻点了点头,让龙皓晨进行传送。

    永恒旋律的金光波动中,依旧处于昏迷中的陈樱儿重新回到了众人面前,三水婆婆赶忙将孙女搂在怀中,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状况,确认只是因为精神力消耗过度引起的昏迷后,这才松了口气。将一枚恢复精神力的丹药塞入陈樱儿口中。

    陈宏宇现在却是顾不上孙女了,研究了一辈子魔兽,突然出现了一种他从未见过,甚至都未曾想象过的特殊魔兽,对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在三水婆婆治疗陈樱儿的同时,他已经开始给龙皓晨等人讲述起有关奇美拉的来历。

    “奇美拉是一种特殊的龙,奇美拉这三个字的含义在远古时代指的是嵌合体的意思口就是说,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嵌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新的生物。听起来有些难以理解,但奇美拉的存在却正好解释了这个词汇。”

    VI“远古时代,龙族昌盛,更是一度统治了整个大陆。那时候的龙族是最为强横的。而龙族不但天性贪婪、暴冇力,更是奇淫无比。他们对任何种类的生物都有着强烈的占有欲。于是,在压制性的交配中,就产生了众多亚龙种。譬如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地龙,他们的祖先就是这样来的。”

    “奇美拉也是一样,却是最强大的一种亚龙。奇美拉刚刚出现的时候,是极为罕见的毒系巨龙和黑暗属性的蜥蜴类魔兽冇交配而成。他们的后代产生了变异,成为了拥有毒、黑暗双属性的双头龙。但这奇美拉的实力却只是略强于黑暗蜥蜴,不如毒系巨龙。但是它却有着超强的生命力。那头毒系巨龙统治了黑暗蜥蜴全族,或许是二者之间的血脉有很强的契合度,双头奇美拉诞生的数量也越来越多。经过数千年的繁衍,优胜劣汰之下,黑暗蜥蜴一族渐渐消亡。直到那头毒冇龙死去后,奇美拉一族才终于成型。虽然这些奇美拉并没有他们祖先毒冇龙那样强大的实力,但却完全继承了毒冇龙的淫。它们开始向其他种族发起侵略式的攻击,并且在大陆上逐渐开枝散叶。”

    “奇美拉有着很强大的生命力,因此,在繁衍后代的时候,它们自身的血脉就会更多的流传下来,最多只是属性上的变化,但却很少有外貌的改变。它也可以算得上是远古时代的著名种族之一了。而且,经过不断的进化,奇美拉族群中渐渐诞生了更加强大的存在。而它们的强大就是以头的数量来计算。两头奇美拉,最强也只能到九阶魔兽初级。而三头奇美拉却已经可以窥视十级魔兽的边缘了,有着接近巨龙的实力。四头奇美拉被称之为毁灭之龙,它们有着龙族的血脉,却最喜欢以巨龙为食物。而且,到了四头之后,奇美拉的整体实力已经完全超过了巨龙。刚才我怕伤到你们,并没有让星璇全力以赴。”

    听到这里,龙皓晨等人终于对奇美拉这种生物有了一定的了解,龙皓晨忍不住问道:“前辈,那六头奇美拉呢?”

    陈宏宇看了龙皓晨一眼,沉声道:“有这样一个传说。四头奇美拉,被称之为奇美拉一族的帝王。所以又叫帝皇奇美拉,只有传说中才出现的五头奇美拉被称之为半神,又是奇美拉一族的图腾。至于六头……。”

    一抹恐惧之意在陈宏宇眼底闪过,“在奇美拉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六头或以上的奇美拉。在传说中却有,奇美拉的传说中,六头奇美拉是神,与龙神同一层次的破坏之神、毁灭之神。所以,在远古传说中,六头奇美拉就是毁灭与破坏的象征。所以我在看到你的坐骑伙伴时才会如此的震惊。如果它真的是六头奇美拉,那么,他对我们人类可能会造成的威胁绝不比魔族小。”

    龙皓晨倒吸一口凉气,沉声道:“前辈,您能肯定皓月就是六头奇美拉么?”

    陈宏宇没好气的道:“肯定个屁。如果它是六头奇美拉,刚才我和星王早就死了。

    以奇美拉的破坏欲冇望,它绝不会允许有初犯它尊严的存在还活着。不过,我很怀疑,你那魔兽就算不是奇美拉,身上也必定有着属于奇美拉的血脉,甚至产生了近一步的进化,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可是,如果它不是奇美拉一脉纯正的传承,那为什么它的血脉却会对星璇产生如么强大的压迫呢?皓晨,你将和它在一起的经过仔细的讲述一遍给我听听。”

    龙皓晨点了点头,将自己当初如何抵达骑士圣山,如何在圣山中寻觅魔兽伙伴未果,最终以传送方式迎来了皓月的过程详细的讲述了一遍。

    当陈宏宇听龙皓晨说道他以自己的血液帮助皓月逆天改命,强行转换属性的时候,不禁为之动容,脸上紧绷的神色也随之缓和了下来。

    “……,前几天,我们刚刚又和皓月在它的那个位面完成了进化,抵挡住了那个位面亡灵生物的攻击。所以我之前跟您说过,它才是刚刚进化到六头的。”

    陈宏宇思索片刻后,道:“我也不知道你这坐骑伙伴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了。无法半断”

    龙皓晨道:“您也不知道么?那它和奇美拉一族会不会有关系?”

    陈宏宇摇头道:“不好说。但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曾经属于我们这个位面的奇美拉祖先之一,在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后破开位面到了那个世界,然后受到那个世界各种情况的影响产生了不断的进化,最终成为了一代强者。但有几点我现在可以肯定,首先就是你这坐骑伙伴的破坏性一定是超强的。它的祖先必定给那个世界的亡灵生物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恐怖记忆,否则不会每次它的进化都会招来大量亡灵生物的进攻。其次,你这魔兽本身应该和奇美拉有很大区别,它虽然是六头,但却绝不是帝皇奇美拉或者是半神奇美拉、神级奇美拉。因为它现在的修为还只是相当于我们人类八阶强者。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龙皓晨摇了摇头。

    陈宏宇沉声道:“这意味着,它必定还会再继续进化,甚至还有可能长出第七个头,甚至是第八个。”

    “啊?您为什么会如此断定?”龙皓晨不解的问道。

    一旁的三水婆婆插言道:“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么?对于魔兽进化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血脉。我家老头子的四头奇美拉实力都是十级魔兽,你那魔兽在血脉上完全压制了它,要是不能进化到十级魔兽都怪了。未来的它必定会比星璇更加强大。而它现在却只有八阶,不继续进化怎么可能?”

    召唤师的一生都是和魔兽打交道的,没有谁比他们更清楚魔兽的习性了。听三水婆婆这么一解释,龙皓晨立刻就明白了。

    陈宏宇道:“你这六头坐骑,或许不是奇美拉,它的每个头目前来看也没有奇美拉那么强大。但未来它能够成长到什么程度现在我没法半断。

    而且我也可以肯定,它的血脉绝对是凌驾于奇美拉之上的,其高贵的血统恐怕能够和龙神相比了口我之所以能作出这样的判断,原因有两个。这两个原因也是你这坐骑和奇美拉的不同之处。奇美拉虽然可以有多头,但实际上思想却只有一个,也就是说,它们无论有多少个头,思想都是一模一样的。但你的坐骑不同,你也说过,它们每一个都有单独的思想,却共享着一具身体,哪怕是在远古魔兽中,这样的存在也不多见,而且我指的还是拥有两种思想的。拥有六种思想的魔兽,我连想都不敢想。没想到这一生还真的能够见到。其次就是它们对属性的运用。按照你的讲述,它的真正实力要比它的等阶强大许多,这就是它对属性上应用的优势。奇美拉虽然也拥有多种属性,但它们的魔法攻击能力只能体现在吐息上,尽管吐息也可以千变万化,但毕竟和魔法还是有区别的。而你的这头魔兽却可以单独吟唱各种咒语,可攻击、可防御、甚至还能进行辅助。这两点综合起冇来,它的智慧必定是极高的。简单来说,你想象一下,一个人如果有六个大脑进行思考和半断,他会聪明到什么程度9”

    听了陈宏宇的话,龙皓晨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虽然陈宏宇也不知道皓月是哪个种类的魔兽,但他至少告诉了龙皓晨皓月有可能的来历和变化。

    林鑫在一旁问道:“陈殿主,那按照您的说法,如果皓月身上有奇美拉的血脉,那么,它岂不是很危险的么?它以后要是进化的更加强大了,会不会产生极大的破坏性呢?”

    陈宏宇微微一笑,道:“开始我也有这种担心,但后来却没有了。因为它来到我们这个世界的方式。皓晨将它带到这个世界,并且通过自己的血液改变了它的属性。先不说救命之恩如何,这份改变令他们完成了血契的过程。而且是以皓晨为主的血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在我们召唤师中,所有召唤师的终极目标并不是拥有一头多么强大的本命召唤兽。而是拥有一个血契召唤兽。”

    “血契被称之为神也不能背弃的契约。只要血契完成,那就永生永世都不会消失,直到死亡为止。龙皓晨和皓月这血契,是以龙皓晨为主的。首先是他们之间的关系要比普通人和自己魔兽伙伴的关系密切太多。同时,在双方的修为提升过程中,会不断出现相互增进的作用。也就是说,哪一方提升,都会导致另一方随之提升。这一点相信龙皓晨自己一定有所体会了。如果有一天,龙皓晨战死了,那么,皓月必死无疑,这是血契所带来的。反之,如果皓月战死了,龙皓晨却不会有事。如果不是完完全全的臣服于对方,完完全全的信任和感jī对方,魔兽是绝不会和人类缔结血契的。”

    “当然,血契对魔兽本身来说也有一定的好处,那就是增加它们的进化速度。所以,无论龙皓晨这魔兽坐骑未来能够进化到怎样程度,它都不可能给我们这个世界带来多么巨大的损伤。退一万步说,如果有一天它真的威胁到我们人类了,只要龙皓晨死了,它也是必死无疑。”

    陈宏宇说的很坦然,但听在龙皓晨众人耳中,却都有种怪异的感觉,尤其是龙皓晨自己,在他脑海中浮现出当初皓月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那虚弱、恐惧的样子。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崩溃的身体。眼神渐渐变得柔和了。是啊!无论皓月身上有多少秘密,它都是自己的血契伙伴。它已经付出了一切,对于它的能力,自己还需要多想什么呢?

    “前辈,您对我们的考核……”龙皓晨试探着问道。

    陈宏宇顿时脸色一沉,尽顾着皓月对星璇的威压了,他早把这茬给忘在脑后了,此时听龙皓晨提起,脸色能好看才怪呢。

    三水婆婆更是没好气的瞪了自己的丈夫一眼,不过,无论是她还是陈宏宇,都说不出之前比赛不算再来一次这样的话。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呢。陈宏宇提出让龙皓晨他们战胜自己,这已经是有些以大欺小了,要是这个时候还反悔,他这脸往哪里搁。

    “哎——”长叹一声,陈宏宇大袖一挥,“随你们去吧。”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三水婆婆忍不住骂道:“你这个没用的老东西。”

    陈宏宇怒道:“我没用?你试试?这些小家伙是那么好对付的么?你没看刺客都跑到我身边来了?”

    事实上,如果陈宏宇没有要杀死龙皓晨他们的心,战斗中始终有所保留的话,他想要战胜龙皓晨他们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本命召唤兽被皓月克制了之后。

    不过,陈宏宇和三水婆婆虽然郁闷,但心中的震惊却比郁闷更多。能够成为称号级猎魔团,果然是有很多真材实料的。

    三水婆婆抱起陈樱儿走到龙皓晨面前,沉声道:“龙皓晨,你记住,只要樱儿好好的在你们团队中,未来无论你作出怎样的决定,我们灵魂圣殿都会支持你。如果樱儿出了事,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我们灵魂圣殿都会将你当成死敌,哪怕你日后成为圣盟盟主也是一样。”

    说完这句话,她将陈樱儿递到王原原手中,也转身离去了。

    采儿站在龙皓晨身边,喃喃地道:“这位还真是不讲理呢。”

    林鑫嘿嘿笑道:“三水婆婆要是跟人讲道理,那她就不是三水婆婆了。这位一向是说到做到。”

    司马仙道:“老大,我们好像是赢了啊!是不是可以欢呼一下了?”

    是啊!通过陈宏宇的考验,也就意味着他们团队重组完成,光之晨曦猎魔团将再次开启他们的任务之旅了。

    下一刻,在灵魂圣殿大斗兽场之内,瞬间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夜幕降临。

    晚饭之后,龙皓晨就早早的回了房间,经历了上午的考验之后,他下午又去了月夜商会。目前为止,消息还没有传回来。他们只能继续等下去。没有准确的消息贸然行动也不会有结果的。

    同时,他也请灵魂圣殿向圣盟发信,禀告杨皓涵盟主他们已经完成了团队的汇合。请圣盟发布任务。

    上一次完成任务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无论是龙皓晨还是他的伙伴们,都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或许并不是真的为了去完成任务,而是为了找回以往那种团队的感觉。

    自从两年前圣战开始到现在,魔族的全面进攻带给了圣殿联盟难以统计的巨大损失,但同样的,在这场圣战中,魔族也有着巨大的消耗。在高端实力方面,双方其实损失都不算太大,但中低端的实力却一直在锐减。

    这场圣战对于人类来说是艰难的,但在艰难之中也同样让人类看到了一丝曙光,胜利的曙光。毕竟,人类还是撑了下来,哪怕是防御力最弱的镇南关,不也没有让魔族真的攻进去么?

    撑下来,对圣殿联盟来说就是一种胜利,更加坚定了他们必将战胜魔族的信心。魔族有什么?除了繁衍能力和强大的种族遗传力之外,他们并没有太多其他的东西。而人类在黑暗年代这六千年来不断的积累又岂是这一场圣战能够消耗殆尽的?比拼恢复速度,人类绝不认为自己会逊色于魔族。

    因此,在圣殿联盟高层,战略战术也正在发生着根本性的改变,现在的人类当然不会去反攻,但却更加注重保存实力,同时,所有后备力量也都在加速培养着。这场圣战检验了圣殿联盟真正的实力,同时也给他们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以及对魔族更深刻的认知。

    差距依然存在,但却并不是无法拉近的,不是么?

    皓月又一次进化了,它身上释放出的那种紫色应该就是陈宏宇所说的血脉力量吧。进化后的皓月再破坏魔神柱一定比原本容易一些。如果能够在魔族内部,多击溃几根魔神柱,那么,每一次都可以算是里程碑的胜利啊!

    龙皓晨早在两年前开始闭关时就给自己定下了目标,在有生之年尽可能的摧毁魔神柱,动摇魔族的根本。

    魔族那么强大,他并没有想过自己能够将魔族彻底毁灭,但只要能够尽可能的去削弱魔族的实力,人类总有一天终将战胜对方。

    “砰、砰、砰”,正在龙皓晨思考着光之晨曦今后要走的路,敲门声响起。

    打开房门,采儿俏生生的站在外面。

    “采儿,快进来。”龙皓晨将她让进房间,他刚抬手将门关上,采儿已经猛的从后面扑上来搂住了他的腰,将自己紧紧的贴合在龙皓晨背上。

    龙皓晨能感受到她的情绪很不稳定,甚至能够感受到有湿润的液体浸入了之的衣襟。一时间不禁大为吃惊,“采儿,你这是怎么了?”

    转过身,龙皓晨将她搂入自己怀中。此时的采儿穿了一身黑色长裙,和她那胜雪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两年过去,采儿也长大了,身材更加高挑,但柔软如棉的触感却一点都没变,搂着她,那种完全契合入身体般的感受实在是太美妙了。纤细的腰肢和她身体的温热顿时引的龙皓晨一阵心猿意马。

    他们都长大了,已经不再是少年时单纯的爱恋,在身体接触之下,难免会产生强烈的生理反应。

    龙皓晨只觉得自己的手居然有些颤抖了,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当初在梦幻神殿内采儿身无寸缕的样子,一时间,他只觉得心中一片火热。

    在他肩头,承载了太多的东西,只有在单独和采儿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才能随之放松几分。

    “皓晨。”采儿抬起头,一双纤细柔软的手臂宛如水蛇般缠扰上了龙皓晨的脖子,竟是主动送上了自己的红唇。

    她是他心中唯一的爱,在如此诱惑面前,龙皓晨又怎么可能把持的住自己呢?

    四唇相接,稚嫩与生涩交融。采儿的唇很凉,还有些颤抖,但她的动作却很激烈,紧紧的搂着龙皓晨的脖子,就像是生怕自己抓不住他似的。

    冰冷渐渐变成了火热,呼吸也越发急促了。

    一件件衣物散落,当两人一同跌在床上的那一刻,采儿不由得轻轻的闷哼一声。

    原始的本能促使着他们寻找着,寻找着生命的起源。终于,灼热找到了温软的那一瞬,采儿的身体猛然绷住了。

    “不、不要——”她突然不顾一切的大叫起来。

    龙皓晨原本粗重的呼吸声骤然停顿,被采儿突如其来高亢的声音惊醒,迷乱的澄澈眼眸中多了一丝清醒。

    采儿拼命的从他身下挤出来,抱住床上的被子放声大哭起来。

    **之火渐渐褪去,龙皓晨完全被眼前这一幕震惊了,采儿进门的时候似乎就有些不正常。但很快两人就陷入在**之中。可此时此刻她的变化却令龙皓晨心中充满了震惊和慌乱。

    “采儿、采儿你怎么了?”龙皓晨赶忙上前,却不敢再碰她,汗水顺着额头滑落,“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是我不好,你别生气好不好?你这是怎么了?”

    采儿用力的摇着头,泪水都因为摇动而甩出,“不、不怪你,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不能、我不能。”

    一边说着,她转过身,抱住龙皓晨放声大哭起来。

    哪怕是面对魔神时,龙皓晨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手足无措,他爱极了采儿,看到她如此痛苦的模样心如刀割。而且,他还完全不知道采儿这是因为什么——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