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百零九章 天罗地网

    良久,采儿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只有细微的chōu泣声。「域名请大家熟知」龙皓晨甚至不敢问,也不敢多看采儿,因为现在他们身上可没有任何遮蔽物啊!为了减少她对自己的yòuhuò力,他不得不用被子将采儿的身子裹起来,柔声劝慰着。

    缓缓抬起头,采儿泪眼朦胧的看着龙皓晨,“对不起,皓晨,我不能……”

    龙皓晨赶忙摇摇头,道:“没事、没事,是我太急了。”

    抬手擦擦龙皓晨额头的汗水,采儿紧紧的依偎在他怀中,“是我不好,是我太怕失去你了。”

    龙皓晨见她情绪还算稳定,这才试探着问道:“采儿,你这是怎么了?”他绝不相信采儿是因为和自己亲热过度才会如此痛哭失声的。

    采儿低着头,道:“自从失去记忆之后,我就觉得在我的身体里应该还有另外一个人。而你喜欢的并不是我,是有着以前记忆的另一个我才对。今天,我们在面对樱儿爷爷的考验时,这种感觉特别明显。大家都在向你报道,提升士气。我能感觉到他们每个人心中对过去记忆的那种执着与怀念。可我却没有那份记忆,我没有。那一瞬,我只觉得自己根本就是个外人。我已经不是你心中那个采儿了,对不对?可是,现在的我,却也同样爱上你了。你知道么?我现在既想要恢复记忆,又特别怕恢复记忆。”

    “不能恢复记忆,我就无法肯定你对我的感情。可是,如果恢复了记忆,那现在的我会不会就此消失?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所以我好怕,我真的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我怕会失去你,永远的失去你。所以我来找你,我想把我最珍贵的东西给你。可是,可就在刚才,我却突然觉得这一切都不是我的,是我记忆中另一个她的。所以我不能给你,我不能、不能……”

    听着她如泣如诉的声音,龙皓晨沉默了,他暗问自己,在自己心中喜欢的是眼前的采儿么?

    正像采儿所说的那样,自从她失忆之后,自己对她的感觉就有了一些变化。她的记忆至今没有恢复,在自己心中充满了怎样的惆怅只有龙皓晨自己才最清楚。

    但是,他的想法和采儿却不一样,无论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采儿都是采儿。只是她的记忆分成了两部分而已。所以他一直在耐心等待着,之前采儿主动和他亲热时他也不会拒绝,因为无论如何,她都是他的采儿啊!

    轻柔的抚mō着她有些散luàn的长发,龙皓晨低声道:“傻瓜,你真是个傻瓜。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爱的是采儿,是采儿的全部。是你的身体,是你的每一根头发,甚至是每一滴汗水。无论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你都是你。你都是我的采儿。你失去的只是记忆。你根本不需要担心以前的记忆找回后会失去现在的自我。因为记忆只会融合,根本不可能是取代或抹杀。”

    听了龙皓晨的话,采儿jī动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靠在他怀中虽然不说话,但至少颤栗降低了许多。

    “采儿,你知道么?其实我很幸运。比普通情侣要幸运的多。”说到这里,龙皓晨停顿下来,故意卖了个关子。

    果然,他的话引起了采儿的好奇,她抬起头,哭的有些红肿的美眸看向他,“为什么?”

    龙皓晨亲亲她的额头,微笑道:“因为我的爱人爱了我两次啊!你想想,如果以后你的记忆恢复了,你两次对我的爱融合在一起,岂不是会更加爱我么?我是多么的幸运才能拥有这样的经历呢?所以,你不需要担心什么,无论是以前的你还是现在的你,我都会毫无保留的去爱。我不瞒你,在我心中还是希望你恢复以前记忆的,因为我希望你能想起我们以往的快乐。但我绝不会bī迫你去恢复记忆。我们一切顺其自然就好。无论怎样,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不需要担心会失去我。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感情就只是你一个人的。哪怕死了,来生来世,也还是你的。”

    “少年时候的我,不懂的什么是爱,但现在的我懂了。爱是惦念,是想念,是宠溺,是注视,是拥抱,是亲wěn,是愿意为你付出一切。我爱你,爱你所有的一切种种。绝不会因为你失忆而有所区分。你的失忆只会令我心疼,令我更加怜惜你、爱护你,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皓晨……”采儿大叫一声,挣脱了被子,猛的扑入他怀中,紧紧的抱住他,泪水再次涌出,但这一次却不再是痛苦,而是幸福。

    清晨,当顶着两个黑眼圈的龙皓晨出现在伙伴们面前时,除了不见人的采儿之外,其他人几乎都在偷笑。

    他们在灵魂圣殿住的很近,昨天采儿那一声大叫,只要不是聋子都听得见。再加上采儿昨天一晚都没有回房间,想也能想得到他们在干什么了。

    龙皓晨表面上像没事儿人似的,可痛苦自知,昨天这一晚,对他来说已经不能简单的用折磨二字来形容了。

    采儿在流出幸福的眼泪后,很快就在他怀中睡着了,而且抱的很紧、很紧。龙皓晨为了让她好好休息怎么也不会去吵醒她。

    怀中是唯一的至爱,两人之间更没有丝毫衣物的隔阂。某人刚过二十,那份血气之强盛足以和他光元素的纯净媲美。

    结果可想而知,光之晨曦猎魔团的旗帜足足竖立了一晚,幸好,他的身体机能足够强大,还不至于因为过度充血而坏死……

    等早上采儿醒过来时,一看到当时的情形,立刻羞得落荒而逃,可怜从小到大心地纯良的小龙连五姑娘都不会,冷水澡冲了一刻钟,这才出来。脸sè能好看都怪了。

    “我再去月夜商会询问消息。”龙皓晨也受不了大家那充满刺jīxìng的暧昧目光了,落荒而逃。才一出mén,就听到身后一串爆笑。脸上不禁一阵羞窘,恶狠狠的想到,下次再有这机会,一定把采儿吃了。

    ……

    魔都,月魔宫。

    “他、他竟然出现了,他竟然出现了。”月夜呆呆的看着手中信笺,一时间百感jiāo集,娇躯微微有些颤抖。

    自从她强行解除了和阿宝的婚事之后,就一直居住在月魔宫中,大mén不出、二mén不迈。潜心修炼。

    月夜是个极聪明的姑娘,她很清楚阿宝是什么样的xìng格。自己拒绝了他的婚事,说不定他真的会作出什么过jī的事情来,万一自己在外被他强行生米煮成熟饭了,那还能不嫁么?但无论阿宝多么强势,也还绝不敢到月魔宫里闹事。月魔神阿加雷斯排名七十二柱魔神第二,这可不只是一个排名那么简单,月魔族强者如云,就算是魔神皇对阿加雷斯都十分亲近。

    不过,留在月魔宫中并不代表月夜对外界的事就一无所知了,她一手建立起来的月夜商会现在乃是魔族和圣殿联盟之间最大的游离商团。圣战开始后,游离商团的收益锐减,但却并不代表没有。已经渐渐转变为从经营货物改为经营各种战略消息了。

    而且,游离商人是在两边获利,在月夜的指挥下运作十分得当,只是出售一些不太重要的战略消息给双方,就令月夜商会在人类与魔族之间生存的很好。至于财富,有这么多年的积蓄,足以支持圣战这几年的消耗了。圣战总不可能一直打下去,等到圣战结束后,她的游离商团依旧能够持续经营下去,说不定那时候双方物资紧缺之下,她还能大发一笔呢。

    月夜有着她特殊的传信手段,为了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准确消息,在这方面她可是下了血本的。通过一种特殊的声音传送水晶,在大陆多处建立了接受和释放的魔音台,因此,在圣殿联盟那边发生的事,她最多只需要两、三天就能得知了。也方便在第一时间将命令下达下去。

    现在的月夜商团隐然已经成为了魔族和圣殿联盟之间最大的情报贩子。论消息收集能力,月夜这个看似只是月魔族公主的少nv,却当之无愧的是大陆第一人。

    因此,龙皓晨找到月夜商会来探察杨文昭和断忆的消息可算是找对人了。

    月夜当初给龙皓晨的信物是有特殊xìng的,她早已下达过严令,无论信物出现在什么地方,她都要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此时不正是如此么?

    信物在灵魂圣殿所属的万兽关出现了,并且要求探察杨文昭和断忆的消息。他真的在圣殿联盟之中,他真的出现了。

    连月夜自己都不清楚,龙皓晨的出现带给她的是兴奋还是焦急。

    其实,她对龙皓晨并不如何熟悉,但她却完全可以肯定龙皓晨那惊人的天赋。

    “这个傻瓜,圣战已经接近尾声,难道他就不能继续隐藏下去么?难道他就不知道什么叫厚积薄发么?”月夜手上亮起一团暗紫sè光芒,融掉了信笺——

    连月夜自己也不知道她对龙皓晨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情绪,她怎会不明白自己和龙皓晨之间根本没有一丝发生感情的可能呢?可是,龙皓晨的身影却偏偏在她心中是那么的清晰。奇书屋无弹窗

    她不知道多少次想要试图忘记他了,甚至早就做好了嫁给阿宝的准备。可是,自从那次的事情发生后,她的心绪却完全变了。

    阿宝带着除猎魔围攻龙皓晨和采儿,为了击杀龙皓晨和采儿,阿宝最终选择了放弃她,放弃他自己的未婚妻。而完全相反的是,龙皓晨为了救采儿,几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当她眼看着龙皓晨用自己的身体作为盾牌一次次的为采儿挡住魔族强者们的攻击时,月夜当时的心就像被无数冰锥刺穿了一般痛苦。

    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一个代表着黑暗,一个代表着光明,一个是自己的未婚夫,一个是自己的合作伙伴。他们之间为什么相差那么远?

    或许,这就是光明与黑暗之间的差距吧。黑暗者可以为利益而放弃一切,在他们心中只有利益是永恒的。光明者或许很傻,为了自己的爱人,他甚至不惜牺牲生命。

    可作为一个女孩子,一个感性的女孩子,如何抉择是显而易见的。月夜完全可以肯定,如果龙皓晨身边没有采儿,他对自己绝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如果他喜欢她,她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和他在一起。

    不过这一切都只是幻想而已,正是明知不可能,月夜心中的痛苦才更加强烈。为什么和他在一起的那个人不是我?

    这个傻瓜,他在这时候出现了,打探另外两名猎魔者的消息,这就意昧着他必定要重新出现在与魔族争斗的战场上了。

    可是,他已经是被魔神皇陛下盯上的人啊!陛下会放过他么?

    一想到魔神皇月夜就不禁机灵灵打了个寒颤,她是月魔神阿加雷斯最宠爱的女儿,她对自己父亲的修为有多么强大十分清楚,父亲的力量,在她心中就是至高无上的太阳一般。可是,每当月魔神阿加雷斯提起魔神皇的时候那份溢于言表的恐惧与尊敬却令月夜无比心寒。

    魔神皇究竟强大到了怎样的程度她不知道,但她却完全可以做出对比,龙皓晨和魔神皇相比,就像是蚂蚁在猛犸面前一般。一旦他被魔神皇陛下找到,那么……,

    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告诉他,不要让他进入魔族境内。

    “公主殿下,月魔神大人叫您过去。”正在这时,侍女的声音响起。

    月夜一呆这才想起,父亲说今天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和自己商量。

    月魔殿。

    月魔神阿加雷斯静静的站在自己的魔神王座前,紫色长发披散在身后如果不是眼神中那份沧桑与睿智,以他英俊的相貌恐怕很容易会被认作年轻人。

    “父亲。”月夜的声音在殿外响起。

    “进来吧。”月魔神脸上的神色柔和了几分。对这个女儿他实在是没什么办法,敢于违抗魔神皇的命令自己这宝贝女儿恐怕是魔族第一人了,而且拒绝的还是魔族台子的婚事。

    魔神皇并没有追究这件事,甚至连阿宝也同样没有追究。看上去,这事儿就是不了了之了。阿加雷斯当然不会认为这件事能够影响到魔神皇对自己的态度,但总不算是好事。毕竟阿宝会是下一任的魔神皇,假如能够联姻的话,月魔族的地位将进一步巩固。

    月夜从外面走了进来,和两年前相比现在的她更显成熟,高桃的身材有着完美的比例身材也越发丰满了几分。加上那双动人心魄的紫色眼眸,哪怕是美好事物最为挑剔的月魔神阿加雷斯也在心中暗赞女儿的美丽。

    和普通月魔族女子相比,身为人魔两族混血儿的月夜少了几分黑暗气质,却多了几分人类的柔美,也更具吸引力。

    “父亲,您说有重要的事要和我商量。如果是和宝哥有关的,您就不要说了。”月夜走到月魔殿中央,尚未站定就立刻说道。

    这两年来,月魔神不知道劝说过她多少次了。

    阿加雷斯有些无奈的道:“你这丫头啊!就不知道为我们的族人着想么?”

    月夜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父亲,却不说话。

    阿加雷斯叹了口气,道:“好了,我不会再劝你什么了。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我找你来,是为了另一件事。”

    一听父亲不是劝自己跟阿宝和好的,月夜的脸色也缓和下来,“您说吧。”

    阿加雷斯脸色一整,沉声道:“这场圣战的起因你应该知道吧。那个人你也曾见过。”

    “啊?”月夜大吃一惊,她之前心中还在想着龙皓晨,而且刚知道他的消息,父亲这边怎么就叫自己来询问了?难道父亲已经知道自己和他有联系了。一时间,她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阿加雷斯柔声道:“别怕,父王会保护你,不会让他再伤害到你的。”在他看来,当初月夜被龙皓晨抓走,一听自己提到他,是内心惧怕呢。

    月夜赶忙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他怎么了?”

    阿加雷斯沉声道:“陛下为了这个人类而发动一场圣战,这其中虽然有削弱人类的意恩在内,但也可见这个人给我们带来的威胁有多么巨大。今天我对你说的话,你必须严格保密,绝不能外传,明白么?”

    月夜赶忙点了点头,有些好奇的问道:“爸爸,我一直不明白,那龙皓晨虽然优秀,但终究只是一个人类而已,他能对我们造成什么威胁?难道以陛下的修为也要忌惮他么?“

    阿加雷斯沉声道:“因为他威胁到了我族的根本。他自身的实力不算什么,但他却有一只足以威胁到我们的坐骑。关于那坐骑的具体情况你不需要知道。我知道,你通过游离商团建立起了一个横跨我族与圣殿联盟的庞大情报网。我需要你的情报。”

    “关于那个人的情报?他不是已经失踪了么?”月夜的心跳速度明显加快起来,她虽然隐约感到眼前出现的情况只是巧合,但是,她毕竟刚刚得到了关于龙皓晨的消息啊!心中又怎能不忐忑呢?

    “失踪?只不过是隐藏在人类圣殿联盟内龟缩不出而已。你三叔为了他,在圣战开始前曾施展大预言术。通过大预言术,他预测到这个龙皓晨会在近期重新进入我们魔族境内,而且会前往人类驱魔关外的方向,但他却无法预测到准确时间,所以,现在需要你的游离商会提供最准确的情报,陛下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要亲自去收拾了他,也好稳固我族万年基业。”

    听了阿加雷斯这番话,月夜不禁官吸一口凉气,一时间心潮澎湃,险些不能自已。

    魔神皇为了龙皓晨竟然要亲自出手了,天啊!星魔神瓦沙克竟然也为了他而施展了大预言术。再加上父亲对自己的要求,魔族最顶尖的三大魔神居然要共同出手对付他,他何德何能?这岂不是必死无疑么?

    一时间,月夜在震惊之下竟是说不出话来

    看着她的神色,阿加雷斯眉头微皱,道:“丫头,你有没有认真听父王的话?”

    “啊!我有……。”月夜赶忙调整情绪,喃喃的道:“爸爸,我只是觉得,为了他值得么?连陛下都要亲自出手了。”

    阿加雷斯哼了一声,道:“这个你不需要知道的太多。事关我们魔族重要机密。你可知道,为了预测这小子的未来走向,还有我们魔族未来大势,你三叔全力施展大预言术之后本源受到了重创。现在还处于闭关疗伤状态,而且情况非常不好。十成实力至少去了八成,否则的话,就算是以他的能力,也不可能将时间预测的如此准确。所以,你的情报必须要立刻运转起来,不能有任何差错,明白么?这件事办成了,父王会向陛下为你请功。相信你之前拒婚之事也就能掩盖过去了。“

    “嗯,我一定全力以赴探知情报。”月夜低下头,让月魔神看不到她此时明显有些慌乱的眼神。

    阿加雷斯道:“去吧,你的消息要尽快传来。明日我就将和陛下以及驻守在魔都中的所有魔神全部启程,赶往驱魔关,布下天罗地网,这次绝不能让那小子逃脱。”

    “是。”强忍着心情的激荡,月夜小心翼翼的退出了父亲的寝宫。才一出门,她就险些忍不住要朝着自己的住处跑去。

    她现在根本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想法,只是想尽快将这个消息告诉龙皓晨。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如此冲动。

    回到自己的住处,正当她准备用最快速度发出信息时,却突然收到了一条信息,正是月夜商会万兽关传来的,当她看到这条消息时候,不禁如遭雷击。

    月夜商会提供了准确消息,杨文昭和断忆被囚禁于驱魔关外魔族大营之中。龙皓晨已取走消息而去。

    龙皓晨没想到,自己在尴尬之下又去了一趟月夜商会却得到了准确消息。杨文昭和断忆目前还活着,被擒获他们的那名魔神押送到驱魔关去了。看那样子,是准备和驱魔关进行一些交易之类。

    猎魔者在圣殿联盟中的地位魔族也很清楚,他们以前也不是没用猎魔者和人类交换过什么。

    目前来看,他们想要交换的东西最有可能的就是魔神之冕,毕竟,在不久前,驱魔关那里曾经先后殒灭了两名魔神。如果不能拿回魔神之冕,那么,这两名魔神至少十年都不会出现了。这对魔族来说,可是相当巨大的损失。

    得到了准确消息后,龙皓晨立刻返回灵魂圣殿,告别了陈宏宇殿主之后,一行八人立刻上路,全速赶往驱魔关。

    时间拖得越长,杨文昭和断忆就越是危险,而且,在圣月侠者手中,确实是有一枚魔神之冕的。如果将这枚魔神之冕归还给魔族,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无论如何,想方设法营救杨文昭和断忆。这是他们必须要做的。

    从万兽关到驱魔关距离相当于横跨大半个圣殿联盟了,在联盟境内他们也不需要有任何掩饰,龙皓晨带着采儿骑乘星王,其他六人全部借助灵翼之能,全速飞行。

    出了万兽关,陈樱儿明显变得沉默了许多,对龙皓晨来说,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采儿的情绪好了许多。每当两人目光相对时,她眼眸中的温柔和爱意就会不自觉地流露出来。不过,采儿也悄悄地告诉龙皓晨,她会更加努力找回自己记忆的。一定要将一个完整的自己交给龙皓晨。潜台词就是,在找回记忆之前,像那天晚上的情况是不能发生的。

    从杨文昭和断忆出事,到他们从驱魔关出发,已经耽误了三天时间。而魔族那名魔神是有随从的,所以,赶往驱魔关的速度应该不会太快。对于龙皓晨他们来说最好的情况就是全速赶路之下,尽可能的在对方抵达驱魔关魔族大营之前,于半路拦截。

    这样一来,营救杨文昭和断忆的可能性就大得多了。

    当然,就算能够成功拦截,他们还要面对一个严峻的考验,就是他们能否战胜那名排名在三十六位之前的魔神。

    由于那位回来报信的刺客并没有说清楚那名魔神是谁就死了,因此,他们现在甚至不知道对手是什么情况。

    根据龙皓晨的推断,那名魔神虽然排名在三十六位之内,但应该不会排位太高,进入前二十四的可能性很低。但就算如此,他们要面对的敌人也必定是已经拥有了领域的魔神啊!以他们目前的实力,对付这样一位魔神获胜的可能性并不高。幸好,他们的目的也并非要杀死这名魔神,更重要的是救下杨文昭和断忆二人。

    尽可能选择最近距离全速飞行的情况下,龙皓晨和他的伙伴们也整整用了七天七夜的时间才赶到驱魔关。顾不上进入驱魔关内向圣月侠者禀报,他们直接飞上了御魔山脉一座高峰,眺望远处的魔族大营方向。

    连续七昼夜的飞行,每天休息时间不超过三个时辰,众人都已经十分疲惫了,这还是途中有星王作为他们轮流休息的坐骑情况下。

    山风凛冽,吹拂着一朵朵云彩不断冲击在他们身上,湿润的水汽带着几分冰冷令众人的精神都清醒了几分。

    龙皓晨一抬手,释放出一个圣光罩,将外界的风全部隔绝,沐浴在圣光罩之内,也能让大家的体力加速恢复。

    摊开地图,众人围坐成一圈。

    龙皓晨指着地图道:“目前我们在这个位置,从北侧山峦下去,就是驱魔关。空气干净的时候,从这里直接能够眺望到魔族大营。以我们赶路的速度,应该足以超过那名赶往驱魔关的魔神了。虽然我们不知道他的准确速度,但只要他带着随从,从万兽关外到达驱魔关,至少也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

    陈樱儿道:“那我们是不是就要准备拦截了。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会从什么方向进入魔族大营。而我们拦截的位置必须要距离魔族大营足够远,不然,他如果得到魔族大营这边的魔神接应,那我们就危险了。”

    龙皓晨道:“是的,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因此,必须要想尽办法去探察那名魔神到来的位置。不过,至少大方向还是有的。无论是我们还是魔族,在赶路的时候,都一定会选择尽可能近的方式前往目的地。所以,那魔神到来的大致方位应该不会差太多。但距离魔族大营越远,这个方位出现偏差的可能就越大。采儿,查找那魔神踪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韩羽,你让邪眼配合采儿。现在就出发,有了消息,第一时间传回来。采儿你记住,我们稍候会进入魔族境内,在魔族大营正南方一百里处休整,我们会在那里等你。”

    “好。我现在就去。”采儿点了点头,带上韩羽召唤出的邪眼领主迅速离去。

    在众人之中,有能力不让敌人类似鹰眼术魔法发现的,有龙皓晨、采儿、林鑫和陈樱儿。其中,龙皓晨、林鑫和陈樱儿都是凭借过人的精神力来遮掩自己,采儿则有隐身能力。其他人就必须使用一些魔法装备才能隐藏自身了。采儿无论是速度还是隐藏自己的能力都是众人之中最好的,再加上一个能够施展大范围精神探查的邪眼领主,做斥候显然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采儿走了,龙皓晨向众人道:“大家在这里休息,尽快回复你们的体力和精神。我去一趟驱魔关。如果那名魔神已经加速赶到这边了,那他就一定会向驱魔关提条件,否则,他根本没必要留断忆和杨文昭活口。我到驱魔关确认一下就基本可以肯定他是否已经到达了。”

    虽然那名魔神抵达魔族大营的可能性很低,但为了稳妥起见,龙皓晨还是必须要走这一趟。

    分工完毕后,龙皓晨也是立刻起身,骑乘着星王直奔驱魔关而去,其他人原地休整,各自努力恢复着自身的疲惫。

    这是两年之后他们的第一次集体行动,哪怕是十分担忧杨文昭安危的陈樱儿,心中都有种兴奋的感觉。在龙皓晨前往驱魔关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他们视线中时,他们不约而同的有种感觉,有团长在真好啊!有了他,就相当于有了主心骨,他们要做的,就是按照龙皓晨的指示去做。

    两年不见,他们每个人的实力都有了质的飞跃,不变的是彼此之间那份信任与默契。

    龙皓晨这一去,比他们想象中时间要长了许多,整整一个多时辰后,在众人都有些焦急的情况下,星王的身影才重新出现在他们视线中。

    不等星王落地,龙皓晨已经从它背上腾起,落在伙伴们面前。从他凝重的脸色中,众人就感觉到一定是出事了。

    “怎么了?老大。是不是文昭他们……”问出这句话,陈樱儿的声音都颤抖了。她最怕的就是听到杨文昭和断忆已经遇害的消息。

    龙皓晨摇了摇头,沉声道:“樱儿,别担心。没事的,不是文昭他们出事了。是和我们自己有关。”

    “啊?”陈樱儿愣了一下,其他人也都是一头雾水。怎么他们才来到驱魔关,就遇到了和他们有关的事?

    龙皓晨深吸口气,似乎也在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我刚刚见到圣月侠者了,询问了我们想知道的情况。那名魔神应该还未曾抵达驱魔关这边。至少目前驱魔关还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众人都没有插言,因为他们都知道,龙皓晨神情的凝重显然不是因为这件事。以他沉稳的个性能够出现如此不稳定的情绪,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看着伙伴们紧张的神色,龙皓晨的脸色略微放松了几分,“说起来,这件事对我们来说,不知道算是好还是坏了。从某种情况来看,应该是好事。但我却担心驱魔关会因为我们遭受毁灭性的灾难。”

    “我见到圣月侠者的时候,他居然说正在找我。因为收到了一封密信,指明要给我。传递信件的人并且告诉圣月侠者,我在最近一定会抵达驱魔关,务必要将信交给我,事关生死存亡。”

    听到这里,司马仙已经忍不住问道:“老大,那信里写的什么?”

    龙皓晨道:“信中的内容很简单,让我去一趟月夜商会。正是因为这一趟,所以我回来的晚了一些。但却得到了一个确实是关系到我们生死存亡的重要消息。”

    众人的神色顿时都变得凝重起来,连龙皓晨都说,这是一个对他们来说生死存亡的消息,可见这个消息有多么重要了——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