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百一十三章 魔神皇的精神探测

    压制着体内涌动的气血,龙皓晨一刻都不敢放松的释放着精神力,确认阿斯莫德没有追来后,这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在这个时候,星王的作用就显现了出来,一层层金色光晕向上涌动,包覆住龙皓晨的身体,阵阵暖意升腾,一边为龙皓晨补充灵力,一边温和的治疗着他体内的伤势。

    不过,就算如此,龙皓晨这次受的伤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恢复的。为了能绊住阿斯莫德,他完全是和对手以攻对攻,放弃了防御。虽然他凭借技巧尽可能化解了对手的攻击力,但阿斯莫德的实力何等强横,每一次最简单的接触也会带给龙皓晨极大的震荡。精金基座战铠虽然能够缓解一些,但那么长时间的战斗,他们之间有着千百次的碰撞,龙皓晨又一直在全力催动剑意,他身体虽然强韧,经脉却也受了不轻的伤。

    千万别忘了,无论怎么说,龙皓晨都只是八阶,而对手是强大的九阶,还是九阶二级强者。换了别人,就算有和他同样的技巧,这么长时间碰撞下来也早被对手强大的灵力震碎了。

    龙皓晨的外灵力因为皓月的关系远超常人,这才能扛下来。甚至还伤到了对手,给阿斯莫德以极大的震慑。

    一直飞出百里开外,众人才纷纷落地,龙皓晨直接匍匐在了星王背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采儿一闪身就来到了龙皓晨身边,搀扶着他从星王背上下来。

    韩羽更是毫不犹豫的来到龙皓晨身边直接开启了光之庇佑灵炉。虽然光之庇佑没有治疗效果,但起码能够帮助龙皓晨迅速恢复灵力,林鑫则是凑上来取出一枚丹药,帮龙皓晨揭开满是血污的面具,把丹药塞入了他口中。

    就连陈樱儿都凑了过来,没有去管断忆和杨文昭。众人把龙皓晨围成了一圈。

    看着龙皓晨苍白的面庞,陈樱儿的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老大……”

    龙皓晨勉强一笑,道:“傻丫头,哭什么?我这不是没事儿么?杨文昭和断忆怎么样?”

    韩羽道:“我已经给他们用治疗魔法治疗过了,再加上林鑫的丹药,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他们伤的都很重,需要一顿时间的调养才能恢复了。幸好没有肢体的残缺。”

    龙皓晨道:“总算救下了他们。我们现在已经进入魔族境内,随时都有可能遇到魔族军队。此地不可久留,等我恢复一下精神,就先回永恒之塔进行休整。”

    “是!”众人全部答应一声。

    采儿搀扶着龙皓晨坐下来,她虽然什么都没说,但美眸中流露出的那份心疼却更令龙皓晨感动。摸摸她的小手,龙皓晨压制着体内的痛苦,面带微笑的闭上双眸,催动体内灵力修复破损的经脉。

    在光之庇佑灵炉的作用下,他的灵力恢复的很快,连带着精金基座战铠内储存的灵力都在快速恢复着。

    其他人很自觉的围成一圈,陈樱儿这才去照顾杨文昭和断忆。张放放放哨。其他人都守在龙皓晨身边。

    半个时辰后,龙皓晨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丝血色,缓缓睁开双眼,再次吐出一口淤血后,他的精神好了许多。将伙伴们召唤到身边后立刻发动了传送,返回永恒之塔而去。

    接下来整整一天时间,龙皓晨都处于疗伤状态之中。他的伤势比伙伴们想象中还要严重。为了不影响伙伴去救人,龙皓晨在与龙骑魔神阿斯莫德战斗的时候,是切断了灵魂锁链联系的。所有伤势都是他自己承受。不但经脉受损,就连内脏都有些移位。

    其他人也各自休息,在众人的悉心照料下,杨文昭和断忆的状况也好了许多。韩羽多次为他们施展了治疗魔法,再加上丹药的效果,他们的身体状况都基本平稳了。

    文昭缓缓睁开双眼,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很沉、很沉,一丝力气都用不出来。只有胸腹间的一团暖意令他觉得自己还活着。

    自从被龙骑魔神阿斯莫德击溃了团队之后,他受了重伤,性命一直都在须臾之间。失去知觉已有多日,此时虽然清醒了过来,但神志还是有些迷糊。

    “你醒了。”陈樱儿惊喜的声音传来。杨文昭的瞳孔总算是聚焦了几分,目光迷离的看向陈樱儿。当他看到一袭白裙的她时,不禁微微一愣,嘴唇嗡动了一下,却没能说出话来。

    陈樱儿赶忙取过清水,一只手小心的扶起他的上身,另一只手将水囊送到他唇边,喂着他喝了一口。

    清水入喉,杨文昭精神微微一震,“樱、樱儿……”他的声音很沙哑,和原本的浑厚有着天壤之别。

    “是我。文昭哥哥。你好点了么?那些魔族的混蛋,竟然这样折磨你。”说到这里,陈樱儿的眼圈忍不住又红了。

    杨文昭和断忆的伤势太重了,杨文昭身上,单是骨折就有十几处,甚至连手筋和脚筋都被挑断了。身上还有几处贯穿伤。如果不是他的身体素质极好,再加上魔族不打算让他们就这么死了,恐怕早就去见光明女神了。

    “樱……儿,我已……经死……了么?能在……死的时候……还看到你,真好。听说你……一直在闭关。如果……不是这场圣……战,我早就想……去看看你……了。可惜,再也没机会……了。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你长大……了……以后会……对我态度大变……,如果……我做错了什么,别跟……我计较了……好么?这样我走……的也……能安心一些。只是,真的有些……舍不得你……啊……”

    杨文昭就好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机会似的,艰难却持续不断的说了一堆话,说到最后,他好不容易恢复的一份精力也耗尽了,再次陷入了昏迷之中。

    “我不跟你计较了,你别晕啊!”焦急之下,陈樱儿忍不住就又要哭。

    “喂、喂,别哭了。他又死不了。”林鑫在一旁挪揄道。

    陈樱儿恶狠狠的看向他,“干嘛?有药哥,你挑衅啊?”

    林鑫噗哧一笑,道:“我们都给他检查过多少次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肯定能恢复过来,你这是关心则乱。我很怀疑,他刚才这话是故意博取你同情的。”

    “放屁,他都伤成这样了。还能故意?你有没有人性啊?”陈樱儿一脸怒意的吼道。

    “好了、好了。你赢了,别吵到大家。不是故意的好了吧。陷入恋爱的女人真可怕。”林鑫立刻举手投降,脸上却依旧是笑嘻嘻的。

    陈樱儿哼了一声,道:“你给我等着,等我见到李馨姐姐就给你告状。”

    一想到杨文昭不会有大问题,她眼中的泪水自然也就回去了,但却依旧抱着他的上半身不肯松手,回忆起小时候的种种,眼神不禁又变得温柔起来。

    正在这时,一旁修炼的龙皓晨睁开双眼,守在他身边的采儿顿时将目光看向他,关切的道:“怎么样?”

    龙皓晨微笑道:“放心吧。基本上已经没事了。伤了些元气,再恢复一下就好了。”以他的光明之子体质,任何光系治疗魔法都不如他体内纯净光元素的自疗效果好。有着一天一夜的工夫,已是五脏归位,经脉也修补完毕。身体都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采儿贴在龙皓晨身边坐了下来,依偎在他身边,搂着他的手臂,轻声道:“皓晨,你知道我失忆之后是什么时候又喜欢上你的么?”

    龙皓晨摇了摇头,用另一只手揉了揉她的头。

    采儿柔声道:“就是在圣战刚刚开始,我们即将分离的时候。就是在你每天为我做饭,为我熬汤,每天守着我的时候。我永远也忘不了你每天看我时的眼神。失忆之后,我的心总是彷徨,可就是那段时间,是你让我的心重新安定了下来。如果有一天,魔族不再威胁到联盟,我只想和你住在一处环境优美,到处都是植物的地方,几间小木屋,看着你为我做饭,我照顾着我们的孩子。那该多好啊!”

    龙皓晨的心几乎一下就被采儿的话所牵引了,抽出被她搂住的手臂将她拥入怀中,眼中流露着憧憬,“那一天一定会到来的。如果大家愿意的话,我们都可以住在一个地方,组成一个小小的村落。我什么多不用你做,只要让我时时刻刻都看到你就行了。我们可以在木屋前种上各种蔬菜,再养点家畜。我每天多给你和孩子们熬汤、做饭。等到了晚上,我们就带着孩子到屋顶上去看星星。没有了魔族带来的黑暗,那时候的天一定夺回很蓝、很蓝。”

    依偎在龙皓晨怀中,采儿闭上了双眼,这一刻,在她那绝美的娇颜上,尽是幸福。

    “这一点一定会到来的。”采儿重复着龙皓晨的话,也肯定着自己的心情。

    他们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周围的伙伴们却都清楚的听到,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龙皓晨和采儿,一时间不禁心中百感交集。就连坚强如王原原,都忍不住红了眼圈。

    这一天真的会到来么?魔族是那么的强大,身为称号级猎魔团的成员,他们最终能有如此美好的归宿么?或许,在下一次与魔族的大战之中,他们都未必能够活下来。一时间,每个人都觉得喉中哽住了什么,但他们的心中却不约而同产生出了同样的向往。

    为了更多的人类能够享有这份幸福,他们一定要和魔族斗争到底。内心的信念越发坚定了。

    拍拍采儿的背,龙皓晨扶着她坐直身体,自己则站起身来,他是多想这样拥抱着采儿就那么沉浸在这份幸福之中啊!但是他不能,有太多的事要做,看向伙伴们道:“时间差不多了。我去探察一下魔族的动静。只要确定魔神皇确实带人来到了驱魔关这边,我们就要立刻出发深入魔族内部,让魔神皇知道我们的大概行踪,以解驱魔关之危。”

    采儿立刻睁开眼眸也站了起来,“我去吧。我可以隐身,探察起来更方便一些。”

    龙皓晨摇了摇头,道:“不行,在魔神皇那种程度的精神力探察下,你的隐身效果很难奏效。还是我去吧。一旦发觉不对,也能立刻传送回来。我一定会小心。”

    采儿还想说什么,却被龙皓晨按住了肩膀,他示意大家继续修炼后,立刻发动了传送。

    金光一闪,龙皓晨已经出现在了他们传送前的地方。

    周围依旧是空荡荡的旷野。略微思索片刻后,龙皓晨解除了身上的精金基座战铠,穿上一件大斗篷,也不飞行,就那么朝着驱魔关魔族大营的方向奔驰而去。

    他这样做自然是为了尽可能减少自身光明气息的散发。无论是精金基座战铠还是他的灵翼,光元素气息都太过浓郁了。

    就在他刚刚奔行不足千米之时,突然间,一股宛如泰山压顶般的精神威压瞬间从一侧扫来。当龙皓晨被这股精神威压笼罩的刹那,他只觉得全身血液都要凝固了一般。紫金色光芒一下就从他体内迸发而出。

    这是皓月进化出第六个头之后对他产生的增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实力中已经夹杂了皓月的血脉力量。

    没有哪怕是半分犹豫,龙皓晨瞬间就发动了永恒之塔,金光一闪,他已经重新回到永恒之塔内。脸色却是一片苍白。

    从离开到回归,前后只不过几分钟的工夫,眼看着龙皓晨突然回来了,众人都是吃了一惊。

    “是魔神皇。”龙皓晨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我感受到了他的精神探测。没错的,肯定是他,我认得他的精神气息。好强大的精神力。如果他是在驱魔关答应释放的精神探测,那他的实力真是太恐怖了。我们距离那边至少有六、七百里。可他的精神力却像是仅在咫尺一般。”

    那种完全不可抗衡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龙皓晨只觉得刚才自己像是被一座大山狠狠的镇压了一下似的。直到此刻,大脑还有些晕眩。

    看着他脸色苍白的样子,众人都不禁骇然色变。相隔数百里的精神探测竟然能够令已经可以击杀低位魔神的龙皓晨精神上受到如此沉重的打击,魔神皇要是何等实力啊?他们虽然对魔神皇的判断都很高,但毕竟没有和这位魔族第一人面对面的交手过。此时不禁面面相觑,心中都充满了震骇。

    “老大,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司马仙问道。

    龙皓晨此时已经平静下来,沉声道:“深入魔族,刻不容缓。刚才我因为毫无准备,没想到魔神皇的精神探测能够达到这么远的距离所以并未用精神力护住自己。距离这么远,他就算能够感受到我的存在,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确认我的身份。你们都在永恒之塔中,有我作为基点进行传送,我到哪里,就能将大家传送到哪里。魔神皇就算实力再强,他的精神力探测也一样是有范围的。我立刻出发,用精神力护住自己全力向魔族内部挺近。先进入魔族内部再说。只要通过一场战斗,就能让魔神皇知道我们已经深入魔族了,将他引回魔族去。”

    其实最好的做法是他们就留在永恒之塔内修炼,魔神皇使用这么大范围的精神探测对自身的消耗绝不会小,有个十天、半月的工夫,他的探测自然不会无时无刻。到时候再动身是最稳妥的。

    但不行啊!如果魔神皇找不到他们就迁怒驱魔关怎么办?别说是一个刺客圣殿了,就算再加上骑士圣殿都未必能够挡得住魔神皇的进攻。魔神皇的目光是龙皓晨和皓月,只有他们在魔族内部现身,才能将魔神皇吸引回去。

    “老大,这会不会太危险了?”陈樱儿担忧的说道。

    龙皓晨道:“没事。就算魔神皇确认了我的身份,只要不和他交手,我在第一时间传送回来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只是我自己一个人,我现在已经完全可以做到瞬间沟通永恒之塔传送回来。你们放心的在这里修炼。我不会有事的。为了联盟,我也会极为小心的。”

    众人没有再劝说,龙皓晨做事一向靠谱,很少会做没把握的事。他已经用无数次任务证明了这一点。众人虽然担心他的安危,但对他却是绝对信任的。

    金光再闪,龙皓晨又一次传送了出去。这一次,在传送的过程中他就将自己的精神力全面催动起来护住了身体。刚一回到圣魔大陆,立刻朝着反方向全力狂奔,斜插着向魔族内部而去。

    魔神皇的精神探测犹在。比拼精神力,龙皓晨玩玩不是他的对手,但他用自己全部精神力只是护住身体。在这么远的距离下,魔神皇对他的感知也绝不会太强。

    龙皓晨一边全速狂奔,一边全力感受着魔神皇精神探测的强度。很快,他就明白为什么魔神皇能如同神迹一般凭借精神力探察出超过七百里的距离了。

    魔神皇的精神探测并不是全方位的,而是如同一道光束般照耀向一个方向,然后再横向扫动。这样一来,他的精神力集中一个方向,探察范围自然就大得多了。不过,就算如此,魔神皇的恐怖也令龙皓晨心中一阵发寒。在未来想要战胜魔神皇的信心略微有所动摇。

    这几年来,龙皓晨的实力一直在高速成长着,但此时此刻他却震惊的发现,自己和魔神皇之间的差距依旧是天渊之别啊!难怪爷爷会那样评价他。

    龙天印曾经对龙皓晨说过,当代魔神皇,乃是魔族降临大陆六千年以来最强大的一位,很可能已经真的突破了百万灵力,达到了九阶的极致,甚至进入到了传说中的十阶境界。

    十阶是什么?十阶就是神啊!而且,魔族原本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并不会受到这个世界对于神的约束。而那个层次究竟是怎样的,在圣殿联盟的典籍中根本没有过记载,因为从未有人类达到过那个程度。

    想要战胜魔神皇任重而道远,龙皓晨心中一边想着,一边朝着远方疾驰。果然如他判断的那样,魔神皇的精神探测虽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落在他身上,但却会被他极度浓缩在身体表面的精神力扭曲滑开。这种感觉就像是龙皓晨是一块石头,被精神探测扫过一样。

    魔神皇的精神探测始终都没有增强,这就意味着他应该没有发现龙皓晨的存在。就算如此,龙皓晨也丝毫不敢放松警惕,依旧全神贯注的感受着周围的变化,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就会立刻通过传送回到永恒之塔去。

    驱魔关外,魔族大营。

    一座刚刚建起巨大的深紫色营帐中,魔神皇盘膝而坐,双目闭合,双手在身前作出一个奇异的动作。

    这巨大的营帐至少有五百平米,十分宽敞。但整个营帐内却只有魔神皇和身后的月魔神两位魔族大能。

    月魔神阿加雷斯静静的站在魔神皇背后,眼中神光闪烁,目光不时向周围扫视着。

    人类猎魔团偷袭魔神皇的情况已经不是出现过一次两次了,虽然和魔神皇相比,那些人类的实力不足为惧,但他们总是有层出不穷的刺杀办法。所以,就算魔神皇也不得不小心一些。

    魔神皇散发出的恐怖精神力是先透过帐篷冲入高空,然后再向周围散播开来的。否则的话,要是这魔族大营中的魔族被他这恐怖的精神力扫过,恐怕一个个都要瘫软在地不敢动弹了。

    身为魔族第二柱魔神,阿加雷斯的实力是魔族中最为接近魔神皇的。可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更明白魔神皇实力的恐怖。魔神皇的实力,早已超越了魔的范畴,而是神的层次了。

    他那热怖的精神力,连阿加雷斯都会觉得战栗。奇书屋无弹窗他很清楚的知道,虽然自己是魔族第二柱魔神,但就算是他加上星魔神瓦沙克、死灵魔神萨米基纳和地狱魔神马尔巴士,也绝不是魔神皇的对手。

    别说人类不知道魔神皇的实力有多强,就算是他们这些魔神,都不清楚魔神皇的极致在什么地方。

    作为魔族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魔神皇,枫秀内心之中真正的想法没有谁知道。

    冲天的恐怖精神力徐徐收敛,魔神皇缓缓睁开了双眼。嘴角处流露出一鱼淡淡的微笑。

    “陛下,有所发现么?”阿加雷斯看到他的表情,立刻问道。

    枫秀淡然一笑,略有些责怪的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无论当着谁的面,你都叫我大哥,不要叫陛下。我们是兄弟。”

    阿加雷斯微笑道:“礼不可废,我身为第二柱魔神,更要起到表率作用。大哥的威严在魔族永远是至高无上的。”

    枫秀徽笑摇头,“你啊、你啊,随你吧。

    阿加雷斯看枫秀心情不错,道:“大哥有所发现么?”

    枫秀微微颌首,道:“那个小家伙还真是狡猾,只是出现了一瞬间就消失了。应该就是阿宝所说的那件传送宝物所致。我也没办法捕捉到他的空间位置。恐怕是神器级的传送之物了。”

    阿加雷斯点了点头,道:“果然和三弟预言的一样。看来,想抓住他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实力不强,但却足够狡猾。”

    魔神皇枫秀眼中流露出一丝怅然,“真是可惜了。”

    “可惜?”阿加雷斯有些疑惑的看着枫秀,“大哥,为什么我一直都觉得,你心中好像并不想杀死这个人类似的。”

    枫秀眼神有些落寞的摇了摇头,“不想杀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要杀。与我族千秋万载相比,一个人算什么。就算这个人是阿宝也一样要死。”

    说到这里,他眉毛突然一跳,英俊的面庞上多了一丝冷笑。

    “这些人类的老不死还真是看得起我啊!周围至少埋伏了三支猎魔团。都是个体实力超过二十万灵力的。这是怕我向驱魔关动手了?他们又哪里知道,在我眼中,驱魔关算什么?”

    阿加雷斯眼底寒光一闪,“大哥,要不要我去教训、教训他们?”

    枫秀摇了摇头,道:“不用了,这些家伙狡猾的很。不到最后时刻他们是不会轻易与我们动手的。我也懒得理他们。等我处理完眼前这件事再拿到了神诋之位后,自然要将他们肃清一遍。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都不对付他们么?因为我要让人类安心让他们以为我真的被他们的人看住了。这份均衡不能轻易破坏,否则,人类鱼死网破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阿加雷斯微微颌首,道:“这次圣战的目的基本已经达到了。大哥,我们什么时候结束?这两年咱们的损失也很大。不过,人口基数基本调整过来了。”

    枫秀道:“东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安度马里死后,蛇魔族群龙无首,魔神皇特意又派遣一名魔神过去坐镇。

    作为魔族最大的食物补给来源,东边大海极为重要。

    阿加雷斯道:“目前情况还不错您命令加速开发对海洋生物的捕捞,今年提供的食物比去年又多了三成左右。再加上圣战令我族人口锐减。暂时维持问题不大。而且这些年以来您一直鼓励开垦、种植。那些人类也还算听话,粮食产量每年都在增加。”

    枫秀点了点头,道:“这就好。在圣殿联盟抓取工匠的事儿要继续抓紧。等圣战结束之后,这是我们未来一段时间最重要的事。还有,近一步鼓励人类生育,只有被我族驯化的人类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后我们才可以去覆灭圣殿联盟。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大陆一统。”

    阿加雷斯微笑道:“大哥千秋万载,还年轻呢。”

    枫秀淡然道:“不年轻了。不过,如果让我稳固神位,永远统治下去也并非不可能。等我杀了那龙皓晨之后,这场圣战也可以结束了。人类这次也是元气大伤,对他们的震慑足以了。”

    “是。”

    龙皓晨在旷野中已经狂奔了两天两夜了为了尽可能掩饰自身纯净的光元素,他所能倚仗的只有双腿。

    在急速狂奔一天之后他就已经感受不到魔神皇的精神探测了,显然已经脱离了魔神皇精神探测的范围。

    但就算如此,他也丝毫不敢停顿。对于他们来说,更重要的还在后面。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吸引魔神皇的注意。

    为了拉开与魔神皇的距离,龙皓晨是一直向东南方向赶路的,两天时间,已经让他穿过了魔族一个行省,抵达了位于魔族中北部的伽罗行省。

    在魔族二十四个行省中,中央行省其实并未位于魔族正丰,大陆被圣殿联盟占据了西北角,魔族占据了其他广袤地域。从整片大陆来看,中央行省其实是位于大陆中南部偏东的位置。距离魔族中央行省最近的是战士圣殿所在的东南要塞,而驱魔关就远得很了。但魔族面积极为广阔,龙皓晨一个人进入到魔族内部,简直就像是如鱼得水一般。

    在这种情况下,魔神皇再想找到他实在是太难了。

    这两天龙皓晨也不是白跑的,在狂奔之中,气血涌动,再加上他可以催动内灵力运转,内伤基本上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进入伽罗行省,已经可以算是进入魔族内部了,他也完全可以松口气了。接下来,就是要闹些动静让魔神皇知道才行。

    从永恒旋律中取出月夜给他的地图,摊开查看。这张极尽详细的地图上不止记载了地形、城市,甚至还有魔族种族在各地驻扎的情况。当然,考虑到圣战,现在的情况应该会有所改变。

    伽罗行省位置便利,首府加落城位于咽喉要道,按照地图所示,这里是有一位魔神驻扎的。七十二柱魔神中排名第五十七柱的豹魔神欧塞。统帅豹魔族驻扎于伽罗行省。

    豹魔族在魔族之中并不算主战种族,因为数量较少,但它们也很有特点,战斗时虽然没有熊魔族、牛魔族那么彪悍,但却速度奇快,擅长偷袭,攻击力也是十分惊人。属于速度与攻击并重的种族。在整体数量上和雅克魔差不多,但因为有魔神血脉传承,所以在实力和地位上都要超过雅克族。

    就是这豹魔族了,龙皓晨锁定目标,只是不知道这位排名第五十七位的豹魔神欧塞是否在加落城中。

    无论他在不在,龙皓晨都已经决定通过这次突袭告诉魔神皇自己已经深入魔族内部了。

    引动永恒旋律,下一补,龙皓晨已经回归永恒之塔内。

    光之晨曦猎魔团的众人都在原地修炼,龙皓晨的回归令他们立刻都从修炼中清醒过来。

    “皓晨,怎么样?”采儿上前问道,其他人也纷纷围了过来。只有杨文昭和断忆还躺在地上,不过,这两位现在也都是神志清醒。经过两日的调养,他们至少不会动不动就昏迷了。

    龙皓晨道:“我已经深入魔族了,目前进入到了伽罗行省境内,大家准备一下,我们传送的地点位于伽罗行省北方,距离其首府加落城大约四百余里。加落城就是我们第一个目标。两个时辰后出发。”

    连续两天的赶路虽然令他疗伤完毕,但精神也是相当疲倦了,毕竟他一直都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下,总要休息调整一下再行动。

    众人纷纷点头,眼看龙皓晨平安归来,就证明他们已经完全摆脱魔神皇了。再次深入魔族,并且要发起进攻,他们又怎能不兴奋呢?一个个不禁都有些摩拳擦掌起来。

    龙皓晨走到杨文昭和断忆身边蹲了下来,“杨兄、断兄,你们的伤势怎么样?好些了么”

    看到龙皓晨,杨文昭和断忆不禁有些百感交集,当他们被龙骑魔神阿斯莫德击溃之后,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还有活下来的可能。却没想到,却被他们在骑士圣殿中最大的竞争对手所救。

    当年,大家还都刚刚进行猎魔者考核的时候,龙皓晨的修为还不如他们二人,时光茬苒,虽然他们也同样很久没见过龙皓晨了,但龙皓晨的事迹他们却都知道的很清楚。

    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击碎魔神柱的人,引发魔神皇对整个圣殿联盟发起圣战,联盟力挺。击杀过魔神。这每一样都是那么的令人震撼,都是他们无可逾越的巅峰啊!

    杨文昭和断忆同样是天赋极高的骑士,少年时既是天才,如果放在以往的年代,他们必然是骑士圣殿最重视的培养对象。可他们却和龙皓晨生在同一个年代。这就注定了他们只能成为光明之子的陪衬。

    “皓人…”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