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大胆的计划

    “小白花?不会吧?”林鑫瞬间瞪大了眼睛,一头墨绿sè长发都甩到了脑后,像是看怪物似的司马仙。

    不只是他,除了张放放之外,其他人看着司马仙的目光也同样充满了震惊。他们可都知道司马仙口中的小白花是谁。

    圣盟大拍卖场未来的继承人,枫玲儿。

    王原原和陈樱儿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重复了林鑫的话,“不会吧。”

    枫玲儿是什么人?人家可是圣盟大拍卖场的继承人啊!一旦她未来继承了圣盟大拍卖场,那么,说她是整个圣殿联盟最富有的人也不夸张。虽然大拍卖场和圣盟本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哪怕只是管理者,也一样掌握着恐怖的财富。

    更何况,枫玲儿堪称绝sè,更有着空谷幽兰般纯洁的气质。谁能想到司马仙竟然真的成功了?

    司马仙那得意的样子恨不得用鼻孔望天了,“什么叫不会吧?本牧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高大威猛。虽然没头发,但我这英武的气质还是深深的吸引了我家小白花。我们在一起,那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水到渠成。她爱我爱的不得了哇。哈哈哈哈。”

    韩羽一只手架在林鑫的肩膀上,对他说道:“你觉不觉的这家伙很欠抽?”

    林鑫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不止他们,除了龙皓晨和张放放以外,其他人都是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

    司马仙笑容顿时收敛了,双手抱xiōng,“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王原原喝道:“还不从实招来,真想让我们动手啊!”

    “别啊!我招还不行么?”在众人的“yín威”面前,司马仙立刻服软了,收起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老老实实的道:“你们听我说嘛,事情是这样的。我不是回到牧师圣殿了么?圣战开始,天知道还有没有未来,说不定用不了几天我就要战死在镇南关了。于是我就想,就算是死,我也要给人家个交代啊!当初走的时候我答应过她呢。于是,我就给她写了封信。然后就全身心的投入圣战之中了。”

    “可谁知道,过了一段时间,就在我沉浸在每天艰苦的战斗中时。她竟然给我回信了。她虽然在信里骂了我一顿,却叮嘱我要好好活着。于是,我顿时觉得勇气大增,战斗力那是直线飙升啊!不知道斩杀了多少魔崽子。我这光之大力丸每天都不知道要沾染多少魔族的鲜血。那叫一个痛快。咱这戒律牧师可不是白叫的。”

    “说重点。”采儿顿了顿手中的死神镰刀,一脸威胁的叫道。

    司马仙赶忙结束自己的吹嘘,“我那会儿还没妄想小白花会接受我,但这总是个好的开始啊!有药哥教过我,只要尝试就有机会,要是一点都不尝试,那成功可能xìng就是零。然后我就又给她写了封信,就写我在驱魔关的近况。从这以后,我们就开始了书信的交流。还真别说,我每天在镇南关与魔族鏖战,可心中却都是我那小白花。这就让我更珍惜自己的生命了。说也奇怪,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实力成长速度却很快,而且心态也一点都没受到战争的影响。可能是因为心中有所寄托吧。”

    “然后我们每次写信这么聊着聊着吧,我发现,小白花似乎对我也有那么点意思,然后我就努力了一把,提了那么一句,然后她居然没拒绝,还说会来镇南关看我。嘿嘿。”

    “她真去了?”林鑫追问道。

    司马仙洋洋得意的道:“那是当然。而且去了好几趟呢。你不是教我么,泡妞就要胆大、心细、脸皮厚。她第一次去的时候,就偷偷mōmō的上了城头,正好看到哥英勇无比的杀敌英姿。嘿嘿,那次我是运气真好。我们镇南关吧,有个和我一直在一起配合的女魔法师对我有意思。击退魔族一次进攻吧。她跑过来给我擦汗。然后,小白花就出现了……”

    说到这里,他脸上不禁流lù出心有余悸的神sè,显然当时的情形把他吓得够呛。至少是极为的尴尬。

    “你们猜当时小白花怎么着?”司马仙神秘兮兮的说道。

    林鑫道:“那还用说么?走过去抽你一个大嘴巴,然后骂你一句人渣,扭头就走。”

    “呸!”司马仙不屑的道:“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那么小肚鸡肠么?我家小白花那是虚怀若谷,肚里撑船。当时看到她突然出现,再加上我身边那姑娘的存在,我别提多尴尬了。我当时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哪怕是单挑魔神也比当时那情况好的多啊!”

    陈樱儿噗哧一笑,道:“那你当时的想法岂不是跟有药哥差不多?”

    “呃……”司马仙有些无奈的道:“别揭穿我好不好?你们听我说嘛。反正那时候我就觉得头皮发麻,就像是小时候犯错了被老师抓到似的,甚至还严重。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小白花居然没有对我发火。反而袅袅婷婷的走到我身边,也拿出手绢,温柔的给我擦了擦脸上的污渍,然后她就挽着我的手臂,对那女魔法师说,谢谢你照顾我家光头。”

    “当时我都懵了,傻傻的站在那里,完全傻掉了似的。就在这时,魔族再次攻城了,一只狼魔被投石机直接扔上了城,正好在我们身边,他一刀就向小白花砍去。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赶忙一拉她,用我的后背给她挡了一刀。妈的,那狼魔真狠,一刀砍到我肌肉里,后来拔出都很费劲。我直接用光之大力丸给它来了个铁球碰肉球。”

    “小白花后来跟我说,她本来是打算对我发火的。可当她看到我下意识为她挡了一刀之后,就再也没法发火了。至于后来,哥就不跟你们说了。反正哥是幸福的不得了。”

    韩羽喃喃地道:“怎么会这样?司马这都能得手?”

    司马仙那得意的样子又上来了,“我怎么就不能得手?我跟你们说,我现在是深刻的理解了什么叫人不可貌相,你们别看我家小白花长得清秀,而且还总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可她骨子里却不喜欢什么帅哥,就喜欢我这样的猛男。”

    林鑫指了指他手上的光之大力丸,“那这么说,你这玩意儿是小白花帮你弄的了?”

    司马仙笑道:“那是当然了。她不是担心我的安危嘛。我又不能离开战场。她在第一次来找我的时候,就准备好了材料,然后还带来了三位咱们联盟大师级的铸造师。请他们为我重新锻造了光之大力丸。名字虽然没变,但这玩意儿现在的威力可是比以前猛多了。”

    一边说着,司马仙将自己的光之大力丸提了起来,右手在侧面一拍,顿时,光之大力丸一侧lù出了个开窗,紫电光芒闪动的核心再次lù了出来。

    里面紫光缭绕,依旧看不太清楚,但彭湃的灵力bō动却是相当剧烈的。

    司马仙道:“现在的光之大力丸完全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本体材质加入了大量的什么合金,名字我记不清了,就记得好像有精金之类的金属。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珍贵金属吧。然后组成了它的本体。然后,内部是一个魔法阵,请一位法神帮忙制作的,用了六块十级雷电系魔兽的魔晶。小白花说,雷电系魔晶很少,就算是在圣盟大拍卖场,十级的也就这么几块。都给我用上了。至于其他改变都是制作上的。反正现在光之大力丸的威力比以前强多了。之前我用的紫幻神雷炮,还有紫雷狂电、紫雷凝体,都是光之大力丸改善之后我结合自己的能力自创出来的。厉害吧!”

    一直静静聆听的龙皓晨开口道:“那这么说,你的紫幻神雷灵炉应该至少进化了一次。而且,反噬还不是那么强烈了。应该和你身上另一件史诗级装备有关吧。”

    司马仙面对龙皓晨就老实多了,“没错,还是老大独具慧眼,一眼就看出了我身上的奥秘。”一边说着,他扯开上身的牧师袍,lù出坚实的xiōng膛。只见他贴身穿着一件赤红sè的软甲,软甲散发着淡淡的橘红sè光彩,显然也是一件史诗级装备。

    “这叫赤龙甲,小白花说,它是用一头真正的赤龙下腹软皮以特殊方法炼制而成的。具有极强的防御效果。同时能够大幅度减弱任何负面属xìng。虽然它没有任何增幅作用,但却特别适合我。我那紫幻神雷灵炉的反噬,它至少能过滤八成以上,这样一来,我用着就得心应手的多了。而且,因为使用的次数多了,我对紫幻神雷灵炉的承受能力也在不断增强。吃了有药哥弄的森蚺锻体丹,再加上雷电淬体,我的外灵力现在应该有个三、四万了。”

    林鑫瞪大了眼睛看着司马仙身上这两件史诗级装备,喃喃地道:“找个有钱老婆真是少奋斗几十年啊!”

    龙皓晨扫了他一眼,道:“你说什么?…,

    林鑫赶忙收口,陪笑道:“老大,我随口说说的。你就当没听见,可率万不要告诉馨儿啊!咱这能力,一切靠自己。不像某人吃软饭。哼哼。”

    司马仙得意洋洋的道:“吃软饭也是本事。你行么?别看你一副小白脸模样,还没人看得上你呢。”

    王原原没好气的道:“行了,你们别吵吵了。听老大说说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吧。”

    众人安静下来,目光投向龙皓晨。

    龙皓晨招呼伙伴们围成一圈坐下,将地图取出平摊开。

    “加落城在这里,皓月刚才一直向南飞,我们大概在这个区域。”龙皓晨在地图上点了点。

    “我们在加落城一战,一定很魔神皇耳朵里。毕竟我们又杀死了一名魔神,并且摧毁了他的魔神柱。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要让魔神皇找不到我们行动的规律。魔族内部,占地广袤。就算是魔神皇那样的修为,只要我们不lù出明显破绽,他想要找到我们也绝不容易。就像大海捞针一般。”韩羽道:“那我们是继续有所行动,还是隐藏起来好?”

    龙皓晨显然早有定计,沉声道:“有一个机会摆在我们面前,但是事关重大,所以大家集思广益吧。魔神皇出现在驱魔关,显然是因为星魔神瓦沙克的大预言术。我们事先得到消息,并且早一步有所行动。这多亏了月夜消息的及时。事实已经证明,月夜带给我们的消息是正确的。魔神皇从得到消息到赶往加落城,至少也要一天时间。我们的安全暂时不会有问题。既然月夜的这条消息无误,那么,她的另一条消息可信xìng应该也是很大的。”

    听他这么一说,采儿眼睛一亮,道:“你是说,星魔神瓦沙克施展大预言术之后的身体状况?”龙皓晨点了点头,道:“没错。大预言术我们也曾经见过,作用于战斗中时,那是极为恐怖的能力。我们在梦幻神殿遇到的那名星魔族人,应该有着瓦沙克传承血脉的存在,是有可能成为下一代星魔神的。可就算是这样的星魔族强者,在施展了大预言术之后也要爆体而亡。这意味着大预言术在巨大威力的同时也有着极强的反噬。而瓦沙克身为魔族先知,他对于我们未来行踪的预测,甚至是对魔族未来的预测,消耗之大显然不是当初那星魔所能比拟。因此,他身体虚弱的只有十分之一的力量是很有可能的。”“我们骑士圣殿的杨皓涵殿主曾经对我说过,在魔族七十二柱魔神中,除了魔神皇枫秀之外,最为危险的就是星魔神瓦沙克。魔神皇是魔族的领袖和精神象征,甚至是图腾。那么,星魔神就是魔族的大脑,真正的宰相。而月魔神阿加雷斯最多只是大元帅而已。论重要xìng,他是不如瓦沙克的。星魔神全盛时期,恐怕灵力要超过五十万的恐怖,对付他,我们想都不要想。但是,如果他只有十分之一的实力,还是隐藏于魔都心城的话,我们却未必没有机会。”

    听了龙皓晨这番话,众人不禁都是倒吸一口凉气,他们这位团长居然将娄意打到了魔族排名第三的星魔神瓦沙克身上,这可是他们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啊!

    龙皓晨继续道:“我这只是个建议,如果我们去魔都,应该是最能出乎魔神皇预料的。他绝不会想到我们居然敢去他的老巢。至于星魔神瓦沙克的情况,我们可以将月夜的消息打个折扣来计算。星魔神的能力肯定是极为强大的,但再强大的能力也要有足够的修为和身体来支持。以我们团队现在的整体实力,加上皓月对魔神的克制,我们应该能够对付星魔神两成左右实力毫无问题。也就是说,哪怕月夜的说法略有些夸大,我们也还是有成功机会的。”

    “但是,如果我们针对星魔神瓦沙克有所行动,所有承担的风险也同样巨大。”在说完己方优势和有可能的机会后,龙皓晨话音一转,他在分析事情的时候,一定会优先考虑可能出现的危险xìng,绝不会盲目乐观。

    “首先,魔都心城乃是魔族真正的核心所在。可以说,正常情况时,魔族最强大的实力全都聚集在心城。

    以魔神皇为首,月魔神、星魔神、死灵魔神和地狱魔神镇守这座魔都。而现在,虽然这四大魔神全都不在,甚至除了星魔神之外,也没有其他魔神还在魔都之中。但却并不意味着魔都内就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了。”“有一点想必大家心中也有疑问。既然魔都空虚,那么,隐藏在魔都周围我们的先辈猎魔者们会不会对魔都动手?根据我的猜想,这是应该不会的。原因很简单,时机不成熟,没有把握。更重要的是,

    魔神皇和月魔神带着大量魔神同时离去,他们的目标是什么虽然我们的前辈猎魔者们不知道,但他们又怎会不跟上去呢?魔神皇对于联盟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如果是我带着大家隐藏在侧,发现魔神皇有所动向也一定会跟着他去看看,如果他真的对联盟不利,就只有以死相拼了。所以,这些前辈猎魔团对魔都动手的可能xìng不大。”“同时,魔都心城虽然失去了大量魔神的守护,但是,魔族五大最强种族都在魔都定居。魔神皇他们走了,却不可能带走所有的魔神啊!试问,如果我们是一位魔神的话,如果离开自己的老窝,至少也会留下一名得力的手下指挥族人坐镇本族吧。因此,我可以肯定,无论是魔神皇还是月魔神、星魔神、死灵魔神和地狱魔神,他们在魔都之中至少都有九阶下属坐镇。很可能还不止一个。尤其是逆天魔龙族,魔神皇至少会留下三分之一的族人在那里吧。最保守的估计,在魔都心城内,也要有超过二十名九阶魔族强者的存在。”

    听着龙皓晨的分析,林鑫不禁垮了脸“老大,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还能有什么机会啊?二丰名九阶魔族强者,我们根本不可能对付得了。”

    龙皓晨微微一笑,道:“这才是我们的机会啊!连我们自己都觉得不可能对付的了,那么,魔神皇会想到我们敢去魔都心城么?那不是相当于自投罗网么?他绝不会想到我们竟是如此的自不量力。但也正因如此,我个人认为,我们才一定要去。寻找机会给星魔神以重创。”看着伙伴们有些疑huò的眼神,龙皓晨继续说道:“大家想像一下,现在的魔都是什么情况。圣战在外,魔族强者大部分都被抽调了。魔都心城虽然依旧驻扎着魔族五大最强种族的一部分力量。但和魔都全盛时期相比就要差得多了。这就导致,我们如果想要潜入魔都之中,就会比正常状态下的魔都容易的多。同时,没有魔神皇、月魔神、死灵魔神和地狱魔神在,星魔神瓦沙克又重伤闭关隐藏了起来。那么,也就不会有我们无法抗拒的精神探测存在了。”

    “假如,我们在魔族内部的某个地方突然暴起发难,那么,就算是在心城内,短时间也不可能聚集足够多的魔族顶尖强者来对付我们。

    至少他们是需要时间的。魔族种族之间并非没有统属,但我们针对的却不是身为统治者的逆天魔龙族。”

    采儿道:“我有些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们如果前往心城,首先就会出乎魔神皇的预料,他是绝不会想到我们居然敢去魔都的。这就让我们没有魔神皇这方面的后顾之忧。然后,我们如果针对星魔神动手,那么,最多也就是承受星魔族留存强者的攻击,别的种族想要赶来却是有些来不及的。一旦得手,我们就可以在魔族强者们没有围攻上来之前,通过永恒旋律传送离去,甚至长时间在永恒之塔内闭关,以躲避魔族的追查,等待机会再悄悄地潜出魔都,对吧?”

    龙皓晨微笑的点了点头,道:“基本上是这个意思。”采儿道:“那我就有两个问题了。第一,星魔族还没有参战,星魔神又受了重伤,那么,他的星魔宫就一定会严加防范。星魔族乃是魔族第三大种族,绝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至少以我们现在的力量想要抗衡他们没什么可能。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怎么对付星魔神?其次,

    星魔神既然是在闭关,又自知虚弱。那么,就算我们攻入了星魔宫,他只要隐藏在闭关的地方不出,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找到他?毕竟,我们的时间不长啊!”

    ………………………………,一!。

    龙皓晨道:“是的,这是我们要面对的两个问题。我先说说我自己的想法。首先,关于星魔族自身的强大。采儿说得对,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想要像闯入豹魔宫那样硬闯是绝对不可能的。星魔族比豹魔族强大的不可以道理计。但是,我们却不一定要强攻啊!而且,我们的攻击目标一开始甚至不用锁定星魔族。星魔族和哪个种族关系最好?这个大家应该都知道。”

    王原原迅速接口道:“月魔族?老大,你是说,我们要先攻击月魔族,以起到声东击西的效果?”

    大家都是聪明人,正所谓一点就透。

    龙皓晨向王原原比出个大拇指,“没错,在我的计划中就是这样。如果我们能够给月魔宫来一个禁咒。那么,不只是星魔族,所有魔都的强者都会向月魔宫方向集中。然后才是我们的机会,或许,这个机会时间不会太长。但星魔宫内的力量必定降到了最低。我们就有一定机会了。而且,进入魔都之后,我们首先就要联系月夜,通过她,了解星魔宫内部情况,我们很有混进去的可能。至于采儿的第二个问题就更容易解答了。我一直都没说过要杀死星魔神瓦沙克啊!没错,我们很可能会找不到他,但是,大家别忘了,我们有皓月在,皓月或许找不到魔神,但找魔神柱却是毫无问题的。所以,在我的想法中,我们的目标本来就不是瓦沙克。身为魔族第三魔神,他一定有很多保命手段,想要杀死他就太难了。相比于其他猎魔团,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破坏魔神柱。你们想想,如果我们能够将星魔神的魔神柱摧毁或者是重创。那么,对星魔神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原本心中还充满疑huò的众人听龙皓晨说道这里,一个个眼睛顿时都亮了起来。是啊!为什么一定要和魔神硬碰硬?他们完全可以针对魔神柱啊!而且,按照龙皓晨的计划,如果能够悄悄mō到魔神柱附近然后再以皓月暴起。就算是瓦沙克自己,也很难自救。瓦沙克重伤,就算他来得及出现,想要阻止众人也绝不容易。

    龙皓晨目光从伙伴们身上扫过,道:“这就是我的想法。现在大家集思广益吧。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出来。虽然我认为这个计划有完成的可能xìng。但潜入魔都毕竟是极为危险的。就算有永恒旋律的传送在,也不可能完全保证我们的安全。所以,只有一致通过的情况下我们才去尝试。只要有一个人反对,我们都另想对策。我还有另一个计划,那就是无规律的魔族之旅。我们尽可能选择魔族各地去搞破坏,不需要每次都能击杀魔神,只要给魔族制造足够的麻烦就行了。我还有一个不错的目标,就是安度行省。”

    “想必大家还记得我们当年在安度行省袭杀蛇魔神安度马里前遇到的情况。安度行省在魔族之中绝对是很繁华的地方了。

    因为魔族从海洋之中得到他们主要的食物。如果我们能够去那里进行一番大破坏。那么,魔族必定会受到重创。补给更加困难。对于化解圣战危机也有着不小的好处。这两个计划中显然是去安度行省这个可行xìng更高,也相对更安全一点。唯一的问题就是,安度行省距离咱们这边比较近,从伽罗行省一直向东,穿越一个行省之后就能进入安度行省境内。这就让魔神皇追上我们的可能xìng会有所增加。”

    毫无疑问,龙皓晨的这两个计划都是相当大胆的尤其是第一个计划,针对魔族先知、星魔神瓦沙克。更是要在魔都心城内搞风搞雨,这是何等惊人的计划啊!

    听完龙皓晨的话之后,众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思索之中。接下来的动向关系到他们对圣殿联盟作出的贡献以及一系列的各种情况。绝不能草率。

    龙皓晨也同样在思考,他思考的是这两个计划的可行xìng。前往安度行省危险xìng显然要小很多。就算魔神皇重新派遣了一名魔神驻扎在那边,他们也未必就不能对付,至少不用为全身而退担心。但如果是进入魔都心城,那么,出现变数的可能xìng就会大得多了。谁也说不好在那里会遭遇到什么。

    如果说这两个计划的效果,却无疑是第一个要好的多。尽管他们已经先后摧毁两根魔神柱了。但却都是排名较为靠后的魔神。动摇的只是魔族根基,而且动摇的幅度还不是太大。

    但星魔神瓦沙克却不一样他与月魔神和魔神皇,并称魔族三巨头。死灵魔神萨米基纳和地狱魔神马尔巴士虽然也号称五大支柱魔神,但他们的强大和作用更多的是体现在种族上。而星魔神瓦沙克却不一样作为魔族先知,他更大的作用绝对是体现在他自己这个个体上啊!是魔神皇真正的左膀右臂。

    如果他们能够将星魔神的魔神柱摧毁了那么,动摇的就是魔族根本,魔神皇就会像瞎了眼睛一般痛苦。这对魔族的打击就是巨大的了。虽然这样会令他们成为魔族众矢之的,但也正因如此,魔族才会在他们的努力下走向衰亡。

    龙皓晨心中也在煎熬,他不愿带领伙伴们去面对更大的危险,但是,这样的机会却很可能一生都只有一次。他心中又怎能不纠结呢?

    “老大,我说两句吧。”第一个开口的是司马仙。他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玩闹样子,一本正经的时候,他的面容确实是十分刚毅,只有铮亮的光头略微有些破坏气氛。

    “老大,我觉得可以搞。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说的第二个计划也tǐng好的,但那却是摆在砧板上的肉,我们随时都可以去切他一刀。但魔都这边,却是不可多得的好机会啊!放弃了这次机会,或许我们以后就再也碰不到了。而且,我们有月夜公主作为内应,进入魔都后可以将一切情况探察清楚了再动手。有永恒旋律的传送在,我们也能随时脱离战场。风险肯定是有的,可我们是猎魔者,什么时候就没风险了呢?就算是去安度行省,也一样有遭遇魔神皇的可能啊!我们的存在,是为了联盟、为了人类而战。危险算什么,大丈夫,就应当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司马仙这番话说的慷慨jī昂,眼中更是战意狂飙。

    王原原接口道:“我同意司马的话。机会摆在我们面前,没有危险是不可能的。但我们什么时候惧怕过危险?圣战我们都撑过来了。如果我们能够在魔都之中击溃星魔神的魔神柱。我们就是人类的英雄口这也将是魔族走向衰亡的起点。方不愧我们光之晨曦的称号。”

    林鑫道:“搞吧。从加入咱们猎靡团那一天开始,我就决定了,老大指哪儿,我就打哪儿。”当年龙皓晨在猎魔团选拔赛时,为了他不惜放弃选择采儿,以至于引起了和采儿之间的误会。这件事林鑫平时虽然不提,但在他心中,这份恩情他却始终的铭记着。

    采儿目光温柔的看着龙皓晨,微笑道:“就算是最坏的情况,大不了和你死在一起就是了。”

    龙皓晨屁头微皱,道:“别乱说,我们都要好好的活着,我们一定要看到人类战胜魔族的那一天。”他嘴上似乎是在责怪采儿,但看着她的眼神却流lù着深深的情感bō动。

    陈樱儿耸耸肩膀,一脸无所谓的道:“我也同意。我最喜欢热闹了。小时候,爷爷问我有什么愿望。我就说,我希望有一天能够让魔都心城成为我召唤魔兽纵横的地方。这样的机会我肯定是举双手、双脚赞成啊!不过,老大咱可说好了。

    要是万一我战死了,你可要替我把杨文昭送回联盟哦。”

    现在没有表态的就剩下韩羽和张放放了。龙皓晨不由得将目光落在两人身上。

    韩羽眨了眨眼睛,“老大,你不用看我。你忘了么,我是你的扈从骑士。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张放放的学着韩羽的语调道:“皓晨,你不用看我,你忘了么,我是原原的守护骑士,她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他这话一说,林鑫和司马仙默契十足的同时吹起了口哨,王原原却弄了个大红脸,狠狠的瞪了张放放一眼,张放放却像是根本没看到似的。

    事实上,张放放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顾虑的,但是,他毕竟并不是光之晨曦猎魔团真正的团员,人家都已经决定了的事,他这个外人难道去煞风景么?更何况王原原已经同意了,他的话也确实是发自真心的,就算真的要面对危险,他也愿意和王原原共同面对,而不是在不久的将来听到传来的噩耗。

    龙皓晨也没想到伙伴们竟然如此痛快的就同意了他这第一个充满了危险xìng的计划。深吸口气,沉声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仔细分析一下。做最坏的打算,但一定要有最周密的计发”!。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