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百一十九章 月夜的组织

    魔都,心城。月魔宫。

    月夜缓缓睁开一双明眸,长出口气,体内灵力流转,令她全身多蒙上了一层暗紫色的光晕。

    作为一名人、魔两族混血儿。她有着许多得天独厚的优势。她有着更倾向于人类的思想与身体,却有着月魔族在修炼上的天赋与属性。

    自从圣战开始前阿宝为了击杀龙皓晨不顾她安危之后,返回魔都她就一直很安静的待在月魔宫之中。连月夜商会也只是遥控指挥而已。

    这两年多的时间,她的心境比以前平静的多了,修为也是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着。尽管她不像大多数月魔族那样一出生就有着强大的能力,但是,人类的体质决定了她未来的成长潜力甚至还要超越普通月魔。

    月魔神之所以最喜欢这个女儿,不只是因为月夜的美丽,同时也是因为她那份超人一等的智慧。这是绝大多数月魔都远远无法比拟的。尽管有月魔神的支持,月夜能够从十五岁开始,一步一个脚印的创立起偌大的月夜商会,已经将她的天赋展现的淋漓尽致。

    暗紫色光晕徐徐收敛,月夜背后又亮起了一轮亮紫色的上弦月。月光接连闪现三次后才徐徐消失。

    月魔族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在这里修炼,对于黑暗属性的拥有者来说仅次于魔皇宫。经过两年多的沉静,天赋极佳的月夜就在几天前刚刚突破了八阶。

    说起来,她觉得自己还要感谢龙皓晨,正是因为对龙皓晨这件事的焦急,令她体内灵力产生了异常波动,她福灵心至的抓住了这份波动所带来的机遇,硬是突破了七阶的瓶颈,进入到八阶境界。

    和普通月魔相比,她在各方面天赋都要更加优秀,同样是八阶,她有信心击败那些与自己修为相差不多的族人。

    终于,静室内的灵力波动完全收敛,月夜的美眸也重新恢复了淡淡的紫色。目光流露出几分幽怨之色,轻叹一声,自言自语的道:“他应该已经脱险了吧。按照驱魔关那边传来的消息,他在抵达驱魔关的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我的人通知。那时候陛下距离驱魔关应该还有至少两天以上的路程。有这么久的缓冲,他应该已经离开了。爸爸对我的态度有些怪异,似乎已经对我有所怀疑了。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帮他吧。龙皓晨,你好自为之,希望以后都不要再有交集。”

    两年的沉静,虽然依旧让她无法忘记当初龙皓晨为采儿抵挡除猎魔攻击时的样子,但她心中那一分绮念却已经被她自己斩断了。

    她是聪明人,明知不可能,又为什么要去多做思考呢?现在的她已经有了新的目标。

    无论是人还是魔,总是要有目标的,否则,只能是漫无目的的活着,对于月夜这样的聪明人尤其如此。她需要有令她感兴趣的事情来转移自己的视线。而她所选择的那个目标足以产生这样的作用了。

    飘身而起,月夜从静室中走出来,静室门外,是一个不大的花园,除了一条石子铺成的小径通往前院之外,这里种满了一种植物。月亮花,月夜最喜欢的花朵。

    那是一种淡黄色的小花,并不算十分艳丽,但却没有叶子,它有着高贵与骄傲,有着浓郁的芬芳,但在那份浓郁中,却带着几分清冷。

    月夜一直觉得,自己和月亮花很像。她其实一直都不知道,在自己心中什么是最重要的。曾经有一段时间,当她因为月夜商会的事情特别疲惫时,极度渴望能够出现一段属于自己的感情。而这个时候,龙皓晨出现了。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

    当她的商团面对魔族大军围攻,月夜自己都已经想要放弃的时候,他却力挽狂澜于既倒,带领着他们冲出重围。那一次,龙皓晨就已经在她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在月夜心中,她的爱人只能是人类,而不是魔族。所以,实际上她从来就没有喜欢过阿宝。

    龙皓晨的英俊、英勇,以及一切骑士品质,都深深的触动着她的心。所以,从那一刻开始,她就对这个比自己还要年轻一些的青年骑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之后,不只一次的接触中,这份兴趣渐渐生根发芽,当她眼看着龙皓晨为了采儿险些战死,而阿宝却为了魔族而不惜牺牲她的时候。月夜的心是痛苦的,可在这份痛苦之中却有着一份强烈的渴望。如果那个男人肯为我这样付出,我会怎么样?

    这份情感的波动一直缠扰了她很久、很久。直到圣战开始了很长时间后,她才想清楚了。她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是根本没有可能的。如果他没有那样的爱人,或许,自己还能努力一下。但现在,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月夜甚至曾经想到过征服,如果有一天,她能够成为当世强者,去杀死采儿,强行征服龙皓晨会如何?她几乎是下一刻就在自己心中得到了答案。

    所以,她渐渐将自己对情感的渴望在心中埋葬,渐渐的有了其他的念头。但她从不后悔自己爱上龙皓晨,这份感情虽然无疾而终,但至少曾经让她心中有过寄托。我月夜爱过的男人是那样的优秀,没有人能够和他相比。

    她现在已经将精力完全放在了其他事情上,而对她来说,这件事更重要的就是自身修为的提升。

    浓郁的花香簇拥着月夜缓缓向前院走去,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感到自己像一个女王。而这,也就是她的目标。

    走出花园,月夜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平静、温柔,依旧是那外表上绝色却人畜无害的柔弱公主模样。

    “殿下,晚餐已经准备好了。”一名侍女走到她身边轻声说道。月夜吩咐过,后院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但她却从来不会苛求自己。一日三餐,都精致到极点。只有足够滋补的食物,才能更好的支持她的修炼。而且,身为月魔族公主,她本来就很享受生活。

    “嗯。”就在她准备前去用餐之时,突然间,神色微微一动,目光朝着自己住处大门的方向看去。

    虽然是公主,但她的寝宫也不是很大,以她的修为,对周围有着很强的精神感应。

    果然,又一位侍女快步走来,“殿下,有一位子爵大人拿着您的令牌求见。”

    子爵?毫无疑问,侍女所说的自然是月魔族的子爵。月夜原本古井不波的心突然剧烈的跳动起来,脸上流露出一丝骇异之色,不会、不会是他吧?

    “请、请他进来。”尽可能的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月夜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有些颤抖。连她自己都不清楚究竟是希望自己的猜测正确还是不正确了。

    时间不长,在侍女的引领下,一名身穿深紫色大斗篷的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斗篷遮盖了他的全身,但从身形依旧能看出是一名男性,他略微低着头,以至于无法看清他的相貌。

    一股难以形容的熟悉瞬间涌上心头,尽管还没看到他的相貌,月夜依旧险些惊呼出声,下意识的后退半步。周围的侍女顿时全都流露出警惕之色。

    那人缓缓抬头,并且掀起了头上的斗篷,微笑着道:“好久不见,公主殿下。”

    英俊精致的相貌找不到任何一丝瑕疵,金色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脑后,如果说他那相貌中唯一有些瑕疵的,可能就是眼睛了。那双月魔族特有的紫色眼眸出现在他那极致英俊的面庞上略微显得有些不协调。

    “真的是你,你、你怎么来了?”月夜虽然心中已经猜到了来的可能是他,可当她真正面对面的看到他时,心中还是充满了不可思议。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强烈感觉,一时间心情激荡,完全失色。

    龙皓晨微笑的看着面前的月夜,两年多时间不见,这位月夜公主更美了,她的气质更加高贵,更多了几分以前所没有的风韵,一双紫色眼眸中满是震惊之色。

    “怎么?不欢迎么?”

    月夜毕竟是月夜,在短暂的震惊之后,马上就清醒过来,压抑着内心的那份震撼,立刻挥了挥手,道:“你们先下去。”

    侍女们带着几分疑惑纷纷下去,令这厅堂内只剩下龙皓晨和月夜两人。

    “跟我来。”月夜快步上前,一把拉住龙皓晨的手,拉着他就向后院走去。此时她的心跳依旧在急速攀升着。但内心之中却又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强烈快感,或许,这就是刺激吧。

    很快,她就拉着龙皓晨来到了之前她修炼的静室之中。先将他拉入房间,然后在自己关上门,背靠在静室房门中,月夜注视着龙皓晨的目光中依旧充满了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是你、怎么可能?你怎么敢到这里来。”月夜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震惊,娇躯有些颤抖着说道——

    怎么可能?不可能也来了。嘿嘿。

    其实,她一向是十分沉稳、睿智的姑娘,可这一刻,她真的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情感了。「域名请大家熟知」龙皓晨竟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她面前,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啊!哪怕近在咫尺的,她此时却依旧有种梦幻般的感觉。

    龙皓晨淡然一笑,道:“我为什么就不敢来呢?心城就算是龙潭虎xùe又如何?”

    月夜失声道:“又如何?难道你不知道魔神皇为了杀你,甚至不惜发动一场长达两年的圣战么?这场圣战已经令魔族总人口锐减了百分之三十以上。为了杀你,魔神皇更是带着我父亲以及一众魔神前往驱魔关寻你。为了杀你,星魔神瓦沙克不惜牺牲生命力来施展大预言术。可你、可你却就这么出现在了魔族的都城,你到底要做什么啊!你,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龙皓晨没有吭声,他能理解月夜此时的情绪,虽然论修为,龙皓晨在圣殿联盟完全排不上名,但如果说论现在的知名度和影响力,那么,无论是在圣殿联盟还是在魔族,他恐怕都是首屈一指的吧。魔族发动的这场圣战就是因他而起啊!

    月夜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眼中流lù着强烈的不可思议,注视着龙皓晨英俊的面庞,久久不能自已。

    突然,她迈开大步冲向龙皓晨,一把抱住了他,紧紧的抱住。

    她这一抱到是让龙皓晨愣住了,如此近距离的接触,龙皓晨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她强烈的心跳。一时间他有些楞神,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的局面才好了。他自然不可能也抱住她,在他心中,月夜只是合作伙伴、是朋友。

    月夜没有吭声,静室安静下来,龙皓晨没有动,没有推开她,在他心中,对月夜的情感多少是有些感应的。他不是不懂拒绝。可是,眼前这个人魔hún血美nv刚刚在不久前救了他的命啊!他又怎忍心就这么推开她?

    抱住龙皓晨,月夜剧烈的心跳反而渐渐平复了下来,她突然发现,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如此充实。而这份充实正是由眼前这个男人带来的。好舒服的感觉,她险些忍不住就要呻yín出声。但她终究还是忍住了,她不想让他看清自己。可是,现在的她又实在舍不得放手。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良久不曾动弹。

    月夜刚刚抱上来的时候,她的身体是略带清冷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龙皓晨却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渐渐变得火热起来。

    心中一惊,龙皓晨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月夜又是那么的美丽。就算继续下去他能把持住自己,两人之间的这份朋友关系恐怕也要变质。这并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公主殿下。”龙皓晨低声叫道。

    他这一声公主殿下,令月夜娇躯轻轻的颤了颤,感受着他的气息,全身渐渐变得火热的月夜就像是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似的清醒了过来。下意识的松开抱住他的双臂,迅速后退几步。有些苍白的俏脸上,红晕尚未完全褪去。

    “在你心中,我就只是公主殿下么?”一抹凄然从月夜娇颜上流lù而出。她本以为自己早已放下,可真正见到他,感受到他身上的气息,她却发现,那份情感并非放下,而是深深的埋藏在了自己心中。

    龙皓晨轻叹一声,“月夜,对不起。你知道的,我已经有了采儿。我的心除了她,已经再容纳不下其他异xìng了。我当你是朋友。有过命jiāo情的朋友。谢谢你传来的消息,能够令我们幸免于难。”

    “朋友?朋友又如何?如果我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你能像保护采儿那样用生命来保护我么?”

    “我会。”龙皓晨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斩钉截铁回答道。

    这一下,反而是月夜愣住了,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龙皓晨。虽然他们真正接触的次数并不长,但她却很清楚龙皓晨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绝不是那种轻易许诺的。但只要说了他就一定会做到。

    龙皓晨恳切的道:“当我在驱魔关受到你的紧急信息时,在我心中,你就不再是合作伙伴的关系,而是真正的朋友。我明白你冒着多大的风险。如果你遭遇危险,我定会竭尽所能的救你。”

    龙皓晨的话并不算什么huā言巧语,也没有多么华丽的辞藻,但话语中那份坚定却深深的震撼了月夜的心。令她那有些苍白的脸sè渐渐恢复过来。

    她转过头,背对着龙皓晨,努力平复着自己jīdàng的心情。好半晌之后,才重新回转,这时,她的神sè已经恢复了正常。

    “你来心城,是因为魔神皇和我父亲带着大量魔神都走了,所以这里空虚么?如果你这样认为的话,那就错了。魔都心城乃是魔族的根本之地,五大支柱魔神坐镇于此。无论什么时候,五大种族都会留有强者镇守各自的魔神宫。来这里寻找机会,无异于送死。我能猜到,这两年你的修为应该又有了不小的进步。但我却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最多只需要两名逆天魔龙族九阶强者,就能令你和你的团队覆灭。”

    恢复了平静后,月夜已经恢复了她的那份睿智,立刻就想到了龙皓晨到来的原因。

    “不过,你们前来心城,应该也很出乎魔神皇的预料。不会有人想到在这个时候你们却会自投罗网的。以你的聪明,应该不会做自杀式的事情。说吧,你有什么打算?”

    龙皓晨点了点头,道:“在你给我的消息中说过,为了预言我们的动向,星魔神瓦沙克施展大预言术,导致自身十分虚弱,实力只有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对么?我这次来,首先就要求证这件事。”

    听他这一问,月夜再次被震惊了,“你、你不会是想打星魔神的主意吧?”

    龙皓晨没有隐瞒她的意思,点了点头。

    月夜倒吸一口凉气,“看来,你真的是疯了。这怎么可能?就算星魔神只有十分之一的实力,也不是你们所能对付的。你知不知道,他有无数种方式能够令自己的修为瞬间爆发到极其恐怖的程度。你们恐怕连他一击都抵挡不住啊!”

    龙皓晨道:“你说的这些我们都考虑过了。你放心,我既然敢来,必定是深思熟虑过的。各种困难我都考虑过了。我也没想过要正面击杀星魔神。你先告诉我,现在星魔神是怎样的状况?”

    月夜道:“星魔神确实是使用大预言术处于虚弱之中的。这是父亲告诉我的。我父亲从不会口出虚言,他的魔神柱被称之为真实之月。如果父亲说了妄语,会极大程度的影响到他的修为。你不打算击杀星魔神,又因他而来?啊!我明白了,你们是要针对他的魔神柱?难道,你们真的有摧毁魔神柱的力量?”

    月夜的聪明令她猜对了龙皓晨的目标。

    龙皓晨颔首道:“是的。若非如此,魔神皇又为什么会因我而发动一场圣战呢?如果能够将星魔神柱击溃,又或是令其产生破损,我们这次前来的目的就达到了。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连累你的。我今天来,一个是和你确认星魔神是否真的处于虚弱状态。另一个就是要告诉你我们行动的时间,到时候你要有所规避,以免被误伤。”

    月夜喃喃地道:“你、你们真的是太大胆了、太大胆了……,竟然将目标锁定在魔都这里。你们真的有把握么?”

    龙皓晨微微一笑,道:“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是有绝对把握的。我们这次行动,主要的目的就是出其不意掩其不备。连和我们最熟悉的你都想不到,魔神皇自然也就更想不到了。我们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大约明天傍晚,就是我们行动的时候。届时,我们会有声东击西之策。首先攻击的会是你们月魔宫,然后才会前往星魔宫那边。我们对月魔宫发起的会是禁咒级别的攻击。所以,你留在这里要多加小心。”

    听龙皓晨这么一说,月夜就对他的战术已经明白了几分,一时间完全说不出话来。看着龙皓晨,目光不禁有些呆滞。

    不知道为什么,她此时心中突然涌现出一份骄傲,属于她自己的骄傲。月夜心中暗想:这就是我选择的男人啊!带着他的猎魔团,他竟然就敢这么大摇大摆的来到魔都,并且将目标锁定为星魔神柱。这是何等的勇气与自信。从他身上,看不到一丝狂妄。他说过深思熟虑,那么,就一定是深思熟虑的。

    但也正像他所说的那样,就是因为他的想法太过大胆、太过不可思议,所以,才没有人能够猜得到啊!声东击西,果然是好计策。选择月魔宫,自然是因为月魔宫和星魔宫之间良好的关系——

    预感将变成现实,明天开始爆发。具体爆多少,等爆出来大家就知道了。先把票票捂紧了,给咱准备好。觉得爆发的爽再投也不迟。

    虽然月夜还不知道龙皓晨他们的全部计划是什么,但她却惊讶的发现,他们的计划真的是有可行性的。她太清楚对于魔神来说魔神柱意味着什么了。再强大的魔神,哪怕是魔神皇,一旦魔神柱被破坏,那么,也将瞬间跌落尘埃啊!魔神柱就是他们的根本,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魔神柱本来就是魔神不灭的身躯。

    “月夜,谢谢你对我们的帮助。你自己多加小心,我要走了。”说完这句话,龙皓晨就要向外走去。

    月夜一横身,挡住了他的去路,抬头看着他,微嗔道:“你就这么走了?”

    龙皓晨愣了一下,“你……”

    月夜哼了一声,“你对魔都心城有几分熟悉?就算你的计划再严密,针对我月魔宫和星魔宫的行动又能多么准确?禁咒的攻击范围也是有限的,核心威力落在什么地方才更能让我们两大魔宫紧张,你知道么?星魔神的魔神柱准确位置以及星魔神大概的闭关位置你又知道多少?星魔族有多少实力留在星魔宫,你清楚?”

    龙皓晨没有吭声,月夜问的这些,其实就是他今天前来想要询问的。但是,先前月夜那一抱,却让他问不出来。因为他突然感觉自己已经欠了月夜很多。如果再从她这里得到什么,这份人情怎么还?而且又有着月夜对他的那份感情在,他更是问不出口。

    其实,龙皓晨在对月夜说出计划的时候,心中已经有了后续的想法。他只能多用一些时间打探两大魔宫的情况,毕竟他现在还有月魔子爵这个身份在。至少打听到一些表面的东西还是可以的。

    当然,他更希望能够从月夜这里得到准确消息。唯有如此才能加大他们计划成功的可能性。龙皓晨此次带领伙伴们的行动虽然冒险,但他却足够谨慎。没有将所有步骤安排妥当之前,就算放弃这个计划他都不会贸然行动的。

    “你这次来,应该就是想问我这些的吧。为什么又不问了?”月夜目光灼灼的看着龙皓晨。

    龙皓晨轻叹一声,“我已经欠了你很多。再继续这么欠下去,我不知道怎么还。”

    月夜险些脱口而出,用你的一生来还。但她还是忍住了,因为她知道,那样只会让龙皓晨和她之间的距离拉的更远。

    “原来你也知道你欠了我很多?好,那我告诉你怎么还。你放心,我不会要你这个人的。”月夜神色收敛,少了几分感性,却明显多了理性。眼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沉吟片刻后,道:“龙皓晨,我可以全力帮你。不只是这一次,甚至是在以后每次都是如此。只要你需要,我会尽我所能提供你所需要的一切消息。”

    听月夜答应的如此痛快,而且还指出并不要自己以感情来偿还,龙皓晨精神一振,“那你的条件是什么?”

    月夜沉声道:“如果有一天,你能够成为带领人类的领袖。并且带领着人类击败魔族。我希望你不要赶尽杀绝,在这片大陆上给我们魔族留下一块栖息之地。就像在你人类的帝国之外,**出一个小小的王国。并且,要扶持我做这个王国的主人。至少一千年内,人类不许攻击我们。”

    龙皓晨怎么也没想到月夜居然会提出这样一个条件,不禁大吃一惊。讶异的道:“月夜,你确定你没有说错么?你要知道,这个条件我根本没法答应你。就算我未来成为神印骑士,圣殿联盟也绝不是我一个人能够说了算的。”

    月夜执着的看着他,道:“我只要你答应。以后会如何谁又说的好?如果整个圣殿联盟都听从你的命令,为什么你不能决定?而且,你也很清楚。人类就算在你的统帅下能够毁灭我们魔族,也必定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而那个时候,如果你肯给我们偏安一隅的机会,那么,魔族的拼死之心就会淡化很多。我要求不高。只要一个临海行省那么大的地盘就足够了。”

    龙皓晨眉头微皱,思考着月夜的话,无疑,在魔族之中如果能有月夜作为内应,对他们未来的行动必然有着巨大的好处。但是,月夜的这个条件实在是有些令他无法理解。

    “就算我答应你。魔族在被我们击溃后,残存的力量会听从你的指挥么?”

    月夜淡然一笑,道:“那是我的事儿。我只要你答应我就足够了。如果你未来无法统帅圣殿联盟,或者是我的力量不足以收拢魔族残部。亦或是你们人类不能击败我们魔族。你的承诺自然不需要完成。魔族虽然是外来者,但毕竟也已经来到这片大陆有六千年的历史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除了七十二柱魔神之外,所有的魔族都是原本圣魔大陆的各种生物变异而来,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如果你们能歼灭七十二柱魔神,那么,魔族的魔化是否会继续存在都很难说。我也不怕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知道我月夜商会的根本力量是什么吗?”

    龙皓晨摇了摇头。

    月夜道:“我们的根本力量,就是人魔混血儿。”

    龙皓晨微微一震,看着月夜的眼神顿时多了点什么。

    月夜继续道:“人魔混血儿的数量远比你想象中要多。月夜商会只是我们表现在最外层的力量而已。而实际上,我们的势力是遍布于整个魔族的。在我们之中,绝大多数人都有着倾向于人类的思想。我们一直在等待着一个**的机会。我相信,以你的聪明,应该能够明白我的意思。所以,我对你的帮助,决非只是给你带来消息那么简单。一旦时机成熟,我们组织的力量才会显现出来。”

    龙皓晨有些不可思议的道:“你是这个组织的首脑?”

    月夜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是。我再透露一点给你。我们组织目前的首脑本身就是一位魔神。人魔混血儿的魔神。在我建立了月夜商会之后,他们联系了我。我负责组织的情报工作。未来如果我有足够的实力,自然有争取成为首脑的资格。人魔混血有着许多优势,譬如,我们现在的首脑就算被毁了魔神柱,最多也只是实力略有下降,无法借助魔神柱的力量而已。而那些纯粹的魔神可就并非如此了。你考虑清楚再给我答复。现在我不是你的朋友,我代表的是我们的组织。一旦我们的约定最终成功,那么,掌控那个王国的也将是我们。”

    龙皓晨陷入沉思之中,月夜也并不着急,站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

    半晌之后,龙皓晨缓缓抬起头,道:“好吧。我答应你。”

    月夜俏脸上流露出一丝略带凄然的微笑,她知道,从这一刻开始,自己和龙皓晨之间恐怕又回到了那种纯粹的合作关系了。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相信你的人格。所以,我们也不需要什么契约。好了,跟我说说你的计划吧。我们对它进行一些完善。尽可能规避一切风险。你等一下,我去拿我们月魔宫和星魔宫的地图来。”

    ……

    魔都心城依旧是那么的宏伟,在这里,有着最浓郁的黑暗气息,所有魔族强者都以能入住这里为荣。因为在这里不止能得到荣耀,更能令他们的修为加速提升。

    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今天的天气不太好,天空中一直都是阴云密布的,空气中更是带着灰蒙蒙的水雾。除了空气中蕴含的尘土较多之外,还有就是因为魔都内的暗元素太过充沛,以至于连空气的颜色都受到了影响。

    月魔宫外,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站着一个人,巨大的斗篷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偶尔抬头看向昏暗的天际时才能露出那张英俊到极致的面庞。

    “时间差不多了。应该到了月魔、星魔用餐的时候。”龙皓晨喃喃的自言自语着。

    正在这时,几名月魔从他身边经过,龙皓晨并没有避讳他们,反而抬头向他们看去。

    当这些月魔看到龙皓晨那英俊到极致的面庞时,立刻低下头,一脸恭敬的快步离去。

    紫色眼眸,英俊的面庞,这本来就是月魔族最大的特点,而越是英俊的月魔在族中地位也就越高。相貌永远无法判断月魔的年纪,却可以判断实力。无疑,龙皓晨在装扮成月魔这件事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永恒之塔。

    光之晨曦猎魔团的成员们此时都是一身戎装,他们的状态早已调整到了最佳。聚集在一起静静的等待着。

    杨文昭和断忆的伤势经过这些天的休养也已经好的多了。对于这次行动,龙皓晨并没有避讳他们。如果不是因为还用不上力,他们一定会迫不及待的加入到这次行动之中。而此时,他们却只能是单纯的为光之晨曦猎魔团的众人祝福了——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