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百二十一章 星魔塔

    这柄神剑,充斥着创造与生命的气息,光与水的结合,诞生了这柄创造之剑。它没有一般神器的七彩色,有的是自己独特的色泽。也正因如此,它已经完全超越了普通神器的境界。

    面对这样的攻击,就算是魔神都未必能够完全抵挡,那两名九阶星魔再也顾不上释放魔法来守护星魔塔,只能各自勉强撑起一道橘黄色光罩并且飞速后退。

    轰鸣终于想起了,在这魔族的首都之中,在这星魔族的核心地带,骤然暴起了一股难以形容的强大光明气息。两名九阶星魔同时口中喷血飞退,他们的防护罩再一次破碎了。

    连龙皓晨自己都没想到,他的攻击落在这两名星魔身上竟然能够产生出如此强横的效果。可惜这里是在星魔宫中,否则的话,只要他和伙伴们再全力以赴去攻击几次,这两名星魔必定不能幸免。

    这是龙皓晨第一次使用这柄生命与创造神剑,这也是他最大的底牌之一,其威能之强横,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的判断。龙皓晨现在完全可以肯定,就算是当年的光明剑神夜无伤复生,他的武器也绝对不可能有自己手中这柄神剑强大。

    生命与创造的灵魂是雅婷,其本体是光明女神咏叹调与蓝雨、光之芙蓉的完美契合。是真正的神器,还是超越了普通神器的存在。虽然还不能和永恒之塔那种超神器相比,却也是接近日月神蜗盾隐藏的真正实力的级别了。

    这柄融合之剑,早在龙皓晨击杀了豹魔神后就有所领悟,这份领悟是雅婷带给他的。身为合成灵炉,一直以来,雅婷的作用更多是辅助,但只有龙皓晨才知道,在他和伙伴们的所有灵炉中,恐怕没有一个能够和雅婷相比。因为,雅婷是一个拥有智慧的灵炉。

    从灵炉级别来说,她已经超越了一级灵炉的层次,进入到了智慧灵炉层面,当然,和真正传说中的智慧灵炉相比,或许雅婷还有差距,但是,她对龙皓晨的帮助已经是巨大的。

    天外陨石一直在被两柄神剑吸收着,以强化它们的本体,雅婷在那个时候就告诉过龙皓晨,这两柄神剑有着很强的契合度,这也是为什么她提议让两柄神剑一同进行品质提升的重要原因。

    但是,这两柄神剑毕竟并不是以全套的方式进行炼制的,本身的品质和气质都不相同。如何能够让它们真正完成双剑合璧的融合呢?对于这一点,雅婷一直在默默的努力着。知道她终于找到了契合的关键点之后,才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龙皓晨。

    光明与水,是生命所必须的两大元素,创造与生命也由此诞生。两柄神剑本身极高的契合度就造成了它们融合的可能。而雅婷本身,就是这份融合的催化剂。

    融合了圣引灵炉之后,令雅婷拥有了圣引灵炉的孕育能力,所以,一直以来,两柄神剑吸收天外陨石都是在她这份孕育中进行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因为雅婷的孕育,才令这两柄神剑产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因此,它们对雅婷都有着极高的亲和度。

    雅婷本身并不是人类,就算她再像实体,也终究不是实体。所以,当她以剑灵的方式出现,在两柄神剑真正融合的过程中作为催化剂,这两柄吸收了天外陨石的神剑终于第一次完成了它们的双剑合璧。

    创造与生命之剑,就这样诞生了。

    龙皓晨现在顾不上去体会这柄神剑带给他的神奇,在沉重的碰撞下,那扇他目标所在的大门终于被撞开了。没有任何犹豫,龙皓晨已经和他的伙伴们瞬间冲了进去。

    从行动开始到现在,可以说是一切顺利,而且,刚才他那蓄势一击的剑星雨甚至重创了两名九阶星魔,这就是意外之喜了。现在看来,他们真的有成功的可能。

    龙皓晨率先冲入,王原原和张放放却没有第一时间跟进来,而是守在门口,知道林鑫、陈樱儿、韩羽和司马仙冲入之后,才跟着冲了进去。并且迅速关闭了星魔塔的大门。

    外面,那两名九阶星魔已经爆发出无比尖锐的长啸声,但无论他们怎样释放求救信号,龙皓晨他们终究还是已经进入了星魔塔啊!

    ……

    一道灰色身影在黑暗的角落中默默的注视着星魔塔前发生的一切,从他紧握的双拳就能看出,此时他的心情十分紧张。

    “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难怪我一直感觉到不对。他们竟然将目标锁定在星魔神柱上。可是,他们能够成功么?这也太过危险。”

    深吸口气,这灰色身影继续保持寂静,而他的心神却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混乱。

    ……

    恐怖的灵力波动在空气中流转,龙皓晨眼底神光闪烁,向着前方看去。

    骤然进入星魔塔,首先给他的感觉就是虚幻,就像当初他第一次进入永恒之塔时一样。与永恒之塔的恢宏不同,在这星魔塔内,那份虚幻的感觉充满了神秘。

    所有的一切都散发着暗金色泽,在他们脚下,是一个个巨大的暗金色法阵,上面铭刻着许许多多龙皓晨他们从未见过的符号。他们可以肯定,这些符号绝不是上古精灵文,而是一种特殊的魔法符文。这些符文从地面一直蔓延到周围整个星魔塔的所有墙壁之上。而在这座星魔塔的正中央,一根需要四人合抱的巨柱就竖立在那里。

    从外面看,星魔塔似乎不是很大,但真正进入这里,龙皓晨他们却吃惊的发现,星魔塔内部的面积竟然足以和圣盟大试炼场相比。那根接天连地的巨柱上,一层暗金色的光彩正徐徐散发出来。在柱子上面,还有一颗颗橘黄色的光星闪耀。

    这些星星有大、有小、有虚幻、有实质,几乎每一个的色泽与大小都不一样。但一眼看去,却依旧会觉得它们是一个整体。

    奇异的魔法波动给人一种看到未来的感觉,就在这一瞬间,龙皓晨只觉得,仿佛有无数双眼睛在盯视着自己似的,那种感觉绝不好受。

    “这就是星魔神柱?老大,赶快。”一旁的司马仙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喊道。

    龙皓晨顿时从那种奇异的感觉中惊醒过来,我怎么会沉浸在这种感觉中?龙皓晨自责的同时,已经迅速向皓月发出了召唤。他们终于来到了这里,一切都如此顺利,接下来,就是要配合皓月,全力以赴的摧毁眼前这根星魔神柱,完成攻击之后,龙皓晨会将伙伴们全部传送回永恒之塔,然后他自己再想办法突围,能冲出多远就是多远,毕竟,能够远离星魔宫再传送回永恒之塔显然是最好的。毕竟他重新出现时只能在之前消失的地方。

    当然,这是最好的打算,如果实在事不可为,他们也就只能就近传送离开了。

    这就是龙皓晨完整的计划,几乎调动了整个魔都心城内的魔族强者,声东击西,攻敌所必救,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击星魔塔。

    整个计划到了这里已经接近尾声,现在就要看皓月的了。

    可是……,皓月却没有出现。

    只是一刹那,龙皓晨就呆滞了,他全身仿佛被电流通过一般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因为……

    召唤,失败了。

    是的,他竟然在召唤皓月的过程中失败了。

    自从龙皓晨与皓月缔结契约之后,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失败。他竟然无法找到皓月的存在,无法建立起他们那份以血脉为引的联系,更无法将它带到这个世界之中。他们之间的联系,在莫名其妙、不知不觉之中,竟然被切断了。

    怎么可能?龙皓晨在进行这次行动的计划之中,对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都有着周密的计划和应对方法,但却唯一没有想到,自己和皓月之间的联系会中断。

    可这种情况,就在眼前这一刻出现了,出现在如此重要,又如此尴尬的局面下。

    看到龙皓晨身体的颤抖,依附在他背后的采儿赶忙一闪身出来,“皓晨,怎么了?”

    龙皓晨眼中的震惊每一个光之晨曦猎魔团的成员都看到了。他们也同时心头一沉,一种强烈的不祥预感瞬间在他们每一个人心中蔓延而过。

    “我无法联系上皓月了。无法将它召唤过来。”龙皓晨几乎是失声说道。以他在团队中的领袖地位,以他多年以来的经验,在这一刻,心也依旧乱了。

    这可是魔都心城啊!更是星魔宫内最核心的星魔塔。在这个时候,竟然出现了这种问题,对于他们来说,很可能就是毁灭性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奇异的声音徐徐响起,“你终于来了,我已经等了你很久、很久。欢迎你,龙皓晨,奥斯汀、格里芬的代言人。”

    一道橘黄色的光彩骤然从星魔神柱顶端洒落,一直照耀在地面上。一道橘黄色的身影也随之出现在这光柱正中的位置。

    他是盘膝坐在半空之中的。橘黄色的长袍令他的外表看上去与普通星魔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他却有着一双似乎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眸。深邃的眼眸呈献为黄晶色,如果仔细注视,似乎能够从他的眼眸中看到无尽的夜空。

    一头长发披散在脑后,他就那么静静的悬浮在那里,英俊的面庞显得有些苍白。在他身上有着一种特殊的气质,与星魔神柱完全一样的气质。

    哪怕众人都是第一次见到他,但在光之晨曦猎魔团的众人心中,却都涌现出一个名字,星魔神,瓦沙克。

    不祥的预感瞬间在众人心中攀升到极致,星魔神瓦沙克竟然出现在这里,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失去了召唤皓月的能力。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本来就是一个圈套。

    龙皓晨几乎是脱口而出,“月夜。”是的,问题一定是出现在月夜身上,他无法想象,这竟然真的是一个圈套。他甚至想不出月夜露出过哪怕是一丝破绽,这一刻,他的身体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但是,哪怕是在如此不利的局面下,龙皓晨却依旧能够勉强多到冷静,他没有任何犹豫的,立刻催动灵力与精神力,全力引动胸口处的永恒旋律。

    浓烈的金光瞬间从他胸口位置迸发而出,将他自己和所有伙伴们全都笼罩在内。

    光之晨曦猎魔团的众人自然知道他要做什么,赶忙向他靠拢。他们根本没有动手的想法,星魔神瓦沙克出现在这里,就证明他们的计划已经失败了。既然如此,就只有尽快离开。只要能够返回永恒之塔,他们就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金光绽放又收敛,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份传送中消失了么?

    星魔神瓦沙克静静的看着催动永恒旋律的龙皓晨,却并没有半分阻止。他的目光依旧是那么平静,似乎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悲伤和怅然。他的脸色也显得越发苍白了。忍不住轻轻的咳嗽起来。

    金光消失了,但人却并没有随之消失。

    龙皓晨、采儿、林鑫、王原原,以及所有光之晨曦猎魔团的成员们,依旧还站在之前他们所在的位置,依旧在这星魔神的星魔塔之中,依旧在星魔神与他的星魔神柱面前。并没有在传送中离去,也没有在传送中消失。

    “不好。”众人色变的同时,韩羽已经飞速的向身后的星魔塔大门撞去。传送竟然失败了,虽然他们不知道星魔神瓦沙克做了什么手脚,但显然在这里他们是无法通过传送而离去的。哪怕每个人都明白,他们中计了,而且上了一个恐怕会令他们万劫不复的圈套,但在这个时候,他们依旧要拼搏,哪怕是一丝机会也不愿意放弃。

    “轰——”韩羽狠狠的撞击在塔门上,但他的身体却以更快的速度被反弹而回。一层柔和的暗金色光泽也随时在整个星魔塔内亮了起来。

    地面上、墙壁上,所有的暗金色魔纹在这一刻都散发出璀璨的光泽,将整个星魔神塔内照耀的纤毫毕现。

    奇异的元素波动竟然让他们感受不到任何黑暗气息的存在,但在这一瞬间,龙皓晨却清楚的感受到,他们已经处于一座囚笼之中。一座无论如何也无法冲出去的囚笼之中。

    心,已然沉入了谷底,这一刻,龙皓晨已经明白,今时今日,他们恐怕无法幸免了。可是,他却怎么也不明白,自己居然会落入了这样一个陷阱,一个似乎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陷阱。

    “我知道你不甘心,而且也不明白。”星魔神瓦沙克淡淡的说道,“在人类之中,你无疑是出类拔萃的存在。其实,就算今天你必然会死在这里,你也可以为了自己的死而骄傲了。因为,为了能够没有任何意外的将你杀死,我族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力量。从圣战开始的那一刻,这个计划就开始了。一个以千万人发动的计划就在徐徐展开。就算你再聪明,有着再强的能力和光明的传承,最终也必然会走到这里,走进我的星魔塔之中,来将这个计划终结。”

    龙皓晨深吸口气,面临绝境,他的心反而渐渐的平静下来,正所谓,哀莫大于心死,他心中明白,魔族设置了这么大的一个局,是不可能留给他们哪怕是一丝一毫机会的。既然如此,就算是要死在这里,他也会竭尽全力与敌人一拼,竭尽全力的让自己的死变得更有价值。

    “愿闻其详。”龙皓晨的声音也同样变得淡漠了,目光灼灼的看着虚浮于空中的星魔神。

    瓦沙克眼中流露着赞许的神色,“你值得我为你叙述这个过程。你是我所见过的人类之中,唯一一个有这样资格的。”

    “当你进入星魔塔的那一刻,这个计划就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而这整个过程,实际上我早已看到。早在几年前就已经看到。”

    “你是不是觉得,月夜骗了你?是她将你引入这个圈套的?”瓦沙克微笑着说道,他的语气中少了几分淡漠,多出了几分生气。

    龙皓晨冷冷的道:“难道不是么?”

    瓦沙克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如果她一直都是在骗你的话,以你敏锐的感知又怎会发现不了呢?至少在潜意识中你会感觉到危险。正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所以,你才最终会上当。月夜只是这个计划中的一部分,哪怕是现在,她也完全不知道你已经落入了这个我们以全族之力发动的圈套之中。”

    龙皓晨微微一愣,“月夜没有骗我?她也是被骗者之一?你们早就知道我们和她的合作关系了?”

    瓦沙克再次摇头,“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是她自己露出的马脚,她的月夜商会终究不是铁板一块。其实,让她相信我们并不难。难的是让你相信,让你按照我们的计划一步步走过来、走到这里。因为,像你这样的神眷者,天生就有着对危险很强的感知力。哪怕计划在发展的过程中,我们这边有些许的变化,都会引起你的警觉性。而我也相信,你是一个很小心谨慎的人类,一旦发现有蛛丝马迹,你的计划就根本不会继续下去,对么?”

    龙皓晨淡淡的道:“但是,我却依旧陷入了你们的陷阱之中。”

    瓦沙克道:“那是因为,这个陷阱太过完美。你所见到的所有一切,几乎都是真实的。包括月夜告诉你,我的修为只有最强时候的十分之一也是真实的。魔神皇陛下和月魔神带领着众多魔神前往驱魔关同样是真实的。这场圣战因你而起也同样真实。正是在这么多真实的组合之下,你才不会有所察觉。才会走到这里。”

    龙皓晨一呆,“你的实力只有十分之一是真的?你就不怕我们现在杀了你么?就算我无法召唤出皓月,无法通过传送离开这里,也无法毁灭你的魔神柱。但只要将你杀死,我们的死也同样是值得的。”

    瓦沙克微微一笑,道:“你错了。对你来说,这是不值得的。如果能用我的生命换取你的生命,对我族来说,其实还是赚了,大赚而特赚,因为,你是我族降临圣魔大陆六千年以来,唯一一个有可能颠覆我们的存在。继续让你变强,那么,总有一天,你会成为我族的生死存亡之敌。所以,为了你,我发动了以生命力为代价的大预言术,真正的大预言术。”

    “在大预言术之中,我看到了许多、许多。尽管这让我付出了百年的生命力,但对于魔族的未来却是值得的。我看到了你惊人的成长速度,看到了你杀死我族人时的样子,也看到了你必将前往驱魔关,最终会来到这里的过程。虽然我并不能看清所有东西,甚至在你来到这里后,我的大预言术却依旧有种隐晦的变化。但我却能够感觉到,这是唯一杀死你的机会,也是唯一杀死奥斯汀、格里芬的机会。如果这次不能杀死你,那么,我看到的是我族的暮气。所以,无论如何,今天你都只能留在这里,永远的留在这里了。”

    “光明女神的神眷者,其实,如果只是你而已,还不足以给我族带来这么巨大的威胁。实际上,我们要杀死的只是奥斯汀、格里芬而已。哪怕是现在,以我们的绝对实力,却依旧不愿意去面对它,因为只有它才有能力将这里的屏障撕开。我们不愿意出现哪怕半分偏差的可能,所以,你在这里,它却不能来。只要你死了,就算它的血脉再怎么强大,也只能随你而去。是你将它带到这个世界来的,那么,它的生命也必将由你而终结。你是不是很想知道,它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我们会如此惧怕它,不只是我,甚至连陛下也同样担心它的存在。”

    “我不想知道。”龙皓晨突然大喝一声,身随剑走,左脚脚尖点地,整个人已经如同一头白色巨龙般悍然冲起,创造与生命之剑席卷而起,直奔空中的星魔神斩去。

    落入这个圈套,再听着星魔神瓦沙克的解释,他明白,今天恐怕大家都很难幸免了。但是,哪怕有半分机会,他也要拉星魔神做垫背的。

    在龙皓晨暴起的同时,光之晨曦猎魔团的所有成员也同时爆发出了他们最强的攻击,集中向星魔神瓦沙克轰去。

    面对他们突如其来的攻势,瓦沙克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微笑着摇摇头,“年轻人,你还不明白么?”

    就在他说话的同时,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怖威压突然从四面八方浩然而至,那是一种根本无法抗衡,仿佛是天塌地陷的恐怖压迫。

    所有发动攻击的技能、灵力,都在瞬间粉碎。龙皓晨也在那一瞬间被硬生生的从空中压制下来,铿锵声中,他手中的创造与生命之剑上,白炽色光芒剧烈涌动,光芒反卷,勉强护住他的身体,但他却连人带剑,被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两道身影,悄无声息的分别出现在星魔神瓦沙克的两侧。

    右侧一人,身高在两米左右,一身紫色滚金边长袍,长发披散在身后,用一根发带收束,眉目如画,相貌英俊如女子一般。一双紫色眼瞳中隐隐有暗金色光芒泛出,额头正中,有一轮宛如上弦月般的淡淡魔纹。正是月魔神阿加雷斯。

    左侧之人,正徐徐将他的右手收回,此人看上去身材并没有多么高大,不过一米九左右,一头瀑布般的黑发在背后悬浮成黑色轮盘模样。黑色的华丽长袍垂下,上面有着淡淡的紫色光纹闪耀,他的皮肤看上去甚至有些苍白,一双蓝色的眼瞳仿佛能映衬宇宙中的星光。

    论相貌,他不如月魔神阿加雷斯,论气息神秘,他不如星魔神瓦沙克。可是,他只是静静的悬浮在那里,却给人一种天地之间唯我独尊的感觉。无论是阿加雷斯还是瓦沙克,在他身边,就只能是陪衬而已。

    是的,他就是当代魔族的统治者,逆天魔龙族族长,七十二柱魔神中排名第一的,魔神皇,枫秀!

    在他出现的那一刻,星魔神瓦沙克很自然的直起身,和月魔神阿加雷斯一起,分别落后半分在他身后。

    魔族七十二柱魔神中,排名第一、第二、第三的最强三大魔神,此时竟然一同出现在了光之晨曦猎魔团众人面前。

    ……

    “是他、是他、是他的气息。他竟然亲自出现了。完了,皓晨他们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不就是我想要看到的么?可是,这真的是我想要看到的么?哈哈、哈哈哈哈。”

    泪水,不受控制的从灰衣人面庞上流淌而下。他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着,但他却没有停留,纵身一闪,瞬间消失在空气之中。

    ……

    无论是龙皓晨,还是他的每一位伙伴,此时此刻,他们的脸色都已经变得一片死寂。魔神皇枫秀,竟然真的出现在了这里,在他出现的一瞬间,龙皓晨就明白,星魔神瓦沙克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而并非拖延时间。

    在瓦沙克之前娓娓道出他使用大预言术的过程时,龙皓晨心中还有万一的希望,那就是瓦沙克感受到他们的到来,特意保护自己的魔神柱而至。而这里的屏障本来是属于星魔塔的。

    但现在他知道,自己的最后一丝奢望也已经成为了泡影。这里,确确实实就是魔神皇为他们设下的埋葬之地。

    回过身,龙皓晨向着自己的伙伴们微微弯腰,他的眼神中,已经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情感。

    “老大,我不后悔。在成为猎魔者的那一天,我就有这个自觉了。”司马仙哈哈大笑着说道。手中光之大力丸在胸口上用力的砸了砸。

    “老大,我们生不能同时,死却在一起。这辈子,值了。”韩羽双目通红的大吼道。

    林鑫呵呵笑道:“老大,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还做队友?你还带着我们。我还会像当初那样,耍赖着让你收留。”

    王原原沉声道:“老大,当灵魂锁链第一次连接了我们的生命时,我们就已经是一体。这次行动,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决定。死则死矣,我们都不知道杀了多少魔族。早就赚够本了。”

    张放放从旁边搂住王原原纤细却极有弹性的腰肢,“原原,我现在只想抱抱你。和你死在一起,是我的荣幸。等我们到了另一个世界,你愿意嫁给我么?”

    陈樱儿噗哧一笑,道:“放放哥,你竟然在这里求婚。真是别出心裁啊!早知道,我刚才就把文昭也带来了。哎,真是亏了。老大,不如等到了另一个世界,你收我做小妾吧。你比杨文昭那家伙强多了。”

    只有采儿没有吭声,她只是呆呆俄看着龙皓晨,美眸之中,有光波荡漾,她的身体,却在轻轻的颤抖着。

    龙皓晨上前,轻轻的抱了抱采儿,目光再从所有的伙伴们身上掠过。

    “现在说谁对说错已经没意义了。身为团长,我最后能为大家做的,就是做第一具尸体。谁都不许跟我抢。这是命令。能和你们一起战斗这么久,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耀。”

    说完这句话,龙皓晨松开采儿,向后退出一步,右拳极其有力的重击在胸口处的精金基座战铠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就连精金基座战铠这样坚实的史诗级甲胄都被他这一拳砸出一个小小的凹陷。

    轰然之下,光之晨曦猎魔团所有成员,集体向龙皓晨以各自圣殿的礼节回应。

    龙皓晨猛然转过身,面对空中的三大魔神,深吸口气,他整个人的情绪已经完全平静下来。冷意在眼底闪烁,却是向魔神皇枫秀点了点头,“谢谢。”

    他这一谢,是在感谢魔神皇给了他和伙伴们相互告别的机会。因为在他们说话的整个过程中,三大魔神都只是静静的看着。并没有任何要行动的意思。

    “我们并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对么?”枫秀看着龙皓晨,在他眼中,有着一抹淡淡的悲伤。

    龙皓晨微微一愣,“你知道我?”他明白,今天无论如何也无法逃脱魔掌,但他的腰杆却更加挺的笔直,他是一名骑士,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骑士的精神不能泯灭。

    魔神皇枫秀淡淡的道:“第一次见到你,在驱魔关。当时我接到安洛先他们三个的消息,得知奥斯汀、格里芬有可能出现,亲自前往探察。那时,你在驱魔关城头。我感受到了你的存在。”

    龙皓晨惊讶的道:“当时城头有那么多人,陛下竟然就能知道我?”那时的他还很弱小,光明之子体质更是远远没有觉醒成为神眷者。那里有那么多强者,魔神皇怎么就会注意到他了?

    枫秀淡然一笑,“因为,你是与众不同的。可惜,那个时候,奥斯汀、格里芬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我并没有发现它,否则的话,你也就不用死。死的只是它而已。”

    龙皓晨眼中流露出一份倔强,“你杀了它跟杀了我也没有什么区别。”

    枫秀微笑的看着龙皓晨,“真像啊!我喜欢你的性格。阿宝和你比起来,执着更甚,但却少了人格魅力。可惜、真是可惜了……”说到这里,他眼中的悲意更浓了几分。

    “第二次见到你,应该就是在月魔宫吧。你这小子,也真是厉害,竟然将阿加雷斯的月魔宫弄的一片狼藉。刚才他就险些要忍不住出手了,但为了能够让你们陷入此处绝地之中。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你施展的禁咒在月魔宫内肆虐。只是这一点,你们也值得骄傲了。”

    龙皓晨沉着脸,他不明白为什么魔神皇到现在还不动手,反而在和他说这些。这是猫捉老鼠后的戏弄么?

    魔神皇枫秀似乎没有感受到龙皓晨眼中的愤怒,继续说道:“那时候你就在月夜身边,其实,就算没有瓦沙克的大预言术,我也早就知道你和她的密切关系了。不过,你放心,我已经答应阿加雷斯,不会迁怒于她。毕竟,她也是月魔族年轻一代中最聪明的。只不过一步走错而已。但吸引她的是你,我并不感到意外。”

    龙皓晨眼中怒意略微收敛了几分,他很清楚,以魔神皇这样的身份,他说出来的话就一定会算数,他说不迁怒于月夜,月夜自然也就安全了,这也让他心中略微好受了几分。毕竟,月夜也同样是受害者,而且是因他而起。

    “那次见面之后,我又多次听到过属于你的消息。我们的第三次见面,应该是在梦幻天堂之中。我撕开空间救阿宝他们离去。其实,我当时很诧异,阿宝的实力在那个时候虽然还并不如何强大,但却应该不是你们所能抗衡的才对。”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